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寵妻日記
【4.4折】寵妻日記

臉紅紅BR225--朱輕

會員價:
NT854.4折 會 員 價 NT85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朱輕
出版日期:
2010/03/18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85
銷量:90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85
銷量:94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85
銷量:51
床伴逼我嫁
NT85
銷量:93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85
銷量:62
半月嬌妻
NT85
銷量:47
嬌妻哄入懷
NT85
銷量:95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85
銷量:106
叼回逃妻
NT85
銷量:96
夜劫
NT85
銷量:162
七年夜妻
NT85
銷量:70
友妻
NT85
銷量:76
同居不同床
NT85
銷量:76
床伴之夜
NT85
銷量:69
把秘書拐回家
NT85
銷量:37
一夜成債
NT85
銷量:67
總裁有寵妻癖
NT85
銷量:93
從夫之夜
NT85
銷量:88
老婆大過天
NT85
銷量:48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5
銷量:301
夜夜難寐
NT85
銷量:233
一百零一夜
NT85
銷量:200
十年一夜
NT85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85
銷量:181
離婚有點難
NT85
銷量:171
夜劫
NT85
銷量:162
王妃不管事
NT85
銷量:151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5
銷量:137

一見鍾情的她,很清很雅,像朵不沾世俗的小百合;
一見鍾情的他,又俊又傲,是個高不可攀的成熟男。

十八歲的向芙雅,俏麗可愛,一直都是異性的注目焦點,
同時,她也吸引了關宸極的目光。他,是集團的CEO,
家世權貴、富可敵國,卻偏偏對天真的向芙雅一見鍾情。
所以,他生平頭一次耍了小手段,搶了她的初吻;
也生平耍了第一次的惡霸,強逼向芙雅當他的女朋友。
而他的小女人,甜美的教他情難自禁,為此,
交往後的三個月,月黑風高的夜裡,需要得到滿足的他,
連哄帶騙的要了她的初夜,而後更夜夜難耐的佔有她。
交往時,天真的她只說他要疼她寵她,卻忘了問他愛她嗎?
因為單純,她相信婚後他會愛她,所以帶球成了他的妻子。
誰知,她還來不及品嚐新婚的喜悅,卻發現,
原來疼她寵她的老公,早有深愛的女人。當那女人出現時,
聽著關宸極說因為寶寶,所以他娶她,她不吵不鬧,
安安靜靜地轉身走開。她覺得自己好傻,
傻得想要成全他的感情,誰知,關宸極卻說:他不離婚!
可怎麼辦?本來愛他的自己,心,卻開始不想愛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親愛的寶貝,妳真是令人心動。

  青春是什麼?青春是花樣的年紀、水嫩的皮膚、少女的情懷,外加色彩繽紛香甜可口的超級無敵冰淇淋。

  光滑清晰的超大螢幕,定格在那一張甜美粉嫩的少女臉蛋上,即使隔著不算近的距離,但這支全球獨一無二的天價手機仍然出色地詮釋了它的完美畫數,將女孩的容顏拍攝得一清二楚,清楚到傑森都可以細數她臉蛋上的毛細孔。

  雖然,嗯,數來數去數目都是零。望著自家老闆那微皺的眉頭,傑森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他真的很怕開口打擾了那個難辨情緒的男人,就只好陪著他一同陷入沉默中。

  茶色的眼珠不時望向那款集多功能、人性化於一體的手機,眼睛再度瞟向河堤畔坐著的少女。

  是怎樣?明明有真人可看,老闆不知是哪根筋不對,看照片看得一臉深沉?

