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老婆,要復婚嗎
【6.2折】老婆,要復婚嗎

結婚一年,明佳這位人人捧在手心,養著寵著的大小姐, 冷淡地跟聯姻的男人提出離婚。是她先一見鍾情的, 是她非鐘煜寧不嫁,也是她傻的以為他會愛上她, 結果,這不過是她的奢望。這個自稱是她老公的男人, 給她錢從不手軟,可唯獨他的心,她連邊都勾不著。 鐘煜寧不愛她,從來都不愛,既然愛不了, 她也不糾纏,離婚,一拍兩散。 離婚二個月,鐘煜寧再見明佳這位前妻時, 才發現這女人竟敢玩一夜情。 鐘煜寧以為,他跟她大不了就是床伴關係, 誰知,看到自己的前妻被男人多看一眼, 心頭那股醋勁,教他明白既然都要睡了, 不如再娶回家睡!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青微
出版日期:
2021/01/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宅女老婆不好追
NT$118
銷量:22
床債不許賴
NT$118
銷量:24
灌醉鐵匠睡成夫
NT$118
銷量:10
妻奴
NT$118
銷量:16
家有孕妻
NT$118
銷量:56
老婆,要復婚嗎
NT$118
銷量:48
酒兒姑娘不和離
NT$118
銷量:18
被浪蕩總裁逼婚
NT$118
銷量:53
鹹魚老婆要離婚
NT$118
銷量:49
敗家千金摳門夫
NT$118
銷量:16
奈何總裁不想生
NT$118
銷量:51
上了初夜的當
NT$118
銷量:48
可惜了初夜
NT$118
銷量:120
不擇手段占有妳
NT$118
銷量:67
拐夫三天三夜
NT$118
銷量:42
總裁的撒野嬌氣包
NT$118
銷量:73
床債婚還
NT$88
銷量:81
將軍,夫人帶小金庫跑了
NT$88
銷量:72
風流總裁夜夜愛
NT$88
銷量:63
奉子成婚才不要
NT$88
銷量:4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7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61
夜劫
NT$88
銷量:24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8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21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20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寡情的男人,從來不肯說愛,不愛那就離婚吧;
嬌氣的女人,讓他翻了醋桶,巴不得馬上復婚。


結婚一年,明佳這位人人捧在手心,養著寵著的大小姐,
冷淡地跟聯姻的男人提出離婚。是她先一見鍾情的,
是她非鐘煜寧不嫁,也是她傻的以為他會愛上她,
結果,這不過是她的奢望。這個自稱是她老公的男人,
給她錢從不手軟,可唯獨他的心,她連邊都勾不著。
鐘煜寧不愛她,從來都不愛,既然愛不了, 她也不糾纏,
離婚,一拍兩散。 離婚二個月,鐘煜寧再見明佳這位前妻時,
才發現這女人竟敢玩一夜情。 鐘煜寧以為,
他跟她大不了就是床伴關係, 誰知,看到自己的前妻被男人多看一眼,
心頭那股醋勁,教他明白既然都要睡了, 不如再娶回家睡!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明佳睡到九點才醒,隨手收拾一下去和大哥明森吃飯,今天有件重要的事情。
