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兔子壓倒窩邊草《中》
【4.6折】兔子壓倒窩邊草《中》

臉紅紅BR263--憶錦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憶錦
出版日期:
2010/07/08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長夜難枕
NT88
銷量:117
床上的小秘
NT88
銷量:80
總裁是匹狼
NT88
銷量:60
如嬌是妻
NT88
銷量:78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捉妻重婚
NT88
銷量:71
試婚一夜
NT88
銷量:81
半同居關係
NT88
銷量:75
交易人妻
NT88
銷量:101
嬌寵難耐
NT88
銷量:47
養債秘書
NT88
銷量:84
奪愛狂夫
NT88
銷量:75
恕難從婚
NT88
銷量:61
甜嫩嫩的稚妻
NT88
銷量:99
一夜成妻
NT88
銷量:7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19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265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160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159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馴尪
NT88
銷量:114
冷夫不好睡
NT88
銷量:116

晉江原創網文首選,清純愛戀的青梅與竹馬

凌超的孤僻,眾所周知;肖兔的粗線條,無人不曉,
明明她是姐姐,他是弟弟,為什麼她卻成了「童養媳」?
凌超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喜歡上肖兔的,
大概是被她天真浪漫的小手拖著走的時候;
大概是她睜著水汪汪大眼對他撒嬌俏皮嘟嘴的時候;
大概是她一問三不知,大事小事都依賴他的時候……
但,不懂愛的她,傻得把寵愛她的他當竹馬兼乾弟弟,
那他把她當成隨傳隨到的青梅兼童養媳,
要她洗衣、打掃、陪吃、陪喝外加強迫陪睡應該不為過吧?
只是身為「奧斯卡終身疼老婆獎」得主的他,
看著情商不足的肖兔,為她「洗手作羹湯」成了樂趣,
怎知,肖兔傻得分不清聚少離多的情感危機,
看不出他對她狂熱的佔有慾,明知他因為吃醋而冷下了臉,
她竟然敢二話不說,掉頭走人……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吃了麵,收拾好碗筷,已經是晚上八點了,凌媽還沒有回來。

  肖兔坐在沙發上,回想剛才發生的事,想起凌超抱她時的樣子,不知為何,心裡突然不是滋味。其實她不是個記仇的人,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她也無法改變什麼,但問題是凌超到現在還不肯認錯,在他眼裡她就能那麼任他為所欲為嗎?想到這裡,肖兔又堅定了決心:不能妥協,絕對不能妥協!

  這時候,凌超已經收拾好碗筷出來了,臉色有些陰沉。

  他也在為剛才的事煩心,這一個多月來,他以為肖兔只是單純的發脾氣而已,沒想到她竟然會因此而掉眼淚!說實話,從小到大,他從沒見過肖兔掉眼淚,就連當初在擂台上被歐陽梅打成那樣,她都沒說一聲委屈,現在卻會為了這件事哭?

  想到這裡,他不由得問自己:難道這次,真的的是自己作得太過份了嗎?

  就這樣,兩人雖在同一個屋簷下待著,卻是各自懷各自的小心思,誰也沒有先開口。

  到了九點多的時候,凌媽的電話打來了,凌超接起電話「嗯」了兩聲,就把電話遞給了肖兔:「我媽找妳。」

  肖兔才接過電話,凌媽的聲音就傳來了:「兔兔啊,今天是我好朋友的生日,要我陪她通宵,所以今晚我就不回去了!」

  肖兔囧了:「那我的鑰匙……」

  「我現在人在市區,鑰匙我也沒辦法送回去,要不然妳就在我們家客房湊合一夜吧,反正梳洗的東西廁所裡都有,換洗的衣服客房裡也有,就在衣櫃下面第二個抽屜……對了!超超他爸出差了,明天他奶奶要來,可是沒人去接她,所以妳要記得叫超超早上八點半去火車站接人。」

  「可是乾媽……」

  「我這裡有點吵,聽不清楚!總之妳千萬要記得提醒超超明天去接奶奶!那我就先掛了。」然後凌媽就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拿著電話,肖兔呆了好久才反應過來,然後她的臉就黑了。難道今天要和凌超……孤男寡女獨處一室?想到這裡,心不由得跳亂了幾拍。

  就在肖兔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凌超忽然問道:「我媽說什麼?」

  「她……叫我今天睡客房。」肖兔回答得有些艱難。

  凌超楞了楞,隨即平靜道:「那妳先去洗澡吧。」

  明明是共處一室的尷尬,他卻毫不在意似的,這讓肖兔忽然覺得自己有些多心。

  不就是睡一晚嗎?沒什麼的!她在心裡默唸著,心情倒也放鬆了不少,點了點頭就去客房拿衣服去了。

  要問肖兔的衣服為什麼會在凌超家的客房裡?其實答案很簡單,肖兔從小到大很常睡在凌超家!

