>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兔子壓倒窩邊草《下》
【6.2折】兔子壓倒窩邊草《下》

臉紅紅BR264--憶錦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憶錦
出版日期:
2010/07/08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27
床上的小秘
NT118
銷量:90
總裁是匹狼
NT118
銷量:66
如嬌是妻
NT118
銷量:78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65
捉妻重婚
NT118
銷量:75
半同居關係
NT118
銷量:79
交易人妻
NT118
銷量:109
嬌寵難耐
NT118
銷量:47
養債秘書
NT118
銷量:88
奪愛狂夫
NT118
銷量:81
試婚一夜
NT118
銷量:85
恕難從婚
NT118
銷量:65
甜嫩嫩的稚妻
NT118
銷量:105
一夜成妻
NT118
銷量:79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25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54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23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6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65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66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63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54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2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27
冷夫不好睡
NT118
銷量:118

晉江原創網文首選,清純愛戀的青梅與竹馬!

青梅賴竹馬,肖兔黏凌超,從出生到大學,
不多不少,正好足足有二十二個年頭……
肖兔從來不知道,向來冷淡的凌超對她的「性趣」,
竟是如此強烈!每次兩人見面他先是毛手毛腳不說,
一有機會,更往直接將她撲倒直達本壘,
而且是,見一次就要一次……
更氣人的是,凌超那非人般的理性邏輯裡,
為了方便吃她,竟然強勢的說,起碼要作上一千多次,
才夠補回他以前忍耐又煎熬的洗冷水澡日子!
只是,兩人如扮家家酒的生活,像是冤家般的甜蜜小吵,
即因為她的離去面臨分別。儘管她捨不得,
陪在自己身邊多年的那根草,卻怎麼都沒想到,
那根一直對她放不下心的草,竟然丟下一切追來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滿心期待地在樓下等了許久,眼看時針從五移到了六,凌超卻還沒有下來,這幢辦公大樓裡,大多都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肖兔足足等了一個鐘頭,看著樓裡的人走出一波又一波,原本期待的心終於有些焦急起來。

  怎麼他還不下來?不會這麼倒楣,正好遇到他加班吧?

  就在這時,賣報阿姨看不下去了:「小姑娘,妳要不要打個電話跟妳男朋友說一聲?」

  啊?肖兔楞了一下,隨即滿臉通紅:「阿姨,我、我不是在等……」

  「妳別否認了!阿姨我活了快五十歲,妳們這種小姑娘的心思,我一眼就能看得出來,想當年我談戀愛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她的心思有那麼明顯嗎?肖兔抹了一把冷汗,想想又覺得賣報阿姨說的話沒錯,她總不能一直這樣等下去吧?還是打個電話問一下好了。

  才響了兩聲,電話就通了,那頭凌超略顯疲憊地聲音傳來:「怎麼,孩子想我了?」

  肖兔一口血,差點沒有噴在報亭的玻璃窗上。

  凌大公子,你要不要那麼驚悚啊?肖兔勉強恢復了一下神智,問:「你什麼時候下班?」

  這個問題看似問得極為平常,但是話語間其實能聽出某種資訊,那就是:你怎麼還不下班?

  電話那頭的語氣一轉,凌超問:「妳等多久了?」不會吧?她籌劃了那麼久,一路想像他見到她之後驚喜的模樣,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肖兔心裡有那麼一點點的失落,正在分神之際,一股蠻力衝了過來,等她反應過來時,手中的手機已經不見了,就剩下一個瘋狂往前跑的背影。

  肖兔第一個反應是:不會吧,怎麼又遇到搶劫的?

  她的第二個反應是:怎麼現在搶劫的配備都那麼差,連輛自行車都沒有,光用跑的,擺明了是叫人去追嘛!

  二話不說,肖兔追了出去。

  這時候,肖兔慶幸自己穿得是帆布鞋而不是高跟鞋,追了一條街也不怕扭到腳,眼看就要追到那傢伙了,那人卻一下閃進了旁邊的巷子裡。

  別想跑!肖兔想都沒想就追了進去。

  這是一條極為偏僻的小巷子,等她追了幾步,發現跑在前面的劫匪忽然停下了腳步,轉過身詭笑地看著她時,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沒錯,這不是一場搶劫,而是一場預謀性的報復,領頭的黃毛正是那天在馬路上被肖兔打,然後被送進了警察局,最後還在網路上被人一傳再傳,顏面盡失的小流氓頭頭!

