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古代 > 商品詳情 黛妝《五》卷(完)
【4.4折】黛妝《五》卷(完)

以前陸黛只是覺得,既然來了古代,就遵循古代女子的生存法則, 跟喬子晉訂親,也不是因為喜歡喬子晉,而是覺得沒有更好的選擇了。 現在想來,或許並不是這樣,她如果不是因為有些喜歡喬子晉, 怎麼會那麼早就同意訂親,而她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來喬子晉心裡也是有她。 眾人都說她這丫頭太精明能幹,不是一般男子能降得住的, 那喬子晉他想娶她,她自然樂意嫁他了,卻沒想過會在一碗清粥、 一碟小菜的情況下,就把自己的一輩子交代出去, 教她忍不住暗暗鄙視了自己真是太不矜持了。可當她瞅著喬子晉多看一眼時, 不覺心想,她能遇到這麼個極品男人,矜持,似乎也沒怎麼用得著了。

會員價:
NT$1024.4折 會 員 價 NT$102 市 場 價 NT$230
市 場 價:
NT$230
作者:
蘇鏡回
出版日期:
2016/07/12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二兩娘子《上》
NT$86
銷量:37
二貨娘子《中》
NT$102
銷量:25
二貨娘子《下》
NT$102
銷量:25
二貨娘子《上》
NT$102
銷量:25
夫君謀《上》
NT$94
銷量:10
霉妻無敵《三》
NT$102
銷量:29
霉妻無敵《四》(完)
NT$102
銷量:28
獵戶家的小娘子《下》
NT$94
銷量:39
獵戶家的小娘子《上》
NT$94
銷量:39
江湖不像話《上》
NT$86
銷量:12
庶女悠然《二》
NT$94
銷量:11
乞女為妃《下》
NT$94
銷量:10
乞女為妃《上》
NT$94
銷量:10
妻力無窮《四》(完)
NT$118
銷量:40
龍飛鳳舞《上》
NT$94
銷量:18
龍飛鳳舞《下》
NT$94
銷量:19
霉妻無敵《一》
NT$102
銷量:29
女法醫辣手摧夫記《上》
NT$94
銷量:24
妻力無窮《一》
NT$118
銷量:38
妻力無窮《二》
NT$118
銷量:3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8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4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6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6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御賜欽差的喬家大少明明眼高於頂,
卻看上不拿針線、不握勺的陸家女,
只好臨陣拆招,硬是要把嬌妻抬回家。
一場可愛逗趣的愛情追逐戰,千萬別錯過!

以前陸黛只是覺得,既然來了古代,就遵循古代女子的生存法則,
跟喬子晉訂親,也不是因為喜歡喬子晉,而是覺得沒有更好的選擇了。
現在想來,或許並不是這樣,她如果不是因為有些喜歡喬子晉,
怎麼會那麼早就同意訂親,而她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來喬子晉心裡也是有她。
眾人都說她這丫頭太精明能幹,不是一般男子能降得住的,
那喬子晉他想娶她,她自然樂意嫁他了,卻沒想過會在一碗清粥、
一碟小菜的情況下,就把自己的一輩子交代出去,
教她忍不住暗暗鄙視了自己真是太不矜持了。可當她瞅著喬子晉多看一眼時,
不覺心想,她能遇到這麼個極品男人,矜持,似乎也沒怎麼用得著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開了鋪子門,喬子晉擔心陸黛和那姑娘鬧矛盾,乾脆進字畫鋪拿了本許公子的閒書來,仗著識字的姑娘家不多,在陸黛的香如故裡光明正大地看起言情小說來。
  喬子晉看許公子的閒書時有一個特點,就是不管書裡面寫了什麼,他在看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一定是嚴肅的,所以此時此刻喬子晉站在香如故的櫃檯後面,站得筆直筆直的,一臉嚴肅地拿著一本書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看的是道德經之類的呢。
  陸黛把鑰匙取下來收好,那姑娘就一臉歡喜地問陸黛,「是不是半個月後,我這張臉就能跟以前一樣了?」
