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不情願的總裁夫人
【6.2折】不情願的總裁夫人

臉紅紅BR1061--石秀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石秀
出版日期:
2019/06/2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相公咱來和離
NT118
銷量:13
娶妻要不擇手段
NT118
銷量:20
總裁不嫁了
NT118
銷量:16
債嫁
NT118
銷量:19
娶老婆就要用逼的
NT118
銷量:32
夫寵
NT118
銷量:18
復婚的前一夜
NT118
銷量:42
總裁是個醋精
NT118
銷量:40
放妻協議
NT118
銷量:50
前夫想再婚
NT118
銷量:68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95
待到村花出嫁時
NT118
銷量:26
總裁與前妻
NT118
銷量:50
金主的床不能爬
NT118
銷量:56
我被侯爺欺負上了
NT118
銷量:38
王爺,妾身不嫁
NT118
銷量:44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NT118
銷量:32
水噹噹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54
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46
不情願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7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8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51

男人耍手段,就為心尖上的小惡女,只想占有;
女人的嬌氣,碰上難纏的囂張總裁,只好裝乖。


刑慎英挺五官,身材挺拔,已滿二十九歲的他,沉穩老練,
商場的人都說他鐵石心腸,這樣的男人沒人招惹得起。
偏偏方慕情招惹上了,一個不小心教他看上,一開口就問,
要不要當他的女朋友,嚇得她逃跟飛似的,就怕被逮著。
可惜,她跑得不夠快,躲得不夠遠,不但被逮上床啃了乾淨,
還被傳成了八卦,害得她只好乖乖當個不情願的新娘。
刑慎氣場強大的男人,從小要什麼沒有,不用爭也不用搶,
唯獨對方慕情,他起了獨占慾,一心想將她占為己有。
用了手段,設了圈套,將嬌氣的她一步一步拐到他床上,
夜夜床戰。外傳這是場商業聯姻,是個交易婚約, 才發現,
這位堂堂大總裁,平日不苟言笑,冷面潔癖,
面對他嬌氣的小妻子,隨便寵一寵,只差沒寵得翻天。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入夜,郊外一棟豪華別墅裡,一場盛大的生日宴正在舉行。
  因為是好友的生日宴,所以方慕情早早就到了,身穿一件米白色的斜肩禮服,露出她一側細嫩的香肩,雪白如瓷的肌膚在燈光下泛著柔和的光澤,修長的天鵝頸線條優雅,栗色的捲髮長及肩頭,髮尾微微翹起,她精緻的五官讓人移不開視線。長及膝蓋的裙襬下,一雙修長白皙的腿,她的美是張揚明豔的。
  身為南方實業老闆方誠唯一的女兒,她上面有三個哥哥,好不容易盼來的一個女兒,自然是從小被寵到大。
  雖然是一個驕傲的公主,但她性格開朗,人緣很好,朋友很多。即使偶爾野蠻任性,但長得漂亮身材又好的女生,總有人覬覦。
  她方慕情不缺男生追,從幼稚園開始,就有不少小男生老愛跟在她屁股後面,把家裡帶來的小零食送給她吃,小學、高中、大學更不用說了,禮物、情書塞滿她抽屜。
  可她大概是從小童話故事聽多了,她心目中有標準的白馬王子形象,所以她期待一段浪漫的邂逅,如果不符合她心中的白馬王子形象,她是不會隨便開始一段感情的,最多只能做朋友。
  就在她無聊地走在宴席中,聞聞花香,玩玩擺放的小玩意,吃些小點心,有點懊惱來太早主角都還沒出場的時候,她看到前方一個高大的背影。
  想不到沈家樹已經來了!她抿唇一笑,玩心大起,便像隻貓一樣躡手躡腳地走上前去,踮起腳尖,雙手迅速地從那高大身軀背後捂上對方的眼睛,特意拉高聲音甜甜地說道:「猜猜我是誰?」
  柔軟的胸脯貼在脊背上,刑慎身體一僵,雙眼一下子就被一雙溫暖小手捂上,一道甜甜的聲音竟然讓他猜她是誰,他英氣的眉頭蹙起,卻出乎意料,沒有拉開那雙手。
  身為這棟別墅的主人,他的妹妹要在這裡辦生日宴,他只好勉強點頭答應,但他不允許妹妹把這裡弄亂弄髒。
  站在落地窗前,他在思考生意上的事情,絲毫沒有察覺到會有人從他身後接近他,還與他這麼親近。
  感受到背後的柔軟,也嗅到了她淡淡的香味,不喜與人親近,有嚴重潔癖的他竟然沒有迅速把人給推開,這是一個奇蹟,他沉默不說話,畢竟他真的不知道她是誰。
  「笨死了,竟然沒聽得出是我的聲音!」那聲音還是一樣的清脆悅耳,但很明顯帶著笑意。
  他回過頭,攝入他眸底,是一張明豔動人的笑臉,往下打量她一番,不經意掃一眼她剛剛還貼在他背後的胸脯,最後還是對上她一雙水眸,他感覺對她有一股前所未有很特別的感覺,於是盯著她不放。
  方慕情這才發現自己認錯人了,她笑容斂起,有點尷尬。看對方盯著自己,有一絲不太妙的感覺從她心頭掠過。她早就應該發現不對勁的,面前這人身上是很自然的香味,不像沈家樹,老愛噴那種濃厚的古龍水,而且沈家樹也沒眼前這人高,剛剛她都踮起腳尖前胸貼在他後背上了,才足夠捂住他雙眼。
  她後退了兩步,道了聲對不起就跑得沒有蹤影。
  但她身後,盯著她背影的視線,卻遲遲沒有收回……
 
