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假裝曖昧
【4.6折】假裝曖昧

身為飛宇總經理,顧遠的特別助理,阮夏其實很想逃! 顧總經理不只三天兩頭找她麻煩,動不動就質問她, 甚至三番兩次懷疑她,直說她曾是他顧遠一夜貪歡的床伴。 儘管阮夏大呼冤枉,頻頻否認,還是無法消除他的疑心, 教她整日神經兮兮,小心翼翼、從善如流;深怕一不小心, 被顧遠捉到什麼小辮子,沒完沒了地對她「逼供」! 可就算、就算她真的是那個一夜情的床伴,那又怎麼樣? 誰准他可以再次拉她上床、大滾床單的?況且他身邊, 早就有個美豔動人的未婚嬌妻,還敢不要臉的一再招惹她, 既然他大老闆打死不退、死命糾纏,那她走人,可以嗎? 可只要看見顧遠摟著未婚妻的親暱神情,阮夏心裡便莫名失落, 這才發現,原來那個只會跟自己搞曖昧的壞男人,她不想讓……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清楓語
出版日期:
2011/01/06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3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一場男歡女愛,你情我願,偏偏假裝陌生;
一陣勾心鬥角,你攻我守,故意假裝曖昧。

身為飛宇總經理,顧遠的特別助理,阮夏其實很想逃!
顧總經理不只三天兩頭找她麻煩,動不動就質問她,
甚至三番兩次懷疑她,直說她曾是他顧遠一夜貪歡的床伴。
儘管阮夏大呼冤枉,頻頻否認,還是無法消除他的疑心,
教她整日神經兮兮,小心翼翼、從善如流;深怕一不小心,
被顧遠捉到什麼小辮子,沒完沒了地對她「逼供」!
可就算、就算她真的是那個一夜情的床伴,那又怎麼樣?
誰准他可以再次拉她上床、大滾床單的?況且他身邊,
早就有個美豔動人的未婚嬌妻,還敢不要臉的一再招惹她,
既然他大老闆打死不退、死命糾纏,那她走人,可以嗎?
可只要看見顧遠摟著未婚妻的親暱神情,阮夏心裡便莫名失落,
這才發現,原來那個只會跟自己搞曖昧的壞男人,她不想讓……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頭痛得像是要炸開似的,稍微挪動一下身子,全身上下也像被拆了重組似的痠疼得厲害,阮夏在一片疲憊痠痛中悠悠轉醒,屋內的光線亮得有些刺眼,阮夏慢慢睜開的雙眸不由得瞇上,待適應室內的光亮後才慢慢睜開,正要起床,眼睛不經意瞥到天花板上掛著的豪華水晶吊燈,阮夏僵住,這不是她的房間!
  心底掠過一絲慌亂,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腦海中,浮光掠影般一閃而過,阮夏不可置信地慢慢將視線移向大床的另一側,徹底石化,她下意識地揪緊身上的被單,男人!她阮夏一大清早醒來床邊多了個男人,還是一個長相不錯的男人!
  昨晚?眼睛不經意瞥見地上散落一地的衣服,腦海中某些影像模模糊糊地閃現,阮夏僵著身子,微微拉開身上的被單,偷偷往裡面覷了一眼,忍不住要撫額歎息;白皙的皮膚上佈滿青青紫紫的吻痕,看來即使記不清,昨晚她和眼前陌生男人的戰況有多激烈,也可以從地上凌亂的衣物,及身上的青青紫紫中推測得出。
