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無愛承歡《下》
【4.6折】無愛承歡《下》

厲仲謀不曾為女人花下心思,交往不過是為了各取所需, 可這回,厲仲謀卻破天荒地為了取悅她而大費周章, 如此嬌寵,教吳桐幾乎以為自己對他而言是特別的! 可沒想到,這男人的求婚,教她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一夜之間,她成了厲仲謀的妻子;卻也萬萬沒想到, 那翻臉不認人的男人,竟然在對她極盡疼寵之後, 毫無眷戀地一腳將她踹開。當自己被傷得體無完膚時才明白, 原來她以為的愛,只能入厲仲謀的眼,卻永遠也入不了他的心。 可,怎麼辦?老天爺似乎又跟她開了一個玩笑,多年前的意外, 竟然又再度找上門。不過這一回,她不打算再安靜走開, 因為她決定要讓自大又驕傲的厲仲謀嚐嚐,失去的痛苦, 不是簡簡單單的開口說愛就可以挽回!如果他再錯過, 那她就不愛了,再也不愛了……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藍白色
出版日期:
2010/10/1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5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為她傾心迷醉,就算傷痕累累,今生無悔;
為他掏心掏肺,縱是失去一切,今世無憾。

厲仲謀不曾為女人花下心思,交往不過是為了各取所需,
可這回,厲仲謀卻破天荒地為了取悅她而大費周章,
如此嬌寵,教吳桐幾乎以為自己對他而言是特別的!
可沒想到,這男人的求婚,教她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一夜之間,她成了厲仲謀的妻子;卻也萬萬沒想到,
那翻臉不認人的男人,竟然在對她極盡疼寵之後,
毫無眷戀地一腳將她踹開。當自己被傷得體無完膚時才明白,
原來她以為的愛,只能入厲仲謀的眼,卻永遠也入不了他的心。
可,怎麼辦?老天爺似乎又跟她開了一個玩笑,多年前的意外,
竟然又再度找上門。不過這一回,她不打算再安靜走開,
因為她決定要讓自大又驕傲的厲仲謀嚐嚐,失去的痛苦,
不是簡簡單單的開口說愛就可以挽回!如果他再錯過,
那她就不愛了,再也不愛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吳桐因為是低著頭,先看到的是那件幽蘭潤澤的晚禮服,繼而才順著視線的抬起,看清了這個男人;午後光景,向佐的眼底被禮服襯得一片幽謐。
  吳桐一愣後才淺笑:「真巧。」卻沒有接過那禮服。
  不知是不是多日沒見的緣故,吳桐壓不下緊張,向佐則表現生疏,他回頭瞟了眼試衣間,「Gigi在裡面試衣服,我陪她來的。」說完就注意到她鬆了一口氣,她的聲音也隨即歡快了些:「是上次那女孩?」
  向佐勾了勾嘴角算是笑,不久,Gigi從試衣間出來,見到吳桐,像是認識,很熟稔地打招呼。
  年輕女人勸吳桐去試試那件禮服,說Mark挑女人的眼光不怎麼樣,但挑衣服的眼光還是不錯的,Gigi這麼解釋,向佐不置可否,只是瞥了眼吳桐,很淡的一眼,吳桐卻不能夠正視,拿了禮服躲進試衣間。
  藍色襯膚色,禮服腰身緊致,勾勒出她腰線細得危險。
  試了很久才出來,以為他們都已經走了,可抬眼一看,向佐還等在那裡,只有他一人,不見Gigi;向佐聞聲看向吳桐這邊,一時怔忪。
  見過她職業女性的幹練、見過她居家女人的隨意,還沒見過她明豔動人的性感,慢慢起身走近她,眼裡是誇讚:「這件很適合妳。」刻意頓了頓,又補充:「他一定喜歡。」
  吳桐覺得他誤會了,可又不知如何解釋,思來想去,只能說,「晚上有個酒會,是……工作性質,和他無關。」
  「吳桐。」他很輕地叫著她的名字,吳桐不得不駐足回視。
  向佐的聲音帶著惋惜,「如果只有他能給妳快樂,那就想方法得到他。」
  「你這是在幫他說話?你不是一直都很厭惡他?」吳桐不知道該給什麼表情的時候,起碼還記得要微笑,只是笑容有欠真實。
  不,我不厭惡他,我恨他;恨他把Gigi塞給我、恨他料定我不能拒絕,只因為Gigi的家族能幫助我的父親……
  如果妳愛的是我,那我可以什麼都不在乎;可妳,愛他……
  向佐苦笑著搖搖頭,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他知道,「妳知不知道,妳來店裡很久了,我一直在觀察妳;妳整個人神采都不一樣,戀愛的女人才會那樣。」
  哪裡有不一樣?吳桐扭頭看鏡中的自己,她看不出來。
  「他也已經知道我們只是演了場戲給他看,並沒有真的交往,是我親口告訴他的,你不用擔心。」
  這算安慰的話?
