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抵死纏綿的痛楚《三》
【4.6折】抵死纏綿的痛楚《三》

她,艾米莉,追求男歡女愛的花花公主一枚,對於愛情, 除了真愛,她不屑多情,可惜,她的遊戲規則在碰上山奇時, 栽了。明知這男人是個愛情玩咖,追她不過為了哄她上床, 本該瀟灑走人的她,看著山奇勢在必得的眼神, 她想「玩弄」花心男的感情應該不為過吧?可見他想硬吃卻不敢, 一個大男人像個委屈的小媳婦,她不禁樂在心裡。 在這男人左思右想拐她上床時,忍不住捉弄他的她決定惡羊撲虎, 先吃再說!誰知,貪吃後的她,一顆芳心卻從此淪落…… 山奇,國際級型男廚師,搞定女人從不費力的他, 卻怎麼也搞不懂艾米莉這女人,不給他吃就算了, 吃了他後卻揚言這不過是一夜春情,要他別多想, 難道這是女人「欲擒故縱」的手法?可惜,他不打算乖乖交心, 還冷哼著決定忘了她,可不受控的心卻像是著魔似的想著她, 不得已,為了討這任性的大女人歡心,玩咖男成了痴情男, 展開「美食追緝令」,拿著美食哄著、餵著,就算成了家庭煮夫也沒關係, 一旦抓住她的心後,拐她回家壓上床的日子也不遠了!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愛神蘇西
出版日期:
2010/06/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晉江原創網文首選的美食愛情小說,
誰說「美食」與「美男」不可兼得?


她,艾米莉,追求男歡女愛的花花公主一枚,對於愛情,
除了真愛,她不屑多情,可惜,她的遊戲規則在碰上山奇時,
栽了。明知這男人是個愛情玩咖,追她不過為了哄她上床,
本該瀟灑走人的她,看著山奇勢在必得的眼神,
她想「玩弄」花心男的感情應該不為過吧?可見他想硬吃卻不敢,
一個大男人像個委屈的小媳婦,她不禁樂在心裡。
在這男人左思右想拐她上床時,忍不住捉弄他的她決定惡羊撲虎,
先吃再說!誰知,貪吃後的她,一顆芳心卻從此淪落……
山奇,國際級型男廚師,搞定女人從不費力的他,
卻怎麼也搞不懂艾米莉這女人,不給他吃就算了,
吃了他後卻揚言這不過是一夜春情,要他別多想,
難道這是女人「欲擒故縱」的手法?可惜,他不打算乖乖交心,
還冷哼著決定忘了她,可不受控的心卻像是著魔似的想著她,
不得已,為了討這任性的大女人歡心,玩咖男成了痴情男,
展開「美食追緝令」,拿著美食哄著、餵著,就算成了家庭煮夫也沒關係,
一旦抓住她的心後,拐她回家壓上床的日子也不遠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丁山將車子開到了自家的樓下,轉過頭問米蘭道:「妳是要自己上去,還是要我扛著妳上樓?」米蘭不言語,轉臉看著窗外就是不肯下車。

  丁山下了車,拉開車門就要去抱起米蘭。

  一直沉默著的米蘭終於爆發了:「走開、走開,不要碰我!」她胡亂地揮著手,長腿亂踢,委屈的臉上已是淚水縱橫。

  丁山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用力抓住她的手和腿,怒聲喝她:「我不能碰妳,難道別的男人就可以碰妳嗎?」酒吧裡她和男人的接吻一幕又在他的腦海裡浮現,他的心像被什麼東西扎了一下,竟然那麼刺疼。

