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帶球躲爹地《上》
【4.6折】帶球躲爹地《上》

眼前這個橫眉豎耳、一臉凶相的男人是怎麼回事? 當年藍微微她不過就是迷暈他, 借他展天雷的種生了一個白胖兒子罷了, 他有必要這樣瞪著她嗎? 還一開口就要她交出兒子!就憑他貢獻的精子嗎? 懷胎十個月,又辛辛苦苦拉拔兒子長大, 這個男人現在跟她來要兒子,憑什麼? 不交就是不交,不然就是抱回寶寶再附送她這個年輕小媽!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簡夏
出版日期:
2010/05/10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管你是黑道還是白道,請你愛我就對了。
管妳是裝瘋還是賣傻,我只知道我愛妳。

眼前這個橫眉豎耳、一臉凶相的男人是怎麼回事?
當年藍微微她不過就是迷暈他,
借他展天雷的種生了一個白胖兒子罷了,
他有必要這樣瞪著她嗎?
還一開口就要她交出兒子!就憑他貢獻的精子嗎?
懷胎十個月,又辛辛苦苦拉拔兒子長大,
這個男人現在跟她來要兒子,憑什麼?
不交就是不交,不然就是抱回寶寶再附送她這個年輕小媽!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微微,下午別急著回家,跟我們一起去看大四畢業生的籃球聯賽,聽說我們系的系草張羅偉會出場。」

  藍微微正收拾好東西,平時一群交往甚好的死黨立刻圍了上來,堵住她的去路。

  藍微微詫異地看看她們,然後連忙揮手拒絕:「不行,今天我有急事要回家,改天吧。」

  「微微,妳太不夠意思了,每次我們約妳,妳都有事推託,妳每天這麼早回家,到底做什麼啊?」藍微微甚感委屈,如果可以,她也不想每天一放學就回家,大好的青春年華,也想跟朋友出去逛街,可是……

  想起還寄放在老娘家的那塊寶貝疙瘩,她就忍不住歎氣,無可奈何地說道:「可是我得早點回家,給孩子餵奶。」

  ◎ ◎ ◎

  誰也想不到眼前這個只有七個月大,臉蛋圓圓、皮膚嫩嫩,笑得一臉純真的小傢伙的親媽,居然是一個剛滿十九歲才上大一的小女生!

  吃飽喝足,床上的小傢伙此刻活躍的很,興奮地蹬著兩隻小短腿,整個人順著平坦的床單,一直往床頭的那一邊挪啊挪的,圓圓的小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伸著兩隻肉呼呼的小手,嘴裡叼著個奶嘴,一邊奮力地吸著,一邊努力地扭動自己笨重的小身體。

  順利爬過那一座凸起的「山丘」,眼看著目標物已更進一步,小傢伙興奮的「哇哇……」直叫,口水也順著唇角,啪嗒啪嗒毫不客氣地滴落在某人的臉上。

  正躺在床上閉目養神的藍微微,突然感覺有水滴在自己的臉上,立刻睜開了自己的眼睛,意識到剛才滴在自己臉上的「水」是這個小鬼的口水的時候,立刻伸手摸了個乾淨。

  「你這小鬼,連我休息的時候都不安份!」玉蔥蔥、白嫩嫩的一根手指頭,輕輕點了一下小鬼的額頭,然後那顆當擺設作用的大頭連帶著身體,不中用的向後倒去,原本趴在被子上的小鬼像顆球一樣滾下她的身體。

  「嗚哇……」見目標物在自己眼前突然「消失」,手無縛雞之力的小鬼立刻拿出自己的獨門武器來對付自己的親媽,小鬼哭得一臉的委屈,一張巴掌大的小臉緊緊皺成了一團,小孩子的哭聲甚是嘹亮,吵得原本就已經一身疲憊的藍微微更加惱怒。

