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隱婚契約
【6.2折】隱婚契約

臉紅紅BR1058--阿茶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阿茶
出版日期:
2019/05/23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NT118
銷量:8
水噹噹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14
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14
不情願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16
寡情總裁被撩了
NT118
銷量:37
秘書與賣身契
NT118
銷量:36
隱婚契約
NT118
銷量:24
花了十年試婚
NT118
銷量:20
就怕上司變老公
NT85
銷量:60
王爺忙寵妻
NT85
銷量:36
逼婚不下床
NT85
銷量:61
夜夜催婚
NT85
銷量:59
睡妻條件
NT85
銷量:70
彪悍總裁來討婚
NT85
銷量:59
囚妻
NT85
銷量:92
總裁不想被放生
NT85
銷量:58
孕妻是天價
NT85
銷量:130
脅迫的欠債同居
NT85
銷量:121
天降惡夫
NT85
銷量:91
收拾小秘這麼難
NT85
銷量:111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5
銷量:301
夜夜難寐
NT85
銷量:233
一百零一夜
NT85
銷量:200
十年一夜
NT85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85
銷量:181
離婚有點難
NT85
銷量:171
夜劫
NT85
銷量:162
王妃不管事
NT85
銷量:151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5
銷量:137

婚,落伍了;逼男人離婚,只怕下不了床,
婚外情,落伍了,逮老婆上床,就怕她躲了!


相親時,為了拒絕相親對象,沈博雅一句, 她想嫁入豪門,
結婚後在家做少奶奶,什麼事也不做, 把相親對象嚇跑不說,
還讓她暗戀多年的男神聽進去。
她嫁不出去,不是她沒人追,而是她對男人很挑剔,
郭彥輝一句不如嫁給他,因為她的拜金,他可以滿足她。
他有錢有能力還長得人模人樣,是她少女時就喜歡上的,
可高高在上的男神看不上她,她只好安分的跟他當陌路人,
結果,在為了逃避父母的逼婚下,她竟真的嫁給他了。
郭彥輝說,等他找到想愛的女人,他們的婚姻就結束了,
她以為可以讓男神愛上她,可惜他愛上的女人不是她,
可她乖乖的讓出郭太太的頭銜時,他卻發怒地找上門。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沈博雅正在認真上著班,桌上的手機在這個時候響起,拿過手機,看著螢幕上閃爍的來電顯示,她蹙了蹙眉頭。
  這通電話她不想接,卻又不得不接。
  幾個深呼吸後,沈博雅這才按下手機的通話鍵,笑咪咪地說道:「喂,媽。」
  「小雅,晚上七點在麗緻酒店的咖啡廳,妳過去一下。」電話那頭,沈母說道。
  「麗緻酒店?」沈博雅微愣。
  她知道她媽是打電話來叫她去相親的,這已經不是頭一回了。但是相親的人約在麗緻酒店這樣高級的酒店還是頭一回。
  「我還沒說完,對方叫周見林,今年三十二歲,研究生畢業,有房有車,身高一七五公分,不抽菸、不喝酒,性格不錯,妳好好跟人家聊聊。記得是七點,別遲到了。」沈母飛速地一口氣講完,中間幾乎沒停頓。
  「媽……」沈博雅痛苦無奈地拖長尾音。她真的快被她媽打敗了,連著幾個月,每個星期至少兩次相親,幾乎都沒有間斷,她都不知道她媽到底是從哪認識的這麼多的適婚男子。
  「小雅。」沈母嘆了口氣,再次語重心長地勸說道:「妳今年是二十九,不是十九了,什麼時候結婚無所謂,可是生孩子一定要趁年輕。現在妳還有機會,有時間好好挑挑別人,不然再過幾年,就是別人挑妳了,再說了……」
  沈博雅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支著額頭,無力地聽著。她媽這些話她都快能倒背如流了,每天都要唸個好幾遍,她現在都快連家都不敢回了。沈博雅吁了一口氣,打斷那邊老調重彈的話,乾脆俐落索地道:「七點是嗎?放心,我會準時到的。」
  沈母滿意一笑,另外叮囑道:「下班後記得一定要先好好補個妝,這個男孩子條件非常好,人品也不錯,妳好好聊聊,別沒說兩句就回來了。」
  「好,我知道了,媽,我這還有工作沒做完,先這樣了,晚上我會準時過去。」說完沈博雅急匆匆地結束通話。
  長長地嘆了口氣,沈博雅撇撇嘴,繼續將注意力投入到眼下的工作。
 