  兄妹倆在包廂吃吃說說,聊了很久,又被大哥親自送回家。
  明森沒進門,說了句只要她高興,任何決定大哥都無條件支持,隨即摸摸她額頭離開,他公事繁忙,要不是明佳找他,他根本不會因為任何人浪費半天的時間,除了這個妹妹。
  進門口,明佳甩掉鞋子,光著腳走到客廳,懶懶靠在沙發上,又摟著抱枕發了一會呆,在下午三點撥通了鐘煜寧的手機。
  很意外,這一次她沒有等待很久,手機被人接的很快。
  秘書程一欣公式化的聲音傳來,「夫人,總裁在開會,暫時沒辦法接聽您的電話。」
  明佳臉上一點意外的神情都看不到,冷冷清清,「哦,妳幫我轉告,他今晚十點前回來,我有事。」
  「好,還有別的事情要幫您嗎?」
  「沒了,妳記得這件事就行。」
  程秘書應諾,「您放心。」
  聽到保證,明佳懶懶地丟開手機,開始思考從現在到鐘煜寧回來這幾個小時該怎麼打發。
  最終她還是找出收藏的電影看起來,這一看就是好幾個小時……等到夜裡九點還沒看到鐘煜寧的人,自己卻已經沒什麼可以看的時候,明佳只能打開半面牆大的電視。
  晚上十點,等得昏昏欲睡的明佳守著電視看感情調解節目。
  電視裡哭紅了臉的女孩不斷對主持人哭訴,她的男朋友對工作太認真,總是忽視她,說自己排在老公世界的最末尾,女孩子委屈的不行,哭得梨花帶雨。
  裡面熱火朝天,她卻只能又灌了一杯咖啡提神。
  咬著牙看完了整個很無趣的節目,最後被控訴的男生連連道歉,祈求女朋友原諒,兩個人親了又親,手牽手走下臺。
  看到這畫面,明佳來了點精神,忍不住撇撇嘴。
  工作認真算什麼,像鐘煜寧這種工作狂才是奇葩。
  夜裡十一點,鐘煜寧還是沒露面,不只是如此,就連一個訊息就沒有,哪怕她已經在下午聯絡秘書提醒他準時回家,可現在她還是沒看到人。
  明佳生氣的力氣都沒了,關掉電視,踢飛沙發上的抱枕,上床睡覺。
  她決定不等了,要在時鐘走到十二點之前睡著,失約的男人不值得她浪費整個夜晚。
  儘管這個夜晚並不美好。
 
  ◎             ◎             ◎
 
  明佳睡得很快,哪怕她心裡有點煩,又被放鴿子,可她向來良好的作息幫了她,沒一會就睡著。
  不知道睡了多久,夢中感覺到有人在她身上摸來摸去,脫自己的睡衣,明佳下意識反手打過去,飽滿雙唇剛發出兩聲不滿的嚶嚀,就被人悍然堵住,有人不安分地與她唇齒交纏起來。
  還帶著睏意的圓眸未睜開,熟悉的淡淡香水味已經暴露來人身分,她被吻得七葷八素,差點淪陷,好不容易睜開眼,伸手推向男人,「走開,我不要!」她語氣嬌軟,還帶著睡夢中的無辜,卻也認真。
  索吻的男人卻不管不顧,乾脆利索扒掉她睡衣,指尖揉捏她乳尖,喚起她沉睡身體裡的慾望,「我要。」
  男人聲音低沉富有磁性,比平時又多了幾分慵懶的沙啞。
  「我不要!」她極力反抗,可身體比嘴巴誠實,只聽他說話伴著逗引的動作,戰慄的酥麻感立刻湧上腦海。
  自己對這個男人向來無法抗拒,再多沉迷半刻就不能保證接下來還有沒有機會開口,明佳徹底清醒,挫敗地皺眉,打算有話直說,「不准碰我,我說過你今晚必須早點回來,我有事告訴你。」
  「我知道。」男人答應著,薄唇卻不客氣含住她乳尖吮吸,「妳說,我做。」
  明佳推搡男人肩膀的手驟然握緊,她倒抽一口氣,狼狽開口,「鐘煜寧!你喝酒了?」
  「嗯。」男人回應著也不耽誤揩油,很滿意已經完全暴露在自己面前的雪白嬌軀,他扯動領帶,開始脫自己衣服。
  明佳挪動一下身體,滿臉無語,難怪突然這麼熱情,「沒酒量就別喝這麼多,也別發酒瘋。」
