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獸男,摸哪裡《下》
【4.6折】獸男,摸哪裡《下》

他叫尤然,金湯匙下的天之驕子,這輩子最看不上的就是錢, 可偏偏他什麼沒有,錢最多。十八歲那年,他被個叫沈淺的女生纏上, 當她逼他穿著校服拍下沈淺獨有,又傻又滑稽的假「結婚照」時, 他苦笑說:「淺淺,天天看妳這傻樣,我會吃不下飯。」 她卻囂張的道:「誰要你看,我是讓別人看,這一看就知道你是我的人, 誰還要你這二手貨,哼!」誰知道,放掉這段感情的人,卻是他的淺淺。 五年後,身為債主的他,假借狗債之名,硬是將她的人困在身邊, 雖然她忘了他,但有色心的她,撲倒他的氣勢依舊張揚。 只可惜,有色心沒色膽的她,啃了他一夜後就想逃,原來,他不發威, 她就當他是病貓,所以他涼涼地問:「上了我,就想拍拍屁股走人?」 她有些氣虛狼狽地說:「誰上你,一個晚上都是你在上我在下好不好?」 而更讓她糾結的是,她竟然不是第一次!廢話,她的第一次早就給了他, 而且,以後每一次跟她上床的男人,也只會是他,她的老公!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錦竹
出版日期:
2011/12/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她心無雜念,來去自由,不知情為何物;
他心有所屬,留在原地,只知非她不可。


他叫尤然,金湯匙下的天之驕子,這輩子最看不上的就是錢,
可偏偏他什麼沒有,錢最多。十八歲那年,他被個叫沈淺的女生纏上,
當她逼他穿著校服拍下沈淺獨有,又傻又滑稽的假「結婚照」時,
他苦笑說:「淺淺,天天看妳這傻樣,我會吃不下飯。」
她卻囂張的道:「誰要你看,我是讓別人看,這一看就知道你是我的人,
誰還要你這二手貨,哼!」誰知道,放掉這段感情的人,卻是他的淺淺。
五年後,身為債主的他,假借狗債之名,硬是將她的人困在身邊,
雖然她忘了他,但有色心的她,撲倒他的氣勢依舊張揚。
只可惜,有色心沒色膽的她,啃了他一夜後就想逃,原來,他不發威,
她就當他是病貓,所以他涼涼地問:「上了我,就想拍拍屁股走人?」
她有些氣虛狼狽地說:「誰上你,一個晚上都是你在上我在下好不好?」
而更讓她糾結的是,她竟然不是第一次!廢話,她的第一次早就給了他,
而且,以後每一次跟她上床的男人,也只會是他,她的老公!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尤然靜默地凝望她,星眸如在浩瀚的暗夜裡閃爍,他並未有過多的情緒,更或者說他沒有理解沈淺這突如其來的話,他問:「沈小姐是誰?當然得問妳自己。」
  沈淺咬咬牙,低頭看著尤然手指上套著的戒指,「我叫沈淺,你記憶裡那個沈淺是我。」
  尤然木訥地凝視,他定定地看著沈淺,臉上依舊是那樣面無表情,沈淺問他:「你來告訴我,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我們曾經的關係?」
  尤然不禁皺起眉頭,好看的眉毛擰在一起,微微抬起手扶住額頭,「淺淺,妳知道了多少?」
  「那要看你告訴我多少?」沈淺目不轉睛,目光如炬。
  尤然把沈淺拉進屋,順手關上門,兩人都坐在沙發上,誰也沒用說話,氣氛似乎要凝結成冰,茶几上有幾瓶打開的洋酒,都屬烈性,尤然不時地捏了捏額角,讓自己清醒一點。
  「你……還好吧?」沈淺見尤然這副將要倒下的樣子,突然心軟。
  尤然微微抬起長而翹的眼睫毛,一雙迷離的眼睛似專注又非專注地望著沈淺,他嘴角泛起一絲淡淡的笑意,伸出手來,握住沈淺的手。