  五個人突然出現,手裡都帶著傢伙,顯然人家有備而來,要一雪前恥。

  肖兔一步步往後退,也意識到在這種情況下,自己就算是功夫再好也打不過他們,何況她的功夫其實並沒有傳言中的那麼好。

  警惕地盯著他們,腳步慢慢地往後移動,直到脊背貼到了堅硬的牆壁,退無可退。

  「你們別亂來,隔壁就是警察局。」她說了一聲。

  那群小混混果然一下被驚到了,趁他們恍神的片刻,肖兔看準空隙衝了出去,不過才跑了沒幾步,後腦勺便被重重地擊中,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這種體驗前所未有,先是一陣眩暈,然後整個後頸都麻麻的生疼,想起來卻渾身無力,掙扎地睜開眼睛,在那尚有些光亮的巷口,那個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簾。

  「凌超……」她試圖叫出聲,聲音卻虛弱不堪,恍惚間聽到他的聲音,然後那個人影衝了過來,接著便是一陣天旋地轉,等終於有力氣爬起來的時候,凌超已經和他們打成了一團。

  一對五的情況下,他竟然不落下風,一腳踹在舉著棍子朝他衝過去的黃毛褲襠,黃毛慘叫一聲,滾在了地上。其他幾個小混混一下子都驚住了,順著巷口微弱的燈光望去,站在那裡的男人紅著眼,像一頭爆怒的野獸,那種氣勢教人不寒而慄。

  眼看這邊沒什麼便宜可佔,目標立刻又轉移到了比較弱的肖兔那裡,一個長頭髮的小混混拿著棍子過來,對準肖兔就是一擊。悶響過後,擋在肖兔面前的凌超臉色一陣發白,但是他咬咬牙,給她一個堅定的眼神,之後轉身將她護在了身後。

  肖兔呆住了,那一下雖然沒有打在自己身上,但是打在他身上更教她疼痛難忍,她已經忘卻了後頸的疼痛,取而代之的是胸中滿滿的怒火,眼看著那幾個人舉著棍子又開始了第二波的襲擊。

  肖兔看準時機,在那長髮腳上狠狠踩了一腳,這時候她後悔自己沒穿高跟鞋,踩不死他也痛死他,長毛應聲倒地,抱著腳直吆喝,於是她又抬腳在他胸口補了一腳,叫道:「你敢打我男人?我打死你!」女人發起瘋來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何況這個女人還是會變身的。

  這頭凌超也又解決了一個,雖然又吃了一棍子,但是情勢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有所好轉,對方只剩下兩個人還有戰鬥力,現在是一比一。

