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高冷總裁很野蠻
【6.2折】高冷總裁很野蠻

臉紅紅BR1040--石秀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石秀
出版日期:
2018/12/2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118
銷量:110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118
銷量:112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118
銷量:57
床伴逼我嫁
NT118
銷量:107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118
銷量:66
半月嬌妻
NT118
銷量:49
嬌妻哄入懷
NT118
銷量:103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118
銷量:114
叼回逃妻
NT118
銷量:102
夜劫
NT118
銷量:188
七年夜妻
NT118
銷量:80
友妻
NT118
銷量:82
同居不同床
NT118
銷量:80
床伴之夜
NT118
銷量:71
把秘書拐回家
NT118
銷量:39
一夜成債
NT118
銷量:71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97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94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50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8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51

被男人寵,落伍了;甩男人,又怕下不了床,
找女人愛,太麻煩,寵女人,非要買一送一。



鍾馳名存實亡的婚姻,已經持續四年多了,
洛姍是他被強迫下不情不願娶過門的妻子。
他要的是能夠在事業上助他一臂之力的賢內助,
不是只能作擺設的花瓶,可洛姍偏非他不嫁。
婚前,她是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 婚後,她還算乖,
很聽他的話,還給他生了兒子。
可這女人是被寵養長大的嬌嬌女,吃不得半點醋,
蠻不講理時連他都不敢恭維,每次教他壓著折騰時,
總鬧著要跟他離婚。她哭說,還要玩多少次才夠,
可不可以一次玩夠本,放她走。她嫁給他近五年,
該知道他不是縱慾無度的男人,是她逼他娶,
還讓他不小心上了心,他怎麼捨得讓她走呢?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晚上十一時許,由司機駕駛的黑色轎車穩穩地停在別墅門外,鍾馳推開車門下了車,背靠著車門點燃一支香煙,修長的指節挾著香菸抽了兩口,他抬頭透過樹影望向二樓的房間窗戶,黑暗一片,沒人給他留一盞燈。
  也罷,他現在住外面,已經半個月沒踏足家門,如果不是因為要取一份重要的文件,他可能也不會回來。輕輕地按按眉心,剛剛的應酬他喝了不少酒,微微有些醉意,他讓司機先把車開回去,明早再來接他,便走上門口的臺階,按下指紋鎖推開門進屋。
  冷峻的眉宇間帶著一絲諷刺的意味,邪魅的唇角浮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弧度,他這麼久沒回來,想必家裡那個女人很高興吧,她哪裡會管他的死活?
  他推開門進屋,頎長的身影顯得落寞,家裡人都睡了,偌大的客廳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冷冷清清的。
  他上樓進了書房,找到了他要的那份文件,準備離開的時候,還是忍不住駐足房門外,輕輕推開了房門,他想看看那個只會跟他劍拔弩張,不講一點道理的女人,哪怕是看一眼也好,他自虐地想。
  借著窗外照進來的月光看到疊得整齊的床被,他才回想起他那個可惡的妻子為了不跟他同房,早已經搬到兒子的房間去睡。
  他眼神冷了冷。就算他不回來住,她也防著他。
  這樣名存實亡的婚姻,已經持續四年多了。
  自從她懷孕,就不願意讓他再碰她,後來兒子生下來,他碰過她幾次,每次都是他用強的,到半年前那一次,她竟然喊出要離婚,他便再沒碰她。
  他是一個生意人,難免要交際應酬,難免身邊纏著一些女人,那些不過是為了應酬需要,可是他娶的女人偏是一個眼裡揉不下沙子,感情不容半點雜質的女人,他有他的無可奈何,偏她純粹的決絕,最後鬧得不可開交。
  對洛姍,他可以無愧天地地說從未做過對不起她的事,可是她不相信,他也沒辦法。
  一開始,洛姍是他在爺爺的強迫之下不情不願地娶過門的,他要的是一個能夠在事業上助他一臂之力的賢內助,不是一個年輕貌美只能作擺設的花瓶。
  可兩家是世交,早就已經安排好的聯姻,如果不是因為洛家的衰落,他們兩家也算得上是強強聯手。只可惜,洛家在五年前一場商業戰中不敵對手,整個商業帝國轟然倒塌,變賣產業也無法挽回一切,再難翻身。
  可洛姍偏是在那時候點頭說要嫁給他,爺爺又是一個最講義氣最守承諾的,便有了他們這段婚姻。婚後她還算乖,很聽他的話,慢慢他就習慣了她。他想著女人而已,就算她不能做他的賢內助,只要乖乖給他生孩子就好。
  可自打她懷孕後,就開始性情大變,或者可以說是現出了本性。的確,她畢竟是被寵養長大的,嬌嬌女一個,吃不得半點苦,又有大小姐脾氣,倔強又任性,她家裡落魄後倒是收斂起幾分驕傲,但蠻不講理的時候還是讓人不敢恭維,以致於後來讓她履行妻子的義務,就像要殺了她一樣,鬧著要離婚。
  鬧得煩了,他也懶得回家和她吵,就乾脆搬到公司附近他的公寓去住,樂得個清靜。想著這樣也可以讓彼此都可以冷靜一下,沒想到這一冷靜,就冷靜了四年。
  幸好,洛珊對他們唯一的兒子還是有點母性的,不至於決絕到真的做出拋夫又棄子的行為。
  他一聲嘆息,冷峻的眉眼透著無奈,沒人在,也不怕光線刺眼,他開了燈,從衣櫃裡拿一件睡袍出來,走到浴室去。
  他並不是一個重慾的男人,身邊的女人再多的誘惑,暗示,他都可以視而不見,拒絕得乾脆,就連他的第一次也是婚後給了洛姍那女人的。在房事上,他和洛姍很契合,婚後也曾有過一段相對愉快的婚姻生活,只是自從她懷孕以後,一切都變了。
  她總是抓住外面聽來的那些不實傳言刨根究底,磨掉彼此最後那點信任,加之她家人經常通過她來跟他要錢,金額多了,就引起他媽的不滿,覺得她是為了錢嫁給他,他媽本就不喜歡嬌生慣養的洛姍,這下對她更反感,他夾在中間也為難。
  他倒不在意要幫洛家,畢竟他很會賺錢,賺來的錢給自己的女人花沒什麼,但他不希望他的女人只把他當搖錢樹,只看到他的錢,心裡沒他。
 