  沈淺一下子僵硬起來,想抽離,奈何他的手勁過大,她沒辦法。
  尤然一直盯著兩人交握的手看,喃喃自語:「當初是妳追我,但是妳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為妳留級?」
  沈淺呆若木雞,尤然握住沈淺手掌的力度更加大了些,「淺淺,我被妳慣壞了。」他忽而悶哼一聲,打了個悶嗝,顯然是酒勁上來。
  「算了,這件事情我們以後再說吧,你今天喝了酒,口齒不清,我看還是算了。」沈淺拉扯著尤然想把他帶進臥室的床上躺著。
  尤然也很聽話,任憑她帶進房間,然後把他按在床上。
  沈淺忙碌著幫他脫鞋子和襪子,然後幫他解開衣服釦子,尤然靜靜地凝視著她,深邃的眸子裡熱烈翻滾,沈淺頓了一頓,剛想撒手不管,尤然卻抓住她的手,細長的眼縫瞇起,狹促地問:「妳不是問我,我們曾經的關係有多深嗎?」
  沈淺不動也不拒,靜靜地盯著他看,等他繼續說。
  尤然把手上的戒指,呈現給她看,蹙眉說:「我尤然的第一個女人是沈淺,沈淺的第一個男人也是我,並且……」他沒說,眼眸抬起,果然見到沈淺那錯愕又帶著羞赧的複雜臉部表情。
  「並且,我答應過沈淺……」他力道一下子加大,把沈淺往他身邊拉,沈淺一時未反應過來,跌進他懷裡,尤然一個泰山壓頂,把沈淺壓在身下,語氣很深層,卻帶著引誘地說:「我的第一個女人是沈淺,我最後一個女人也只能是沈淺。」
  沈淺的臉頓時面紅耳赤,抬起頭看著俊逸非凡的臉龐,原本昏暗的視線也被尤然忽然的俯身壓得全無,他說:「但是淺淺,那時是因為讓妳屈打成招,現在我要反抗。」
  沈淺嘴角抽了下,「你想幹嘛?」難不成想找別的女人了嗎?
  「嗯,我想……」尤然捧著沈淺的臉,輕輕啄了嘴唇兩下,語氣軟綿綿中帶著纏綿:「妳的第一個男人是我,以後不管多少次,也都要是我。」說罷,不理會沈淺那驀然睜大的眼眸,強吻上去,沈淺的表情既驚訝又嬌羞,她並不反感尤然的這句話。
  「乖,張開嘴。」尤然誘哄著沈淺,只需要一個眼神,沈淺竟然真的照做了,尤然莞爾一笑,立即含住沈淺的嘴唇,彷彿要把她吞下去。
  沈淺慢慢撫上他的背,只感覺熱氣逼人,背上的肌肉都緊繃著,似要蓄勢待發,她先是一愣,接著身子也僵了起來,尤然的手蓋在沈淺的胸前乳房,眼眸兒閃著狡黠地笑意,「這麼大,得多按摩防止下垂。」
  沈淺頓時一激靈,想起身,奈何尤然忽地一個吻直接把她壓了回去,他說:「淺淺,今晚妳陪我。」
  沈淺來不及的驚呼,全部淹沒在情如潮水般的深吻裡,他輕舔她的嘴唇,伺機找到縫隙鑽進去,奈何她的嘴唇抿得過於緊,他只能喟然歎息,放在她胸前的大掌忽然一收緊,掐緊了她的堅挺,她忍不住吃痛一聲,嘴唇微微開啟,尤然便乘虛而入,直鑽她的芳澤之中。
  「嗚……」沈淺一時遲鈍,有些招架不住他的熱情,他猛烈的攻勢,讓她應接不來。
  尤然的手很灼熱,尤其覆蓋在胸部上面的那隻手,不平滑但很有觸感,沈淺胸前的蓓蕾漸漸綻放,越發的殷紅。
  「我……我變得好奇怪。」沈淺覺得不僅自己上身,有種迎接的衝動,下身也是,從未有過的感觸,讓她有些害怕。
  尤然忽然俯身,把他的頭顱埋進她的胸前,微張著溼潤的唇,含住她胸前早已綻放的蓓蕾。
  「嗯。」沈淺完全不受控制地弓起身子,抬起她那纖細的腰,呻吟起來,她的呻吟在發顫,如一隻嗷嗷待哺的小貓,軟軟綿綿的。
  尤然用溼熱柔軟的舌尖,舔弄著她胸前綻放的蓓蕾,畫圈描繪,彷彿在與蓓蕾玩耍,在逗弄的同時,他的手也不禁伸向沈淺的下身,想一探黑森林的神祕。
  沈淺感受到尤然的用意,一時慌張,連忙夾緊雙腿,退縮到床的牆角,有些囁嚅地說道:「不……不要。」
  然而雙手已然被尤然抓住,他那完美無瑕的五官,搭配起來的俊臉帶著情慾的紅潮,深邃多情的雙眸閃著動人的光,他柔聲地說:「淺淺,給我。」