  「我……」
  「妳上次約我去3D展,其實也是想對我說,一切到此為止的,不是嗎?」
  吳桐陡然覺得半露的後背有了絲涼意。
  這時候,換上了另一件禮服的Gigi正從另一間試衣間出來,見到他們,正要開口,已經被向佐打斷;向佐沒有多言,只問了Gigi要哪幾件,很快刷卡結帳,擁著Gigi離開,留下吳桐一人,看著那兩人進了路邊一輛車裡,隨即揚長而去。

  ◎             ◎             ◎

  「I heard you talking about Eric。」
  向佐猛地煞住了車,還未停穩,他已開門下車,Gigi降下車窗,一直看著這個男人落魄的背影。
  上一次,他特地找她開車去接,特地囑咐她要表現親暱些;這一次,明知酒會是他父親辦的,一定會請厲仲謀,他卻又特地帶她來厲仲謀常來的這家服飾店。
  Gigi咬牙又說:「You should tell her the truth!」
  「Just leave me alone,please!」
  吳桐坐在平穩行駛的車內,一直若有所思地看著窗外,就這麼不期然地望見了路旁這對狀似爭吵的男女。
  她的表情很是異樣,司機都看出來了,順著吳桐目光看去,「吳小姐,需不需要我停車?」
  吳桐有些欲蓋彌彰地收回視線,「不,不用了。」
  正如他之前對她說的,明知道沒可能,就別給別人奢望,吳桐看著那個男人冷怒的模樣,終於意識到自己的所作所為有多可惡。
  而她,今後面對向佐,似乎永遠只能說兩個詞了,「對不起」和「謝謝」。
  吳桐乘坐的車就這樣駛過背過身去的向佐身側,沒有一點減速;她回到厲氏時,厲仲謀在開視會議,會議結束後已經是傍晚,厲仲謀進了她的辦公室,「不是讓妳先去飯店?」
  吳桐頭都沒抬,一直看著手裡的文件,就是下午她給厲仲謀的那份,上頭多出了厲仲謀的批註和簽名,吳桐沒想到他竟看得那麼仔細,簽完後還直接放在她辦公桌上。
  「厲總您已經看完我下午給您的文件了?」
  答案不言而喻,厲仲謀沒說話,上下打量一下她,見這女人還是一身職業套裝,厲仲謀挑眉:「禮服呢?」
  「沒挑到合適的。」她執筆在文件上加些內容,「林建岳說他會以助理身份跟您去酒會,如果您不介意,我可以暫時做厲總您的秘書;不過,所有人都帶著光鮮亮麗的女伴,就厲總您帶著兩個秘書,恐怕畫面會不好看,所以……」話沒說完,吳桐被他拽了起來。
  他拉著她的手,不由分說朝門邊走,他腳步迅速,吳桐穿著高跟鞋走不穩,整隻手臂都不得不掛在厲仲謀身上,「去哪?」
  厲仲謀頭也不回:「妳挑不到合適的衣服,我幫妳去挑。」
  職員電梯抵達本樓層,門開啟後,電梯裡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了門外這一對男女身上。
  「厲總。」
  「吳小姐。」
  厲仲謀朝他們微微頷首,同時把來不及抗議的吳桐拉進職員電梯,正值下班時間,厲氏大樓人來人往,電梯裡人也多,吳桐站在厲仲謀身側,小心翼翼地要從他的掌握中脫出手來,可手指一動,他就握得更緊。
  吳桐覺得電梯裡異常的熱,沒想到,出了電梯,面對人來人往的大廳,只是更加的熱,幾乎可以說是在眾人的目送下,上了停在路邊的車。
  林建岳坐在駕駛位,厲仲謀卻開了駕駛位的門,林建岳不解:「總裁?」
  厲仲謀示意:「下車。」
  一頭霧水的林建岳不甘不願下了車,厲仲謀只對他說了句:「你先開車去酒會。」就扭動車鑰匙,駕車離去,留下林建岳一人站在路邊,一臉迷茫。