  米蘭哽咽著說:「那你呢?你不是也和別的女人親熱嗎?」

  丁山如遭電擊,緩緩鬆開了手,他望著米蘭那張受傷害的小臉,不由輕歎了一聲,聲音緩和下來說:「我知道我不好,是我錯了,原諒我好嗎?」

  米蘭蜷縮在車座上,只是流淚,丁山直起身,又對米蘭說:「下車!」

  米蘭看著他不容置疑的神情,只好慢吞吞地從車裡出來。還沒有站穩,她就被他一把抱起,直直走上了樓。

  身後的門剛關上,丁山便放下米蘭,將她壓在門板上,深深吻她……

  好久沒這樣抱著她了,他發狂地吻著她的眉毛、眼睛、嘴唇……米蘭躲著他如狂風驟雨般霸道的吻,想推開他,但他的力氣是那麼大,酒後無力的她根本無法和他相對抗……

  丁山輾轉吮吸著她的唇,直到她快無法呼吸了才鬆開她,他用手指撫摸著她紅腫的雙唇,低語道:「不准別的男人再碰妳。」米蘭無力地喘息著,她快被他吻得窒息了。

  丁山的視線往下移到她劇烈起伏著的飽滿柔軟的胸部,眼神一暗,正要重新將她抱進懷裡,米蘭卻捂著嘴掙開了他。

  她臉色發白,她一整天都沒吃什麼東西又喝了不少酒,胃裡翻山倒海,她跌跌撞撞地跑到廁所,對著馬桶就吐了出來,吐出來的胃液酒氣沖天。

  她吐了一陣,身子一軟,滑坐在地上,丁山上前輕拍著她的背,她虛弱地揮開他的手,不讓他靠近她,怕他看見穢物,丁山卻不以為意,蹲下身來將她抱起,米蘭全身軟得像一團棉花。

  他將她輕輕放在浴缸的邊緣,讓她靠在浴缸後的牆上,然後他往浴缸裡放水,準備讓她洗個熱水澡。

  米蘭睜著迷濛的眼,看著丁山的一舉一動,她有點不太習慣他這樣的溫柔。她閉上了眼睛,不去再看他英俊的側臉,怕自己再次身不由己地掉入他無形中織就的情網……

  丁山放好水,用手試了試溫度,便輕喚米蘭來洗個熱水澡。

  米蘭靠在牆上已快睡著了,她不勝酒力,頭腦還是混混噩噩,聽到丁山叫她,她下意識地起身便跨進了浴缸裡……

  當她坐在浴缸裡,聽到丁山的笑聲,才睜開眼睛迷迷糊糊地看著他,她沿著他的視線往身上看,才發覺自己沒脫衣服在泡澡,她的臉騰地一下紅了。

  她急忙扶著牆羞怯地站了起來,但身上的衣服已經濕透了緊貼在她的身上,盡顯出誘人的曲線。

  丁山的笑聲嘎然而止,濕透的衣服讓米蘭黑色的小背心變得透明,她內裡穿著是米色胸衣,因為布料薄透,顯出了她整個美麗高聳的胸部輪廓,他甚至看到了她隱約忽現的胸前凸點。

  他看著她那美麗的胴體,慾望如火苗迅速竄上了他的心頭,他向前一步,將她柔軟的身體抱在懷中,低下頭吻上她的唇。

  米蘭沉吟一聲,內心裡有一個聲音在提醒她要阻止他的猛烈進攻,但嬌弱無力的身體,承受不了他火熱的親吻,她身子直往後仰,為了怕跌倒,她只好伸出手臂勾住了他的脖,但她的身體依然往下墜,終於連帶著丁山也隨著她一起滑落進了浴缸。

  扇形的按摩浴缸,寬大而舒適。

  米蘭帶著丁山一起墜進了浴缸,滑進了一片水的世界。

  她從水中探出頭來,張開濕漉漉的眼睛,驚慌地連忙伸手攀著丁山的肩膀,想要掙扎著起來,她不諳水性,害怕自己會完全滑落水中,他的肩膀是她唯一的依託,丁山嘴角勾
  起一絲笑意,滿意地看著她緊緊摟抱著他。

  酒後的米蘭俏臉酡紅,星眸低垂,他黑色深邃的眼睛燃燒著慾望,手和唇帶著火,在她濕滑的身體上遊走,他的吻落在她的脖頸間,輕舔她的耳後,接著慢慢往下,移到她穿著內衣的胸前,他用牙齒輕輕啃咬著她濕透衣物下敏感凸起的蓓蕾,用舌頭在上面劃著圈,引起米蘭的嬌喘與顫慄。

  米蘭用殘餘的意志力想掙脫他的懷抱,她不想和他再有任何的親密關係,但身體被丁山緊緊箍在懷中,他緊貼著她柔軟的身體,透過彼此薄濕的衣物,她能感覺到他健壯的身體燙得驚人,而他的腿間的昂揚正堅硬地抵著自己,她推他不開,只好無望地閉上了眼,她知道她從來都逃不過他強勢而邪佞的誘惑……

  他低下頭,用牙齒咬開了她的胸襟,她雪白的雙峰隨之欲出,峰尖上的蓓蕾嫣紅誘人,丁山低吟一聲,吻上了她飽滿美麗的胸,他吮吸著她的乳尖,握住她的乳房用力揉搓,米蘭在他身下輾轉扭動著身體,嘴裡溢出了細碎的呻吟聲,昏沉中,她為自己對他的反應依舊那麼熱情而臉紅,她不是該恨他嗎?

