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噓,別說我愛猛男
【4.6折】噓,別說我愛猛男

修玉清,五官清秀,無不良嗜好,生平第一次死心眼, 就被男人給甩了,本來,她是想一了百了,當自己瞎眼了。 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為了爭回被甩的悲劇,她決定, 一定要找個比那混蛋好千倍萬倍的男人,可惜, 豪語說得太快,好男人不好找,最後她不死心的租了個小男人。 只是,眼前這位小男朋友也太正了吧?不只長得俊美, 害羞會臉紅,看在她這御姐眼中,更是美味可口的純情。 可是,遲默中這「假男友」,幹嘛有事沒事對她放電? 她可不想撲他上床,畢竟他跟她可是很純的純金錢關係啊。 可怎麼辦?這男人太誘人,她一個定力不足, 硬生生地給遲默中這男人機會,狠狠地將她折騰得動彈不得。 最慘的是,她被啃都不計較了,也很俗辣的落跑了, 新任頂頭上司竟然是那位,教她不敢正視,只敢偷吃的純情男!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布叮
出版日期:
2012/01/19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5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拉男人上床,女人的悄悄話,太刺激了;
拐女人上床,男人的私密話,太過癮了。


修玉清,五官清秀,無不良嗜好,生平第一次死心眼,
就被男人給甩了,本來,她是想一了百了,當自己瞎眼了。
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為了爭回被甩的悲劇,她決定,
一定要找個比那混蛋好千倍萬倍的男人,可惜,
豪語說得太快,好男人不好找,最後她不死心的租了個小男人。
只是,眼前這位小男朋友也太正了吧?不只長得俊美,
害羞會臉紅,看在她這御姐眼中,更是美味可口的純情。
可是,遲默中這「假男友」,幹嘛有事沒事對她放電?
她可不想撲他上床,畢竟他跟她可是很純的純金錢關係啊。
可怎麼辦?這男人太誘人,她一個定力不足,
硬生生地給遲默中這男人機會,狠狠地將她折騰得動彈不得。
最慘的是,她被啃都不計較了,也很俗辣的落跑了,
新任頂頭上司竟然是那位,教她不敢正視,只敢偷吃的純情男!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剛立夏,臺北的天氣就燥熱起來,雖然剛下過一場雨,卻絲毫沒有緩解任何暑氣。
  凌晨深夜,新盟雜誌社主編辦公室裡,依然燈火通明。
  發出藍光的電腦螢幕前,修玉清眉頭微皺地盯著螢幕,辦公室裡的時鐘「滴答滴答」地響個不停,時間正慢慢地流逝,如果不是因她在思考後,偶爾敲打在鍵盤上的手指,真會讓人錯以為她的世界是靜止的。
  雜誌社的工作一向如此,對於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的修玉清來說,不是深夜趕稿,就是熬夜看稿。
  不知過了多久,修玉清忽然翹起嘴角,快速而熟練地打完最後一個標點符號,手指按下Enter鍵,終於長吁了口氣,在熬了好幾個通宵後,總算在截稿日期前,把總編大人交代的稿子交了。
  修玉清滿臉疲憊地坐在位置上伸了個懶腰,抬頭時,不經意地發現已經是凌晨三點,她該準備回家補個覺了。
  此時,辦公室的大門忽然被人推開。
  「總編?妳怎麼來了?」