  以前肖爸肖媽外出不在家的時候,肖媽總會把她送去凌超家蹭吃蹭住,這樣的次數多了,凌媽乾脆在客房留了個抽屜專門讓肖兔放衣服。

  但是這些都是幾年前的事情了,而且那時候乾爸乾媽總是在家,哪像現在,這麼大的屋子只有她和凌超兩個人住,再加上正和凌超鬧彆扭,肖兔一開始會緊張也是理所當然的。

  再說肖兔從客房拿了衣物進浴室洗澡,浴室的水溫剛好,熱水淋在皮膚上,舒服極了,頓時將一天的勞累都散去了,在這樣舒緩的水流中,肖兔漸漸忘記了剛才的尷尬,直到洗完澡換好衣服走出浴室的時候,她才察覺到有些不對勁……怎麼兩條腿感覺涼颼颼的?

  低頭一看,她石化了!因為那些衣服都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了,雖說她這幾年來胖瘦沒什麼變化,但是身高卻……

  這時候凌超也拿著衣服準備進浴室洗澡,看到肖兔,他也怔住了。

  粉色的睡裙下兩條細長的美腿侷促地併在一起,她的手還在不停地把睡裙往下拉,可是越遮掩卻越顯得刻意,反倒讓人忍不住把目光往她腿上集中。

  見凌超一眨不眨地盯著自己的腿看,肖兔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看什麼看!色狼!」她奪過他手裡的衣服,拼命往自己腿上遮。

  「那是我的衣服。」凌超好心提醒她。

  「幹嘛?」肖兔沒好氣的回了他一句。

  「妳用我的衣服遮自己的腿……」可憐的肖兔,差點淚奔。

  肖兔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包著凌超的衣服走回客廳的,只記得兩頰火辣辣的,一直燒到了耳根,一到客廳,她就先衝去凌媽房間,隨便找了條睡褲套上,這才舒了一口氣,垂著腦袋走出房間。

  才走到門口,就撞上了凌超。

  「你幹嘛?」她又羞又惱,警惕地看著他。

  見她這樣子,像隻受驚的小白兔,教人忍不住逗弄一番。

  凌超指了指她的手:「妳就這麼喜歡我的衣服?」

  肖兔這才想起自己還沒把衣服還給他,伸手就把衣服甩了過去:「給你啦!色狼!」一想起他剛才在自己腿上遊走的目光,她就忍不住臉紅心跳。

  被她用衣服甩,凌超也不惱,只是順手將拋到身上的衣服往地上一扔,忽然走近了她一步。肖兔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他跟著又進了一步……

  這樣你進我退了許久之後,肖兔終於退無可退,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如此曖昧的距離,肖兔驀地緊張起來,按在床上的手早就做好了防禦的準備,如果他敢靠近一步,休怪她不客氣。

  就在肖兔捏緊拳頭準備揍過去的時候,凌超卻先下手為強,抓住了她的手。

  「你幹什麼?」肖兔的話音剛落,就感覺到一股推力,把自己往後推了下去。剎時,她的背貼上了床,雙手被按在頭的兩邊不能動分毫。

  肖兔猝不及防,一下子楞在那裡,只覺得嗓子乾乾的。危險的氣息逐漸逼近,終於在幾乎貼上她的時候停住了。他沉著臉,沒有絲毫的輕浮,眼裡彷彿隱藏著什麼情緒,過了一會兒,他又忽然動了動唇,像是要說什麼。

