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醉妻不認婚~花嫁之三
【5.1折】醉妻不認婚~花嫁之三

被捉姦在床就算了,這男人竟然說最差不過就是娶她, 什麼叫娶她很差,她壓根沒想過要嫁給他。只是, 她跟孟北睡在一張床上,他醉了,她也醉了, 為此她發誓,她再也不碰那該死的酒了,為了爸媽, 張宜晗只好乖巧的跟孟北訂婚了。三年來,她等著孟北移情別戀, 找上別的女人把她甩了,沒想到,這男人一副生人勿近, 別說近女色了,就連倒貼的女人一個也沒見到。 她卻忘了,孟北是個壞心的男人,老愛在床上欺負她, 為人處事霸道又蠻橫。表面上裝著寵她寵上了天, 背地裡拉她滾上床就算了,竟戳破保險套騙她懷孕, 這下子,她想逃婚,他哪裡肯啊!

會員價:
NT$985.1折 會 員 價 NT$9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16/01/07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11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11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11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118
銷量:38
離婚後再愛
NT$11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11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11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11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11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11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11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11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11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4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1

結婚前的男人,為了哄女人,酒後話很多;
結婚後的女人,為了管男人,老愛翻舊帳。

被捉姦在床就算了,這男人竟然說最差不過就是娶她,
什麼叫娶她很差,她壓根沒想過要嫁給他。只是,
她跟孟北睡在一張床上,他醉了,她也醉了,
為此她發誓,她再也不碰那該死的酒了,為了爸媽,
張宜晗只好乖巧的跟孟北訂婚了。三年來,她等著孟北移情別戀,
找上別的女人把她甩了,沒想到,這男人一副生人勿近,
別說近女色了,就連倒貼的女人一個也沒見到。
她卻忘了,孟北是個壞心的男人,老愛在床上欺負她,
為人處事霸道又蠻橫。表面上裝著寵她寵上了天,
背地裡拉她滾上床就算了,竟戳破保險套騙她懷孕,
這下子,她想逃婚,他哪裡肯啊!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陽光灑進屋子裡,正是大好時光,而床上的人還在睡覺,惱人的陽光太過閃亮,即使是很想繼續睡,也弄得張宜晗不得不睜開眼睛。她難受地揉了揉眼睛,坐了起來,靠在床上,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想了一會,她想到這裡是哪裡。
  咚咚,她聽到敲門聲,「請進。」
  一個中年婦女笑咪咪地走進來,「醒了,醒了就起來吃早飯吧。」
  昨天晚上,一向與張家關係很好的孟父、孟母為了慶祝她考上大學,為她肆意地慶祝了一番,結果兩家人都喝醉了,她也就住在了孟家。
  張宜晗正要點頭,突然見孟母的臉驚恐萬分地看著她,「怎麼了?孟阿姨。」
  孟母抖了幾下唇,「阿北,你怎麼會在這裡!」
  阿北……孟家大哥?張宜晗瞬間張大眼睛,看向一直沒有注意到床的另一邊,不期然對上孟北的臉,他英俊突出的五官上凝著冰霜,彷彿正為被吵醒而不悅。
  張宜晗倒抽一口氣,天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他會在她的床上啊!
  「一大早的吵什麼。」孟北神色不悅地瞅著自己的媽媽,敏感地往旁邊一看,一頭亂糟糟的頭髮、雪白的小臉,細細的背心肩帶順著傾斜的角度而下滑,粉嫩的肌膚意外養眼,「妳為什麼在我的床上?」薄唇輕吐。
  她瞬間拉起被子遮住自己,「我、我……」
  「天吶!」孟母尖尖地喊了一聲,「你們收拾好再出來。」隨即離開了房間。
  張宜晗和孟北互覷一眼,孟北神色冷淡地說:「我們昨天什麼都沒有做。」
  「這應該不是你的臥室,是客房……你為什麼會在客房裡?」她尷尬地說。
  「我也很想知道。」
  也就是說他也喝多了不記得,張宜晗頓時頭皮麻麻的,她覺得要是走出這扇門,一定有她不想面對的事情在等她,但她要是不走出這扇門,他們的父母也會走進來。
  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他已經掀開了被子下了床,他身上穿著背心和長褲,這證明他所說的,他們昨天真的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不用擔心。」他開口。
  怎麼可能不擔心,他們、他們被捉姦在床,呸,不是捉姦,是被抓到在同一張床上,難道他有什麼好方法嗎?她眼睛發亮地看著他,祈禱他有一個可行的方案。
  他朝她性感一笑,一手將垂到額頭的幾縷髮絲往後一撩,「最差也不過是娶妳罷了。」
  最差不過就是娶她……娶她,什麼叫娶她很差,她也沒想過要嫁給他啊,她才剛考上大學,剛要展開她美好的大學生活,她才不要嫁給他,她絕對、絕對不會嫁給他!

  第一章

  張宜晗整理完房間,看著梳妝臺上的首飾盒,無意間看到了一枚閃閃發光的鑽戒,她拿起來看了看,「哦,原來放在這裡了,我還以為我丟了呢。」
  在她還沒享受青春幸福的大學生活之前,她悲慘地被家裡人壓著跟孟北,那個帥得一塌糊塗,跩得跟二五八萬一樣的孟北訂婚了,從此被套上了孟北未來人妻的身分。
  怎麼會這樣!她辛辛苦苦地讀書,偶爾有男生追求她,她為了好好讀書,只跟他們做好朋友,但是她連在大學裡找一個心儀男生談戀愛的奢求都還沒有完成,就這麼成了有夫之婦。
  明明她跟他之間清清白白,而他一句話也不說,全憑家裡人作主,她當時悲憤得想要上吊,他為什麼就一點反應也沒有!哦,說不定他身經百戰,家裡有一個大學生未婚妻,外面還有很多嬌美可人的女人。她只要一想到這個可能,她就更加排斥這段婚約。
  但她沒有辦法拒絕,她要是敢拒絕,她爸媽就要跟她斷絕關係,對他們而言,孟北是很好的人選,又是從小認識,兩家關係又好,她要是嫁給孟北,真的是最好的選擇了。
  屁,一切都是放屁!