  「藍微微,妳又在欺負蛋蛋!」

  聽到孩子的哭聲,房間門立刻被一位中年美婦推開,那位中年美婦一手拿個鍋鏟,指著床上的犯罪嫌疑人不客氣地吼著:「要是我們家蛋蛋出了什麼意外,我唯妳是問!」

  「媽,什麼『你們家』,小黎是我生的。」看見生養大權被自家老母所奪,藍微微立刻雙手插腰,據理力爭,杏眼瞪得比誰都大。

  「妳這死丫頭,妳還有臉說小黎是妳兒子!」說到這個,藍家老母就一臉忿忿,抓著鍋鏟走到女人面前,手揪住藍微微的耳朵,凶巴巴地訓斥:「妳除了生小黎痛了三天之外,妳什麼時候把心思放在小黎身上過,要不是老娘我把屎把尿的帶大小黎,小黎會活活被妳這個死丫頭給餓死!」

  「啊噗……」彷彿是為了回應外婆的高亢嗓音,大床上的小鬼興奮的嘎嘎叫,然後露出燦爛的笑臉,撒嬌一般,爬到外婆身上蹭了蹭。

  「小黎乖。」看到孫子,藍家老母立刻一改凶巴巴的臉色,換上疼愛的笑容,抱起小孫子,看著孫子白嫩嫩的小臉,忍不住親了一大口。

  「噗……」被外婆親得臉蛋好癢,小鬼興奮的尖叫,然後也很大方的回贈了藍家老母一臉的口水。

  「媽,我最近準備考大學英語四級都快累死了,妳能不能少唸幾句。」藍微微鄙視自家老媽這麼大把年紀了,還揩她家小兒子的油。

  「現在又嫌我嘮叨了,也不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從小就搞叛逆,高三的時候,妳居然還給我『帶球』滿路跑,有什麼好事是妳藍大小姐沒做過的?」

  說起這個女兒,藍家老母就一肚子怨氣,她怎麼會生出這麼一個「獨樹一幟」的女兒來?幼稚園的時候,人家女孩子還在父母懷裡嚶嚶撒嬌,她藍大小姐已經學提著拳頭到處跟人家男生打架;小學的時候,人家小姑娘還是文文靜靜、秀秀氣氣的,她藍大小姐已經學會夜不歸宿到處混了;最讓人大跌眼鏡的是上高三,別人已經埋在書堆裡,準備衝刺聯考,她家的藍大小姐居然挺起大肚子,做起了未婚媽媽!

  冤孽啊冤孽!

  她問孩子的爸是誰,這個丫頭死也不肯說,誰知孩子出生都七個月大了,那個素未謀面的孩子他爹都還沒有出現。

  「老媽,妳也不是十八歲就有了我?」藍微微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挑釁地看著自家老母,「我到現在也不知道我老爸是誰啊,我們母女彼此彼此,何必把話說得這麼絕?」

  憑什麼老娘十八歲可以未婚先孕,她就不可以?呵呵,她生兒子生得還比老娘早哩。

  真是……青出於藍,勝於藍啊!

  「真是氣死我了!」藍母當場被自己女兒氣像狒狒大吼似的發狂模樣,操起手中的鍋鏟,就向藍微微的腦袋狠狠敲去!

  「痛死了,老媽,敲壞了我這愛因斯坦二世的腦子,以後沒人賺錢給妳養老!」藍微微一邊躲著老媽的鍋鏟攻擊,一邊哇哇亂叫。

  「老娘生了妳這樣一個孽女都沒有怨天尤人了,我還指望妳給我養老!」藍家老媽左手抱著可愛的孫子,右手拿著鍋鏟奮勇直追。

  藍家孫子坐在外婆的手臂上,笑著看著自己的老媽被外婆追得如喪家之犬,躲藏不及,新奇的他笑得更加興奮,圓滾滾的小身子也一動一動的,彷彿也要爬出去,跟著老媽到處跑。

  就在藍家三口鬧得一屋雞飛狗跳的時候,他們誰也不知道,窗戶對面的圍牆上,突然白光一閃,一名帶著黑色墨鏡的無名男子,舉著相機,拍攝下了他們此刻的相片……

  ◎ ◎ ◎

  御雷堂總部。

  展天雷一臉冰冷地看著手下遞上來的幾張照片,渾身上下散發著不容人靠近的冷硬氣息,偌大的辦公室裡,只有他一人坐在辦公桌後,身後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窗,屋外的陽光穿透落地玻璃,照射在他的身後,使得逆光的他更增添了一絲肅立。

