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剩女折草記《上》
【4.6折】剩女折草記《上》

她,葉青,明明長得明豔動人,進得廳堂、 入得廚房,可惜完全沒有男人緣。活了二十九年, 對她感興趣的男人,至今只有三種,不懷好意的、 不安於室的、想金屋藏嬌的。初遇眼前這位龍逍極品男時, 保守的她生平以來第一次,大膽不怕羞的主動勾引人, 一心想跟極品男來個一夜激情,可或許是她不懂男女歡愛, 或是她魅力不夠,還是極品男「不行」, 他竟然給本小姐「半夜」落跑,留下她「鬱火」焚身。 這位極品男老兄是不是搞錯了,明明是他半路閃人, 害她像被戲耍的花癡不說,現在又跑來破壞她釣男人計劃, 還囂張的說,如果她真的那麼想要拉男人上床, 那他很樂意,跟她繼續那晚未做完的床上運動!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唐淨
出版日期:
2010/02/1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玩咖女人說:對付愛玩欲擒故縱的男人,撲倒再說;
玩咖男人說:應付喜歡死纏爛打的女人,先閃再說。

她,葉青,明明長得明豔動人,進得廳堂、
入得廚房,可惜完全沒有男人緣。活了二十九年,
對她感興趣的男人,至今只有三種,不懷好意的、
不安於室的、想金屋藏嬌的。初遇眼前這位龍逍極品男時,
保守的她生平以來第一次,大膽不怕羞的主動勾引人,
一心想跟極品男來個一夜激情,可或許是她不懂男女歡愛,
或是她魅力不夠,還是極品男「不行」,
他竟然給本小姐「半夜」落跑,留下她「鬱火」焚身。
這位極品男老兄是不是搞錯了,明明是他半路閃人,
害她像被戲耍的花癡不說,現在又跑來破壞她釣男人計劃,
還囂張的說,如果她真的那麼想要拉男人上床,
那他很樂意,跟她繼續那晚未做完的床上運動!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S市的夜晚,燈火輝煌。

  葉青步出宴會場所,手中抱著一個精美的盒子,她剛剛榮獲最佳行銷創意獎。從二十五歲進入房地產行業,今天二十九歲,從業四年有餘,總算做出了成績,得到業界的肯定,葉青在欣慰的同時,眼眶有些發熱。

  她吸了口氣,放眼看著這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陌生的面孔,街頭一對一對陌生的男女,讓葉青倍感孤寂!

  不知何去何從,葉青索性回到下榻的飯店,卻意外的碰到一個人,司瑤,最佳設計獎的獲得主,一個自信又性感的女人。

  兩人一見如故,聊了很多,頓覺惺惺相惜,相逢恨晚!從九點聊到十一點,才各自回房。

  葉青洗漱完畢後,抱了睡衣站在落地窗前,手中端著一杯紅酒,看著這個城市的繁華和神秘,透明玻璃映著她淺淺的笑意,她站在這個城市,這個城市卻沒有她的傳說!

  就在這時,一會門鈴響起。

  「誰?」

  「我,司瑤。」

  葉青打開房門,司瑤穿著性感打扮站在門外,她一隻手庸懶的放在門框上,臉上帶著熟女的笑容,整個人看著風情萬種。

  「聽說這是座容易豔遇的城市,夜色很美,不如到夜店坐坐?」司瑤閒適道,眼裡釋放著性感光芒。

  看著司瑤的樣子,葉青突然明白為什麼會對司瑤有種熟悉的感覺,原來她在某些方面與自己的好友李玉很像。

  葉青勾著嘴角,壞壞的笑,玩味的道:「好啊,我正有此意。」

  司瑤挑了挑眉頭,笑容別具深意,「那趕快換衣服,我等妳。」

  ◎ ◎ ◎

  兩人相攜而出,驚豔四方。

  據司瑤所說,她到這城市之前,已經作足功課,所以此次的由她帶自己,兩人來到一處名叫「繪夢」夜店,據她所說,這是S市最具有品味,帥哥最多的地方。

  進了夜店!兩人的到來自然引起裡面已經守候的人的注意,這裡,來者都是獵人,同時亦是獵物,獵與被獵,成對等的。

  兩人尋了位置坐下,司瑤雙眼放光的四處搜索,與其等候,她更擅長主動出擊,很快的她就挽著個衣冠楚楚的男人對葉青說拜拜。

  獨自坐著的女人自然會引來一群守獵者,更何況是一位明豔動人,風情萬種的女人!

  搭訕,拒絕!再搭訕,再拒絕! 其實葉青也知道,即然到夜店就無法做到獨善其身,要安靜就不應該來這個處處都是曖昧的夜店!

