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獨愛《下》
【4.6折】獨愛《下》

第一次為女人動心,傅希堯說什麼都不願意放手, 只是他的小女人說她不給他愛,為什麼? 因為她不愛他,現在不愛,以後不愛,永遠都不愛! 是嗎?既然這樣,他就偏要看看,這在他身下承歡的小女人, 要怎麼躲開他的人。可惜,他千算萬算怎麼也沒想到, 他的女人會懷孕,而等不及的他,可不希望孩子都生了, 他卻還是「夫身未明」,問題是,想要哄他的小女人開心, 進她的房間,要敲門;想看自己的孩子,要報備, 他傅希堯一向要雨得雨、要風得風,誰敢讓他吃閉門羹? 偏偏夏小冉這小女人自懷孕後,性格三百六十度轉變不說, 甚至還膽大的把他關在門外不給進!而她的冷淡, 讓從未愛過人的傅希堯心慌了,看著她哭說要他放手時, 他的心竟一點一點地鈍痛難耐,誰能來告訴他, 早已陷愛的他,該怎麼對夏小冉放手不再愛。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居筱亦
出版日期:
2011/02/10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情關難過,死皮賴臉進駐妳的心;
情路難走,披荊斬棘贏回妳的愛。


第一次為女人動心,傅希堯說什麼都不願意放手,
只是他的小女人說她不給他愛,為什麼?
因為她不愛他,現在不愛,以後不愛,永遠都不愛!
是嗎?既然這樣,他就偏要看看,這在他身下承歡的小女人,
要怎麼躲開他的人。可惜,他千算萬算怎麼也沒想到,
他的女人會懷孕,而等不及的他,可不希望孩子都生了,
他卻還是「夫身未明」,問題是,想要哄他的小女人開心,
進她的房間,要敲門;想看自己的孩子,要報備,
他傅希堯一向要雨得雨、要風得風,誰敢讓他吃閉門羹?
偏偏夏小冉這小女人自懷孕後,性格三百六十度轉變不說,
甚至還膽大的把他關在門外不給進!而她的冷淡,
讓從未愛過人的傅希堯心慌了,看著她哭說要他放手時,
他的心竟一點一點地鈍痛難耐,誰能來告訴他,
早已陷愛的他,該怎麼對夏小冉放手不再愛。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在回大院的路上,車窗半開著,如刀的寒風,颳著他的臉,卻能讓他更冷靜、更清醒,母親要跟他說什麼,他不用猜也知道,他一邊想著應對之策,一邊放緩車速,最後把車停在路邊的一家連鎖花店;再出來時,他手裡捧著一束母親最喜歡的百合,他把它放在副駕駛座上,又重新駛回路上。
  吃過晚飯,侄女蓓蓓一直在鬧,不得已,徐慧早早地回了房間哄她睡覺,客廳就剩下傅夫人和傅希堯兩母子,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那束清香淡雅的百合插在白玉花瓶裡,相得益彰,難得他有這份心,傅夫人是很高興的,可高興歸高興,正經事還是要說。
  傅夫人給傅希堯盛了碗蓮子百合甜湯,他安靜地喝著,不動聲色,靜聽下文。
  傅夫人看了他一眼,說:「前兩天,我遇見了你李伯伯,他剛回國,女兒也跟著回來了,長得很漂亮,學識好、脾氣也好,不知道你有沒有印象,你小時候還常把人家小女孩逗哭。」
  「哦,是嗎?我怎麼不記得有這回事?」傅希堯漫不經心地回道,碗裡的糖水被他攪得盪出一圈圈漩渦,迷了人的眼。