  來不及懊惱,阮夏覷了眼眼前熟睡的男人,看到男人好看的眉尖微微擰起,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就怕男人突然間睜眼;與一個陌生人發生了荒唐的一夜情,已經夠她懊惱得想撞牆了,要再清醒地面對一夜情的對象,她自認還沒這個膽量。
  顧不得悔恨、顧不得回想,阮夏揪緊身上的床單,一邊注意著男人的反應、一邊慢慢往床外挪去;挪到床邊,阮夏腳剛著地,男人便朝她的方向翻了個身,手,好死不死地正好搭在她光滑的大腿根上,再往上一點點就要觸及禁地。
  強忍住男人無意識的動作在身上造成的騷亂,阮夏屏著呼吸等了一會兒,發現男人似乎沒有轉醒的跡象,趕緊一手緊緊揪著身上包裹著的被單,紅著臉用另一隻手輕輕掰開男人擱在自己大腿根的祿山之爪。
  顧不得歇氣,阮夏趕緊翻身下床,一邊分神顧著身後的動靜,一邊捂緊身上的被單,同時彎著腰撿起散落在地上、與男人衣服混雜在一起的衣物,偷偷回頭瞄了男人一眼,踮著腳尖往浴室走去。
  強忍住全身的痠痛,阮夏以最快的速度穿戴整齊,輕手輕腳地來到床邊,屏著氣輕輕拿起不知何時被放置在床頭的包包,望了男人一眼,彎腰拎起高跟鞋,轉身準備偷偷開溜;剛轉過身,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美眸掠過一絲疑惑,忍不住回頭,望向床上正在熟睡的男人。
  即使在熟睡中也微微擰起的凌厲劍眉、令清峻的臉型更顯立體的俊挺鼻樑,以及即使在睡眠中,也隱隱散發出凌厲精銳的氣勢線條優美的薄唇,光從外貌而言,眼前的男人無疑是上帝的寵兒。
  腦中隱隱浮現,近日在公司內部BBS論壇上看到的,某熱門帖子上似是被偷拍的模糊照片,美眸中的疑惑加深,正要湊近瞧個仔細,男人卻在此時微微翻了個身,似乎有轉醒的跡象;阮夏冷不丁嚇了一大跳,不敢再多逗留,一手提著包包、一手拎著高跟鞋,彎著腰、踮著腳尖,輕輕往門口走去。
  拉開房門,阮夏輕巧的一個轉身便出了門外,輕輕將門關上,阮夏長舒一口氣,回頭望了掩上的房門一眼,趕緊將手上的高跟鞋套上,三步併作兩步走向電梯。

  ◎             ◎             ◎

  星之戀咖啡館內,Yiruma的鋼琴曲Kiss the rain,隨著復古留聲機的輕柔流轉,緩緩流瀉而出,將籠罩在一片迷濛淡紫下的咖啡館,營造得更加靜謐清幽,三三兩兩的客人散坐各個角落,享受這繁忙都會中難得的半方淨土。
  「妳說什麼?昨晚妳和一個陌生人上了床?」一道尖銳的女聲,很突兀地打破了這刻意營造的靜謐,正低頭輕品著咖啡的眾人紛紛側目,眼裡隱隱帶著訕意及不以為然的輕視。
  阮夏尷尬地抬頭朝周圍望了眼,壓低頭,朝一臉大驚小怪的桑蕊翻了翻白眼,「桑大記者,請注意場合,OK?」
  「阮夏,我說妳是怎麼回事?怎麼隨隨便便就和一個陌生男人上床了?要染上AIDS怎麼辦?」桑蕊氣急敗壞地望著一臉平靜的阮夏,壓低聲音質問道。
  優雅地端起咖啡輕抿了一口,阮夏淡淡說道:「我被下藥了。」要不然以她的酒量,不可能輕易醉倒。
  桑蕊驚得瞪大雙眼,「怎麼回事?那個男人下的?」以她當記者的敏銳,只怕這裡面有什麼內情。
  無奈地聳聳肩,阮夏語氣平淡:「不可能是他,現在我的腦子很混亂,等我把一切理清了,再向妳據實稟報。」
  桑蕊沒好氣地瞪她一眼,但阮夏如果現在不打算說,她就是把她當記者的三寸不爛之舌用上,也套不出半點有用的訊息。
  「對了,聽說妳最近要升遷了,真的假的?」知道她無意多談,桑蕊不在意地轉移話題。
  「也不算,只是公司最近打算為新款夏裝籌辦時裝週展,企劃部人手不夠,我暫由服裝設計部調往企劃部而已。」隨意攪動著面前的拿鐵,阮夏淡淡說道。