  修玉清忽地一下從座位上站起來,表情也不自覺地嚴肅了,「難道是剛才的稿子有問題嗎?」
  不會吧?那可是她熬了幾個通宵才寫出來的,如果不行,那她連死的心都有了。
  站在門口的于曉麗衝緊張的修玉清擺一擺手,「瞧妳那副大難臨頭的樣子,我只是看到妳辦公室裡的燈還亮著,就過來看看妳。」
  修玉清不解地看著她,「這麼晚了,總編大人怎麼還沒下班?」
  于曉麗是新盟雜誌社的總編,年紀已經過了半百,當初修玉清來雜誌社應聘,還是她親自面試的,這一晃竟過了五、六年,當初那個毛躁的小女孩,如今已經能成為獨當一面的主編了。
  看著修玉清因工作越發幹練的模樣,于曉麗既欣慰又擔憂,遲疑了片刻,于曉麗還是說出了自己心中一直想要說的話。
  「妳還不是一樣沒有下班,最近趕稿很辛苦吧,看妳都瘦了,可是玉清啊,我知道妳是個工作狂,在工作上也是力求完美,但是不要疏忽了身邊的人,年輕人還是要多多約會,享受享受人生嘛。」
  對於修玉清來說,于曉麗不僅是她的上司,還是亦師亦友的長輩,她敬重她,甚至崇拜她的優雅和處事的態度,雖然歲月在于曉麗臉上無情地落下痕跡,可是她的那份豁達淡然,她怕是要鍛鍊個幾年,也許十幾年、幾十年才能達到的。
  然而有一些事,卻不是那麼簡單,無論如何也豁達不起來。
  修玉清微微歎口氣,與于曉麗面對面的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她現在終於有幾分明白,總編大人這麼晚沒有離開,原來不僅僅是在等她的稿子,而是還有一些體己的話要與她說。
  她換了個姿勢,盡量用輕鬆的語氣,和于曉麗攀談起來。
  她知道,于曉麗願意做這個傾聽者,其實她那件「私事」,在公司已經不能算是一件新聞了,做媒體的,任何八卦都會傳得比風還快,更何況還是如此丟人的事情。
  「我和于啟山已經分手了,確切的說是于啟山在還沒與我說分手的時候,親自送來了這個。」她從衣服的口袋裡拿出來一張請柬。
  請柬設計的很特別,並不是傳統的大紅色,只有四四方方巴掌大小,上面印著心心相印的青花瓷圖案,既小巧又可愛。
  于曉麗看到這方請柬的時候,結合著之前的傳聞,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她不著聲色地快速看了眼修玉清的臉色,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表情,只不過那雙眼睛裡隱忍著悲傷。
  修玉清打開那張請柬讀了起來:「本月十八日,于啟山先生和金思萌女士,在九州大飯店舉行婚禮,屆時歡迎您的……」
  她還沒讀完,有些顫抖的手背上覆蓋了一隻溫暖的手,這讓她冰冷的心稍稍穩了穩,甚至連顫抖的聲音都停止了。
  修玉清自嘲地歎口氣,她真的無法做到釋然啊,每次拿起這張請柬,她都強忍住一切消極的情緒,可是越是忍耐,她的那根神經越是緊緊地繃著,她怕哪一天突然斷了,她會崩潰,做出一些自己都無法想像的事情。
  好在于曉麗握住了她的手,讓她的胡思亂想停了下來。
  「接下來,妳有什麼打算嗎?」
  于曉麗是過來人,她看過太多的情侶分分合合,也經歷過愛情的喜怒哀樂,到了她這個年紀,這樣的感情處理起來其實很簡單,可是現在的修玉清,只怕自己說什麼,她都不會聽進去,她能做的就是給予支持,而且她也相信,以修玉清的情商,只要放下來,一切就會好起來。
  而修玉清等待的正是這句話,在接到于啟山的請柬後,第一個感覺就是受到了極大的羞辱,這張請柬拿在手心裡是那麼的滾燙,好比迎面被人摑了一巴掌,這些日子她夜夜失眠,滿腦子想的就是接下來該怎麼做。