  只是,今晚,能引起她興趣的男人還未出現!葉青優雅的抿了兩口紅酒,迷人的水眸微微瞇起,不由想起前些日子的兩次意外,兩頰不由像火般微燒起來。

  在葉青失神之際,現場氣氛變得詭異,隱約可見一股氣流暗潮洶湧,接著是淺淺的驚訝聲,躁動的場面靜了下來,低低的抽氣聲傳來,驚醒了失神中的葉青,她抬頭,全場的女性幾乎都暗自潮動起來,目光全都匯聚在一個焦點,葉青順著視線望去,心在那一瞬間被狠狠撞了一下。

  那是一個男人,有著雕刻般剛毅俊朗的臉,豹子一樣孤傲的眼神,神秘又低調,渾身散發出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息。

  男人找了個最角落的位置坐下,獨自飲酒,女人們紛紛向他的周圍靠近,但似乎被他身上的寒氣煞到,不敢上前。於是女人們改變策略由主動出擊改成了守株待兔,而以眼神挑逗著傳達資訊,希望得到男人的青睞。

  男人自顧自的喝著酒,神態淡漠而冷酷,並不去理會女人們丟來橄欖枝。

  這個男人,真是極品!現場的女人都蠢蠢欲動的圍在他的四周,葉青想注目他也需要透過無數個女人S型的曲線。

  或許是葉青的眼神太過火熱,男人似乎感覺到別人的注視,他一抬頭,犀利的逮住葉青的視線。像刀般鋒利的眼神讓葉青心驚的收回目光,心臟的跳動卻不自覺的開始加烈,在目光相接那瞬間,她感到一股高強的電流,輕輕的把手放在心口上,這裡似乎還有麻痺的感覺。

  葉青深吸著氣,手按著心臟,這顆心二十九年來第一次這麼強烈的跳動,葉青悄悄的再度移回目光。

  男人所在的方向,幾乎被女性包圍,葉青的目光透過女人性感曲線的隙縫見到他的身影,他酷酷的大口喝酒,樣子帥極了,非常有魅力的男人!葉青在心裡讚嘆!

  或許是這男人的煞氣和寒意,沒有一個女人敢主動上前,那男人抬著眸子懶懶的一掃,眼裡帶著無趣和離意。 

  龍逍有些無聊,圍繞在周圍止步不敢上前的女人更讓他無聊,無聊中他卻發現一道大膽而犀利的目光,一個美麗又風情萬種的女,她坐在遠處以目光默默觀察著他,就像一隻躲在暗處的狐狸。

  不能放過這麼極品的男人!一種大膽的想法閃過腦海,葉青突地站了起來,越過重圍,在無數女人詫異的目光下向男人走去。這是葉青真正第一次的對男人主動出擊……

  葉青此刻的神態就像是赴戰場的勇士,壯烈又勇往直前,高跟鞋敲響地面形成鏗鏘有力的節奏激勵著她的勇氣,一雙美目火熱的看著他,腳下堅持不移的走近他!

  周圍傳來女人的小聲驚呼,接著是竊竊私語,語言中有嘲諷、譏笑、嫉妒、不甘,這個她們萌了一晚的男人居然被別的女人捷足先登,但她們又抱著看好戲的心態,這個上下充滿寒氣的男人可不是好惹的,她們等著葉青碰釘子回來。

  敏銳如龍逍自然感覺到周圍的變化,他似笑非笑的喝著酒,越是走近葉青那顆堅定的心開始有些遲疑,那男人僅僅那麼坐著身上散發出強烈的氣勢就讓人不敢小覷,葉青的心閃過一絲忐忑,想到一個問題,這男人是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

  鏗鏘的腳步、大膽火熱的視線,龍逍趣味的抬眸,嘴角勾起一抹讓人不易察覺的笑,那個女人終於觀察夠了,全副武裝的向他走來,這樣一個女人十分有趣,比那些就只會搔首弄姿的女人有趣多了。