  好,訂婚,她訂,但是結婚,哼,她能拖多久就拖多久,看他們怎麼辦。孟北比她大五歲,她就不信他不會被別的女人勾走,到時候她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解除婚約了,哈哈,這個計劃真的是perfect!
  唯一的不滿就是等待的時間太長了,從訂婚之後她就搬出了家,很少回家,要是回家,也要與孟北的時間錯開才行。到現在已經三年了,她都快忘掉這件事情,要不是這枚鑽戒,她都要忘記她還有一個未婚夫呢。
  話說,他們兩個人到底為什麼會睡在一張床呢?最後根據傭人的說辭,是喝醉的孟北送喝醉的她回房,然後她睡下,他也睡下了,於是他們就同床共枕了一個晚上。
  她發誓,酒,她再也不會碰了,該死的!她用力地將戒指扔回首飾盒裡,嘴裡嘀咕著,「以後要是太窮就把這個鑽戒賣了,應該值很多錢吧。」
  為了無聲地抗議父母的霸道,她不接受他們的金錢資助,靠著之前的零用錢、獎學金和去餐廳當工讀生賺的錢一直支撐到現在,哼,要擺脫父母的霸道,首先就要經濟上獨立。
  只是她以前養尊處優,剛開始當工讀生真的是糟透了,還好餐廳的人很好,處處包容她,她放下大小姐的架子努力學習,什麼名牌、什麼奢侈品跟她都沒有關係。
  三年的時間,為了一口氣,她從一個驕縱的大小姐成了什麼事都會的女漢子,修馬桶都不在話下,真的太勵志了。
  她拿起一旁的包包,走出租來的小公寓,坐捷運往打工的餐廳去,今天沒有課,她要去餐廳古苑工作。古苑位於市中心的偏僻位置,清幽舒適,環境更是好到爆,能在這裡打工,她真的是走了狗屎運。
  她走到員工休息室裡換上工作服,走向自己平時負責的服務區域。
  「張宜晗。」
  她停住,扭過頭,驚訝地說:「孟西。」孟西是孟北的弟弟,比她大兩歲,小時候還跟她一起玩過。
  「妳在……」孟西恍然大悟,「妳在這裡工作啊。」
  「我在這裡當工讀生。你怎麼會……」她同樣疑惑。
  「哦,這裡是我跟我兩個朋友一起開的。」他說。
  出門沒看黃曆,真的是倒楣到她要哭了,她扯開了一個難看的笑容,「呵呵。」她竟然在孟西的餐廳打工,還好孟北跟這裡沒關係,不幸中的大幸。
  「我不怎麼管理這裡,都是由王子琊管理的。」所以他真的不知道他未來大嫂居然在他的餐廳裡打工。
  「呵呵。」她除了乾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那個,我今天請我大哥吃飯,妳要不要……」孟西想著如何說比較好。
  張宜晗早早地打斷他的話,「不用、不用,我還要工作呢。」她突然聲音壓低,「不要讓他知道我在這裡。」
  孟西似笑非笑地說:「哦。」眼神一閃,「不過好像來不及了。」
  張宜晗還未反應過來,就聽到了一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在她身後的方向響起,「請我吃飯,專門出來迎接我?」
  孟西一臉看好戲地看了看孟北和張宜晗,「呵呵,碰到一個熟人。」
  張宜晗立刻低下頭,深怕被孟北看到,可隨著孟北一步一步地走近,一雙義大利手工皮鞋落入她的眼簾,她身體猛地緊繃不動。
  她好想轉頭就走,可是腳不知道為什麼就生根在地上了,她又沒做什麼壞事,幹嘛看到孟北就走不動了呢,真的是見鬼了。
  「熟人,誰?」孟北的聲音很低啞性感,只聽他的聲音就會令人心跳加速,忍不住面紅耳赤。但前提是不要看孟北那張冰冷的臉,否則什麼春心萌動都要冰封在冰箱裡了。
  張宜晗紅著臉站在一旁,感覺自己像火鍋上的螞蟻,忐忑不安。
  「她啊,你沒認出來哦。」孟西調侃地說。
  孟北只看到一個女人一直拿著頭頂對著他,他當然認不出來了,「不認識。」
  瞬間,張宜晗就有一股火氣直往頭頂沖,什麼未婚夫,居然連她都沒有認出來,他太眼高於頂了吧!可下一刻她又開心了,忘記她好啊,早點跟她撇清關係,那她就一身輕鬆了,她心中一喜,誰知耳邊又聽到孟北的聲音,「小晗?」
  她猛地抬頭看他,怎麼又認出來了。
  只見他黑幽幽的雙眸裡最後一絲疑惑退散,一副原來真的是她的神情,「妳這幾年去哪裡了?」他口吻偏淡地說,只比陌生人之間要稍微要好一點。
  她默默地撇了一下嘴,這是什麼人,果然婚約對他是沒有約束力的,只有她當成一回事,梗在心裡難受,非要解除不可,要不然以他的個性,肯定是她被他吃得死死的,她才不要。她的目標就是嫁一個像她家爸爸那樣溫文儒雅的好先生,而不是這個時不時放冷氣的傢伙。
  「自力更生。」她揚起下顎,高傲地說。她現在什麼都靠她自己,雖然不能再穿名牌貨,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去夜市買回來的,但她很知足、很滿意。
  「哦。」他仍舊不冷不淡地頷首,但目光卻帶著審視,將她上上下下都打量了一遍,什麼話也不多說地轉過了頭。
  眼睛只往上看的傢伙。張宜晗無所謂地說:「我要去工作了。」
  「妳負責哪一塊?」他出乎意料地開口問。
  張宜晗手指了指後面,「數字包廂。」古苑是一個很奇特的餐廳,主要風格是古風,有些包廂的名稱取自古詩辭賦,有些則是很吉祥的數字,而她則負責數字包廂的一部分。
  「六十九算嗎?」他問。
  「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想到,她喜歡六和九這兩個數字呢。
  孟北不再多言,直接往六十九號包廂去,孟西笑著跟了上去。張宜晗瞬間張大了眼睛,這是什麼意思?要她服務他嗎!