  一聲悠遠柔軟的輕喚,立即讓她害怕的心寧靜起來,她掀動著雙唇,靜靜地凝望著他,她喜歡這個男人,從前是,現在也是,她知道將來也會是,她是他一輩子唯一的女人,那麼他也會是她一輩子唯一的男人。
  沈淺挪著身體靠近他,雙手抬起,捧住他那俊美無暇的臉,吻住他的唇,她試圖主動,可僅僅當她撬開他的貝齒那刻,一股濃熱的氣息噴灑在她臉上,還來不及驚呼,主導地位立即顛覆,尤然如狂潮一般,緊迫熱切的親吻她。
  她的芳澤彷如催情劑一般,他的呼吸越來越濃重灼熱,他再次出手探入她的女性私處,微涼的手指,輕輕揉動她的敏感花核,使得她的嬌軀忍不住一顫。
  她當即夾住雙腿,慌張又惶恐的看著尤然,尤然則報以微笑,好似給她一個安慰,讓她信任他,她略有躊躇地望著他,晶瑩閃光的眸子,先是露出害怕而後則是坦然,她慢慢地張開雙腿,很是羞澀地紅著臉,別開頭,不敢再看他。
  尤然微微一笑,手指加重力道,在她嬌嫩粉紅的花核處揉捏。
  「啊……」那是一股很奇怪的感覺,沈淺覺得下面麻麻的,又舒服又羞澀。尤然那修長的食指目標轉移,擠入她的肉瓣之內,手指傳來溼熱的感覺,表示她已經溼了,而且已經動了情。
  他忍不住吞了口唾液,滑下乾燥的喉嚨,他知道她已經慢慢為他準備好了,他還不能著急,雖然她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時隔這麼久,她還是會有些不適應的,他得慢慢來。
  他用中指探尋她的花穴入口,很熟練又快速的找到了,他試探地伸進去,果然,身下的女人渾身忽然僵硬,入口處的肌肉也硬了一分,似乎在抗拒他的侵入。
  他不著急,用指腹輕輕刮擦花穴入口的肉瓣,緩解她的緊張心理,不到一會兒,花穴入口處更加溼潤了,身下的女人正在瑟瑟發抖,花穴入口處的肌肉也鬆懈下來,他不假思索地當即把中指深入進去。
  「啊……疼……」幾年來的私處第一次被人闖入,即使作好了充分的準備,她還是忍不住吃痛地叫了起來,她緊緊抓住被單,一臉緊張地看著布滿情潮紅潤的尤然。
  「交給我,淺淺。」他自己的下腹已經腫脹不已,早想發洩一番,奈何怕身下的女人接受不了,只能先忍著,讓她能完全容納他才行。
  沈淺繼續把雙腿張開,可憐兮兮地看著他,偶爾眼眸一動,見著他胯下堅硬,臉頰頓時羞紅起來。
  當尤然的中指沒入她的花穴之內,手指感受到的溫熱,更是刺激著他,他把頭往下移,本想看一下她那流入蜜汁的花穴,卻被沈淺忽然的雙腿夾緊給阻止了。
  「不要看,好害羞。」她別過臉,紅彤彤的小臉,看起來恨不得鑽到地縫裡。
  尤然莞爾一笑,輕輕撥開沈淺修長的大腿,當那微微顫抖的粉色花穴印入眼簾的那刻,他的眼似乎也要充血了,他深吸一口氣,中指來回在花穴之中抽插,緩慢又溫柔。
  「嗯……」下腹產生那種微微刺痛,讓沈淺又歡愉又痛苦,她說不來那種感覺,只是覺得這個感覺並不讓人討厭,甚至還有點喜歡。
  她的花穴在艱難的吞吐他的中指,抽插好幾回合,嬌嫩的花穴流出的蜜液越來越多,幫助他更順利的在她花穴之中來去自由。
  「嗯……」終於,在她完全適應那刻,她舒服的微微呻吟一次。
  尤然見機,當下再伸入另一根手指,剛開始,她的身體有些抵觸,但已經適應異物入體的花穴很快就適應,流出更多蜜液來保護。
  他真的忍不住了,他上前立即含住那慢吞吞蠕動的花穴,狠狠地吸取花穴流出的甘甜蜜汁,他的舌尖輕輕挑逗著嬌嫩花穴的壁肉,偶爾伸進去吸取還來不及流出的甘甜蜜汁,如狂風席捲那般。
  身下的淺淺身子抖了很厲害,她一直想忍住呻吟,可實在沒辦法忍了,終於失聲叫出一番淫靡地呻吟:「嗯,不行了,不要了,我好奇怪……」她的身子弓得很彎,極力想避開他那高超的擺弄,然而他怎麼會放過她呢?