  葉青與他的視線相撞,對他的感覺瞬間變了,他的眼神看似平靜又湍流奔騰如浪,看似狂野又平靜深邃如淵,冷冽中又帶著風流,給人的感覺看似堅硬如鐵卻寒冷如冰又熱烈如火。

  葉青的腳步停下,應該說是他被煞到,她的目光毫不退縮,但心底開始搖晃,這男人太強勢了。

  兩人就這麼在兩公尺遠的距離隔空對望,時間空間像冰一般快速凝固起來。

  龍逍捕捉到了葉青眼底那抹淺淺的青澀和軟弱,他眉頭微挑,眼神意味深長。

  「真是個不自量力的女人。」人群中不知誰吼了一句。

  葉青性格中最大的弱點就是自尊心強、不服輸,這話沒有打擊到她反而擊起了她的鬥志,她腳步堅定不移的向男人走去,停在男人面前。

  龍逍好整以暇的看著她,並不作表示。當一個美女主動到一個男人面前,而男人無動於衷的看著她,這種場面有些尷尬,場下傳來隱隱的嘲笑。

  葉青淺笑盈盈,眼波轉動,儘量讓自己看起來老練,但下一步該怎麼辦,但她還沒有細想好。

  龍逍趣味看著她,這個女人外表豪放輕浮,看似老練的眼裡卻夾著一抹不易察覺的青澀,其實她掩飾得很好,只是龍逍太過於敏銳。

  這時耳邊的聲樂響起,葉青嫵媚的笑了開來,右手優雅的伸出,眼裡有著挑釁:「我能邀你跳一支舞嗎?」

  男人靜靜的看著她,眼神很鋒利,像隻孤傲的豹子般目空一切,在那一瞬間葉青作好了被拒絕的準備。

  就在這時,他握住她手,在他站起來那一刻似乎他已經成了局勢的主宰, 他強勢的將葉青帶入舞池。

  剛才準備看好戲的女人們嫉妒的紅了眼。

  音樂在耳邊響起,這首曲子似乎很適合跳探戈,顯然兩人的想法一樣,腳下的邁出的舞步變成探戈。

  葉青臉有些紅,不知是激動還是羞澀,這個出色的男人讓她捉摸不透,但有一點可以確認,她受他吸引。

  兩人配合得很默契,就像天生的舞伴,每一個動作配合得都極為標準,兩人跳的是阿根廷探戈熱情奔放,但表情卻極為嚴肅,探戈起源於情人之間地秘密舞蹈,類似於幽會,舞蹈者必須表情謹慎,舞動間流動出一種奇特的韻律,讓人熱情澎湃。

  龍逍眸眼中閃有欣賞,這麼有難度的舞蹈她居然能輕鬆自如的跟上他的步伐而且配合得天衣無縫。

  舞動間男人身上的強烈的男性氣息鑽入鼻間,不由得心神蕩漾,葉青看著他俊朗堅毅的臉,眸光微微有些痴迷。

  四周不知何時圍滿了人,安靜的欣賞著這精彩火辣的舞蹈,空氣間飄浮著淡淡的馨香,不是時下時尚女人們酷愛的化學香水味,而是一種桂花香味,淡淡的、淺淺的不會讓人覺得膩味和濃郁,而一種讓人泌人心脾清香,龍逍忍不住深吸了一口。

  一舞結束,熱烈的掌聲響起……

  龍逍放開葉青的手,大步的離開,現場自動的為他讓開一條路,同時響起一陣唏噓聲音,葉青氣怒的他冷酷的背影,心裡各種情緒交加,最讓她在意的是自尊心受到重重的打擊。

  就在這時,男人剛硬的背影停了下來,他轉過身,深邃的眼定定的向葉青,手向她抬起……

  這很明顯的邀請,眾人的目光看向葉青等待著她的反應,特別是女人的目光如刺般夾雜著嫉恨和羨慕……

  葉青笑了,笑顏如花,像一朵盛開的玫瑰,美麗、迷人、嬌豔,當大家會以為她會選擇男人時,因為這場遊戲的開始是葉青主動,葉青的腳邁開了,向相反的方向,這是她驕傲,她不接受他施捨般的邀請。

  葉青的反應出乎意料,有不少人為她鼓掌,拒絕了這個極品男人的邀請,夠性格,女人就該有她的傲骨。

  眾人把目光看向龍逍,大庭廣眾下被一個女人拂了面子是一件很難堪的事,大家期待著男人的反應。

  龍逍笑了,沒有人知道他笑容中意味著什麼,他目光緊鎖女人挺得筆直的背影,然後轉身,有風度的離去。

  大家的視線轉向葉青,葉青神色自若的喝著酒,彷彿一切與她無關,這女人夠酷。

  經過剛才的鬧劇現在一切恢復了正常,談天的談天,有情人的耳鬢廝磨,沒情人繼續打獵,精彩的夜仍在繼續……

  不過女人們都有點索然無味,就像是見過了珠穆朗瑪峰的高度後對一般的山峰入不了眼的感覺。

  葉青看了看錶,時間快十二點了,起身離開,拒絕他的邀請其實葉青心底有些遺憾。

  ◎ ◎ ◎

  獨自出了夜店,想到司瑤現在不知在那裡逍遙快活,而自己孤伶伶的空手而歸,有些失落。

  就在這時,一雙大手攬住她的腰際,驚叫聲未叫出口,便被人捂住嘴,身體推向一旁的牆上。

  「唔……」

  嘴上的手放開,雄性帶著危險的氣息襲來,嘴唇被狂熱的吻住,葉青驚恐的掙扎,手被制住,亂踢的腿也被一雙充滿力量的腿給壓住。

  眼睛慢慢適合黑暗的光線,葉青瞪大的眼神慢慢映出一個人,剛才那位極品男。

  男人狠狠的狂野的吻著葉青,而眼睛與葉青一樣是睜著,把葉青的表情和反應收入眼底。

  葉青停止掙扎,視線毫不示弱的回瞪他,唇舌挑釁的化被動為主動,她學著他的樣子舌溜進他的口腔胡攪一通,其實葉青還不懂接吻,吻技連最低級都說不上。

  男人深邃的眼裡笑意更深、趣味更濃,他奪回了主動權,吻慢慢變得溫柔而纏綿,他的吻技很高超,葉青慢慢的融化。

  男人放在葉青腰際的手收緊,讓她的身子緊緊貼住自己,葉青的手也勾住男人的脖子,眼睛慢慢的閉上,這個吻讓她著迷。氣息是混亂的,龍逍居然慢慢的沈浸在這個吻裡,女人的反應與她外表不同的生澀卻意外的使他著迷。