  眼看快撐不下去了,站著的那個小混混從口袋裡掏出了什麼東西,肖兔定睛一看,竟是一把明晃晃的小刀,鋒利的刀口在路燈微弱的光裡散發著一陣陣寒氣。

  這可不比剛才那棍子,吃一刀可不是鬧著玩的,肖兔緊張凌超,一分神,那把刀子就朝她刺了過來。

  「小心!」凌超喊了一聲,再一次擋在了她前面。

  「不要!」肖兔失聲大叫,順手抱住了他的腰,一滴灼熱液體落到了她的手背上,渾身的神經都像是被扯到一起,心疼得彷彿要從胸口跳出來。

  一看見血,那幾個混混也有些緊張了起來,這時候遠處傳來了警笛的鳴響聲。

  幾個人成鼠竄逃,一會兒就不見了蹤影。

  「妳沒事吧?」明明受傷的是他,可他仍不忘安慰她。

  肖兔眼裡的淚再也止不住了:「笨蛋!凌超,你這個笨蛋!」她哭著,將他抱得緊緊的,身體因為極度的激動而顫抖著。

  他伸手撫了撫她的髮,嘴貼著她的耳際:「嗯,我是笨蛋……」聲音因為失血而虛弱,「不過,我心甘情願……」

  這世界上有這樣的男人,他深愛著自己的女人,哪怕是笨,也笨得心甘情願。

  凌超受傷不久就有員警聞訊而來,將他送到了就近的醫院。

  經過檢查,那一刀並未傷中要害,但是由於失血過多,又怕傷口發生感染,所以在經過了止血和包紮之後,院方提出留院觀察的建議。

  那天晚上,在病房裡,肖兔幾乎徹夜未眠。

  她只要一閉上眼,眼前就全是殷紅的血,順著凌超的胳膊流下來……那場面哪怕現在回想起來,都不由得教人窒息。

  忽然,放在床邊的手被握住了,她抬頭,撞上了凌超的目光。

  「手怎麼這麼涼?」他的聲音虛弱,硬撐著眼底的溫柔。

  肖兔鼻子一酸,又想落淚,但想起他受傷時對自己說過的話,那湧到眼眶上的淚又硬生生地給壓了回去,一切都過去了,哭是沒有用的,這時候她能做的,就是不再讓他擔心。

  「我沒事,你快睡吧。」她看著他,儘量掩飾心中的情緒。

  凌超沒說話,目光灼灼地盯著她,兩人對視良久,凌超忽然歎了口氣,目光裡已經多了分委屈:「老婆,妳這樣看著我,我睡不著……」

  肖兔被囧到了,「那我不看著你。」無奈於他這時候還有心思開玩笑,肖兔又好氣又好笑。

  「妳不看著我,我更睡不著了。」此時,委屈的眼神裡還多了分哀怨。

  肖兔無言了:「那你究竟想怎麼樣?」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難不成讓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陪我睡。」肖兔被嗆到了,這麼赤裸裸的話,從他嘴裡說出來,怎麼就能那麼淡定呢?

  調整了一下情緒,她嚴肅道:「這裡是醫院。」

  「可這是單人病房。」

  「會有護士闖進來的。」

  「唉!」凌超歎了口氣,無比哀怨地喃喃,「看來今天晚上是睡不著了……」昏暗的燈光映出他委屈的表情,癟著嘴,眸子裡滿是幽怨,眼巴巴地望著妳,簡直就是萌屬性的。

  雖然知道他險惡的用心,但是肖兔還是很不爭氣地被秒殺了。

  一張病床,兩個人,躺下的時候,肖兔儘量避開他的傷口,好不容易躺好,就聽他在耳邊抱怨了一句:「老婆,妳睡覺都不脫衣服哦……」

  肖兔終於怒了:「你不要得寸進尺!」

  一不小心,碰到了他的傷口,「哎呦!」他叫出了聲。

  肖兔的心剎時被揪了起來:「你沒事吧?」說完,欲去看他肩膀上的傷。

  「謀殺親夫啊……」凌超疼得齜牙咧嘴。

  肖兔急了,急急靠近他,還沒看清楚傷處,就被攔腰抱住,順勢攬進了某個溫暖的懷抱裡。

  「你變態啊!」她又羞又惱,在他懷裡拼命掙扎。

  結果,真碰到了他的傷口。

  看見凌超的眉間不經意地攏了攏,肖兔立刻放棄了掙扎,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又碰疼了他。

  和這傢伙相處久了,知道他的脾氣,大喊大叫的時候不一定有事,但是咬著牙佯裝沒事的時候,那絕對是有問題了。

  隨著她的不再掙扎,病房裡忽然安靜了下來。

  肖兔的心也隨之平靜下來,忽然覺得經過剛才那一鬧,胸口憋著的那股氣已經散了,安靜地病房裡,她能聽到自己的心跳以及來自頭頂那均勻地呼吸聲。

  兩個聲音有節奏地相互配合著,慢慢地,肖兔忽然覺得自己眼前已經沒有那鮮血淋漓的畫面了,取而代之地是剛才他受傷時抱著她的眼神,那樣堅定,充滿著義無反顧,耳邊再次響起他說過的那句話:我心甘情願……