  他立即解開自己的褲頭,露出那早已軒昂已久的堅挺,他握住自己的堅挺,找準她的花穴入口位置,在溼熱的外面滑動幾下,好似在提醒他等下的侵入。
  她感覺到下面那灼熱的硬物,在自己的下面來回摩擦著,心下了然,但還是因為過於羞澀別開臉,雙腿在不住的發抖,既害怕他,又渴望他。
  終於,一下子他挺了進去,那瞬間的溼熱包裹著他的堅挺,讓他舒服地喟然長歎,而突然遭到他的深入侵佔,撐開她之時,淺淺只覺得肉與肉之間撕裂,讓她很痛很痛,痛得她不再想要了,她無助地緊了下自己的甬道,試圖推開他,殊不知她的忽然收緊,讓他的堅挺夾得更有激情,堅挺又硬了幾分,他開始微微動了下。
  「別……別動。」她吃痛地喊了出了請求,用雙腿圈住他的腰際,試圖阻止他。
  他哪裡忍得住了?可他還是逼著自己忍住了,他俯下身子,以唇封住她那櫻桃小唇,探入她的口中,與她的丁香小舌纏繞在一起。
  與此同時,他的下身在慢慢推進,又緩緩的退出,他試圖以此來轉移她的注意力,達到自己的目的,身下的女人忍不住抱住他,雙手撫在他寬厚有力的背上,與他熱情的接吻,當他的動作越來越快之時,她忍不住失聲呻吟起來,叫得很豪放,完全不再像剛開始那般扭扭捏捏,不好意思了。
  每當他的堅挺根部盡數沒入她的花穴深處那刻,他的呼吸忽然濃重更甚,速度也快上幾分,腫脹不堪的堅挺,在花穴裡肆意律動,搖擺的腰肢也越沉越深,他每一次的頂入,都達到了她的深處,緊窄的甬道在不斷的收縮。
  「我不行了……」她的腦子開始一陣空白,自身體的末端,湧出一股熱血直衝而上,她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豎起來了,身下急劇收縮,渾身立即不受控制的顫抖再顫抖。
  他感覺自己堅挺的頂端有一股熱流流過,甬道急劇收縮,但他並沒有因此停下來,他的腰肢搖擺的幅度更大了幾分,直到一股熱流自身體噴發出來,射入花穴深處,他才緩緩地把自己稍軟的堅挺拿了出來。
  兩人都氣喘吁吁的,尤然忽然伸出手臂,把沈淺摟入懷裡,親吻著她光潔飽滿的額頭,「淺淺,妳是我的。」沈淺則乖巧地依偎在他的懷裡,如一隻平時張牙舞爪,此時疲憊得不能動的小貓咪。
  她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滿足。


  ◎             ◎             ◎

  隔天,沈淺很早就起床了,那時外面的天際還是昏暗深藍,日出還未在海平面升起,她拉了拉被子,一臉緊張,她怕吵醒熟睡的尤然,她無法面對他們已經翻雲覆雨,而且昨天也不知道是酒精作用,還是他太久沒開葷,折騰了一個晚上,才剛睡下天就亮了。
  沈淺圍著被子,踮起腳尖,準備偷偷摸摸出去,她剛離床走了幾步,打開臥室門,只見拉布拉多犬淺淺,早就在門口等候多時,朝她「汪汪」叫個不停。
  床上本是淺睡的尤然動了動,本想圈住枕邊人,伸手卻撈了個空,他幽幽地睜開眼睛,淡定地起床,掃了眼唯唯諾諾折返回來的沈淺。
  尤然微笑,「上了我,就想拍拍屁股走人?」
  「誰上你啊,昨天一個晚上,都是你在上我在下好不好?」沈淺立即破口辯駁,話說完,她就緘默了,臉順帶紅個通透。
  尤然噗哧笑了起來,把沈淺拉入懷中,圈在自己的臂膀之內,下巴枕在她脖頸之間,在她耳邊吹氣,「這次我是怕妳累著,下次妳想怎樣就怎樣。」
  沈淺掙扎著想起身,「我昨天是想測試下,我到底是不是第一次,結果證實我是根老油條,但……我依然純潔。」想起自己那敏感的身子,她就渾身發抖,而且尤然對她的身子瞭若指掌。
  果然,她的身子告訴她,她知道他的長短;他的技術告訴她,他知道她的深淺。
  尤然被沈淺這種「做一次看看是不是第一次」的行為,弄得哭笑不得,他忽然說:「那妳說我像不像第一次?」