  ◎             ◎             ◎
 
  晚上六點五十分,沈博雅開著車來到麗緻酒店的停車場。
  臨下車前,她放下頭頂上的遮陽板,照著鏡子仔細檢查一下自己的妝容,雖然她有些厭惡這樣沒完沒了的相親,尤其是對著一個自己完全陌生的男人有說有笑,但是厭惡歸厭惡,她每次還是抱著很認真的態度去赴約。
  進酒店後,服務生帶著她來到預約的座位。
  對方已經到了,外貌不錯,戴著眼鏡,看上去斯斯文文的。見沈博雅過來,就站起身,略紳士的伸出手與其相握,笑著說道:「沈小姐嗎?我是周見林,很高興認識妳。」
  「你好。」沈博雅淡淡地笑了笑,點了點頭,收回手在他對面落座。
  服務生再次過來,遞上菜單,沈博雅簡單地掃了一下,要了杯拿鐵。
  周見林要了杯卡布奇諾,然後就將菜單還給服務生。
  「沈小姐是從事什麼行業?」
  周見林倒是乾脆,點完咖啡立刻就和她聊了起來。這讓沈博雅覺得他的目的性太強,心裡頓時有些反感,但是轉念一想,這樣可以加快相親的效率,也蠻好的,他沒錯。
  「我在嘉海集團任職。」沈博雅簡單答道。
  「聽介紹人說,妳已經是主管了?」周見林笑呵呵地問道。
  沈博雅一愣,臉上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反感,心想他都知道了還問,是為了確認一下嗎?
  「嘉海是個大企業,沈小姐年紀輕輕就能做到主管,想必很有能力。」周見林恭維起來,滿臉堆著笑,似乎對沈博雅頗為滿意。
  不過,她的年齡不小了,以她的條件,不該這個年紀了還得靠相親才是,於是他話鋒一轉,說道:「但是請恕我直言,沈小姐外貌姣好,經濟能力也不錯,怎麼會拖到這個年紀還沒結婚,是眼光太高了嗎?」
  這種問題簡直就是相親必問,要如何回答,沈博雅大概也早已倒背如流了。只見她很公式化地答道:「沒有,只不過平時工作比較忙,經常出差,不經意一晃,就到了現在。」
  周見林卻皺了皺眉,露出一絲為難,「其實我對妻子的要求不高,但是一定要顧家,不知道介紹人有沒有跟妳說過,我們家也有開公司?」
  沈博雅搖了搖頭,看他身上的穿著,以及像是刻意放在桌子顯眼處的高級轎車的車鑰匙,不難猜出他的經濟條件,不然也不可能約在這裡。
  只不過,沒想到他是自己家有公司。
  她爸是位司機,雖然自身工作不錯,但是父母介紹的,多半都是和她家庭條件差不多的人。雖然因為工作關係認識很多企業老闆及小開,但是她還沒想過要嫁入豪門,所以嘴上淡淡地說道:「是嗎?我並不知道。」
  周見林露出自信的笑容,開始介紹起來,「我們家是做出口貿易的,剛起步不久,生意還不錯,但是畢竟是剛起步,各方面都還不成熟,妳待過跨國企業,要幫忙協助一家公司肯定是得心應手,我希望妳可以跳槽到我們自己家來。」
  什麼?沈博雅挑挑眉,這是她工作以來,第一次見到這樣挖人的。
  「聽說沈小姐工作能力很強,專業知識更不用說了,所以我父母也沒有太介意妳的家庭。」
  沈博雅乾乾地笑了笑,沒說話,且不說婚後怎麼樣,他們之間這才第一次見吧?現在就討論這些,不覺得有點太心急了嗎?
  「還有一點,我們家公司剛起步,所以父母他們要忙著在外應酬,因此,家裡就有點忙不過來,我想婚後家裡的家務可能都要由妳來負責。」
  沈博雅聞言,眼睛不由得微微瞪大,驚訝地看著周見林。
  周見林急忙補充道:「其實也沒什麼,也就煮飯、掃地、洗衣服,不會很累人的。我有空的話也會幫忙。等以後生意好起來,肯定會雇傭人。」他又繼續說道:「其實以我們家現在的條件,也能請得起傭人,只不過我父母他們節儉慣了……」
  「那個……」沈博雅的嘴角都抽搐了,內心掙扎了許久,她終於忍不住打斷周見林,「我覺得我們不合適。」
  周見林也是一愣,似乎很意外,居然還問:「為什麼?」
  「我想嫁入豪門,結婚後就辭職在家做少奶奶,什麼事也不做。你看,我們的目標是完全不同,所以我們不合適。」沈博雅故意露出拜金的樣子,昂著下巴說道。
  果然,周見林臉色黑了下去,「妳年紀輕輕的,怎麼會想不勞而獲呢?介紹人還說妳人品很好,父母品行端正,不然的話,以你們家這種條件,我們家怎麼可能看得上?」
  「你們家也不過是看上了我的工作能力,彼此彼此。」沈博雅不客氣地回擊道。
  「妳!」周見林似乎氣急了,完全沒想到沈博雅會這麼現實,連婉轉的話都不會說。
  「我有點餓了,你如果不打算走的話,不如我們一起吃個飯吧?聽說這裡的餐點很不錯……」
  目標都沒了,誰還有心情吃飯?周見林起身,拉拉西裝外套,神情卓然地說道:「抱歉,我還有事,沈小姐想吃飯就自己一個人吃吧!」
  「那不行,你不請客,我哪裡吃的起?」沈博雅故意噁心他道。
  擺明了是要占他便宜,周見林眼睛都瞪直了,他實在是沒見過這麼直接的女人,他怒甩袖子而去。
  沈博雅翻了翻白眼,嘿嘿一笑,她也不是故意要說那番話氣人的,只不過,突然有點想惡作劇一下。周見林被氣得錢都沒付就走了,沈博雅無所謂,雖然這裡很貴,但是兩杯咖啡她還付的起,而且她不喜歡欠別人什麼,尤其是不喜歡的人。
 