  ◎             ◎             ◎
 
  沐浴完從浴室出來,鍾馳擦拭著濕髮,一臉冷峻的臉上是清晰的五官,結實的身體包裹在黑色的棉質睡袍裡,看著冷清清的房間,他那血氣方剛的身體找不到慰藉。
  突然想起他那已經滿四歲的兒子,上次回來,聽到兒子跟妻子對話,口齒伶俐,是一個相當聰明的小孩,可是兒子對他沒什麼感情,也不願意叫他爸爸。
  可再不親,也是自己的種,他想看看那小傢伙,想到這裡,他扔下手裡的毛巾,離開了房間……
  輕輕地推開房門,儘量不發出丁點聲響,兒子的房間裡亮著柔和的燈光,母子二人正擠在那跑車造型的兒童床上恬靜地睡著……
  他雙手叉腰,看著洛姍穿著米白色的睡袍,長髮披在床畔,微捲的髮尾都拖到地板上了,身體蜷著,一本童書落在她胸前,白皙修長的雙腿露在了被子外面,她一個翻身都能掉到地板上。
  他無奈地搖了搖頭,明明有大床好好地不睡,偏要來跟兒子擠,這女人對他避之不及已經到了這分上。
  他步近,半蹲在床邊,在兒子那可愛的臉蛋上親了一口,又把他露出被子外面的小手小腳都放進被子裡面,眼底是濃濃的父愛,做完這些動作,他又望一眼旁邊的女人,他就搞不懂,這母子倆怎麼品性一模一樣,睡相都一樣差!
  看著洛姍那張連熟睡都明豔過人的小臉,目光落在她紅潤如花瓣般的唇上,往下,是白皙的美頸,精緻的鎖骨,睡袍的領口微微敞開,一抹如凝脂般雪白的乳溝很誘人……
  他別過臉去,免得目光會沉淪下去,但又捨不得,發紅的雙眼再次移回那處,灼熱的眼神貪婪地在那裡反復流連,他小腹處似有一團火,正熊熊燃起,說到底,他還是眷戀她身體,似乎只有她能夠勾起他深處的慾望,對於這一點,他深信不疑,也不能理解。
  他想要她,想到失控,這也不過是要她履行做妻子的義務,正常不過。他走到床的另一邊,將她懷裡那本童書拿到一邊,一隻大手穿過她頸後,另一隻大手從她膝蓋底下探過去,稍加用力,便把睡得很沉的女人給抱了起來。
  她很輕,軟綿綿地在懷裡,臉還在他懷裡蹭了一下,像一隻撒嬌的小貓,他多想她一直這樣,醒了的她,就是一隻會向他揮爪子的野貓,很難搞。
  離開兒子的房間,他抱著懷裡的女人快步回房,將她輕放在床上。
  燈光調到最柔和,他看著仍在睡的女人,開始解身上的睡袍,可床上的女人一個翻身,秀氣的眉頭皺了皺,似乎是不適應環境一般,很快便睜開她那睡得迷糊的雙眼,先是望著天花板怔了怔,然後一扭頭就注意到了他。
  一雙水眸從迷迷糊糊慢慢變得警惕認真,很快她意識到這不是夢,便掙扎坐了起來……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剛醒來,她嗓音無比嬌軟,也誘人。
  「我是妳男人,和自己的女人在一個房間裡,有什麼奇怪?」鍾馳看著眼前秒變刺蝟的女人,感覺好笑,唇角也帶一絲似有若無的弧度。
  「你出去!」憤怒的聲音還沒落下,一隻枕頭便飛了過來。
  鍾馳把枕頭接住,血液裡大概是有酒精起作用,他想征服眼前這個不乖的女人。
  「我說了,讓你出去!」洛姍坐在床上,有點歇斯底里地喊道。