  丁山看著她嬌羞的小臉,重重地吻著她嬌嫩的紅唇,一手摟著她的腰,一手探進她漂浮在水中的裙子裡,撫摸著她修長結實的大腿,接著慢慢往上托住她圓翹的臀,他驚詫於手下圓潤幼滑的觸感,不住地觸摸揉捏著她的嬌臀。

  米蘭雖然有醉意,但還是羞不可抑,她掙扎著想推開丁山阻止他,兩條長腿在他的身下不住蹬踢,濺起了朵朵水花,丁山用自己強壯的身軀壓制住她,他狂野地親吻著她,手在她光滑的身體上不停地肆虐,米蘭只覺下身突然一鬆,她的貼身內褲已經被他脫下漂在水面上。

  「別、別這樣……」米蘭掙扎著,突然身體突然一僵,丁山修長的手指已經探索到了她的神秘地帶,然後在她的花徑裡長驅直入抽動了起來,「不要,求求你……」米蘭弓起腰,低喘著求他。

  「求我什麼?」丁山英俊的臉上掛著一絲邪佞的笑,堅硬的手指地加快了抽動的速度。

  「求、求你……」米蘭想說求他放了她,但在他手指的狂野肆虐下,她抱著他的肩膀語不成聲,她身體往後縮,想讓他的手指退出,但卻遭到他手指更猛烈節奏和幅度的懲罰。

  身下的米蘭在氤氳水蒸汽中更顯粉嫩柔美、嬌媚可人,丁山看著她曲線畢露的身體,下身的堅挺早已按捺不住,要衝出桎梏,代替手指去重溫她溫暖而美妙的銷魂滋味,他在水中解開了衣物的束縛,同時抬起下身向前一挺,深深進入了米蘭的身體裡。

  米蘭閉上了眼睛,無力地攀附著他的肩膀,承受著來自他勇猛的衝擊,她呻吟著,指甲深嵌進他背上的肌肉裡,兩人在水波中沉浮著,水波被他們的激情蕩漾得水花飛濺,氤氳的水汽如雲如霧,他們被濕熱的氣息包圍著,在感官極致愉悅的境地裡繾綣纏綿。

  浴缸裡激烈蕩漾的水波終於漸漸平靜了下來,丁山抱著米蘭翻了個身,讓她躺在他的健壯的身體上,他撫摸著她滑膩的肌膚,閉上眼,平息著自己劇烈的喘息。

  他對她的渴望程度超越了自己的想像,自從她離開後,他的心裡像空了一大塊角落,一直以來他以為他的心是被單羽薇佔據著,但沒有米蘭的日子他想得更多的卻是米蘭,也許他該好好審視自己的內心,釐清所有的思緒,只是他還需要時間。

  他知道自己喜歡米蘭,他憐惜地用手指輕撫著她美麗的臉龐,將她更用力地抱在了懷裡……

  米蘭伏在他的身上,繾綣的感受著他的味道,按摩浴缸裡的熱水減緩她緊張的神經、疲乏的身體,她聽著他有力的心跳,等著時間在慢慢流逝,她的眼睛慢慢有點濕潤。

  永遠和他在一起,對於她來說,只是一種奢望……這個她又愛又恨的男人,她不是遠離了他了嗎?可是他為什麼一直要把她拖進感情的泥沼呢?他明知道她跌進去了,便是萬劫不復。

  丁山輕吻著米蘭的額頭,在她耳邊低語:「在想什麼?」

  米蘭動了動身體,輕輕搖了搖頭,不發一語。

  丁山將她散落的秀髮歸攏到一邊,說:「搬回來住好嗎?」

  米蘭身體一僵,從丁山的身上起來,跨出了浴缸,她拉過一條浴巾,將自己裹住,丁山欣賞地看著她嫋娜的身姿,還在等待著她的回答。

  他又問了她一遍:「小米,回到我身邊好嗎?」

  米蘭站在洗手台的鏡子前,用手抹去上面的水蒸氣,鏡子裡出現了她那張美麗卻哀愁的臉,她對著鏡子苦澀地一笑,像在低低耳語,又像是在回答丁山:「我本來就不屬於這裡……」

  丁山從浴缸裡出來,他沒有裹浴巾,赤裸的男性身體健美強壯,他走到米蘭身後,從背後抱著她,輕舔著她的耳垂,說:「還沒想好嗎?」

  米蘭低著頭,搖了搖頭。

  丁山一楞,「還不肯原諒我嗎?」

  米蘭抬起頭來,望著鏡子中的丁山,半晌,她終於問他了:「丁山,你、你讓我回來,只是想讓我當你的情人嗎?」

  丁山抱著她一凜,沒有說話,他還沒有思考清楚,也給不了她任何承諾。

  米蘭淒楚地笑了一下,他的意思如此清楚,她永遠只能當他見不得人的情婦,原來他要想的,只是她的身體而已,可憐、可笑的她,直到現在才真正明白過來,他的情與愛都不屬於她,只屬於別的女人,一切都只是她的一廂情願而已。

