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古代 > 商品詳情 閨女養家日常《卷三》
【4.7折】閨女養家日常《卷三》

陳覲不屑地瞟了李竹一眼道,他不喜歡吃的菜看都不看一眼, 不喜歡穿的衣裳立即送人,同理,他不喜歡的女人便會立即拒絕, 他絕不吊著那女人。李竹知道陳覲這人聰明務實、冷靜理智, 還算有擔當,也有誠意。可是成親這事,她不相信他說能擺平家人就能擺平, 何況他還是陳家長子。雖然他是一個有擔當的人, 也認為他看了她的身體就應該對她負責,但這不是她想要的。 李竹:「我不是那種被某人碰了就必須要嫁給他的那種女子。」 陳覲:「我跟妳恰恰相反,誰碰了我就必須得嫁我。」 聞言,李竹覺得自己又再次被這男人給坑了,發覺陳覲竟會這般無賴。

會員價:
NT$1184.7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250
市 場 價:
NT$250
作者:
趙岷
出版日期:
2016/09/20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二兩娘子《上》
NT$86
銷量:37
二貨娘子《中》
NT$102
銷量:25
二貨娘子《下》
NT$102
銷量:25
二貨娘子《上》
NT$102
銷量:25
夫君謀《上》
NT$94
銷量:10
霉妻無敵《三》
NT$102
銷量:29
霉妻無敵《四》(完)
NT$102
銷量:28
獵戶家的小娘子《下》
NT$94
銷量:39
獵戶家的小娘子《上》
NT$94
銷量:39
江湖不像話《上》
NT$86
銷量:12
庶女悠然《二》
NT$94
銷量:11
乞女為妃《下》
NT$94
銷量:10
乞女為妃《上》
NT$94
銷量:10
妻力無窮《四》(完)
NT$118
銷量:40
龍飛鳳舞《上》
NT$94
銷量:18
龍飛鳳舞《下》
NT$94
銷量:19
霉妻無敵《一》
NT$102
銷量:29
女法醫辣手摧夫記《上》
NT$94
銷量:24
妻力無窮《一》
NT$118
銷量:38
妻力無窮《二》
NT$118
銷量:3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3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穿越成古代農家女不打緊,
看她如何靠得一手過人廚藝,既賺銀兩又談情,
虜獲傲氣縣令化身萌萌犬夫,求包養。
「趙岷」筆下微甜愛戀的穿越種田文,清新上市!


陳覲不屑地瞟了李竹一眼道,他不喜歡吃的菜看都不看一眼,
不喜歡穿的衣裳立即送人,同理,他不喜歡的女人便會立即拒絕,
他絕不吊著那女人。李竹知道陳覲這人聰明務實、冷靜理智,
還算有擔當,也有誠意。可是成親這事,她不相信他說能擺平家人就能擺平,
何況他還是陳家長子。雖然他是一個有擔當的人,
也認為他看了她的身體就應該對她負責,但這不是她想要的。
李竹:「我不是那種被某人碰了就必須要嫁給他的那種女子。」
陳覲:「我跟妳恰恰相反,誰碰了我就必須得嫁我。」
聞言,李竹覺得自己又再次被這男人給坑了,發覺陳覲竟會這般無賴。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李竹送蔡青出門,兩人來到門外時就看到令人驚訝的一幕,鄭炎、黃玉、甯希邁三人正蹲在她家的菜園子旁邊凶猛地啃著西瓜。
  鄭炎吃得汁水橫流,一見到李竹,口齒不清地嚷道:「給錢、給錢。」
  李竹盯著這三人,問道:「你們方才藏在何處?」
  黃玉一邊啃著瓜一邊用手指著屋頂,李竹抬頭一看,她家屋確有一層厚厚的茅草毯子,因為蓋房的人說鋪上茅草夏天會涼快些。
  李竹的目光很快落到了甯希邁臉上,他也在啃西瓜,他的吃相是凶猛中著帶點優雅。李竹一看他那副樣子,就忍不住出語譏諷,「我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怎麼一聽到陳家兄弟來了就躲起來了。」
  甯希邁輕輕抹一下嘴,道:「這叫好漢不吃眼前虧,我到他的地盤躲起來,他到了我的地盤也是一樣。」
  「原來如此。」李竹接道。
  甯希邁吃完西瓜,抹抹嘴,帶著他的一幫兄弟們揚長而去。
  李竹對蔡青說道:「果然是土匪,吃完東西連錢也不給。」
  李竹的聲音不大,本以為對方聽不到,誰知甯希邁走了幾步,突然又折了回來,大步向兩人走來。
  蔡青以為他要對李竹怎樣,不由得有些緊張,立即攔在李竹面前,對他說道:「這位好漢,我覺得你們還是快點走的好,那幫官兵說不定會殺個回馬槍。」
  甯希邁盯著蔡青,語氣不善地問道:「你姓蔡,就是她口中的那個蔡大哥?」
  蔡青不明所以,只好點頭說是。