  容不得她多想,她靠著身體本能走向自己平時負責的區域,從櫃子裡拿出菜單,神情平靜地走過去,「兩位先生好,請問要吃些什麼?」她將菜單分別在他們的面前擺好。
  她也不端架子,她本來就是工讀生,在這裡打工,服務人是很正常的,就算這個人是她的未婚夫又怎麼樣,如果他帶著他女朋友一起來,那她也照樣要服務。公是公,私是私,她分得清楚,雖然不爽,但沒有辦法。
  孟西是這裡的老闆之一,實在是太熟悉有什麼好吃的了,他直接說:「最近不是請了一個五星級大廚嗎,直接讓他做幾道菜吧。」
  她笑著點頭,又看向孟北,見他沒有說話,便收起菜單離開了。
  孟西看著張宜晗的背影,再看看自己的大哥,「大哥,你惹惱她了。」
  孟北淡定地說:「忘記先端兩杯水過來,她很不盡職。」
  孟西默默地笑了,「那我就把她炒了,雖然把自己未來大嫂給炒了,說出去有點難聽,可讓未來大嫂在自己的餐廳做工讀生更不好。」
  孟北白了他一眼,「她剛才說她自己自力更生。」
  「哎呀。」孟西一臉驚訝地說:「大哥是說不要炒了嗎,這是可憐未來大嫂嘛,想不到大哥也有鐵漢柔情的時候啊。」
  「閉嘴。」孟北瞪他一眼,「聒噪。」
  「哈哈。」孟西滿足地閉嘴,能調戲他大哥真的是太爽了。
  沒過多久,張宜晗便將菜上齊了,她微微鞠躬道:「菜已上齊,請慢用。」說完,她轉身準備退到一邊去。
  孟北睨了她一眼,「妳吃過飯了?」
  她默默地當作沒聽見,反正他不是在跟她說菜有問題,這種搭訕的問話她完全沒有聽到。
  孟北若無其事地瞪了孟西一眼,示意他不要笑得這麼誇張,接著孟北手一鬆,筷子從他修長的指尖滑落,一根掉在地上,一根掉在桌上。
  「不好意思,可以再拿一雙筷子給我嗎?」孟北詢問道。
  他絕對是來找碴的,張宜晗皮笑肉不笑地頷首,轉身去一旁的櫃子裡拿出一雙乾淨的筷子,雙手禮貌地奉上。
  他望著她,「吃過飯了沒有?」手放在桌上,沒有要拿的意思。
  她立刻知道他是故意的,心裡偷偷罵了他幾句,不想跟他浪費時間,她快速地說:「吃過了。」
  「哦。」他這才伸手拿起了筷子,轉而吃著飯。
  孟西卻嫌不夠熱鬧,「我記得員工吃飯時間還沒到呢。」
  孟北吃飯的動作一頓,張宜晗如冷風的目光掃了掃孟西,孟北開口了,「這麼說,妳還沒吃飯,剛才是在騙我的。」
  她欲哭無淚,孟西不能看在他們小時候曾是玩伴的分上跟她好好地相處嗎,幹嘛要揭穿她。
  「那麼,妳為什麼要騙我?」他目光如冷月一般毫無感情地直視她。
  她動了一下唇瓣,能說會道的她竟被問得說不出話了。
  他像是不需要她的解釋一樣,又繼續說:「怕什麼,怕我會讓妳坐下來吃飯?妳是不是想太多了,我怎麼可能請自力更生的妳坐下來吃飯,要知道,在這裡吃一頓飯的錢也許要妳打工好幾天才能賺回來。」
  她說不出話,這裡是高級餐廳,客人的素質都很高,不會做出為難工讀生的事情來,可以說在這裡她賺錢還滿輕鬆的,也沒有受什麼氣,這是第一次她被名為顧客,實為她未婚夫的男人給鄙視、嘲諷了。
  她悄然地握緊拳頭,語氣疏遠有禮地說:「謝謝你的關心,不過我想你問每一個員工,員工們都會這麼回答。」
  對於她的反駁,他微訝異地望著她,似乎沒想到她會這麼說。他略微深沉地說:「自力更生還不錯,起碼妳的腦袋和那些人不一樣。」和那些所謂的千金名媛比,她的性格倒是可愛真實多了。
  他是讚揚她吧,但可不可以不要一副施恩的樣子,看得她一肚子的惱火。她勉強地笑著,一扭頭臉就拉得跟馬臉一樣長,該死的,他這樣的人,她真的很怕他沒有女生追,否則她怎麼等到他主動解除婚約呢,真的是太令人煩惱了。

  ◎             ◎             ◎

  張宜晗這頭還在煩惱著,兩位漂亮的名媛走了進來。
  孟北倒是說對了一件事情,在這裡吃一頓飯確實需要很多錢,而她還真的吃不起。她心酸地承認,走過來的名媛和她以前很像,她以前也是這樣跟媽媽或者朋友一起去高級餐廳吃飯的。
  「兩位好,請問兩位……」收起自艾自憐的心情,她笑容滿面地迎向她們。
  但她們眼睛沒有落在她的身上,反而透過開著的門,看到了坐在六十九號包廂裡的人,她們一臉的驚喜,其中一個捂著嘴,矜持地上前跟孟北、孟西打招呼。
  張宜晗心想,也許夢想成真也不是不可能,說不定等等孟北就看中其中一個女生,然後她就解放,沒有婚約了,oh yeah,太棒了!