  桌子上,是幾張剛洗印出來的相片,在白色的光暈下,照片上那微笑的幾張臉孔美得不真實。

  展天雷慢慢抬起手,拿起最上方的一張相片,兩張笑得燦爛的臉離他更近了幾分,照片上是一個女人和一個七、八個月的的小孩子,女人乾淨的瓜子臉,五官清秀,笑起來的眼睛彎成了月牙形,長長的睫毛如洋娃娃一般的嬌俏可愛。

  她懷中的小孩子,更是惹人喜愛,圓圓大大的腦袋,精雕玉琢的五官,嘴巴裡還叼著一個奶嘴,一隻手拿著一隻鈴鐺,另一隻手舉了起來,彎成貓爪子形,像是在和照相片的人打招呼,大大的笑容,如溫暖的太陽花一般讓人看了心醉……

  展天雷常年冰冷的心底,在看到這些照片的時候,突然湧過一絲暖流,火焰的紅光,從厚厚的冰層地下一閃而過。

  「笑月。」展天雷輕喚一聲,辦公室的們被人打開,走進一個身材修長的年輕男子,展天雷有點不真實地望著那些相片,問自己最得力的助手,「他們真的是……」

  「是的,大哥,千真萬確,這個乳名叫『小黎』的男嬰,的確是大哥的兒子。」

  「小黎……」展天雷輕輕叫了一聲,心底的暖流越來越洶湧,嬰兒的燦爛笑容像是太陽光一樣耀眼的令他睜不開眼睛,心底平靜的湖泊,彷彿劃過一片羽毛,蕩漾出圈圈的漣漪……

  犀利的眼睛從可愛的小男嬰轉移到了旁邊的女人身上,很難讓人相信,這個眉眼乾淨的女人,曾經用那樣卑劣的手段上了他的床,並與他發生關係!

  瞬間,腦海中的記憶這才被打開,那個夜晚的情景如潮水一般的浮現上來。

  展天雷一臉的陰戾,狠狠的將手中的照片揉成了一團,他身為黑道大哥的生涯中,唯一一個敢對他下藥的膽大女人!

  也正因為是唯一,所以記憶深刻,在無法看清楚她的長相的情況下,他牢牢記住了她的身體……他記得,這個女人是多麼的可惡,在他對她的身體發狂的時候,居然用嘴過迷藥給他,害得那一晚的情景,成了他記憶中唯一的空白。

  頓時一股怒氣沖散了原本的暖意,展天雷注視著女人的眼神彷彿會迸發出殺意來,這個女人生下他的兒子到底為了什麼目的?他不認為,一個連面都沒見過的女人會願意跟一個男人共同孕育一子,而且她看起來年紀應該還很小,她到底是誰派來的?

  「笑月,這個女人的身份。」

  「這個女人名叫藍微微,今年十九歲,X大一年級的學生,家中只有一個年僅三十八歲的母親,生父不詳。」笑月一字不漏的將最新收集的情報報告給大哥,然後等著大哥發落。

  「那些人知道這個女人和孩子的事情嗎?」

  「我們在接到手下彙報後,就只派了幾個信得過的兄弟秘密進行調查,還未驚動他們,大哥,我們現在需要如何安排這對母子?要是讓『那些人』知道您在外面有一個兒子,他們絕對不會輕易放過這個籌碼的。」

  「你認為我展天雷會因為一個女人和孩子受到威脅?」展天雷嗤笑,眼角盡是不屑,在這個世上,能夠讓他動一下眉毛的人還不存在!

  「那大哥你準備怎麼處理這對母子?」

  「……」展天雷陰戾的眸光又放在了照片裡那對母子的身上,那裡陽光依舊燦爛,好像沒有他,就足以支撐起兩人的世界。

  他好像是多餘的……

  他應該是恨這個未經過他同意,就生下他孩子的女人,身處於他這個位置,時時刻刻都有生命的危險,而他也作好了孤獨一生的準備,可是為什麼現在這個時候,當他得知他已有一個孩子之後,冰冷的心底還是出現了一絲訝異。

  「笑月。」他輕輕下達指令,「備車!」

  ◎ ◎ ◎

  一年前的某月黑風高,良辰美景、花好月圓的夜晚,正是「偷人」的好時機!