  肖兔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那根裝在腦袋裡的導火線一觸即發。

  「兔……啊!」一聲慘叫過後,凌超倒在了地上,雙手很不雅觀地捂在……兩腿中間。

  沒錯,肖兔反擊了。從床上蹦起來的時候,肖兔很抱歉地看了躺在地上的凌超一眼,在心裡默默說了聲:對不起,我是被逼的。

  然後肖兔飛也似的逃進客房,鎖上了房門,門鎖落下的剎那,那顆一直懸著的心才落下來,一落下就開始狂跳不已。

  剛才實在是……太危險了!他到底想對她做什麼?那樣的眼神……她現在閉上眼還會清楚地浮現在眼前,那近到連對方的呼吸都能感觸到的距離,她的臉都能映進他的眸子裡……

  肖兔甩了甩頭,實在沒法再回想下去了,最後只好倒頭,把自己埋進了床裡。

  這一夜,肖兔睡得極不安穩,幾次起來隔著房門探聽外面的動靜,卻又不敢出去。

  她剛才那腳好像是重了一點……不會的!他那麼壯,怎麼可能有事?肖兔很快又否決了自己的想法。

  在這樣反覆的猶豫和否決中,等到快天亮的時候,肖兔終於睡著了……

  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早上八點多了,肖兔打了個哈欠,望著牆上的掛鐘揉了揉眼睛。

  忽然,她意識到什麼,彈簧似的從床上彈了起來。

  昨天乾媽在電話裡說八點半……要凌超去火車站……接奶奶?

  肖兔剎時清醒過來,一看牆上的掛鐘,都已經八點一刻了!而她昨天……好像忘記跟凌超說這件事了!

  肖兔幾乎是衝出房間的,來不及敲門就一把推開了凌超的房門,那時他也還在睡覺。

  「快醒醒!來不及了!」肖兔在他床邊大喊。喊了許久,他非但沒理她,還拿被子蓋住了腦袋。

  肖兔急了,衝過去就扯他的被子。在這樣你爭我奪的被子拉鋸戰中,凌超終於惱火了,扯住她的手腕,一把將她拉上床,然後順勢將她壓在了身下。

  一連串動作,肖兔完全始料未及,待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凌超殺人似的目光已經近在咫尺了。

  肖兔這才赫然想起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凌大公子有非常嚴重的起床氣!

  所謂起床氣,其實就是有一類人起床的時候脾氣會特別不好,這種人在生活中其實比較常見。有些人脾氣小些,起床的時候頂多罵兩句髒話,有些人則脾氣大些,會跟人又吵又鬧。

  凌超也有起床氣,但是他的起床氣與眾不同,他不罵人也不摔東西,他就是……用眼神殺死你!

  這種足以殺人於無形的眼神,肖兔可不是沒見識過。她還記得讀小學的時候,有一天自己心血來潮起得很早,去凌超家叫他上學的時候,他還在床上睡覺,於是她就像今天那樣對他又喊又拉,結果……

  想到這裡,肖兔不禁打了個寒顫。她嚇得幾乎不敢動,僵著身子,任由凌超那樣盯著自己看。

  一會兒,一會兒就過去了……她這樣安慰自己。果然,這樣大約僵持了一分多鐘,凌超的目光終於正常起來了,就在肖兔以為他清醒過來的時候,他眼睛一閉……又睡過去了?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現在的肖兔,那就是……悲慘!

  眼看火車就要到站了,凌超卻還在睡覺,最要命的是,自己這樣被他壓在身下,是起也起不得,叫也叫不得,萬一一不小心又吵醒了凌大公子,那眼神……

  就在肖兔欲哭無淚的時候,凌超的頭忽然貼著她的臉磨蹭了兩下,帶著幾分沙啞地聲音輕輕叫了聲:「老婆……」肖兔怔住了,差點以為自己幻聽。

  「老婆……」他又叫了一聲,這回是貼著她的耳朵叫的,那聲音在耳邊不斷地迴響著,真真切切。

  那貼著臉頰溫熱的觸感,以及他說話時打在自己臉上的鼻息,讓肖兔明白他是在裝睡,可偏偏卻氣不起來……他是在叫她「老婆」嗎?明明讓人惱羞得要命,卻忍不住從心底生出一絲甜蜜的滋味來。

  「老婆,對不起,原諒我好不好?」那聲音再度響起,他的臉貼著她的頸窩,像是條撒嬌的小狗。

  肖兔在心裡歎了一口氣,這個男人,有時候把自己藏得讓誰都無法看透,有時候又直接得教人不知所措,性格明明變態又扭曲,可就是讓人氣不起來……心裡忽然有個聲音在對自己說:原諒他吧。

