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就愛騎竹馬《上》
【4.6折】就愛騎竹馬《上》

她叫葉一生,家境優渥,集眾人寵愛的小公主, 大家都說她很美、很清雅,但她卻不聰明, 因為她只會傻傻的暗戀她的竹馬宋安辰。他的俊美、他的優秀, 總是讓她自卑,以至於當情敵出現時,膽小的她只敢落荒而逃。 誰知,十八歲的她,卻在酒醉的壯膽下,強拉竹馬滾床單, 雖然她很想就這麼賴著宋安辰,可突來的家道中落,小公主成了灰姑娘, 為此她驕傲的選擇逃離宋安辰,結束了那場來不及告白的單戀。 如今六年過去了,她天真的以為一切都過去時, 被她不告而別給拋棄的宋安辰卻不肯放過她。他說她佔了他的便宜, 把他從頭到腳吃乾抹淨,然後還頭也不回的拍拍屁股走人, 這筆帳,他沒忘,既然她都敢自投羅網了, 那就不要怪他小心眼,打算一點一點的跟她清算回來!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錦竹
出版日期:
2011/11/10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5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我的竹馬,你行行好,請別再耍我團團轉;
我的青梅,妳用點腦,我是愛妳不是耍妳。

她叫葉一生,家境優渥,集眾人寵愛的小公主,
大家都說她很美、很清雅,但她卻不聰明,
因為她只會傻傻的暗戀她的竹馬宋安辰。他的俊美、他的優秀,
總是讓她自卑,以至於當情敵出現時,膽小的她只敢落荒而逃。
誰知,十八歲的她,卻在酒醉的壯膽下,強拉竹馬滾床單,
雖然她很想就這麼賴著宋安辰,可突來的家道中落,小公主成了灰姑娘,
為此她驕傲的選擇逃離宋安辰,結束了那場來不及告白的單戀。
如今六年過去了,她天真的以為一切都過去時,
被她不告而別給拋棄的宋安辰卻不肯放過她。他說她佔了他的便宜,
把他從頭到腳吃乾抹淨,然後還頭也不回的拍拍屁股走人,
這筆帳,他沒忘,既然她都敢自投羅網了,
那就不要怪他小心眼,打算一點一點的跟她清算回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葉一生還是回來了,這裡是她留下許多回憶的地方,一出火車站,便直奔監獄,如果不是父親今天出獄,她一定不會再回到這裡,搭計程車到了監獄,四處張望,也未見到有人出來,看了看手錶,才早晨七點左右,想必不會那麼早,於是她放下手中的行李,坐在監獄門口,翹首企盼著,不禁撓了撓蓬鬆的亂髮,打了個哈欠,樣子看上去既頹廢又疲憊。
  父親原本是市政府官員,因貪污被抓,被判了六年有期徒刑,那年她正好高三,現在回想起來,不禁莞爾,那時父親被抓,母親自殺,而她又是怎麼熬過來的?連她自己都不記得了。
  「葉一生!」背後突然有人喚她,這聲音……她立即僵硬起來,背後傳來關車門的聲音,還有越來越接近的腳步聲,她眼一閉,萬萬想不到,才一回來便遇上了她最不想遇見的人。
  她轉身而笑,「好久不見,宋安辰!」六年時光荏苒,兒時的他有一雙乾淨通透的眼眸,還有連女人都羨慕的白皙皮膚,父親總是笑他長得比女孩都好看,打從幼稚園到高中,他那張禍水臉總讓他煩不勝煩,情書滿天飛,校草冠名一頂就到畢業。