  陸黛又覺得心塞了。
  見陸黛不說話,那姑娘嘆了口氣,「哎,阿黛老闆,妳直說吧,要多久?我臉上長這痘痘已經四年了,那個時候年紀小,不懂事,光知道拿鉛華粉去遮蓋。明年我就要嫁人了,我不想到時候每天還塗著厚厚一層粉去見自己的相公,以後要是生個孩子也長這個該怎麼辦啊。」
  陸黛嘴角抽了抽,提示道:「這個是不遺傳給下一代的。」
  「哦。」那姑娘愣了一下,「但是能治好總比現在好啊,就是只好一點點也沒關係。我知道我這臉比大李姑娘的嚴重多了,也不求妳一下子給我弄好,能好一點算一點吧。」
  這話聽起來,這姑娘雖然行為急迫了點,但是其實還是滿知理的,於是陸黛乾脆跟那姑娘交了底,「就妳臉現在這程度,要完全恢復以前的樣子那是不可能的。祛痘印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活兒了,更何況妳臉上還有痘坑,這個我是完全無能為力的。」
  那姑娘便道:「總能比以前好一點吧?」
  陸黛想了想,道:「我確實是有辦法讓妳臉上的痘痘消失,不過這些痘印太陳舊了,我最多只能淡化它的顏色,做不到讓它完全消失,需要的時間也比較長。而且妳還得去醫館看大夫,然後讓大夫給妳配些藥熬了喝。」
  那姑娘笑道:「沒關係啊,能這樣已經很好了。不過妳說比較長的時間,那是需要多久?」
  面對這種一看就不好整的痘痘,陸黛也不敢誇海口把時間縮得太短了,想了想,皮膚新陳代謝是二十八天一個週期,外敷、內服結合起來的話,讓痘痘消下去三四個月應是足夠了吧。於是陸黛道:「痘痘四個月可以消除掉,不過這些痘印,就是一年時間也淡化不了多少的。沒有了痘痘,就算有痘坑,臉上多少也能平整一些。」
  那姑娘便道:「沒關係,就這樣吧。」
  陸黛又道:「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治療痘痘期間妳能忍受不化妝嗎?一點鉛華粉都不能用,而且痘痘好了之後最好也不要用。如果妳作息良好、護膚習慣良好的話,堅持個兩三年,臉上的痘印是有機會完全好的。」
  說不讓化妝、不讓用鉛華粉,那姑娘就糾結上了,那為難的樣子,看得陸黛都有些不忍心,於是說了一句:「要是妳實在是堅持不住,那至少這四個月不要化妝吧。天還不熱,要不然去買一條紗巾覆面吧,反正大家都覺得遮著臉的姑娘都是美女。」
  那姑娘被這麼一勸,反而下定了決心,「臉上痘痘、痘印沒好之前,我絕對不再化妝,誰也不要攔我,就是成親當天我也不用。」表完態,那姑娘頓了一下,又問:「這痘坑是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陸黛想了想,道:「我是真的沒有辦法。妳要是正確保養皮膚的話,時間久了,應該會好一些的。」
  其實蘆薈修復面膜對痘坑也是有一些效果的,但是陸黛沒有直接說,因為那效果實在是太小了,小到幾乎看不出來,還是不要隨便給人家希望的好。
  那姑娘失望了,但立刻又高興了起來,一臉笑地安慰陸黛,「能夠讓痘痘消下去已經很好了。」
  陸黛心裡覺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她需要什麼安慰啊。她忍不住問了一句:「大李姑娘臉上的效果還沒有出來,妳怎麼確定我是真的能幫妳們祛痘啊?」
  那姑娘道:「為什麼不相信啊,妳都保證半個月治好大李姑娘臉上的痘了。」
  聽了這話,陸黛心裡感觸得不行,她知道這個時代的人大多數比較容易相信別人,但是沒想到單純到這個地步。還好她當時說這話是考慮了實際情況的,要是跟她穿越前那個時代打廣告一樣誇張,到最後大家發現不是那麼回事兒,說不定群情激憤地來拆了她的小鋪子呢。
  喬子晉聽到這話也抬起頭來,詫異地看了陸黛一眼。他之前雖然覺得陸黛自己摸索著做這些東西很厲害,但是沒想到她都敢跟別人打包票了。
  他並沒有不信任陸黛,只是感慨陸黛在這一方面比他想像中還要有天分。不過仔細想想,也對,他看上的人總有出彩的地方才行嘛,喬子晉對自己心底升起的這個念頭特別的滿意,又低下頭認認真真地看書了。
  那邊陸黛已經開始著手準備給那姑娘敷面膜了,陸黛一邊打雞蛋,一邊隨口問道:「這位姐姐,妳怎麼稱呼啊?」
  她笑道:「我姓那,妳要是不介意的話,就叫我一聲那姐姐吧。」
  陸黛有些詫異,姓那?陸黛想起她穿越前那個時代,姓那的基本上都是滿族人,這姑娘姓那,該不會也不是漢族人吧?仔細看了看那姑娘的眼睛,果然帶了些許藍色,卻也不能因此認定她不是漢族人。
  喬子晉卻抬起頭來問道:「妳是清遠族人?」清遠是一個地方,在邊關那邊,那邊的人跟漢族有些不同,也算是一個少數民族居住地,那邊的人都叫清遠族人。
  「不是。」那姑娘搖了搖頭,「我娘親是清遠族人,我爹爹是中原人。」