  她彷彿聽見自己心底深處傳來玻璃碎裂的聲音,心碎了也好,讓她終於徹徹底底斷了所有愛他的念頭,她拉開他環繞在她腰間的手,木然地說道:「我想先去休息了。」

  丁山抓住她的胳膊,說:「米蘭……」

  她站住了,回過臉來,臉上掛著一絲奇異的微笑,她看著他說:「今晚我不會離開的,我本來就是你的情人。」

  丁山看著她,俊臉上有著迷惑。

  米蘭直直回望著他,眼裡有著淚霧,「你不是已經付給我錢了嗎?」

◎             ◎             ◎

  這個夜晚,是屬於情人的夜晚。

  夜深了,伴著深夜寂靜清冷的空氣,米蘭無望的愛不停地在盤旋著……

  咖啡巧克力的大床上,丁山和米蘭身體交疊,緊緊相貼著,彷彿世界末日到來似的極盡繾綣纏綿……

  米蘭雙目迷離,曼妙曲線迸發著誘惑,她摟住丁山的脖子,生澀而溫柔地吻著他,柔軟的身體在他身上扭動,今夜她是他的女人,所有的迷亂與顫抖,只為這個她第一次愛上的男人……

  她芳香如花瓣的唇貼著他的嘴,丁香舌探進了他的嘴裡撩撥著他的舌頭,兩人瘋狂互吻著,米蘭飽滿豐挺的胸部在他健壯寬闊的胸膛上摩挲,彷彿要深深嵌入他的身體裡,丁山喘息著,覺得慾望如燃燒著的火,直要將他焚毀。

  她靈活的舌輕舔著他的喉結,一直親吻到他的胸膛上,她也學著他對她那樣,用貝齒輕啃噬咬著他的,丁山悶哼一聲,這個妖精,他被她的純真和嬌媚撩動得幾乎已經無法克制了,他想翻過身將她壓在身下,但她卻按著他不讓他起來,她細密的吻一直往下,舔著他的肚臍眼,讓他又麻又癢……

  她秀髮散落在他的身上,如情絲將他緊緊纏繞,丁山呻吟一聲,想拉住米蘭,阻止她向他胯間繼續下去,米蘭的俏臉暈紅,她反手握著他的手,將他的手放在她的臉上輕輕撫摸,他的手溫暖而有點粗糙,她垂下眼睛,眼裡泛上了一絲水霧,過了今晚,她將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溫暖與愛撫了。

  無論他是好還是壞,無論是溫柔還是邪佞,天亮後一切將成為過去,既然沒有辦法讓他愛上她,那麼就讓她用身體記住這個屬於他們的夜晚吧……

  她直起身,將自己長長的秀髮歸攏到脖頸一側,丁山用欣賞和渴望的眼神看著這個美麗的女人,雖然她還是那麼嬌羞,但此時無疑是他所見過的她最大膽、最魅惑妖媚的一刻,她媚眼如絲,慢慢低下頭,用舌頭舔遍他的全身,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張開櫻桃小嘴含住了他早已堅硬如鐵的昂揚。

  丁山全身一顫,又是驚異又是難耐地喊出聲來:「米蘭……」他扶著她的肩膀,感覺到她的小嘴正和他下身的慾望在零距離地接觸著,她的舌先是遲疑地在他挺直的硬挺上逡巡,接著便開始靈活地挑逗撩撥著他那不聽話的它。

  他想掙開她,但又捨不得那極致難以言語的奇妙滋味,他閉上眼,忍不住呻吟出聲,他全身的細胞亢奮得處於要爆炸的境地,他將她從胯下拉了上來,一個翻身將她重重壓在了身下,一個猛挺,又急又快地貫穿進了她的身體裡……

  他咬著牙,瘋狂地在她身上馳騁,而她也抬著身子,迎合著他猛烈的撞擊,丁山驚訝於米蘭如此熱情的配合,這種飄然欲仙、銷魂蝕骨的感覺更讓他如脫韁的野馬,狂野地在米蘭身體裡律動,米蘭在他身下輾轉呻吟,她的纖手抱住他的頭,狂亂地揪著他的頭髮,他的頭髮很短,從她手中滑開,她抱住了他強健的肩膀,張開嘴,咬了下去……

