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嬌女沒心沒肺 2
【6.2折】嬌女沒心沒肺 2

缺書! 電子書網站 <讀客文學> https://www.mmstory.com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蘇珞
出版日期:
2010/07/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18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11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11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11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118
銷量:38
離婚後再愛
NT$11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11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11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11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11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11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11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11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11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4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1

愛情,在彼此無語中,迷失,再錯過;
感情,在彼此眼神中,交流,再沉澱。

當安諾寒飛往英國的那一刻,
一直被他捧在手心的韓沫終於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了,
她想要安諾寒幸福快樂,就算陪在他身邊的人不是她……
她知道安諾寒只當她是妹妹、是女兒,就是不把她當情人;
她更知道十年來,他說要娶她,只因為那是他曾經許下的承諾。
可她不想因為一份承諾,而佔有一個不曾愛上她的男人,
縱使,這個男人,是她愛了好久、好久的安諾寒……
當安諾寒發現他愛上韓沫,她卻改口說她不想嫁給他了!
他知道,這一切都是他的錯,是他的愛來得太晚,
他也知道十歲的差距,教他一直錯將韓沫當成妹妹,
但是,他卻意外發現當初的小沫沫,
已經有了小女人的甜美及讓人神魂顛倒的迷人身材……
他再也忍受不住壓抑已久的愛意和已然滾燙的慾火,
所以,他決定不管她是答應也好,拒絕再愛他一次也好,
這一次,他都一定會履行那一份承諾,娶她回家!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澳洲海濱,豪華的別墅裡,海風吹亂了白色的蕾絲窗簾,吹起滿室的浮躁。

  韓沫從櫃子裡拿出箱子,熟練地往床上一放,抱出衣櫃裡的衣服往裡面丟。

  「沫沫?妳做什麼?」韓芊蕪按住箱子,臉上沒有一點憤怒,有的都是媽媽的寵溺與縱容:「妳小安哥哥回英國了,妳離家出走能走去哪?」

  韓沫楞了一下,很快認清了情勢,但無論如何氣勢不能弱,「去哪裡都行,我沒辦法接受這種毫無人性的爸爸!」

  「妳怎麼可以這麼說妳爸爸?他是個好人,不管他做什麼,肯定有他的理由。」

  「理由?愛我的人就應該被打死……這算什麼理由?」

  「他是為了保護妳!」韓芊蕪從她懷中拿下幾件完全不合時宜的衣服,見她又轉身去櫃子裡拿衣服,無奈地說:「沫沫,別鬧了,妳爸爸做的一切都是因為他疼妳。」

  韓沫從不否認她的爸爸很疼她。

  她清楚的記得,有一次她高燒不退,渾身發冷,他抱了她一整夜,一遍遍為她講童話故事,講白雪公主和白馬王子的故事,講青蛙是如何變成王子的,還有睡美人被王子吻醒……

  她睡一會兒,醒一會兒,睡睡醒醒中,童話故事從未間斷……

  第二天清晨,她睜開眼,看見那個她記憶中永遠強大的爸爸眼底一片紅絲,眉心竟有了展不開的皺紋,她又看看身邊,安諾寒在她病床邊的椅子上睡著了,睡夢中修長的劍眉還擰在一起,窗外的朝陽在他臉上撒了一層薄薄的霧色,朦朦朧朧的憂慮。

  「爸爸?」韓沫哭了,渾身痠痛的長夜都沒有讓她落淚,她卻被這一幕感動的哭了。

  爸爸的大手溫柔地拂去她臉上的淚,「還冷嗎?哪裡疼?」

  她搖頭,她以後都不要再生病了。

  溫暖的大手探探她的額頭,熱度已經退了,爸爸擰在一起的眉頭,終於舒展開。

  韓沫知道爸爸很愛她,只要她想要的東西,他都會想盡辦法幫她得到,其中也包括她想嫁的男人!