  她的味道很甜美,而且還帶著淺淺的酒香,龍逍的眼也悄悄的閉上,就在這時,龍逍嘴上一痛,兩唇分開,看著敢咬他的女人,迎接他的是她挑釁的笑顏。

  龍逍心下一熱,大掌攬過她的腰貼近自己,低頭再次擄獲她的唇舌,血腥在兩人唇間暈開,淡淡的血腥刺激著人的神經,龍逍的吻更加生猛,葉青感覺就像被捲入浪潮般,將她淹沒,她在海水中浮浮沉沉,而龍逍的嘴唇就像根稻草,她緊緊抓住他,纏著他,一刻也不放鬆。

  氣息變得粗重而壓抑,身體生出強烈的渴望,龍逍眸色變得深邃沒想到這女人對自己的影響力這麼大。

  吻得兩人都快要窒息的情況下結束,兩人粗重的呼吸纏繞,火熱的眸眼裡都帶著情慾,這是葉青二十九年來第一次對男人的渴望,有些欲罷不能。

  眼神交會間兩人都心有靈犀,龍逍拉著葉青的手去到車上,吻鋪天蓋地再度落下,葉青氣喘吁吁的推開他,泛著紅暈的臉像桃花般帶著魅惑的風情,「去我那裡。」聲音性感而帶著蠱惑人心的魅力。

  龍逍放開她,腳下油門一踩,車像箭一般快速的飛了出去。 

  ◎ ◎ ◎

  葉青還沒有從臉紅心跳中反應過來,車已經駛到她住的飯店,兩人若無其事的進入大廳,纏繞著進入電梯,一進入無人的空間,就迫不及待的火熱的吻起來,吻一直從電梯持續到房間,持續到房間的大床。

  葉青倒在白色的大床上,衣領微微敞開露出牛奶般嬌嫩的肌膚和線條優美的鎖骨,白玉般光潔的臉上因酒力而呈瑰色,十分豔麗,斜挑的眼的微瞇帶著嫵媚,像盛放的花朵,絕美而蠱惑,散發著魅惑的馨香。

  龍逍只覺呼吸一緊,身子立即起了渴望,他附身上前,手半撐在她上方,呼吸間是她身上特有的清香,還有一種莫名的熾熱,嘴唇落在她的嫩白的頸項,然後一路向上,吻沿著一路向上,最後鎖住她焉紅的唇。

  深深的吻,纏綿悱惻,極盡繾綣!兩人的手也沒閒著,極盡的攀索著對方的身體,把一件件衣物剝離,地上,衣服散落了一地;床上,兩人的身體緊緊的糾纏在一起。

  相連的嘴終於分開,帶出一絲銀線,煽情而淫亂,充滿了誘惑和邀請。

  葉青因剛才的吻有些缺氧的閉眼喘息,微腫的唇像顆熟透了的櫻桃鮮嫩的引人採摘,龍逍的吻如狂暴風雨般再次落在葉青身上,慾望就像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

  龍逍的吻慢慢下移,唇在柔嫩的肌膚上落下點點專屬的痕跡,晶瑩的唾液使刻意誘人的紅痕變得剔透,散發出一種淫糜的氣息。

  葉青雙眼性感的半瞇,當她看到龍逍露出精壯結實的腰身時霍然睜開,然後再也移不開眼,他的身體簡直像雕刻大師最出色的傑作,每一塊肌肉都蘊含著剛毅與力量,這一刻葉青承認自己是好色女人。

  也許是意識到葉青的注視,龍逍離開葉青胸前的柔軟,他疊於葉青上方,雙手撐在兩側,與葉青雙目對視著,兩眼極盡繾綣。

  葉青妖嬈的笑,如花笑靨,惑人心魂,龍逍深摯的黑眸看著她,低下頭,吻落在她的眼上,慢慢下移迷惑她的神經,手緊緊一拉,將她拉進火熱而堅硬的胸膛,葉青的手攀上他柔韌並彈性十足的肌膚,一輕一重的在他身上輕輕點著火。