  喬子晉就詫異了,「妳爹爹是中原人,那妳怎麼姓那?」中原人很少有姓這個姓的,倒是清遠族人裡面姓那的人不少。
  陸黛從喬子晉這話裡,差不多聽明白了這裡面的意思,隨口道:「那有什麼,說不定人家跟她娘一個姓呢。」
  那姑娘興奮道:「阿黛妹妹,妳怎麼知道?我就是跟我娘姓的,我還有一個哥哥,他跟我爹姓,我爹姓原。」
  陸黛沒想到真是這樣,她只是隨口說說而已。
  喬子晉放下書,又問了那姑娘一句,「妳爹真的不是清遠族人?」
  那姑娘堅定地點頭,「我爹自然不是清遠族人,我娘為了嫁給我爹,是被我外公趕出來的。」
  喬子晉這下哦了一聲,撿起書來接著看。陸黛有些詫異,剛剛喬子晉問話那語氣是為什麼?她熟悉喬子晉,卻從那話裡聽出了幾分嚴肅的意味,於是對喬子晉道:「喬大哥,你跟我去一下樓上拿個東西,有點高,我自己搆不到。」
  喬子晉看了陸黛一眼,放下書,答應著跟著去了。那姑娘不疑有他,乖乖地坐在竹椅上給陸黛看著鋪子。
  上了樓,喬子晉似笑非笑,問道:「鬼機靈,妳要拿什麼?」
  陸黛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問道:「喬大哥,清遠族人有問題嗎?還是說那姑娘有問題?要是有麻煩的話,我就不接她這一單生意了。」
  喬子晉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清遠族人是有問題,不過那姑娘應該沒什麼問題了,她爹不是清遠族人就沒有關係了。」
  陸黛忍不住多問了一句:「清遠族人到底有什麼問題啊?」
  喬子晉的情況陸黛雖然沒聽他說過,但是心裡多少有個底,這個喬子晉也知道,所以他就沒有瞞陸黛,直接道:「前段時間皇上不是病重嗎,清遠趁著那個時候鬧了不少的事情,連打了兩座城池,聽說當今聖上好了,這才又退回清遠。」
  陸黛恍然大悟,然後就想到了那句話,脫口而出,「非我族人,其心必異。」
  喬子晉樂了,「這話有意思,妳是怎麼想到的?」
  陸黛一本正經地對喬子晉道:「其實我很有文化水準的,苦讀十年有餘,你信嗎?」
  喬子晉也一本正經地對陸黛道:「其實我也很有文化水準,據我娘說,我剛生下來的時候產婆抱著我,還沒有走七步我就唸出了一首完整的詩,遣字用詞、格律用韻,都堪比當今大儒。」
  陸黛興致缺缺地下了樓,還說了一句:「既然你說沒問題,我就去給那姑娘敷面膜了。」
  陸黛拿了一塊新的洋甘菊手工皂、一條新毛巾以及一瓶新的洋甘菊精油,把之前對大李姑娘說過的話,對那姑娘又說了一遍,最後著重強調,面膜的錢,痘痘消了之後再給……要是等痘印全消了,那得等到猴年馬月去啊。
  大李姑娘那個,陸黛是有心把她當活廣告的,再加上雲姑對她也挺照顧的,所以她並沒有想著再收大李姑娘多少面膜錢,倒是這個那姑娘,陸黛可不是那麼聖母,該要的錢一定還是得要的。
  那姑娘上午沒有來,但顯然聽說了大李姑娘在香如故的事情了,現在聽陸黛這麼說,只當陸黛說的跟上午是一樣的,也沒想那麼多,再加上她家是真的不缺這點錢,就一點也沒計較。對她來講,能夠把臉上的痘痘治好已經是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了。
  陸黛照例先給她做蘆薈消炎面膜。
  上午這邊圍了太多的人,喬子晉沒有看到,下午並沒有人來圍觀,喬子晉覺得陸黛做的事挺有趣的,看得饒有興味。
  也有路過的姑娘想要進來圍觀的,可喬子晉在這裡,她們到底沒好意思進來。陸黛也不管,反正上午有小李姑娘在,該做的廣告都已經做好了。
  那姑娘也沒有對蘆薈過敏,陸黛因此而鬆了口氣。
  讓陸黛沒想到的是,她讓那姑娘洗乾淨臉上的面膜後,那姑娘居然隨口問了一句:「妳這面膜裡面是不是還有雞蛋、黃瓜、蜂蜜、麵粉?」
  陸黛反口問道:「妳怎麼知道?」她剛剛調製面膜的時候,可沒有當著這位那姑娘的面。
  那姑娘沒有覺察到陸黛的緊張,道:「我別的不行,就是味覺特別靈敏,什麼東西一吃就能嚐出有些什麼成分。」
  陸黛的臉色有些微妙,「妳吃了這面膜?」
  那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地點頭,「剛剛鼻子下面弄得有點多了,感覺要滑下來了,我就舔了一口,甜絲絲的,味道還不錯。」
  陸黛內心都要咆哮了,「東西不要隨便亂吃,萬一有毒怎麼辦。」
  那姑娘有些大剌剌的,「可以敷臉上的東西,怎麼會有毒呢。再說了,我都嚐出來是些什麼了,根本就沒有毒嘛。」
  於是陸黛又不淡定了,問道:「那鉛華粉妳吃過沒?」
  那姑娘微微帶藍的眼珠子盯著陸黛半晌,然後道:「我又不是傻子,吃什麼鉛華粉啊,正常人誰會想要吃鉛華粉。」
  陸黛覺得自己的智商被鄙視了,正常人也不會想要吃面膜好嗎!