  在韓沫發呆時,韓濯晨走進房,冰冷地說:「他根本不愛妳!他跟妳在一起別有所圖。」

  「他能有什麼企圖?」心裡多少有些氣憤,但想起他對自己的疼愛,韓沫的語氣平和不少。

  「他為了刺激小安,或者為了讓妳失去小安,總之他就是想拆散你們……」

  韓沫當然不相信這種無稽之談,「他為什麼要這麼做?我跟他無冤無仇……」

  「因為,他姓……蕭,他全名叫蕭誠!」

  「蕭誠……」這個名字讓她想起一個人,蕭薇。

  蕭薇和蕭誠一樣,擁有著華麗的外表,可他們並不像。

  蕭薇是典型的東方女孩,黑髮、黑眼,氣質典雅……儘管那是曾經。

  而蕭誠是金眸,有種西方男人的高貴……

  不知為什麼,她會突然把他們聯想到一起,還想起昨日在「天堂&地獄」發生的事。

  沒等她詢問,韓濯晨已經給了她答案:「蕭誠是蕭薇的親弟弟。」

  「這不是真的,蕭誠不會騙我的。」韓沫跌坐在床上,眼前的一切都在搖晃、旋轉,她無法相信蕭誠那雙純美的金眸背後是欺騙與愚弄。

  「蕭薇弄到今天這個地步,妳還以為她的親弟弟會愛上妳嗎?」

  韓沫手中的衣服掉在地上,脊背一陣陣發寒,蕭誠和蕭薇是姐弟,難怪他告訴她:「不是什麼東西都能用錢買到。」

  難怪他總會問起安諾寒,難怪蕭誠和安諾寒第一次會面時,他的眼神會有那麼濃烈的恨意。

  那麼……昨天在「天堂&地獄」發生的事情也不是偶然,蕭薇說的話,也不是隨口說說。

  這可能是一個計畫,包括蕭誠向她表白,或者也包括蕭誠教她唱歌……

  她仔細回想起與蕭誠相識的點點滴滴,蕭誠除了初識時對她十分冷漠外,沒有做過什麼真正傷害她的事……如果他只是想欺騙她的感情,為什麼今天被打得遍體鱗傷時,還說他愛她?

  到底什麼是真,什麼又是假?

  韓濯晨見她一臉矛盾茫然,坐在她身邊,憐惜地摟著她的肩:「沫沫,妳還小,很多事妳根本不懂!妳以為爸爸想打人嗎?爸爸也不願意看見那種血腥的場面……」

  如果韓沫了解一丁點她爸爸的過去,她一定會質疑他這句聽上去「語重心長」的話有多少真實性,可惜她不知道!