  「你哪裡像了,第一次會像你一樣,折騰人到天亮?」想到這裡,沈淺的心是一陣一陣的打著冷顫,她記憶裡的「第一次」竟然這麼漫長。
  尤然聽沈淺如此一說,眼中帶著戲謔,「那也是妳調教有方。」
  沈淺腦海裡不禁又閃現出不純潔的一面,她清清,臉上紅撲撲地轉移話題:「那個,我想把我昨天的事問清楚。」
  尤然的臉一下子暗沉了下來,「嗯?」
  「你為什麼不與我相認?」
  「我怕把妳嚇跑,又找不到妳。」
  沈淺愣了一愣,見尤然但笑不言的淡定樣子,腦海中想起他平時的一派正經,和昨晚的為所欲為,咬牙切齒地說:「那我現在知道了,你根本不怕我跑了。」
  「我知道妳很有母愛,不會。」
  「這關母愛什麼事?」
  「昨天留種子在妳肚子裡了,起碼有三、四,總有一次會成功?」尤然收斂一笑,眸光四射,如一隻得逞的狐狸。
  沈淺張著嘴,錯愕不已,臉色蒼白,後來細想,哈哈大笑,「我去吃事後避孕藥。」
  「這是在船上,不是妳想買就能買的到的,只要我一個電話過去……」尤然把沈淺摟在懷裡,嫵媚朝她一笑,「還敢跑嗎?」
  沈淺頓覺淚流滿面,這是什麼樣男人,那麼激情的時候,還想著算計她一回。
  沈淺不敢示弱,她立刻反將一局,「昨天是安全期,沒事的。」
  「哎。」尤然把沈淺好好地包裹好,一副很失敗的樣子,沈淺心中油然出一股勝利的喜悅,尤然在床頭櫃上按了下鈕後,走至衣櫃,從衣櫃裡拿出浴袍套在身上,然後走出臥室去了外廳。
  呆坐在床上的沈淺一愣一愣,表情看起來很迷茫,她本想把昨天的衣服穿上,可衣領的前排幾個釦子都被扯掉了,要是硬套上去,她那大胸部可真是要春光無限好了。
  她負氣地扔掉衣服,直接包裹著被單走出臥室,來到外廳,只見尤然正一手端著白瓷馬克杯,一手攤開靠著沙發扶手上,眼睛正似笑而笑地,看著她狼狽地走出來。
  他顯然早就料到,沈淺會裹著被單出來。
  「昨天運動過量,出來喝點水,妳要喝嗎?」
  沈淺扁著嘴,挪步走過來,坐在他旁邊,端起茶几上,另一個早就準備好的白瓷馬克杯喝了起來,溫溫的水滋潤在喉嚨裡,很舒服,然後流淌到胃裡翻滾,別提多窩心。
  尤然朝她溫潤一笑,心窩得更暖幾分。
  突然,門鈴響了,沈淺一愣,疑惑地看著尤然,尤然只是淡淡一笑,起身去開門,門外站著一名服務生,那服務生見穿著鬆垮的尤然,朝他鞠個躬,然後順便看了下坐在沙發上,裹著被單的沈淺,沈淺被她這麼一看,把被單裹得更緊幾分,那服務生說:「尤先生有什麼吩咐嗎?」
  「有事後避孕藥嗎?」他不輕不重地問。
  沈淺一聽,只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他這麼一說,就更表現出她和他幹了什麼勾當。
  服務生明顯也是一愣,「這個……我不大清楚。」
  「那妳去問問,抑或者向其他客人問問,要是有的話,就說記在我名下,送到388房的沈淺小姐那裡。」
  「好。」服務生一愣一愣,機械地點頭後離開。
  尤然關上門的那刻,沈淺氣得渾身發抖,「你……你是故意的。」
  「嗯?」尤然面帶微笑。
  「你叫那服務生問,記在你名下,送到我的房間,不就昭告全天下,我們昨晚都幹了什麼事,然後需要事後避孕,你……」
  尤然一臉笑咪咪,「難得聰明一回。」
  「我以後還怎麼見人啊?」沈淺頓時想死的心都有了,她一直沒發現,這個男人會這麼陰險狡詐。
  「有什麼關係?只要妳是我的女人,那種事做了,很正常。」尤然在逼她,逼她承認她和他的關係,可是對於沈淺而言,一切太快了,她從一個好奇那個神祕女友的八卦路人,變成了當事人,已經讓她吃不消,如今一夜貪歡後,在她完全理不清過去,就跟原來的男朋友重新建立關係,怎一個「亂」字了得?
