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寡情總裁被撩了
【6.2折】寡情總裁被撩了

臉紅紅BR1060--桔子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桔子
出版日期:
2019/05/23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放妻協議
NT118
銷量:27
前夫想再婚
NT118
銷量:39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45
待到村花出嫁時
NT118
銷量:11
總裁與前妻
NT118
銷量:36
金主的床不能爬
NT118
銷量:38
我被侯爺欺負上了
NT118
銷量:26
王爺,妾身不嫁
NT118
銷量:26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NT118
銷量:32
水噹噹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42
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32
不情願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54
寡情總裁被撩了
NT118
銷量:57
秘書與賣身契
NT118
銷量:48
隱婚契約
NT118
銷量:36
花了十年試婚
NT118
銷量:30
就怕上司變老公
NT85
銷量:74
王爺忙寵妻
NT85
銷量:46
逼婚不下床
NT85
銷量:69
夜夜催婚
NT85
銷量:71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5
銷量:311
夜夜難寐
NT85
銷量:243
一百零一夜
NT85
銷量:208
半夜哄妻
NT85
銷量:193
十年一夜
NT85
銷量:190
夜劫
NT85
銷量:179
離婚有點難
NT85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85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6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5
銷量:142

結婚前,她嬌氣傻白甜,盜壘後把人拿下;
上床後,她翻臉不認人,寡情男只好攻了!