  轉眼間,厲仲謀已經將車停在了服飾店門外的停車格,又回到這裡,而且,厲仲謀選的禮服,竟也是幽蘭色的那件。
  厲仲謀一直在試衣間外等,她換得慢,他就直言要進來幫忙,無奈只能加緊速度,打扮一新走出來;他看她一眼,笑一下,看不出滿不滿意,走到她跟前時,厲仲謀突然抬手抽掉她挽髮用的髮飾。
  微捲的頭髮披肩而下,她的髮色很好,柔而亮,厲仲謀目光順著她的鼻樑向下,看了她一眼,像是在自言自語:「唇色不夠紅。」
  說時遲那時快,厲仲謀猛地捧起她的臉,低頭,狠狠吻住她的唇;他終於滿意放開她時,吳桐已近窒息,唇上、舌尖都有些麻木,他卻還要用手指摩挲她的唇瓣。
  嫣紅似血,厲仲謀很滿意,笑著問:「怎麼不推開我了?似乎還不夠紅潤……再試一次。」
  什麼叫做被吻得七葷八素?吳桐算是領教,分開彼此時,她只覺頭昏腦脹,不自禁地發了好一會兒呆。
  這個女人微啟雙唇,雙眼迷濛,簡直在誘惑,如果時間充裕,他定要深深品嚐,可惜再不走就要遲到。
  厲仲謀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她飽滿的下唇,牽起她,剛邁步,轉身的時候就被她反拉住;她的手按在他胳膊上,隱隱地像是要抓住什麼不確定的情緒。
  厲仲謀回眸,只見她咬了咬唇,不知是猶豫,還是在鼓足勇氣,俄而聽她問道:「能不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她神情緊繃,厲仲謀也是神經一緊。
  「為什麼和張曼迪分手?」這種時候,問這個問題,厲仲謀不禁頓足,低眉思考。
  為了Mandy?為了他自己?為了童童?還是……
  「為了妳。」
  這個答案並不算萬分的出乎預料,可親耳聽到時,吳桐所感受到的震動,一波一波地顫入了心臟,久久不能平復。
  厲仲謀以為她會有什麼反應,或嗤笑、或不屑、或震驚……都沒有,她只是點了點頭,隨後跟著他離開服飾店,一路沒有表情。
  一直認為感情不是一百就是零,是不是只有她一個人還會傻呼呼地執著於此?連向佐都勸她要……
  吳桐揉了揉緊繃的太陽穴,偏頭看車窗外的街景。

  ◎             ◎             ◎

  夜色漸漸籠罩整個紐約,抵達飯店時已經很晚,林建岳左右逢源,各家名片收到手軟,見到厲仲謀,趕緊走過去,瞥見厲仲謀身旁的美人,一愣。
  美人豔熾高張,因為距離頗遠,林建岳好半天才認出那是誰,想到還有更要緊的事,這才斂了斂神,快步上前,附到厲仲謀耳邊,只低聲說了一句:「向毅在會場。」
  厲仲謀頓了頓,沒說什麼,只是輕巧地將吳桐的手牽到自己臂彎中,挽住,神色無恙地走進會場。
  林建岳看著他的背影,一時也皺了皺眉,真是越來越摸不透這人的心思了。
  吳桐表情有些僵硬,外人看來,兩人姿態親暱,可吳只要更貼近他,偏頭就見他突然繃緊了下頷線,也不知何故。
  主辦酒會的是紐約華人商圈鼎鼎大名的梁瑞強,愛女梁琦考入常春藤盟校修法學,梁瑞強特地為此,於名下飯店宴請賓客。
  厲仲謀到得最晚,梁瑞強親自來迎接,這些都是平日只有在報章雜誌上才看得到的人,此時出現在吳桐眼前,她只覺得有欠真實。
  而這次酒會的小主人梁琦……吳桐只看了一眼梁瑞強身邊站著的這個年輕女人,便愣怔住,醒過神來時,視線便不受控地在四周搜尋。
  趁著梁瑞強和厲仲謀說著話,梁琦湊近吳桐,壓低了音量:「Whom you are looking for? Mark is not here, He……」