  阮夏任職於飛宇時裝公司,飛宇是八十年代初,藉著改革開放的風頭,發展起來的家族企業,自成立以來,憑藉其三代領導人敏銳的市場洞察力及魄力,迅速發展起來,目前在全世界擁有一萬多名員工,分別從事品牌研發以及市場的推廣銷售工作,在全球二十多個國家,擁有近兩千家直營店,業務還在不斷增長。
  飛宇最初集中全力發展潮流女裝,幾年間在時尚女裝市場發展勢頭強勁,並形成了其女裝名品牌「菲語」,因其時尚潮流的簡約風格,在國內乃至歐美,備受年輕女性推崇,漸漸穩固其在女裝市場的龍頭地位。
  九十年代初,飛宇開始引入童裝產品線,隨後不久,又在九十年代末期推出其男裝品牌,並在男裝市場佔據重要地位。
  在穩固其在國內、外時裝界的地位後,飛宇也在本世紀初進軍模特兒市場,形成其公司品牌從設計到展銷的一條龍服務,使飛宇旗下品牌的影響力進一步擴大,而飛宇每年春夏之際舉辦的時裝週展,更是將其影響力推向了鼎盛。
  「企劃部?你們公司難不成打算把今年的夏日時裝週展,交由妳來負責?」桑蕊明媚的雙眸中,有著掩飾不住的驚訝,阮夏身為國內一流大學的優秀畢業生,三年前大學畢業後,憑藉其不凡的才華,有幸成了飛宇的一員,從端茶小妹做起;三年來,憑藉自身的努力,漸漸成為服裝設計部中一員,雖然離服裝設計師還差一步,但能在短短的三年時間內,爬到公司發展的核心部門已屬罕見,如果現在飛宇高層也將時裝週展交予她負責,那她受重用的程度可見一斑。
  「收起妳的驚訝,妳那挖新聞的腦子是幹什麼用的?想也知道,這麼重要的活動,公司怎麼可能會交由一個進公司三年不滿的小菜鳥負責?妳還當公司那些人都是光領薪水不幹活的啊?時裝週展這麼重要的事,向來由總經理總負責,我只是被暫時調往協助而已。」阮夏強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淡淡說道。
  「對了,聽說你們新任總經理是空降?」提到總經理,桑蕊突然一臉興致勃勃地問道,就不知道,能不能從她身上挖到什麼有價值的商業新聞,但凡能空降的,要嘛大有來頭、要嘛必有非凡的才華。
  「也算不上,據說原本就在國外分公司坐鎮的,現在只不過調回總公司而已;賣妳個消息,聽說新任總經理姓顧,想挖八卦可以從這裡邊找。」阮夏意有所指地說道,總經理姓顧不奇怪,只是姓顧的總經理空降到顧姓的家族企業,這裡邊就多了點耐人尋味的東西。
  桑蕊沒好氣地白了一眼眼前一臉恬淡的女人,她還以為她是狗仔隊來著?一名正正經經的商業週刊記者,她要挖的是成功男士的成功之道,對那些小道八卦沒興趣。
  裝作沒看見桑大記者的白眼,阮夏兀自悠閒地品著咖啡,心底卻隱隱有股揮之不去的不安,早上那男人那張臉,與BBS上的熱門帖子上那模糊剪影,不時在腦海中交替浮現,但願那只是錯覺。
  「對了,昨晚妳和他……」桑蕊開口正要問些什麼,阮夏腦海中似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霍地起身,冷不丁把桑蕊嚇了一大跳。
  「怎麼了?」發現阮夏精緻好看的小臉,似乎有些不同尋常的蒼白,桑蕊忍不住關切問道。
  「哪裡有賣事後避孕藥?」阮夏一把扯住桑蕊的手緊張問道,如不是剛剛桑蕊提起昨晚,她差點忘了事後避孕一事了!最近是她的危險期,昨晚他沒戴保險套,今天一整天都在懊惱中度過,完全忘記事後避孕這事了!和陌生男人發生一夜情,已經嚴重超出她能接受的道德尺度之內了,如果因此而懷孕的話,她還沒作好當未婚媽媽的準備,對此敬謝不敏!