  最後還是喬子晉一針見血地打斷了她們這詭異的氛圍,喬子晉對那姑娘道:「如果妳還想治好妳臉上的痘痘,就不要告訴別人這面膜裡面都有什麼東西,也不要輕易去嘗試自己去做,有些東西亂試會出問題的,就像之前二橫街那件事一樣。」
  那姑娘當然知道二橫街的事情,她當時也想光顧看看的,結果那段時間她感冒了,還沒來得及去就聽說出了那檔子事。
  喬子晉這話一出來,那姑娘趕緊答應了,還抽出隻手來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保證。
  等陸黛幫那姑娘弄好了之後,那姑娘高高興興地付了洋甘菊手工皂、洋甘菊精油和毛巾的錢,然後聽陸黛說了一遍注意事項之後就興沖沖地跑了,說是回家照鏡子看看效果。
  送走那姑娘,陸黛正跟喬子晉說話,之前那個老婆子就送蘆薈苗來了。老婆子看著走路都走不太穩了,但是力氣卻不小,一共揹來了足足六十株蘆薈苗,都是帶土的。
  喬子晉說家裡的花園有一塊空地,於是陸黛給了喬子晉十株讓他拿回去種,喬家有專門的花匠,陸黛倒不擔心會種不活。不過這也鬧出個笑話,陸黛想著這蘆薈本來就是花,送得也自然,可是在喬家人眼裡這就是菜啊。
  喬夫人不明白自己的準兒媳為什麼會給自己兒子幾棵難吃的菜拿回來種在花園裡,但是又想著,這也算是自己準兒媳主動送的第一件東西,就算是難吃的菜也沒什麼關係了,還好她不知道這難吃的菜是喬子晉自己討來的。
  然後陸黛在稻香樓的小院子裡種了二十株,還專門讓溫大海用竹子織了一個籬笆圍起來,免得被大白鵝和小白給糟蹋了。另外三十株,陸黛找了個機會跟喬子晉一起回了趟楊柳村,然後種在了九重樓的周圍。去年留了一半的九重樓,今年九重樓不用照料,比去年還要生得多。

  ◎             ◎             ◎

  這蘆薈面膜的事情很快就被洛城的人知道了,沈家伙計按照慣例來拿胭脂、純露什麼的時候,正好撞見陸黛給大李姑娘做蘆薈面膜。那人回去的時候,在總管事面前隨口提了一句,於是馬副管事就馬不停蹄地來了白石鎮。當然,這次他不是獨自一人來的,有一個小廝、一個侍女跟著。
  馬副管事帶著侍女和小廝到了稻香樓,一問才知道陸黛採桃花去了,一直等到日落西山,陸黛和喬子晉才回來。喬家有現成的釀酒工具,所以陸黛和喬子晉把桃花都送去了喬家放著,才慢悠悠地回稻香樓來。陸黛的頭髮被樹枝刮得有些亂,想著去稻香樓梳個頭,再去香如故關鋪門。
  見到馬副管事,陸黛還挺詫異的,心下一動,問道:「是不是有孟老闆的消息了?」
  陸黛這麼一問,喬子晉手微不可察地動了一下,似乎是被嚇到了,不過沒有人注意到這個小細節就是了。
  馬副管事搖搖頭,「今天就是來跟妳碰個面,事情後面可以慢慢說,我在白石鎮要待一段時間,也不著急。」這也是他為什麼會帶著小廝和侍女。
  「待一段時間?」陸黛詫異,重複著問了一句。
  馬副管事也不隱瞞,「沈家的生意運輸方面出了點問題,我下來看看,順便跟妳商量一下蘆薈面膜的事情。」見陸黛頭髮還亂著,馬副管事笑道:「陸老闆妳忙,明兒個咱們找時間詳細談談。」
  陸黛想了想,桃花是不能存放太久的,桃花酒明天上午就要弄了,這樣的話明天下午還有時間談這件事,於是問道:「不知明日下午馬副管事有時間否?」
  「那邊明天下午吧。」馬副管事爽快應了,然後就告辭離去。
  喬子晉沒見過馬副管事,但是從他們倆的對話也猜出了他的身分。去香如故的路上,喬子晉突然自言自語了一句,「沈家生意出什麼問題了?」
  陸黛一愣,「要不然明天問問馬副管事?」
  喬子晉搖搖頭,意思是他自己會查。
  陸黛道:「只是這蘆薈面膜的事情實在是不好合作,我是不會把配方給他們的,信不過他們,要是把配方傳出去就白搭了。」
  喬子晉道:「也不一定要把配方給他們啊,讓妳自己的人去不就好了。」
  陸黛一愣,「我哪有什麼自己的人。」
  喬子晉笑道:「這妳倒不必擔心。」然後便不再多說。
  第二天是大李姑娘和那姑娘來敷面膜的日子。
  陸黛上午要去喬家跟喬子晉一起釀桃花酒,下午要跟馬副管事談蘆薈面膜合作的事情,自然是沒有時間去香如故給大李姑娘和那姑娘敷面膜了。不過這些日子玲瓏已經把基本的手法都學會了,就是按摩的技巧比起陸黛還稍微遜色了點,不過也能應付。
  這已經是第四次敷面膜了,上一次,大李姑娘臉上的痘痘已經消了不少,而那姑娘臉上的痘痘開始冒白點,有開始成熟的趨勢了,整體來說,這走勢完全在陸黛的預料範圍之中。
  陸黛把配方告訴玲瓏,交代好店裡面的事情之後,就跟喬子晉去折騰那桃花酒了。
  陸黛對喬子晉道:「有沒有比這桃花顏色更紅一點的桃花?要是用來做胭脂的話,應該是挺不錯的。」如果用桃花胭脂畫桃花妝,那些姑娘家應該會很喜歡的。