  「Gigi……」厲仲謀這時突然開口,打斷了梁琦的話,他誇了句Gigi今晚很漂亮,便找了藉口與吳桐一道進了內場。
  吳桐思緒亂,理不清楚,但她起碼還猜得到這一切的源頭和身旁這個男人有關;吳桐仰起臉看向厲仲謀:「那女孩……」
  厲仲謀冷了臉:「妳只需要看著我一個人就好。」自此不再多言。
  進了酒會,不少人migi 著厲仲謀來,有幾個認出吳桐的,言談之中,俱是神色尷尬。
  厲仲謀也不避諱,他與諸位言笑晏晏地聊,吳桐從頭到尾都沒細聽,搭在他手臂上的手,悄無聲息地滑下來,可轉瞬間又被他強勢地牽回去。
  她手中的香檳酒杯空了好幾輪,他們男人間的話題,她參與不進去,那些人打量她的目光,也令她如坐針氈。
  「我想去旁邊坐坐。」
  聞言,厲仲謀偏頭看看她,不說話,恰逢服務生托著盤經過,他又給她換了一杯,就是不准她離開。
  終於周圍都沒人了,吳桐滿嘴都是香檳獨有的甜澀味道;厲仲謀把應付人的工作丟給了林建岳,和她一道走出大廳,到了外接陽台,星辰掩藏在夜幕下,沒什麼星光。
  厲仲謀見她皺著眉,伸指替她撫平了,「以後這種場合肯定少不了,妳要慢慢適應。」
  「向佐他……」
  「不許提他。」厲仲謀語調一沉,有力的胳膊環住她的腰身,一摟一抬,厲仲謀輕輕巧巧將吳桐抱上陽台上的圍牆。
  他的下巴擱在她左肩,她周身散著酒香,很淡,湊近了輕嗅,厲仲謀有了淺淡地醉意:「妳知不知道我為什麼帶妳來?」
  與亮得絲毫畢現的室內之隔僅只有一道玻璃幕牆,吳桐要推開他。
  「小心掉下去。」厲仲謀警告著,摟得她更緊。
  「因為你要我在這種場合接受歷練。」
  「說對一半。」他的聲音呵在她敏感的脖頸中,薄唇若有似無地貼合在她的肌膚上,她的那一小塊皮膚有些麻,不知是冷是熱,聽他在耳邊低喃一般道:「更主要的原因是,現在他們所有人都知道我和妳的關係,妳再也逃不掉了。」
  直覺就要為自己辯駁,「我逃?是你招惹得太過分。」
  「招惹?」厲仲謀細細咀嚼這個字眼,曖昧的、挑釁的、挑逗的……他笑了,「也對,只要妳別用我的招數對付其他男人,妳怎麼說,都對。」
  說不通,牛頭不對馬嘴,吳桐只能歎他們之間的溝通一直都是大問題;沉默間,厲仲謀細細啃著她滑膩的頸項,有些癢,她細細地顫。
  「吳桐……」
  「唔……」
  「我不勉強妳其他,只要像現在這樣……」待在我身邊。
  「大庭廣眾之下,還請兩位注意一下形象。」
  突兀響起的男音讓厲仲謀的話生生卡在了喉嚨裡,昏暗的陽台、明亮的會場,明暗交界處站了個人,看不清楚臉,但吳桐聽得出那聲音。
  厲仲謀鬆開了她,同一時間吳桐跳下陽台的圍牆,理了理衣襟;向佐兩指間夾著酒杯杯柄,慢悠悠地晃盪過來:「我有點醉,想來外邊吹吹冷風,不打擾吧?」
  說話間,向佐已走到二人身側,他半個身子探出陽台圍牆,俯瞰街道上的霓虹長龍。
  厲仲謀不言不語,邁開腿就要走,與向佐錯身而過時,向佐笑著說了句:「向毅在找你。」

  ◎             ◎             ◎

  厲仲謀因為向佐嘴角牽起的那一抹似笑非笑而頓了頓腳步。
  這個女人在場,什麼也不能說,厲仲謀沒多做停留,可還未走進會場,向佐又說:「祝你好運。」向佐話說得模稜兩可,話音落下時,不忘瞥吳桐一眼。
  這兩人劍拔弩張,吳桐杵在當中,雲裡霧裡地不知該如何是好;向佐看著她的目光明明是溫和的,可對著厲仲謀,一句話說得滿含嘲弄。
  厲仲謀的稜角分明透著冷峻,怎麼向佐這麼輕輕巧巧的一句話,就能夠激怒他?