  「妳不想要?」鐘煜寧挑眉,終於對上她眼睛,他赤裸身體,俯身親她脖子,「不是有話要說,說。」
  明佳咬緊了唇,狠狠瞪他,還要她說,自己怎麼說,這混蛋手指都登堂入室,在她最敏感的身體裡抽動,她哪裡有機會開口。
  他總是這樣。
  別人眼中的鐘煜寧永遠風度翩翩溫文爾雅,帶著禮貌的笑容,卻沒人知道人後的他像個機器,永遠沒有多餘的表情和笑容,哪怕是對著自己這個是他的妻子的人,也很少有更多的反應。
  明佳有時候甚至會覺得,自己和他身邊別的女人也沒有什麼不同,除了多了一層上床的關係,她甚至沒有程秘書在他身邊的時間多。
  因為這種不滿,導致明佳在哪怕兩個人最親密上床的時候,都在忍不住懷疑,他床上露出的那點表情也只是因為自己滿足了他的慾望,泄欲而已。
  「我給了妳機會。」男人慢條斯理地開口,只是吮吸她身體還不夠,他抓住了明佳腳踝,把要逃的人扯到自己身邊,「滿足丈夫的需求,是妻子的責任。」
  明佳用最後一點理智喊出他名字,表達自己不爽,「鐘煜寧!」
  下一秒,這種抗拒就盡數被男人接收,微醺的鐘煜寧比平時更直接,也更霸道,總是淡淡沒太多表情的臉上難得掛著幾抹放肆的得意。
  他俯身而上,手指在她怕癢的手臂內側揉捏幾下,就把還要掙扎的女人徹底收服。
  感覺他身體的變化,明佳皺眉嚶嚀,「我還沒做好準備。」
  「我來幫妳。」
  「誰要你幫。」
  指尖在她身體裡抽動,鐘煜寧輕笑,「騙子,妳也想要。」
  他人壓過去,被欺負的明佳把微紅的臉埋在他胸口,徹底放棄掙扎,不管了,反正做愛這種事兩個人都爽快。
  她當初願意嫁給鐘煜寧,不就是第一眼的見色起意,鬼迷心竅。
  至於今晚要和他談的事,下了床再說。
 
  ◎             ◎             ◎
 
  今晚的鐘煜寧很瘋狂,像是被下了催情藥,急切地要命,明佳還全心全意回應他的吻的時候,他已經一手握著她纖細的手腕,另一只手已經抵住花穴,在微微濕潤的陰蒂上揉搓。
  「嗯……痛,別發瘋好不好,我建議你以後都別喝酒,」明佳對他有點粗魯的動作不滿意,也好奇他今晚的古怪,「嗯……你平時都不喝的。」
  「教授來我公司,我們談了很久。」原本冷靜,舉手投足前都透著貴氣的男人突然情慾浸染,往日保持很好的理智都被褪去,鐘煜寧看起來比平時更迷人,多了幾分沒有過的邪氣,「他是我最尊敬的人。」
  「我知道。」男人說這話也不耽誤使壞,明佳倒吸一口氣,她知道鐘煜寧這位大學老師,鼎鼎有名的泰斗級人物,當年鐘煜寧就是這位教授的得意門生,儘管後來選擇出國深造,師徒也一直保持聯絡。
  微醉的男人不喜歡她分神,修剪的規整的指尖輕劃過花蒂,刮弄幾次。
  明佳被撩撥得魂不附體,嗔怒瞪男人,「不是要做嗎,快點。」
  鐘煜寧伸手箝住她下巴,低頭與她唇齒糾纏,就連眼神都勾勾連連,他在一個漫長的深吻後勾起嘴角,「急什麼,今晚滿足妳,我們好像有四天沒上床了。」
  男人很嚴謹,說出的數字很精準,明佳臉上掛著有點嘲諷的笑,「鐘先生這麼忙,哪裡有時間陪我。」
  「今晚陪妳。」鐘煜寧不討厭她渾身帶刺的樣子,反而覺得有趣,「開心嗎?」
  明佳瞪著他,「還做不做!」
  剛才急的要命,現在又囉囉嗦嗦。
  如果不是醉得比較厲害,鐘煜寧不會察覺到眼前人心情的變化,可現在他腦海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進入她的身體。
  男人低下頭輕咬她的唇,眼神迷離,早就堅硬如鐵的凶器沒有忍耐,對準了明佳變得濕漉漉的蜜穴,直接深深捅了進去。
  「啊……你瘋了……」明佳瞬間叫出聲,腰肢軟下來,她有了心理準備,可也沒到不潤滑直接插進去的地步,何況,他沒戴保險套!