  沈淺可憐巴巴地望著尤然,用哈巴狗一樣祈求的目光看著他,「那以後,我們不做可以嗎?」
  尤然蹙了蹙眉,並未答允也未拒絕。
  沈淺抓緊被單,臉已經燒得通紅,「我習慣了晚上睡美容覺。」
  尤然走過來,坐在沈淺的旁邊,斜睨她一眼,「那妳的意思是說,我們可以在一起了?」沈淺眨巴眨巴兩下眼,強調下前提,「但以後不能做。」
  「可以。」尤然微笑以對。
  沈淺心想,其實尤然還不算色嘛,這個無性戀愛,他也願意?
  「那摸總行了吧?」尤然如此一說,沈淺差點吐血倒地身亡,豈有此理,不做就摸?尤然保持著他慣有的微笑,那笑容笑得很冗長纏綿,瞇起眼來像一隻狡猾的狐狸。
  他太清楚沈淺的身體,到時候恐怕是她撲上來,想拒絕都難。




  第二章

  就這樣,她沈淺成了尤然的女人,沈淺穿著尤然的衣服,回到自己的豪華房間裡,坐在床上發呆幾個小時,她左思右想,覺得要把這不可思議的事情,跟她好友李美麗說一下比較好。
  她正準備給李美麗打個電話的時侯,結果找了半天,也找不到她的手機在哪裡,她靜下心來,細想幾分鐘,暗歎不好,手機落在尤然的房間裡。
  她撓撓頭,立即換回自己的衣服,打算衝到101房去找尤然,這是剛出狼窩又得再進去一趟,她剛打開房門,只見尤然剛立定到門口,顯然也有些錯愕,會這麼巧。
  沈淺一見尤然,渾身血液沸騰,臉一下子燒了起來,傻呵呵地笑道;「你找我啊?」
  尤然攤開掌心,手裡赫然出現她的手機,沈淺大喜過望,拿過手機,道謝:「謝謝尤先生專門跑一趟。」
  「尤先生?」尤然歪嘴一笑,「淺淺,妳該改稱呼。」
  沈淺愣了一愣,「那叫什麼?」
  「老公還是老公還是老公,妳選。」
  沈淺的牙齒咯咯作響,她真想咬死他。
  「對了,剛剛李美麗打電話來,我接了。」尤然一臉無傷大雅的淡定微笑。
  然而沈淺不淡定了,她怕他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她驚悚起來,發顫地說:「你跟她說了什麼?」
  「只說了一句話,就掛了。」
  沈淺提在嗓子裡的心,忽而降低幾分,她舒坦舒坦自己的心,笑呵呵地說:「你說了什麼?」
  「沒什麼,就是叮囑她,妳可能會懷孕,平時玩的時候注意一點。」
  沈淺徹底石化了……


  ◎             ◎             ◎

  沈淺如今很憂傷,因尤然那句話,李美麗火速前來興師問罪,偏巧尤然在,於是三人進了388房大廳的沙發上促膝而談。
  沈淺姿勢筆直,有些僵硬的樣子,尤然則是光明正大坐在沈淺身邊,半倚靠在沙發上,樣子慵懶,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意。
  李美麗見兩人這般模樣,眼裡是道不盡的古怪。
  「美麗啊,妳別聽尤先生……」沈淺不禁頓了頓,原因是尤然忽然細心地摟住她的腰,說道:「老婆,這樣坐著對腰不好,昨晚腰已經夠累了。」
  李美麗臉部表情極其扭曲,沈淺朝尤然瞪了一眼,好似要把他千刀萬剮,偏偏尤然一副萬人迷的姿態,笑得很招搖,他手一用力,就把沈淺送到自己的臂膀之間,頭微側,低頭一笑。
  「哎呀,我看不下去了,你們……太肉麻了。」李美麗一臉嫌棄地,看著眼前這麼肉麻的一對,「老實招來,你們什麼時候勾搭上的?」
  「昨天。」沈淺辯解,也就在同時,尤然說的是:「很早以前。」