  吳桐來不及細想,厲仲謀已撇下了她,回神,伸手就揪住向佐的領帶,一字一頓,如冰晶:「別給我耍花樣。」
  「我把他引薦給梁瑞強,其餘什麼也沒說,」向佐依舊是一派懶散模樣,「你說他會這麼蠢,猜不到誰在幕後操作?」
  兩人湊得近,近乎耳語,陽台的風聲遮掩了一切,吳桐的裙襬被吹得飛揚,飄飄揚揚的成了昏暗中的一抹幽色;她知道自己該待在原地,什麼也不問,可她做不到。
  她走近他們時,彷彿是踏著幽蘭的流光而來,厲仲謀的怒意、向佐的回避,她都看得分明,可惜,他們的對峙中,她是局外人。
  想了想,吳桐對厲仲謀說:「有點冷,我想進去了。」
  厲仲謀目光一滯,她按在他手背上的手真的很涼,看了看她露在外的圓潤肩頭,怒意織成的網慢慢退了開去,厲仲謀鬆開手中緊攥的領帶,看了向佐一眼,緊抿著唇,頭也不回地進了會場。
  兩個人相攜離去,徒留向佐一人,在這昏暗無星的角落,在極度的詫異下,不禁愣怔裙襬許久,向佐才反應過來,慢吞吞地扭身,轉向那無邊無際的天幕,不知該不該為此而開心。
  吳桐,這個男人已經肯為妳而變得溫和,加油……
  林建岳正焦急地在會場內逡巡,終於看見了厲仲謀,小跑而來:「梁瑞強還有向……」未說完,厲仲謀挑眉示意他噤聲。
  林建岳聲音在喉間一哽,順著厲仲謀的目光回望,向毅正朝他們走近。
  吳桐也看見了這個西裝筆挺的男人,步伐持重,隱隱透著長者的威嚴,保養得當的面貌教人看不出年齡,眉心的皺紋是歲月的刻痕。
  此人和之前那些前來打招呼的人沒什麼不一樣,只是神情更為冷淡,「Eric。」他只喚了這麼一聲,厲仲謀便彎起一抹毫無誠意的笑:「向先生,你好。」
  向毅神情一僵,淡咳了一聲,改口:「厲先生,方不方便借一步說話。」
  厲仲謀沒有理睬,把場面交給林建岳去應付,全然不把這位向先生放在眼裡;梁瑞強特別為厲仲謀準備了會客間,他牽著她走進會客間,全程手心都是僵冷的。
  會客間內設備齊全,厲仲謀打開酒櫃拿了瓶酒幫自己倒了一杯,他的手撐在吧台上,仰頭灌下熱辣的伏特加,薄唇緊抿;吳桐坐在外沿的高腳椅上,隔著吧台,一瞬不瞬地看他。
  他的神色比她還要疲憊,從來所向披靡的厲仲謀也面露倦色。
  「剛才那個人,他……」吳桐見他眼光一閃,便停下,沒再說;咄咄逼人,她還是學不會。
  這女人欲言又止,厲仲謀不禁睨她一眼,心想她竟能……厲仲謀不是不驚奇,給她也倒了一杯,推到她面前,波瀾不驚地說道:「請妳什麼都別問。」
  他守著他的秘密,不與人知,抑或,只是不願意告訴她?