  明佳蹬腳,想擺脫男人的箝制,「鐘煜寧,你沒帶保險套。」
  鐘煜寧臉色古怪,喝了酒的身體興奮度很高,現在慾望全部插進去,被明佳身體裡最柔軟的花瓣咬著,爽快的感覺瞬間就衝擊到腦海,更何況她還非常不乖的扭來扭去,看著屬於女人纖細的腰肢在他眼前晃來晃去,但凡是個男人都受不了,何況兩個人結婚以來床事一直很合拍,他更加忍不住。
  呼吸越來越沉重,男人有些凶狠地抽動兩下,咬她的下巴,「今晚不戴。」
  「不行。」明佳能感受到身體裡的性器的抽動,比以往每次都更強烈,不斷脹大的性器把她身體填的滿滿的。
  鐘煜寧終於察覺出一點不對,「為什麼不行?」
  「你管我……混蛋……」明佳不想冒一點會懷孕的風險,「出去。」
  如果在今天之前,無論哪一次她都不拒絕,偏偏現在不行。
  「為什麼?」男人臉色露出不滿,抿緊了唇,看著她抗拒的神情,看著她濃密的睫毛連連顫動。他想到一種可能,明佳怕懷孕,儘管他也沒想過要一個有自己血脈的孩子,起碼今晚之前是,可現在腦海裡就是因為想到她的不願意覺得惱火。
  大概是今晚湊巧老師問到他的生活,順便提到孩子,這才擾亂了自己的情緒。
  兩個人結婚一年多,按照計畫,確實需要一個孩子。
  明佳瞪他,「我不是安全期,不戴很危險。」
  「懷孕就生下來。」鐘煜寧低頭親她,低聲說道:「又不是養不起。」別說一個孩子,就是十個八個又如何,他鐘煜寧的孩子,絕不會吃半點苦。
  明佳哭笑不得,他從來沒提過孩子,更不會暴露出這種情緒,卻偏偏在今晚說出這些話,在她決定……
  明佳可沒忘記結婚第一夜,眼前人堅持戴保險套,說還沒計畫要孩子。
  那時候她多失落,越想越不爽,明佳瞪眼,藏起眼底的黯然,「我不要孩子,你去戴套。」
  「我不要!」鐘煜寧拒絕,他故意沉下腰,在她尖叫聲中徹底鑿開她身體,接著就開始毫不收斂,狂風驟雨般的弄她。
  「嗯……」明佳倒吸一口氣,空氣裡的涼意進入她身體,伴著鐘煜寧點燃的慾望,雙重折磨她的身體,她睜大了眼,身體化作春水,尖叫在衝撞中變成了銷魂,男人的動作像是懲罰,把她在兩種極致快樂中游蕩。
  「輕點……輕點……混蛋……」明佳又鬧又叫,呻吟連連。
  以前他床上雖然偶爾也很凶狠,可還是會顧及她身體承受能力,除了高潮時候放肆一點,還能算作熱情,可醉了酒的男人一反往常的冷靜自制,怎麼痛快怎麼來,格外瘋狂,像是故意欺負她。
  明佳氣他欺負自己,可身體卻做好了準備,剛開始還有點痛,來回幾十次疼痛感也都沒了。
  狂烈的歡愛讓明佳暫時忘卻不開心的事情,纖細結實的雙腿纏著男人的腰,雙手攬著他脖子大口喘氣。
  臥室裡空氣都跟著火熱起來,鐘煜寧呼吸越來越粗重,感覺緊緊裹著自己的蜜穴,越來越放縱,每一次都頂到最深處。