  忽然有種幸福的滋味縈繞心頭,她第一次那麼切切實實地感受到,自己被保護著的,而保護他的這個人,也是她最想保護的那個人。

  夜很深,關了燈的病房裡一片漆黑,唯有淡淡的月光從窗戶裡灑進來。

  感覺到她那纖細的手攀上自己的腰,凌超有那一瞬間的失神,但是很快,他明白過來,嘴角勾了勾,將她抱得更緊了……

  第二天,肖兔就被捉姦在床了。

  先是醫院的小護士走進來,一聲忍不住,嬌羞地「啊!」了一聲,接著跟在護士身後的凌爸凌媽、肖爸肖媽以為出了什麼事,全都一窩蜂地跟了進來,結果……

  肖兔第一次那麼恨自己不是隻真的兔子,可以挖個洞鑽下去。

  同樣受驚的還有他們的父母,在短暫卻漫長的沉默過後,肖媽第一個反應過來:「那個……我的包包好像放在外面了!」說罷,拉著肖爸就要走。

  肖爸一臉鐵青,語氣不善:「妳拉我幹嘛?」結果,腰上那一圈肥肉被肖媽毫不留情地捏了一把。肖爸於是齜牙咧嘴又憤恨地走了出去。

  相比肖兔她爸媽,老凌和他老婆可就識相多了,二話不說就退了出去,順帶還把小護士給拉走了,可憐的小護士,走之前還紅著臉,拼命解釋:「我什麼都沒看到,真的什麼都沒看到……」

  肖兔忽然有種想一頭撞死在枕頭上的衝動,結果卻沒注意,撞在了某人的胸口。

  「老婆,一大早就投懷送抱啊?」於是……天上掉下一塊隕石,把她砸暈吧!

  她滿臉通紅,支著床想要起來,才撐起半個身子,又被人給拉了回去,頓時,四目相對,那因為剛睡醒而漾著水汽的雙眼,以及因為羞澀而緋紅的兩頰教人不由得食指大動,直想一親芳澤。

  凌超沒有猶豫,俯身攫住了那誘人的唇,看似柔情似水,卻不給對方以半點反抗的餘地,攻城掠地,無往不利。

  與此同時,在病房微微開啟的門縫外,四個偷窺者各懷著不同的心思。

  老凌鬆了一口氣:臭小子還有力氣偷襲,看來沒什麼大礙。

  凌媽暗自思量:其實偶爾受個傷也不錯……

  肖媽笑瞇了眼:青春啊,怎麼能那麼美好呢?

  肖爸握拳:流氓!流氓!

  等兩家父母再次走進來的時候,肖兔已經衣裝整齊地站在病床旁了,那張臉紅得像顆熟透了的番茄,嘴唇更是嬌豔欲滴,眸子低垂著,目光尷尬得來回閃動,兩隻手侷促地整理著頭髮。

  相比肖兔的羞澀,凌超卻一臉笑意地坐在病床上,神情坦然,至於心情,那就甭提有多舒暢了,要不是看他領口露出白色的繃帶,還以為他是來渡假的呢!

  老凌問:「我們接到電話就趕過來了,到底怎麼一回事?你怎麼忽然會受傷?」

  肖兔於是把事情從頭到尾地說了一遍,一邊說還一邊觀察乾爸乾媽,生怕他們生自己的氣,畢竟禍是她闖出來的,傷到的卻是凌超。

  「什麼?現在的小混混都吃了豹子膽了!」多年從商,老凌的脾氣不免有些焦躁,那語氣跟混黑社會似的。

  凌媽扯了他一下。老凌不再說話,但是從他那眼神裡,就知道這群小混混以後別想再混了,敢欺負他的兒子和媳婦,活膩了不成!

  倒是肖媽打起了圓場:「老凌,你也別生氣了,孩子沒事才是最重要的!不過女兒啊……」她把目光投向肖兔,「老媽就說妳是玉兔精投胎,長大了一定會有出息的!妳瞧,妳現在多紅啊,我就是網路紅人的老媽!」

  肖兔滿臉黑線:媽!妳能再白目一點嗎?

  「其實,這件事我早知道了。」一直沉默地凌超忽然開口。

  「什麼?」肖兔吃了一驚。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裡,凌超緩緩說出了整件事。

  原來,那天肖兔的那段影片被網路瘋傳之後,悟空在最早出現的那則影片下面發現了一則詭異的留言,留言聲稱自己是被打搶匪的小弟,自己大哥這回丟了這麼大的面子,他一定要替大哥報仇。

  這則留言混在一大堆留言裡,本是很不起眼的,但是擅長電腦的悟空卻看出了端倪。一來,他的語氣囂張,不像那些來看熱鬧的人那般言辭中都帶著喜感;二來,他留了一則言就走了,不像是來刻意製造話題的;三來,那是個新註冊的ID,悟空查了他的IP,是本市的,和他們還是一個區。種種跡象表明,這則留言並不那麼單純。