  韓濯晨歎息一聲,聽上去相當「自責」。

  「可是我必須這麼做,而且必須當著小安的面!我這是在表明一種態度、一種立場,我要讓小安知道,他才是我唯一認定的女婿,我這麼做都是為了妳。」

  韓沫摟住韓濯晨的腰,臉埋在他的肩頭。「爸爸,對不起,我錯怪你了……」

  「沫沫,妳太傻了!妳連命都不要的維護著蕭誠,還說出那樣的話……小安會怎麼想?」

  「我……」她的眼前又閃過安諾寒和那個女孩的照片,那女孩的眼淚那麼清晰,清晰得像在她眼前流過。

  韓沫咬咬牙,逼自己說著:「爸爸……小安哥哥想娶我,不會因為我維護蕭誠而怪我。他不想娶我,你就算打死蕭誠,他還是不想……以後,我們的事你別管了。」

  韓濯晨低頭看著懷中的韓沫,她的表情很平靜,但他能清晰地感覺到韓沫語氣中的失落、憂鬱,「小安跟妳說了什麼嗎?」

  她的頭堅定地搖了搖,「是我想通了,我不想嫁給一個不愛我的男人。」

  韓濯晨扶著韓沫的肩,讓她坐正,他笑著對她說:「沒關係,爸爸可以讓他愛上妳。」

  韓沫還是搖搖頭。

  「爸爸,我還年輕,又不是嫁不出去,你別再逼他了!」

  「妳?」韓濯晨的臉色陰沉下來。「妳是不是喜歡上蕭誠了?」

  「跟蕭誠沒關係!是我……」韓沫用手捏緊床單,逼自己不要去想起關於安諾寒的一切,尤其是昨天那個吻。

  良久,她仰起一副無所謂的面孔:「是我已經習慣了沒有他的生活……沒有他,我一樣可以過得很好……」

  韓濯晨對她的話有點懷疑,他剛要說話,韓芊蕪拉拉他,「很晚了,沫沫也累了,你讓她休息吧,有什麼話明天再說。」

  韓濯晨猶豫一下,起身指指床上一片狼藉,「好吧!芊芊,妳幫沫沫把東西收拾一下。」

  他出去後,韓芊蕪一件件把堆在行李箱裡的衣服拿出來,仔細地摺好。

  她看一眼韓沫手下褶皺的真絲床單,輕柔地問:「妳和小安是不是鬧彆扭了?」

  「媽媽,他根本不愛我,他答應娶我是爸爸和風叔叔逼的。」

  「妳怎麼知道他不愛妳?」

  「在他眼裡,我永遠是個孩子!」

  她不想告訴任何人照片的事,因為她知道只要她說出來,她的爸爸有一萬種方法把他們拆散,她不想那個叫「深雅」的女孩成為第二個蕭薇……

  「媽媽,妳能不能幫我勸勸爸爸,叫他別管我的事了,我長大了,我想要什麼自己知道。」

  韓芊蕪再沒說話,摺好所有衣服,放回櫃子裡,又幫她整理好床單才離開。

◎             ◎             ◎

  回到房間,韓芊蕪輕輕關上房門,回身看見韓濯晨坐在椅子上,眉頭深鎖,無可奈何。

  沒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丈夫,他是一個好人,一個手上沾滿血腥,人生寫滿罪惡的好人……這聽上去特別諷刺,但也只有她這個在他身邊長大的女人,才能明白這種諷刺蘊涵著他多少不為人知的故事。

  「晨!」她跪坐在他身側的地毯上,纖細的手撫摸著他根根分明的指骨,「你親自動的手?還當著沫沫的面?」

  韓濯晨沒有否認。

  「十幾年沒見你發這麼大的火。」這十幾年韓濯晨再生氣,都不會親自動手,最多讓安以風幫他出面教訓、教訓惹到他的人。

  「我絕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沫沫。」他頓了頓,歎息:「可惜沫沫不明白。」

  「你別急,等沫沫消了氣,我再勸勸她。」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人能讓韓濯晨這個經歷過風雨的男人無可奈何,那也只有他們的寶貝女兒,「我去幫你放熱水,你洗個澡放鬆一下吧。」

  韓芊蕪走進浴室,打開水龍頭,冒著熱氣的水嘩嘩地流淌。

  她坐在浴缸邊,試了試水溫,把準備好的鮮奶和精油倒進去。

  雖然不贊成韓濯晨的作法,但她並想不責怪他什麼,因為她了解他是如何愛韓沫的。

  從韓沫出世的第一天,一個小小的嬰兒閉著眼睛大聲地啼哭開始,那張與他有三分相似的臉,便讓他有種前所未有的感動。

  那的確不是佔有和依賴,而是另一種感情,真正意義上的父愛……

  他告訴她,韓沫是女兒還是兒子並不重要,她是他們的孩子,承載著他們血脈,也見證著他們的愛。

  他一生的榮辱、他一世的滄桑,變得微不足道,他只希望讓韓沫過得開心,健康的成長。

  「沫沫和妳說什麼?」韓濯晨不知何時走進浴室,問她。

  「她求我們別管她和小安的事。」韓芊蕪猶豫了一下,說:「晨,自從認識蕭誠之後,沫沫變了很多……尤其這最近幾個月,她和小安聯繫越來越少,今天晚上小安回英國,她居然跑去酒吧找蕭誠,沫沫會不會……」

  韓濯晨揉揉眉心,「這是我最擔心的。」

  「如果她真的愛上了蕭誠,你打算怎麼辦?」

  「沒辦法!」就連神都無法左右人的感情,他能有什麼辦法?

  「晨,蕭誠是個什麼樣的人?」

  「一個聰明人!他被打得半死都不肯求饒,堅持說他真心愛沫沫。」韓濯晨牽動嘴角,淺淺微笑:「如果他說他不愛沫沫,他是為了報復而欺騙沫沫的感情,我不可能這麼輕易放過他。」

  她知道,他最恨人欺騙感情,拿感情當作報復的工具……

  「可能他是真心的。」

  「真心?」看著她純淨的眼睛,微笑著說:「妳覺得可能嗎?」

  「我都可能愛上你,還有什麼不可能?」

  是的,一個女人可以愛上一個殺了她全家的男人,還有什麼樣的愛不可能發生?

  然而,像韓芊蕪這樣善良柔軟的女人不多,像韓濯晨一樣讓人痴迷的男人就更少了。

  所以,所謂奇蹟,意味著不會反覆出現的事!