  第一章
 
  偌大的別墅一樓客廳裡,昂貴的燈飾本是讓整個空間顯得很有格調,可是因為辦生日宴,四下佈置得五彩繽紛,到處飄著彩色大氣球,擺放著鮮花,還有各色精緻的零食。
  來的人很多,畢竟刑慎這妹妹愛結交朋友在圈子裡是出了名的,不過這次她叫來的都是些知己好友,因為她不敢把有嚴重潔癖的哥哥房子弄得亂七八糟的。
  何況,總有些愛慕虛榮的女人別有用心地想利用她接近她哥,信宇集團總裁是圈子裡有名的不近女色的大金主,長得又高大又帥氣,符合許多女人的理想。
  而刑慎此時此刻便站在二樓樓梯口的雕花護欄前,雙眼一眨不眨地看著坐在沙發上玩得很開心的一群男男女女中間那個女孩,她和那群人說笑打鬧,一顰一笑,都落入他眼底。
  雖然嬌蠻任性,愛撒嬌胡鬧,但她真的很受歡迎,大家都讓著她寵著她,有討好之意。
  他端起手中的酒杯輕啜一口酒,儘管知道那女孩是妹妹的客人,但他卻有一股強烈想要把她從那些人身邊搶過來的衝動,不想她對別人笑,不想她和別人玩。
  意識到一向自制力好得驚人的自己竟然會有這種掠奪侵占的想法,他自嘲地一笑,這種想法好久沒有過了。那是小時候跟小朋友搶玩具才會有的強烈想法。
  但時至今日,他已經是堂堂信宇集團總裁,是他爺爺最器重的孫子,想要什麼沒有,根本不需要爭不需要搶,可是那個有著一張明豔張揚小臉的女孩子,他就是想據為己有。
  聽著她爽朗的笑聲,他不由自主地邁開腳步,一步一步走下樓梯,往那聲音的方向走去。
 