  良久,她輕輕應了一聲:「嗯……」就在應出聲的那一剎那,雙唇被攫住了。

  肆無忌憚的吻,從口舌入侵,直到抽去她所有的氣息,像是要將這一個多月來的苦悶全都償還似的。

  是啊!他憋得太久了,一直不肯開口道歉,只是因為虛榮的自尊心作怪,直到現在得到她的諒解,才發現這一個多月來自己對她的想念有多深。

  一吻方罷,他還不滿足,又順勢吻她的下巴,從脖子一路向下,舌尖在細嫩的皮膚上繞出點點紅斑,直到……

  「等一下!」肖兔叫了起來。

  「怎麼了?」凌超皺起的眉頭掩飾不住被打斷的不悅。

  肖兔顫顫地指著牆上的掛鐘:「快去接奶奶!」

◎             ◎             ◎

  等兩人趕到火車站的時候,可憐的奶奶已經在車站足足等了一個鐘頭。見了他們,便把他們從頭到尾,結結實實地罵了一頓,罵了一路,還不過癮,回家又跟凌媽告了狀。

  凌媽看看凌超,又看看紅著臉不停把手往脖子上遮的肖兔,含笑不語。

  後來,肖兔她爸媽總算回來了,肖爸得知自己鎖了陽台門反而弄巧成拙之後,悔得直跺腳,恨不得往自己臉上抽兩巴掌。

  但是肖爸畢竟是聰明人,雖然女兒大概是留不住了,但是也不能白讓那超小子得了便宜吧?所以他還是時不時的對女兒旁敲側擊,潛移默化地教唆她不要那麼容易原諒凌超。

  肖兔也許不聰明,但是也不傻,雖然這次她是原諒了凌超,但是總還是覺得太便宜他了。所以,在她老爸孜孜不倦地教唆下,她沒等凌超,便提前一天跟她老爸兩人跑去Z大報到了。

  當凌超興沖沖地提著行李,準備和小女朋友夫妻雙雙把校歸的時候,才赫然發現肖兔她家就只剩下不明真相的肖媽和他大眼瞪小眼了。

  她媽說:「咦?你不是和他們一起走了嗎?」

  再說肖兔,跟她老爸到了Z大之後,肖爸充分發揮了家長大人的魅力,幫女兒又搬行李,又收拾東西,末了還不忘在走之前叮囑女兒:「女兒啊,妳可千萬要記住老爸對妳好!以後可不能嫁了老公,忘了老爸啊!」

  肖兔感動得直點頭:「爸,還是你對我好!」然後肖爸就樂呵樂呵地回家了。

◎             ◎             ◎

  肖爸走後,她寢室裡的幾個室友們也陸續到了。

  第一個來的是個披長髮、戴眼鏡的文靜女孩,叫夏沫,到了寢室,也不多說話,和和氣氣地跟肖兔自我介紹了一番,然後開始收拾東西。

  肖兔暗自慶幸,自己遇到了一個不錯的室友,就在這時,正在收拾東西的夏沫忽然輕輕地「啊」了一聲,惹得肖兔循聲望去,就看到地上一隻黑呼呼的小東西正在迅速往外爬……原來是隻小強!

  肖兔雖然從小就不怕什麼蛇蟲鼠蟻,但是一下忽然冒出個這麼黑不溜丟的東西,還快速地往自己腳爬,她一時也楞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眼看小強君就快爬到肖兔腳下了,忽然「啪!」的一聲,一隻拖鞋狠狠地拍在了牠身上,頓時小強君成了標本狀,再看拿著拖鞋的夏沫,兩眼放光,嘴角竟然勾起一絲詭異的笑,伸手將拍死在地上的小強君撿起來,仔細觀察,邊看還邊不住地點頭,嘴裡嘀咕著:「不錯,很完整……」

  肖兔忽然覺得渾身一陣發毛。

  這時,忽然耳邊傳來一聲哀嚎:「小強,你死得好慘啊!」接著一個人影撲了過來,對著小強君惋惜不已。

  沒錯,這位有著一顆仁愛之心,就連小強都不忍心踩死的姑娘,就是肖兔的另一個室友,倪爾思。話說這倪爾思從小就是個素食主義者,連隻螞蟻都不忍心踩死一隻,沒想到才進寢室,就目睹了如此血腥慘烈的一幕,會反應過度也是正常的。