  甯希邁意味不明地掃了一眼李竹,冷哼一聲,轉身離開。李竹一臉莫名其妙。
  蔡青看著這幫人離開,鬆了口氣,轉頭看著李竹,嚇唬她道:「妳以後不要再這麼大膽,誰都不怕,小心被這幫土匪看上了,搶妳上山。」
  李竹笑道:「誰會搶我。」人家要搶也得搶這附近有名的美人吧。
  蔡青的嘴唇動了動,本想說些什麼,最終還是沒說出口。
  蔡青正要告辭離開,卻聽得前面的官道上傳來一陣廝殺和吶喊聲,村民們聽到動靜都不敢近前,只遠遠地圍著觀看。李竹一打聽才得知,那個陳覲竟真的殺了個回馬槍回來,正好與甯希邁那幫土匪來了個狹路相逢。
  李竹站在高坡觀看,這雙方打了個勢均力敵,特別是甯希邁和鄭炎武藝高出眾人許多,黃玉功夫稍弱些,而陳覲那幫人也不可小覷,雙方打了個難解難分。
  這一陣廝殺聲持續了好久,甯希邁一行人最後向南逃竄而去,官兵在後面緊追不放。還有幾個官差過來詢問眾鄉民可曾受到土匪的滋擾,村民們紛紛說沒有。輪到李竹時,她實話實說,說被搶了幾粒西瓜,那幾個官差笑了笑便離開了。
  李竹長鬆了一口氣,她今日還了甯希邁的玉珮,以後兩個人應該也沒什麼交集了,只希望他別再來找她就是。

  ◎             ◎             ◎

  官兵捉土匪這件事,眾村民議論一陣也就淡了下去,大家仍像往常一樣過日子。
  楊墨走前一天,蔡青來送行,他的神色仍是淡淡的,只是眉間有些鬱色。
  楊墨正色道:「阿青,考試的事你不再慎重考慮一下嗎?」
  蔡青面有難色,低聲道:「我再想想辦法吧。」
  轉天楊墨就要去省城了,同行的還有蔡青、蔡白以及張文,蔡青已經解決問題,可以去考院試了。這次不像上回,天氣熱也不好帶吃食,李大姑幫著打好行囊,細心叮嚀一遍,才放楊墨上路。
  楊墨走後不久,李竹家的院子也建起來了,院牆是用上山的青石砌成的,約有三人多高,李竹仍不放心,又讓人在上面插了許多尖銳的碎瓷片,這樣就不用擔心一般的小賊。
  院子一建好,東西置辦齊全,李竹就搬了出來。金窩、銀窩都不如自己的草窩,她前世的時候父母雙方早早地離婚,然後各自組成新的家庭。她去哪家都不自在,最後乾脆一個人住在老房子裡,從小學一直到大學畢業,獨立那麼多年,初來這裡時極不適應,忍耐一年多,現在終於重歸自由,心裡那個高興就甭提了。
  李竹搬了新家,小鳳第一個來祝賀她。小鳳看到她獨自居住一棟宅院,又擔憂又羨慕,她一向勤快,一到李竹家就趕緊幫著掃地洗刷,一直忙個不停。
  李竹按住她說道:「別忙了,妳在家都不得閒,在這兒就歇息一會兒吧。」
  小鳳笑道:「我這個人天生就是個勞碌命,閒著渾身難受。在妳這兒,我幹再多活心裡也舒坦。」
  李竹見狀也不再攔她,現在她自己當家作主,就時不時地送小鳳一些吃食零嘴,有時還留她吃飯。小鳳起初不肯接受,李竹故意惱道,看看她,幹活時不拿自己當外人,請她吃點東西又當外人了。小鳳不好意思地笑笑,漸漸也接受了。
  楊墨走後,李大姑又開始像以前那樣去賣滷肉和涼皮,她過來先問李竹,要不要還跟著一起賣,李竹笑著推辭了。相比較起早貪黑地做小生意,她覺得還是當個小地主婆比較自在,做生意的事她也懶得管了。於是李大姑便一個人去做買賣,楊老實時不時搭把手,楊雲則主要在家看家和繡嫁妝。
  說到嫁妝,李竹又想起了一件悲催事,那就是她的女紅很不好。儘管她也努力學了,可是工底到底比這個時代的女子差上許多。做鞋不會、繡花不行,倒是縫補衣服還勉強可以。
  原身上頭有兩個姊姊,而她在家不受待見,肖氏也不管她學不學,所以原主沒有一點基礎,李竹這麼大了,就算再學也是一般。也罷,人總歸會有不擅長的一面,這些東西她以後出錢也可以買得到。
  李竹開始考慮怎麼樣才可以悠然自得地賺錢,空間沒了,但靈泉還在,這得好好利用一番。想來想去,她決定還是先著手種地、養魚和養殖這三樣吧。
  李竹又雇人在荒地上開了一塊菜地,加上原來那塊一共有一畝多,她一個人自然是吃不完這些菜的,於是便拿出去賣了。她家的菜新鮮水靈,吃起來總比別人家的多出一股別樣的味道,她去了縣裡的食肆送了幾回菜,沒幾日,那些食肆的老闆便派伙計下鄉來收。
  李竹只有兩個菜園子,就算加上大姑家的,品種也湊不全,菜量也不夠,於是她就推薦了村裡幾家種菜種得好的人家。反正都來了,買一家是買,兩家也是買,而且在村子裡收菜比在外面買的更新鮮、便宜,都是自家種的,村民們也不介意多賣一些。
  可能是楊家集的水土不錯,蔬菜也比別地的好吃些,漸漸的,不光那些食肆、酒樓的老闆來買,連那些菜飯子們也聞風而動,紛紛趕了牛車、驢車過來爭買,另外還有幾戶有錢人家的管家下人們也來湊熱鬧。這下可樂壞了楊家集的村民們,他們紛紛說這都是沾了李竹的光。
  每隔幾日,村裡就會熱鬧一番,那些人家一大早就起來摘菜、洗菜,接著牛車、驢車紛紛湧進村裡,打破了鄉村靜寂的清晨。
  那些得了利的大嬸、大娘們一見了李竹無不笑咪咪地熱情寒暄,家裡有些好吃的也都給送過來。李竹見東西不值錢,不忍拒絕了她們的好意,只好收下了,然後再找機會一一回禮。