  數不清第幾百次看了看手錶,那個會議時間就要到了,他到底要不要開口打斷老闆的沉思?這真是個好複雜的問題。

  他們明明是循例視查工廠,誰知道在經過淡水河時,老闆突然下令停車,讓他跟司機都摸不著頭緒。

  老闆一直望著車窗外,而他順著老闆的視線望過去,終於明白是什麼吸引了自家老闆的注意力。寬寬的河堤上坐著兩個少女,吸引了無數路人的目光。

  兩個女孩,都是十七八歲的模樣,長得都青春亮麗,但卻散發著不一樣的氣質。

  一個滿臉的精靈與活潑,五官精緻而立體,靈動的雙眸,是她漂亮的臉蛋上最吸引人的地方,黑亮的直髮輕鬆地披著,瀏海上斜斜地夾了一支鮮豔的草莓髮夾,可愛無比。

  另外一個則是溫柔可人,標準的日系甜美少女,彎彎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還有小小的粉嫩嘴唇,笑起來既甜又柔,嘴角邊還有兩個深深的梨渦,讓人的心都醉入那兩潭笑渦之中。

  這兩個女孩美得各有千秋、各具特色,都是男人喜歡的類型,那麼他家老闆是看中哪一個呢?

  清脆的「咔嚓」聲給了他答案。

  時間好像就凝固在這一刻,他呆呆地陪著老闆一起沉思不敢輕擾。遠遠的,傳來少女輕脆的笑聲,在空中迴盪著,如同一根輕柔的羽毛,在人心底最深處搔著撓著,讓人腦海裡除了那嬌嫩脆爽的聲音,其餘皆空白。

  半晌,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微笑,漂亮的眼眸裡閃過一絲詭黠的光亮。

  傑森的心臟開始激烈地跳動,不會、不會是他想的那樣吧?

  「傑森。」低低的聲音,帶著成熟男性的慵懶。

  「Yes,boss?」

  「我要她全部的資料,下班前。」

  下班前?不敢置信地看了看手錶,現在是下午六點半,那麼……遲疑的眼神在望見老闆手指輕撫之處時,立刻綻放光芒,「是。」

  少女胸前的校徽圖騰靜靜地襯在藍灰色背心上,有一種低調的威嚴。

  男人的眼眸再次滑過那個在吃著冰淇淋,一臉滿足與幸福的女孩,垂眸之後,再無半點留戀,專注地望著前方放置的筆電,寬寬的液晶螢幕上,倫敦股市仍在熱火朝天進行著無硝煙的戰鬥,紅紅綠綠的線條每走一筆,都是無數的金錢遊戲。

  淡淡地丟下命令:「開車。」前後不到十秒的時間,這輛黑色的賓士,已經流暢地消失在漂亮的淡水河畔。

  而那兩個快樂地吃著冰淇淋的少女,仍是一邊輕舔一邊聊天,一串串輕脆的笑聲不時灑落,單純而且愉悅,誰教她們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紀,痛苦與煩惱,似乎是離她們很遙遠的事情。

  ◎ ◎ ◎

  會注意到一個男人,是向芙雅十七年從未有過的體驗,可是卻真真切切地發生了。向芙雅從透明的小盒子裡拿起一粒又豔紅又飽滿的草莓,輕輕一咬,那種甜中帶著微酸的果香一瞬間在嘴裡溢開,草莓獨特的滋味在唇齒間徘徊,她微微地瞇著眼,享受著芳美的滋味,水靈靈的眸子卻再度不自覺地望向那個男人,一個,非常惹眼的男子。

  大約十步之遙,其實並不能算遠,讓她可以將他上上下下仔細地打量個夠。包括高大挺拔的身材、俊美貴氣的臉龐,以及眉裡眼間那冷峻的色彩。

  他肯定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即便這半個月來,她並沒有跟他說上過一句話,但莫名地,心裡對於這點就是奇怪地篤定。

  四周隱隱散發的貴氣及精美考究的西裝,再再的告訴她,他的家世必定不凡,因為他的氣質並不是用錢可以堆疊出來的,肯定源於家學淵源。可是這樣的一個男人,為什麼近半個月來,每天都會出現在淡水河邊,這個她每天都會來的地方呢?