  眼前這個男人依舊擁有令人稱羨的好皮膚,樣子依舊清秀不已,宋安辰對她笑了笑,幫她拿起行李,對她道:「伯父今天早晨五點多就出來了,現在在我父親家,我是來接妳的,畢竟妳搞失蹤整整六年了。」
  一生愣怔一下,自動忽略他最後一句,道:「謝謝。」
  宋安辰對她一笑,提著她的行李往後車箱裡放,一生瞄了一眼車子,居然是賓士?她自嘲地笑了笑,跟著上了車,她這個竹馬,早與她處在兩個世界,她會為了便宜五塊錢的雞蛋,去排長達一個小時的隊;她從來不去高檔精品店裡買衣服,穿得也只是地攤貨;五年來的學費也是自己辛苦打工掙來的,她現在都不知道生活在金字塔頂端的滋味是如何,一身的寒磣坐在賓士車上,顯得如此格格不入。
  「我聽說伯父今天早晨五點放出來,就抽空來接他,我沒想到妳會回來。」宋安辰一邊開車,一邊對她道,目光一直盯著前方。
  一生略顯尷尬地縷著額前的劉海,「爸爸出獄,我怎會不來?」她乾笑兩下,「謝謝你這些年幫我照顧我爸爸。」
  宋安辰不再接話,一直盯著前方,看似極認真開車的樣子,當開到一紅燈路口時,他停了車,從一旁小匣子裡抽出一支煙,點燃抽了起來,他打開車窗,對著車窗吐納,英挺的側臉看去,極其優雅卻又憂鬱。
  他學會抽煙?一生有些驚訝,當年讀書時,班裡有人開始學會抽煙,一生那時覺得會抽煙的男人很酷,宋安辰卻不甚反感說:「吸煙有害健康,他們這是在慢性自殺,懂得健康長壽,就不該抽煙。」而一向懂得健康長壽的宋安辰,現在卻抽起煙來。
  一縷煙飄入一生的鼻子裡,她不甚敏感地咳嗽幾聲,宋安辰隨即掐滅了煙頭,轉頭看向她,「不好意思。」
  此時紅燈倒數,宋安辰重新啟動車子,車上又開始了凝固般的安靜,一生想緩解一下氣氛,對宋安辰道:「你現在做什麼工作?」
  宋安辰握住方向盤的手明顯顫了一顫,「今年剛到醫院實習。」
  一生愣怔一下,「你考上T醫大了?」
  「嗯。」宋安辰微微點頭,一生頓時說不出話來,訕訕歪頭看向別處,開始心不在焉,T醫大是她從小夢寐以求的學校,當年讀書時,天天對宋安辰抱怨自己成績為什麼不好,讓成績一向是滿分的宋安辰送點分給她,不過,她記得宋安辰當時想學經濟貿易,以接他母親的事業。
  「葉一生。」宋安辰這時開了口,一生渾身一抖,毫無防備地嚇了一跳,她最怕有人叫她,尤其是宋安辰。
  「妳吃飯了沒?」
  「啊!」一生沒想到他會問這個,她忙不迭地點頭,「吃了,吃了。」動作極其誇張,好似在強烈的證明自己吃了。
  「那妳陪我吃早餐吧,早晨接完伯父,又去等妳,還來不及吃。」她還未反應過來,宋安辰的車便突然轉個彎,進入另一個車道,一生嚇了一跳,轉頭望向宋安辰,他依舊很認真地開車,她發現六年不見,當初的溫情王子變了許多,讓她看不透也不明白。

  ◎             ◎             ◎

  宋安辰帶她來到一家小吃館,與他一身裝扮顯得格格不入,她認得這條街,那是高中回家必經的一條小吃街,當年的他們常常在此吃早餐,有時她貪吃便會遲到,害得宋安辰陪她一起在門口罰站,而那段快樂且兩小無猜的歲月,戛然而止於高一……她掐斷自己的回憶,不再去想像,她六年前離開這裡時,便不斷地提醒自己,忘記過去,忘記關於宋安辰的一切。
  他們一進小吃館,還未坐下,一位阿姨便走過來,笑咪咪地對宋安辰道:「小宋來了啊。」大媽目光望向一生,有些愣怔,「這是你女朋友?」