  「那你為什麼不跟我說?」聽完凌超的這一番話,肖兔忍不住問。

  「我要是跟妳說,妳會當一回事嗎?」

  一句話,肖兔無言以對,確實,自己的心思跟凌超完全沒得比,要是他正經八經的跟自己說這事,她說不定還會笑他太多慮了……

  她忽然想起什麼:「所以那天我和他們去唱歌,你是怕我出事,故意去等我的?」

  凌超點點頭:「這也是其中一部份的原因,主要是這樣的留言,證據不足,警方不會受理,而妳又肯定不會當一回事,所以我只好儘量跟妳在一起。」

  怪不得最近兩人雖然少見面,但是只要她說要一個人去幹什麼事情,凌超總會抽出時間跟她一起去,一開始還以為他是因為那天趙晨剛的事情吃醋,原來……想到這裡,肖兔心頭不由得一陣暖意。

  見小倆口你儂我儂,幾個大人也不方便打擾,再加之凌超的傷並沒有什麼大礙,所以雙方父母待了一上午,就決定回去。

  肖兔好久沒見爸媽了,不捨得他們就這麼回去,肖爸一看女兒挽留他們,高興得不得了,開口就說要留在這裡住幾天,結果腰上的肥肉又遭了殃,被肖媽的龍爪手扭得慘不忍睹,還拼命地給他使眼色:你這個老頭子,又在動什麼心思是不是?

  肖爸被扭得沒辦法,只好放棄了住幾天的想法,不過走之前還是連連叮囑女兒:「兔兔,記住妳還沒結婚,不能讓人吃了豆腐!」一句話,惹得肖兔剛退下去的紅暈又上來了。

  「爸,你瞎說什麼?快走了啦!」二話不說,就把他給轟了出去。

  於是肖爸委屈了。自己都這麼為女兒著想了,怎麼還要被轟出來?唉!女大不中留啊!肖爸為當初放任凌超和自己的女兒在一起這個決定,悔得痛心疾首、戳心戳肺。

  雙方家長走後,肖兔回學校請了三天假,在醫院裡寸步不離地照顧凌超。

  其實凌超的傷經過處理之後,已經沒有那麼嚴重了,但是可以正大光明的蹺課,還有人無微不至地照顧,晚上更能抱得美人歸,這種好事傻子才肯出院呢!

  於是,原本兩天就能出院的傷,硬是讓他拖了好幾天。

  由於假期用完了,肖兔只好白天回學校上課,放學跑去醫院照顧凌超,至於學生會的那些事,早就被她拋到了腦後。

  幾天不見肖兔,趙晨剛終於忍不住了,假裝路過,在教室門口等剛下課的肖兔。

  那時,肖兔正一手拎著給凌超換洗的衣物,一手拿著書,急匆匆地從教室裡跑出來趕著去趕公車,沒走了幾步,趙晨剛就不知從哪兒冒出來了。

  「學妹,好巧啊……」明明在門口等了人家一節課,卻要裝出一副碰巧遇到的樣子。

  「部長好。」肖兔朝他點點頭,拎著東西就要走。

  「等一下!」趙晨剛急忙叫住她。

  「有什麼事嗎?」肖兔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不耐煩,這也不能全怪她,凌大公子在醫院等她,一會兒要是去得晚了,趕不上公車,那就得坐計程車去,從學校坐計程車到醫院很貴的,肖兔可是很會持家的媳婦兒!

  趙晨剛一下懵了,剛想好的措辭全都卡在喉嚨裡吐不出來。

  見他光叫住她又不說話,肖兔急了:「部長,我真的有急事,你有什麼事改天再說吧!」說罷,拎著東西就往樓下跑。

  可憐的趙晨剛,高傲的內心經歷了多少煎熬才決定跑來找肖兔的,沒想到等了人家那麼久,卻只說了兩句話,有一句還是沒說完的!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趙晨剛作為男人的自尊被深深地打擊到了,轉身遊魂一般地離開,腳步都是飄的。