  「孟先生,沒想到會遇到你,不知道你介不介意我們一起呢?」長頭髮名媛李真真期待地說。
  「我一個人無法作主。」孟北輕輕地說。
  孟西一臉笑意地說:「我倒不介意。不知道妳們如何稱呼,怎麼認識我大哥?」
  李真真嬌羞地說:「我叫李真真,我旁邊這位是我的好朋友陳玉。上次我陪我爸爸一起參加宴會,正好跟孟先生說過幾句話。」她雙目含羞地看著孟北,「孟先生,不知道我……」
  「我說了,我一個人無法作主,妳得問另一個人。」他說。
  「嗯?」李真真鬱悶地看著他,她剛才不是問過了嗎,那位先生也沒有反對。
  孟北似是看出了李真真的疑惑,手指往她身後一指,「妳得問問她。」
  李真真轉過頭,只看到一位工讀生站在她後面,她不解地說:「孟先生……」
  張宜晗心生一種很不好很不好的感覺,只聽到她喜歡到不行的聲音慢條斯理地說:「她是我的未婚妻,任何女性要跟我親近,我覺得應該先通過我未婚妻那一關。」
  簡直是地獄的聲音啊,張宜晗從天堂掉到了地獄,僵硬地站在那,為什麼會這樣啊,老天爺!
  「什麼,她是孟先生的未婚妻!」李真真吃驚地說,「她、她只是個工讀生吧。」
  孟北溫和地一笑,他很少這麼笑,卻在講到未婚妻的時候露出了這麼溫暖的笑容,讓人覺得他一定很寵愛他的未婚妻。不過這是李真真和陳玉的想法,張宜晗只覺得周圍的冷風更劇烈了,上天是覺得她在地獄還不夠,還想讓她死得不能再死。
  「我們三年多前就訂婚了,只是她那時還很小,為了保護她並未大肆舉辦。」
  屁,明明是她死纏爛打地將那場搞笑的訂婚宴弄到最低調,否則以她家和他家的行事風格,必然是要走華麗高調風格。
  「現在她是為了體驗生活才在這裡打工。妳們不用覺得不好意思,她現在只是一個工讀生,我使喚得也很心安理得。」
  混蛋,他這是什麼意思,心安理得地使喚她。張宜晗覺得三年的時間完全沒有讓一個壞人變成一個好人,反而這個壞人越來越壞,心黑到爛了。
  「是、是嗎?」李真真似乎想哭又不敢哭。
  一旁的陳玉臉紅不已,拉扯了一下李真真,「我突然想起還有事情,真真,妳陪我一起吧?」
  李真真麻木地點點頭,「好。」
  目送著兩位名媛離開,張宜晗默默地看向了始作俑者,「孟先生……」
  「不好意思,能給我倒一杯水嗎?」孟北打斷她的話。
  哦,對,她是工讀生,她帶著假笑,轉身去倒水。
  孟西大飽眼福,幸災樂禍地說:「大哥,你完了。」
  「什麼意思?」
  「我告訴妳,女人的心眼很小很小。」孟西語帶玄機地說完之後,低頭吃飯。
  孟北淡定自若地用餐,一杯水放在他的右邊,他側眸看去,她臉上掛著禮貌的笑容,「請用。」
  他頷首,「謝謝。」
  「不客氣,這是自力更生的工讀生該做的。」她笑盈盈地說。
  「如果剛才是滿分,那麼現在是負分。」他平平地說:「妳現在的語氣聽起來很生氣,公私不分。」
  她繼續笑著,溫柔地反駁,「孟先生,如果你之前在我的印象裡是一個不吭聲的臭石頭,那你現在就是個利用完人就拍拍屁股走人的混蛋。」她的聲線甜美,罵起人來一點恫嚇也沒有,而且她笑得太過可愛,讓人察覺不到她半分惡意,但她一定是生氣了,他聽出來了。
  「我利用妳?」他詫異。
  「難道不是嗎。」她反道。
  「妳是指哪一方面?」
  「難道你除了剛才在那位李真真小姐面前利用了我以外,還在別的地方利用過我嗎?」張宜晗難以置信地說。
  「通常有女性向我搭訕,我都會將妳擺出來,難道妳認為這是利用?」一頓,「我覺得是講清事實罷了。」
  她差點吐血,可還來不及吐血,就被他吐露的真相給嚇得要逃了。怪不得三年過去了,他還是單身,身邊沒有一個女性追求他,更不要說醜聞、緋聞了,根本就是一個潔身自好的和尚。她一直在她不知道的時候被他拿過去當擋箭牌,原來不是沒有人追,而是她這個擋箭牌的功效一級棒,他才能一直單身,那這三年她不就是白白浪費了嗎!