  一生抬眼看向阿姨,她認得這位阿姨,是位單親媽媽,一個人經營這家小吃館,一生有禮貌地對她笑道:「張阿姨,我是一生,妳忘記了嗎?」
  張阿姨吃驚地張了張嘴,「呀,一生啊。」張阿姨立即拉出一把椅子坐了下來,「好些年沒見到妳了,小宋說妳讀大學了,怎麼放寒暑假也不回來?」
  一生道:「學業忙,離家太遠,懶得回來了,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張阿姨笑了笑,「留了長髮都不認得妳了,越來越漂亮了。」
  一生跟著笑,不禁摸摸自己留了幾年的長髮,其實從小她一直是長髮,自上高中那年便把長髮剪成短髮,她一直偏愛長髮卻不會整理,母親生病無法再幫她整理,她只好剪去那頭長髮。
  張阿姨又道:「一生想吃些什麼嗎?」
  一生當時本想說吃張阿姨親自下廚做的炒年糕的,可宋安辰卻幫她回答:「她吃過了,給我來一份炒年糕吧,順便打包一份。」
  「啊,這樣啊,好的,稍等會兒。」
  一生是欲哭無淚,待到炒年糕上來,一生只能眼巴巴地望著宋安辰悠哉地吃著她曾經最愛吃的炒年糕,吃完以後,宋安辰提著另一份走了出去,一生只好跟在身後望眼欲穿地看著那個袋子。
  「一生啊!」張阿姨突然從身後跑了出來,遞給她一本小本子,「這是妳當年落下的,本想叫小宋還給妳,他非要我親手給妳,說妳一定會來。」
  一生呆呆凝望著那本小本子,一時呼吸不上來,她當年遺落的日記本,她躊躇地伸出手,對張阿姨道:「謝謝張阿姨。」
  張阿姨擺擺手,一生點頭坐進了車子裡,她有些焦躁來回撫摸著手裡的日記本,她清楚明白那日記裡面寫了些什麼,她不敢確定接觸過這本日記的宋安辰有沒有看過?倘若要是看見了,她堅守六年的祕密,那不就……她深吸一口氣,轉臉對開車的宋安辰問:「你看過這本日記沒?」
  宋安辰輕描淡寫地瞄了一眼她手中的本子,「沒有。」
  她頓時放下了心,猶記當時,宋安辰的父親宋正與一生的父親葉天明是大學同學,宋安辰的父親當年是水利局局長,一生的父親為國稅局局長,兩人一直是同起同步,兩家的關係也一直如同一家,直到發生了貪污案,一生的父親被抓,兩家才斷了聯繫。
  宋安辰家境富裕,不是他父親帶給他的,而是他的母親,他母親與他父親離異後嫁給老外,相當有錢又大方的法國男人,宋安辰剛上高一,本是要跟他母親,可一切出國手續辦好後,他又變卦了,誰也不知這孩子想什麼,可偏偏一生知道,其實是她一直抓著宋安辰的手,叫他別走,求他留下來,宋安辰最不想見她哭,因此不甚情願地留了下來,一生現在回想,總是感慨一些物是人非,那時的他們,真是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車在社區大樓停了下來,宋安辰側身對一生道:「妳先在這等我,我把車停好。」一生點點頭,下車抬眼望去,依舊是這棟大樓,如今大部分外觀都已翻修加新,還是當年那模樣。
  宋安辰走了過來,經過她身邊,「走吧。」自己便先行一步。
  一生抿了抿嘴,苦笑跟了上去,她不禁看了看對面的那扇門,那是她曾經的家,宋安辰順著她的目光看去,「這房子一直空著。」
  「啊?還沒賣出去?」
  「不知道。」宋安辰拿出鑰匙開了門。
  門一開,客廳裡聊天的兩中年男人紛紛望向門口,宋安辰探出頭笑道:「爸爸,伯父。」
  葉天明微笑點頭,目光看向宋安辰的身後,不禁愣了愣,一生從宋安辰身後走上前,微笑點頭,「爸,伯父。」