  跟在後面的倪爾思實在看不下去了:「學長,我們一起走吧。」匆匆跟了上去。

  再說肖兔,一路小跑之後,終於氣喘吁吁地趕上了公車。

  三十分鐘後,她在聖朗醫院門口下車,走進醫院大門,直奔住院部。

  聖朗醫院的住院部在門診部的後面,整座建築相當有氣勢,足有二十八層樓高,內部設施完善,醫務人員素質極高,是本市最好的私立醫院。

  肖兔走進住院部後,坐上電梯,按下了凌超所住的二十一層。

  電梯地門剛要闔上,就有個尖銳地女聲在外頭大喊:「等一等!」然後,一隻塗滿鮮紅指甲油的爪子就伸了進來,可憐的電梯門於是被活生生地打開了。

  那人走進電梯,肖兔抬頭和她一看,兩人都楞住了。

  「是妳?」兩人異口同聲,只是一個人的語氣聽起來極其友善,而另一個卻充滿了敵意,而那個對肖兔充滿敵意的,正是上回在街頭廝打小混混,最後弄得LV包包和形象全失的葉情,情姐!

  見了葉情,肖兔有些詫異,但是她轉念一想,葉情是葉俊的妹妹,和凌超在同一個公司做事,算起來大家也是同事,既然凌超受傷了,作為同事來醫院關心一下也是應該的嘛,於是,她極為尊重地叫了她一聲:「情姐,妳來看凌超啊?」

  一個詞,瞬間刺中了葉情的死穴,她轉過頭,狠狠地瞪了一眼肖兔。

  肖兔被那一瞪,楞住了,難不成自己剛才自作多情了,住院部這麼大,葉情說不定是來看其他人的,如此一想,她有些尷尬:「情姐,妳……」

  「妳才姐,妳們全家都是姐!」葉情終於忍無可忍地破功了。

  自從上回遇到搶匪,被肖兔救了之後,那天肖兔救人的英姿在她內心久久徘徊不去,讓她如女王般高傲的內心非常的不爽。

  有這樣一種女人,她寧願被別人打死,也不願被自己的情敵憐憫,葉情就是這樣一個女王。

  肖兔懵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開口,弱弱道:「情……」

  「妳再叫!」

  「……」算了,還是不理她吧。

  肖兔一頭霧水,但還是乖乖閉了嘴,撇開眼不再說話,心裡卻充滿了疑問!這情姐究竟是怎麼一個人?第一眼見到時還是個溫柔的淑女,多看兩眼發現溫柔裡帶著高傲,說了幾句話之後,才發現完全是個傲嬌的女王,等親眼目睹她當街爆打歹徒,才知道原來她其實是個隱性潑婦,可如今看來……原來她是忘了吃藥啊!

  見肖兔沉默著不說話,葉情反倒不爽了,她這麼耀眼的美人站在這裡,肖兔竟然敢無視她,於是:「咳咳……」她故意咳了兩聲。

  肖兔沒理她,反倒往後退了一步。

  葉情更火了,妳不給我面子是不是?「咳咳咳……」咳得更厲害了,還扭著屁股,拼命往肖兔站著的那角落擠。

  偌大的電梯,兩個人站綽綽有餘,她這樣往肖兔身邊擠,顯然就是存心刁難,一邊擠還一邊發出刻意的咳嗽聲。

  終於,肖兔忍不住了:「葉小姐,妳能站旁邊一點嗎?」

  「電梯是妳的嗎?我愛站哪站哪!」葉情絲毫不給她面子。

  肖兔囧了:「可是……」可是妳咳得那麼厲害,又沒吃藥,我怕被傳染啊!

  看著肖兔那驚悚的眼神,葉情不由得沾沾自喜起來:還說什麼女俠呢?哪是我的對手!

  她越想越得意,就在得意的幾乎笑出來的時候,電梯裡的燈忽然一暗,緊接著上升的電梯猛然停了下來。

  葉情楞住了,沉默了兩秒之後,一陣尖叫打破了寧靜:「救命啊!」

  肖兔一頭黑線,不就是電梯壞了嗎?用得著激動成這樣嗎?

  由於燈滅了,電梯裡一片黑暗,耳邊全是葉情的尖叫聲,肖兔無言以對,只好捂住了耳朵。

  這時候,由於電路問題,電梯裡的燈忽然開始閃起來,一亮一亮的,還發出奇怪的聲音,有點類似於恐怖片裡的場景。

  肖兔的膽子其實並不大,小時候還因為怕黑讓凌超天天接送,可是在這種情況下,身旁多了個怕得像發瘋似的葉情時,不知怎麼的,她就忽然淡定了起來。

  「妳別著急,這裡是醫院,應該很快就會有工作人員來救我們的。」她本想安慰葉情,沒想到嚇破了膽的葉情一聽見她的聲音,二話不說竟然把她給抱住了,就像無尾熊抱著樹一樣,怎麼甩都甩不開。

  肖兔終於崩潰了:大姐,求求妳回去吃點藥吧!