  是跟她一樣,喜歡這裡的風景,愛上這邊的日落嗎?不對!自從他出現那天開始,他就一直背靠在矮牆上,不停地擺弄著手裡的PDA,從來沒有抬過頭望向身後絢彩的天空一眼。

  那麼他是喜歡這邊的安靜氣氛嗎?向芙雅再度看了看周圍,不由地在心裡嘆氣,否定了這個答案。自從他出現在河邊的那一天開始,過路的行人明顯地增多,而且全部是女性。雖然他神色冷淡教眾女子不敢上來搭訕,可是那拋過來的媚眼,可是柔得能滴出水來。

  可想而知,這裡能有多安靜了。

  那他到底是為了什麼每天都在這裡呢?一粒一粒紅豔漂亮的草莓從盒子裡消失,沒辦法,她向芙雅愛死了各色水果,每天都要吃個夠才覺得生活是完美的,從她水嫩嫩的皮膚就可以看出來,水果對她的益處,真是說也說不盡。

  從國中時候起,每天放學跟貝貝和水晶到淡水河邊看日落聊天,是她最期待的時刻。只是,最近這段日子,貝貝打工的店家突然改班,她再也沒有時間來陪自己欣賞落日,而水晶素來都不是太有空到處閒晃,陪她的時間更是少。

  這半個月來,每天她都是獨自一個人坐在河邊,看著夕陽漸沉,潮漲潮退,雖然有少許寂寞,但也是愜意無邊,尤其是這個男人每天都會準時在這裡出現。

  偷偷打量的目光,被男人抬起的黑眸給逮住,粉紅染上頰畔,讓她心跳一連快了好幾拍。

  就是如此!這樣的事情在這半個月來發生了無數次,男人似乎明明白白地知道她對他的好奇,每次都是從容地任由她看,偶爾還會抬起眸來靜靜回視她,讓她不知所措。

  單純如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瘋狂的心跳和難止的羞意究竟是一種什麼感覺,她只知道,她現在每天都盼著可以早點到淡水河邊,與他一同欣賞著美麗的景色。

  即便,從頭到尾他們之間完全沒有交談,只有偶爾的眼神接觸。

  一如每一次的彼此注視,男子定定地望了她大概有一分鐘之久,然後眼裡閃過一抹她看不懂的光芒,再度低下頭去,點弄著手掌上的PDA。

  他肯定工作很忙、很忙,看他手裡隱隱透著沉光的機器,即使對這類的東西不熟悉,但光從外觀來看,就知道這個東西肯定跟貴字脫不了關係,可是他握在手裡的感覺,卻是那麼自然與隨意。

  鮮紅的落日慢慢地一點一點地沉下去,留下絢爛的天空,如同恣意潑灑的印象畫派,東一筆,西一抹,完全地筆隨心至,卻又是最自然最美妙的風景。

  她喜歡看落日,就像貝貝每次感嘆地一樣,「小雅,妳人生中唯一的纖細感情,恐怕就是對夕陽的眷戀了吧?」

  就如貝貝所言,她其實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女孩子,她的生活,一向都是單純與快樂,她活在自己的無憂世界裡,自得其樂,容易滿足。

  看了看手錶,時針已經逼近七點,她差不多該回家了,眼兒再次不自主地看了一眼那個低著頭的男子,有點不捨,不過還是要走。

  拿起有幾分重量的書包,慢慢地走過他的身邊,聽到輕微的機器點觸聲,他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她吧?咬了咬唇,與他擦身而過。

  「向芙雅。」低沉的嗓音,忽然在她身後響起,讓她吃驚地轉過身,望向那個好看的男子,是他在叫她?他怎麼會知道她的名字?

  他緩緩地彎下腰去,拾起地上那一絲銀亮,「我想,這個應該是妳的吧?」攤開的寬闊掌心上,一條細細的手鍊靜靜地躺在上面。

  啊,那個……「是的。」那是她十五歲生日時,爸爸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她一向都很寶貝地戴在手上,怎麼會突然掉了呢?而且還是掉在他的身旁。