  龍逍難耐的翻身,將她壓在身下,用口堵住他嬌豔的小嘴,舌纏上她紅寶石內的丁香,纏綿起來,他的大手撫過她胸前的柔軟,輕蹂慢躪。

  龍逍離開葉青的唇瓣,他身子下挪,含著她胸間柔軟前兩點朱果,舌尖輕輕打轉,葉青難耐的低吟聲響起,聽在龍逍耳朵裡像美妙的天賴,心上一酥,身體發緊。

  葉青雖然是第一次,她是個成熟的女人不是小女生,她雖沒有實作經驗但理論知識超強,表現毫不生澀,她大膽、熱情、狂野。

  其實這些都要歸功於龍逍,他接吻技巧太好,把葉青吻得意亂情迷沒有時間去思考有的沒的,也讓她沒有時間去羞澀,直接沈溺於感官的享受中。

  龍逍雖不算是風月高手,但實戰經驗絕對比葉青豐富,他的手撫摸過葉青的每一寸肌膚,撩撥葉青的敏感點。

  「唔……」葉青難抑的低吟了一聲,身體裡那高漲的火熱已經讓她空虛難耐,心頭湧起一種強烈的渴望,急需紓解,她難耐的在他身下扭動腰身,像閃躲又像奉迎。

  由於兩人貼得太近,所以她左右扭動的時候,不是擦到胸就是碰到腰,細白的大腿不小心觸碰到他的火熱,撩得隱忍中龍逍一觸即發,如同一發而不可收拾火山。

  葉青在被吻得意亂情迷之時,男人火熱的部分已經接近那個脆弱的地方,就在千鈞一髮時,葉青突然叫停,龍逍慾火焚身的抬頭,臉色相當難看。

  葉青困難的翻過身,從床頭拿起一個保險套遞給他,葉青受好友李玉教育得很好,在非常情況下還沒忘危機意識。

  食色性也,龍逍並不是喜縱慾之人,從今日卻莫名的受這樣一個女人吸引,向來冷靜的他像個初嘗情慾的毛頭小子,在她有些生澀不太有技巧的挑逗下居然激動不已,甚至差點失控,連某些防護措施都忘了。

  套好保險套,兩人繼續投入男女之戰,就在要進入狀況時,龍逍手機響了,那特別的聲音,像一盒冰水將他高漲的熱情澆滅,他快速的翻身下床查看,只是一封簡訊,寫著幾個字:獵手就在附近。

  龍逍以最快的速度套上衣褲,只留言兩個字「抱歉。」閃身離去。

  葉青還沒有從情事的餘韻中反應過來,龍逍就不負責人的走了,被挑起的火還沒消,看著關閉的房門,葉青很鬱悶,非常的鬱悶。

  當晚葉青作夢了,夢中逮住了臨陣脫逃的某人,縛住了他的手腳,綁在床上,做到他精盡而亡,葉青在狂笑中醒來,想到剛才的夢境讓她有些惡邪,她從來不知道她還有這麼邪惡的本質。

  ◎ ◎ ◎

  葉青二十九歲,老處女一枚,論長相她明豔亮麗,論身體她玲瓏有致,但偏偏沒男人緣。男人不敢招惹她,對她感興趣的男人通常有三種,不懷好意的、想金屋藏嬌的跟想要一夜情的……這些人統統被葉青槍斃掉。

  對於愛情,葉青心裡充滿了浪漫的幻想,也渴望和喜歡的男人談戀愛,但良家男子與她無緣,不好男人都對她退避三舍。還記得二十五歲那年她看上一個男人,主動出擊卻換來一句無情的話語,那男人說:「對不起,妳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接下來他說了一句話讓葉青倍受打擊,他說:「我喜歡單純一點的女人。」

  葉青冷笑,只覺心上被人狠狠一擊,純得像白紙的她居然被說成不檢點,只因為她的外表太過於美豔風情,葉青沒有解釋,冷笑的看著他,給了他一個遺憾的笑,瀟灑的離去,錯過她是他的損失……

  從那以後葉青產生了心理障礙,不敢再對看上的男人主動出擊,怕拒絕、怕難堪,良家男人仍然對她止步,這樣直到二十九歲,她由荳蔻年華,熬成了老處女。

  第二章

  次日,收拾好行李,退了飯店的房間。

  坐在飛機上,竟然再次意外的與司瑤相遇,同一班機、同一排位置,她眉角含情,春光滿面。

  「昨晚可有獵物?」司瑤的調笑的問道。

  葉青笑得也很玩味:「嗯,是個極品。」心裡卻暗想,可惜沒吃到,臨陣脫逃,半夜從她床上溜走,到嘴的肥肉沒吃到,不過這後半句葉青沒有說。

  「快講講,怎麼一個極品?」司瑤立即來了興趣。

  「這個,不可言傳。」葉青挑著眉賣著關子。

  「說嘛、說嘛!」司瑤激動的搖著葉青。

  葉青抿嘴而笑的把視線轉向窗外,那笑容是裝給司瑤看的,其實她心裡很鬱悶、很遺憾,錯過這樣一個極品男人誰能不遺憾呢?其實女人好起色來一點也不輸於男人,特別是在這個思想開放,觀念新潮的時代。