  ◎             ◎             ◎
 
  英挺的五官,俊逸的外表,身材高大勻稱,身上是一套深灰色休閒裝,已滿二十九歲的他,比同齡人多幾分沉穩、老練。
  他的目光似有若無地落在沙發上那張明媚的笑臉上,對方仍未注意到他的接近。
  刑玉注意到哥哥竟然來了,雙眼一亮很是意外,上前來就挽住了他的手撒嬌道:「哥哥,你也過來玩嘛,我給你介紹一下我這些最要好的朋友。」
  刑慎點點頭,坐到一旁的沙發上,卻沒有再去盯著他看上的女孩,他當然知道欲擒故縱這手段用在這種見過世面的女孩身上,才能讓她放下警惕,不那麼防備他。
  可是坐在對面的方慕情卻皺了皺眉頭,原來這男人是刑玉的哥哥,不過看他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想必他已經忘掉之前她鬧的誤會了,便輕輕地吁了一口氣。
  「來,跟你們說哦,這是我哥哥,派對的場地就是他提供給我的。」
  「小玉,你哥好有錢耶,一開始我還以為妳被哪個老男人包養了。」朋友調侃道。
  「胡說什麼?」刑玉對那朋友翻幾個白眼。
  刑慎不喜歡這樣的玩笑,他的妹妹他一直寵愛有加,不需要任何人來養。不過他居於禮貌,他沒有表現出他的不悅。
  「好了,哥哥,我給你介紹一下我的朋友,這位是方慕情,我最最要好的朋友,這位任雪梨,我們不打不相識,還有這位是沈家樹,我們的男閨蜜……」刑玉笑盈盈地做著介紹,沒過多久,她就把在場十幾個朋友都介紹完了。
  刑慎對妹妹的朋友點頭致意,他的心思卻只繫在不遠處那女孩身上,他終於知道了她的名字,方慕情。
  這名字他會記下來了,至於沈家樹,他的目光落在那個穿著和他差不多的男子臉上,突然心裡浮起一絲浮躁的感覺。
  方慕情跟這個沈家樹這麼親密,難道他們是情侶?但看他們坐的位置離那麼遠,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測。當然,他想要的,就算搶,他也要搶來。
  「慕情,前幾天妳不是說要幫我介紹妳花藝班那個女生嗎?妳不會是敷衍我的吧?」開腔的人是沈家樹。
  「叫一聲姐姐我就幫你介紹,怎麼樣?」方慕情笑嘻嘻地說道。
  「姐姐妳個鬼頭!明明妳比我要小多了,妳就不怕折福?」沈家樹一臉不爽地嚷嚷。
  方慕情掩嘴笑,「我不怕,你叫嘛!」說完,還對沈家樹狐媚地眨眨眼。她雖然年齡比沈家樹小,但她在他面前就是沒大沒小的,誰叫她從小跟她三個哥哥打成一片,都已經忘了長幼有序。
  「我才不會做那種沒尊嚴的事情!看來我得找個男的來好好管教妳了,方慕情,當年我追妳,但妳不接受我,說我不符合妳心目中白馬王子的形象,那妳列個標準出來,我就給妳找個白馬王子出來!」沈家樹說完,咬牙切齒補充道:「我看妳的白馬王子以後怎麼修理妳!」
  方慕情白皙雙手捧臉賣萌,「我這麼漂亮可愛,他對我才不會像你說的這麼暴力。」
  沈家樹壞笑,「方慕情,走著瞧,我可是等著看妳以後的另一半要怎麼對付妳。別以為妳是個磨人的小妖精,有三個哥哥給妳撐腰,妳就可以橫著走了。」
  「好啊,那我們走著瞧。」方慕情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
  刑玉他們只在旁邊笑,看這對活寶鬥嘴,是人生一大樂事。不過她感覺難得的是,她性格孤僻,不合群,不喜歡與人親近的哥哥,面對這麼幼稚的畫面,竟然遲遲沒有離開。
  不過她很清楚,哥哥不會留下來太久的,於是開心道:「好了,大家先安靜一下,我要點蠟燭許願,然後吃蛋糕了。」
  「好啊,我要這塊有櫻桃的……」方慕情手指著蛋糕說道,可是話還沒講完,便是啪地一下,沈家樹一掌拍她手背上。
  「你幹嘛打我?好痛!」方慕情縮回手,氣呼呼地看著沈家樹,噘起嘴巴很委屈地喊道。
  「今天的主角是刑玉好不好?當然是她來決定妳吃哪塊了。」沈家樹的說教,是想讓方慕情有禮貌點,並沒有惡意。
  可是聽著那一聲清脆響聲的刑慎卻感覺那一掌是拍打在自己心上,他眸底晦暗不明,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只是一面之緣,他就是接受不了方慕情受任何的小委屈,看著她委屈的模樣,他隱隱有些心疼。
 