  喬子晉笑道:「昨天我們沒有到山頂,山頂上的桃花特別紅,不過現在應該還只是花骨朵,再過個半個月的時間去應該差不多,到時候我陪妳去就是了。」
  陸黛點頭笑笑,這就是那句「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了。
  「咦,這是什麼詩?」喬子晉問道。
  陸黛這才發現自己嘴賤,又唸出聲來了。有了之前「葡萄美酒夜光杯」的前科,陸黛也不慌,紅口白牙地把這往陸離的頭上扯,「難道我背錯了?這也是我表哥唸的啊,那次他上山再回來,就站在荷花池那裡唸來著。我覺得聽著挺好玩的,就背下來了。」
  喬子晉不疑有他,「只有這麼兩句嗎?」
  陸黛想要點頭,可架不住心癢,於是遲疑了一下,道:「後面還有兩句,不過我不知道記錯了沒有。」反正陸離自從上次秋闈之後就再也沒有回過楊柳村,就是信也很少寫回來。
  喬子晉點點頭,「唸來聽聽。」
  陸黛便開始故意搖頭晃腦,彷彿在學陸離的樣子,「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喬子晉表情一僵,有些微妙地看著陸黛。
  陸黛被看得不明所以,問道:「怎麼了?」
  喬子晉頓了頓,道:「四句都是好詩,詞韻好,意境也好,可放在一起感覺違和感太嚴重,好像……它們根本就不該在一起似的。」
  陸黛下意識地脫口而出,「怎麼會,都是寫桃花的啊。」
  喬子晉倒不管陸黛不識字,跟陸黛解釋道:「前兩句寫的明明是山高地深,時節絕晚,後面兩句卻是物是人非,這不是……咳咳,瞎胡鬧嗎。難怪陸秀才只能是個秀才,虧我之前還說他不只是秀才之才,看來是我看走眼了。」
  陸黛就覺得奇怪了,之前那個「葡萄美酒夜光杯」就很受喬子晉的讚譽,而現在這個人面桃花,喬子晉怎麼就說它不好了呢,同樣是流傳千古的好詩啊。當然,這話只能憋著,不能向喬子晉問出口。
  她哪裡知道,其實是她自己把兩首詩背成了一首,一首是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另一首是崔護的題都城南莊,除了都是寫桃花的,兩者之間八竿子都打不著好嗎。
  這桃花酒是有講究的,要三月三日的桃花。三月三日是趕集日,陸黛無論如何都是抽不出時間的,昨天是三月四日,陸黛便和喬子晉去了山上,心裡覺著,三月四日和三月三日其實也差不多的吧。
  桃花酒有活血潤膚、益顏色、除百病,避免皮膚老化、膚色無華的功效,又有美容酒之稱,加枸杞的話,又有祛斑的功效,所以陸黛打算多釀一點,還可以拿到香如故去賣。
  桃花枸杞酒的作法很是簡單,每年的農曆三月三日或清明前後,採集東南方向枝條上花苞初放的桃花,與枸杞同浸於酒中,容器密封,一個月後即可使用。
  不單是作法簡單,配方也簡單得很,一罈桃花枸杞酒,只要桃花半斤、枸杞六錢、白酒兩斤。昨日陸黛和喬子晉採的那些桃花少說也有十多斤,兩人全用來做桃花枸杞酒了,一共做了二十五罈,然後在喬家下人的幫助下用黃泥密封好,都搬到喬家的酒窖去了。
  這種配方做出來的桃花枸杞酒不僅可以用來喝,還可以用來擦臉。陸黛穿越前看過桃花枸杞酒的用法介紹,每日早晚或晚上飲酒一至二盅,同時倒少許酒於掌中,雙手對擦,待手發熱後來回擦面部患處,一般使用三十至六十天後,面部黑斑可消失,面色變得紅潤光澤。
  喬子晉昨日帶陸黛去採桃花,本來是為了跟陸黛賞花的,結果陸黛因為想到這種美容酒可以拿到香如故賣,便一直拉著喬子晉可了勁兒地採桃花,真的是一刻也沒有停歇過。像喬子晉,以前練功的時候吃了多少苦,都沒有覺得像昨天那般手累過。
  不過因為一直是照顧陸黛的心態,在家又總是被喬夫人耳提面命地教育對於陸黛的一些要求,喬子晉就算是不太樂意也沒有掃她的興,尤其是今天看到陸黛對那些桃花酒那麼歡喜,喬子晉也就沒覺得昨天有多累了,好吧,也許這就是大齡剩男的心態,寵媳婦兒。
  弄好了之後,兩人直接在喬家吃午飯。馬副管事是有睡午覺的習慣的,所以陸黛未時中回去稻香樓就行了。
  喬夫人是個好說話的,聽說喬子晉和陸黛弄了一上午的桃花酒,吃飯的時候便問陸黛,「這桃花酒又是加桃花又是加枸杞,這做出來的酒該不會是紅色的吧?」
  陸黛笑道:「這是哪裡的話,顏色跟黃酒差不多,但是比黃酒顏色要淺一些。因為加了枸杞,口感上會帶一些甜味,經常喝,可以讓皮膚白皙紅潤、返老還童呢,夫人到時候可要試一試。」
  「真這麼好?」喬夫人笑道:「那我可得試試了。」
  玲瓏的娘插話道:「這也是少爺和阿黛姑娘的一份孝心了。」