  傅夫人也不著急,拿出一張合照,指著上面一個長得很甜美的女孩子說:「你看,就是她,叫作婷婷,女大十八變,很漂亮吧?」
  傅希堯把碗放下,意思、意思地接過來看了幾眼,人的確長得很嬌俏,只是這樣的女人多得是,也不見得有多出色,又或者說,已經有一個人佔據了他的眼、他的心,別人已沒有插足的餘地了。
  他還是不冷不熱地回應:「嗯,是很漂亮。」
  「你李伯伯說,改天要請我們吃飯,到時候你也一起去,認識一下,對你的事業也有幫助;如果能跟婷婷看對眼更好,正好給我帶個媳婦回來。」
  傅希堯開始不耐煩了,沉著聲說:「媽,這種事順其自然吧?得看緣份。」
  「你還要什麼樣的緣份?是想跟邵家那孩子一樣,鬧得大家都不愉快嗎?」傅夫人見不得他這樣敷衍搪塞,總覺得要將事情防範於未然,她語重心長地說:「媽也不是想管你,可是婚姻大事關係著傅家的名聲,那個女孩子未必適合你,存了什麼心思,我們也不清楚,聽媽一句勸,早早斷了,什麼好女孩沒有?別最後鬧到你爸那裡去,誰也不好看,況且,他最近太累了,身體也不好。」
  傅夫人見過夏小冉這個女孩子的照片,人長得水靈漂亮,聽說是出身書香寒門,可是她弄得王家跟邵家的婚事吹了,還跟自家的么子不清不楚,王家是她娘家,先不說不好向那邊交代,也不說什麼門當戶對,就憑著這麼壞的名聲影響,她也不願這樣的女孩子,當自己的兒媳。
  傅希堯知道母親是在提醒他,如果他答應了,就什麼事也沒有,如果他不肯,或許還有後招;他沒說是,也沒說不是,反而岔開話題,問道:「媽,我好像很久都沒見到二姐了,您怎麼不叫她回來吃飯?還有啊,三哥外調五年了,也該回來了吧?」
  「阿堯!」傅夫人不悅地擰起眉,臉色霎時變得慘白,想起許久未見的兒子、女兒,心裡就一陣心疼,難道她不想兒女繞膝?可是除了逢年過節回來問候,他們何曾主動回來?
  傅希堯知道適可而止,起身依著他母親身邊坐下,親密地挽著她的胳膊,像小時候做錯事一樣,討好著:「媽,是我不好,說錯話了,您打我吧!」說著,還真拿起她的手敲自己的頭。
  傅夫人又氣又笑,瞪著他說:「打你做什麼?真是沒一個讓我安心的!」
  他嘿嘿傻笑著,見目的達到,站起來說:「媽,我開了一天的會,有些累了,先去休息,晚安。」他剛走了兩步,就停頓下來,沒有回頭,又接著說:「媽,我們家門檻看起來,好像是比別人家高一些,可是人家未必稀罕這些,說不定,還看不上您兒子呢!所以您啊,別多慮了。」
  這話,著實讓傅夫人難以置信地怔了怔,兒子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他們家還被嫌棄了?
  事實當真如此。
  傅希堯又一夜失眠,翻來覆去,其實困擾他的,還不是家裡的壓力,最主要的是夏小冉的態度,無論他做什麼,她都冷冷地拒絕,很明顯是鐵了心,不想跟他再有任何關係,他有什麼辦法?
  第二天,他很早就起來了,剛下樓就聽見芳姨的聲音:「小小姐乖,妳別哭了,哭得教人心疼啊……」
  他細細聽,果然聽見嗚嗚的哭聲,下了樓梯進飯廳,原來是小侄女蓓蓓在哭,他皺起眉,抱起她親了親,然後問芳姨:「怎麼回事?」
  芳姨還沒回答,蓓蓓就扁著嘴說:「媽媽騙人,說要帶我去動物園的,又不去!」稚嫩的童音,可愛得讓人疼到心坎裡,兩條小辮子晃啊晃的,哪裡捨得讓她難過?