  酒面上碎著光,吳桐低頭看的時候,覺得這光太暗、太淡,一如他對她。
  休息間,一點聲音都沒有,厲仲謀的手越過吧台,細細揉著她的耳垂,進而掌心托起她小巧的下巴,她顎骨的弧度嵌在他掌心中。
  為什麼總覺得不夠,想要吻她?厲仲謀有些混亂。
  吧台的燈顯得異常朦朧,吳桐偏了偏頭,躲過他,進而拿起酒杯;酒液是琥珀色,她緩慢思考,是喝下它、再瘋狂一次;還是遠離它、保持自己得來不易的理智?
  叩門聲打斷吳桐的思緒,扭頭看門邊,梁琦探頭進來,正與吳桐視線觸著,梁琦微笑地道聲「Hello」,不用請,自行進門。
  這梁琦,面對厲仲謀,完全沒有平常人的畏懼,笑呵呵地說:「要借Eric你的女伴一用,可不可以?」
  這一幕看在眼裡,吳桐不自控地瞥了眼厲仲謀,他此時眼中彌漫著的輕鬆愜意,與以往都不同。
  她深諳他的成功史,自然知道,他十四歲那年,找到當時已名聲顯赫的梁瑞強,要借一百萬美金;沒人真正清楚當年的梁瑞強為什麼會答應一個少年的無理要求,但是所有人,都見證了厲仲謀後來的成功。
  梁琦的要求,吳桐並無拒絕,房間內獨留她自己和厲仲謀時,總有曖昧流轉,太容易意亂情迷,她便有些想逃;厲仲謀亦沒有阻止,沒有笑容地調侃一句,記得歸還,就真的把她「借」了出去。
  幽靜的走廊,鋪著華貴的地毯,水晶壁燈晶瑩閃耀;左前方這女孩穿未及膝的小禮服,吳桐在一旁,沉默。
  不料梁琦忽地回頭,在晶瑩的燈光下,將吳桐的臉仔仔細細看了一輪,吳桐被她突然的舉動愕住,停下腳步,愣在那裡;梁琦很快收回目光,皺著眉頭,自言自語般:「哪裡好?怎麼都喜歡?」
  這女孩的國語十分不標準,吳桐怔了怔,這才聽明白。
  梁琦這時卻已經換了另一副表情,「Sorry, just joking!」梁琦說完,笑著在走廊裡蹦躂起來,將吳桐遠遠甩在身後。
  酒會從來不乏成功的商人,更不乏美豔的女子,女人之間的話題,談談珠寶,或者最近的時裝展,或哪一件首飾在拍賣會拍了好價錢,如此云云;吳桐身處其中,興致缺缺,而坐在她對面的梁琦,偶爾參與話題,不時地以一種深究的目光打量吳桐。
  這個女孩的執拗令吳桐如芒刺在背,侷促寫在臉上,藏也藏不掉;吳桐藉口換酒,起身離開了這裡,想要徹底逃離。
  離開了人聲熙攘的會場,又不能去陽台,吳桐走著,又回到了厲仲謀的休息間門口;門扉是緊閉的,不知是不是已經離開了?吳桐在門外駐足頗久,猶豫著要不要敲門。
  才離開多久,就有點想他了?不、不是有點想,是很想……這麼恍惚著,吳桐心裡一片空白。
  銅質圖案的繁複門把握在手裡,吳桐鼓足勇氣要推門而入,恰逢此時,門內突然響起巨響,「砰」的一聲,恍若無數玻璃同時碎裂,雖隔著實木門,吳桐依舊感到耳畔刺耳,有如一條極細的鋼絲猛地拉過耳膜,嗡聲滿佈。
  幾乎是下一瞬,門霍然開啟,吳桐來不及退開,與面前這個男人打了照面,向毅面露慍怒,只低眉看了吳桐一眼,匆匆離去。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