  ◎             ◎             ◎
 
  買完單,沈博雅拎著包獨自往外走去。
  「小雅?」一個低磁的聲音突然在她身後響起。
  沈博雅詫異地回頭,看見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正一臉微笑地看著她。
  他穿著休閒式的西裝,身材高高瘦瘦,他的臉容在昏暗的燈光下有些朦朧,沈博雅仔細瞧著,他有一張十分英俊的臉,濃黑的一雙眉毛,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樑,下面是兩片薄薄的唇,這樣難得一見的美男子,似乎和記憶中的某張臉有些相像。
  「不認識我了?」男人再次笑著開口,輕聲細語的,又充滿了磁性,煞是好聽。
  「彥輝哥哥?」眼前這張臉和記憶中那張稚嫩的臉重疊起來,沈博雅雙目微睜,有些詫異。
  郭彥輝勾了勾唇角,露出滿意的笑來,說道:「還好沒有完全忘記我。」
  沈博雅回過神來,展顏一笑,轉過身去,走到他面前,「真的是你,你回國了?」
  「回國有一陣子了,想不到會在這裡遇到妳,剛才……」郭彥輝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看著沈博雅,問道:「在相親?」
  沈博雅苦笑了一下,無奈地聳了聳肩,不想再提剛才的事,遂而問道:「你呢?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也是來相親的,不過對方走得早,我正準備要走,看到妳進來,又不是很確定是妳,所以就等了一會。」
  沈博雅微怔,這麼說剛才的相親過程他都看到了,她說的話也都聽到了嗎?
  思及此,沈博雅的臉上閃過一抹慌亂。
  郭彥輝卻依然熱情地指了指身後的方向,說道:「別站著,過來這邊坐吧,我出國念書後就沒見過妳,沈叔還好嗎?」郭彥輝領著她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他坐的位置,和她一桌之隔,但是又背對著外面,所以他的視線能看到全場,別人卻看不到他。
  郭彥輝叫來服務生,讓沈博雅再點些東西,沈博雅擺了擺手,拒絕道:「不用了,剛才喝飽了。」
  郭彥輝也不勉強,自己低頭抿了一口咖啡。
  「我們都蠻好的,謝謝關心。」
  「妳現在應該已經工作了吧?」
  「嗯。」
  「自從我出國念書,我們有……十幾年沒見了吧?」郭彥輝回憶了一下,問道。
  沈博雅微微一笑,小時候爸爸幫郭家開車,媽媽沒空的時候,爸爸總是會帶她去郭家,那時候郭彥輝總是像大哥哥一樣照顧她,和她一起玩。後來爸爸腰不好,就提前退休在家,郭彥輝到美國念書,他們也就再也沒見過。
  沒想到,郭彥輝還記得自己,沈博雅心裡多少有些安慰。
  敘舊敘了一個多小時才把話說完,郭彥輝看了下手錶,說道:「時間不早了,我送妳回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開車來的。」沈博雅立刻說道。
  郭彥輝點了點頭,也不勉強,「那好,路上注意安全。」
  兩人告了別,卻沒有留下聯絡方式。
  他們現在的關係,也最多算是點頭之交罷了。
  還能在擦肩而過的時候和她打聲招呼,沈博雅已經很滿足了,總比四目相對卻不再相識強得多。
  可是……心裡似乎隱隱有一絲失望,又夾雜著一絲期待。
  失望的是什麼,期待的又是什麼,沈博雅有點捉摸不透。但是她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心在與他面對面時曾經加速跳了起來,不過是小時候喜歡了一下而已,這麼多年過去,怎麼再見到時還會這麼不鎮定呢?
  路上,沈博雅開著車,心裡有點亂。
  能重新遇見郭彥輝,她真的很開心,剛才他說要送她,她恨不得立刻就坐進他的車裡,和他再多相處一會,但是理智阻止了她這麼做。每天晚上,只要她不是正常下班回去,父母都會站在樓上看有沒有男人送她回來,她不想被父母看到誤會。
  她知道兩人之間的差距很大,父母肯定不想她在沒希望的事情上浪費青春,所以為了不讓父母擔心,她還是忍了吧。
  他們的世界相差得太遠,想必以後也沒有多少機會再見到。
 