  看著眼前這兩個室友,肖兔忽然有種風中凌亂的感覺。

  這種感覺一直持續到了下午,最後一個四號床室友依舊沒有現身。

  這時,終於從小強過世的哀痛中緩過來的倪爾思,忽然建議去逛逛校園。

  三人收拾好東西準備出門,走在前面打開門的肖兔忽然對著門外的人楞住了:「小妹妹,請問妳要找誰?」

  「我不找誰,我住在這裡!」綁著馬尾辮,一張娃娃的女孩笑著說。

  肖兔囧了,這、這不會就是沒來的那個室友吧?

  不過除了長得小巧一點之外,貌似還是個挺正常的人,肖兔收回震驚的目光,笑著問:「妳叫什麼名字?」

  「董咚咚。」那一刻,不僅是肖兔,其他兩位也凌亂了!果然是個好有節奏感的名字!

  就這樣,Z大九號樓四三八寢室裡的四個人算是湊齊了,不知為何,肖兔忽然有種暗無天日的感覺。

  Z大護理系是全國最有名的護理類專業,有著悠久的歷史和學院本身獨特的文化內涵,雖每年招收的學生不多,但凡是從Z大護理系畢業的學生,都會成為各大醫院搶奪的對象,就業率高得驚人。

  開學典禮上,特意身著一身護士服的院長,洋洋灑灑講地一遍Z大護理系的歷史,語言風趣幽默又不乏激情,特別是講到南丁格爾精神的時候,台下皆是一片嚮往的目光。

  這便是大學之初,那未被磨滅而最純粹的熱情。

  開學典禮結束後,班裡舉行了一個臨時班會,肖兔算是初步了解整個班的情況,全班一共二十五個學生,兩個男生,其餘全是娘子軍。

  據說其他班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這一屆全校只招收了四個護理班,所有男生加起來,連參加足球比賽的人數都湊不夠……

  在這一點上,風趣幽默的系主任蔣小紅給出了非常符合形象的描述:「在我們護理系,女生要當男生使,男生要當畜生使!」說完之後,還不忘朝那兩個男同學露出無比詭異的笑容,嚇得兩個大男生臉都白了。

  臨時班會結束後,蔣小紅暫定了臨時班委,一共九個,肖兔她們寢室佔了兩個,董咚咚任班長,倪爾思任生活委員。

  這時肖兔才知道,原來這個看上去只有初中生大的董咚咚同學竟然是個班長專業戶,從幼稚園開始就一直競選班長,而且從來沒失手過。

  別看她人小,一站上講台,那氣勢就跟別人不一樣。手一揮,道:「除了老弱病殘之外,其他同學跟我去搬書。」誰願意承認自己是老弱病殘呢?所以全班女生,包括那兩隻「畜生」一起,全都浩浩蕩蕩地跑去領教材了。

  肖兔原以為,這麼多人搬教材應該會輕鬆不少,等到了教材中心才赫然發現,現實遠比想像來的殘酷。這一屋子的教材疊得跟座山似的,已經有不少其他學院的學生也在領書了,場面一度混亂。

  折騰了一個多鐘頭,大家手上才好不容易分到了屬於自己的那疊,幾十本書壘在一起,重得可以,肖兔倒是無所謂,她本來力氣就大,捧著書還能走得輕鬆,只是走了沒幾步就發現有些不對勁,回頭一看寢室裡另外幾個,除了夏沫外,全都快趴在地上了。