一個清心寡慾的大總裁,身邊帶個混世小魔王,
有錢人家的小孩難管教。
身為幼稚園老師, 連樂一聽著這小魔王動不動就開口要拿錢砸人,
索性找他老爸出面,問他到底怎麼教兒子的。
可惜,權餘大總裁斯文儒雅,談吐不凡, 一個犀利眼神看過來,
小魔王乖得跟什麼似的, 還不小心將她的小心肝給勾得一顫一顫的。
結果,她的花痴大發,把大總裁給拐上床, 又啃又吃之前,
揚言她一定會負責,大不了嫁他。 人家都說,男人床上的話不能信,
女人床上的話, 那更不能信了,只是權餘這位大總裁心眼小,
拿著一夜情逼得她進門,他說,他心動了,她不嫁不行。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權文琪,你怎麼又和別班的小朋友打架了!」連樂一無奈的看著面前模樣精緻的小男孩,「這已經是你這星期的第三次打架了。」
  權文琪抱著手中的布偶熊,哼了一聲,扭頭不看連樂一。雖然竭力裝出一副很有氣勢的模樣,但是在連樂一這樣的成年人看來,權文琪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心虛感。
  幼稚園剛開學不久,權文琪是第一次上幼稚園,有些不受控。連樂一也是剛剛成為一名合格幼稚園老師,每天都被一群小蘿蔔頭圍著嘰嘰喳喳,也是有點還沒適應過來。
  「你能告訴老師,你打架的原因嗎?」連樂一很認真的看著權文琪,沒有第一時間就責備權文琪的不是。
  權文琪是個小霸王,平時在家裡無法無天慣了,到了幼稚園自然也要做大王,「我要去溜滑梯,他們都霸占著不讓我玩,我很生氣,就和他們打起來了,那些人真的很弱,我一個人就把他們都打趴了。」
  「你看起來很驕傲、很自豪?」連樂一苦惱的扶額,「文琪寶貝,溜滑梯是幼稚園的公共財產,不是你一個人的私有物品,大家都可以玩的。你不能因為自己想玩,所以就不讓別人玩。」
  「我才不管,我爸爸說,我想要什麼就要直接開口。」權文琪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不自覺在地上磨蹭的腳尖還是洩露了他的不安。
  連樂一只覺得頭痛。
  大部份不受控的孩子都是被家長慣出來的,有些是家長過度寵愛,有些則是家長壓根不管教。她才剛來幼稚園上班沒幾天,也不了解權文琪家庭狀況。但是照權文琪這麼發展下去肯定不行,連樂一覺得自己有必要和權文琪的家長談談。
  「文琪,你爸爸雖然說要你想要什麼就直接開口,但是應該並沒有說你開了口,那東西就會變成你的吧?」連樂一諄諄教導。
  「爸爸說可以買下來。」權文琪拍拍胸脯,「我家很有錢!」
  連樂一心想,這位家長到底是怎麼教孩子?怎麼什麼東西都用買賣來解決?這樣對孩子的教育真的好嗎?
  「文琪,我知道你並不是真的想買下那個溜滑梯。」連樂一嘆了口氣,她照顧權文琪的這麼幾天,也大致清楚權文琪的性子雖然霸道,卻還算不上蠻不講理,他只是想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但是蠻橫慣了,導致別的小朋友都有點怕他。
  權文琪自己不高興,也見不得別的小朋友玩得興高采烈,才會跟其他小朋友吵架。
  「如果你想和大家一起玩,你就要好好跟大家說,你們都是好孩子,要和平相處。」連樂一摸摸權文琪的頭。
  「誰想和他們一起玩!」權文琪立刻心虛的大聲否認,「我才不想和他們一起玩,整天只知道哭哭啼啼的,跟愛哭鬼一樣,討厭死了!」
  連樂一瞬間皺眉,抬起頭見幾個小朋友躲在教室門口偷偷聽她和權文琪說話,默默嘆了口氣。
  「我才不是愛哭鬼,媽媽說我是小公主。」其中一個叫李可愛的小女孩很委屈的扁扁嘴巴,「都是因為你經常欺負我!」
  「就是,你是霸王龍!」
  「大壞蛋!」
  權文琪倔強的抿著唇,明明眼淚都在眼眶中打轉了,就是不肯道歉。
  這孩子性子太倔了,再這樣下去可不行。
  連樂一趕忙安撫了幾個小心靈被權文琪傷害的小孩子,牽著權文琪的手去園長辦公室,「文琪我要打電話給你爸爸。」
  「爸爸很忙,才不會有空理妳。」權文琪小聲的道。
  「園長。」連樂一敲門,走進園長辦公室,將權文琪抱起來放在沙發上,給他一副拼圖讓他先自己玩一會,「權文琪家庭狀況,請問園長您清楚嗎?」
  「他又惹禍啦?」園長也很頭疼,「我只知道他是單親家庭,爸爸很忙,妳來這段時間相信也看到了,每天來接文琪放學的都是他家的司機,從沒看到他爸爸來過。」
  「是啊,我一直想找機會和他爸爸聊一聊,可是一直沒機會見到他。」連樂一嘆了口氣,「雖然文琪年紀還小,但是他性格太霸道了,又倔又不肯服輸,還嘴硬,也不知道他爸爸到底給他灌輸了什麼錯誤的想法,要是放任不管,以後文琪要怎麼辦?」
  「有錢人家的小孩子,父母都忙著賺錢,疏忽了孩子的教育也正常。」園長嘆息。
  「您這裡有他爸爸的聯絡方式嗎?我想打電話給他,聊聊文琪的情況。」權文琪剛來幼稚園沒多久,當初報名的時候並不是她接待的權文琪的爸爸,幼稚園才剛剛分班,家長的聯絡方式都還在整理中,還沒來得及發放到各班老師手上。
  其實主要也是權文琪的爸爸一直沒出現過,不然每天放學家長接孩子的時候,老師和家長總能聊上幾句,留下聯絡方式。
  「這裡。」園長翻開聯絡簿,遞給連樂一,「他爸爸名叫權餘,據說是一家上市集團的總裁。」
  連樂一對商界的事情不關注,自然也不知道權餘是多大集團的總裁,她謝過園長,又牽著權文琪離開。
 
  ◎             ◎             ◎
 
  等下午放學見到權家的司機,她忍不住又問:「文琪爸爸真的很忙嗎?開學這麼久了,從來沒看到他來接過文琪放學。我們幼稚園其實也是希望家長能夠和孩子有更多的時間溝通相處,而且我也有些事情想和文琪爸爸聊聊。」
  「總裁太忙了。」司機抱歉的笑笑,「他前兩天剛剛去倫敦出差了,要是老師妳有什麼事情就跟我說,等總裁回來我再轉告他。是文琪少爺在幼稚園不聽話了嗎?」
  「我聽話得很!」權文琪忍不住瞪著司機,小手死死拉著連樂一的手指不肯鬆開,彷彿司機是大壞蛋,「你不要想跟爸爸告狀,哼!」
  司機苦笑兩聲,無奈的看著連樂一。
  看來權文琪這霸道的性子對任何人都是無差別攻擊。
  連樂一目送權文琪上車,和他揮手道別。
 