  蕩漾的水面上倒映出的一張精緻無雙的面容,清澈的眼睛,嫣紅的臉頰,菲薄誘人的唇……

  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已經不再年輕,而她越來越美麗,越來越有韻味。

  韓濯晨從背後抱住她,手臂繞過她纖瘦的腰,一顆顆熟練地解開她的衣釦,順著解開的衣釦,他的手貪戀地伸進她薄薄的洋裝內,感受著充滿彈性的肌膚。

  這種時候,只有擁著她溫暖的身體,才能讓他心緒平靜。

  薄薄的衣物落下,他緊緊抱著懷中火熱的身體,呼吸著她身上的味道,吻著他熟悉的每一寸肌膚,感覺到她的迎合,韓濯晨抱起她,走進臥室,輕輕把她放在床上。

  赤裸的肌膚交疊在一起,滑膩的觸覺把激情勾到頂峰,他分開她的腿,緩緩的進入……

  儘管已經無數次地佔有過,他仍和當初一樣小心地呵護。

  一室放蕩不羈的情、一夜持續不退的慾……

  身下的女人越來越軟,細碎的呻吟漸漸濃重,旖旎的光彩流轉在急速晃動的床上,他徹底沉醉了,一雙大手握住她幾乎癱軟的腰身,恣意擁有著他的妻子。

  一整夜,海浪在礁石上起起伏伏,沉重的撞擊……

  「晨……」她迷亂地呼喚他,黏著汗水的身子挺直,他的愉悅也堆積到了頂點,終於在她身體裡釋放出來,世界爆炸一般,支離破碎。

  「晨……」她的呼喚、她的撫摸,讓他緊繃的神經漸漸放鬆。

  「芊芊!」他疲憊地趴在她的身上,與她十指緊扣,緩緩地調整呼吸。

  她的手與他交握,柔聲說:「我知道你很喜歡小安,可小安再好終究是安以風的兒子,不是我們的。」

  「嗯。」

  「不如,我再幫你生一個兒子吧。」

  提起這件事,韓濯晨又想到她難產差點死去的情景,那一刻他真的絕望了,世界彷彿再沒有值得他留戀的東西了。

  「不行!絕對不行!」

  他的答案十幾年都沒變,連語氣中的堅決都絲毫沒變。

  他何嘗不想要一個兒子……承繼他的血脈,實現他的夢想!

◎             ◎             ◎

  此刻的安諾寒,在澳洲飛往英國的飛機上,他闔上雙眼疲憊地倚在座位上,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疲憊。

  當他看見韓沫用自己的生命去保護另一個男人,當他聽見韓沫說出:「我不想!我一點都不想……以前我小,不懂事,現在我長大了,我明白什麼才是我最想要的。」

  他很想問問她,她七歲時,別人都嘲笑她嫁不出去,她為什麼不這麼說?她對著流星許願的時候為什麼不這麼說?他在電話裡說要娶她的時候,她為什麼不這麼說?

  那時候他還不愛韓沫,他可以很坦然地接受。

  可是現在,他對韓沫不再是單純的親情,她已經佔據了他的全部,這份感情又該何處存放?

  他沒有問,因為她是個孩子,小孩子無論做錯了什麼,都是可以原諒的。

  是他的錯,是他明知道小孩子的感情不能當真,他還要去相信。

  事已至此,他應該尊重韓沫的選擇,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愛人的權力。

  他不想勉強韓沫,就像她當年沒有勉強他一樣,然而,他該如何面對家庭的壓力,如何在別人面前裝作無所謂?

  他累了,不想去想任何事。

  他已不記得這種心力交瘁的感覺,只記得每次感到心煩意亂時,他都會趴在沙發上理所當然地叫著:「沫沫,過來給我捶捶背!」

  韓沫會停下正在做的一切事,跑過來揮舞著她的小拳頭,在他背上賣力地捶著。

  她的力氣很小,打在身上軟綿綿的,非常舒服。

  這麼多年,她一天天長大,她按摩的手法變的越來越好,可是她的力氣從未改變,一直都是那麼軟綿綿的……

  人擁有的太多,總忘記自己擁有什麼。

  等到有一天,他感覺自己的一切都被人掏空,他才意識到他的心不知道何時何地遺失了……

  是剛剛聽見她用心唱出的那首歌時?是在昨天那個唇舌相抵的激吻?是在第一次在機場的離別?