  「一生!」宋正甚是喜悅,招招手,「來來,都六年沒見到妳了。」
  一生走到宋正面前,宋正左右端詳,轉頭對葉天明道:「我記得一生比安辰大三個月吧。」
  「可不是,一生那時侯不常常以此為由欺負安辰嗎?」葉天明也笑了起來。
  「哎呀,兩人都二十五了,可我那小子看起來比一生大多了。」
  「男生成熟些好……」兩位大人又天方夜譚的不知所云。
  葉一生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宋安辰坐在一旁的沙發上,注意力全集中在自己的手中的手機上,她只好怏怏然坐在一旁,像個白痴地乾坐著,時鐘滴答,從早上八點半一直熬到了中午十二點,兩位大人才紛紛站了起來,葉一生重重呼出一口氣,總算是聊完了。
  「老葉,餓了吧,我們去喝幾杯,我還有好多話要跟你說呢。」
  葉天明笑道:「不行啊,女兒在這等著呢。」
  「哎呀,一生跟安辰肯定也有說不完的話,我們別打擾年輕人,走啦。」說著便拉起葉天明出去,葉天明只好轉頭對一生道:「妳在這等我。」
  「好。」一生勉強為自己牽出一抹微笑,待倆人走後,一生頹敗地耷拉肩膀,捏了捏額頭,一副疲憊的樣子,她目光轉向宋安辰,一臉笑咪咪,「宋弟弟,不知這裡有什麼吃的?」
  宋安辰好不容易把目光從手機上調開,看向葉一生,霍地站了起來,走進廚房,一生轉頭看向他清瘦的身影,恍恍惚惚,他把打包好的炒年糕倒在碗裡,放在微波爐裡加熱,並煮了一碗紫菜湯端了過來,端到在她面前,而後大剌剌地坐下,又開始玩弄自己的手機,一生雖好奇他的手指一直按個不停,到底是在幹什麼?但她還是憋住,獨自吃起她心心念叨的炒年糕。
  「妳在這有地方住嗎?」宋安辰突然問道。
  一生眨一下眼,放下筷子,笑道:「來這之前,在網上看了下房子租金價格,沒找到合適的,不過找到一家合適的小旅館,先帶我爸在那暫住幾天,再去找找合適的房子。」
  宋安辰蹙眉,「手機號碼?」
  「啊?我手機號碼是預付卡的。」
  他直接把他的手機丟給她,「輸進去,再去辦個新的門號。」
  「可是……」她可負擔不起,身上的幾千元是工作前的活命錢,可不是用來這麼揮霍的。
  「我幫妳預繳費用。」一生眼睛亮了亮,有錢人就當慷慨解救貧窮的人。
  「不過妳退租時,要記得還我。」宋安辰從不會讓自己吃虧,一直都未變。還好那件事,只有天知、地知、她知,還有林若涵知。

  ◎             ◎             ◎

  在一生的世界裡,她最不想提及的便是林若涵,這個女人好似是她命中注定的劫數,自她的出現,她一切的美好皆毀滅殆盡。林若涵出現之始,是剛上高二時,她是插班生,一進他們班便成為班花的氣質公主,她天生的烏黑長髮,好似黑色綢緞垂下,白裡透紅的皮膚,顯得分外公主氣質,致命的便是她有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分外動人。
  那時一生坐在宋安辰旁邊,她用胳膊推了推他的手臂問:「覺得她漂亮嗎?」
  宋安辰當時在做數學題,他被一生干擾了,沒法只好抬頭看看插班生,頓時大驚失色,那種神情好似見了鬼一樣,一生煞是納悶,用胳膊再推了一推,宋安辰道:「很漂亮。」