  「我大嫂呢?」他一邊細心地替蓓蓓擦眼淚,一邊問。
  芳姨說:「快過年了,一大早就被叫去文工團,好像有演出安排。」
  傅希堯了然地點點頭,芳姨這才心疼地摸摸蓓蓓的頭,回廚房做事了。
  餐桌上的小米粥還溫溫的,傅希堯想哄著侄女吃飯,不過他一個大男人,從沒做過這樣的事,有些抓不到訣竅,蓓蓓又是孩子心性,跟大人的約定,得不到兌現就不高興,說什麼也不肯吃一口,黑溜溜的小眼睛還掛著淚水,怪可憐的。
  傅希堯耐著性子,好言好語地哄著:「蓓蓓乖,聽叔叔的話,先吃早餐,動物園下次再去。」
  蓓蓓仰起小臉,委屈地瞅著傅希堯,固執地說:「叔叔,我不想吃早餐,我想去動物園,別的小朋友都去過了,來了一頭很大、很白的熊,我想看。」她似乎怕傅希堯不知道,還伸出手在空氣裡大大地比劃了一番。
  不會是北極熊吧?不過,那不是很常見?算了,她還是個小孩子。
  傅希堯真是一個頭、兩個大,又不能丟著她不管。
  傅蓓蓓人小鬼大,眼睛骨碌一轉,拉著小叔叔的手撒嬌,「叔叔,你帶我去,好不好?」
  傅希堯立刻僵住,面露難色,讓他一個大男人,帶著一個孩子去動物園,不是很奇怪嗎?他正頭疼地想方設法拒絕,一瞬間,忽然有個好主意躍上心頭。
  他一彈指,朗朗地笑出聲,低頭親了親蓓蓓的臉頰,說:「好,要叔叔帶妳去也行,不過妳要聽話哦!」

  ◎             ◎             ◎

  夏小冉最近都起得很晚,像得了嗜睡症似的,不過她並不在意,以為是自己太累;早上接到傅希堯的電話時,她剛起床,洗漱完畢之後,他已經打來好幾通,只是她都沒接;又過了一會兒,是一通無來電顯示的電話,她想了想,還是接了起來,大概還是傅希堯,看來不接電話他是不會甘休的。
  哪知……
  「嬸嬸!您好,我是蓓蓓!」一個清亮稚嫩的小女孩聲音,透過話筒傳到夏小冉的耳朵裡,她立刻傻眼了,將手機拿到面前看了看,又重新放回耳邊,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這個……」不會是打錯了吧?她什麼時候成了嬸嬸?
  蓓蓓哪裡管得了那麼多?機靈地繼續問著:「嬸嬸,妳帶我去動物園,好不好?」
  夏小冉沒遇過這樣的事,猶豫著是不是該掛了電話,卻又聽見那邊有人說:「蓓蓓,把電話給叔叔聽。」
  這低沉的聲音她倒是相當熟悉,不是傅希堯,還會是誰?
  傅希堯微笑著說:「蓓蓓是我的侄女。」
  換成他,夏小冉可沒有好心情應付,淡淡地說:「哦,請問你有什麼事?」
  電話的一邊許久沒有聲音,半晌,傅希堯才解釋:「蓓蓓今天沒人照顧,吵著要去動物園,我又沒有帶孩子的經驗,想請妳一起去,幫忙照顧她一下。」明明是請求的話,他卻習慣了用不容拒絕的口吻說,讓人聽了有些不舒服;知道她會拒絕,他又趕緊補了一句:「看在我幫妳父親請來醫生的份上,今天……就當是妳還我這個人情,好嗎?」
  他話音剛落,蓓蓓小女孩又開始撒嬌:「嬸嬸,一起去嘛!好不好?好不好?」一連兩個甜膩的「好不好」,聽得人的心都酥了,況且那人都開口說了,是當還他一個人情。
  她終於敗下陣來,歎口氣說:「好吧。」
  「耶!叔叔、叔叔,嬸嬸答應我了耶!」傅蓓蓓歡呼雀躍著。
  只有她鬱悶地想著,為什麼他的侄女要喊她嬸嬸?那她跟他的關係不就亂了?