  吃完飯後,陸黛又陪著喬夫人聊了一會兒天。喬夫人挺喜歡陸黛的,知道陸黛是農家女出身,也就沒有跟陸黛聊什麼珠寶首飾、琴棋書畫,而是聊陸黛擅長的化妝品方面的知識。
  直到玲瓏的娘來提醒喬夫人該睡午覺了,陸黛才告辭離去。

  ◎             ◎             ◎

  對於玲瓏的能力,陸黛是有信心的,所以陸黛此時也不去香如故查看了,而是直接回了稻香樓。陸黛到了稻香樓,距離馬副管事來還有一段時間,又剛好是稻香樓最忙的時間,於是客串了一回小伙計。
  沒多久,馬副管事就到了,這次他沒有帶他的小廝,反而帶著那個侍女。
  侍女見了陸黛,微微屈膝行了個禮,也不說話,規規矩矩地跟在馬副管事身後。陸黛衝著侍女笑了笑,然後把人帶進了包房。
  早在看到馬副管事來的時候,伙計便去後院通知溫大海了。上次的合作是在溫大海在場的情況下達成的,陸黛又是一個小姑娘,馬副管事不會計較那麼多,所以這一次溫大海照例是跟著來的,但他不輕易發表意見,就是看著陸黛,別讓她被騙了。
  一番寒暄之後,馬副管事才說起正題,「本來我今天只打算跟妳粗略談一談合作的事情,其他的後面再讓芳兒跟妳細談,但剛剛想了想,咱們還是一口氣將這件事落實了吧。」
  陸黛嗯了一聲,面上不動聲色,問道:「不知道馬副管事是怎麼想的?」
  馬副管事咳嗽兩聲,道:「妳這個蘆薈面膜一出來就搶盡大家眼球,對於它的作用什麼的,我也打聽過了,我還知道妳這蘆薈面膜不能像七子白面膜一樣製好了賣給大家回去自己敷,需要現做。所以我帶芳兒來,本來是打算讓她跟妳學一學,然後回洛城,專門給大戶人家的小姐、夫人敷蘆薈面膜。」
  「說是本來,現在改主意了嗎?」陸黛直言直語道:「先說好,我不可能把蘆薈面膜的配方告訴外人的。」
  馬副管事抿了口茶,讚了聲好茶,這才說道:「妳派個妳自己的人跟我一起去洛城,由我來支付工錢。」
  陸黛心裡想著,這便是昨兒個喬子晉的提議了,便道:「這件事我需要再考慮一下,跟家裡人商量一下才能作決定。」
  馬副管事點頭,「這才是正理。」他又道:「不管洛城那邊靠著蘆薈面膜掙了多少錢,我們都四六分,我們六,妳四,至於妳的那四成要不要跟孟昶德分,這就不是我們能管的了。至於跟我去洛城的人的工錢,還可以商量一下。我想這樣子的條件,陸姑娘不會拒絕吧?」
  這的確是讓陸黛很難拒絕,她沒想到馬副管事張口就說出四六分這樣的話來,她以為以沈家的本事,能給她兩成就已經是大發慈悲了。這倒不是說沈家摳門,而是說沈家就是只給兩成,陸黛也願意跟他們做生意的。
  陸黛想了想,問道:「芳兒姑娘是沈家人,還是馬副管事的人?」
  出乎陸黛、陸墨和溫大海的意料,馬副管事居然搖頭了,「都不是,芳兒是白樓的人。因為想著陸姑娘肯定是不願意香如故的配方外漏的,所以總管事讓我去白樓買了個人帶來。」
  「白樓是什麼?」陸黛脫口而出問道,她知道青樓、知道紅樓,可還從來沒有聽說過白樓。
  馬副管事招招手,示意芳兒自己講。
  芳兒淡定地上前一步,道:「白樓是買命的地方,可以買我這樣的僕人,也可以買武功高強的殺手,誰手裡有我們的命契,我們便聽誰的話。」
  陸黛等人聽得目瞪口呆,完全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存在。
  馬副管事道:「芳兒姑娘的命契我就帶在身上,沒想到陸老闆用不上了。不知這次蘆薈面膜的合作,陸老闆考慮得怎麼樣了?這是一個好機會,如果我是妳就絕對不會錯過的。」
  陸黛笑道:「自然不會錯過。至於人選,現在還沒有確定,馬副管事可以先幫我把芳兒姐姐留著嗎?」
  馬副管事笑道:「這有什麼難的,本來就是買給妳的。」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合作的事情,馬副管事想起他那邊還有沒有處理完的事情,這才告辭離去。
  陸黛跟阿姊、姊夫說了一聲,便往香如故走了,走到半路,陸黛忽然想起白樓的事情,也不知道芳兒和馬副管事說的是不是真的,她有心回去問一下溫大海,但是想想,洛城的事情,溫大海也未必知道,於是陸黛乾脆一折身去了喬府。
  喬家的人都認識陸黛,一見她來,一個個都告訴陸黛,「我家少爺在花園裡面看書呢。」
  陸黛覺得挺無語的,這有點像穿越前玩的網路遊戲,路過一個NPC,NPC就要說一句既定臺詞,提醒人物在哪裡可以釣魚、哪裡可以採草藥什麼的。
  果然她在合歡樹下見到喬子晉,喬子晉微微抬了抬眼皮,問道:「這麼快就談好了,談攏了沒有?」
  陸黛便把談的內容跟喬子晉說了。
  喬子晉聽陸黛說完便樂了,「沈家那總管事換了個大方的嗎,居然送白樓的人了。要我說啊,那白樓的人妳也可以用,反正妳沒有能用的人。」