  不僅如此,這些婦人一見了李大姑和楊老實就開始誇李竹,「哎喲,大嫂子,妳家姪女可是個福星,不但把妳家給帶旺了,咱村裡也跟著沾光,這幾個月來,光我家的菜園子就添了不少進項。」
  李大姑笑呵呵的,嘴上客套著,可眼角眉梢卻帶著一縷得色。
  說到種菜,李竹早就注意到這個時代的蔬菜跟現代相比少了很多種類,同時也多了一些她以前沒見過的品種,像是番茄、辣椒這裡都沒有,另外,玉米、紅薯也沒出現。起初她以為是地域問題,可是據她觀察,她所在的地區應該是中原偏東地帶,若按中國地理劃分,應該相當於山東一帶。
  李竹暗暗記下這些,時不時地就去糧店逛一逛,看有沒有什麼新發現。
  繼賣菜之後,李竹又開始賣魚。楊家集周圍有數百畝的蘆葦蕩,水域寬廣,魚蝦豐富,李竹的荒地也開了一口一畝多大的池塘,裡面下了不少魚苗,她平日沒事也喜歡去河邊釣魚或是網魚,大的或是自己吃或是賣了,小的些就扔到池塘裡。
  因為靈泉的原因,她家的魚不但長得快,肉質也鮮美,她先是送了來收菜的食肆老闆幾條,果然沒過多久,他們就主動來問。李竹按比市價略高一些的價格賣給他們,這些人略略糾結一下也就接受了,畢竟從她家進的魚活得時間長不說,還好吃,客人愛吃,嘴叼些的客人能一下子分辨出來。
  前些日子,清河縣裡三五不時地出現一些衣衫襤褸、拖兒帶女的災民,他們是從臨近的州府而來。清河縣算是中等縣城,不富不窮,風調雨順時百姓的日子尚過得去。起初是幾十上百人,這些人或是給人做短工或是做苦力,清河縣勉強能接納,也沒鬧出什麼大亂子。
  可是隨著流民越來越多,進入六月以後情況也開始嚴峻起來,畢竟一個縣城能容納多少流民,先是附近村莊百姓的雞、鴨、鵝這類的家禽莫名減少,然後是地裡的蔬菜、莊稼也被人偷和糟蹋,還有入室搶劫的。事情一件一件地累積起來,就有人告到里正那裡,里正沒辦法,又報到縣裡,偏偏這時朝廷的救濟糧遲遲不到。
  與此同時,周圍那些占據山頭的土匪們也開始打起了這些災民的主意,開始四處拉人入夥,眼看就有壯大之勢。
  這也算是個多事之夏,災民的問題還沒處置好,又傳出附近山頭有大蟲傷害人畜的消息。
  李大姑在縣裡做生意,對這些消息十分靈通,李大姑回來後就勸李竹再搬回來,她一個人住著,周圍又那麼偏僻,自己實在不放心,李竹卻說有兩條狗看家應該沒問題。
  這一天,李竹在外面勞作一個多時辰,就有些累,帶著小白一起洗了個澡,拴好大門後準備上床睡覺,忽然聽得小白和大黃吠叫起來。李竹心中一驚,手裡拿根鐵棍,這根鐵棍是在她家屋後的竹林裡撿的,不知道哪方落下的,她拿來當兵器,用著還挺順手。
  李竹耳朵貼門聽了一會兒,外面似乎有人在微弱的呼救,聽聲音像是個女子。可是李竹仍不敢大意,怕賊人故意利用她的同情心誘她出門,再行暗算。
  沒多久,那聲音漸漸弱了下去,消失了。李竹命令小灰去門外看看,小灰吱吱一聲躥了出去,接著又躥回來,用嘴咬李竹的褲腳,看樣子應該是沒危險,李竹這才提了一盞風燈帶著兩條狗開門看個究竟。
  打開院門,提燈一照,李竹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女孩。這女孩子看上去有十三四歲,瘦骨嶙峋、衣衫襤褸,腳上連鞋子都沒穿。她上前一探鼻息,還有氣,估計是餓暈了。
  李竹彎腰叫她不醒,折身回去端了碗水,在裡面滴一滴靈泉水,給女孩灌下去。
  不多時,那女孩子終於悠悠醒轉,她一看到李竹,先是道了謝,接著搖晃著身子跪下磕頭,「姑娘,求您救救我弟弟吧,他得了病,快要死了。」
  李竹說道:「妳先起來,我去給妳弄點飯吃再慢慢說。」
  李竹點上燈去了廚房,夏天飯菜易壞,家裡也沒什麼剩飯,只有幾粒饅頭,李竹怕她餓得狠了,不敢給她吃硬的東西,便做了一碗雞蛋青菜麵疙瘩湯。
  她端過去,女孩道了謝,卻吃了半碗。
  李竹說道:「妳只管吃吧,家裡還有。」
  女孩搖頭,眼裡流下淚來,「我和弟弟已經三天沒吃飯了,他又生了病……」
  李竹就問她弟弟在何處,得什麼病。
  女孩子一邊流淚一邊說了自己的遭遇,她叫小春,弟弟小秋,他們一家也是眾多災民中的一員,父母皆亡,跟著叔叔、嬸嬸生活,因為他們的父母留有房子、田地,叔嬸以前待他們還算過得去。但是災荒一來,就立即露了原形。這一路上他們先是打發姊弟倆去討飯,討的飯只給自家孩子吃,不給他們姊弟。後來討飯不成,又讓他們去偷。
  小秋小時候生過一場病,腦子不太俐落,聽了嬸嬸的慫恿就真去偷,結果被主人發現,打了個半死,又沒錢醫治。不僅如此,他們的嬸子還跟叔叔悄悄商量,要把小春賣到怡春樓,再把小秋丟了,他們的話正好被小春聽到了,於是她就帶著弟弟逃了出來。
  路上小秋傷勢加重,小春只好把他放在破廟裡,自己進村找活幹。本來鄰村有一個男子說要雇她幫忙幹活,誰知進了門才發現那個人是禽獸,想要侮辱她,她拚死逃了出來。又餓又累,經過李竹門前就跑不動了,想敲門又怕再遇到上次的事,遲疑了一陣,最終暈到在李竹家大門前。