  ◎             ◎             ◎
 
  等下班後,連樂一算了一下倫敦應該是下午的時間,便拿起手機打給權餘。
  電話響了很久才被接起來,「喂?」
  聲音很低沉,只憑著這一個喂字也能聽出對方是個精英份子。權文琪長得就很像漫畫裡的小王子,想來這位爸爸的顏值應該也不差。
  連樂一連忙收回思緒,開口道:「文琪爸爸您好,我叫連樂一,是文琪的幼稚園老師,請問您現在有空嗎?我有點關於文琪的事情想和您聊聊。」
  「抱歉,我現在沒空。」
  拒絕得乾脆俐落,讓連樂一無話可說:「這樣啊……」
  「我最近在倫敦出差,現在馬上要開一個重要會議,有什麼問題我們晚點再說。」權餘的聲音並沒有不耐煩,甚至還算禮貌,但是連樂一隱約也聽到電話那頭有人用英文快速的說著什麼,她憑著自己蹩腳的英文水準默默在心裡翻譯了一下,大約說開會時間到了,人都齊了……
  連樂一不好繼續打擾,但還是不死心的追問了一句,「那請問權餘先生大概什麼時候有空呢?」
  權餘沉默兩秒,「過兩天吧。」然後就掛了電話。
  連樂一瞪著被掛斷的電話,有些發愣。
  過兩天?一般人說過兩天都不止兩天,所以權餘到底是什麼意思?忙到連幾分鐘的時間也抽不出來?是不是有點對自己的孩子太不關心了?遇上這樣的父母,就算家裡再有錢,孩子也是很可憐的。
 
  ◎             ◎             ◎
 
  連樂一是很有耐心的老師,她帶的草莓班孩子都很喜歡她,每天一來幼稚園就樂一老師、樂一老師叫個沒完。
  這天一早,那個叫李可愛的小女孩就帶了幾個草莓過來給連樂一。
  小孩子力氣小,動作也不知道輕重,又不肯讓家長幫忙,一路拿過來,草莓裝在袋子裡都被壓壞了,偏偏李可愛還不知情,只知興高采烈的抱著連樂一的腿,一副驕傲的模樣,「樂一老師,媽媽昨天給我買草莓了,我特意拿幾個給妳喔,草莓好甜,好好吃!」
  李可愛的媽媽好笑又無奈的對連樂一道:「可愛特別喜歡妳,昨晚就吵著要把草莓分給妳,今天一早起來了,我說幫她拿草莓,她還不肯。」
  連樂一一把將李可愛抱起來,親了一下她的臉蛋,笑得很溫柔,「謝謝可愛寶貝的草莓,老師很高興收到妳的禮物,進去和小朋友一起玩吧。」
  此時恰好走進幼稚園目睹了這一幕的權文琪,心裡有些不高興。
  居然給老師帶禮物以此獲得老師的喜愛,實在是太過分了,不能原諒!
  於是這一天,李可愛小朋友的辮子又被權文琪扯了。
  連樂一氣呼呼地訓了權文琪幾句,又給李可愛編了更好看的髮型,好不容易哄得李可愛眉開眼笑了,讓她去和朋友們玩,這才扭頭,很嚴肅的看著權文琪。
  她很少做出這樣嚴肅的表情,權文琪就有點心虛了。
  「權文琪,你知道錯了嗎?」連樂一嚴肅的問道。
  「我才沒有錯!」權文琪不肯認錯。
  「可愛今天又沒有惹你,她一直在和別人玩洋娃娃,沒有碰到你,也沒有搶你的玩具,你為什麼要扯她的辮子?這樣她會很痛的。」連樂一很認真的訓道。
  「她是大壞蛋!」權文琪蹬著腳,氣呼呼地道。
  「為什麼?」連樂一不解。
  權文琪不肯說出理由,只抿著嘴,低著頭。
  「權文琪!你不能這樣無理取鬧知道嗎?」連樂一想讓權文琪明白,有些事情是絕對不可以做的,如果他意識不到自己的錯誤就不能獲得原諒。
  權文琪被連樂一一直默默看著,許久,支撐不住了,圓滾滾的眼淚一顆顆地掉了下來。抽抽噎噎的,卻始終不肯哭出聲,也不肯認錯。
  連樂一的心都被權文琪哭軟了,這孩子長得漂亮,哭起來格外惹人心疼。她蹲下身子將權文琪輕輕抱在懷裡小聲安撫,「哭什麼,不哭,小霸王哭起來就不霸氣了。」
  「都是妳把我惹哭了……嗚……」權文琪一邊哭一邊指責連樂一,「都是因為妳啦!人家是男子漢,才不會哭,是因為,因為剛剛我吃了辣椒,被辣哭了。」
  幼稚園出於對小孩子健康的考慮,食物大多比較清淡,連不辣的彩椒都很少有,根本不存在吃辣椒被辣哭的情況。
  但是怎麼辦呢,人家可是小小男子漢,才不會哭,肯定是被辣哭的。
  連樂一好笑又心疼,輕輕幫權文琪把眼淚抹去,「都是老師的錯,害文琪流眼淚了,那文琪現在有沒有討厭老師?」
  「那妳像親李可愛那樣親我一下,我就不討厭你了!」權文琪用胖乎乎的小手把眼淚擦了,可惜小男子漢還不能好好的把自己弄乾淨,臉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連樂一從口袋裡摸出柔軟的手帕幫權文琪把臉蛋擦乾,不期然想起早上自己好像是親了李可愛一下。
  因為成年人嘴裡細菌比較多,所以即使連樂一很喜歡孩子們,也很少親他們,也就只有偶爾孩子們做了特別讓她高興的事情,她會輕輕親一下他們的臉頰。
  所以這孩子……是吃醋了?
  可真是彆扭的小霸王,連樂一笑了。
 