  還是,他第一次聽見她的歌聲……

  他找不到答案。

  也許,在很早很早以前……

  炎炎烈日下,他打網球,她滿頭大汗地幫他撿球的時候……

  孤寂的黑夜裡,他看球賽,她強忍著睏意陪他看的時候……

  其實,是什麼時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的太晚。

◎             ◎             ◎

  安諾寒剛下飛機,手機開機,手指習慣性地撥通快速鍵,電話裡面傳來英文的提示音,告訴他撥打的用戶已經關機。

  他才想起韓沫的手機,已經被他摔得支離破碎。

  他打了通電話回家,報了平安,又接到朋友鄭玄的電話。

  「算準了你現在下飛機,快點回來,大家都到了,就等你一個人。」鄭玄那邊很吵。

  臨近畢業,許多留學生都訂好了回國的機票,臨走前大家想聚一聚,約好在鄭玄家裡包餃子,所以,今天安諾寒才會特意趕回。

  「我馬上到。」

  時間過得真快,不知不覺已經兩年過去。

  還記得剛到英國的時候,打算開始獨立生活的他,一手提著行李箱,一手拿著地圖,換了幾次巴士,步行半小時才到了劍橋大學門口。

  鄭玄剛好經過,見安諾寒拿著地圖左顧右盼,用英語問他是否需要幫助。

  他一見鄭玄的黑髮黑眸,溫和的笑容,油然而生親切,用中文問:「中國人?」

  「是啊!你好!」鄭玄接過他手中的行李:「你想去哪裡?我帶你去。」

  鄭玄不但帶他找到留學生公寓,還帶他一個個寢室認識其他中國留學生。

  大家都很熱情,紛紛把自己珍藏版的家用電器送給他。

  有體積小的可憐且噪音大的驚人的電冰箱、有顯示幕比他的筆記型電腦還小的電視機、還有一個電鍋,上面纏著厚厚一圈透明膠,包裹住塑膠外殼的裂痕,鄭玄還送他一輛自行車,那輛快報廢的自行車,比他淘汰的越野車的引擎聲還響。

  但恰恰就是這些不值一文的東西,讓他體驗到一種珍貴的情感。

  安諾寒匆匆趕到鄭玄的寢室,朋友們都在熱火朝天地包著餃子,其中也包括氣質優雅蘇深雅。

  蘇深雅一見他,大方地打招呼:「學長。」

  他冰冷地點點頭。

  事實上,他並不討厭蘇深雅。

  豐厚的家境,並沒有嬌慣得她驕縱任性,反倒讓她從外表到內涵都有著名門淑媛的高貴大方,她美麗文雅、成熟獨立,她身上有很多讓他欣賞的優點,所以他才會刻意與她保持距離。

  從認識到現在,他們並不太熟,蘇深雅跟他說的話也不多,只是偶爾留學生聚會時,與他閒聊幾句,或者有困難時請他幫幫忙而已。

  後來,他知道蘇深雅喜歡他,更刻意避開她,希望她能早點放下這段沒有結果的感情,找一個能愛她的男人。

  「照片都在論壇上傳開了,你們兩個還玩地下情啊?」鄭玄一副鐵證如山的口吻。

  不等安諾寒反駁,蘇深雅先大大方方地說:「你要我說多少次,我和學長根本不熟,你們別亂說。」

  「都抱在一起還不熟,那怎麼樣算是熟?」

  蘇深雅臉頰有些紅,但還是儘量表現的鎮定,「不是你們想的那樣,那天我喝醉了,想起了些傷心事,學長剛好遇到我,安慰了我一下。」

  有人起哄,「那今天晚上,讓我也安慰你一下吧。」

  「還是我來吧,我很會安慰人的!」

  後面的話越來越過份,蘇深雅強忍著羞惱,不發一言。

  安諾寒再也看不下去,替她解圍:「什麼時候輪到你們?」

  鄭玄馬上揪住把柄:「聽聽!還說沒什麼?」

  「就是,早知你們有姦情……」

  他沉默地看著一眼蘇深雅,正遇上她感激的目光。

  他淡淡地笑笑。

  那晚,安諾寒喝了很多酒,一杯接著一杯敬著每一位朋友,酒喝的越多,韓沫和蕭誠在台上宛如天籟的歌聲越清晰。

  他們的歌聲,彷彿可以穿透人靈魂……

  一碗飄著熱氣的解酒湯出現在眼前,他抬起頭,看見蘇深雅雙手捧著湯放在他的桌上。

  「謝謝!」安諾寒出於禮節接過,淺嚐一口,酸酸的味道淌過舌尖。

  鄭玄對他曖昧地眨眨眼,說:「兄弟,你哪世修來的福氣,碰到這麼好的女人?」

  「是。」半醉的他含糊著點點頭,放下手中的解酒湯。

  他想起了韓沫,到什麼時候韓沫才能長大,懂得什麼是愛……

  安諾寒把杯裡倒滿酒,和鄭玄碰了一下,仰頭喝進去,酒量太好未必是好事,想醉的時候怎麼也醉不了!