  李竹說道:「聽了妳的遭遇,我也很是難過,不過現在天色已晚,救妳弟弟只能等到明天了。」
  小春點點頭,但願小秋能挺住。
  李竹又說道:「院子裡晒的水沒用完,妳去洗個澡,我給妳找身衣裳換上。」
  小春再三道謝,然後去院子裡洗了澡,再換上李竹的舊衣裳,那衣裳稍有些短,但也還能穿。
  小春洗乾淨了出來,李竹這才看清她的面容,雖然面帶菜色,但五官挺清秀耐看。李竹將她領近旁邊的房間,點了一盞燈,說道:「妳今晚在這裡睡吧。」說完,李竹就帶著小白回房了。
  小春被李竹扶進來時就一路打量,見救自己的人是個女孩,心裡先放下幾分,白天時要雇她的男子就是個老光棍。現在再一看,她家裡似乎就她一人,心裡先是驚訝,接著便徹底放下心來。小春雖然還惦記著弟弟,但身體已疲倦至極,一挨上床就沉沉睡了過去。

  ◎             ◎             ◎

  第二天,小春早早起來,梳洗完畢就開始打掃院子,做早飯。
  兩人匆匆吃完,李竹就帶了些錢帶著小白跟小春一起去破廟裡看看小春的弟弟,臨走時李竹又帶了一葫蘆水和幾粒饅頭。
  小秋所在的破廟就在白河邊上,在楊家集和白河村之間,離楊家集約有一里多地,兩人和狗一路小跑,不多時就到了破廟。廟裡頭住了好幾個蓬頭垢面的人,看樣子應該也是災民。
  小秋就躺在靠牆的麥草堆上,李竹一看到小秋不禁不怔,她本以為對方也就是十來歲的小孩子,沒想到看到的卻是一個瘦高的少年,看上去約有十四五歲的年紀。
  小春連忙解釋說,她這個弟弟雖然腦子不太好使,但卻有一身氣力,小小年紀幹活能頂上大人,不過就是有個缺點,飯量太大。
  李竹點點頭,將葫蘆遞給小春,讓她餵點水。小秋雖然受了傷,不過他身體強健,除了暫時不能動彈外並無大礙。
  小秋迷迷糊糊地睜開眼,一看到姊姊就叫著餓。
  李竹在牆邊找了只破碗,沖洗一下,然後拿出一顆饅頭掰開泡進去遞給小秋。小秋接過來,憨憨一笑,狼吞虎嚥地吃了下去,然後又眼巴巴地看著李竹,李竹只好又泡了一顆。小秋端起來正要吃,突然想起什麼,將碗遞到小春面前,「妳吃、妳吃。」
  小春笑了笑,摸摸他的頭說道:「你吃吧,我在這位姑娘家吃過了。」
  小秋再次朝李竹笑笑,下手就去撈饅頭吃。
  就在這時候,廟裡的人看到李竹手裡有饅頭,立即像狼聞到血腥似的,一下全圍了上來,虎視眈眈地盯著她,彷彿要隨時上來搶似的。
  李竹頓覺不妙,是她考慮不太周全,小春也一臉緊張。
  不過就是幾顆饅頭而已,她給他們便是。
  李竹去包囊裡拿饅頭時就察覺到其中兩個男子的目光貪婪在盯著她的包囊,如果給了他們,他們會不會得寸進尺?李竹正在盤算著,忽然覺得前面閃過一道陰影。
  一個二十五六歲的瘦高男子牽著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子走了進來,他一看這架式,不覺皺起眉頭,大聲喝斥道:「你們這是幹什麼?」
  那幾人仍舊狼似的盯著李竹,不耐煩地回道:「姓孫的,你別多管閒事,咱們見者有分。」
  這時,男子身邊的小男孩子奶聲奶氣地說道,「小春姐姐妳快讓這個姐姐跑,那些人會搶她的東西的。都怪他們,現在都沒有人肯請爹爹幹活了。」
  男子也冷聲說道:「一粒老鼠屎壞鍋湯,若非你們又搶又偷,失了道義,這些村民也不至於防賊似的防著咱們。」
  那幾個漢子像是早就對這人不滿,一起紅著眼睛嚷嚷道:「姓孫的,你站著說話不腰疼,你還有幾口飯吃,俺們呢?俺們都快餓死了,還講什麼廉恥道義。」
  李竹感激地衝這父子倆笑笑,然後將包囊裡的饅頭分給那幾人,笑著說道:「幾位大哥,我知道你們不易,也知道你們沒辦法,但是我們這些百姓也是無辜的,無論如何你們不該做下那些不地道的事。
  這樣下去,這附近的村民會像防賊似的防著你們,沒人肯給你們飯吃,沒人肯雇你們幹活,到時不但是你們,連後面的災民也沒了活路,那些人中說不定就有你們的親戚、朋友。」
  李竹一說完,那個小男孩就立即捧場,「就是,我爹好幾天找不到活了,我都兩天沒吃飯了,我這麼餓都沒去搶人家的東西吃。」
  那幾個漢子沒工夫理會他,一個個接過饅頭後開始狼吞虎嚥地吃開了。
  李竹將最後一顆給了小男孩,小男孩子看看他爹,得到他爹的示意後才接了過來,甜甜地道了聲謝,又大方地分給了爹一塊。男子笑著摸摸兒子的頭,說不餓,讓他都吃了。
  看看眼前的狀況,然後李竹提出要雇這個男子幫著把小秋揹回去。
  男子一聽這話,忙笑著說道:「不用,我跟這姊弟倆也認識,幫著也是應該的。」男子說完,就蹲下身揹起小秋,跟著李竹一起朝楊家集走去。
  路上李竹也知道了男子的名字,他叫孫大力,帶著妻兒出來逃荒,妻子在路上病逝,他帶著兒子牛牛一路輾轉到了清河縣。本來開始還能找些力氣活,賺的錢勉強夠父子倆的口糧,只是隨著災民越來越多,活越來越不好找。
  李竹想著自己的荒地要翻耕也需要一些雇工,而且透過剛才的事,她覺得孫大力這個人不錯,乾脆就雇他吧。