  ◎             ◎             ◎

  因為要照顧傅蓓蓓,傅希堯沒有親自開車,而是讓司機將轎車直接開到夏小冉的學校,抵達時,她已經站在校門口等著了;傅希堯紳士地替她開了車門,她也沒有矯情,爽快地坐到了後座,這才看到了和她講電話的那個小女孩。
  傅蓓蓓坐在傅希堯的大腿上,穿著大紅色的燈芯絨外套,領子上別著蝴蝶結,兩條小腿蹬著黑色小皮鞋,晃來晃去,鵝蛋的臉龐上,一雙眼睛跟黑葡萄似的又大又亮,正一眨不眨地直直盯著夏小冉看,裡面寫滿了好奇。
  夏小冉一下就喜歡上,這個像芭比娃娃一樣的小孩子,還友好地摸摸她的頭,說:「妳就是蓓蓓吧?今年幾歲了?」
  傅蓓蓓伸出四隻胖胖短短的手指,靠在叔叔的肩膀上,乖巧地說:「嬸嬸,蓓蓓今年四歲。」
  「嬸嬸」這個容易讓人誤會的詞,實在讓夏小冉很頭疼,她輕聲糾正小女孩:「蓓蓓乖,叫我阿姨就好。」說著,有些氣惱地瞪了傅希堯一眼,發現對方正抿著唇,笑意盈盈,又偏著頭不知道在蓓蓓耳邊,悄聲說了些什麼。
  傅蓓蓓黑眼睛機靈一轉,可憐巴巴地朝夏小冉伸出手來,小聲說:「嬸嬸,抱我。」
  夏小冉的大腦停頓了幾秒鐘,雙手已經下意識地從傅希堯手裡接過孩子,小心翼翼地抱著。
  隨即,耳畔聽到傅希堯愉悅的笑聲,她斜眼瞥過去,他今天穿得很休閒,淺灰色的V領毛衣,外面套了件黑色的長大衣,配上同色系的休閒長褲,脖子上還圍了圍巾;此時,他臉上帶著笑意,表情也比平日溫和,也許是因為有孩子在吧!她收回打量的視線,轉而看向窗外。
  因此她並沒有看到,傅希堯也在看她,而且他還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個旖旎的夢,深邃的眼裡染上灼灼的火光,最後他深呼吸一口氣,十分艱難地移開了目光,只是唇角的笑意不減。
  動物園位於西城區,西直門的外大街,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翻修的復古外牆,正大門有一大兩小,三個拱形門,因為是週六,此處又是旅遊景點,所以人也不少。
  四歲的孩子已經有些份量,傅希堯怕夏小冉太累,早已把蓓蓓抱回來,三個人一起排隊買票,乍看之下就像一家三口出遊一樣,溫馨和樂;夏小冉本來就有些不自在了,偏偏排在他們後面的一位女士,還一臉羨慕地笑著說:「爸爸、媽媽長得好看,小女孩也遺傳了好基因,長得好漂亮喔!」
  聞言,傅希堯的眉角愉悅一揚,看得出來他心情很好,而夏小冉則窘得無地自容,狠狠地橫了他一眼,誰要跟他是爸爸、媽媽?他臉上的笑容真是刺眼!
  他們順利買了票,一進門就直奔傅蓓蓓想看的,又大、又白的熊而去,可沒想到,到了熊山卻只看到了又大、又黑的黑熊,也不知道是被誰騙了,傅蓓蓓這下又水漫金山,哭得哇哇亂叫,扁著小嘴不肯走;傅希堯也只能乾瞪眼,這小寶貝是他們全家人的心肝,所以打不得也罵不得,他是沒轍了,轉而求救似地看向夏小冉。
  偏偏夏小冉也沒帶孩子的經驗,蓓蓓一哭,她的心就慌了,抓著包包不知道該怎麼辦,忽然想到了什麼,她打開包包亂翻了一陣,終於找到了一盒糖果;她像看到救星似的,蹲下來與小蓓蓓平視,掏出衛生紙幫她擦眼淚,然後溫言溫語地哄著:「蓓蓓乖,不哭的話,阿姨請妳吃糖,好不好?」她搖搖手上的糖果盒子。
  傅蓓蓓畢竟是小孩子,注意力一下子就被五顏六色的糖果包裝,給轉移了注意力,盈著淚珠的小眼睛,巴巴地盯著夏小冉手上的糖,天真地說:「嬸嬸,我喜歡吃橘子口味的。」
  好吧,總算是不哭了……夏小冉大大鬆了口氣,點點頭說:「有橘子口味的。」
  蓓蓓破涕為笑,吃了糖果就不哭了,可是過了一陣子,又鬧起彆扭來,她拉著夏小冉的手,細聲說:「嬸嬸,我還是想看白熊……」
  這下,傅希堯真的火了,嚴肅地板著臉,「傅蓓蓓!」
  傅蓓蓓立刻機靈地縮到夏小冉身邊,夏小冉朝傅希堯搖搖頭,把孩子拉到懷裡,想了想才對她說:「蓓蓓,白熊在睡覺,牠這麼懶惰,我們不要喜歡牠!走,阿姨帶妳去看熊貓,好不好?」
  小蓓蓓聽得似懂非懂,不過聽到有熊貓看,最後還是興奮地拉著夏小冉的手往前走;傅希堯跟在她們身後,瞇著眼睛看夏小冉臉上溫柔的笑容,表情若有所思,他在想,如果將來他們也有了孩子,到時候,會是什麼樣子?