  丁山絲毫沒有感覺到痛苦,他用力在她體內抽動著,汗水從他身上不停滴下,落在她光滑似綢緞的肌膚上,分外性感撩人,丁山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嫵媚的米蘭,他呼喚著她的名字,而她睜著迷亂而沉醉的眼睛,低柔地回應著他,他們的身體是如此契合,似乎天生就該屬於彼此。

  高潮的喜悅如海浪輕輕拍打著海岸,一浪高過一浪,終於鋪天蓋地席捲而來,她抱著他的寬厚的背,扭動著腰肢,手指深深掐入了他的肌膚裡,全身顫慄著尖叫出聲,而他在幾記重重的抽送之後,也在她的身體深處釋放……

  有時侯,情人會因為絕望而纏綿,以為身體的交纏可以軀散內心的寂寞,可以忘記不再相愛的尷尬,可以喚回曾經的甜蜜,而事實上,不愛了就是不愛了,即使身體還在一起,心早已相隔千山萬水。咫尺天涯,是人世間最難逾越的距離,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你在我身邊,卻不知道我愛你……

  微弱的燈光下,丁山和米蘭不知疲倦,依然抵死纏綿著……是她撩撥著他,還是他捨不得她?只有窗外淡淡的月光見證著這對情人的繾綣與纏綿……

  米蘭如風中的柔柳,隨著丁山猛烈的律動而搖曳,她猶如瀕臨窒息的溺水者緊緊纏繞著丁山,汲取著他身體的溫暖,兩個人呻吟著,緊緊擁抱著,共赴愛慾天堂的顛峰。

  只是米蘭在迷亂熱情地回應著丁山的同時,在深深看著丁山,一行行淚悄然從她美麗的眼眸中流下……

  天亮了,米蘭起身,一夜的纏綿讓她全身酸痛。

  在清晨的光線中,她神情專注地看著睡夢中的丁山,他的臉英俊粗獷,充滿著男人味,她伸出手,用手撫摸著他剛冒出來的鬍渣,他的鬍鬚就像他的人一樣,剛硬不遜,她輕輕低歎一聲,將手抽回。

  她在心裡默默對他說著:再見,丁山,我曾經的愛,從此以後,我們就是兩個陌生的路人了。最後一眼看了看他,眼裡有不捨,但更多的是絕然……

  冬日溫暖的太陽光從沒拉嚴實的窗簾縫中透了進來,丁山沉吟一聲翻了個身,伸手習慣性地去摟抱著米蘭,卻只摟抱到一個枕頭,他探手一摸,身邊的床是空的,他睜開了眼睛,臥室裡光影斑駁,已是中午。

  他躺在床上,昨夜的抵死纏綿與刻骨銘心的滋味,彷彿只是一個夢。

  他抱著枕頭,深深吸進一口氣,枕頭被單之間還留著米蘭身上淡淡的香氣和昨夜狂歡後的氣息,只是,米蘭,已經悄然離開了。

◎             ◎             ◎

  蘇西嬌慵地伸個了懶腰,嘴裡嘟嚷著,再將頭埋進枕頭裡準備繼續夢周公,卻被身後一個溫熱的身體抱住,接著溫暖而濕潤的吻落在她白皙的後頸上,並朝她的裸背下延伸……蘇西笑出聲來,好癢。

  她轉過身,正對上馬天浩微笑的俊臉,昨晚他在她家留宿,想起他們的纏綿,她的臉不由有點發紅。

  「早!」她掩飾自己的害羞嘟起粉紅色的小嘴親了他一下,卻被他拉進懷抱,他的唇在她臉側摩挲,然後在她耳邊用磁性而有點沙啞的嗓音低語:「早,寶貝……」

  蘇西看他赤裸著上身,星眸裡又閃著熾熱的光,不由耳熱心跳、俏臉緋紅,她輕推他步步逼近的身軀,被床單蓋住的嬌軀,卻已經感受到他滾燙的昂揚已經覺醒,他翻過身,把她壓在身下,用手將她的手扣在頭頂上,然後吻上她蜜糖般的小嘴。

  他的吻由輕至重,然後變得熾熱急迫,恨不得將她整個吞沒,他修長的手指插入她的髮中,固定住她的頭,灼熱的舌尖舔吻著她的耳垂。

  她被他吻得全身發麻,呼吸急促起來,「不要……」當他的氣息吹拂在她耳畔,他的唇齒輕咬她耳垂,她不禁渾身敏感地繃緊,不由弓起了背貼緊了他。

  兩人赤裸的身軀相貼,馬天浩伸手握住了她胸前的柔軟,調皮地用大拇指壓著她的蓓蕾,同時手掌不住揉搓著她飽滿的雙峰,蘇西呻吟一聲,柔軟的雙臂如藤般纏上了他的脖子,他們迷亂地互相找到了彼此的嘴開始熱吻。