  上前幾步,伸手想要拿回手鍊,誰知男人卻合上掌心,「妳要怎麼感謝我?」

  「……啊?」

  「拾金不昧,總該有所獎賞吧?」

  「……老師說過,做好事應該不求回報才對。」她囁囁地小聲說道。

  回應她的,是一串聽起來非常爽朗的笑聲,她傻傻地望著他的笑臉,感嘆地想著,他還是不要笑比較好,本來已經帥得沒有天理的臉龐,這樣一笑,更是妖孽得一塌糊塗,讓人越發連眼睛都移不開。

  「妳還真是可愛。」最後兩個字,他刻意放緩了語速,聽起來就如同愛撫一般,讓她的臉蛋立刻脹得通紅。

  「我的手鍊。」她不適應這種讓她不自在的對白,低著頭,伸手想要拿回自己的手鍊。

  他上前一步,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低下頭來,「我的獎賞。」

  目光灼灼,溫度高得似乎可以燙傷她一般,她慌地連忙後退幾步,手兒急急地在自己的書包裡摸索著,「我……我現在只有這個了。」她掏出一顆鮮紅芳香的蘋果,在潔白的手帕襯映下顯得飽滿而且漂亮,遞到他的面前。

  清爽的笑聲,再次迴盪在她的耳邊,她抬起頭望著那個笑得恣意的男子,笑容軟化了他臉龐上嚴肅的線條,讓他優雅的五官變得更為柔軟,看起來也更迷人。

  他沒有伸手接過蘋果,只是笑著。

  難道他不喜歡這個?她在心裡暗忖著。欸,早知道剛剛不應該那麼貪吃的,把草莓都吃光光了,也許比起蘋果來,他更喜歡吃草莓呢?

  「我今天帶的水果都吃完了。」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一般,她低著頭,生平第一次為自己的貪吃而懊悔著。

  「我知道。」低低的嗓音,離她越來越近,她是一個水果娃娃,大大的書包裡永遠可以掏出數之不盡的水果。

  「那……」欲說的話,被修長的手指抵住了,他的食指輕輕地撫過她的嘴唇,軟軟嫩嫩的肌膚,在他的指腹間細細摩挲,少女的嘴唇充滿著彈性。他的眼神變得熾熱起來,隱隱的火焰在眼眸深處跳躍著。

  他、他在做什麼?她完全傻住了,被他大膽的舉動給驚住,反應不過來。生平第一次被異性如此撫摸,她除了傻眼,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他的臉龐離她越來越近,近得她都可以看見他漆黑的眼眸裡自己瞪得大大的眼睛。

  他……他是不是要吻她?天啊,那她該怎麼辦才好,她是不是……

  略帶著薄繭的指腹滑過她的嘴唇,撫過草莓留下來的甜美汁液,然後離開,放入自己的嘴裡,輕輕一吮,「嗯,果然很甜。」狹長的眼眸閃過星星點點的光芒,線條優美的嘴唇微微地勾著,似笑非笑的表情,充滿著魔魅的吸引力。

  妖孽!轟地一聲,什麼東西在她的腦裡炸了開來,她的意識陷入混亂之中,水嫩的臉蛋卻比天邊的紅霞還要燦爛,燦爛到她覺得自己的臉要燒起來一般。

  他、他怎麼可以這樣?大眼裡全然的不可思議,她捂著嘴唇,接連退了好幾步,再迅速地轉身,像隻驚慌失措的兔子一般飛快地跑走了。

  男人望著她遠去的背影,抬起手來,看著掌心的銀亮手鍊,很明顯,某個小丫頭慌得忘記了它的存在,一抹深沉的微笑在他線條優美的臉龐上浮現,那是一種近似悲傷的笑容,真的,要走到這一步了嗎?