  ◎             ◎             ◎

  後來,他們不但去了熊貓館,還去了長頸鹿館、河馬館、獅虎山等等,把整個動物園都逛遍了,不知不覺,竟然逛到下午。
  傅希堯覺得也參觀得差不多了,抱著傅蓓蓓,看了眼手錶,對夏小冉說:「我們先去吃飯吧?蓓蓓早上鬧彆扭,不肯吃早餐,現在應該已經餓壞了。」
  天公作美,今天出了大大的太陽,給嚴寒的冬日添了幾分溫暖,照在夏小冉臉上,白皙的臉蛋透出一層蜜桃的紅;她猶豫了一下,本來打算要先走,可是看蓓蓓一直抓著自己的手,她的心一下子就軟了,只好無奈地點了點頭。
  他打出了孩子這張必勝牌,料定夏小冉不會拒絕,果然如此!傅希堯又笑瞇了眼,眼角還帶著淺淺的細紋,今天大概是他這段日子以來,過得最順心的一天了。
  到了動物園附近的一家餐廳,剛入座,傅蓓蓓就扭著有些胖圓的小身子,嚷嚷著要喝可樂、吃炸雞。
  「不行!」
  「不可以。」
  傅希堯和夏小冉皆是一愣,沒想到他們居然會在這個問題上,達成共識;她尷尬地避開他略帶深意的目光,他的眉宇一揚,轉頭一臉無辜地對傅蓓蓓說:「炸雞不營養,叔叔幫妳點一份好吃的兒童餐,還有送絨毛娃娃,想不想要?」
  「要、要!」傅蓓蓓樂得蹦蹦跳跳起來。
  傅希堯知道,她的房間裡全是絨毛娃娃,那是她最喜歡的;果然,傅蓓蓓很快放棄了炸雞,心滿意足地抱著娃娃,開心得呵呵直笑;事實上,那是傅希堯特地請服務生到紀念品店買的。
  夏小冉怔忡了一下,沒想到這個霸道的男人,還有這種溫情、好脾氣的一面,唔……看起來,還蠻細心的!
  因為有個小朋友在場,這頓飯也吃得特別艱辛,好不容易等小蓓蓓吃飽喝足,他們兩個大人才快快地吃了幾口炒飯填肚子,末了,傅希堯不免腹誹,帶孩子比談一樁生意要難多了!
  結帳後,傅希堯說要去趟洗手間,夏小冉就抱著蓓蓓在出口附近等著他,可是過了好久他都沒有出來,再瞄一眼懷裡的小女孩,小臉蛋軟軟地貼在她的脖子上,似乎是累得睡著了,這麼冷的天氣,她怕孩子睡久了,容易感冒,想了想又抱著她慢慢走回去,想找傅希堯。
  她才走到轉角處,就聽見了他的聲音,似乎是正在跟誰講電話,而且是有些暴躁的口吻。
  「你的腦袋有洞啊!她說孩子是你的,就是你的了嗎?說不定,是找你當冤大頭的吧!」
  「什麼?她保證?她拿什麼保證?那種女人不過是玩玩而已,你還當真?我看,她無非是想趁機撈點錢,你要嘛大方一點,給點錢打發她;要嘛等她十月懷胎生下來,到時候一驗DNA,就知道是不是你的種了……」全然不屑又無情的語氣。
  夏小冉臉上淡淡的笑容一下子隱沒了,她沒有再聽下去,也怕把小蓓蓓吵醒,僵直著背脊又重新走到門口等著;等傅希堯出現的時候,她的表情很冷淡,難得的融洽氣氛也一下子沒了蹤影,後來回去的路上,她再沒說過一句話。
  下車時,傅希堯抱著熟睡的小侄女,本想再跟她說些什麼的,最後只是輕聲說:「謝謝妳。」
  夏小冉垂下眼眸,掩去所有的情緒,有些冷淡地回答他:「不謝,我只是還你的一個人情。」然後她看到傅希堯的臉色驟然繃緊,眼裡有失落也有惱怒,可她已經管不了那麼多,漠然地轉身離開他的視線;這個男人太過危險、太過無情,真的不適合她。
  傅希堯當時萬萬沒有想到,一通事不關己的電話,竟然破壞了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好形象,讓他先前所有的努力都付諸東流。