  陸黛一聽這話,便明白芳兒之前說的那話沒有一點唬弄人的成分,當有了定心,於是也不用喬子晉再勸,陸黛心裡已經決定教芳兒弄這蘆薈面膜了。於是她瞅了眼喬子晉手裡的書,「那你再看會兒書吧,我去一趟香如故。」
  喬子晉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直接把書丟在合歡樹旁邊的石桌上,道:「我陪妳去吧,有一塊君山墨本來是買來自用的,結果忘在了字畫鋪,正好去拿回來。」
  陸黛笑道:「那你也不用去呀,我讓玲瓏姐姐給你帶回來就是了。」
  喬子晉曲起手指敲了敲陸黛腦門,「我娘中午還叫我多陪陪妳呢,嘖嘖,妳這般不識好,以後我不在妳身邊,說不定妳還會不習慣。」
  這話說得陸黛心裡一動,臉上卻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她沒法兒去深究這一句話的含義。倒是喬子晉,見陸黛無所謂、不在乎的模樣,氣得心癢癢。
  馬副管事聽說還是用芳兒的時候,也沒多說什麼,直接就派小廝把芳兒的契書給送了過來。
  芳兒簽的並不是死契,而是十年的活契。陸黛一點也不擔心十年後芳兒洩漏她的配方,一來是十年後世事難料,陸黛沒辦法猜測十年後的境況;二來是,陸黛有直覺,十年後她不會混得太慘,只要不混得太慘,就可以出高薪讓芳兒來給自己打工,想來沒有人會跟錢過不去的。
  芳兒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契書轉手給陸黛了,一點也不吃驚,本來沈家買她就是為了送給陸黛,她待在馬副管事身邊也沒有幾天日子,反而是陸黛答應了收下她,讓她著實鬆了口氣。
  在白樓,只要有人買下了你的契書,想要你幹什麼你就得幹什麼,像陸黛讓芳兒做的這事情,跟別的差事相比起來那簡直是福音了。要是陸黛沒有留下她,說不定她就被送回去了,遇到下一個買主,說不定下半輩子就慘澹了。
  雖然沒有明確地跟陸黛表忠心,也沒有口口聲聲把玲瓏誇得跟一朵花兒一樣,但芳兒的認真、踏實,陸黛等人也都是看在眼裡的,不由得感嘆馬副管事送來了一個靠譜的人。
  陸黛把各種蘆薈面膜的做法、按摩臉部的手法,以及過敏的判斷方法都仔仔細細地教了芳兒一遍,芳兒學起東西來很快,行事作風都展露了她幹練的一面,大家都滿意得不行。
  知道自己得到了大家的認可,芳兒在自己心裡再次鬆了口氣。

  ◎             ◎             ◎

  日子其實過得很快,因為做事情的心態,不管陸黛教什麼,芳兒都學得很快。
  芳兒不怎麼說話,就是陸黛她們主動跟芳兒開口,她也是客客氣氣的,陸黛和玲瓏習慣了她的性子,三人相處得倒也不錯。
  馬副管事說待半個月,就真的只待了半個月,半個月的時間一到,他就帶著芳兒走了。好在陸黛計劃得好,這半個月時間裡,能教的、該教的,她都教給了芳兒。至於蘆薈面膜的配方,陸黛並沒有讓喬子晉幫忙寫下來交給芳兒,而是讓芳兒記在了腦海裡。
  馬副管事前腳剛走,後腳玲瓏便告訴陸黛,她家少爺有事出去了。
  陸黛有些沒有反應過來,以前是覺得喬子晉這個人有些神出鬼沒的,總能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莫名其妙地遇到他,但是自從上次和喬子晉從京城回來之後,兩人幾乎是每天都有見面,形影不離的,一下子就有些忘記以前了。
  陸黛問道:「那喬大哥有沒有說是去做什麼?」
  玲瓏搖搖頭,怕陸黛多想,又趕緊解釋道:「少爺以前出門都不交代我們的,我們也不問,這是怕妳擔心,這次才特特讓我來跟妳說一聲。」
  陸黛哦了一聲,「那他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回來?」
  玲瓏再次搖了搖頭,嘆氣道:「前幾天有少爺在、有芳兒姑娘在,雖然少爺眼裡都是妳,芳兒姑娘又不愛說話,但到底是多兩個人,多熱鬧啊,現在就剩咱們兩個,看起來怪可憐的。」
  玲瓏說這話本是無意識地隨口說說,卻提醒了陸黛,這個時候離開的不僅是喬子晉,還有馬副管事,她忽然就想起半個月前喬子晉有問過沈家生意是不是出了事情,竟要副管事下來處理。當時她只以為喬子晉是隨口一問,現在想來,裡面應該是大有文章了。
  再想到這半個月時間,喬子晉雖然每天來到自己面前晃,但是字畫鋪他卻是沒怎麼管的,都是交給她或者是玲瓏,想來那個時候他就在做別的事了。
  雖然猜到喬子晉離開應該跟馬副管事的離開有關,但陸黛沒有可以商量、討論、傾訴的人,也只好憋在心裡。就當喬子晉出差了不就好了,這麼一想,除了有些擔心喬子晉的安危,也就沒有別的想法了。