  抬眸時女孩的身影已經消失,可是她單純可愛的甜美表情,卻彷彿並沒有離去一般,手握緊了那精緻的手鍊,像是下定決心一般。

  向芙雅,我們來日方長。

  ◎   ◎ ◎

  時序三月末,距離七月的考試不過短短三個月,辛苦的考生們,每天被繁重的課業還有無數的試卷壓著,連喘口氣的機會都覺得是在浪費時間。

  雖然在如今的台灣,考上大學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相反地想要考不上,反而不太可能,不過這僅限於普通的大學。如果想要上一流的學府,競爭仍然是激烈的,尤其在這所以升學率著稱的私立女子高中。

  「小雅,妳怎麼看起來沒有什麼精神?」國文課一結束,倪貝貝轉過身來,趴在向芙雅的桌上,仔細地打量著自己的好友。

  小雅雖然不像自己這樣總是活力充沛,但臉上始終都是笑容不斷,那甜美的笑容,可是向芙雅的招牌。不過,這幾天她的笑容變少了,人也好像失魂落魄的樣子,難道在她不知道的時候,小雅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事啦。」拎著一支色彩鮮豔的筆,在課本上細細地打下小星星,剛剛老師有說過,這些都是重點,一定要記住。向芙雅學習一向認真,成績非常出色。這世上,並不是所有的資優生都是天生頭腦一流,不需努力就可以穩坐第一,她向芙雅的好成績,從來都是她自己刻苦的結果。

  倪貝貝摸出養樂多,補充一下能量,「妳當我第一天認識妳啊?」白了她一眼,「我們可是從幼稚園就認識的,妳一有不對勁,我馬上就可以發現了啦。」還不快快招來!

  「真的沒事。」教她怎麼說?說自己為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弄得魂不守舍?那天倉皇跑掉之後,她連淡水河邊都不敢再去,每天一放學,都乖乖回家,可是即便如此,他的臉龐卻總是時不時地浮現在她的腦海裡。

  還有,他手指的觸感,想到那個親暱的撫摸,她的臉蛋又要燒起來了,真是要命!

  這個女人的表情,很耐人尋味,古靈精怪的倪貝貝望著向芙雅粉紅的臉頰,暗忖著,哼,她肯定有什麼事情瞞著她!

  「是許萬安嗎?」

  「……啊?」許萬安是誰?

  「華遠的太子爺,十八歲,就讀於忠勝高中,成績第一、家世優良、人品又佳、脾氣也好,重點是他喜歡妳。」清麗的女聲沒有起伏地回答著,這麼有條理有重點的話語,不必抬頭,也知道是出自姚水晶之口。

  「拜託,我根本就不認識他。」從包裡拿出蘋果開始啃,看到那鮮紅的外皮,忽然想起那天遞給他的那個蘋果,臉蛋不自覺又紅了起來,襯著紅豔豔的果實,越發讓人移不開眼去。

  「嘖嘖嘖,瞧瞧這水嫩的樣子。」倪貝貝一把掐上她的臉頰,滑嫩嫩的觸感讓她感嘆著:「小雅,妳越來越漂亮了。」

  可惜,單純得要命,瞧瞧,許萬安迷上她們家小雅,每天放學在校門口痴痴守候,情書、鮮花、巧克力送了無數,可是小雅竟然連他是誰都不知道,這究竟該說是幸還是不幸?小雅也過得太自我了點吧?

  不是倪貝貝自誇,她們三個在這所美女雲集的學校裡,雖然不敢說是美貌前三名,但容貌也是出色的,每天放學等在校門口的一眾男子都快要造成交通堵塞了,可是,她們三個裡面,最受歡迎的卻是向芙雅。

  姚水晶是最美麗的,可是也是最高不可攀的,身為姚氏企業的掌上明珠,家世一流,性格又冷淡,這種名媛淑女一向都是朵扎手的冰雕玫瑰;而倪貝貝自己呢,最為古靈精怪,要追她,可以!只要沒有被她整死,還有一口氣在的話,而且大家都知道,倪貝貝是個錢奴,眼裡只有錢,看不到異性。

  向芙雅則是脾氣溫和,個性恬靜的小美人兒,脾氣好到無話可說,對誰都客客氣氣的,認識這麼久來,從來沒有見她生過氣。活在自己的單純世界裡,不受世俗的污染,自在快樂,這樣的女孩子,最受男生喜歡了。不過,她太過單純,根本就不明白男女這間這種複雜迂迴的感情,對異性的情商能力完全是負數。