  該不是太過漂亮,以為見到鬼了?一生這麼想著,心裡就不痛快了,林若涵在臺上大方的介紹,她是從國外回來的,擅長的是跳舞,還會彈鋼琴。一生越聽她的介紹,就越發悶悶的,這是出於女生天生的嫉妒,她什麼也不會,除了愛吃就是睡,學過幾年畫畫,但也是東不成西不就,不像林若涵一樣,鋼琴過了六級。
  在那時,從國外回來的人本來就新鮮,再加上又是多才多藝的美女,更成了焦點,老師分配她坐在一生的後面,她個子高,足足比一生高半個頭,林若涵的同桌是個長滿青春痘的書呆子,雖欣賞林若涵的傳奇,但他一門心思全花在書本上,並無任何反應,倒是環繞她周圍的男女同學,都會興奮地與她套關係,而林若涵也一一友好回應。
  瞧,友善有才又有貌,還有來頭的美女,這是何其大的壓力大啊。原本也不關一生的事,可這林若涵偏偏要勾搭她的竹馬宋安辰,這讓一生很糾結,他們的第一句聽起來也好似熟悉萬分,她戳了戳宋安辰的背說:「安辰哥,晚上騎車送我回家好不好?」
  宋安辰立即鐵青了臉,他轉臉看向林若涵,「我說了,別叫我哥。」
  林若涵只是吐吐舌頭,一臉可愛的笑,一直不敢回頭的一生,只能透著餘光看到宋安辰一臉不耐煩的表情,為此她高興了整整幾節課,問她為什麼高興?想想,有這麼一個論長相,論成績都是第一,性格雖說不上第一,但也是出了名的溫情的竹馬,她能二百五一樣不心動?
  不錯,她葉一生喜歡宋安辰很久了,從他們幼稚園牽手回家,到高中一起騎著單車回家,朝夕相處儼然成為校園眾所皆知的班對了,雖宋安辰每次聽這麼個傳聞會蹙眉一下,卻也不矢口否認,所以人人都以為他是默認了,一生也想去問,但她怕一問以後會尷尬,所以她一直曖昧著她的竹馬,總是帶點無奈,原本二人世界,倏然多出了第三者,這個叫宋安辰哥哥的公主,晚自習放學回家,便死纏爛打地跟著宋安辰到車棚,耍賴一般硬要坐在宋安辰的車上。
  一生站在一旁,發現自己倒顯得像電燈泡一樣,看著彆扭的宋安辰最後妥協,一生心裡很不爽地騎著自己的腳踏車跟在他們後面,臉開心坐在宋安辰車後的林若涵卻自然熟地對一生招手,喚道:「一生姊,快點跟上哦。」
  在一生看來,她跟她壓根就不熟,這麼熱情的打招呼,倒覺得耀武揚威了,她扁著嘴,不大情願地跟著他們後面,待到了岔路口處,宋安辰停了下來,他轉頭對一生道:「一生,陪我送送若涵。」
  若涵,叫得好親熱呢!一生送了他一記白眼,「我才沒閒工夫當電燈泡呢。」說罷,自己就先走,她不敢回頭,就是瘋狂地騎回家。

  ◎             ◎             ◎

  搬到這邊社區是高一年,他們是對面的鄰居,一生其實不愛回家,因為家再也不像個家了,媽媽得了胃癌,躺在醫院治療,爸爸工作忙還要照顧媽媽,一生因為要上學,所以常一個人在家。
  她獨自回到家,坐在沙發上,有些迷茫地抱住雙膝,她無神望著空曠的家,從前的幸福公主變成了落難公主,而且還是遭到王子拋棄的公主,一生頓感難受,埋頭就哭了起來,也不知哭了多久,總之她是睡著了,她是被一陣敲門聲給吵醒的,她走過去打開門,見到宋安辰氣喘吁吁地站在門外對她傻笑。
  一生一見到他就生氣,手一揮,想關上門,卻被宋安辰強制堵上了,一生道:「你想幹嘛?」
  宋安辰喘著氣道:「妳生什麼氣?」
  「你哪隻眼睛看見我生氣了?我只是睏了,不想跟你多說廢話。」
  宋安辰一臉無奈,耷拉著臉道:「我坦白從寬,那個林若涵將來會成為我妹妹。」
  一生嘟著嘴睥睨地看著宋安辰,宋安辰接著道:「意思就是我爸爸和她媽媽好上了。」
  「啊?」一生震撼了,宋叔叔什麼時候有第二春了?