  ◎             ◎             ◎
 
  到了晚上,連樂一拿著手機猶豫許久,想著之前打電話給權餘時,他那冷淡的反應,咬咬牙。
  不行,權文琪的本性是不壞的,他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情緒,這一點她覺得自己作為老師,有必要和家長溝通一下,趁孩子年紀還小,把這行為給糾正了,不然以後長大了,就來不及了。
  電話又響了好久,好在權餘還是接通了電話。
  「你好,文琪爸爸,我是權文琪的幼稚園老師連樂一,請問你今天有空嗎?」連樂一鼓起勇氣問道。
  電話那頭依舊有不停的說話聲,連樂一對於權餘的忙碌程度終於有了一種概念,也許權餘並不是在敷衍她,他是真的很忙。
  「連老師,很抱歉,我這兩天實在有點忙不過來。」權餘的語氣並不急促,依舊穩穩的,並不受身邊人忙碌的狀態影響,「是這樣的,我大概這週日凌晨能回臺灣,我相信老師妳會打電話給我,一定是很關心文琪的情況的。這樣好了,星期日上午老師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方便來我家做個家庭訪問嗎?我想和妳當面聊聊文琪的情況。」
  「我很方便。」連樂一立刻點頭。
  權餘能夠這樣說,說明他還是很在乎自己兒子的情況的,連樂一作為老師,一定要積極配合。
  「那星期日上午九點,我請司機來接妳?」權餘說道。
  「不用不用,明天司機送文琪來學校的時候跟我說一下你家的地址就好,我自己會過去,那就這樣,不打擾你了,再見。」
  連樂一結束通話後終於鬆了一口氣。
  只要家長還願意聊,就還有希望。她實在是有點擔心如果權文琪繼續這樣霸道下去,會引起幼稚園其他小朋友的家長的不滿。
  如果家長控訴自己的孩子在幼稚園被欺負的話,幼稚園出於考慮,很有可能就會勸權文琪轉去別的幼稚園。那樣對於權文琪而言,會是一種傷害。
 
  ◎             ◎             ◎
 
  「文琪,這個星期天,老師要去你家玩哦。」
  第二天,連樂一告訴了權文琪這件事。
  「老師妳該不會是要向我爸爸告狀吧?」小小男子漢很警惕地看著連樂一。
  「告什麼狀?」連樂一挑眉,裝傻,「你不是說你沒有做錯什麼事情嗎?只有你做錯了事情,我才會向你爸爸告狀。」
  權文琪眉毛鼻子簡直都要皺到一塊去了,磨磨蹭蹭許久才開口道:「告狀的人是大壞蛋,鼻子會變長!」
  「鼻子長長的是大象,不是老師,而且鼻子變長的原因是因為說謊哦。」連樂一笑瞇瞇的點點權文琪的鼻子,「我問你有沒有欺負同學的時候你說沒有,你沒有說謊吧?說謊的話鼻子真的會變長,到時候我們文琪帥帥的臉蛋就會變醜了。」
  權文琪驚恐的用雙手捂住自己的鼻子,瞪大了眼睛望著連樂一,「真的?」
  「真的!」連樂一用力地點頭。
  權文琪一副被驚嚇到的模樣,最後一溜煙地跑遠了。
  連樂一失笑,搖搖頭,轉身回了辦公室。
  每天都要陪這些調皮的小不點玩遊戲,還要跟他們講講道理,讓他們做個好孩子,真的是很傷喉嚨。連樂一感覺自己年紀輕輕就已經到了要用保溫杯泡枸杞茶的養生的老年生活。
 