  ◎             ◎             ◎
 
  沈博雅有些洩氣地回到家,原本饑腸轆轆的肚子此刻早沒了食慾。開門進去,媽媽正坐在客廳裡看電視,茶几上放著她的手機。
  沈博雅心裡感覺有絲不妙,不安地低聲叫了句媽,準備回房間。
  但是沈母是特意等在客廳的,怎麼可能就這樣放過她?沈博雅剛進門,她就關了電視,朝沈博雅說道:「過來,我有話問妳。」
  完了,又要挨罵了!
  沈博雅硬著頭皮朝她走去,將包包放在茶几上,在她身邊坐下,轉了轉頭沒看見父親,便開口問道:「爸呢,睡了?」
  「嗯。」沈母看了她一眼,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問道:「說說今天相的怎麼樣?」
  「人不錯,蠻好的,但我跟他……可能不太合適。」沈博雅儘量說得委婉些,她不想在別人背後說人壞話。
  沈母臉色忽然沉了下去,說道:「有什麼合適不合適的,人合適不就好了?妳都相過多少個了?要不就是嫌人家長得不好看影響下一代,要不就是嫌人家工作不好,這個哪裡還有得挑剔?」
  「不是,媽,我跟他目標不太一致。」沈博雅解釋道。
  「什麼目標?嫁入豪門是妳的目標?」沈母陡然話鋒一轉,聲音變得嚴厲起來,「我養妳這麼多年,怎麼不知道妳原來這麼拜金呢,還想嫁入豪門,我平時就是這麼教妳的嗎?」
  沈博雅一怔,原來在她回來之前,那個周見林已經惡人先告狀告到了介紹人那裡,介紹人是沈母朋友的朋友,雖然算不上很熟,但至少是認識的。他質問介紹人為什麼要給他介紹這種女孩,弄得介紹人非常難堪。
  介紹人好心辦了壞事,這受的氣自然要轉回沈母那裡。
  沈母是了解自己女兒的,起初她並不相信介紹人的話,所以也就一直忍著,想等女兒回來再問問看。
  可是看到女兒這態度,加上之前的相親都是這樣不了了之,浪費她的一番苦心,氣不打一處來,再也控制不住了。
  「媽,我……」
  「妳就是故意的是不是,妳就是想讓妳媽媽在朋友面前出醜是不是?妳不想去就不去,幹嘛非要裝成那樣,讓人家笑話?」
  沈博雅委屈死了,自己說了不想去,她媽同意了嗎?
  被一頓猛批之後,沈博雅不敢還嘴,委屈地轉身進了房,躺在床上,她只覺得眼睛熱得厲害,努力忍著不讓自己的淚落下。
  不用父母說一句,她本身壓力就夠大了。之前仗著年輕,身邊追求者眾多,她沒去理睬,一心栽在事業上。現在年齡漸漸變大,追她的人少了,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只不過她都沒感覺,她又能怎麼辦?難道她不想把自己嫁出去?她不想結婚生子,有自己的小家庭,有老公疼嗎?
  「啊!」沈博雅抓狂地拿起枕頭捂在臉上,恨不得將自己和這個世界澈底隔絕。
 