  倪貝貝摸出一包零食,一邊吃一邊感嘆著,望著眼前的兩個美女,一個清麗脫俗,一個嬌美動人,人生有此如花美人相伴,夫復何求。

  「夏遠航那個傢伙,真是好運。」狠狠地咬下零食,倪貝貝感嘆道。

  「胡說什麼!」姚水晶瞪她一眼,不明白這個傢伙的思緒到底是怎麼回事,跳躍得也太快了點?剛剛不是還在說小雅的事情嗎?怎麼會扯到……他。

  瞭解她如倪貝貝跟向芙雅,還是看到她的耳根旁微微的粉紅,害臊了,愛情的魅力真是不簡單,能讓驕傲如姚水晶這樣的女子露出這種柔媚神色。

  倪貝貝正要壞心眼地取笑她一番,清脆的上課鈴聲,打斷了她們的談話,也順便解救了姚水晶的困窘。

  一直到放學,她們都沒有時間再交談,畢竟考試逼近,根本就不會有太多時間閒聊,尤其在這所以完美的升學率聞名的學校,課業一層壓一層,讓人喘口氣都難。

  向芙雅慢慢地收拾著桌上的課本,性急的貝貝早就在鈴聲結束後跑得不見人影;而水晶想也知道,肯定是偷偷地跟夏遠航約會去了,這對小情侶,又該如何?想到兩人的家世,再想到夏遠航的情況,向芙雅有些憂心地嘆氣。不過,想太多從來不是她的作風,因為此時她自己的煩惱都跑出來了,現在留下她一個人,她該如何?

  是直接回家呢?還是……去那裡?苦惱地咬著唇兒,拎起沉重的書包走出教室,沿路的大好夕陽,一點一點,像金子一樣打在筆直的道路上,高大挺拔的樹木靜靜地散發著沉香。聽著樹梢鳥兒輕快的歌唱,在暖陽下啄理著灰色的羽毛,她的心情又飛揚起來。好想念淡水的夕陽,明明、明明是她最先發現的地方,沒有必要因為某人而改變吧?而且、而且她幹嘛要躲著他。做壞事的人又不是她。

  扯了扯背包的帶子,她下定決心般轉了個彎,帶著莫名的興奮與期待,向芙雅輕快地踩著步子往河邊走去,漂亮的夕陽,等著我。

  第二章

  親愛的寶貝,我真的可以對這樣妳嗎?真的可以嗎?

  他沒有來。

  已經整整一個禮拜了,說不出是失望還是開心,向芙雅望著他曾經站過的地方,第一次覺得嘴裡甜美清脆的蘋果,失去了滋味。

  他不來,不是正好?沒有人打擾她,她可以靜靜享受漂亮的夕陽,聽著河水拍岸的聲音,一切都熟悉而親切的模樣,她在失落什麼?

  一定是因為手鍊被他拿走了,那個是爸爸送給她的禮物,她捨不得才會這樣對他牽牽念念的,肯定是這樣。

  用力咬下甜甜酸酸的果肉,爽脆的果肉在她嘴裡被咀嚼著,清香的汁液滿足了她的味蕾。趴在矮牆上,望著失去刺眼光芒紅彤彤的太陽,橘紅的圓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被搖得粉碎,古往今來,多少文人墨客心醉於這一方壯麗的夕陽而不能自拔。

  忙著啃蘋果的小嘴裡,慢悠悠含糊不清地擠出兩個字來,「可……惡!」

  「是誰惹我的女孩不開心了?」低沉的男性嗓音在她身後響起,嚇得她手裡被啃得差不多的蘋果差點掉下河去,飛快地轉過身,藍灰色的裙子隨著她的轉身而畫出一道漂亮的圓弧,襯得嫩生生的小腿越發光滑。

  她看見了那個慵懶地靠在車門邊的貴氣男子,目若星辰,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讓唇線分明的薄唇顯得特別魅惑,好一派優雅若風的謙謙名門公子的氣質。