  「沒有一個貼布藥膏一樣的女生堅持不懈地追求她心中真愛,一直追著你嗎?」張宜晗抱著希望問。
  「噗!那個……」孟西忍不住笑道:「未來大嫂,我可以作證,大哥身邊還真的沒有這樣的女生。」
  孟北更是以一種那是什麼東西的眼神困惑地看著她,她頓時哪裡都不好了,她閉了閉眼睛,「祝你們用餐愉快。」很明顯不愉快地退開了。
  孟北皺眉,看向孟西,「她嫌棄我,不想跟我結婚?」
  孟西捂著嘴,樂呵呵地說:「大哥真是英明。」
  孟北站起來,走出包廂,看著一旁無精打采的她,他走到她面前,高大的身影幾乎將嬌小的她籠罩了。
  「還有什麼事情嗎?孟先生。」她悶悶地說。
  「我跟妳已經訂婚,到現在三年多了,這個是事實,妳面對事實吧,我是不會解除婚約的。」
  「為什麼?」她猛地抬頭,完全不理解他為什麼這麼堅定,別說他喜歡她,放屁,他們兩個見面的次數真的是少得可憐。
  那天替她慶祝考上大學的時候,他姍姍來遲,加完班才回來,被張父、孟父拉著吃飯喝酒,喝多了之後送她回去休息,結果他自己也躺了下來。雖然什麼都沒有發生,但是以兩家的關係恨不得親上加親,更何況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也算壞了她的名聲,所以要他娶她。
  他並無任何反感,只要她乖乖的,不要惹是生非就好。但是現在他很懷疑,她真的乖嗎?他已經看到她無數次地將藏起來的刺露給他看了,而且她看起來很想跟他解除婚約,可婚約不是玩笑。
  「什麼為什麼?」他將問題扔回去給她。
  「OK,我本來就不想跟你訂婚,甚至是結婚。」
  「為什麼?」換他問她了。
  「難道你不知道我一點也不想跟你訂婚?」她睜大眼睛,「訂婚以來,我一直沒有跟你再有聯繫,你……」
  「我以為妳很乖。」
  「乖什麼?」她問。
  「很乖地不來打擾我。」
  所以老天爺,他這麼滿意她這個未婚妻,是因為她這三年沒給他惹來過什麼麻煩,很乖巧地躲起來等著他主動解除婚約而造成的。她好後悔啊,能不能讓她回到三年前,她保證她一定會很不乖,一定會大鬧,一定會讓他後悔有她這個未婚妻!
  「你現在一定知道我很不乖吧,所以麻煩你解除婚約。」
  「三年了,現在才說。」他不是很愉悅地說。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真的是太糟糕了,她臉色難看地說:「不行嗎。」
  「不行,太遲了。」
  「又不是食物,還有保存期限。」她不屑地說。
  「妳可以繼續裝乖,我不介意。」他一手插在褲袋裡,「我上班時間到了,下次再說。」說完,他對孟西揮揮手,瀟灑地離開。
  孟西同情地看著一臉呆滯的未來大嫂,他倒真的很疑惑大哥和未來大嫂以後會是什麼樣的結局。

  第二章

  到了晚上十二點,張宜晗下班了,跟經理說了一聲,又跟幾個同事揮揮手,她拿著額外的宵夜回家了。在餐廳做事就是這點好,客人退掉的,或者大廚心情不好,賣相差一點的菜還可以帶回去。
  不過古苑不是這麼小氣計較的餐廳,福利超級好,每個加班的員工都有宵夜帶回去,新鮮出爐的,今天是焦糖咖啡麵包和一碗熱呼呼的海鮮粥。
  「小晗,等我一下。」
  張宜晗頭一轉,就看到了穿著西裝的餐廳熟客麥克,她朝他揮揮手,「麥克,你又加班嗎?」
  「不是,我是專門來等妳的。」麥克在附近上班,經朋友介紹知道古苑的食物不錯才過來試一試,誰知道他不僅在這裡找到了對他胃口的美食,也找到了對他胃口的女生。
  「咦。」她驚訝地說:「有什麼事情嗎?」
  「是……」麥克深吸一口氣,「小晗,我喜歡妳,妳要不要跟試著和我交往看看?」
  「啊?」她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她剛才聽到什麼話了,她被人表白了嗎。
  「小晗,妳聽到我說什麼了嗎?」
  張宜晗臉頰微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還滿驚訝的,因為我沒想過你會說你喜歡我。」
  「我是真的喜歡妳,從第一次見面我對妳就一見鍾情。」麥克深情地說,像是變戲法一樣從身後拿出一束花,「我聽店裡的人說妳喜歡滿天星。」
  純潔乾淨的一大束滿天星擺在她面前。滿天星確實是她喜歡的花,不過她對麥克不來電,她只是覺得很害羞,心裡想著要怎麼跟他說才好。
  一隻大掌突如其來地搭在她的肩膀上,她整個人一愣,抬起頭看到了一張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俊臉,這張俊臉她三天前還見過呢,沒想過還會再遇到他,他怎麼會在這裡?
  「不好意思,她是我的未婚妻。」孟北開口道。
  麥克睜大眼睛,吃驚地說:「未婚妻!」他不信地看向張宜晗,「小晗,妳有未婚夫了?」
  本想好好地跟麥克說他們之間不可能,最好是做朋友,孟北突然插了一腳,她心中一時變得很尷尬,但孟北說的卻是實話,她輕輕地點點頭。
  麥克苦笑,「原來是真的,那我……」
  「麥克,不好意思,我沒有跟你說,因為我一直把你當作餐廳的顧客。」她婉轉地說。
  「是我行動得太遲了。」麥克搖搖頭,「不過我不會放棄的,只要你們還沒有結婚,一切還有可能。」
  麥克看了一眼冷臉的孟北,頭也不回地走了。
  張宜晗覺得孟北讓她惹下了麻煩,「你幹嘛這麼說!」
  「我以為妳很生氣,因為我拿妳當擋箭牌,所以我剛才主動挺身而出為妳作擋箭牌。」孟北認真地說。
  她用力地揮開他的手,「我可以好好地跟麥克說清楚,這樣他不會糾纏我,結果呢,你這樣一說,他還沒放棄。」
  「我不理解他為什麼不放棄,無論是外形還是能力,他都輸給我,我只能說他是死鴨子嘴硬,或者剛才那番話只是為了他一時的面子。」孟北快速地說。剛說完,他又反應極其快速地問她,「如果我的存在都不能令他打消想法,那麼妳認為妳有什麼辦法打消他的想法?前提是他真的沒有放棄。」
  張宜晗無奈地看著他,這麼自信的人她哪裡說得過他,她默默地低頭,「我要回家了,再見。」可肩膀上又多了一隻不該有的手,她被他拉住無法移動,她慢慢地看向他,「有事?」
  「我送妳。」孟北二話不說地拉著她往停在一邊的車上走。
  「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她立即甩開他的手,可他的手又立刻貼了回來,跟八爪章魚似的甩不開。她懊惱地說:「你到底要幹嘛啦,聽不懂拒絕啊。」既然他以前喜歡她的乖,她現在也不用裝乖了,她一臉不耐地拿眼白瞪他,「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我為什麼要……唔……」
  她睜大眼睛看著俯首吻住自己的男人,她的腦子一下子就轉不過來了,為什麼說著說著他就吻她了!