  兩個偷偷摸摸的身影,潛伏於一座日式的庭院中,一邊偷瞄著不遠處的宅子,一邊悄悄相互咬著耳朵。

  「微微,妳確定要上這個男人?」

  「少廢話,都已經決定了。」

  「可是這個男人看起來不好惹,妳確定妳能擺平他?」

  「……」

  那個被稱為藍微微的女子,聽到同伴的話後,小臉一窘,然後轉過腦袋,望向那所宅子。

  日式宅子的紙門上,倒映出一個修長模糊的身影,在微弱的燈光下,身形忽明忽暗,猶如黑暗中散發凶光的野獸,手中銳利的刀鋒,透著燈光,舞出絢麗光芒。

  展天雷,御雷堂堂主,黑道數一數二的龍頭老大,手段之殘酷,令道上所有的人都聞聲喪膽,這個男人就像他的名字一樣,在暗湧風險的黑道上空,劃過的一道驚動天雷!

  斐子喻上下打量了一下藍微微的瘦小,真不知道藍微微這個女人是不知天高地厚,還是根本不知道那個男人有多麼的可怕!為什麼當初給了她一張長到可以繞地球一圈的名單,她卻偏偏挑中了這個男人?

  「我幫妳準備的迷藥有足夠的份量,足以迷暈一頭牛,區區一個黑社會老大,應該還比不上一頭牛,妳就快去吧!」

  說完,斐子喻一腳就把她踹了出去,體格嬌小的藍微微,整個身體像顆皮球一樣滾了出來,一直滾到了那扇紙門下。

  「該死的!」藍微微詛咒了一聲,摸著被踹疼的屁屁站了起來,也許是裡面的人被聲音驚擾,那道薄薄的紙門一推開,閃現一雙犀利的眸子……

  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眸,像是白光鋒利的刀芒幽幽地在沉重散不開的黑雲之後閃爍著,帶著一種逆鱗天下的霸氣,高高在上,讓人不寒而慄,情不自禁就會被那兩道鋒利的眼光所攫住。

  藍微微心頓時靜止,呆呆地望著那張好看卻沒有一絲溫度的俊臉,足足半天說不出話,許久,在那雙銳利的彷彿要將她扒皮的眼神下,藍微微終於意識到自己初來乍到,不跟這宅子的主人打聲招呼就自行翻牆過來,說來說去好像都不算禮貌,這才拉起唇角,乾乾地:「嗨,晚上好。」

  「……」展天雷沒有出聲,依然緊緊盯著外面那個女人,自從她和另外一隻貓翻牆進來,他便已察覺,只是沒有打草驚蛇,他倒要看看,半夜三更,這兩隻小貓溜進他的私人住宅到底有什麼事,因為敢單槍匹馬在他眼皮底下撒野的人在這個世上實在不多,幾乎可以用滅種來形容。

  「呵呵……」藍微微吞了一下口水,她的確是有點花痴沒錯,見到美男難免小小遐想一下,這個男人品種長得已經這麼優良了,要是借了他的那個,然後再與自己的那個結合在一起,誕生下來的小孩,絕對是個世紀良種的。

  藍微微一邊在心中打著鼓,一邊不怕死地走進了他的房間中,雙手背到身後,從口袋裡掏出一小包的迷藥……只要趁那個男人不注意,用迷藥把他迷暈,之後怎麼做,就隨她們為所欲為了。

  可是事情往往會出乎意料,在平常人身上能輕鬆搞定的事情,在展天雷這個男人身上卻意外的出了岔子,展天雷一眼便瞧出了眼前那個女人背著他在幹些什麼,只見當藍微微要將迷藥灑在他身上時,他一把起身,迅速地握住藍微微纖細的手腕,在那包迷藥還沒灑出來之前,將它奪下!

  「……」藍微微目瞪口呆地看著空空如也的手心,嘴巴足以塞進一個大雞蛋,眼前這個男人的動作太快了,快得她根本看不清楚。

  展天雷瞥了一眼手中的迷藥,然後邪邪地盯著藍微微笑,笑意卻沒有傳達到漆黑的眼底,他邁開步子,慢慢地走向藍微微,逼近他,冷聲質問道:「半夜三更,對我下迷藥,妳有什麼目的?」

  「呵……」藍微微乾笑著,全身冷汗直流,這個男人的氣場真的是太強大了,她這顆小宇宙快被他壓迫到自爆,完了、完了,惹上黑社會的老大,她活膩了不成!