  ◎             ◎             ◎
 
  唱完生日歌,許完願,便準備吃蛋糕。
  「哥,你幫我們切蛋糕。」刑玉跟哥哥相差幾歲,但女孩子還是想要人寵的,他們自幼父母早逝,是爺爺帶大的,爺爺現在年事已高,已經沒有精力為她慶生,所以有哥哥在,她也是很開心的。
  刑慎配合地切起蛋糕,故意繞開那個有櫻桃的位置,他先給妹妹切了一塊,可是妹妹轉身就遞給身邊的朋友了,而第二塊,是有櫻桃的,本來就算是刑玉接過去,也是遞給方慕情,畢竟她剛剛說要有櫻桃的,可是刑慎卻沒有給妹妹,而是直接給方慕情。
  「謝謝……」方慕情有點受寵若驚,接過蛋糕後沒忘記道謝,然後一臉得意地對沈家樹扮個鬼臉。
  刑慎切好蛋糕後,把刀子放下,用紙巾擦乾淨手,然後就看到粉嫩的嘴唇上沾了雪白奶油的方慕情正津津有味地吃著蛋糕,櫻桃留到最後,她舌頭一舔,把那甜味多汁的櫻桃捲入嘴裡,滿足地瞇起雙眼。
  他為女孩可愛的模樣一笑,但笑容很快就斂起。
  「方慕情,你這個貪吃鬼!」沈家樹說到一半,手指沾了奶油便往方慕情臉上一抹,頓時她臉頰上沾了好大一塊奶油。
  「沈家樹,我要打死你!」方慕情把蛋糕一放,起身追著沈家樹,她真的要氣壞了。
  「哈哈哈,慕情,妳冷靜一下,我真不是故意的。」沈家樹邊跑邊求饒。
  「你不是故意的我一樣打死你!」方慕情邊追邊咬牙切齒道。
  「哈哈,你們兩個是冤家嗎?」周圍有人指著他們倆笑。
  「哎,小心點你們,我哥要讓我打掃就慘了……」刑玉哭喪著臉望向她哥。
  刑慎皺了皺眉頭,不是因為住處會被弄髒弄亂,而是他看上的女人被另一個男人碰了,而且碰的還是臉。
  繞著客廳跑了兩圈,方慕情氣喘吁吁地一手扶著沙發一手指著沈家樹笑罵道:「你小心點別讓我逮到你,不然讓你好看!」
  「慕情,大美女,我們有事好好商量,妳冷靜一下好不好?我錯了,我以後都不敢惹妳了,母老虎……」沈家樹很沒有誠意地道著歉,後面三個字雖然很小聲,但還是讓方慕情聽到了。
  「沈家樹,你死定了!」方慕情奮起直追,這下是非要逮著沈家樹不可。
  陣陣笑聲之中,刑慎臉色不悅地看著一追一跑的兩個人,很想狠揍一頓那男人解解氣,順便給方慕情出出氣,可這樣的想法、行為都太幼稚。
  就在他故作冷靜地喝著悶酒時,有女生接近了他,「你是小玉的哥哥?親哥哥嗎?」
  「為什麼這樣問?」刑慎冷淡的口吻。
  「我認識她那麼久,第一次知道她有哥哥,你……」那女生第一眼就為刑慎的顏值淪陷了,恨不得知道更多關於他的事情,多接近他。
  可是,她話還沒說完,刑慎便打斷了她,「我有事,失陪。」說完,他饒有興味地看了一眼已經在別的男生幫助下逮著了沈家樹及在暴揍他的方慕情。
  不管現在她身邊有多少狂蜂浪蝶,反正人他已經看上了,她遲早要到他碗裡來。
 