  「昨晚你們……」桑蕊臉上掛著不敢苟同。
  「收起妳那噁心的表情,藥局應該有賣,先走一步了,記得買單。」匆匆扔下這句話,阮夏便拎起包包往門外走去,扔下一臉目瞪口呆的桑蕊。

  ◎             ◎             ◎

  今天是週一,也是阮夏正式由服裝設計部調往企劃部的日子,昨天在「星之戀」匆匆扔下桑蕊去藥局買事後避孕藥,剛買完藥從藥局出來,不料,卻碰到當年與她一同進入飛宇的同事,李琪,硬是被她拖去,陪她逛了一個下午兼一個晚上的街,累得阮夏幾乎當街趴下,硬撐著回到自己的小公寓時,匆匆洗了個澡,便把自己扔床上,一覺到天明。
  早上一睜眼便發現,距離上班時間只剩半個小時,而從她住的小公寓到公司,即使搭計程車也至少得十五分鐘!來不及多想,阮夏匆匆從床上爬起,洗漱、換衣服,五分鐘內全部搞定,匆匆在臉上塗了點粉底,一手拎起包包、一手提著高跟鞋邊走邊穿,便往樓下趕去。
  她平時上班大多是擠公車,以她一介沒任何職位的小白領的微薄薪水,在物價居高不下的大都會中,搭計程車也是一種奢侈,但今天為了趕時間,只能奢侈一回。
  平時即使閉著眼都能撞到的計程車,今天像是集體約好了玩失蹤一般,等了十多分鐘也不見半輛計程車的影子,阮夏站在馬路邊,一邊時不時地看著腕間的精緻手錶、一邊焦急地望向馬路上來往的車輛。
  今天是她正式調往企劃部的日子,也是正式面見總經理的日子,她一介小小的助理,在見面第一天就遲到,別說總經理對她的第一印象大打折扣,她的考核業績也將因此而大受影響,這對以後的升遷甚至福利待遇等,也將有潛在影響。
  飛宇的考核最注重的一點之一,就是看員工是否守時,做為一家國際品牌公司,其對員工的時間觀念的要求近乎嚴苛,她阮夏進公司將近三年,不曾遲到過一天,難不成今天要因此而破功了?
  眼看著時針還差十五分鐘就指向九點整,頂著清晨不算火辣的太陽,阮夏欲哭無淚,想著是否應該放棄搭計程車的計畫,直接跑步過去,但……低頭望了望腳上蹬著的那雙七吋細跟高跟鞋,阮夏連哭都直接省下了,正打算打道回府換鞋,眼睛不經意瞥見一輛亮黑色的奧迪,黯淡下去的美眸頓時光芒四溢,趕緊朝即將駛過的奧迪招手。
  似乎是猶豫了一下,車子緩緩在阮夏面前停下,車窗緩緩搖下,露出一張看似有些稚氣未脫的俊臉。
  「經理,不介意順路載我一程吧?」阮夏走上前,俯下身,語笑嫣然地朝車裡人問道。
  展皓狀似不經意地往她身後掃了眼,語氣帶笑:「今天沒有護花使者?」
  阮夏美眸眨了眨,不懷好意地往他送去一眼,「眼前不正有一位嗎?」然後抬起手腕瞄了眼,「經理,離上班時間不到十五分鐘,你確定你還要繼續浪費時間?」
  輕輕笑了笑,展皓打開副駕駛座車門,「上車!」
  阮夏從善如流地坐進副駕駛座,亮黑色奧迪疾馳而去。
  「經理,問你一個問題,我這次調往企劃部,是不是你的主意?」待坐定,阮夏習慣性地伸手撩了撩垂瀉而下的微捲長髮,偏頭望向正專心開著車的展皓,問道。
  或許是因為置身於國內外潮流前線的緣故,飛宇對其公司內部職員的著裝打扮很人性化,沒有作太過死板的要求,只要著裝打扮沒有太過標新立異便可,是以阮夏也懶得把頭髮梳成死板嚴謹、看起來一絲不苟的髮髻,只是任由一頭栗色捲髮在肩上隨意披散開來。
  展皓握著方向盤的手微微一頓,望向她,「何以見得?」
  塗著原色唇蜜的豐潤紅唇輕輕一勾,阮夏睨向他,「展學長!在公司,我所認識的高層就只有你一個人,而收到人事部的調令時,他們順道告訴我,這是高人舉薦的結果,不是你,難道還有其他人嗎?而且,你是企劃部經理,而我調去的部門又正好是企劃部,天下哪有那麼多湊巧的事?」阮夏特意在「學長」兩個字上咬重了兩拍。
  展皓是她大學時,高她三屆的同系學長,當年進飛宇,有一半算得上他的功勞,如果不是他特意拿著她的履歷向人事部舉薦,她也未必能在幾千人的競爭中脫穎而出,獲得面試的機會。