  ◎             ◎             ◎
 
  女大不中留,做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女兒早點結婚,不要過了生育年齡。但不僅僅是女孩子家這樣,男孩家的父母也是這樣希望的,倒不是生育問題,而是成家立業,先成家,更有利於立業。
  郭彥輝相完親回到家裡,父母都在客廳。母親看了他一眼,露出擔憂的眼神看著他;父親不用說,萬年不變包公臉,不管什麼時候見到都是那樣,但是母親已經用眼神給他提示了,郭彥輝能預感到,接下來家裡的氣氛會很糟糕。
  「爸,媽。」郭彥輝過去在他們旁邊的沙發上坐下,很自覺地主動等著他們發問。
  郭母勾起嘴角,笑眼彎彎,語氣很溫柔地說道:「回來啦。」
  「嗯。」
  「這次感覺怎麼樣?」郭父雙手抱在胸前,語氣不冷不淡,暫時聽不出喜怒。
  郭母的視線漫不經心地轉到了兒子身上,似乎並不是很在意的樣子。但是三個人心裡都清楚,他們非常地想要知道這次相親的結果。
  「大概應該沒什麼下文。」郭彥輝根據相親的過程判斷了一下。
  郭母嘴一扁,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郭父沒忍住,搶先一步不悅地問道:「這次又怎麼了?」
  「爸、媽,你們能不能別介紹生意上客戶家的女兒給我?連興趣愛好都不問一下,就直接問一些公司的事,目的性太強了。」郭彥輝說出了自己的理由。
  郭父不以為然,雙手一攤說道:「興趣愛好結婚以後自然會了解,有什麼可問的?我看多少夫妻興趣愛好不一樣的,也照樣恩恩愛愛過一輩子。」
  「我不是說要一樣才能過一輩子,但是……」郭彥輝話語一停,他覺得父母根本就不了解他的需要,說了也是白說,想了一下,他說道:「我們郭家的實力,什麼時候淪落到需要聯姻來鞏固了?」
  「你!」郭父氣了,「你以為我們是為了利益犧牲孩子幸福的父母嗎?我們家的條件擺在這裡,身邊認識的女孩自然都是差不多的,總不能去大街上隨便拉一個人給你做老婆吧?」
  「你不喜歡我們給你介紹的,你可以自己去找一個。」郭母擔心父子兩人又吵起來,連忙柔聲打圓場道:「總不至於三十幾歲的人了,還不想著結婚吧?你知道外面的人都怎麼說你的嗎?」
  因為郭彥輝最近幾年都沒有交女朋友,就傳出了他不喜歡女人的消息來,這個謠言傳到郭父、郭母耳朵裡,真是兩張嘴都解釋不清楚。
  「我工作那麼忙,哪有時間分心?」郭彥輝無奈道。
  前幾年郭父因為一個失敗的決定,導致家族在海外的公司損失慘重,他在美國念完書以後就留在那裡處理,忙了好長時間才填上那個窟窿,這幾年又為了穩定總公司,逐漸把公司業務重心轉了回來。
  郭父、郭母也知道兒子這幾年為了公司付出很多,沒有像同齡的人一樣享受生活,吃喝玩樂談戀愛,但是現在公司穩定了,應該考慮這個問題了。
  「我們也不是要求你一定要娶什麼門當戶對的,但是總比找一些不知根知底的,貪圖我們家財產的女孩子強吧?」郭父鬆了鬆口,語氣緩和了許多。
  郭彥輝的眉間露出了疲憊之色,點了點頭,「我知道你們是為了我好,我下次一定認真點。」
  郭彥輝和沈博雅小時候成績都很不錯,所以沒有體會過因為成績而弄得家裡雞飛狗跳的生活,反倒長大了以後,因為婚姻的問題搞得家庭氣氛緊張,狠狠地體驗了一把小心翼翼,不能觸及的雷區的感覺。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