  唇舌相交,馬天浩用力吮吸著蘇西嘴裡芳香的津液,舌頭和她的舌互相逗引纏繞,他的慾望隨著這個法式深吻而節節攀高,下身的挺立如烙鐵般炙燙著蘇西,蘇西輾轉呻吟著,已經為他融化為一灘春水……

  馬天浩看著身下的女人全身因激情而全身泛紅、分外嬌媚,慾望在他眼裡燃燒,他按扶著她的腰,一寸一寸進入了她的身體,直至完全進入……

  他撐起上身深情地看著她,如雨點般的吻落在她的臉上,他低聲說著:「西兒,我愛妳。」

  蘇西睜開眼,將他的上身拉近自己,然後埋首在他的臂膀裡,喃喃地說:「浩,我也愛你。」

  馬天浩吻著她,抬起了下身開始在她身體內抽動,速度由慢再加快,動作從溫柔而狂野,他一記記重重的撞擊,都給她帶來難以言語的刺激和快感,她咬著唇難耐地從嘴裡溢出銷魂的呻吟聲,同時抬起身子,迎合著他快速的律動。

  劇烈的心跳、沉重的呼吸、魅惑的氣息交織一起,讓這個早晨分外曖昧妖嬈,終於火熱在急促的喘息中慢慢平息,馬天浩從蘇西的身上翻下,仰躺在床上,將她攬在懷裡。

  他伸手抓起她的一縷長髮,在手裡把玩,然後將一小撮長髮在她的裸背上輕輕刷過,蘇西光滑的玉背敏感地微微一顫,她嬌嗔地咬了他一口,馬天浩哈哈笑出聲,用愛惜而寵溺的目光看著她,他撫摸著她光滑的肌膚問她:「最近工作還順心嗎?」

  蘇西點點頭,又搖搖頭,「工作狀態還好,就是不知怎麼進行。」「金廚帽」烹飪大賽的企劃案她已經初步擬出來了,但展開具體工作還是有一些困難,她的資歷尚淺,和廚界各方的諮詢溝通還有點吃力。

  馬天浩拍拍她:「要不要我幫妳?」

  蘇西搖搖頭,「不用了,我想自己試試。」馬天浩看看她,笑著沒說話,他是知道她的倔強和自主的。他輕輕吻了吻她的嘴角,她俏皮地捏著他挺直的鼻子。

  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將正在纏綿的兩個人嚇了一跳。

  蘇西一看電話號碼,趕緊叫馬天浩別出聲,是她老媽打來的。

  蘇西接起撒嬌地「喂」了一聲,電話那頭傳來老媽陳茵茵不滿的聲音:「死丫頭,是不是我不打電話給妳,妳就想不起這世界上還有妳老媽這個人啊?」

  蘇西吐吐舌頭,笑嘻嘻地說:「怎麼會呢,我的心裡只有我老媽一個人,最近實在是太忙了。」她聽見老媽的身後的環境很是吵雜,如花的笑靨不由黯淡了下來,她又擔憂又自責地問老媽:「妳還是沒請會飯店管理的人來幫妳嗎?」

  陳茵茵在電話那頭說:「沒有,哪有人肯來這小地方?太差的我也看不上。」她想起什麼似的說:「別老打岔我,想說什麼又給忘了。」

  蘇西笑道:「老媽,看樣子妳是老了記憶衰退了吧。」

  「呸,別叫我老媽,都被妳叫老了,誰說我老了?妳老媽我還貌美如花呢!」

  「如花?」蘇西哈哈大笑。

  陳茵茵在電話那頭也笑道:「死丫頭,又在心裡胡亂聯想什麼?對了,老媽問妳一件正經事。」

  「什麼正經事呀?」蘇西倒是奇怪自己粗線條的老媽怎麼這麼鄭重。

  陳茵茵問她:「妳現在還一個人嗎?」

  蘇西一楞,明白老媽是在問她交男朋友沒有,她看了看馬天浩,猶豫了一下說:「是呀。」

  陳茵茵說:「那太好了,昨天有個客戶的太太和我聊得很開心,我給她看了妳的照片後,她很喜歡妳,非要介紹男朋友給妳,說那個男孩子的條件很好,也在妳那個城市,好像自己還有事業。妳老媽我都被她說的有點心動了,怎樣?妳去見見如何?」