  「在社會混了三年,夏夏妳還是一如當年的冰靈剔透呢!」展皓輕笑著,不吝惜於送去他的讚賞,只是這讚賞多少帶了點心不在焉的成份。
  阮夏不甚在意地輕哧,「少來,你這走的又是哪一招?」
  「我收回剛剛的話。」展皓一臉孺子不可教地睨向一臉茫然的她,「連這都想不通嗎?想成為一名知名服裝設計師,最不能缺少的是什麼?是要有對市場最敏銳的觀察力、要把握流行!妳整天窩在服裝部埋頭設計,想像力再豐富、創造力再強也沒用,妳得接觸市場、得去了解妳的消費族群,幫忙籌辦這次的時裝週展,可以幫妳彌補現下妳對當前流行知識欠缺了解的不足,順便讓妳看看,什麼是流行,別整天憋在電腦前搞設計。」
  阮夏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經理大人,下次在舉薦人之前,麻煩您老先搞清楚對方的工作性質,OK?我只是在服裝設計部工作,但不代表我就是整天坐在電腦前憋設計。」
  他對她的工作到底了解多少?她原來在設計部,主要職責就是收集整理國內、外服飾資訊,掌握國內、外服飾流行趨勢,並負責相關技術文件、工藝資料及標準樣版的制定、審批、歸檔和保管,同時規劃整理每季參考圖片和樣品衣,以供設計師了解同類品牌的市場,根據確定的產品開發案,展開產品款式設計工作,整天和這些流行資訊打交道,這叫「沒有接觸過市場」?
  展皓不解,「妳不搞設計?」
  「我說展學長,你進飛宇這幾年是吃軟飯不做事的嗎?就憑我一名進公司不到三年的菜鳥,公司能讓我搞服裝設計?它不怕砸了自家招牌,我還怕砸了呢!設計的自有專門設計大師負責,你學妹我,阮夏目前尚屬打雜一族。」
  展皓汗顏,無語地望向她。
  「欸,你別光看我,看車啊……左轉左轉!不對、不對!右、右……」展皓這一轉頭的瞬間,車子剛好駛入飛宇大樓對面的十字路口,冷不丁與一輛從右方斜開而來的銀灰色Aston martin險險地擦肩,眼看就要撞上,阮夏驚出一身冷汗,有些語無倫次地朝展皓大喊。
  展皓也被這一突發狀況嚇出一身冷汗,握住方向盤的手微微打顫,手中的方向盤有點不受控制地朝銀灰色Aston martin撞去。

  ◎             ◎             ◎

  這就是貪圖方便,搭順風車的懲罰?阮夏驚得正要閉眼聽天由命,眼角陡然瞥見即將被撞上的銀灰色Aston martin像是背後長了眼睛似的,車子一個漂亮的斜打轉,連尖銳的摩擦聲都沒有發出一丁點,便輕巧地避開直直撞過來的黑色奧迪,而後平穩地駛向飛宇的地下停車場。
  「龐德要在飛宇現身了嗎?」阮夏大睜著美眸,望向那緩緩駛入飛宇地下停車場的銀灰色Aston martin,眨了眨眼睛,朝展皓問道。
  Aston martin,「007」中龐德的經典座駕,車主漂亮的龐德式打轉,難不成「007」在飛宇再現了?
  「建議妳去問問他是皮爾斯.布洛斯南還是丹尼爾.克雷格?」展皓抹了抹額上剛剛虛驚而出的細汗,語氣正經。
  轉頭白他一眼,看到他額上細碎的汗珠,阮夏哂笑,「建議你去向他討教、討教開車技術。」差點把小命給賠上了!
  瞪她一眼,展皓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只是意外!」
  意外?狀似無意地瞥了眼他仍微顫的手,阮夏笑得暢快,「是挺意外!」
  再次狠狠瞪她一眼,展皓氣悶地將車開入飛宇地下停車場,阮夏也懶得再打擊他,心情暢快地欣賞車窗外風景;誰說熟悉的地方沒有風景的?雖然是已經看了三年的地方,沒什麼值得欣賞的,不過有帥哥看的話就得另當別論了,比如剛剛「007」座駕上下來的俊挺身影,光是看背影就是一種享受。
  免費的帥哥不看,留著浪費,她阮夏向來不會虧待自己的眼睛,是以,從帥哥的長腿剛跨出車門的那一瞬,阮夏的眼睛就沒從男人身上離開過,雖看不到正面,但她敢篤定,在飛宇三年,沒見過這一號具有強大磁場的帥哥,看那身材,難道是飛宇旗下模特兒公司的模特兒?