  是他!「你怎麼來了?」整整有兩個禮拜沒有見面,他卻比記憶中更為俊美,更為丰采逼人,可是眼神卻依舊那麼熾熱。

  他淡然一笑,抬腿朝她走過來。她連忙後退幾步,警戒地望著他,全身緊繃,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免得他又突然做出什麼驚人之舉。

  望著她那猶如受驚小兔子一樣的可愛表情,讓他不禁莞爾,看來上次真是嚇到她了,純真的小姑娘。

  「不想要手鍊了嗎?」停在離她三步遠的地方,抬起手,一條銀亮的細鍊從他的手掌上垂下。

  「啊,這個是我的,還給我。」伸手去搶,卻被他輕而易舉地閃開,可惡,長得高了不起啊?看著他那至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她氣得咬牙。

  「想要?」

  廢話!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不知道為什麼,面對他,她那天生的好脾氣與耐心,都會通通不見。

  「陪我去吃飯,就給妳。」

  陪他吃飯?他當她是什麼?剛想張嘴罵他無恥,突然念頭一轉,嬌嬌一笑,「大叔,我陪你吃飯,只怕人家會說你摧殘國家幼苗。」色狼、變態,虧她還因為看不到他而小小失落一會,真是不應該。

  他眼裡閃過一絲興味的光芒,這小丫頭很有意思。

  「而且人家還有好多功課要做。」偷偷地接近著,迅速地伸手想要搶回那條鍊子,可是他的反應未免也太快了吧,又一次閃了過去。

  「晚餐。」他將鍊子收回口袋裡。

  可惡!「不去!」很有骨氣地拒絕,算她瞎了眼,沒想到他竟然是那種齷齪的男人,哼!要是要不回了,也無謂多作糾纏,她轉身就走,暗自決定以後再也不來這裡了。

  輕輕地嘆息聲在她身後響起,倔強的丫頭,「妳上禮拜沒有來。」

  腳步微滯,接著往前走,不理他。

  「我在這裡,等了妳整整一個禮拜。」不聽,不要聽,可是腳步卻越走越慢。

  「小丫頭,我只是想多瞭解妳一點,不可以嗎?」無奈的語氣,彷彿拿她多沒有辦法似的。

  她停了下來,半晌,「騙人!」軟軟的聲音從她嘴裡吐出來:「你這個禮拜,都沒有來。」

  「我剛剛從英國回來,一下飛機,就趕過來了。」

  氣惱,在這一句話之後消失不見了,她究竟是怎麼了?纖細的肩兒微微地發抖,不明白自己這種狂喜又狂悲的心情到底是什麼。

  好像有什麼未知的東西在前面等著她,這種東西的殺傷力很大、很可怕,她躊躇著、膽顫著。

  他走上前來,握著她的肩將她轉過來,「我們去吃飯,好不好?」溫柔的語調,還有暖暖的眸光,笑容掛在唇邊,看起來俊朗而無害。

  「我、我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她對於他,一無所知,除了跟他曾經一同站在河邊各做各事之外,他們的人生,根本就從來都沒有過交集。看他的穿著打扮還有渾身的氣質,很明顯是那種事業有成的男人。而她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高三學生,他們之間的差距,大到連太平洋都自嘆弗如,她甚至……

  即便,她為他心亂了這麼長時間,可是她不知道這種感覺是什麼,這種強烈又極其危險極不穩定的感情,是什麼?

  他笑了,那笑容儒雅至極,「我沒有告訴妳嗎?」大掌下滑,握住她白皙柔軟的小手,溫暖而乾燥的手掌撫慰了她的不安。

  「我的名字叫關宸極。」

  ◎   ◎ ◎

  原本往市區開的車,在她的提議下,來到了這種小小的馬路,他們沒有去那種高級餐廳用餐,而是來到附近的商街,找了間小小的餐館。

  「我想吃牛肉麵。」她甜甜地朝他笑著,無憂無慮,多愁善感想東想西,本來就不是她的個性。既然對於未來還根本就不確定,那麼現在操心也太早了,她就好好享受這種兩人相處的時光,不去理將來還沒有發生的事情。