  孫大力將小秋送到了李竹家,他一路目不斜視,沒有亂看、亂瞟,似乎生怕人疑心他心懷不軌,他將小秋放下就要告辭離開。
  李竹正要叫住他說要雇他的事,就聽見小春喚住她,然後轉過身來用懇切的目光看著她說道:「姑娘,請您買下我們姊弟吧。」
  李竹怔了一下,她暫時還沒想到要買人,因為很不習慣。李竹對小春說道:「等妳弟弟好了,我可以幫你們找個活幹,這樣你們倆也能過下去。」
  小春繼續說道:「我什麼都能幹,我弟弟的力氣也大,請姑娘發發善心收留我們。」她見李竹在猶豫,接著又說道:「姑娘別怪我多嘴,眼下這種情況,姑娘一人在家不太安全,多兩個人也能互相照應,而且我們家世清白,並無不良品行,孫大叔可也可以幫著作個見證。」
  小春眼巴巴地看著孫大力,孫大力嘆了口氣說道:「姑娘若是方便,就買下他們姊弟吧,否則小春若是被她嬸嬸找到,指不定要被賣到什麼地方。」
  李竹想了一會兒,也就點頭答應了。她以後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是需要一些人手。至於買人習不習慣的問題,她總歸要適應這個時代的一些規矩,她不買下他們,他們也早晚會被賣到別處,倒不如以後對他們好些。於是孫大力作證,並且幫著寫好兩人的賣身契,小春不欲收錢,只求李竹能給小秋看病就行。
  李竹收好賣身契,準備改日去衙門登記,然後就去村裡請了赤腳郎中來給小秋治傷。
  李竹領著人正往家走,就聽見楊里正敲著鑼嚷嚷,「大蟲下山了,大家快躲起來。」
  那郎中嚇得腿腳發軟,再不肯往前走,李竹只好丟下他,快步往家跑去。
  在她家門前的空地上,十幾個獵戶裝扮的人正手持弓箭對準一頭受了傷的老虎。
  「等等。」李竹大聲喊道。
  那隻受傷的老虎吼了一聲,李竹覺得彷彿地面隨之一震。
  「小虎?」李竹試探著喊道。
  「站住,別過來。」其中一個獵戶粗聲嚷道。
  老虎似乎看到了什麼讓牠興奮的東西一樣,向李竹的方向撲了過來。眾獵戶大吃一驚,想拉弓又怕誤傷了人。
  老虎一下子將李竹撲倒在地,不停地用頭蹭著她,一副很委屈的模樣。李竹也是一臉激動,真沒想到還能見到小虎,幾個月沒見,小虎已經長大了。
  那些獵戶驚訝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他們揉揉眼睛,確認這是真的,老虎沒吃掉那女孩,反而對她撒歡。
  李竹站起身來朝獵戶們走去,小虎這才想起牠的仇敵們,轉過身大吼一聲,李竹怕牠傷人,趕緊大聲制止。小虎只好又退了回來,牠的背上、腹部處上都有傷口,前腿也有些瘸。
  李竹對那些人說道:「這隻老虎小時候我家曾養過一段時間,我保證牠不傷人,你們放過牠吧。」
  那些獵戶中走出一個黑黝黝的中年漢子,聲如洪鐘,「這位姑娘,官府貼了告示說要獵到這隻傷人的大蟲,獎勵五十兩銀子,我們兄弟才冒著生命危險進山打虎。眼看就要成功,怎可就此放棄。」
  李竹說道:「你們確定牠就是傷人的大蟲嗎?」
  那漢子稍一遲疑,顯然是不確定。
  李竹又道:「你們誤傷了這隻老虎去領了賞,萬一那隻真正傷人的老虎再出來為害百姓,你們怎麼辦?官府會怎樣對你們?而且你們也看到了這隻老虎還是隻幼虎,你們說官府會不會因此而懷疑你們?」
  那幾個獵戶對視眼一眼,仍然手握弓箭站著不動。而李竹也不讓,雙方就僵持在這裡。小虎也挺煩躁,衝著這些人又吼又叫。
  恰在這時,山崗上猛然颳起一陣狂風,一隻大虎從山邊躥將下來。李竹嚇得跌坐在地,心內撲撲直跳,她不怕小虎,是因為小時候養過牠,但她可不敢確定這隻大老虎會不會傷害她。
  害怕的不只李竹一個,一旁的獵戶也手忙腳亂,紛紛拉弓射箭。弓還沒拉開,那隻大虎忽地朝上一撲,將那個為首的黑大漢按在爪下,張開血盆大口。大漢嚇得叫不出聲來,眾人有的嚇跑了,有的癱軟在地,還有哆哆嗦嗦著去拉弓,那個大漢只得閉著眼睛等死。
  恰在這時,小虎叫了一聲,大虎回應了一聲,小虎看了看李竹再叫一聲,大虎不情願地吼了一聲,鬆了爪子,施施然離開了。
  那個黑漢子劫後餘生,好半晌才回過神來。
  大夥也紛紛緩過神來,有的去扶那個漢子,有的去拿弓箭。
  李竹也爬了起來,問那個黑漢子,「這位大哥你看……」
  那黑漢子扯了個笑容,拉著弓箭,像兔子一樣竄走了。其他人也紛紛跟上,再也沒人提小虎的事。
  李竹拍拍胸口又揉搓一下小虎,小虎一瘸一拐地跟著李竹。
  此時小春和小秋姊弟再加上孫大力和牛牛都躲在屋裡沒敢出來,聽到李竹叫門才出來開,一看到小虎又是一番驚嚇,李竹趕緊解釋一番。雖然如此,大夥仍然戰戰兢兢,不敢近前。
  李竹把小虎安排在空房裡,用靈泉水為牠清洗傷口,小虎用不停地用虎頭蹭著李竹,似在感謝她一樣。
  李竹說道:「小虎,你能不能告訴那隻大老虎,別再傷害人了,躲在深山裡別出來了?」
  吼吼,小虎回應一聲。