  其實無論怎麼做都已經是徒勞了,于啟山雖然沒有把話說得太絕,但是這張請柬已經說明了一切。
  他們再也不可能了。
  然而,她,修玉清又怎麼會是一個輕易認輸的人呢!就算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就算已經輸得一敗塗地,她也要輸得漂亮,讓傷害她的人,後悔和難堪。
  修玉清忽然冷笑起來,那抹笑裡凝聚著她所有的憤恨和不甘。
  「我想度個假……」
  于曉麗贊同地點頭,「也好,妳這些年的特休,足以讓妳來趟舒舒服服的歐洲之旅了。」
  「不不不……總編大人。」修玉清笑意更深了,「我是要請婚假,準備去度個蜜月。」

  ◎             ◎             ◎

  早在和于啟山戀愛的時候,修玉清就曾經和他探討過,如果將來有一天他們結婚了,會去哪裡度蜜月。
  那時的他們真的很快樂,相愛也是一件簡單的事,整個世界好似就只有他們彼此。
  可是,往事如煙,當年的山盟海誓,也不過是空話一場。
  是他先背棄最初的誓言,她也就沒必要再把關於于啟山的一切記在心裡,沒意義。
  修玉清回到公寓的時候,天已經濛濛亮了,最近她失眠嚴重,雖然熬了通宵,卻絲毫沒有睏意,想來她的美容覺是徹底補不回來了。
  打開通往空曠陽臺的落地窗,迎來微風,吹打著粉色的窗簾,髮絲也在半空中飛舞,她的左手邊立著一面古樸的試衣鏡,這還是當初于啟山說要放的,等將來他們結婚了,找機會在這裡做愛,看著鏡中彼此扭擺赤裸的身體,一定充滿了浪漫的色彩。
  可是現在這面鏡子裡,處處充滿了虛偽、空無的承諾,和一眼望不到底的回憶,這鏡子似乎富有種魔力,一下子就將她吸附到了過去,跌落進去自己曾經美好的記憶中,讓她看到那個與于啟山糾纏的自己。
  那時的修玉清就站在現在的位置,半摟著于啟山的肩膀,輕軟的聲音,呼吸著曖昧的氣息,嬌喘著細細的呻吟。
  于啟山說,修玉清我愛妳,我是多麼想一口吃了妳,可是我不能,我要妳的是一生一世,我要等到我們的新婚之夜。
  于啟山吻住了她的紅唇,撫摸過她傲然挺立的酥乳,手指也沾染上修玉清流淌的愛蜜,可是一切卻僅僅是這樣,點到即止。
  一陣冷風吹來,修玉清不禁打了個寒噤,瞬間從回憶中掙脫出來。
  瞧瞧她都想到了什麼,只不過是一面鏡子,居然想到的是他們赤裸的身體,糾纏的手指,這些只不過僅僅是回憶,竟讓她的身體起了反應,花穴有了溼潤。
  三年裡,這樣的情景幾乎每天都在上演,然而他們居然沒有擦槍走火,說出去都沒人相信,可是這是事實,現在想來,也不知道是該慶幸于啟山的堅定,還是應該感到悲哀,在一起三年,竟然沒誘惑得住這個男人。
  後來她的工作越來越忙,他們見面的時間越來越短,共同語言也越來越少,時間就像一把鈍的刀子,一點一點地切斷了他們之間的激情,即使他們三年裡沒有過任何爭吵,但卻漸漸有了沉默和面對彼此的尷尬,只想著盡快結束約會,最長的時間,一個月裡都不曾打過電話、傳過簡訊,她太忙,也疲於這樣的應付。
  可是即便是這樣,她都沒曾想過要和于啟山分手,沒想到她出了趟差回來,于啟山竟然和她說,他就要和一個認識不到兩個月的女人閃婚了。
  閃婚,這諷刺的兩個字,讓她想笑著哭出來。
  多麼諷刺啊!那個女人當初還是她介紹給于啟山認識的,沒想到他們兩個人這麼快就背著她暗通款曲。
  于啟山一定也會那麼痴纏地吻著那個女人的嘴,用粗糙的手指摩挲著那個女人的乳房,甚至在床上翻雲覆雨……想到這,修玉清清楚地聽到,自己腦中發出一聲清脆的斷裂聲,回憶戛然而止,可是她的理智再也不復存在。
  她修玉清的字典裡沒有「輸」這個字!