  藍微微的腦海中,只剩下了一個字,逃!見情況不妙,藍微微轉過身,拔腿就要跑,可是卻被眼疾手快的展天雷一把給抓住,順勢壓倒在了地板上。

  展天雷眼中凶光迸現,狠狠地攫住身下那嬌小的身影,小女人清雅乾淨的幽香雖然讓他微微一楞,但是卻不足以彌補他心中的怒火。

  他這輩子最恨的就是別人背著他偷偷摸摸,眼前這個女人剛好踩到了禁忌,那就別怪他對她不客氣!

  粗糙的大手緩緩撫過藍微微嬌嫩的肌膚,摩挲地讓她全身顫慄,展天雷邪邪一笑,白色寬大的浴袍裡面,一絲不掛,精壯的胸膛展露在外面,古銅色的皮膚藍微微溢出細汗,一種男性的陽剛氣味將藍微微整個身體都緊緊包裹住。

  「行刺的女刺客失手被抓,意味著什麼妳知道嗎?」性感的聲音在藍微微的耳邊響起,展天雷俯身趴在藍微微的頸裡,一受挑撥,敏感的藍微微頓時全身流過一陣電流。

  展天雷對身下這具身體滿意極了,從她的反應看來,應該還是個處女,女人多少都一樣,但是見慣了床上浪蕩的女人,偶爾換一種口味未必不好。

  輕想著,兩隻大手已經開始解身下那女人的衣服,大手一邊解著鈕釦,一邊探進衣服裡摸索,等觸及到一片柔滑如絲的雪肌時,他才陰戾地笑出了聲,這個女人此次來的目的,他會慢慢地拷問的!

  「喂,老兄,你誤會了,我、我……」藍微微的聲音一下子消失在了一個熾熱的吻中,展天雷粗暴地吞噬著藍微微的唇瓣,柔軟的觸感幾乎促發了他原始的本能,吸吮,輾轉輕咬那兩片柔軟的唇瓣,像是抹了蜜一般令人難以想像的美味,展天雷一把抓住藍微微顫抖的雙手,將她的雙手壓在她頭頂上方,然後舌尖迫不及待地撬開貝齒,鑽進了香甜小口中,糾纏、翻攪,一寸不落的品嚐她口中的每一處芳澤。

  「嗯……」藍微微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這個該死的男人也不要這樣對她,這可是她的初吻,初吻不是應該甜甜蜜蜜,淺淺一過嘛,她現在第一次就給人家吃了個乾乾淨淨。

  「嘶……」衣料被撕碎的聲音,一眨眼,藍微微就已經光溜溜地躺在地板上了,展天雷一雙黑眸中,閃出難掩的情慾,雙手探下,抓住那一對圓潤的雙峰,雖不大,但是珠圓玉潤,手感甚好,慾望難挨的展天雷,正打算慢慢向身下吻去……

  可是沒等他的唇離開藍微微的嘴唇,藍微微就主動的又一次貼了上去,淡淡的芬芳再次侵佔唇舌,再然後……展天雷震驚地看著眼前這個嬌小的女人,從口中過了什麼東西給他,他一個不留神,咽進了肚子裡,再再然後……

  展天雷就感覺到頭一陣暈眩,腦子一黑,「啪」一身倒在了藍微微的身體上,暈死過去了。

  「該死的女人!」

  萬萬沒想到這個女人還留著這一招,這是展天雷在暈死過去時,看著眼前的女人的面容變得模糊後唯一的反應。

  再再再然後……躲在小樹叢中快大半個晚上的斐子喻興奮的像猴子一樣蹦了出來,竄到藍微微身邊,這個月黑風高,良辰美景、花好月圓的夜晚,藍微微「偷人」計畫正式展開。

  ◎ ◎ ◎

  藍笑黎,小名「黎蛋蛋」,性別男,今年七個月大,最大特點,天生長了一張笑臉,除了從親媽肚皮裡滾出來的時候小小哭了一下下,其他的時候一直都是樂呵呵的,不怕生,逢人就親熱,小小年紀便懂得察言觀色,牆頭草,兩邊倒,害得周圍方圓五百里的左鄰右舍疼這個小子疼進了心坎兒裡,見了他不是摟摟抱抱就是卿卿我我,恨不得抱回自己家裡養著去。