  然後,下機剛到家便有好友李玉打來電話。

  「怎樣,這次之行可有收穫?」

  「還可以,領了個獎,而且還是玻璃做的。」葉青輕笑道。

  「誰問妳這個,我問妳有沒有遇到好男人,聽說那裡可是座充滿了豔遇的城市。」對方的聲音裡帶著無限的遐思。

  「妳這腦袋,除了男人還會想什麼。」葉青嬌嗔道。

  「還會想SEX,哈哈哈。」李玉笑得異常的爽朗。

  「妳這色女人。」葉青無奈的笑著頭。

  「食色性也,這是人的天性,不止是針對男人。」李玉有據有理的說道。

  「對了,之前那本小說妳寫完了嗎?女主的第一次給誰?」

  「這個,欲知詳情,下回分曉。」李玉賣個關子道。

  「對好友妳還保密?不厚道。」葉青搖著頭調侃道。

  「嘿嘿!」李玉奸笑道。

  「我掛了!我要去做面膜了,皮膚好暗淡。」葉青道。

  「妳這慾求不滿的女人,皮膚不暗淡才怪?最好的療效趕快去找個男人來滋潤。」李玉色色的笑著說。

  葉青翻了個白眼,「懶得和妳囉嗦!」欲掛電話。

  「等等。」李玉急叫道。

  「還有什麼事,我的大小姐。」葉青無奈的說道。

  「週末我和張謙辦了個派對,地點在新野別墅,妳一定要來。」李玉說道。

  「週末,今天星期三,還有兩天。」

  「是啊!看來妳還很清醒嘛!」

  葉青皺了皺眉頭:「親愛的,我可能去不了,我最近快忙翻了,手上還有很多工作要做!」葉青想到手上的策劃案就焦頭爛額,手上的工作並未因她出了次差就變少了,只會堆累得越來越多,等著她去做。

  「親愛的,正因為妳忙所以更需要放鬆一下,就這麼說定了。」李玉先掛斷了電話。

  葉青看著電話搖頭嘆氣,李玉命好,有個能幹的爹地,家裡的銀子夠她揮霍兩輩子,所以她不需要工作只要混吃等死就好,除了吃喝玩樂之外還有一個業餘愛好就是寫小說,照她的說法,人的感情太難捉摸,不如她自己創造,嬉笑怒罵由她主宰,這就是她寫小說的目的。

  李玉看似外表熱情奔放、遊戲人生,其實內心也是個對愛情充滿了浪漫幻想的女人。

  ◎ ◎ ◎

  隔日,葉青回到工作崗位,同事們紛紛向她道賀,拿到最佳行銷創意獎是件榮譽的事,是個人的榮譽亦是公司的榮譽。

  葉青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打開電腦,把心思投注到積壓的工作上,剛才開會時策劃總監肖藍把南方集團新出的房地產建業的行銷策劃案交給了葉青。

  葉青翻閱著該案子的前期產品的規劃及策劃案本,心底大概有個思路,打電話給對方的行銷總監方衡陽,約好下午見面,葉青安排助理收集了該案子的相關資料。

  下午葉青和助理開車來到南方集團,當車駛進停車場時發現一輛眼熟的車開走,不由得回頭,那車牌號很熟悉,腦中跳出一個人,楚凡他怎麼會在這裡?