  「那就算你是答應了。」李竹拍拍小虎的頭。囑咐牠別嚇人,也先別出去。
  李竹再出現在眾人面前時,孫大力等人看她的目光又跟方才不大一樣,充滿著敬畏與好奇。
  李竹笑著解釋道:「我從小與動物有不解之緣,牠們都喜歡親近我,你們不用害怕,要慢慢習慣,牠們不會傷害你們的。」
  牛牛脆聲說道:「姐姐,妳家的貓貓好大,我家裡原來也有一隻小的。」
  李竹衝他笑了笑,然後就將要雇孫大力的意思說了,孫大力欣然答應。
  李竹又說郎中被嚇跑的事,小春道:「小秋身體一向強壯,養上一段時日應該就能下地幹活了。」
  李竹說沒有關係,讓他好好休養。
  另一邊,村民們等了好一會兒,聽到外面沒動靜了,才紛紛開了門出來查看情況,楊里正也帶著人來了。
  李竹趕緊出來說明情況,並著重說明小虎救了那幾個獵戶的事。眾人將信將疑,李竹不禁有些後悔,自己怎麼不攔住那些獵戶,讓他們說明白了再走,省得村民們不信她。
  楊里正一臉嚴肅地說道:「老虎可不是其他畜生,萬一傷了人可怎麼辦,我勸妳還是把牠交出來吧。」
  李竹自然不肯,若是交出來,小虎就沒命了。
  楊里正見李竹屢勸不聽,不由得怒了,說道:「妳這孩子,虧我還以為妳是個懂事的,這可不是小事,妳怎能因妳一人而置鄉親們的性命於不顧。」
  其他村民也開始指責李竹。
  李竹只好耐著性子解釋道:「小虎從來沒傷過人,方才還救了那幾個獵戶,你們若不信,咱們一起去找那些人,左右也走不遠。」
  眾人正在僵持間,卻見那幾個獵戶去而復返。
  為首的那個黑漢子大步走過來,對李竹說道:「這位姑娘,方才我們走得太急,忘了向妳道謝了,若不是妳的老虎,我這條命就沒了。」
  李竹抓住這個機會,就讓那人將事情經過再向鄉親們訴說一遍。
  那幾個獵戶互相補充著將事情經過講述一遍,眾人驚嘆連連,對小虎的態度也略略有些改變。
  楊里正嘆了口氣道:「既然如此,且留看幾日吧,果真不傷人再說。」
  眾村民紛紛離開,那幾個獵戶也告辭離開。
  李竹回到屋裡,再三囑咐小虎不但不可傷人,連村裡的牲畜也不能傷害,否則就把牠送走,小虎十分委屈地吼了一聲。接著小白和大黃也湊過來看熱鬧,大黃有些怕牠,小白還是那樣。
  晚上,李大姑和楊老實回來也聽說了這件事,他們也認得小虎,雖然不像別人那麼抵觸,但多少還是有些害怕,不過他們也不好管李竹,只叮囑她小心便是。
  李竹家裡養了一隻老虎的事很快就傳開了,那些本來因為聽說李竹獨自居住而蠢蠢欲動的小賊們也都紛紛歇了心思。
  李竹給小秋請了大夫,抓了藥吃,這小伙子果真如小春說的身體強壯,養息了十來日就差不多好了。他雖有些憨傻,但心性挺好,力氣奇大,雖然才十四歲,可是比一個成年男人都能幹。
  小春每日在家裡料理家務,小秋則和孫大力一起翻地、澆水、看護魚塘。牛牛整天屁顛屁顛地跟在李竹身後,姐姐長、姐姐短地叫著。這小傢伙食吃得好,也開始變得白胖起來。

  ◎             ◎             ◎

  清河縣裡的流民又增多了,朝廷的救濟糧還是沒到,因為清河縣不是受災區,就算到了也發不到這兒來。但災民又不能不管,新知縣最終決定以工代賑趁機興修水利,不少青壯年都去報名幹活。這自然解決了一部分人的吃飯問題,但仍有一部老弱災民無法安置。
  本縣的鄉紳中,錢家第一個站出來捐款、捐糧救助災民,接著是吳成名,他在吳家酒樓設立粥棚,賑濟災民。原來吳成名一看陳覲不像白進那般好對付,他只好從別的方面示好。
  李竹猛然想到自己還有一批財物沒用,那也是來自吳家的,這不正是合適的時機嗎。
  這批錢怎麼拿出來也是個問題,李竹想了想,吳家的那批財物裡面有金銀珠寶、布帛、糧食,除了少部分東西怕人認出,不好變賣,其他的都沒問題。她要造成一個轟動,然後名正言順地將東西拿出來。
  幾天後,李竹又雇傭人來挖地,這次正好就在那大坑周圍挖。
  當天中午時,人聲鼎沸,楊家集的大部分村民都來圍觀,連各家的狗和驢子也來了。因為天上掉了一個大厚餡餅,李竹家的荒地中挖出了一堆財寶。消息一經傳出,整個村子,應該是方圓幾十里都沸騰了。
  據說楊里正娘子萬分後悔將那片無主的荒地賣給李竹,楊里正本人也後悔,其他村民眼睛紅得像害了眼病似的。
  就在村民引論紛紛、妒忌不已時,李竹又作出了一個驚人決定。她說這些財物是上天賜予的,她得之不安,又想到無數災民流離失所,她於心不忍,決定把這批財物變賣,得來的錢全部用來賑濟災民。
  楊家集的村民聽到李竹的這個決定時不禁譁然,議論紛紛,有的說她的心太善,不過大部分人都說她傻,有錢幹嘛不自己留著,就是要幫災民也不能這麼幫啊。李大姑對她的做法有些不認同,楊老實也是頗有微詞,彷彿那些財物是他自己的一樣,心疼得不行。
  李竹只好笑著對他們解釋道:「俗話說,天上掉餡餅,底下說不定就有個陷阱,這種上天賜予之物若不趕快花出去,說不定以後會招來災禍,捐出去只圖個心安。」
  李大姑想了想,也說道:「好像是有這麼一說法。到底不是自己掙來的,心裡不踏實,那妳自個看著辦就好。」