  每天傍晚,黎蛋蛋會和外婆一起去媽咪的學校裡接媽咪放學,然後全家人樂呵呵的一起吃大餐。

  只要可愛的黎蛋蛋往清清冷冷的地方一站,不出幾分鐘,周圍肯定圍滿了眼裡冒愛心的女大學生,為什麼,因為他帥啊,然後黎蛋蛋又遭受了一大堆口水攻擊後,才回到了可愛又漂亮媽咪的懷裡,藍微微抱著黎蛋蛋那麼一站,周圍就再一次圍滿了人,這回全是男大學生,為什麼,因為黎蛋蛋的媽咪漂亮啊。

  再然後熱鬧像往常一樣,黎蛋蛋他媽咪說:「這小子不是我弟弟,而是我兒子!」,說完,熱熱鬧鬧的周圍突然一下子寂靜下來,再再然後,黎蛋蛋全家人成功抽身而退,享天倫去了!為什麼他們會退的那麼成功?因為那群人都石化了啊。

  這就是幸福快樂的黎蛋蛋一天的生活,才七個月大的他,所認為的「全家人」,就只有媽咪、外婆和可愛又討人喜的他,根本不知道,促成他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還會有一個男人……

  所以這天傍晚,他正舒舒服服躺在李家奶奶懷裡睡覺的時候,面前突然出現一個陌生男人把他從李家奶奶手裡搶過來,一直盯著他看,他真的很想開口問他:大叔你是誰?

  「大哥,你看怎麼處理……」跟在一旁的笑月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低,臉上閃著不知所措,他知道他們是幹什麼的,那些虎視眈眈的人隨時都想要他們的命,將命懸在一根細線上,所以身邊是絕對不能有能夠威脅到自己的東西的,親情、友情、愛情這些東西絕對不能出現在他們的身上,萬一照顧不好,這些東西都會成為自己最致命的因素,尤其是他們的大哥,御雷堂的堂主!

  展天雷濫情,有過很多女人,可是卻不濫子脈,向來行事謹慎的他,一年前為什麼會犯下這麼大的疏忽?記得一年前,展天雷就要求他去調查一個女人的底細,後來因為御雷堂三大元老之一的何楚詳在那邊出了點岔子,要趕過去處理,暫且將這件事給擱下了,等到他再次想起來,卻已經事隔一年,當手下拿著那個女人的資料給他的時候,他簡直不敢相信,那個他們一時疏忽的女人居然已經生下了一個兒子!

  他急忙給大哥報告了此事,一年來一直待在美國的他們這才回了國。

  展天雷沒有回答笑月的話,而是一動不動地盯著懷中的小嬰兒,這孩子有一個大大的腦袋,頭髮很軟,神似於他的五官,卻是笑著的,不像他整天緊繃著臉,孩子的身軟綿綿的像棉花,皮膚嫩的讓人不敢用力去碰,抱在懷裡,像是抱著一團小火苗一樣,暖烘烘的。

  展天雷內心此刻真的很複雜,他應該是個冷酷無情六親不認的魔鬼才對,可是為什麼一見到這個小鬼,心卻異樣的疼了起來,這是他的孩子,身體裡流著他一半的血液,不知道是不是父子血脈相連的原因,此刻的他,全身都在沸騰,抱著孩子的手,也不住的藍微微顫抖……

  黑色墨鏡後的雙眸,又不知是怎樣一番驚濤駭浪,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條幾不可見的細線。

  「大哥。」見到這樣的情況,笑月不安地叫道,他知道他們的大哥心軟了,可是如果現在不處理掉這個孩子,紙包不住火,以後肯定是要那些人查到這個孩子的下落,要是拿來威脅他們,那麼大哥他……