  ◎             ◎             ◎
 
  揍完了沈家樹,方慕情心情舒暢地繞過一處環境清幽的休息室,找到了洗手間,推開門走了進去,準備洗乾淨臉上的奶油再補補妝,可是身後的門砰地一聲關上,她猛地回過頭,看到刑玉的哥哥正面朝她,手卻伸到身後反鎖上身後的門。
  「你做什麼?」她慌亂地上前一步,想繞過面前的男人去打開門。
  可是某人修長的手指抵在她唇邊,她後退,背抵在身後的洗手臺邊,沒有了退路。
  「噓,不要太大聲,我對妳沒有惡意。」她面前的男人用磁性的聲音低聲說道。
  「那你想要幹嘛?」方慕情皺起眉頭,有些納悶,一想到等一下如果有人來看到她跟這男人待在洗手間裡,她解釋不清會很麻煩,她的心又慌亂起來,緊張的語氣道:「你要是要用洗手間,我先出去,我……我只是想洗把臉,不洗也可以。」
  刑慎看著剛剛和別的男生打打鬧鬧的女孩子,現在在他面前像一隻慌亂的小白兔一樣,他心情頓時有些不悅,「我不是要用洗手間,我是有話要對妳說。」
  「可是我跟你又不熟。」方慕情回想起之前自己把他誤認為沈家樹,鬧了個大烏龍,她想著會不會是他有什麼誤會,於是急急道:「那個,我之前真的很抱歉,如果是因為我認錯了人這件事,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刑慎搖搖頭,示意她不需要繼續作解釋,但看她那副急於與他撇清關係的樣子,他心情更加不爽快。為什麼她可以跟別的男人那麼親密,對他卻充滿防備,難道他面相真的很嚇人?
  「妳怕我?」他逼近眼前的女孩,滿是疑惑的口吻。他又沒對她做什麼,她為什麼這麼怕他?
  方慕情從小就天不怕地不怕的,可不知道為什麼,面對眼前的男人,她就是有一股壓迫感。不管是他的眼神,還是他說話的語氣,都有一股強大的氣場,像要把人吸進去,她不喜歡這種很讓人拘謹的感覺。
  可是她天生不愛低頭,於是搖了搖頭,眼神飄忽不定的樣子道:「沒,沒有啊……」
  「明明就有。」刑慎自從跟在爺爺身邊馳騁商場,什麼人沒見過,可以說是閱人無數,眼前的女孩子分明怕他怕得要死。
  「沒有就是沒有,你找我要說什麼,趕緊說!」方慕情不想與眼前的男人待在這樣一個封閉的空間裡,她想出去透透氣,所以只想趕緊把話講完好讓他放她走。
  「我叫刑慎。」刑慎很鄭重地做自我介紹。
  「哦,還有什麼事嗎?」方慕情一副敷衍的態度,恨不得插上翅膀飛走。
  「妳這個人,很有趣。」刑慎深邃的眼神落在眼前女孩的臉上,忍不住一笑,一張俊臉讓人幾乎移不開視線。
  方慕情驚覺,刑玉的哥哥其實真的很帥。
  「所以話講完了是嗎,我可以走了?」方慕情面對眼前的帥哥,其實並沒有像別的女生那樣會淪陷於他的顏值什麼的,帥又不可以當飯吃,他離她心目中白馬王子的形象還有很大一截距離。
  「別急著走!」刑慎一把拉住方慕情的手腕,那裡柔軟無骨,讓人捨不得鬆手。
  方慕情緊張地想縮回手,可是眼前的男人不鬆手,她皺起了眉頭,「你先放開我!」
  刑慎握著她的手,把她重新逼回到洗手臺前,他的目光落在她臉上,光潔如瓷的額頭,清麗的眉眼,長而捲的睫毛,秀氣的鼻子,飽滿的紅唇,往下,精緻的鎖骨,胸部目測是不大不小,有淺淺的乳溝,引人遐想……
  他越看,越想把她據為己有,但,他實在不想嚇壞她。
  「做我女朋友,好嗎?」他緊盯她,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了口。
 
  ◎             ◎             ◎
 
  方慕情瞪大雙眼,眼前的男人劈頭蓋臉向她提出這樣的請求,他的霸氣跟以往跟她告白的男生不太一樣,她有點招架不住。
  「你……開什麼玩笑,呵呵……」她尷尬地笑,以掩飾自己心裡的慌張。等一下見著刑玉,她一定要問她,她哥是不是很喜歡開玩笑。
  可下一刻,她的下巴就被對方的手指捏緊,他一低頭,便吻住她的唇。
  「唔……」她瞪大雙眼,綿軟薄涼,是這個吻帶給她的觸感,幡然清醒,她用力扭頭想擺脫他的吻。
  刑慎全身的血液沸騰著,他也完全沒想到自己會這樣失控,低頭就吻住了面前女孩香軟的唇,前所未有的感覺攫住他的心,他就是想吻,想汲取她的甜蜜,大手扣緊她腦後與頸後,托著她的下巴不知饜足地廝磨輕咬,不管不顧這女孩的反抗……
  看著她臉頰漲紅,看她眼神時而渙散,時而清醒,他的吻更加激烈。
  方慕情寶貴的初吻就這樣被奪走,她要留給白馬王子的初吻,就這樣被眼前霸道的男人給奪走了,她氣惱,委屈,抬腳幾乎是使盡了力氣,狠狠地踢了面前男人一腳。
  「噢……」刑慎的腳吃痛,鬆開了面前的女人微彎下腰捂住痛處,痛得呻吟一聲。
  方慕情見他鬆開了自己,扳開門鎖落荒而逃,到了安全的地方,她一個人背靠著牆感覺快要虛脫,額上佈滿了冷汗。
  她舔舔嘴唇,還殘存一絲絲的痛,她嘶地低叫一聲,指腹輕輕撫上痛處,隨即皺起眉頭,那男人蠻橫霸道,實在太可怕,她真的怕他,她發誓,以後都不會再來這個地方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