  心情一放鬆下來,她的笑容就多了,那燦爛單純的笑臉,讓他握著方向盤的手微微一緊,「……好。」乾澀的字句從他的嘴唇裡擠出來。

  「去那邊、那邊。」她指著不遠處的小巷子,那裡可是出了名的美食街,各種便宜又美味的食物,常常吸引她的駐足。以前最愛跟貝貝還有水晶一起來這邊覓食探饈,尤其是那家店的牛肉麵,湯香料足,好吃得讓人連舌頭都想吞下去。

  黑色的Bugatti悄然無息地停下來,車鎖一按開,向芙雅就急忙地打開車門,「快點快點,我好餓喔。」

  幸好,他們來時,已經過了晚餐時間,小小的店面,陳設簡單,卻也整潔乾淨。

  沒有讓他們等多久,香噴噴的牛肉麵及小菜就端上木桌,一片又一片切得薄厚適中的牛肉整齊地碼在清爽的麵條上,加上翠綠的蔥花作點綴,即便只是名不見經傳的平民小店,卻別有一番風味。

  關宸極從出生的那天開始,從來沒有進過如此普通如此平民化的店鋪吃過東西。雖然有錢的人並不是誇張到每天吃山珍海味,可是他卻是真的連牛肉麵這樣親切鮮活的食物都沒有嚐過。

  「哇,好香。」向芙雅迫不急待地喝了一口滾燙的湯汁,大骨熬出來湯汁果然不一般,那入口的濃香讓她滿足地勾起唇角。有彈性又滑嫩的麵條吸入嘴裡,豐富的口感讓她感嘆不已,再加上滷得恰到好處的牛肉,人間美味也不過如此。

  「你快嚐嚐看。」嘴裡滿滿的食物,仍舊熱心地招呼著他試試看自己的最愛。莫名地,她就是希望他可以吃吃看這裡的牛肉麵,也許這個口味合他的胃口呢。

  他抽起桌面的紙巾為她擦掉唇角沾上的湯汁,「妳看妳,像孩子一樣,吃得這麼貪心。」

  這麼親熱!被熱氣薰紅的臉蛋變得更加緋紅,漂亮的大眼望了望四周,胖胖的老闆還有老闆娘笑瞇瞇地望著他們,還有周圍零零散散坐落的幾個客人,很明顯,他們成了眾人目光的焦點。

  她開始有點後悔帶著他來到這種小店,他一身的氣度與服裝,根本就是天生要坐在晶亮豪華的大酒店裡,吃著五星級藍帶主廚精心準備的大餐,而不是與她這種稚嫩的黃毛丫頭坐在這種簡單到極點的小麵店吃著百來塊的麵。

  嘴裡從來都讓她狂喜的食物,好像突然失去了滋味,她瞪著眼睛,傻傻地望著他。

  「怎麼不吃了?」他拿起筷子,挾起大碗裡熱氣騰騰的麵放入嘴裡,悠然地吃了起來,「嗯,果然很好吃。」

  陰霾,一瞬間就煙消雲散了,小臉蛋上重新佈滿著青春的燦容,她也埋頭吃了起來,今天的牛肉麵,似乎特別地香、特別地好吃。

  他望著她單純可愛的臉蛋,深沉的眸光閃爍,這般沒有心機、這般天真無垢,所思所想,皆表露得一清二楚,這樣的她,他真的可以嗎?

  她抬起頭,明媚的大眼裡是全然的滿足,「快點吃啊,不然涼了就不好吃了。」趁他沒注意,飛快地從他碗裡挾走一大片牛肉,一臉的狡黠與調皮,「再不吃,我就要吃光光了。」

  心裡悲傷的那一角,忽然變得柔軟起來,他的眼眸帶著不自覺的溫柔與寵溺,「妳喜歡的話,都給妳。」

  好吧,試試看吧,如果,真的可以的話。

  ◎   ◎ ◎

  晚上九點整,他的車子停在她家的老舊公寓樓下,時序四月,淡淡的花香從不遠處的小小花壇縷縷飄來,不知名的蟲子在鳴叫著,一切都安謐得像詩一般。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