  「ㄚㄚ……」

  正在笑月激動間,一個脆生生的聲音打斷他們,懷中的小孩子這個時候裂開嘴巴,笑出了聲,大大的眼睛裡,閃爍著璀璨的光芒,小巧的嘴巴裂開來,是粉紅色軟軟的牙床。

  聽到孩子的笑聲,笑月跟展天雷一樣錯愕的,他慢慢看向大哥懷中抱著的孩子,見到那樣的純潔無垢的笑容時,他一頓,其實他一見到這個小孩,心裡也就很喜歡,尤其是他的笑容,像是擁有撫平人心的魔力一樣,但是這樣可愛的小孩卻不是屬於他們的天使,而是惡魔。

  「哇哇……」躺在展天雷懷裡的小黎,顯然不知道身邊這兩個人心裡是多麼的糾結,平易近人的他,按照往常的習慣給陌生的叔叔一個大大的笑容,因為他知道,只要他一笑,那些叔叔肯定會丟掉一臉的嚴肅,變魔法似的給他好多好吃的東西,何況他現在肚子餓了。

  可是……他都笑了好久,這個黑衣服的大叔怎麼還不拿東西給他?剛才被這個大叔吵醒,現在肚子好餓哦,這個大叔還不給他吃東西!

  小黎伸出兩隻肥嫩嫩的手,想要摸上抱著他那個人的臉,可是因為他的手很短,怎麼也摸不到那個男人的臉,見討不到好吃的,聰明的黎蛋蛋轉而改變方針,頭一歪,熟練地把臉貼在男人的胸膛上,雙手也慣性的跟著摸上了,尋到一個位置後,然後粉嫩嫩的小嘴張開,隔著厚厚的西裝,開始吸吮起來。

  「啾啾……」七個月的寶寶吸得好不專心,不過這可驚呆了那兩個大男人,剛才還一臉糾結的笑月,這個時候驚嚇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呆呆地看著大哥懷裡的小孩子不停在吸……這小鬼以為大哥身上會有奶水嗎?一個黑道大哥,現在居然被一個七個月大的小鬼當成了奶瓶!

  第二章

  「噗哧!」笑月吃驚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破綻,然後一口笑噴出了嘴巴,但是看見大哥的臉色後,很識相趕忙捂起嘴巴,朝門外看看,幸好兄弟們都守在門外,不會看到大哥這副樣子。

  展天雷也錯愕的不能動,看著懷中的小傢伙不停地在他胸膛上摸索,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現在應該放開他還是繼續讓他這樣吸?黑色的西裝,也因為小傢伙的口水,濕了一小塊,小傢伙奮力猛吸,這股小小的力量不停的在刺激著展天雷的心,透過胸口,一直流進了他的心湖裡,陌生的暖流,在心底湧現,展天雷此刻激動的連身體也開始顫抖。

  「嗚哇……」大概是吸了半天,也吸不出一點奶水來,小傢伙終於急了,哇的一聲哭了起來,黎蛋蛋不哭還好,一哭聲音嚇死人,展天雷和笑月也被小傢伙的哭聲嚇了一跳,不知道這孩子剛剛還好好的,為什麼一下子就變臉了。

  「笑月,怎、怎麼辦……」展天雷無措地喚道,呼風喚雨的他在怎樣照顧嬰兒這方面卻是一片空白,「他為什麼哭了,是不是生病了?」在他記憶裡,只有生病的小孩子才會哭。

  「應該是餓了,喂,妳,快點準備吃的東西來,孩子餓了。」

  在這個屋子裡,受驚嚇最大的莫過於李家奶奶了吧。

  她好端端的哄個孩子,半途卻竄出兩個大男人,搶了她的寶貝不說,還命令她去泡奶粉,他們以為自己是誰啊!憤怒的老眼,狠狠一瞪領頭的展天雷,結果遭來冷酷黑道教父的冷瞥,李家奶奶嚇了一跳,急忙低頭轉身離開,趕緊泡奶粉去了!

  「小傢伙,來,喝奶!」等奶瓶呈上來後,笑月小心的將奶嘴塞進小黎的嘴巴裡,剛剛還在大哭的小孩子立刻停止了哭聲,兩隻小手抱著奶瓶,拼命地吸吮起來。

  「真的餓了。」笑月情不自禁的笑了出來,看著那小傢伙如餓狼似的喝著奶水,兩隻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還很好奇的上下打量他,不禁慢慢露出了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