  「不會吧,那不就是相親嗎?」

  「就算是吧,相親有什麼不好?」

  蘇西哀嚎一聲,「不要,我不要去相親!」一旁的馬天浩聞言臉色一變,緊張地看著蘇西。

  他低聲地命令蘇西:「不許去相親!」

  蘇西都笑不出來了,而陳茵茵則還在電話那頭喜滋滋地介紹著蘇西要相親對象的情況。

  蘇西聽著電話裡老媽的絮叨,再看著馬天浩那張鐵青的俊臉,終於朝著電話喊:「老媽,別說了,我全招了!招了還不成嗎?」

  陳茵茵楞住了:「乖女兒,妳要招什麼?」

  「老媽,我有男朋友了,怕妳不喜歡,所以就沒有告訴妳。」

  「嘿嘿,西兒,妳現在說有男朋友,剛才怎麼不說?想把男朋友當擋箭牌是吧,妳說我會相信嗎?」

  蘇西頭大如牛,她把電話遞給馬天浩,說:「你跟我老媽講吧。」

  馬天浩接過電話,有點結巴地對電話說:「阿、阿姨好!」

  陳茵茵半天沒說話,大清早的,怎麼會有和蘇西在一起的男人?「男朋友?」她想起蘇西剛才跟她說的話,「同居!」她的腦海裡閃過這兩個字,突然間……

  馬天浩的耳朵裡傳來震耳欲聾的吼叫聲:「蘇西……妳好大的膽子!」


第二章

  如果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那相親就是為自己的墓地看風水!去相親之前要有這樣的認知,最完美的產品在廣告裡,最完美的愛情在小說裡,最完美的婚姻在夢境裡!

  相親的女人,憑直覺就可以讀懂一個男人,用一夜就可以徹底了解一個男人,不過不提倡太快去了解男人。

  那相親的男人其實無非兩種,一種是讓妳動心的,一種是讓妳動容的!要警惕讓妳動心的那種,因為會讓妳患得患失,搞不好還會黯然神傷;不過對於能讓妳動容的那種也要擦亮眼睛,因為他要不是恐龍,就是妳的真命天子……

  馬天浩的耳朵快被電話裡陳茵茵的咆哮聲震得失聰,他本來就比較害怕見長輩,現在又是他未來的丈母娘,他求助地看著蘇西,饒是一向處事平靜的他也是手足無措。

  蘇西一把奪過他手中的電話,對電話中的陳茵茵說:「老媽,先冷靜一下。」

  陳茵茵還在吼:「怎麼冷靜?死丫頭,交了男朋友也不和妳老娘說?還先上車後補票!」

  蘇西拉拉裹在身上的床單,再看看身邊不著寸縷,露著健壯身軀的馬天浩,俏臉不由緋紅,她把床單的一角扔給他,讓他稍微蓋上,別那麼春光外露。馬天浩看看害羞著的蘇西,嘴角忍不住勾起一絲笑意,但還是老實地拉著床單蓋住自己的下身。