  喬子晉不在,陸黛立刻就忙了起來。現在正是十里桃花的時節,陸黛除了幫大李姑娘和那姑娘做蘆薈面膜、教玲瓏做面膜,就是漫山遍野地去摘桃花。
  只是這次不是用來釀酒了,桃花是好東西,可以說是美容聖品,在美白和祛斑方面有奇效,而且可以用來泡茶,也可以用來煮粥,還可以用來做祛斑粉等。
  陸黛每日採的桃花特別多,一部分晒乾,用來泡茶。不是簡單地用乾桃花泡茶,也是有方子的,取乾桃花小一錢、冬瓜仁一錢、白楊樹皮大半錢。
  採集新綻完整桃花花朵,晒乾保存,每天取桃花乾與冬瓜仁、白楊樹皮置杯中,沸水沖泡,加蓋,三分之二炷香後可飲,可反覆沖泡三到四次,當茶水飲用,每日一劑,適用於有面部黑斑、妊娠色素斑、老年斑者。
  陸黛專門去買了一大堆的牛皮紙做成小紙袋,把乾桃花、冬瓜仁和白楊樹皮按一次的量分袋裝。冬瓜仁和白楊樹皮這兩樣東西在藥鋪就能買到,也不麻煩。
  這樣的桃花茶,陸黛做了一大堆,給喬府上下送了不少,又給陸墨留了不少,其他的就放在香如故賣,一包桃花茶五文錢,不貴,但也不便宜。
  有一種說法是桃花性涼,容易導致不孕,但是如果嚴格控制量的話就完全不會出現這種問題,所以陸黛也不擔心。
  再者是桃花祛斑粉,取乾桃花十二錢、冬瓜仁十五錢、橘皮九錢,一起研成細末,置瓷瓶中備用,每次五分之一錢,飯後用溫糯米酒送下,每日兩到三次,有活血化瘀、美白祛斑、潤膚悅色之功效,可用於顏面較黑或面有黃褐斑者。
  就是皮膚白,沒有褐斑者也是可以吃的,反正都是純天然的東西,也不是什麼藥材,吃了也不會有副作用的,能讓肌膚紅潤潤澤倒是真的。
  陸黛去陶窯,專門跟師傅說了半天,燒了一批細頸的小瓷瓶,瓶底有香如故三個字,瓶身上面則是幾朵水點桃花,煞是好看,這瓷瓶陸黛就專門用來裝桃花祛斑粉。因為瓶子比較精細,陸黛把價錢設得比較高,一瓶要八十個錢,這八十個錢,她倒是賺了有一大半。
  桃花祛斑粉出來,陸黛又讓玲瓏帶了一大堆回喬家送給喬家的上上下下,喬家人對陸黛越發滿意了。
  最讓陸黛樂此不疲、得意的,不是桃花茶,也不是桃花祛斑粉,而是桃花丸。
  取初開桃花烘乾、研磨、過篩,煉蜜為丸,早晚各服一錢多點。此丸對肝鬱氣滯、血行不暢所致面色黯黑,或對有粉刺、痤瘡、蝴蝶斑者均有良效。
  做法聽起來簡單,其實是不容易的,烘乾、研磨、過篩雖然麻煩,卻也不是什麼為難人的事情,陸黛在做這些東西的時候本來就是耐心十足,倒是煉蜜為丸四個字讓陸黛傷透了腦筋。
  因為穿越前陸黛做這些東西全憑著興趣、愛好,也不指著靠這門手藝吃飯,而且還要上學讀書,這方面的知識了解得比較多,但是親自動手的就不是那麼多了。
  這個桃花丸的製法,陸黛穿越前曾經看過一次,是在一個古方養顏的論壇。當時她就有問那個樓主煉蜜為丸要怎麼弄,結果那個樓主說手機回帖不方便,她出門買個電腦回來再說,此後那個樓主便再也沒有出現過了,陸黛只好自己琢磨。
  因為曾聽說有中藥也是要煉蜜為丸的,於是陸黛還專門去藥房找了賣藥的掌櫃,結果那掌櫃說這個不能外傳,不然人人都會了,那他們藥房光靠賣藥材那幾個錢還要不要活。
  陸黛自然是不肯輕言放棄,死纏爛打,又是用錢來利誘,整個白石鎮的藥房都被陸黛煩了個遍,終於有人扛不住,跟陸黛說那四個字便是,加蜂蜜,搓丸子,就只有這六個字,沒有更多了。
  陸黛只好自己試驗,買了幾大瓶的蜂蜜,好在這個時代不存在真蜂蜜、假蜂蜜什麼的。陸黛本來想著,既然是做桃花丸,那就乾脆買桃花蜂蜜好了,結果後面一問,才知道桃花是產不了蜂蜜的。
  這幾天陸黛就跟走火入魔了似的,除了上山採桃花,就是窩在香如故的廚房裡折騰她的桃花丸。
  浪費了半罐子蜂蜜後,還真讓她找到了煉蜜為丸的法子。將蜂蜜用微火煎熬,不斷用勺翻動,至沒有明顯蒸氣,中間泛起橙色泡沫時拉之成黃絲。趁熱將桃花粉與煉蜜攪勻,反覆揉搓均勻後,搓成藥條,切段成塊,揉成丸粒,最後在外面滾一層薄薄的甘油,封起來。
  還有一個要注意的就是,陸黛必須得注意桃花丸的大小,盡量保證一粒桃花丸有一錢多一點的量。
  第一批桃花丸做好以後,陸黛的第一反應就是跑到藥房去驗證自己煉蜜為丸的法子對不對,然後對藥房掌櫃再三保證自己不會外傳。得到了肯定的答案,這才喜孜孜地回來開始大量地做桃花丸。
  陸黛跑去陶窯找到師傅,商量了一下,燒了一批長方形的瓷盒,用牛皮紙在裡面墊了,直接就把桃花丸一個一個排列著放裡面,一盒放二十粒桃花丸,正好是十天的量。價錢也不低,一盒一百個錢,一般人家輕易是買不起的。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