  宋安辰重重吐了一口氣,「真不知妳這麼小氣。」他又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下不生氣了吧?」
  一生沒有接話,自然是想生氣也沒有理由生氣了,她轉身坐回沙發上,抬眼望著宋安辰,「我說你作業寫完沒?」她理虧地只好找話題。
  宋安辰走來,從書包裡拿出作業本拿給她,「就妳這樣的學習態度,還想考T醫大?」
  一生斜睨一眼,開心地拿起宋安辰的作業本膜拜,宋安辰有一手好字,作業正確率也很高,抄他的作業是相當不錯的選擇,一生其實很後悔自己選理科,她對數理簡直是白痴,可為了考醫學院,她只有拚了。
  「喂,宋安辰!我決定以後中午不回家吃飯了,我要在學校好好自修。」
  宋安辰笑道:「好啊,我陪妳。」
  宋安辰是個相當稱職的竹馬,她不回家,他便陪她,兩人中午在自習室裡自修,上課在教室裡討論,同進同出,又回到了從前。
  坐在一生身後的林若涵蟄伏了一陣子,再也不找宋安辰了,也不知是有自知之明還是被宋安辰警告了,每次她只能欲言又止默默地看著他們出雙入對。
  直到數學的第一次考試,人人都以為林若涵是個才女,可惜她對於數理是極其白痴,數學才考了十七分,而物理二十九分,化學三十六分,是班上倒數第一,白痴的程度可以說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
  老師語重心長地找林若涵談話,談話結果卻是班級組織一個互助小組,成績好的去輔導成績差的同學,也不知是誰出的主意,採用極端交叉法,最好的輔導最差的,第二輔導倒數第二,如此銜接十位,因此,身為第一的宋安辰就得輔導倒數第一的林若涵。
  一生在班裡排倒數第五,與第五的禾晉為一組。
  自此,兩人很少再走在一起,就連位置也為了方便而互相換了,可以說一天的交集只有晚自習放學回家時,兩人從車棚裡推車出來,步行於校園,一生一直不說話,宋安辰實在忍不住了,問道:「妳最近學習怎麼樣?禾晉他成績蠻好的。」
  「嗯。」一生點頭,心不在焉。
  宋安辰見她這模樣,試探地歪著頭,哄著她道:「又有什麼不開心?」
  一生本來一直無意識的走,被眼前一張突然橫生而來的臉嚇了一跳,縮退一步,「宋安辰,你幹什麼?」
  「見妳不開心,詢問原因。」
  一生能開心得起來?每天看著兩人交頭接耳地在說說笑笑,原本屬於自己的待遇全被那個她十分嫉妒的女人佔了,她實在氣不過。
  她囔了一聲:「你們男人就是這樣,見色忘義,見到漂亮的就往上貼!」她這語氣很衝,直接把宋安辰罵愣了。
  宋安辰不說話,直接上了自行車,揚長而去,丟下一句話,「葉一生,妳不可理喻。」
  她是不可理喻,因為她發了瘋的嫉妒,那次不算大吵,可兩人誰也沒低頭,原本中餐一起吃,也因冷戰告吹,宋安辰跟林若涵一起吃飯,後來晚自習也一起回家,而一生也不甘示弱,故意與禾晉親近,無視宋安辰偶爾走來時的橫眉豎眼,校園裡開始傳言:校草宋安辰與青梅竹馬的戀人分手,投向美女林若涵的懷抱,而他青梅竹馬的戀人也不甘示弱,另有新歡。
  儼然,群眾的力量是強大的,每當宋安辰與林若涵雙雙進來,班級裡就有哄鬧聲,惹得林美女嬌羞連連,一生看在眼裡,真是有氣無處發洩。