  蘇西期期艾艾地說:「老媽,這個、這個現在不是很普遍嗎?」

  陳茵茵總算從震驚過後慢慢平復過來,是呀,女兒終究已經是成年人了,也有了自己生活方式和空間,她這個老媽也是鞭長莫及,唉,女大不中留呀。

  她高亢的聲音低了下來,「西兒,不是老媽干涉妳,但妳總得告訴我一聲吧。」

  蘇西連連點頭:「老媽,對不起,下次一定預先通知妳。」

  「還有下次?門都沒有!」這次馬天浩和陳茵茵倒是異口同聲。

  馬天浩咬著牙瞪著蘇西,壓著聲音說:「妳還想再找一個?休想!」蘇西朝著他扮個了鬼臉。

  馬天浩的話卻被耳尖的陳茵茵聽到,她不由樂出聲,「乖女兒,看樣子那小子醋勁還挺大!」

  蘇西臉紅道:「老媽……」

  陳茵茵正色道:「西兒,別嫌媽媽囉嗦,我只希望妳能好好的找個人,不管他窮還是富,妳早日有個依靠、有個家,就是媽媽最大的願望。」

  蘇西眼眶有點熱了,她低聲應道:「知道了,老媽別擔心,他對我挺好的。」

  陳茵茵點點頭道:「好,那我就不替妳瞎操心了!告訴那小子要對我女兒好點,不然的話,哼哼!」蘇西不禁笑出聲來,馬天浩也聽見了陳茵茵的話,伸手攬過蘇西。

  陳茵茵又說道:「那、那個林太太介紹的就算了吧?」她邊說著邊有點可惜,「聽說是萬中選一的人才呢。」

  蘇西想了想,突然對電話裡說:「等一等,老媽,那個,相親照常進行!」

  感覺身後的馬天浩一僵,蘇西笑著轉過頭,對上他一雙不滿的眼眸,她親了他一下,繼續對陳茵茵說:「就這麼安排吧,老媽!」

◎             ◎             ◎

  星期天的早晨。

  米蘭被逼到角落,將手抱住自己的胸前,用一雙驚慌和控訴的水眸看著站在她面前的人:「妳、妳們要幹什麼?」

  蘇西用手指撫摸著下巴,眼裡不懷好意地看著她;王紅顏則直勾勾地上下打量著她修長苗條的身體;而艾米莉乾脆上前用手撫摸著米蘭一頭烏黑發亮的秀髮……

  「妳們到底想幹什麼?」米蘭直往後縮,這幾個女人瘋了,大早上地跑到她家,用這樣的表情和眼神看得她毛骨悚然,心裡直嘀咕。

  蘇西笑嘻嘻地上前去,看著米蘭對王紅顏說:「怎麼樣?這小妞不錯吧?」

  王紅顏點點頭,眼裡有讚賞,「不錯,是個美人胚子。」

  艾米莉咯咯笑著說:「很有改造潛力。」

  「什麼改造?」米蘭還沒表示出疑惑,就被她們拉坐到床上,艾米莉四下張望,說:「米蘭妳也太樸素了吧,連個梳妝台都沒有。」

  蘇西打量了一下米蘭對她說:「妳看妳,本來就是個天生麗質的美女,只要稍加修飾就會更漂亮的!」

  王紅顏將米蘭的頭髮用手挽起道:「髮型最好換一下。」

  艾米莉自顧自打開米蘭的衣櫥,皺著眉頭看著裡面不是黑的就是灰的保守衣服,轉頭對蘇西和王紅顏說:「報告,基本沒什麼可以穿得出去的衣服,鑑定完畢。」

  蘇西點點頭,「準備好了嗎?」她問王紅顏和艾米莉。

  兩個女人笑著點點頭。

  「那開始吧。」蘇西下令道。

  三個人一齊上前,將米蘭架起,給她換上一身出門的衣服。

  米蘭掙扎著,「幹、幹嘛?」

  「出門,好好改頭換面一番!」

  「為、為什麼?」

  「因為,妳要相親了!」

◎             ◎             ◎

  米蘭躺在美容院的美容床上,臉上覆著一層厚厚的面膜,只露出兩隻大眼睛,她用哀怨的眼光看了一眼躺在她左右兩邊的三個霸道女人。

  米蘭沉默了半晌,終於忍不住說話了:「姐姐妹妹們,我、我可不可以不去那個相親啊?」

  「不行!」那三個女人整齊劃一地回答道。

  艾米莉說:「據說那個男人很出色,有錢又有頭腦,是鑽石王老五……」

  「那、那妳去吧。」米蘭怯生生說。

  「妳以為我不想啊,要不是那個沙豬老管著我,我早就去了!」艾米莉憤憤說著。

  蘇西笑她:「別得了便宜還賣乖,那是山奇喜歡妳才那麼對妳!」

  艾米莉也笑了,最近山奇確實對她體貼得很,讓她竟然有了踏實的感覺,不再像隻花蝴蝶一樣四處飛了。

  米蘭望向王紅顏,王紅顏朝她笑笑,沒接話。

  艾米莉說:「你別看她了,她都要當家庭主婦了,不會再相親了。」

  蘇西也笑了,「米莉,妳就只會說!」

  艾米莉嘿嘿笑:「西西,妳倒是聰明,非要米蘭代替妳去相親。」

  米蘭用詫異的眼神看著蘇西,蘇西笑道:「是呀,我就是不希望肥水流了外人田。」

  她轉臉問米蘭:「妳還想著他嗎?」

  「誰?」米蘭問,隨之反應過來蘇西指的是丁山,她臉色一暗,搖搖頭:「不,早忘了。」

  蘇西側過臉,認認真真地看著米蘭說:「要放棄就要早放棄,要忘記就要早忘記。」

  米蘭不敢看她,眼裡有了一層水霧,她幽幽道:「我們早就已經不來往了。」她離開丁山時,是下了很大的決心的,她也履行了自己對自己的諾言,做到了與他再相見時形如陌路人,只是沒想到竟費盡了她全身的氣力。

  蘇西說:「既然不想他了,那就讓自己重新開始吧,就當給自己一個機會。」

  米蘭看著蘇西,蘇西眼裡有著鼓勵與支持,米蘭閉上了眼睛,沒有說話。

  艾米莉說:「妳們別再講了,敷面膜這樣子會有皺紋的!慘了,我的臉!」

  瞎折騰了好一陣子……

  「好了!」耳旁聽到蘇西她們柔和而興奮的聲音,米蘭睜開了眼睛。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