  李美麗見兩人回答不一致,蹙了蹙眉,沈淺連忙解釋道:「美麗,其實我是他女朋友。」
  「廢話,不是女朋友,還會懷孕?妳膽子不小。」李美麗眼睛一瞪,十足威迫的樣子,當初李美麗帶沈淺來A市時,答應沈母照顧這不諳世事的女兒,如今短短兩個月多,竟然鬧出人命,這要她怎麼交代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我和尤先生以前有那麼一段……」沈淺頓了頓,有些說不出口,她擔憂地看著李美麗,只見她虎視眈眈地盯著她看,好像等她繼續說。
  尤然見她這樣,忍不住「噗哧」笑了起來,直接幫沈淺說了:「她失憶前是我的女人,現在,繼續當我的女人。」
  「什麼?」李美麗不敢置信,「這麼說大隊長,你的女人不就是那個……那個嗎?」關於大隊長那轟轟烈烈的神祕女友,幾乎是人盡皆知了。
  尤然只是笑,笑得很輕,「失而復得?破鏡重圓?這兩個成語能解釋嗎?」
  李美麗發現嘴裡的一口口水咽不下去,她一直盯著沈淺看,那個吊人胃口,在她們這群八卦人士口中,傳說中的女友竟然是身邊友人?而且還是有胸無腦、不諳世事的波霸妹?
  尤然笑說:「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李美麗瞇起眼,「真是看不出來,沈淺,妳居然不告訴我,妳和大隊長有一腿,妳還當我是不是朋友?」在李美麗眼裡,大隊長是個多麼遙遠的夢?她是作夢也想不到啊。
  「這件事我也是昨天知道的,然後去證實了一下。」她沒好意思說,這一證實就去床上了,最後被人擺了一道。
  李美麗眉毛抖了抖,斜睨地看著她,「真懷孕了?」
  「假的。」沈淺嚷嚷:「一般得做過後一個星期才能知道,我和他只是昨天『交配』了一下。」
  「咳咳。」尤然輕聲咳嗽一下,附在她耳邊糾正她的錯誤,「人和人之間不能用交配。」
  沈淺白了他一眼,「不好意思,職業病,我身為獸醫,習慣了。」
  尤然緘默了,臉上是哭笑不得。
  李美麗不禁眉毛又抖了下,沈淺專門搞動物交配,這個名詞在她腦海裡,早就成了一種自然反應,當初她抱怨最近很飢渴,用詞比較隱晦,沈淺卻直接恍然大悟地說:「原來妳是想交配啊。」直接把她氣得吐血,如今她很理解尤然的苦,這沈淺把她和他愛愛的事,譽為交配,任誰都有些不爽。
  李美麗為打破僵局,嚷嚷道:「好啦好啦,我也不問了,淺淺,妳得請我吃飯,真不夠朋友,有了這麼極品的男人,應該請頓飯慶祝。」
  「好啊,餐廳開放時間,還有半個小時,我們直接過去好了。」尤然看了看自己的腕錶,摟了摟沈淺,一臉含笑。
  沈淺心想,當初她跟尤然在一起,百分之百是被他美色給迷住了,那笑容,實在太銷魂了。
  李美麗帶著她老公一起去了,高長豐得知沈淺和尤然在一起表示很吃驚,「淺淺不是喜歡秦昊嗎?怎麼和我偶像在一起了?」李美麗懶得跟他解釋,直接把他拽到餐廳。
  當高長豐見到自己的偶像時,激動得說不出話,早把心底的疑惑,忘得一乾二淨。
  兩人雙手交握以後,高長豐才說:「當初在部隊的時候,我最崇拜的人有兩個,就是空軍的F16和陸軍超級眼鏡蛇,如今見到偶像之一F16,真是榮幸。」
  「老公,什麼空軍F16和陸軍超級眼鏡蛇?」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