  禾晉也在一旁幫腔,「兩個人確實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一生立即抱住禾晉的手臂,咬了上去,禾晉哭喪著臉,他習慣了,一生一不開心就咬他的手臂,他習以為常了,而宋安辰把這一切看在眼裡,眼神裡有說不出的憂愁。
  一生自以為失戀了,孑然一身獨行幾日後,好心腸的禾晉就化身為護花使者護送一生回去,每次兩人到車棚牽腳踏車,就見到乖巧站在車棚外的林若涵,還有面帶微笑的宋安辰。
  一生與宋安辰自此是目不斜視,完全當成陌生人一樣擦肩而過,他們的關係始終站在雲的彼端,中間隔著整個銀河。
  兩人關係好轉是一生的爸爸葉天明去宋安辰家裡喝酒,一生回家見到爸爸留下的字條,不甚情願的去敲宋安辰家的門,開門的是宋安辰,他好似料到一生的來意,側著身,讓她進去。
  一生一進去,就見到她爸爸在喝酒,葉天明見到女兒來了,高興地招她過來,遞給她一個盒子,一生奇怪地望著葉天明,葉天明笑呵呵地道:「新配的手機,最新款的,聽說可以拍照,老宋把手機送給兒子,那我把手機送給女兒。」
  一生打開盒子一看,是最近雜誌誇得天花亂墜的智慧型觸控手機,她向爸爸道了聲謝謝,突然手機響了,她吃驚看了看手機來電,居然顯示上寫的是宋安辰。
  葉天明瞄了一眼手機哈哈笑了起來,「安辰叫妳呢。」
  她狐疑地接了電話,那頭傳來宋安辰低沉的聲音,「來我房間。」
  一生這才發現客廳裡,沒有宋安辰的蹤影了,她遲疑地敲門進去,只見宋安辰端坐在床上傻呵呵地對她笑,也就是這麼一笑,兩人和好了。
  兩人有了手機以後,常常無聊地發簡訊聊天,一來一回,倒是不亦樂乎,有時甚至一句:「喂」回一句:「嗯。」這就是有錢時候的浪費。
  就這樣到了,第二次月考,破天荒的,宋安辰數理成績平均只有七十分,與以前幾乎滿分的差距頗大,引起老師的重視,而輔導近一個月的林若涵依舊是倒數第一,幫助別人不成還退步成這樣,老師一著急就把這個方案撤了,一生問他,是不是故意考差的?因為她無法相信他會考這麼差。
  宋安辰笑而不答,兩人關係又好了起來,只是好景不長,兩人之間有了林若涵,怎麼也撇不掉了,因為林若涵的媽媽嫁給了宋安辰的爸爸,所以宋安辰不能撇下妹妹不管。
  林若涵搬到了宋安辰家,兩人住在同一屋簷下,以後的每次出行,總是三人,禾晉曾經笑說,一生是電燈泡,而一生也越來越感到群眾的目光在訴說她是個電燈泡,她沒有林若涵漂亮,走到大街上,她總會被擠到一旁,騎自行車時,她總是跟在後面默默看著前方一輛車上親密的倆人,她感覺自己顯得如此多餘,後來,她上學開始比他們提前一步走,吃飯也快一步,放學也一樣,她不想這樣繼續下去。
  「一生,妳最近怎麼了?」宋安辰發簡訊給她。
  她沒回,無論後來傳了多少封簡訊,她始終沒回。

  第二章

  一生帶著父親住進了一間小旅館,兩人分別收拾了一下,一生拿起衣物給父親道:「爸爸,你去洗個澡吧。」
  葉天明握住一生的手,語重心長地道:「我叫你宋叔叔幫我把原來的房子買回來,至於錢方面,首期先欠著妳宋叔叔,以後我們父女一起還,妳說怎麼樣?」
  一生縮回手,轉身裝忙,「爸爸,你覺得還有必要待在這裡嗎?」
  「當然有必要,這裡畢竟是我與妳母親相識相愛且生下妳的地方,要不是我一時糊塗,也不會……」葉天明思及貪污後的家破人亡,重重歎口氣,頭低得很低。