  「安,你心情不好嗎?」蘇深雅坐到他身邊,小聲問他。

  「沒有!心情很好!」他站起來,避開她:「對不起,我出去打個電話。」

  他搖搖晃晃走出門口,沿著樓梯一路向下走。

  第N遍撥電話給韓沫,這一次回答他的不是關機聲,而是很快接通了。

  聽到韓沫的呼吸聲,他站住腳步,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到英國了?」她問。

  「嗯!妳在哪兒?」他隨口問著。

  「在醫院。」她冷冷地說。

  醫院?她在蕭誠的身邊。

  他揉了揉劇痛的額頭,站在樓梯扶欄邊,解酒湯的酸味在胃裡漫出,酒在血液中點燃,一股股火苗在他胸腔中升騰,他儘量壓抑著,問:「蕭誠的傷勢怎麼樣?」

  「你說呢?」

  不等他開口,韓沫充滿怨恨的質問聲從電話彼端傳來。

  「他已經傷成這樣,你為什麼還要拿蕭薇的命去威脅他?」

  血液翻滾中,過量的酒精湧上大腦,他的情緒有些失控:「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妳!妳知不知道?蕭誠是蕭薇的弟弟!」

  「我知道!」

  韓沫的回答讓他一楞,後面的話噎在喉嚨裡。

  「他是蕭薇的弟弟,那又怎麼樣?是我求他教我唱歌,是我主動去酒吧找他,他從沒做過一件傷害我的事!你憑什麼認為他在報復?」

  憑什麼?就憑蕭誠是蕭薇的弟弟,就憑韓沫現在怨恨他、責怪他。

  「妳是不是一定要他傷了妳之後,妳才肯相信我?」他苦笑著問。

  「躺在醫院裡的是蕭誠,傷痕累累的也是蕭誠!你說,到底是誰傷害了誰?」

  安諾寒無力地靠在樓梯扶手上,拿著電話的手使不出一點力氣。

  午夜的風吹散他體內的酒精,讓他心口的抽痛越發清晰。

  他沒再說什麼,無論他怎麼說,韓沫不會相信,因為她認定了蕭誠空靈得不染塵埃,認定他對她動了真情。

  「小安哥哥,我以後不會再見蕭誠了……」

  他笑著閉上眼睛,「沫沫,妳想見誰沒人能阻止。」

  「可是……」

  「妳為他死都願意,誰還能阻止妳?」他大聲說,同時,憤怒地踢向對面的牆壁。

  他忘記了自己背後靠著樓梯護欄,也忘了被酒精麻痺的身體早已失去了靈活的機靈反應。

  他只覺一股巨大的反彈力傳來,他身後一空,直直墜下樓梯。

  他聽見韓沫說:「我不是……」

  他還聽見蘇深雅在叫他,聲音遙遠而淒慘,「安……」

  然後,他聽見手機落地的聲音……

第二章

  安諾寒醒來時,發現自己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他的朋友們圍坐在他旁邊,聊得熱火朝天,唯獨蘇深雅安靜地坐在他床前,一見他醒來,立刻跑去叫醫生:「醫生,他醒了!」

  感覺到酒精刺激後的頭痛,安諾寒下意識伸手去揉,手臂不但無法移動,還傳來一陣更激烈的刺痛,然後,他努力去回憶,想起自己從樓梯上跌下去,想起和韓沫爭吵,也想起韓沫用玻璃碎片抵住自己喉嚨的一幕……

  醫生走進來,檢查了一下他的狀況,又問了他一些問題,最後,告訴他:「你的右手肘粉碎性骨折,需要動手術!後腦,有輕微腦震盪的跡象,具體情況需要住院觀察一段時間。」

  「我的肋骨……」他用左手按住自己的胸口;「醫生,我的肋骨是不是斷了?」

  「肋骨?」醫生拿出X片,仔細再看一遍:「沒有受傷。」

  「心臟也沒有受傷?」

  「沒有!」醫生問:「怎麼?不舒服嗎?」

  「很疼。」

  醫生又為他檢查一遍,告訴他:「確實沒有受傷。」

◎             ◎             ◎

  小時候,總盼著長大。

  等有一天真的長大了,才驀然發現自己更懷念年幼無知的日子。

  無知是一種特權,愛可以大聲說出來,傷心可以大聲哭出來,不知道去顧及別人的感受,更不懂用虛假的笑容維持搖搖欲墜的堅強。

  無知多好!