  男人的吻很溫熱,和周身的涼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她完全聽不到周圍的聲音,彷彿整個世界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直到他的唇離開她的唇,她的意識才慢慢地回籠,然後她看到了不遠處的麥克,麥克正一臉苦澀地對她笑了笑,做了一個手勢,似乎在說祝她幸福,接著便上了他自己的車離開了。
  「這個男人真是不死心。」他淡淡地蹙眉,有一種雄性動物正在覬覦他所有物的不悅。
  她呆呆地看著他,「你突然吻我。」
  他垂眸看她,嘴角微彎,「現在沒有後顧之憂了。」
  厚,這個混蛋是為了讓麥克徹底死心所以才吻她,可憐可悲的是,這是她的初吻,她的少女心抽搐了。她想像過找一個喜歡的男生,將自己的初吻給他,但不是給孟北啊!
  大掌輕拍著她的腦袋,「好了,快走吧。」說著,他拉著她上了車,替她繫好安全帶。
  張宜晗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看著他好像一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樣子,她不想因為初吻這件事情跟他吵架,只會弄得她更加鬱悶,好像她很在乎一樣。
  是啦、是啦,她很在乎啊,這是初吻啊,她像一隻曝晒在陽光之下的魚,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樣,終於引起了孟北的注意力,「妳怎麼了?」他問。
  「沒事。」她冷硬地說。不要跟她說話,她現在正努力地催眠她自己,她的初吻還在,剛才只不過是被狗吻了一下,嗯,就是這樣。
  「肚子餓了?」
  「沒有。」她照舊酷酷地說。
  「所以妳準備跟我在車裡耗上一個晚上,也不打算跟我說妳住在哪裡?」
  她看向他,「你看看你自己,你哪裡盡職了,居然連未婚妻住哪裡也不知道,還要問我。」她打算要開誠布公地跟他說清楚了,她受夠了,也想通了,幹嘛要跟他玩迂迴戰術呢,「孟北。」她嚴肅地說:「我想跟你解除婚約。」
  「妳為什麼拒絕那個男生,因為覺得自己有婚約?」他說。
  「這是一個方面,最重要的是我對他不來電,但是我以後還是要談戀愛的。」
  「妳這樣的性格很好,沒有腳踏兩條船的想法。」他嘴角微翹。
  「謝謝。」她覺得有點古怪,但仍繼續道:「你聽到了,我想跟你解除婚約。」
  「我不想。」他語氣堅定地說。
  「為什麼?」她驚愕地看著他,他們兩個沒有感情,他不喜歡她,她也不喜歡他,那他們幹嘛要在一起呢。
  「妳說得沒錯,身為未婚夫,我實在是失職了。」他想到方才看到的場景,他加班回家經過這裡,看到她和那位先生兩人如電影裡的男女主角,在深夜安靜的大街,男人拿著一束純潔的滿天星,女生如他憧憬的少女般美好,那畫面太惹眼,令他不舒服。
  站在那裡的女生明明是他的未婚妻,怎麼能跟別人上演羅曼史呢,於是他逆襲成了男主角,將她帶離那場面。只是想起來,他心裡仍舊不舒服。
  她說得很對,他不了解她,他連她的愛好是什麼都不知道,更別說她住在哪裡了,現在他想重新了解她,重振夫綱。
  「你自己也承認了,很好,那我們……」張宜晗眼裡閃過驚喜的流星雨,巴不得現在就跟他斷得乾乾淨淨。
  「我不會跟妳解除婚約。」說著,他踩下油門,車子快速地在路上行駛,「妳說得很對,所以我現在開始做一個未婚夫該做的事情。」
  「什麼是未婚夫該做的事情?」她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反正你就是不肯解除婚約嗎?」
  「沒錯。」他點頭。
  「為什麼啊?」她兩手抓著她自己的頭髮,一臉的不解,她到底是哪裡惹到他了,她才不信他對她一見鍾情,然後捨不得離開她。
  「我快到結婚的年紀了,妳挺適合我的。」他深思熟慮地說。