  一生走上前,從身後抱住父親,「以前的事,就不要想了,女兒這六年不孝,一直沒去看你,我一直在埋怨你,可後來我想通了,爸爸也是為了媽媽的病。」
  葉天明想到他那荒唐的錯事,不禁莞爾,「一生啊,妳是不是不想待在這?」
  「嗯,不想。」這裡有太多殘酷的回憶,她無法心平氣和住在這,「要是爸爸想待在這裡的話,爸爸就待在這吧,我想去中部,那裡現在比這好找工作,而且離這也只有三個小時的車程。」
  「妳在那無依無靠,可以嗎?」葉天明有著一絲擔憂。
  一生安慰地道:「那有個學長,很照顧我,他幫我打通了關係,讓我到他現在工作的醫院實習,要是做的好可以轉正職。」
  葉天明放下心來,拍拍一生的手,曾經嬌貴而白嫩的小手已經不復存了,他一陣心酸,「踏實的做,不要像爸爸這樣。」
  「放心好了。」一生把臉埋在葉天明的背上,微微閉上眼,她的未來實在太迷茫了,看不到彼端,只能盲目地存著一個信念:只要活著,就好。

  ◎             ◎             ◎

  宋正的手段能力實在很強,不到三天,一生的家重新買了回來,就連宋正也笑說:「這房子主人真好說話,七年分期付款也答應,還真沒見過這麼好說話的。」
  葉天明看著房子還是六年前的那模樣,也跟著笑了起來,「買這房子的人,好像是收藏一樣,既不住也不動,原封不動。」
  宋正笑道:「那不是更好,幫你保管了六年。」
  葉天明樂呵呵地笑了,一旁的一生四處觀望著自己曾經住過的房子,她在這房子裡,發生過很多事,每一件事都讓她銘記於心。那次生日派對,那場啼笑皆非的活動,青蔥年華中,單純又浮誇的行為,現在回味起來帶著一種不能言語的惋惜,那個時光,真的是她最無憂無慮的歲月。
  父親的個性在這幾年中,變得很隨性,房子幾乎沒怎麼整修,除了把一些傢俱換了外沒有其它變化,他們以最快的時間搬回原來的住處,這完全不在一生的預料中。
  在搬回的第一個夜晚,她收到一個簡訊,是宋安辰,他說:「睡了嗎?」
  一生回:「沒有。」
  然後,宋安辰打了電話過來,她有些猶豫地接通電話,聲音極不自然地道:「喂。」
  「現在都凌晨一點,妳還不睡?」電話那頭傳來宋安辰質疑的聲音,一生眨著眼,大腦一時反應不過來,她愛什麼時候睡就什麼時候睡,礙著他了?難道他專程打電話來,就為了這個?
  「我想睡了,卻被某人吵醒。」一生的口氣突然凶了起來,電話那頭的宋安辰半晌也未說話,過了幾秒,最後他道:「晚安,一生。」
  一生翕動著嘴唇,未回答,她沒掛電話,那頭也沒掛,然而兩人卻不再說話,就這麼僵持著,最後一生深深吸一口氣,掛斷了電話她閉上眼,蜷縮在床上,她不能妄想著什麼,她不斷這樣告訴著自己,她從六年前,就知道一個事實,宋安辰之於她,只是單純的青梅竹馬,已經沒有一絲一毫的遐想。
  一生安頓好父親,便直接去中部找她學長了,葉天明有些不放心,想送她去車站,被她拒絕了,因為她已不再是嬌生慣養的公主了,幾年下來的磨練,處事也不如當初那樣生澀,父親見一生這般泰然,心生寬慰,便順了她。一生手提從學校帶的行李走到車站,買了車票上了開往中部的車,她想她能擺脫這裡,擺脫六年前的那些是是非非。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