  舞蹈室裡,光潔如鏡的地面映著歡快流暢的舞姿,韓沫像舞動的精靈,跳出最歡快的腳步。

  跳躍,落地,她舒展著柔韌的腰肢,展開雙腿,如一片雪花,飄落在地上,融化成水滴。

  音樂在歡快的旋律裡收尾,蘇越看得一陣感歎,不禁鼓掌,「妳跳得真好! 」

  「謝謝!」韓沫直起身,喘了幾口氣,扶著地面坐起來,從扶欄上拿了毛巾,抹一把汗。

  「沫沫,今晚我帶妳去參加舞會吧,妳一定會成為今晚最閃亮的明星。」

  「我去不了,我爸媽不喜歡我參加舞會。」

  「真可惜,今晚的舞會公主又是Candy的了。」

  Candy是舞會中最驕傲的公主,被人眾星拱月般追捧著。

  韓沫也曾一度豔羨著她的魅力,偷偷問她,怎麼才能讓被男人狂熱地愛著,趨之若鶩?

  Candy無比驕傲地告訴她,那些男人瘋狂著、迷戀著她的身體,說她性感得能要人命!

  聞言,韓沫從上到下打量一番Candy,十七歲的Candy,一身正統的校服,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再加上她媚惑的眼神,很難不讓男人產生罪惡的遐想。

  看著Candy,想起安諾寒的話:「妳沒有一個可以讓人愛的身體。」韓沫下定決心,要讓自己也擁有一副讓男人血脈賁張的身體。

  從那以後,韓沫拼命地練習跳舞、瑜伽,一切能讓塑造身材,讓身體變得柔韌的方法她都不會放過。

  她以為有一天,她變得和Candy一樣性感的時候,安諾寒就會愛上她。

  可惜,她錯了!

  「韓沫?」蘇越的玉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勾回她的注意力,「妳在想什麼?」

  「想Candy,聽說她換男朋友了! 」

  「是啊!因為前幾天的Party上,她剛好撞見男友跟女人,那個……」蘇越神秘兮兮地眨眨眼睛,故意把尾音拖長,韓沫馬上領會了,胸口隱隱抽痛起來。

  蘇越沒看出她的反常,繼續說:「Candy當晚就跟Aaron在一起了。」

  「喔,原來是這樣啊。」

  韓沫站在鏡子前面,看看自己緊縛的腰,慢慢地,把浸透汗水的布帶放下來。

  光潔平坦的小腹被勒得皺了起來,微微泛紅,還癢癢的,這一年多來,她都是忍受著這樣的痛苦在練習舞蹈,她以為不管多難的事,只要努力,就能成功。

  如今……她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幼稚的可笑。

  如果女人能用身體拴住一個男人的心,那Candy現在早就結婚了!

  「男人啊,沒一個好東西!沫沫,妳的寶貝未婚夫一個人在國外,妳可要留神一點,千萬別讓其他女人勾搭走了。」

  蘇越特別喜歡逗她的小學妹,因為每次逗她,她都會眨著大眼睛怯怯地笑,戀愛中的甜蜜都寫在可愛的小臉上。

  可是今天,韓沫也在笑,笑容裡卻多了一絲飄忽不定。

  「能被別的女人勾搭走的男人,留他何用?」

  韓沫的聲音異常冷漠,蘇越聽的一陣心寒,隱隱有種預感,她記得韓沫好久沒提自己的未婚夫了,即使被問起,也會很快轉移話題……該不會,真的發生了什麼事?

  蘇越試探著問:「沫沫,妳未婚夫快畢業了吧?什麼時候回來?」

  「已經畢業了,他說過月底就會回來,這幾天也沒有他的消息,不知道他回不回來。」

  「他就要回來了?妳怎麼好像不太高興?」

  韓沫從牆角拿起剩下的半瓶礦泉水,喝了一小口,潤了潤乾苦的喉嚨,她對蘇越慢慢地笑起來,「說不定真讓妳說中了,他被別的女人勾搭去了。」

  蘇越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忙改口,「妳別聽我亂說,他一定不會的。妳這麼可愛,他怎麼捨得變心?」

  韓沫搖搖頭,他的心壓根兒就沒在她身上,何談變心呢?

  她不想再跟蘇越談這個話題,於是簡單收拾一下東西,說:「學姐,我先去洗澡了。」

  洗過澡,從浴室走出來,韓沫在換衣服前,先拿出手機看了一眼。

  上面沒有任何來電顯示。

  已經五天了,他為什麼不再打電話給她,在生她的氣?還是已經忘了她的存在……

  在這兩種可能性裡,韓沫寧願選擇前者,可是她到底做錯了什麼呢?