  董咚咚叫了一聲:「媽呀!這是書搬我,還是我搬書啊?」

  這口氣,讓肖兔想起了好友蔣娟娟,不由得對心生好感,幾步過去道:「我幫妳搬一半吧!」

  「妳行嗎?」董咚咚疑惑地上下打量著她,確實,肖兔的身材看上去也就比她好一點。

  肖兔輕鬆一笑:「沒問題!」

  「那就麻煩妳了!」董咚咚這才放心的把書交給了肖兔。

  等疊好了書,肖兔準備往前走的時候,卻赫然發現倪爾思正用一種無比期待的目光看著自己。

  肖兔想,大家都是室友,總不能厚此薄彼吧?於是道:「要不然我也幫妳搬一點吧?」

  就這樣,幾分鐘的時間,肖兔手裡的書就從一人份變成了兩人份。

  雖說肖兔力氣大,但是也總有個限度,外加九月的天氣原本就比較悶熱,教材中心和寢室的距離又比較遠,她這樣走了一段路,終於也有些吃不消了。

  「妳撐得住嗎?」走在一旁的董咚咚擔心地詢問。

  剛才是自己主動提出要幫忙的,才這麼一會兒就喊累,好像太丟臉了一點,肖兔咬咬牙,笑道:「沒事……」這樣又走了一段路,那搬書的手快都快麻了。

  忽然,一個聲音叫住了她們。

  「同學!等一等!」

  接著,一個胖胖的男生推著一輛推車來了,顯然也是來搬書的,車上已經放了不少書。那男生憨憨一笑,有些靦腆地問:「同學……妳們要幫忙嗎?」

  「好啊!」這時候肖兔也不顧得面子問題了,先把書往車上放了再說。

  等她們四人手上的書都放上了推車,忽然從後面又走上來一個穿橘色T恤男生,拍著那胖男生的肩膀調侃道:「八戒,我就說她們不會拒絕你的。」

  八戒?這名字讓差點讓肖兔噴了。

  「他叫八戒,你不會叫悟空吧?」董咚咚打趣道。

  「妳怎麼知道?」橘色T恤的男生作了個抓耳撓腮的動作,甚是逗趣。

  董咚咚樂了:「那你們的師傅呢?」

  「在那兒!」

  順著悟空的手往後看,肖兔忽然怔住了。

  且不去想他平時的那種種惡行,單看這優雅灑脫的氣質,波瀾不興的目光,不緊不慢的腳步,緩緩走來,彷彿不沾染一絲塵埃……想是任何人都會對這樣一個男子心生好感吧?

  只不過……肖兔從失神中突然醒過來,凌超那令人捉摸不透的眸子已經近在眼前了。

  那一刻,時間彷彿靜止了,在凌超那令人難以捉摸的黑眸下,肖兔忽然有些不知所措起來,也不知他出現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就在她尷尬地伸手準備和他打招呼的時候,一直看著她的凌超,忽然將目光從她身上挪開,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似的跟大家打了聲招呼。

  肖兔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他……竟然無視她!

  在場的人原本都被凌超的突然出場給怔住了,都楞在原地不知說什麼,忽然見他面帶微笑和大家打招呼,這才全都回過神來,其中最激動的要數董咚咚了。

  她毫不吝嗇道:「原來師傅長得這麼風流倜儻,果然是傳說中的御弟哥哥!」

  御弟哥哥?董咚咚的性格果然和蔣娟娟有得一拼,肖兔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藉機偷偷瞄了一眼凌超,見他神色如常,彷彿對這樣的稱呼見怪不怪的。

  忽然,一旁的悟空打趣道:「我們家師傅除了風流倜儻、才華橫溢之外,在不近女色方面也和御弟哥哥有得一拼。」

  「真的?」一直未開口的夏沫忽然兩眼發光,那眼神和早上拍死小強時的一模一樣。

  肖兔嘴角抽搐了一下,該不會是遇到耽美狼了吧?