  望著帥哥的背影,阮夏垂眸暗自揣度,抬頭,正打算繼續盯著帥哥的背影意淫,冷不丁與一雙清冷不帶絲毫溫度的幽深黑眸撞上,阮夏下意識地把視線移開,只是……那張臉……
  心微微一動,阮夏不可置信地望向陌生男人,深邃的五官、斜飛入鬢的凌厲劍眉、俊挺的鼻樑、緊緊抿成一絲利刃的薄唇……是他!那個昨天早上出現在她床上的陌生男人!
  阮夏原本粉嫩的小臉驀地蒼白,手心也微微地冒著冷汗,中國很大、世界很小,小到一轉眼、一抬頭發現滿世界都是熟人。
  男人原本清冷無波的黑眸,在淡淡掃過阮夏時,似乎有些微的波動,阮夏原本有些微緊的心,因他這一小小的波動,不自覺地揪得更緊;原本隨意攤開的掌心也微微地收緊,手心處,是冰涼入骨的虛汗,他不會認出自己了吧?
  「怎麼了?」展皓轉頭,發現阮夏不同前一刻的輕鬆閒適,臉色似乎有些蒼白,忍不住皺眉問道。
  朝展皓露出一個虛弱的微笑,阮夏淡淡說道:「沒事!」
  「少騙我,臉色這麼白,額上還冒虛汗了,被剛剛那一幕嚇到了?妳神經也太粗了點吧?」展皓一臉不敢苟同,但轉念一想,「不對啊,神經再怎麼粗也不會這時才有反應啊!不會發燒了吧?」說著,便伸手去探她額頭的溫度。
  「我沒事,是……天氣太熱了。」伸手隔開他探過來的手,阮夏隨便找了個藉口。
  「阮大小姐,初夏都還沒到,我看看有沒有發燒。」展皓擺明不信,伸手又欲探她的額溫。
  「兩位,下次開車請注意點,上帝偶爾也有打瞌睡的時候。」展皓的手剛貼上阮夏的額頭,阮夏這邊車窗外便傳來兩聲輕叩,然後是語調平淡無起伏的提醒。
  阮夏的身子下意識地一僵,而後假裝無意地輕輕側了側頭,隨意披散在肩上的微捲長髮,便自然而然地滑了下來,微微遮住右半邊略顯蒼白的小臉,眼眸也微微低斂,遮住眼底的心虛和驚慌失措。
  展皓有些意外地望了眼低眉垂眸的阮夏,而後望向窗外站著的男人,笑了笑,「謝謝,下次我們會注意的。」
  男人輕點了下頭後,轉身離去,在轉身的瞬間,目光似是有意無意地在阮夏身上頓了一下。

  第二章

  在時鐘指向九點整的前一分鐘,阮夏終於氣喘吁吁地趕到了值班室打卡簽到,保持了三年的不遲到記錄,總算沒在今天功虧一簣。
  直接搭乘電梯來到十一樓企劃部的新辦公室,阮夏剛放下包包,正打算去茶水間泡一杯即溶咖啡潤潤喉,電話外線卻在這時響起。
  「你好,企劃部阮夏。」拿起電話筒,側著頭夾在耳邊,兩手一邊整理著桌上的文件,阮夏禮貌開口。
  「阮小姐,妳好,我是總經理秘書余緲,總經理讓妳現在來辦公室一趟。」電話那頭清脆甜美的嗓音傳來。
  總經理找?這麼快?阮夏怔愣了半秒後應道:「好,我馬上上去,謝謝妳!」
  將話筒放下,阮夏抬手撥了撥剛剛因奔跑而有些凌亂的頭髮,理了理衣服,便往電梯走去。
  總經理辦公室在十八樓,飛宇大樓十五樓以上,是公司管理階層出入的地方,像阮夏這一介無權無勢的小職員,除非上面有什麼工作安排親自召集,基本上是沒什麼機會踏上十五樓以上的禁地的;她阮夏進飛宇將近三年的時間,上過十五樓以上樓層的次數,十隻手指頭都數得出來。
  十八樓和十一樓雖然隔了幾層樓,但現代科技的發展,使得在兩個樓層間的穿梭往來,連喝口水的時間都用不到,沒一會兒,阮夏便出現在十八樓,往空曠整潔的走廊望了一眼,阮夏猶豫了一會,便抬腿往總經理辦公室走去。
  總經理辦公室外,有一個類似會客廳的大辦公室,余緲的辦公地點便被設在那裡;大辦公室的門大開著,靠近裡邊的總經理辦公室的實木辦公桌前,坐著一位年紀看起來和阮夏不相上下的年輕女孩。
  象徵性地抬手敲了敲辦公室房門,阮夏禮貌開口:「請問可以進來嗎?」