  ◎             ◎             ◎
 
  星期日一大早,連樂一就起床了。
  手機裡有一則簡訊,是半夜的時候權餘傳過來的,大致的意思是他已經回到臺灣了,今天九點他會在家裡等候連樂一的光臨。
  連樂一想起自己昨天從司機那裡拿到的地址,不由得咋舌。
  她知道權文琪家境不錯,但是沒想到會住在那個有名的社區,聽聞那裡的別墅一棟都要好幾億,簡直是天價!
  權家家境如此富裕,為什麼不送權文琪去上貴族幼稚園,而是來他們這個普通的公立幼稚園呢?
  真是想不通。
  八點半,連樂一在守衛那裡填寫了訪客登記,根據保全指的方向一路前行,到權家門口正好八點五十。
  「別墅真大。」連樂一看著面前灰瓦白牆的別墅,按了門鈴,大門對講機立刻有人接起來,連樂一還以為是權家的傭人,禮貌的開口道:「你好,我是連樂一,是權文琪小朋友的幼稚園老師,和權先生約好了今天要來做家庭訪問。」
  沒想到電話那頭靜默了兩秒,突然響起權文琪的哭聲,「嗚哇……老師……」
  「文琪?」連樂一瞬間驚駭了,雙手抓著鐵門欄杆對著對講機著急的問道:「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你別哭,老師就在外面,爸爸呢?家裡面有人嗎?」
  「嗚嗚……爸爸睡著了,我怎麼叫都叫不醒他,老師怎麼辦……」權文琪抽抽噎噎地道:「老師,我好怕爸爸醒不過來了……」
  「文琪乖,出來幫老師開門,讓老師進來看看情況。」連樂一心一凜,顧不了太多,只想立刻了解情況。
  權文琪是單親家庭,而且從平時權文琪的言談舉止來看,雖然權餘很忙,對權文琪的關心不多,但是權文琪心裡還是很喜歡他的爸爸。
  權文琪邁著小短腿墊著腳尖開了大門,匆匆往院子裡跑的時候還不小心摔倒了,可是他顧不得自己有沒有受傷,只想著快點幫老師開門,讓老師去叫醒爸爸。
  因為老師那麼厲害,一定可以叫醒爸爸的!
  「小心!」連樂一覺得自己心臟都要跳出來了,現在的孩子都很嬌氣,皮膚脆弱得很,常常不小心就刮破皮了。
  「老師妳快點去救救爸爸。」權文琪終於打開了大門。
  連樂一先是查看了一眼權文琪的情況,發現他的膝蓋有點破皮,微微有血絲,但是不算太嚴重,這才一把抱起權文琪就往屋子裡跑,「文琪,爸爸在哪裡?」
  「在臥室裡面,在二樓。」權文琪小小的拳頭擦了擦眼睛,給連樂一指路。
  連樂一經常照那些顧精力充沛的小朋友,所以她的體力還算不錯,三步併兩步就跑上二樓,直接推開權餘的臥室門。
  黑白色調裝潢的房間,正中央放著一張大床,此時黑色的蠶絲被微微隆起,證明床上躺了人。
  連樂一放下權文琪,立刻上前把被子微微掀開,一眼看到權餘緊緊皺起的眉頭以及他臉上的冷汗。
  顧不得內心對權餘俊逸的臉蛋發出的讚美和感嘆,連樂一先是伸手探了一下權餘額頭上的溫度。
  很涼,並沒有發燒。
  權餘的意識有點模糊,隱約知道身邊多了一個人,但是始終沒辦法睜開眼睛,手死死的捂著胃部,連呻吟都發不出來。
  連樂一也看到了權餘壓在胃上的手掌,骨節分明的手背青筋突出,看來權餘用了很大的力氣。
  「是胃病發作了?」連樂一的第一反應就是拉開床邊的抽屜找胃藥,也顧不得什麼隱私了。一般有胃病的人都會準備胃藥,因為胃病可能隨時都會發作。
  現在的人生活不規律,權先生又是很忙碌的總裁,有胃病也很正常。
  「文琪,爸爸以前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嗎?」連樂一問道。
  「有,但是以前爸爸會醒過來跟我說話。」權文琪哭得眼睛都腫了。
  「文琪別怕,有老師在。」連樂一終於在抽屜角落找到了兩盒開封了胃藥,打開看了一下說明書,她拿出幾顆藥,再拿杯溫水,讓權餘吃下。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