  不過楊老實還是不能理解,那麼多錢啊,憑啥白白給別人,救濟災民那也是朝廷的事,那麼多人幫得過來嗎。
  李竹也有些無奈,要說面對這麼多錢財不動心是不可能的,但是她當時被空間冷嘲一番,覺得心情很不好,而且還跟它賭上氣了。你不是說要用在正當途徑嗎,我全用上,早用完早解脫,省得再惦記著這批不屬於自己的財物。上次違反空間規則,空間不但自行隱蔽,又懲罰她一番,她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不過她必須要用一個光明正大的理由,因為她有多少家底大家都知道,若是不把這批財物過了明路,怕是有很大的麻煩。她也可以隱姓埋名做好事,但是人手不夠,而且操作性不高,還不如順便替自己博點名聲,以後做點什麼事也方便。
  李竹把話放出去以後就開始行動,揀那些沒有標記的珠寶給賣了,換成糧食,在隆福街設立粥棚。小春和小秋幫忙去盛粥,孫大力在旁邊維持秩序。
  當初在破廟裡的那幾個人也來了,見了李竹有些不好意思,李竹衝他們笑笑也沒介意,讓小春多給他們盛了些。
  李竹第一次施粥,就按平常在家做飯的程度來做,粥熬得黏稠黏稠的,插上筷子不倒。相較之下,吳家粥棚顯得有些太稀了,災民兩相一比較,就在私下裡議論。
  這些話很快就傳到了吳家下人的耳朵裡,自然也傳到了吳成名的耳中。
  吳成名對李竹不陌生,兩人畢竟打過不少交道,當初孫掌櫃的事他後來也知道了,不過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他想的是,李竹畢竟曾經有過後臺,他怎麼著也得留條退路,萬一情況不對,就把孫掌櫃推出去,若是沒人管,那就由他去吧。
  後來孫掌櫃被人誣陷,吳成名也懷疑過是李竹做的手腳,但是他當時查了很久也沒查出來,也就不了了之。再後來,楊家關店,李竹隨李大姑一起回鄉,他們的交集少了。吳成名畢竟也是個大忙人,就把這事給忘了,沒想到這個女子再次出現時,一上就來給他添堵。而李竹根本不知道自己讓別人心塞了,大多數時候,她做事情時會不由得自主地依循前世的習慣,根本不曾考慮到那麼多彎彎繞繞。
  讓吳成名堵心的事還不只這一件,先是吳成材父子倆慘死,明知道是山賊所為,但白進百般推託,不肯上山剿匪。接著吳成名心想,叔叔一死,這錢財該是自己的吧,結果進府一查,東西被搬得悉數一空,連地窖都沒放過,還放火燒了十幾間房子。
  這還不算,白進卸任了,來了一個新知縣,對他愛搭不理的,吳成名心裡沒底,連言行也隨之謹慎許多,還難得地主動約束下人和兒子吳根,讓他們少惹事。
  現下災民們兩邊奔波,先是李竹這邊領一碗稠的,再到吳家那邊領碗稀的。街上人來人往,熙熙攘攘,人群中有唯獨兩個男子在信步漫走。
  陳觀跟在哥哥陳覲身後出來查訪民情,路過吳家粥棚時,陳覲點點頭,淡淡說道:「這個吳成名還算乖巧。」
  陳觀不以然地評價道:「慣會見風使舵的老滑頭,不過比他那個堂弟高明許多。」
  陳觀一提起吳成材就來氣,聽說自己走後那傢伙果然沒少為難楊家,還搶過他的狗,若非吳成材已經上了西天,他絕對饒不了這廝。
  兩人繼續往前走,不多時就到了一處更為喧嚷的地方,災民們高高舉起大碗,大聲喊道:「還有我、我。」
  這時,一個身材健壯的少年憨聲說道:「大家都別擠,排隊、排隊,誰擠得厲害就讓站到一邊去。」
  眾人擠了一陣,乖乖地排好隊,輪流領粥。
  這次領到的不是粥,卻是一個大野菜窩頭,最先領到的人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大口,面帶驚喜地嚷道:「好吃,裡面還有肉末。」
  沒輪到的一臉不信,「小二哥,真的假的?該不會是你想肉想瘋了吧。」
  那人遞過窩頭,大方地說道:「不信你嚐一口。」問話的人瞇著眼睛,張大嘴巴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咬了一大口,腮幫子撐得鼓鼓的。
  「嘶,你的嘴怎的那麼大。」
  「有肉末吧?」
  「有、有。」
  陳觀被面前這一幕逗得樂了,陳覲的面色也變得柔和些許。
  陳覲擠到旁邊去看看這施窩頭的人是誰,此時,李竹和小春還有兩個幫忙的婦人正在分窩頭。
  隊伍裡一個老人領到窩頭後咬了一口,又揣在了懷裡,站在旁邊跟李竹搭話。
  「姑娘啊,妳也太好心了,俺們這些人能餓不死就就算好的了,怎能還在窩頭裡加肉呢,有多少家底也不夠這麼花的呀。」
  李竹笑道:「平常都不加的。說實話的,我一年到頭吃肉的次數也有限,不過是趕巧了,一是我家的老虎昨個上山獵了些獵物;二是今日正好是我的生辰,就當請大夥吃飯了。」
  眾人聽到,紛紛祝賀李竹。還有的好奇地問她家的老虎。