  她努力去想。

  五天前的早上,她接到醫院的電話,說蕭誠醒了,想見見她,她匆匆換上衣服,想去醫院看他。

  「沫沫,妳去哪?」她剛一下樓,被她的爸爸喊住。

  「醫院打來電話,說蕭誠醒了,想要見我。」

  「不准去!」

  韓沫站住,轉身看著桌前享受著早餐的「罪魁禍首」,事已至此,她不想再指責他殘忍的所作所為,懇切地跟他講道理:「爸爸,蕭誠是因為我才躺在醫院裡,我去看看他都不行嗎?」

  根據以往的經驗,「講道理」十之八九是失敗的。

  她以為爸爸會激烈的反對,沒想到他指了指對面的位置:「吃過早餐,爸爸請司機送妳去!」

  韓沫把後面的長篇大論咽了回去,坐在媽媽身邊,端起桌前的牛奶杯喝了一口,然後拿起雞蛋三明治,沉默著咬了一口。

  「沫沫,小安打電話給妳了嗎?」媽媽問她。

  提起安諾寒,韓沫的手僵了一下,麻木地把整個三明治塞在嘴裡,堵得說不出話。

  等到三明治全部咽下去,她低下頭,額前一縷細碎髮絲在臉側,遮住她黯然傷神的眼,「我的手機壞了,等一會兒去買個新的。」

  「沫沫,今天看過蕭誠,就跟他徹底了斷。」爸爸的語氣不是商量,而是下結論,所以韓沫認為她可以不必回答。

  吃過飯,韓沫在司機護送下,來到聖教堂醫院。

  按照醫院告知的病房號,她很快找到了蕭誠所在的重病監護室。

  隔著玻璃窗,她看見幾個員警立於床邊,蕭誠躺在床上,而蕭薇坐在他床邊,不停擦拭著臉上的眼淚。

  蕭誠那張憔悴不堪的臉上,已經找不到曾在舞台上吸引無數少女的高貴與驕傲,正如蕭薇那張哭花了濃妝的臉上,找不到過去脫俗的清雅一樣。

  韓沫輕輕推開門,雖然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病房裡的兩個人,她仍無法去逃避。

  員警看見她走進來,很客氣地用英語詢問:「請問,妳是韓沫小姐嗎?」

  「我是。」她點點頭,眼光卻看著蕭誠包裹得嚴嚴實實的手臂,她有點擔心,那隻手還能不能再彈電吉他?

  「韓小姐,我們能問妳幾個問題嗎?」

  「我……」她正不知該說什麼。

  「韓小姐。」員警又對她說:「這是一起惡性的暴力事件,請妳把知道的事情全都說出來。」

  「不關她的事。」蕭誠為了替她解圍,艱難地開口:「我在酒吧裡,得罪了客人,他們才會動手……打我。」

  「可是據當時在酒吧中的客人證實,你和那些人沒有發生爭執,他們衝進去就開始毆打你。」

  「其他的事,我什麼不知道!」蕭誠閉上眼睛,「我累了!我需要休息! 」

  員警似乎已經領教過他的沉默,沒再追問下去,說了一句:「這件事我們一定會調查清楚的。」便離開了。

  員警走後很久,韓沫才開口問:「你為什麼不說?」

  她不得不承認,她的問題很違心,聲音也因為流露出了感激而發顫。

  蕭誠看看坐在他身邊低泣的蕭薇,又抬眼看著她,金色眼眸充了血,隱隱泛著紅色:「我的事情與妳無關。」

  他冰冷的聲音驚得韓沫退後一步。

  蕭誠好像嫌她還不夠震驚,又慢慢地說:「韓沫,蕭薇是我的姐姐,而妳搶走了她最愛的男人。我從來沒有愛過妳,我一直在騙妳……」

  「你讓我來,就是想告訴我這些?」

  「是的,我再也不想看見妳,我也希望妳不要打擾我的生活。」

  她點點頭,轉身離開,再沒多說任何一句話。

  她並不傷心難過,也沒有一點怨恨,她只是覺得這個世界的是非是混亂的、顛倒的,沒有一個人是她能看得透的。

  她想不通。

  為什麼蕭誠不起訴她的爸爸?為什麼蕭誠在生死邊緣還口口聲聲說愛她,到了醫院又要說出這樣無情的話?

  她更想不通,是蕭誠騙了她,還是她虧欠了他們姐弟……

  她的眼前有一層撥不開的迷霧,迷霧後面掩飾著她看不到的秘密。

  走到電梯門口,電梯打開,閃亮的燈光照清了她眼前的黑暗。

  韓沫忽然轉身,跑回到病房門口。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