  修玉清隨手拿起搭在窗臺上的布簾,遮擋住那面古樸的鏡子,她不想看到自己現在頹廢的樣子。
  她需要的是振作,重新振作起來,她要讓于啟山意識到,他現在的決定是錯誤的;她要讓他知道就算她是被甩,離開他,她照樣活得比他還要瀟灑。
  關上厚重的落地窗,走進書房,修玉清踢掉腿上的短裙,盤腿坐在電腦前,打開之前流覽過的歷史記錄,按下徵友網頁。
  這是一個徵友的BBS論壇,上面有不同的討論區,每天更新著許許多多男女的交友資訊,還有揹包客旅遊、揪團旅行……各種各樣的資訊。
  經過這幾天的觀察,修玉清覺得這個網站的真實性和點擊率,令人感到是可以相信的。
  於是,修玉清很快地完成了註冊,且在徵友的頁面上開了一個新的帖子。
  她敲打鍵盤的指尖決然且不遲疑,每一個字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幽藍色的螢幕上,只有短短的一行字「租男友一名,單身,健康,無不良嗜好者即可,價格面談,有意者請發私信」,指尖稍稍停頓,不到片刻繼而又敲打在鍵盤上,連續打下「急急急」,修玉清複讀一遍,這才滿意地發送了帖子。
  離于啟山結婚的日子,只剩下五天了,這五天裡,她要做的事不比于啟山少,當然最重要的是,她現在急需一個男人當自己的男朋友,即便這個男人長相沒有于啟山英挺俊朗,但是她也絕對有把握會扳回顏面的。

  ◎             ◎             ◎

  徵友的事情比想像中困難很多,回帖的網友對此表示了懷疑,甚至有起哄亂來的。
  這條訊息好比扔進大海中的一粒石子,很快就沉入了大海,每每如此,修玉清都會再次更新訊息,讓如石沉的帖子再次浮上來。
  可是即便如此,她的私信欄裡也沒有一封應徵的資訊,徵男友的事迫在眉睫,但卻是可遇不可求的,而這幾天,修玉清也沒閒著,她去美髮店把及腰的長髮剪短。
  這段時間她常聽梁詠琪的「短髮」,歌詞恰好是她此刻的心境。
  我已剪短我的髮,剪斷了懲罰,剪一地傷透我的尷尬……
  修玉清本不是一個矯情的人,不過既然做不到釋然,那就要精心布署一切,她有她的驕傲,輸也要輸得精彩。
  這個月十八號是個好日子,她要讓認識的人和不認識的人,都看到她的精彩。
  被剪斷的長髮,被美髮師收集起來還給修玉清,他一直以來是修玉清的美髮師,對修玉清剪短頭髮的舉動,無不感遺憾。
  而修玉清倒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這是和過去告別的一個好方式,她算是明白為什麼失戀的人會喜歡剪短髮,所謂從頭開始,就是如此。
  她從未失過戀,以前她看到別人因失戀,痛苦地完全吃不下飯的樣子,自己還曾經不以為意地嗤笑過,沒想到現在輪到了自己,她終於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滋味。
  痛,連呼吸都是痛的。
  新髮型配上新衣服,再一次站在那古樸的試衣鏡前,她發現自己有了些許變化,至少儀態上看起來端莊又嫺靜許多。
  當她正準備把身上的裙子脫下來的時候,電腦的提示聲和電話鈴聲同時響起來。
  修玉清先接起電話,然後盤腿坐在電腦前,她還沒開口,電話那頭的人就先她一步開口責問,是她的好朋友譚新娜。
  「修玉清,妳給我老實交代,那個網站上租男友的訊息是妳發布的嗎?」
  修玉清邊聽,邊用修長的手指點開自己的信箱,她對著電話莞爾一笑,「新娜,妳還真懂我。」
  「果然是妳!我以為妳之前和我說租個男友去參加于啟山的婚禮,只不過是玩笑之談,沒想到妳居然……居然……」