  淫靡的水聲,身體的衝撞,耳邊全是明佳破碎的急促呻吟,男人臉上掛著有點得意的笑,微微俯下身,把自己一半的體重都交給她,灼熱碩大的慾望瘋狂抽動,「想要了,要不要我的孩子?」
  明佳紅透了臉,被氣得,這男人喝了酒變得好混蛋,「混蛋……你停下……」
  「為什麼停下,今晚才剛開始,待會別求饒。」鐘煜寧笑了。
  明佳有點後悔,自己幹嘛要嘴硬,她怕自己受不了男人攻勢,也相信他有這個本事,往常床上鐘煜寧就很持久,最放肆的那幾次每每都弄得她神魂顛倒開口求饒,今晚他看起來更瘋狂。
  對她的嘴硬十分清楚,鐘煜寧去親她最敏感的乳房,身體的衝撞始終沒有停止。
  男人抽插的動作很大,明佳身體在滿足和巨大的空虛間遊走,難受地扭動腰肢,又忍不住貼近他。
  啪啪作響的身體碰撞在悠長的快感後驟然停止,鐘煜寧手緊緊壓住了明佳的腰,性器抵著她身體最深處不出來。
  明佳身體下意識迎合,抬動臀部蹭他身體,嘴巴卻還不肯認輸,「嗯……不行了嗎?」
  鐘煜寧沒有給她,他耐心十足,「秘書說妳找我有事。」
  明佳瞪大眼,這時候為什麼說這種事。
  男人緩慢插入,「老師找我也很突然,所以不是故意失約。」
  明佳貝齒咬著唇,瞪男人,「你故意的……」他就是要折騰她,這麼不上不下難受得要命。
  鐘煜寧含她的唇珠,「想要就告訴我。」
  明佳沒有逞強,她向來是坦白的人,咬咬牙,開口,「痛快點做。」
  「好。」鐘煜寧何嘗不想繼續,隨著兩個人的坦白,這場歡愛正式拉開了序幕。
  房間裡淫靡的碰撞聲又一次響起,久久沒有停下,節奏熱情瘋狂,明佳情動地尖叫,之前的空虛和折磨都在碰撞到一起的瞬間化作無盡的暢快。
  「唔……啊……鐘煜寧……」
  聽到她嬌嗔的喊出自己名字,男人越加瘋狂,凌亂的節奏摧毀了彼此理智,狂熱的貫穿,尤其感覺她扭動身體配合自己的時候,這場甜美的床事融化了兩個人的隔閡。
  她身上開始佈滿痕跡,是高潮中男人留下的印記,最後猛烈地衝刺後,鐘煜寧結實的身體壓在她身上。
  明佳腳趾繃緊,滿足的呻吟,乖巧地靠在男人懷裡,直到高潮的餘韻一遍遍沖刷過兩人身體。
  不過今晚還沒結束,鐘煜寧反常的熱情,第二次來得很快。
  這一次的鐘煜寧突然溫柔起來,節奏被拉得很緩慢,兩個人跟較勁似的,都想讓對方認輸。
  明佳不肯低頭,兩個人從床上折騰到床下,第三次高潮來臨的時候她已經迷迷糊糊,整個人手軟腳軟得沒了半點力氣。
  最終,這個夜晚還是以她的認輸結束。
 
  ◎             ◎             ◎
 
  明佳貪睡,何況昨晚折騰的那麼晚。
  被吵醒的時候太陽透過淺藍色的窗簾照進來,睜開眼就瞧見恢復了精英氣質的鐘煜寧,他已經換好了西裝,神采奕奕,容光煥發,看著心情非常好,完全沒有凌晨才睡的疲憊。
  明佳心跳快了半拍,又沉下來,捂著嘴巴伸懶腰,「幾點了?」
  鐘煜寧看手錶,「十一點,起來吃飯。」