  「想什麼?葉經理。」助手小李問道。

  葉青回神,她看了看手錶,「沒什麼?我們進去吧!」

  南方集團的行銷總監方衡陽,年約三十歲左右,一派斯文儒雅,身上散發著濃濃的書卷味,葉青和南方集團打個交道,跟方衡陽算是舊識,一陣寒喧後,進入了會議室。

  葉青客觀的對案子自身優劣勢作了個分析,並提出了個初步的構思,兩人在初步和交流和協商下取得一致。

  這時,一個近五十歲的男人推門進來。

  方衡陽站起來,叫了聲「楚總。 」

  方衡陽為兩人介紹:「這是頭腦風暴策劃公司的的葉青,負責我們新案子的行銷策劃。 」

  「這是我們公司負責人,楚豐總經理。 」

  葉青看他,感覺有些眼熟,從容大方的和他握手,楚總坐了下來,葉青把剛才的構思向他作了一番講解,他基本認同。

  葉青表示在一月內將會送上更詳細的行銷策劃案,楚總滿意的離開,而葉青也回公司備戰。

  ◎ ◎ ◎

  時間在忙碌中推移,一大早,葉青來到公司,打開電腦,聊天室上好友閃動,葉青點開。

  「今晚打扮漂亮點,到時我給紹幾個青年才俊給妳認識。」葉青直接無語。

  「怎麼,興奮得不知說什麼了嗎?不要太感激我哦。」

  葉青發了個無奈的表情,「本姑娘有這麼缺男人嗎?」

  李玉表了個色色的表情:「姑娘,妳都二十九還沒開過葷,實在不利於身心健康,做好友的自然要拔刀相助才行。」葉青發了個抹汗的表情。

  李玉發了個奸笑的表情:「妳的下半身性福就交給我!」

  葉青佯怒,發了個敲頭的表情過去,換來李玉露齒傻笑,然後道:「晚上早些過來。」葉青無奈,在表情裡找了個大大的囧字。

  關了聊天室,葉青看著助理送來南方集團新案子的市場調查分析報告,葉青打開一看,眉目微皺,這市調資料分析出的結論與南方集團初期對市場定位及目標消費有些出入。

  葉青迅速的給方衡陽撥了個電話,就相關問題還需要再討論一下,兩人約定下午雨點在南方集團辦公室見。

  方衡陽的聲音溫文有禮,亦如人一樣,有種儒雅的氣質,葉青喜歡彬彬有禮的男人。

  下午葉青拿著資料夾駕車去了南方集團,在進入大廈的入口大廳時,意外的碰到兩個人。一位長得英俊的小白臉挽著一名貴氣逼人的中年婦女狀態親密的朝門外走去,那小白臉似態度不耐,而那貴婦笑容滿面的死死挽著楚凡的手臂。

  這一對組合,葉青眼角抽搐了一下,然後目不斜視,小白臉她認識,她也曾是他的顧客,今年年初,她迫於家裡逼親的壓力,租了個牛郎回家應付長輩,租的那牛郎就是眼前這位……葉青的目光無意間瞄向了那位身材發福得嚴重走樣的貴婦,突然有種嫌惡,就像一件租來的衣裳,自己穿過,然後無數人穿過,很是不爽!

  葉青不動聲色與那對組合擦肩而過,這種情況,大家都識趣的裝著不認識,她目不斜視的與他們擦肩而過。而看到葉青,楚凡有些驚喜,至上次和她散了後他還常常想起她,甚至有些懷念,但葉青裝著不認識的態度讓楚凡有些不爽,也挑起了他捉弄的心:「青青。」楚凡故意喊得很親密,提示她曾經有的交集。

  葉青沒有回頭,也沒有停下腳步,她可不想讓那中年婦人知道她們曾經嫖過同一個男人,這是件很丟臉、很尷尬的事。

  「葉青。」楚凡繼續叫道。

  葉青還是沒理他,只是腳下的步伐邁得更快了,楚凡從中年婦人手裡抽回手臂追了上來,擋回了葉青的去路。

  「為什麼不理我?」楚凡道。

  葉青看了眼站在不遠處的中年婦人,才面無表情的看著楚凡道:「我們的關係從那天已經截止了,請相見陌路,各不相識。」

  楚凡看著她鐵面無私的臉,有些不是滋味,真是個無情的女人,虧他這段時間還一直想著她。

  「我有事,就先走了,拜,不見。」葉青想避開楚凡離開。

  楚凡微惱,再一次擋在葉青面前。

  「你來糾纏我做什麼,你的客人在那裡。」此刻的她可不想與這個牛郎扯上一點關係。

  楚凡恍然大悟,原來她一直把他當牛郎,這女人還是像他想像中那麼有趣,他笑了,桃花般的眼裡閃著狡黠的味道,他勾著嘴無賴的說:「一夜夫妻百日恩,我們一起睡過,都沒到百日呢?妳怎麼可以這麼無情。」

  葉青雙目圓瞪,有著發怒的跡象,果然是人至賤則無敵!這人無恥到了極點:「不要再來煩我。」葉青低頭看了看腕上的錶,約定的時間快到了,她與楚凡擦身而過,這次楚凡沒有再擋住她,但好戲還在後頭。

  ◎ ◎ ◎

  葉青準時到了方衡陽辦公室,方衡陽正埋首於手中的企劃案,他放下手中的案子起身禮貌的接待葉青,兩人在一旁的待客區坐下,方衡陽的行為彬彬有禮,目光溫潤沒有一絲邪念。

  兩人就事論事,葉青拿出市場調查報告對市場和目標消費群體作出了分析,指提出目前的產品市場定位需要修正,結合實際和市場提出新的行銷策劃理念。

  方衡陽對葉青的創意表示認可,並在她提出的行銷理念上增加更全面的構思,兩人激烈討論了兩個小時,直到意見一致, 葉青才離開。

  楚凡的事對葉青來說只是一個小插曲,回到辦公室她對最新的工作任務開始著手,直到接近下班時,葉青才收拾東西準備回家,她可沒有忘記今晚有個派對,如果不去她會被好友折磨死的。