  電話聲中,修玉清不難聽出好友語氣中的擔心,估計譚新娜已經到了無以言語的地步,話說了一半竟不知道如何開口。
  「好了,別氣別氣,妳是知道我的,有自己的驕傲,就算輸也要體體面面,說句好聽的,我是想讓于啟山安心過他的小日子去,讓他知道即使離開了他,我照樣過得滋潤,二來……」
  修玉清歇了口氣,她點開了私信,私信內容很簡短,她匆匆掃了一眼,繼續對電話那頭的好友說道:「再者說,我總不能陷在失戀的漩渦裡,掙扎不出來吧,新娜,我年紀也不小了,而且工作這麼忙,又那麼宅,透過這種方式,說不定會是一段新戀情的開始呢……」
  「真的?」譚新娜表示質疑。
  「真的真的,比珍珠還真呢。」
  聽修玉清愉悅的聲音,譚新娜問道:「看樣子,妳是找到倒楣的假男友了?」
  「假扮我男友很倒楣嗎?」修玉清嬌嗔道:「我會給他豐厚的報酬的,不過這年頭租個男友還真是一件難事,我等了好幾天才盼到了一個回信,我看就他了。」
  譚新娜沉吟片刻,現在既然如此,對於自己的好友,她也只能給予支持,「那就祝妳明天在于啟山的婚禮上,成為全場焦點,徹底和過去說再見。」
  掛了電話,修玉清這才認真讀起那封信。
  「妳好,我今年二十五歲,剛從國外留學回來,我叫Leo,不知道有什麼可以幫助妳的?」
  居然只有二十五歲?比她小三歲呢……讓一個比自己小的男人假裝自己的男朋友,可信度會不會太低了?可是箭已在弦上,沒有退縮的機會了。
  考慮了下措辭,修玉清回復道:「我明天要參加前男友的婚禮,需要租用一名男性,暫時假裝我的男朋友,當然,你除了假裝這個身分外,並不需要做什麼過於親密的事,甚至連說話都可以只我來講,時間為一個月,這一個月裡,我們會一起去旅行,全程費用由我來承擔,報酬為十萬,事後我們也不會有任何牽扯。還需要提一句,我比你大三歲,有正當職業,如果你同意的話,明天上午十一點九州飯店門口見面,暗號是彼此拿著新盟雜誌,希望你能認真考慮我的建議。」
  發送完消息,修玉清其實還是緊張的,等待了大概一個多小時,對方也沒回復,她的心亂糟糟的,也不知道是因為明天要參加于啟山的婚禮,還是因為這個叫Leo的男人沒有回復她。
  眼看著時間也不早了,修玉清必須早點休息,以最好的狀態去面對明天的婚禮。
  如果她和這個叫Leo真的有緣的話,他們屆時在見吧。
  凡事……不可勉強的。

  第二章

  第二天一早,鬧鐘還沒響,修玉清就已經起床,昨晚上她難得睡了一個好覺,也許想到任何事情總有答案,與其煩惱不如順其自然,她反而淡定了。
  換上準備好的紫紗細肩帶裙,胸前是精美細緻的刺繡花朵,半透明的薄紗襯出修玉清別樣的風情性感。
  修玉清已經二十八歲,常年的職業生涯,讓她身上有著獨特幹練的韻味,在加上這套裙裝,看起來是既成熟又嫵媚。
  她平時並不怎麼化妝,今天卻例外塗了睫毛膏,拉長了眼線,戴上了美瞳,嬌豔欲滴的紅唇微微嘟起,整個人都年輕了。
  離預定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出門前,修玉清隨手拿起茶几上最新一期的「新盟」雜誌。
  開車去九州飯店用了二十五分鐘,修玉清把車子停在飯店的對面,遠眺而去,並沒有看到有什麼人拿著和手中一樣的「新盟」雜誌。
  看了一眼時間,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五分鐘,她並不喜歡遲到,也不喜歡遲到的人,難道昨晚給她發訊息的男人,並沒有看到她的留言?