  李竹趁機就開始宣揚自家的小虎,「牠是一位好漢送我的,從山裡抱來的時候跟貓差不了多少,我養了段時間,發現牠頗通人性,從不曾傷害過人畜。可是後來村民還是害怕,不得已就放歸山林了。前些日子聽說附近有大蟲傷人,獵戶前去捕捉,沒捉到那隻傷人的,卻捉到了牠,正好被我撞見。
  我先是懇求那獵戶大哥,他們不肯,恰在那時,那隻傷人的成年老虎出現了,那場面太嚇人了,果如人們所說的,龍從雲,風從虎,當時平地颳起一陣狂風,一聲虎吼把我們嚇得跌倒在地。那隻大虎按住了其中一個獵戶,幸虧我家小虎出口相救,那隻大虎最後沒傷人,自個離開了。」
  李竹講得活靈活現,眾人聽得津津有味。
  有人嘆道:「有時候畜生比有的人還仁義呢。」
  「是啊,野畜也有通人性的。」
  「我給你說,我們老家也有個傳說,講的是老虎報恩的故事……」
  眾人越說越興奮。
  李竹面帶微笑,給這些人發著窩頭,幾個大簍子的窩頭地飛快地減少,很快就只剩下了簍底的最後兩個。
  李竹俯身去拿窩頭,聽見面前又來了人,順手拿起兩個窩頭,直接遞給來人,「喏,你來得還真巧,就剩最後兩個了。」
  她伸出手去才發現面前站的人是誰,李竹只好又將手伸回來,客氣地朝陳覲笑笑,對方是便裝出行,她也樂得假裝不知情。
  小秋正在搬動大簍子,抬頭看了看陳家兄弟倆,皺著眉頭說道:「你們怎麼也來騙窩頭,穿這麼好,一看就不是災民。」
  小春趕緊拽了一下小秋,不讓他亂說。
  陳觀趕緊找話說:「李姑娘,妳真讓我刮目相看。就算換了我也未必做到。」那批財物足夠她花一輩子的了。
  李竹有些心虛,說道:「陳公子過獎。我不過是覺得那財物來得太突然,心底不安而已,也因為不是自己掙的,花得不心疼。」
  陳觀對後半句話是深有感觸,錢不是自己掙的,確實花起來不心疼。不過他因此越發覺得李竹謙虛、明理,心中對她的好感不由得加深了。
  這時,陳覲突然開口了,他說道:「看來在下以往是小覷了李姑娘,在下沒料到姑娘會有這麼高的覺悟。」
  李竹看了陳覲那一本正經的模樣,越聽越覺得這話讓人不舒服。她淡然一笑,道:「這很正常,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從表面看到本質的,一般人都喜歡從不好的方面揣測別人。」
  陳覲的聲音不辨喜怒,「言之有理。姑娘家中有讀書人?」
  「跟著表哥認得幾個字。」
  陳覲微微頷首,「原來如此。」說完,他順手拿走李竹手中的兩個雜面窩頭,道了聲謝,施施然離開了。
  李竹不知他究竟是何意,不過她敢肯定他不會吃的,她可忘不了這個人把她家的新碗沖洗幾遍的情形。

  ◎             ◎             ◎

  粥棚設立了半個多月,災民漸漸地少了。因為官府不但開始組織人開挖河堤,還開始修官道、街道,還在大清河上建造碼頭等等,許多地方都要招人,不但管飯每日還有工錢拿,老弱婦孺也可以去幫著幹點輕活,很多人都去上工了。
  同時縣衙還設立捕盜司,專門針對臨近的土匪,分班次輪流巡邏。最近南北屋山上的土匪們日子很不好過,不過清河縣的治安卻變好了許多,街上的流氓、地痞幾乎不敢露頭,這些官差見著滋事擾民的是真抓、真打。
  沒過多久,縣裡的百姓便開始稱頌起這位新知縣來,俗話說,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起初他們覺得白進那樣的沒貪得天怒人怨也算可以了,現在一比,敢情那位是吃白飯的,這也不管,那也不管。
  人們都不熟悉這位新知縣,私下裡各種各樣的傳說都有,有人說他有七八房妻妾,比吳成名還強壯,一夜七次郎那種。還有的說人是白面書生,出口成章,文采風流。
  李竹只想爆真相,他有潔癖、有潔癖!不過即使她說了也沒人信。
  粥棚撤下後,李竹見銀子還沒有用完,又見村裡的道路一到雨天就泥濘難行,就將剩下的錢拿出來,請人從山上採些石頭,在村中鋪設了幾條青石路。村民見李竹這樣為村中做好事,也都紛紛出來幫忙,沒錢的出個力也好。半個月後楊家集便修好了四條青石版路,這樣下雨天也不用怕濺得一身泥水了。
  幾件事做下來,李竹的名聲算是傳出去了,這次跟上次的出名有所不同,她現在也算是個毀譽參半的人了。
  跟她一起出名的還有小虎和她家的荒地,沒人敢打小虎的主意,但荒地就不同了。
  沒幾天,小秋就來告訴李竹說,有人在荒地裡亂挖,看樣子是想挖點財寶。
  李竹笑笑,要他不要去管,只當作看不見。那些人見李竹不管,膽子越發大了起來,有人白天挖,有的夜裡挖,還有的成群結隊的來,李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全當不知道。
  沒多久,周邊的十幾畝地被翻了底朝天,李竹讓小秋和孫大力將地平整一下,開始準備種莊稼,這真省了不少力。
  與此同時,李竹也得了知縣老爺的賞賜和表彰,並賜了一塊匾,這自然又引起了村民們的圍觀和議論。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