  「不餓。」她昨晚被男人翻來覆去折騰,尤其最後幾個姿勢頂得特別深,當時都覺得要把自己貫穿了,現在醒來恍惚還覺得有東西頂著,一點不餓。
  「不餓也要吃。」身體饜足後的男人比往常熱情一點,「我要去公司,妳記得吃飯。」
  明佳伸懶腰的動作一頓,看他,「現在就要去公司?」
  「嗯。」鐘煜寧背對她整理領帶,「今天有會議,會晚點回來。」
  這樣看著他背影,很熟悉,明佳吐出一口氣,回來了,工作狂的鐘煜寧回來了,昨晚的瘋狂不過是一時幻影。
  明佳沒再說什麼,直到鐘煜寧要走的時候,她終於開口,「鐘煜寧。」
  「什麼事?」鐘煜寧不急不緩,看她一眼,還不忘整理衣角。
  「昨天我有讓程秘書告訴你早點回來。」
  男人眉梢微挑,「想起來了,但我很忙。」
  這話的意思,大概是告訴她,非緊要事情不要提出這種過分要求。
  明佳臉上露出帶著自嘲的笑,「不好奇我找你什麼事嗎?」她從來沒提過這種要求,昨天是第一次要求他準時回家。
  「待會有會議,如果沒急事晚上等我回來。」
  「我有急事。」明佳半趴在床上看他,薄被下的腰身弧度十分誘人。
  看著曼妙的身姿,鐘煜寧不由得想起了昨晚的瘋狂,臉上表情柔和許多,他走回來,坐在床上,伸手去觸碰她肩膀上的吻痕,「給妳十分鐘時間。」
  明佳嗤笑,抱著被子仰頭看他,「我又不是你的員工,還要規定談心時間。」
  「已經浪費三十秒,說吧。」鐘煜寧又看了一眼手錶,「的確有很重要的會議。」
  「你的事情都很重要。」明佳笑笑,坐起來,「那我就直說了,我們離婚吧。」
  房間裡有一瞬間的安靜,鐘煜寧皺眉,難掩驚訝,又很快消失。
  他微皺眉頭,「今天不是愚人節,我不喜歡妳的玩笑。」
  「不是玩笑,我說真的。」明佳很平靜笑著看男人。
  鐘煜寧沒有怒容,變得銳利的眸子盯著明佳,似乎想看出真假,「還沒睡醒?」
  他口氣很涼,根本不相信的模樣,明佳把心裡湧出的失落捉回去。
  就知道他會這樣,早就習慣了。
  「睡醒了,昨晚這麼累,所以睡得特別香。」
  提到昨晚的纏綿,鐘煜寧臉色也沒好起來,「那妳剛才說得不是夢話?」
  「當然不是。」
  「為什麼?」
  明佳伸懶腰,她沒有穿睡衣,但也不介意在這男人面前赤身裸體,「我以為你不會問為什麼,你從來沒問過我。」
  眼前人沒反應,明佳也不需要他回應,「你知道我生日哪天嗎?」
  鐘煜寧眼神微動,沒有回答,開始思考她突然這麼做的原因。
  明佳生日應該是六月,但不確定日期,結婚後的第一個生日,程一欣有提醒他,不過當時沒刻意去記。
  他記憶力向來為人誇讚,不記得,是因為不重要。
  對生日這種事,鐘煜寧從來不理解需要大肆慶祝的原因,哪怕是他自己的,也不願意浪費一天時間去慶祝,他有點明白她提出這種要求的原因。
  對他來說不重要的事情,可能明佳很在乎,那為什麼不說?