  十一點十一分是婚宴開始的時間,大概是取自「一人一世一雙人」的意思,不過想到這一點,修玉清覺得是一種諷刺。
  她坐在車內有些心不在焉地翻看著手中的雜誌,不經意間倒是發現了飯店前一對迎賓的男女,男人穿著白色西裝,輕輕拂去身側女人額頭上的碎髮,親暱地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惹得她躲在他懷裡嬌笑。
  這一瞬間,修玉清覺得自己的到來是一個錯誤,那樣決然的分手,難道經歷過一次還不夠,還要再經歷一次,再一次撕裂自己的心,她才知道什麼叫痛徹心扉嗎?
  忽然包包裡的手機鈴聲響起,修玉清拿在手中,看了一眼對面。
  新娘子已經走進宴會廳,只餘新郎一人在門口接客,好似有心電感應,他們不約而同地看向對方,四目在空中交會。
  是于啟山打給她的,修玉清淡漠地接了起來,「喂?」
  「怎麼都到了也不進來?」
  「在等人。」她看見新郎有意無意地,摸了摸自己無名指上的戒指,距離雖然很遠,但還是刺痛了修玉清的眼。
  「約了譚新娜?」
  「不,是……」她正懊悔自己為什麼要告訴他約了人時,看到一個男人朝于啟山走了過去,如果她沒看錯,他的手裡正巧拿著一本雜誌。
  修玉清眼睛瞬間就亮了,來不及掛電話,打開車門,幾個箭步穿過馬路,衝到那男人面前,略有些誇張的笑容中帶著激動。
  她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嬌嗔地埋怨:「你怎麼才來,我等你很久了。」
  那男人怔住,被眼前的女人驚得連手中的雜誌都掉在地上。
  修玉清隨即彎腰撿起雜誌,果然是最新一期的「新盟」,她的笑意更深,她等的人終於到了。
  「來,我給你介紹,這就是我之前和你說的于啟山先生。」
  于啟山的眉頭不自覺起皺起來,這個男人眼生得很,樣子清秀,應該比修玉清年紀還要小,不知所措的樣子透著青澀,不知為何,他竟覺得很可笑。
  他認識修玉清三年,有共同的交際圈,他們的朋友也彼此相識,但是眼前這個男人是陌生的。
  修玉清看到于啟山面露不可置信的表情,就知道他想問她,這是她從哪裡找來的「演員」。
  她不介意地又摟緊了幾分旁邊的男人,「于先生,這是……我的新男友,叫Leo。」
  「新男友!」
  于啟山吃驚的語氣,震驚的眼神,全部都在修玉清的意料之中,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真是抱歉,現在才把我的男友帶來,他之前一直在國外留學,也不常見面,不過還好,這次在你的婚禮上把他帶來,也不算失禮。」
  于啟山知道修玉清在演戲,哪怕她笑得那麼自然,笑容裡滿是得意和刺眼的挑釁,他本不應該相信的,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了,即使他了解修玉清向來不服輸的性子,但是他此刻摸不透修玉清心裡到底在想著什麼。
  于啟山轉過頭不去看莫名其妙出現的男人,挑眉凝視著修玉清,用質問地口氣:「玉清,妳這是向我報復嗎?就算為了報復我,也應該找個可靠的男人,他看起來……像妳的弟弟。」
  他不給修玉清任何反駁的機會,掉轉過頭問道:「Leo先生,不知你們在一起多久了?」
  站在修玉清旁邊的男人聽到他這麼問,臉刷地一下滾燙起來,似乎是因為害羞,連耳根子都紅了。
  「我……」他清秀的外表下,連聲音都是爽朗有朝氣。
  于啟山忽然覺得年輕真好,卻沒聽到他的回答,倒是修玉清忍無可忍地「哼」了一聲。
  「于先生,我想你大概是不了解我現在的口味。」她上前一步,略微擋住于啟山探究在Leo身上的目光,仰起脖子,她看起來驕傲地像隻鬥志高昂的孔雀。