  正在埋頭處理文件的女孩抬頭,望向阮夏,露出標準八顆牙齒式的職業笑容,「阮小姐是吧?請進!」
  阮夏輕輕笑了笑,「謝謝!」
  「阮小姐請稍等一下。」余緲說著,便按下總經理內線,「總經理,阮小姐已經到了,是現在請她進去嗎?」
  「請她進來。」清冷低沉的嗓音淡淡透過外線傳來。
  這聲音?阮夏有些疑惑地望向電話機。
  「阮小姐,總經理請妳現在進去。」余緲清脆甜美的嗓音打斷了阮夏的冥思。
  「謝謝!」阮夏回過神來,笑著道了聲謝,便走向總經理辦公室。
  抬手敲了敲門。
  「請進。」清冷低沉的嗓音傳來。
  阮夏僵住,剛剛這聲音透過電話傳來時,只是略感熟悉,但此刻,真真切切地飄盪在空氣中的聲音,與剛剛在停車場聽到的,那道語調平淡、無任何起伏的嗓音不謀而合。
  「阮小姐,怎麼不進去?」余緲發現,阮夏正一動不動地站在總經理辦公室,忍不住疑惑出聲。
  「啊?喔。」阮夏略顯尷尬地輕應一聲,深吸一口氣,推門而入。
  阮夏推門而入的瞬間,顧遠剛好抬眸望向門口,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不期而遇。

  ◎             ◎             ◎

  果然是他!剛剛停車場外,展皓和她調侃的「龐德」先生,手心因這一認知而微微冒出些許細汗,把原本溫暖乾燥的手心染得濡濕一片,但精緻的小臉上依然極力保持著平靜。
  穩住,他不可能認得出自己的,那晚濃妝豔抹的自己,與現在的素面朝天是天差地別,何況,那一晚的光線昏暗,他不可能認得出自己的,不要也不能自亂陣腳!試著在心裡說服自己,強忍住奪門而逃的衝動,阮夏微微穩住心神,漾起一抹輕淺的笑意,姿態優雅地走向顧遠。
  視線交會的那一瞬,顧遠原本平淡無波的視線,陡地湧起一絲疑惑,而後很快掩飾過去,恢復成一如往常的平靜無波,只是凌厲的黑眸深處,卻帶著深銳的探究。
  小心翼翼而又不著痕跡地避開顧遠探究性的目光,阮夏穩住微顫的語調,客氣有禮地開口:「總經理,請問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清澈婉轉不摻絲毫雜質的嗓音剛逸出唇畔,顧遠正握著滑鼠的手,幾不可察地頓了下;雖然這一微微的停頓,只是短短幾秒的事,但阮夏還是心細地發現了他的異常,心不由得微微提起,阮夏屏氣望向他。
  顧遠眼底的研判意味加重,問得不動聲色:「阮小姐,我們見過?」
  心驀地拔高,手心冒出的細汗,似乎有氾濫的趨勢,原本自然攤開在身側的手心,不自覺地微微收攏。
  顧遠不著痕跡地往她的身側掃了眼,視線慢慢落在她平靜帶笑的小臉上。
  「總經理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呢!稍早之前,我們差點釀成一場車禍,幸虧總經理車技高明,要不然此刻,我就沒辦法毫髮無傷地站在您面前了。」強壓住心底的恐慌,阮夏語笑嫣然,四兩撥千斤地答道,不忘奉承兩句。
  顧遠緊抿的嘴角,似笑非笑地微微往上勾了勾,讓他冷峻的臉孔柔和了些許,多了股如沐春風的溫潤味道。
  「阮小姐,我指的是今天以前。」顧遠淡淡解釋道,似乎沒打算就此作罷。
  阮夏精緻的瓜子臉掠過一絲疑惑,而後佯裝不解地望向顧遠,「有嗎?總經理您確定沒認錯人?以總經理這張俊逸非凡的臉,我沒道理沒任何印象才是啊?」
  如古潭般清幽不見底的黑眸,定定地落在阮夏掛著淺笑的臉上,顧遠似笑非笑,也不說話,只是這麼定定地望著她。