  不出預料,夏沫下一句就毫不避諱地問:「那你喜歡男人嗎?」


  「噗……」除了凌超和滿臉黑線的肖兔之外,所有人都噴了。

  特別是悟空,捂著肚子笑得眼淚都掉出來了:「學妹,妳想太多了,我們師傅是有老婆的人!」

  「雖然他從來不肯把老婆帶來給我們看!」面向老實的八戒也忍不住補充。

  倪爾思打趣道:「難不成你們師傅家裡養著隻妖精?」

  在一片輕鬆調侃的氛圍中,唯有肖兔的臉乍青乍紅乍白,甚是好看。

  就在她咬牙切齒之際,凌超的目光忽然有意無意地往她身上瞥了一眼,這似笑非笑、平靜中帶著些看好戲的眼神,讓肖兔怒了。

  「也有可能是妖精不想吃唐僧肉。」肖兔插嘴。

  董咚咚笑道:「這妖精傻了吧!吃唐僧肉能長生不老,哪隻妖精不想吃?」

  「那可不一定!」肖兔故意掃了一眼凌超,「都說唐僧肉能長生不老,又有誰真正吃過呢?說不定吃了以後非但不能長生不老,還會穿腸爛肚。」

  「這……」董咚咚果然答不上來了,確實,西遊記裡從沒見哪隻妖精吃到過唐僧肉,這就好像貓和老鼠,湯姆從來都吃不了傑瑞一樣。

  肖兔朝凌超揚揚眉:「哼!皮白肉嫩的不一定是唐僧,也有可能是變了身的牛魔王;出家的不一定四大皆空,也有可能是鳩摩智!」凌超沒說話,只是含笑看著她。

  很快,大家邊走邊聊,唐僧和妖精的話題就被拋到了一邊。

  可以看得出,悟空是個挺會炒熱氣氛的男生,而恰巧董咚咚也是個豪爽的女生,於是一路下來,互不認識的大家也能笑料連連。

  但是在這一群人中,肖兔顯然沒有那樣的好心情,她邊走邊偷偷觀察凌超,他不緊不慢地跟在後面,既不發起話題也不參與話題,只是臉上幾次閃現神秘莫測的笑容,教人看得心裡毛毛的。

  這樣走了一路,快到女生宿舍的時候,倪爾思忽然神神秘秘地把肖兔拉到她身邊,低聲耳語道:「兔兔,妳覺不覺得那個師傅長得很帥?」

  啊?肖兔懵了,乾笑道:「有一點吧……」

  「簡直就是帥呆了!不行,我們不能浪費那麼好的機會,一會兒到樓下的時候,妳去向他要手機號碼!」

  肖兔囧了囧,滿臉黑線道:「不用這麼誇張吧?再說……為什麼要我去啊?」

  「因為……」倪爾思不好意思說自己不敢,吱吱唔唔了半晌,道:「因為妳最漂亮啊!」

  肖兔一個踉蹌,差點沒倒下去。

  見肖兔不答應,倪爾思也有點急了,眼看就要走到女生樓下了,她急急道:「妳不去,我去!」

  也不知為什麼,聽她那麼一說,肖兔心裡忽然有些莫名的緊張,脫口而出:「等一下!」

  「那就妳去!」倪爾思說罷,竟然出其不意地推了肖兔一把。

  好傢伙,搬書的時候沒力氣,推人可真大力,肖兔一個沒留神竟然被她給推了出去,兩步沒走穩,剛巧撞上了走在後頭的凌超。

  她「哎呦」叫了一聲,倒下去的身子被凌超攔腰托住了。

  他手掌的溫度隔著T恤的布料傳到腰間敏感的皮膚上,驚得肖兔一時有些恍神。

  此時,走在前面的人也都聽見了肖兔的聲音,紛紛扭頭停了下來,一看兩人這姿勢,也給看懵了。

  不就助人為樂,搬一趟書嗎?怎麼這樣也能搞出姦情來?

  肖兔急得滿臉通紅,想把他的手從腰上掰開,可偏偏他就是不鬆手,故意把手放低了些,有意無意地把她往自己懷裡拽,嘴裡還好心地提醒著:「學妹,小心一點。」

  明明是在吃妳豆腐,還裝得一副好人樣,臉不紅心不跳,此乃色狼之最高境界也!

  最後,當肖兔幾乎忍不住要吼出來的時候,他卻忽然放了手,禮貌性地退後幾步,面帶關心道:「學妹,妳沒事吧?」

  沒事你個頭啊!肖兔氣得想罵人。

  「沒事、沒事……」倪爾思急忙出來打圓場,「謝謝學長,你真是身手敏捷!」

  「小意思,打籃球的時候經常會突然有球傳過來。」

  肖兔囧了,你把我當籃球啊?

  「今天幸虧有你們幫忙,不如晚上我請大家吃頓飯吧?」到了宿舍樓下的時候,董咚咚忽然提議。

  「好啊!」悟空說著,壞笑地看了一眼凌超,「我們是沒問題,不過我們家師傅愛妻如命,不知道……」

  「我去。」凌超應道。

  在悟空一臉錯愕的表情中,董咚咚道:「那就決定了,五點在這裡碰面,我們去學校餐廳三樓的西餐廳!」

  「好。」凌超點頭,又將目光投向了肖兔,嘴角驀地勾出一絲詭笑,「學妹一起來吧。」

  肖兔:「……」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