  「我現在比較喜歡清淡一點、稚嫩一點的男人,難道你不覺得Leo很純情嗎?我就喜歡他這樣……」說著說著,修玉清捂著嘴笑得花枝亂顫。
  她成功了,她挑釁的語言,年輕的男伴,終於擊敗了不可一世的于啟山,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痛苦,那種痛苦她是了解的,在于啟山和她說分手的晚上,那種痛就已經隨著她的恨意深入骨髓。
  可是這才剛剛開始,更精彩的還在後面呢。
  修玉清不給于啟山任何說話的機會,摟緊身邊被她忽略的男伴,笑著對于啟山擺擺手。
  她的聲音依舊含有笑意,可是聽進人心卻是冷的,「時間不早了于先生,我們先進宴會廳,等一下,我們……」她加重了「我們」這兩個字,「會一起向你和你的新婚妻子敬酒。」

  ◎             ◎             ◎

  九州大飯店一到三樓都被于啟山夫婦包了下來,整個喜宴隨處可見來往的賓客。
  修玉清拉著身邊男人的手,頭也不回地走到一樓宴會廳的轉角處,她將額頭抵在牆上,緊繃的心這才鬆懈下來。
  她不常撒謊,也從來沒有用過這樣倨傲的態度對待于啟山,現在鬆懈下來,緊張的心反而跳得比剛才更猛烈了。
  「妳……沒事吧?」突然一隻手輕輕地搭在她的肩膀上,聲音還是爽朗富有朝氣,不過有些許擔憂。
  修玉清這才想起身旁還有個男人,她新租來的「男朋友」。
  她微微收斂起焦躁的神情,抱歉地對身後的男人低下頭,「請原諒剛才我逾越的行為,我並沒有做到之前和你的約定內容,但是你放心,我的行為最多也只會停留在牽手,或者是挽胳膊的這幾個動作,在今後的合作中,我一定不會有過分的舉動。」
  對面的「Leo」只是低著頭看著她,即不出聲斥責,也沒有開口說話。
  修玉清見他沒有說話,似乎並沒有生氣,這才鬆了口氣,她還真有些害怕這個男人,因生氣而不和她合作下去。
  一抬頭,她就對上一雙閃亮耀眼的眼眸,像清澈的小溪,一眼就望進眼底,目光澄淨坦然,她已經很多年沒有從一個成年人眼中,看到過如此乾淨的眼神,就連他的笑容也是溫和的,讓人有一種如沐浴春風一般。
  當然細細一瞧之下,她發現眼前這個男人的樣子也是極好看的,這種好看和于啟山完全不能相比,換句話說,他們根本一個是男人,另外一個是大男孩,而這個大男孩身上的那種清俊的氣質,讓人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妥貼,如果換做以前的她,說不定還會芳心暗許。
  可是,她早就喪失愛人的力氣了。
  修玉清從手提包裡拿出一個信封,放在他的手中,繼續說:「很感謝你接受我這份請求來假裝我的男友,這是我之前說過金額的一半,算是定金,剩餘部分我會在一個月後給你,我們之間現在是合作關係,你只需要配合我演好這場戲,接下來我們去參加我前男友的婚禮……」
  說完,修玉清伸出手,歪著頭衝他璀璨一笑,「如果同意,我們就從牽手開始,就算是正式達成合作協議。」
  那男人低頭看著修玉清,慢慢地,他的耳根爬上一抹可疑的紅暈。
  修玉清看得真切,這個大男孩真的是清純啊,她不過是提議牽下小手,他就會臉紅呢,這讓她覺得像是初戀的羞澀一般。
  修玉清見他遲疑許久,似有話要說,連忙說道:「真是抱歉,Leo,都是我一直在說,沒有問過你的意願和要求,如果你有其他條件,儘管提出來,只要我能做到……」
  「我叫遲默中。」
  想來這是他的中文名字吧,修玉清笑著把手微微抬起,以一種邀請握手的姿勢遞到他面前,「我叫修玉清,很高興你能做我的假男友。」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