  他的話沒有贏得她任何好感,她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她運氣很不好地被他認為她適合做他的妻子,「我還不想這麼早結婚呢,你是不是應該找一個年紀和你差不多的。」
  「可我們已經有婚約了,為什麼捨近求遠。」
  所以總歸一句話就是她運氣不好,她頹然地低頭。
  車子緩緩地停了下來,她往車窗外一看,沒有看到熟悉的建築,「這是哪裡?」
  「我的公寓,我現在一個人住。」他看向她,「我不知道妳住哪裡,不過妳可以住我家,先試婚也不錯。」
  張宜晗完全失去了語言能力,竟不知道要跟他說什麼,她傻乎乎地看著他,突地煩躁地摸了一下頭髮,低聲說出了自己的住址。
  他挑眉,遺憾地說:「不考慮試婚嗎?我覺得這個也很有必要。」
  「試婚是很有必要,上次聽人說一個學姐嫁給了一個男人,經歷了半年的無性婚姻才反應過來她的丈夫是……」她打住,被他帶遠了話題,她憤憤地瞪他,「我才不要跟你試婚,送我回家。」
  他挑挑眉,轉了一個方向,鬆開剎車,踩下油門,半晌飛來一句話,「放心,我很正常,如果妳要驗貨也沒關係。」
  他不是在挑逗她,她知道他這個人說話就是這樣直白,沒有任何婉轉的技巧,可聽得她很難受啊,他不要講話了,求他閉嘴好嗎。
  似是察覺她不想說話,他也沒有說什麼了。突然聞到一股香味,扭頭看去,她正在吃東西,色香味俱全。
  「妳在吃什麼?」他問。
  「海鮮粥。」她說。跟他在一起要動腦子,動完腦子肚子特別餓,她就想要吃飯。
  他突然把車子停在了一遍,快速降下了車窗,臉上鐵青地說:「誰讓妳在我的車上吃東西的。」
  她心情很不好地瞅著他,「我為什麼不能在你的車上吃東西,是你讓我上車的,是你要送我回家的,我現在餓了,我為什麼不能吃。」
  他一愣,「從來沒有人在我的車上吃東西。」
  「你以為你的車子是黃金做的還是什麼做的,這麼珍貴啊,那你開車幹什麼,應該放在家中的車庫裡,這樣就不會有半點損壞了。」她反唇相譏地說。
  他被她的話給弄得說不出任何話的時候,她又說:「我聽別人說過有人喜歡把車當老婆,不能帶寵物上車、不能在車上吃東西,既然你已經有『老婆』了,那我們解除婚約吧。」
  很好,他甘拜下風,他無話可說,他抿著唇繼續開車。
  她一邊吃一邊嘀咕,「早知道應該吃臭豆腐的。」
  他的臉色瞬間如同烏鴉一般黑,他很不喜歡別人在他的車子裡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吃東西就是奇怪事情之一,吃完之後車子裡會有一股食物的味道,聞著不舒服。
  張宜晗舒舒服服地吃完了粥,轉過頭看到他很不正常的臉色,拿起焦糖咖啡麵包,「喂。」
  「什麼?」他沒好氣地說。
  「沒什麼。」
  「張宜晗……」他的耐心似乎要告罄的時候,嘴巴被一軟軟的食物堵住,香甜的味道讓人飢腸轆轆。
  「不用客氣,我吃不下,賞給你了。」她開心地笑了,誰讓他制定什麼在車上不能吃食物的規定,哼,讓他跟她一起犯規,看他會不會對他的「老婆」有一點點愧疚感。
  他叼著麵包一會,空出左手拿住,咬了一口,面色微紅,像做錯事情的小孩一樣,他違背了他的規則。
  她心情愉悅地哼起了歌,餘光瞄到他一副要吃不吃的樣子,心裡更爽。聽到那愉悅的歌聲,他的神色更為晦黯,悶悶地咬著麵包,很好,她不僅打破了他的規定,還誘惑著他一起打破規定。
  「好吃嗎?」她笑靨如花地問。
  他看了她一眼,安靜地吃完了麵包之後,他看向她,正要說話,她快速地打斷他,「你這麼愛你的車,那如果有女生要跟你車震的話,你是不是覺得這是一種精神出軌?」
  她瞧著他的黑臉,手按著肚子,努力壓制著想大笑的衝動,哈哈!
  「我不知道妳有這一方面的愛好。」他陰森森地說。
  她重重地呸了一聲,「你才有這個愛好呢。」她鼓著兩頰,收起臉上的笑意,「我不是變態。」
  他輕哼兩聲:「我也不是。」
  「哦,也是,多虧了我,你以後不是變態,不會不讓人在車裡吃東西。」她揚揚眉說。
  「我記得張阿姨說過妳很討厭吃芒果吧。」
  「對啊。」她機警地看著他。
  他朝她一笑,「我以後允許妳在我的車上吃芒果。」
  他真的是一個變態!