  在這場電梯事故中,崩潰的不僅僅是肖兔,當工作人員終於來解救她們時,看到一個女人死死抱著另一個女人,怎麼都不肯鬆手時,可憐的工作人員被驚悚到了:怎麼現在的拉拉都那麼豪放了嗎?

  肖兔已經被雷得無言了,伸手戳了戳葉情的肩膀:「葉小姐,妳的臉……碰到我的胸部了……」

  回過神來的葉情終於崩潰了,抱著情敵喊救命已經夠丟臉,為什麼她的胸比自己的大啊?為什麼啊?

  葉情是捂著臉,飛快奔出電梯的,出了電梯門她就一頭往樓下衝,她已經沒臉再見肖兔了,只要一看到她,她就會不由自主地想起和她在一起時慘痛的經歷,時刻折磨著她那顆傲嬌的心。

  不費一兵一卒,肖兔就這樣把一個內心強大的情敵給殺得片甲不留,關鍵是當事人還毫不知情,一臉茫然地望著葉情離去的背影,又看看目瞪口呆的工作人員,攤手:「我什麼都沒做,真的。」

  工作人員:「……」永別了葉情,肖兔終於順利地來到了凌超的病房門前,正想敲門卻發現病房的門是開著的。

  「凌超?」她叫了聲,稍稍推開門,發現病床上竟然空無一人。

  咦,人呢?肖兔有些奇怪,開門進去,把手裡的東西往桌上一放,正要轉身去找凌超,一股衝力忽然撲面而來,將她一下壓在了病床上。

  他竟然玩偷擊!等肖兔明白過來一切時,唇已經被狠狠地攫住了,舌尖霸道地撬開牙關,長驅直入,肖兔無力反擊,只得由得那舌在自己的唇齒間肆虐,攻城掠地,毫不留情。

  「唔……」溢出的輕吟立刻又被吞了回去,她只覺得天旋地轉,渾身無力,雙唇又酥又麻,手腳都使不上勁,壓在自己身上的人像一團火,熊熊燃燒著,教人喘不過起來。

  心臟劇烈地跳動著,有隻手隔著薄薄的衣料,在身體上摩擦著,每到一處都燃起一點火苗,很快這些火苗愈演愈烈,連她的身體一併燒了起來。

  這種感覺,比以往每一次都要激烈萬分,她心裡有些害怕,但是卻沒有推開他的意思,經歷了那麼多,她已經不像以前那樣抗拒他的親熱,甚至還有種隱隱的期待……

  也不知過了多久,那個灼熱的吻終於結束了,凌超的舌依依不捨退了回去,繼而輕柔地舔了舔那紅腫的唇,然後細細地打量身下的人。

  雙眼迷離,兩腮緋紅,鮮豔的唇微微啟著,在他身下喘著細氣……很可口!

  「妳遲到了。」他又啄了她的唇,用沙沙的聲音告訴她,「這是懲罰。」

  懲罰?明明是你自己慾火中燒,想吃人豆腐吧?凌大公子的淡定和厚臉皮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肖兔又好氣又好笑,試著動了動身子,想從他身下鑽出來,可他卻壓得那麼嚴實,就是不讓她起來。

  「我快被壓死了……」她抱怨了一句,卻發現自己的聲音也沙沙的,像染著情慾,立刻面紅耳赤的閉了嘴。

  凌超勾了勾嘴角,雖然沒有讓開,但是撐起胳膊,給了她呼吸的空間。

  終於能喘口氣了,肖兔大口喘著氣,一邊調整情緒,然後語氣嚴肅道:「我覺得你可以出院了。」就這力氣、這速度、這反應,再不出院簡直就是浪費醫療資源!

  凌超沒有回答她,只是黑眸緊緊盯著那兩片可口的唇,又要湊上去……

  「咳咳!」不合時宜的咳嗽聲驟然響起,打斷了凌大公子打算好的下一輪攻勢。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