  他先把小侄女送回大院,也沒心情去公司,便直接回公寓;也許是累了一天,加上前兩晚又沒睡好,所以他回到家,鞋一脫,直直往床鋪上一躺,沒多久就睡著了,睡夢裡,浮浮沉沉的,有小冉、有自己,還有些模糊得記不清楚的影像。
  再醒來時,已經是晚上,他叫外賣送來披薩,一邊吃、一邊把白天拍的照片,從記憶卡裡上傳到電腦;半天的工夫,竟然也照了一百多張,多半是小蓓蓓的,當然,也有他們的;驀地,他的視線定格在其中一張照片上,他單手抱著蓓蓓,而小冉微笑著站在自己身邊,畫面溫馨極了……要是……要是能一直這樣就好了。
  傅希堯自以為,他們的關係逐漸變好,後來又約了夏小冉好幾次,誰知道都被她用「要照顧父母」的理由拒絕了,還讓他以後別再來找她。
  本來他的脾氣就很大,又難以接受別人忤逆他的心意,聽了她的拒絕後,又惱又氣,恨不得把她抓到自己面前,狠狠修理一頓,讓她乖乖聽話,可他又不希望她離自己越來越遠,簡直一籌莫展,何時他傅四少追一個女人,追得這麼辛苦的?
  恰好,這天在書局有個兒童畫展,傅蓓蓓得了幼兒組的優秀獎,他自告奮勇要帶她去領獎,還先讓蓓蓓打了通電話給夏小冉。
  蓓蓓在電話裡,稚嫩地撒著嬌:「嬸嬸,我好想妳喔,妳怎麼都不來看我?」
  夏小冉只得投降,揉揉發疼的太陽穴說:「唔,蓓蓓乖,阿姨最近有點忙。」她在心裡補了一句,忙著避開妳叔叔!等傅希堯接過電話的時候,她沒好氣地問:「傅希堯,你到底想怎麼樣?」
  傅希堯裝無辜,帶著得逞的笑,「我不想怎麼樣,只是蓓蓓畫畫得了獎,想請妳一起去參觀而已。」這人不依不饒、沒臉沒皮到了一種境界。
  傅希堯的字典裡,永遠不會有「拒絕」兩個字。

  第二章

  畫展設在書局的六樓,他們是直接約在那裡見面的,到那裡的時候,會場裡面已經站了滿滿的家長和小朋友了。
  傅希堯怕蓓蓓走丟,不肯讓她在地上走,便直接抱在懷裡,而且他還單手拉著夏小冉的手,沉聲說:「跟著我,小心別走散。」
  夏小冉甩也甩不開,深呼吸一口氣以後,才小聲而堅決地說:「你快放手!」
  傅希堯彷彿聽不見她的話,牢牢地牽著她,往幼兒組的區域走去,一幅、一幅慢慢地找侄女的畫作。
  小孩子眼力好,一下子就找到了自己的畫,蹦蹦跳跳的蹦躂著,「叔叔快看,那是我畫的,好不好看?」兩隻小手雀躍地揮舞。
  傅希堯讚賞地親了親她的臉頰,鼓勵地說:「當然好看啦!我們家蓓蓓畫什麼都好看。」
  只是沒想到,在這裡也能碰到熟人。
  蘇曉沐見到夏小冉的時候,也覺得驚訝,不露聲色地打量了傅希堯好一陣子,才拉著小冉到一個人少一點的角落嘀咕:「小冉,妳怎麼跟他在一起了?」
  夏小冉長歎了一口氣,吶吶道:「可能是我上輩子欠他的,所以這輩子才被他糾纏不休!好在我爸的病也穩定下來了,我們打算春節前就回老家,正好也能避開這裡的事情。」
  蘇曉沐了然地頷首,「也是,我看妳最近的氣色也不太好,回到家就好好休養吧!」
  夏小冉又想起來,抬眼問她:「對了,妳怎麼也在這裡啊?」
  「我是評審之一。」蘇曉沐晃了晃胸前戴著的工作證,不一會兒,就有好幾個人來找她,她笑了笑,說:「好了,我還有點事,待會有空再來找妳。」
  「嬸嬸!」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