  鐘煜寧語氣平穩,「我承認自己沒記住,如果妳需要慶祝,下次我會安排。」一年一次,他可以接受,反正她總是很懂事的,比很多女孩好了很多,所以可以縱容,偶爾折騰也沒關係。
  說完這話,鐘煜寧等她放自己離開,這場會議很重要,既然滿足了她的願望,這次玩笑也該結束。
  可惜他失策了。
  明佳托腮,笑吟吟等他思考,「還沒結束呢,你知道我喜歡吃什麼嗎,喜歡的顏色,最愛的衣服品牌……」
  她一口氣說了很多,鐘煜寧一個都沒回答,可臉上也沒有半點心虛愧疚。
  他就是這樣,自信自負,驕傲、哪怕做了錯的事情,也永遠理直氣壯,總能在與別人的對峙中扭轉乾坤。
  何況鐘煜寧未必覺得自己不知道這些是錯的。
  明佳慢條斯理開口,「其實我一直想問你,當初為什麼答應和我結婚,我因為喜歡你的臉,一見鍾情這種東西很難控制,總會容易衝動。你呢,好像沒有喜歡過什麼,我們結婚一年,你送了我九樣禮物,包括四個包。」
  鐘煜寧安靜看著她,等待下文。
  「那些包是程一欣幫你選的吧,風格都一樣,我都不喜歡。」
  鐘煜寧終於開口,「妳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
  「懶得選,我又不缺這些,要禮物這件事,其實就是一種感覺和心意。」
  「我……」
  明佳攔住了他的話,「這些你都沒有,所以我為什麼還要和你在一起,以前喜歡你……的臉和身材。」明佳壞笑一下,「雖然現在還是很棒,不過你這種工作狂會老得非常快,大概沒幾年就滿臉滄桑,所以我不想要了,離婚吧,我會搬走,以後還是朋友。」
  鐘煜寧皺眉看她,「這件事妳想了多久?」
  「三個月。」
  他因為這個答案越加濃眉緊鎖,想到她居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思考了幾個月離婚這件事都沒被發現,臉色難看起來,「妳想清楚了?」
  明佳心情因為他的不痛快,反而高興起來,「真的,離婚吧,有人說沒有很多很多的愛,有很多很多的錢也是好的,我有錢不需要你給,你又不肯愛我,那我們只能各奔東西。」
  明佳其實有點難受的,畢竟她真心喜歡過眼前人。
  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到如今的地步,當初和鐘煜寧結婚,她很高興,哪怕大哥屢次阻撓,說他這種人不適合結婚,自己還是一頭扎進去……從小到大,明佳沒違背過大哥的安排,當然,也是因為大哥總是縱容她,百依百順。
  她出生的時候明森十歲,媽媽懷她的時候就很辛苦,從出生明佳身體就不好,病懨懨的,因為這樣,從小到大的她受盡了所有的寵愛,無論是爸媽、大哥,還是伯父、姑姑,都把她捧在手心裡心尖上。
  明佳沒吃過苦,更不缺少愛,她原本那麼幸福,直到和鐘煜寧結婚,天之嬌女終於明白大哥阻攔的原因。
  人的慾望是沒有止境的,和一見鍾情的人結婚也不一定要能幸福,她得到了鐘煜寧的人,又想要這個男人的心,可他沒有,所以人生順遂的自己就品嘗到了求而不得的煎熬。
  鐘煜寧看她的眼神很奇怪,明佳嘆口氣,突然很想親他一下,卻強忍了下來,最後從床上跳下去,「十分鐘到了,我去洗澡了,你先走吧。」
  浴室門被關閉前,鐘煜寧聲音傳過來,「明佳,妳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很清楚,非常清楚,拜拜。」
  她很大力關上門,打開水卻沒有洗澡,站在鏡子前發了很久的呆。
  最後吸吸鼻子,算了,這個不行,自己以後還會遇到更好的。
  總有人願意給她很多很多的愛。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