  ◎             ◎             ◎

  時間在劍拔弩張的氣氛之中過去了,孟北的車子開到了張宜晗的住所樓下。
  她面無表情地說:「謝謝。」
  「嗯。」
  她拿起包包,推開車門,丟了兩個字,「不見。」便氣沖沖地下了車,直接往樓上走。不經意的一個回頭,發現他赫然跟在她的身邊,她大呼:「變態,跟著我幹什麼。」
  他似乎對於她說的變態兩個字極為敏感,臉色立即陰黯如暴風雨前的天色,灰沉一片,彷彿隨時要狂風暴雨一般,「不要再讓我聽到這兩個字。」他冷臉警告她。
  她朝他吐了吐舌頭,「請問是哪兩個字?」
  「張宜晗!」他冰冷地喊著她的名字。
  話音剛落,她的動作忽然很奇怪,臉色變得蒼白,小手交叉在她的小腹處。他微微皺眉,不知道他這個未婚妻又在想什麼奇怪的招式對付他了。
  「妳不是說我對妳不夠了解嗎,現在我專門送妳回家,看看妳的生活環境,妳覺得我哪裡做得過分?」他盡量平和地說話。可她的臉色越發蒼白,看得他更加不解,「妳怎麼了?」
  她咬著唇,略微蒼白的小唇終於泛紅了,多了一絲血色,卻襯得她的臉色更為白。
  「小晗?」他緩緩地走向她。她驚慌失措地看著他,像是一隻小白兔般純潔可愛,令他的神情更為緩和,「到底怎麼了,嗯?」
  「你、你別過來,你快點回去,我家已經到了,你快點走。」她慌亂地說,身體看上去如吊線的傀儡。
  他上前,一手扶住她的手肘,「妳的臉色很難看。」
  廢話,她當然知道她的臉色很難看了,因為她大姨媽來了,來勢洶洶,讓她都想跪下了,她的小腹像是不斷地絞著,就像有人拿著一個攪拌器在她的小腹裡攪動著。
  她疼得紅了雙眼,「你快走。」她真的不想跟他說,她的大姨媽被他一句張宜晗給嚇出來,真的是太不禁嚇了,偏偏不該來的時候來,好丟臉啊。
  她柔弱的模樣不知怎麼地撩撥了他心中最軟的地方,他語氣溫和地說:「乖,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她咬著唇,閉了閉眼睛,豁出去地說:「我來大姨媽了,拜託你快點走。」
  他一愣,足足愣了十秒,他才反應過來,眼睛裡摻了笑意,伸手彎腰將她抱了起來,「是不是肚子疼,走不動了?」
  她抿著唇不說話,「三樓302室。」她不想跟他再爭下去,她快沒力氣了。大姨媽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對她來說,一來就是如漲潮的河水般洶湧量多,且她會變得跟棉花一樣,動不動就覺得累。
  他身上很暖和,讓她忍不住軟在他的身上。沒多久她頭都開始暈了,痛楚中依稀聽到頭頂傳來他詢問的聲音,「鑰匙在哪裡?」
  她迷迷糊糊地說:「在我的口袋裡。」
  接著她的雙腿又落地了,身體仍然靠著他。他的大掌往她的外套摸去,摸了半天也沒有找到,他又問:「妳把鑰匙放在哪一個口袋裡?」
  她頭暈得很,只要給她一張床,她就可以倒在床上不動了。聽了他的話,她想了想,「牛仔褲裡。」
  靜默暈染開來,好半晌,她才明白為什麼他還不拿出鑰匙,因為放鑰匙的褲袋緊貼在她的大腿肉上。她立刻自己伸手去拿鑰匙。剛拿出來,就聽到他一聲低笑,糗得她有些懊惱,「拿著啦。」
  他笑笑地接過,拿起來打開了她家門,又如抱公主一樣抱著她進去。
  如果可以,張宜晗真想在直接躺在床上,但前提是她得先放上衛生棉。她依依不捨地拍拍他堅實的手臂,「我自己走。」
  他依言放開她,看她像一個不倒翁一樣搖搖晃晃地走到衣櫃前拿了衣服,又擺頭擺尾地進了浴室,他這才開始打量著她的公寓,乾淨、狹小是他第一印象。
  他慢悠悠地轉悠著,突然聽到浴室裡一陣狼號,他蹙眉上前,輕叩了一下浴室的門,「怎麼了?」
  裡面安靜了好一會,在他猶豫要不要撬開門看看她是否暈過去的時候,她終於開口了,「沒有了,衛生棉沒有了。」
  輪到他安靜地說不出話了,一分鐘之後,他鬆開了緊抿的薄唇,「平時用什麼牌子?」
  她驚訝地看著門,彷彿能想到他一臉尷尬地詢問她的模樣,她以為他會轉頭就走呢,「你幫我買?」
  「嗯。」
  她拿著空了的衛生棉袋子,開了一個小縫隙遞了出去,「這個牌子。」
  那頭的人好久沒有拿過去,在她以為她在跟鬼說話的時候,他有了動靜,「我不會帶這個出去的,我記住牌子了,等一等。」
  她聽著他的腳步聲漸行漸遠,嘴微微一嘟,「誰讓你帶出去了,是怕你買錯了好不好。」
  等了十五分鐘左右,熟悉的腳步聲又響起,緊接著是他的叩門聲,「買來了。」
  她打開一個小縫隙,「給我。」
  「我背過身了,妳門開大一點,塞不進去。」
  她疑惑地打開更大一點的縫,這一看她差點就笑了,他買了一大袋的衛生棉抱在懷裡。
  她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接過後隔著門問:「為什麼買這麼多?」說話間打開一看,根本就不是她剛才說的那個牌子,而是每一種都有,好險她要用的也包含在裡面。她覺得好笑地說:「你根本就沒有看對不對。」
  「不是。」他快速否定,「我買的時候發現種類很多,妳買的剛好是中等價位,我很懷疑妳是不是為了省錢在這方面也斤斤計較。身為妳的未婚夫,我應該盡量對妳好。」
  她隔著門對他翻了翻白眼,「我才沒有省這個錢,我只是用慣這個。」
  「洗髮乳、牙膏、沐浴乳之類的東西不能長期只用一種,要時不時地換一換,我想衛生棉也是一樣吧。」他說。
  張宜晗感覺自己快被他氣到要吐血了,「你可以走了。」
  好一會後外面沒有聲音,她也不管,直接脫掉衣服洗澡。洗完澡,換上乾淨的睡衣和衛生棉,她一身溫暖地走出去。
  鼻中泡麵的味道讓她眼睛一亮,她連忙循著味道看去,就看到孟北一手端著泡麵,一手拿著叉子,一口接一口地吃著,剛吃了宵夜沒多久的她一時間也餓了,「你怎麼還沒走?」
  「先吃了泡麵再走,剛才在便利商店裡買的,還有幾包,妳要吃嗎?」他很想說她的目光如狼似虎,真的是很難讓人忽視。
  「要吃!泡菜味的有沒有?我要吃,你弄給我吃。」她兩腳一跳,盤腿坐在椅子上,靜靜地等著吃的。
  孟北吃完最後幾口泡麵才慢條斯理地站起來,「等一會。」
  她完全沒有任何自覺性,竟使喚起他,「謝謝。」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