  回到家,換了件寶藍色的露肩洋裝,畫上精緻的裝容,放下上班時束起的大波浪捲髮,一個風情萬種、明豔大方的美人映出在鏡裡,派對的地點在李玉家郊外的別墅,葉青到時那裡已經燈火輝煌了。

  「青,妳總算來了。」李玉一眼就瞧見了葉青,風情萬種的走到她身邊上下打量著她。

  「親愛的,我有沒有說過,如果我是男人肯定會愛上妳。」李玉欣賞的再次調侃。

  「親愛的,如果妳是男人我就不會孤身這麼久了。」葉青反調侃道。

  「真是遺憾,要不然我們約好下輩子再續前緣。」李玉曖昧的說。

  「好啊!下輩子我要做男人,把妳這個小妮子迷得神魂顛倒。」葉青輕笑著說。

  「我下輩子也要做男人,然後風流一世。」李玉誇張的笑著說。

  「果然是好色成性的妳會說的話,幸好妳不是男人,否則良家婦女就遭殃!」葉青感嘆的說。

  「女人,妳怎麼可以這麼說我。」李玉有些不依。

  「不過妳是女人也是男人的不幸,被你摧殘的草木想來也不少了吧!」葉青戲謔的問道。

  「沒辦法,我前世是棵桃花樹,而妳是棵不開花的鐵樹。」李玉輕撫了下黑亮的長直髮,神情無奈極了,看得葉青牙癢癢。

  「妳繼續得意吧!」葉青翻了個白眼。

  李玉腰身一扭,擺出個性感無比的造型,「本小姐我有的是本錢。」

  「走啦,別炫耀了!」葉青輕輕推了她一下,李玉轉身挽住她的手道:「走,親愛的,介紹幾個優良男人給妳認識。」李玉拉著葉青向幾位帥氣的男人走去。

  其實李玉和葉青是迥然不同的類型,就外表而言,李玉眉清目秀清純得像朵百合花,而葉青美麗中帶著風情明豔得像朵玫瑰,然而性格卻是南轅北轍,李玉風流而多情、自我、豪放;葉青冷靜而執著、謹慎、從容。

  前面那個背影有些眼熟,似乎、好像認識……

  這時那背影的主人轉過身,在看到葉青的時候眼前一亮,然而對她露出個大大的笑容。

  葉青抽回視線裝著和他不認識,心裡納悶怎麼還請了牛郎,葉青看著他身旁那四五個年齡相仿的年輕人,有些懷疑他們的身份。

  好巧不巧李玉正是拉著她向那幾人走去。

  「青青,沒想到咱們這麼快又見面了。」楚凡笑靨如花的主動向葉青打招呼,葉青臉色一僵,勉強擠出一個笑容維持風度。

  「楚凡,何時認識這麼一個大美人的。」楚凡身旁三位男子起哄。

  楚凡笑得很得意,但並不打算告訴他們認識的經過。

  「青,原來你們認識!」李玉笑著看著他們道,而葉青笑得很無奈。

  李玉鬆開葉青的手,拉住楚凡旁邊俊秀的男子手,「青,給妳介紹下,這是我男朋友張謙。」

  「這位是我最好的朋友葉青。」李玉為他們介紹。

  「很高興認識妳。」張謙道。

  「這兩位是我的朋友,楚凡你已經認識了,這位是蔣軍,這位是李超。」幾人相互認識後,葉青找了個藉口拉著李玉躲進了房間。

  「玉,那個張謙是做什麼的?葉青絕對相信物以類聚。

  「青,妳不是向來不問我男朋友的事嗎?怎麼這次有興趣?」

  「少廢話,快說。」葉青難得的扳下臉,她從來也沒想像過李玉也會找個牛郎做男朋友。

  「玩搖滾的。」李玉認真的回答。

  「搖滾,那幾人呢?」葉青疑惑的問道。

  「他們是一個樂隊的。」李玉答道。

  「樂隊的名字叫『燃燒』,最近還算有名。」李玉一臉崇拜的說話。

  牛郎還玩音樂?到底是搖滾樂手還是牛郎,或者是兩者兼職,葉青還是不放心的繼續問:「除了知道玩搖滾外對他的背景清楚嗎?」

  「青,妳今天的問題有些奇怪,有什麼不對嗎?」李玉問道。

  「快說,我怕他對妳騙財騙色!」葉青可不想好友被一個牛郎騙了。

  「他是龍騰集團的三公子。」李玉道。

  「啊?」和葉青想像的相差甚遠,沒想到他這麼有來頭。

  「玉,妳確定?」葉青眼裡仍帶著懷疑。

  「確定,哈哈,我去他家玩過好幾次了。」李玉笑道。

  一個富家公子怎麼和一個牛郎做朋友,葉青試探性的問道:「楚凡呢?妳知道他的背景嗎?」

  「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張謙的好友,而且還是一個樂隊的,怎樣,對他瞧上眼了。」李玉眨著眼做著曖昧的表情。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