  阮夏被他意味不明的注視盯得頭皮發麻,臉上平靜的偽裝,就要在他沉默的目光下棄械投降時,顧遠淡淡開口了:「或許吧。」
  阮夏正要舒一口氣,顧遠的話讓她的心再一次提起:「不過,阮小姐與我一位故人長得確實很像。」
  「呵呵……是嗎?那,有機會的話,還請總經理牽個線,介紹我們認識、認識,說不定我媽生我的時候,忘了把我那雙胞胎姐妹一起抱回來了。」阮夏乾笑著,試圖開玩笑來緩和一下這幾乎凝滯了的氣氛。
  「當然,我也希望能當個中間人,介紹妳們認識、認識,不過……」顧遠似是有意無意地掃了她一眼,語氣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遺憾,「我現在也很好奇,她在哪裡。」
  「她或許有什麼急事,來不及通知你吧?」阮夏有些期期艾艾地答道,為免他再繼續在這個問題上深究下去,阮夏趕緊轉移話題:「總經理,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顧遠望了她一眼,也沒有再繼續繞在這個問題上,「是關於本屆時裝週展的展館選擇問題,這裡有幾份競標書,妳先拿回去研讀一下,明天隨我一起去實地考察一下這些展館,到時妳再說說妳的想法。」說著,指了指桌上疊放整齊的那幾份文件。
  阮夏會意,上前拿起那幾份競標書,眼帶疑惑地望向顧遠,「往屆的時裝週展,不是都定在我們飛宇大樓的T型展廳嗎?怎麼今年要捨自家場館而選其他?」
  「時裝週展期間正逢我們的展館重新整修,時間上協調不過來,而且本屆夏裝時裝週展在規模及影響上,要比以往任何一屆都要大,飛宇的T型展館沒有那麼多的觀眾席位,容納不了那麼多人,勢必會影響週展的效果。」顧遠淡淡解釋道。
  阮夏意會,「謝謝總經理的解惑,總經理還有什麼吩咐嗎?」
  「暫時沒有,妳先回去工作吧,有什麼事,我會讓人通知妳。」
  「嗯,那我先下去工作了。」阮夏說完便往門口走去,手剛觸及門把,還來不及拉開,顧遠清冷略帶磁性的嗓音,淡淡從背後傳來:「妳經常去『夜色』?」
  阮夏的身子不由得僵住,「夜色」是本市一家高級酒吧,阮夏失身於他的那晚,就是在「夜色」。
  「沒去過,我對那種夜生活向來不感興趣。」阮夏深吸一口氣,語調平靜,「總經理還有什麼事嗎?沒事的話,我先下去工作了。」阮夏邊說著邊拉開辦公室大門。
  「沒事,妳先下去吧。」顧遠的語調平淡,似乎剛剛突然拋出的那枚重型炸彈,並非出自他的口。
  阮夏輕點了下頭,強壓住心頭突然湧起的驚慌,腳步平穩地跨出總經理辦公室。

  ◎             ◎             ◎

  「夜色」是一家隱匿在繁忙都市中的休閒酒吧,與其他龍蛇混雜的嘈雜酒吧不同,出入「夜色」的多為都市白領、金領階層,來這裡的目的,無非是為了卸去白日忙碌後的一身疲憊,點上一杯酒,散坐在燈光明滅變幻的角落裡,任由那融合了巴西森巴音樂,與美國西海岸酷派爵士的巴薩諾瓦音樂,帶著巴西海灘沁人的鹹濕味道,與午後陽光的慵懶,靜靜流入耳內,讓緊繃了一天的神經,得到最徹底的放鬆。
  當然,流連酒吧,有人是為了排遣寂寞、有人是為了邂逅,也有人僅僅為了消遣,比如說阮夏和桑蕊;不用加班時,阮夏和桑蕊經常相約去「夜色」坐坐,安靜享受大都會下的絢麗夜生活。
  「妳說什麼?前天和妳上床那男人,是你們公司新任總經理顧遠?」坐在遠離喧囂熱鬧的舞台的角落裡,桑蕊明媚的眼底難掩錯愕。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