  鍾馳走到床前,雙手撐在床上,肌肉賁張的手臂充滿力量,他挑挑眉頭,「妳的男人想和妳睡,妳讓他到哪裡去?」
  「你不走,我走!」洛姍翻身跳下床,光腳向門口走,她不要這個在外頭有女人的男人碰她,她嫌他髒。
  鍾馳快步追上她,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拉到面前,將她攔腰抱起,她那秀美的長髮一甩,在空氣中劃出一道妖冶的弧線。
  他低沉的聲音帶著壓抑的怒意灌入她耳中,「這麼晚了,妳鬧什麼?想把一家人都吵醒嗎?」
  「你放開我!」洛姍手握拳,用力地捶打在鍾馳結實的胸膛,像一隻發怒的小獸般,毫無道理可講。
  「我說了,我想要妳!」鍾馳抱她走到化妝檯前,將她放在上面,用力地拉開她的雙腿,他的身體壓上去。
  「我不要!」洛姍雙手撐在鍾馳的胸口,用力地想要推開他。
  「這事不是妳一個人說了算!」鍾馳盯著他眼前的女人,她越是反抗,他身體裡想要征服的慾望就更加強烈,用力地拉開她的衣領,她姣好的身體呈現在他眼前,他摟過她腦袋,迫不及待地吻住她的唇。
  「唔……」洛姍用力地扭動脖子,想要甩開他,她不知道他的唇吻過多少女人,反正她聽來的那些關於他的花邊新聞,他身邊有太多的女主角,她寧願不要他,也不願委屈自己。
  鍾馳一手抱住洛姍的後腦,近乎瘋狂地吻她的唇,吮吸啃咬,另一隻手在她光滑的肌膚上遊移,太久沒碰她,他身體帶著一份幾近狂暴的慾望,向她席捲而去。
  洛姍指尖在鍾馳襯衫釦子鬆開的胸口劃了幾道紅痕,她慌張失措,不想把自己給他,四年了,每次他回來,都沒有哄過她半句,每一次都是不顧她意願地要她,她以為她提出了離婚,他就不再碰她,沒想到她還是低估了他,他在外面偷腥還不夠,還非要霸著她不放。
  就在她顫抖著身體,試圖將他的手從身上拉開,卻力不從心時,他大手滑進她的內褲,探向那幽秘之處,她渾身一顫,夾緊雙腿,堅守著最後的防線。
  「洛姍!妳想害死我嗎……」鍾馳臉埋在她肩窩裡,滾燙的呼吸氣流灼痛彼此,他聲音帶著壓抑的痛苦,想要她,勢在必行。
  洛姍咬著紅腫的唇,雙眼潮濕,帶著她的那份倔強,就是不要讓眼前這男人碰。曾經,愛情懵懂,她是很喜歡他的,她折服於他的顏值,能力;曾經,新婚燕爾,她是很愛他的,把身體交給他,她也是滿心歡喜。
  可是她懷孕後,他經常在外面應酬,一些不好的傳聞就傳到她耳朵裡,一些不懷好意的女人就老在她落單的時候冒出來,陰陽怪氣地打擊她。
  她發脾氣,他一開始會哄,會解釋,可是那沒用,他依然要交際,要應酬,還是免不了接觸那些女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她不想再聽他的哄、他的解釋,甚至連聽他說話都懶。
  動動嘴皮子誰都會,可是給不了安全感就是給不了。她對他慢慢心淡,好想離開,可是娘家一團糟,她又不得不求助於他。如果說嫁他的時候她還很年輕,才十九歲,可現在已經過去四年多,愛情這童話在她眼裡早就已經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現在的她心如死水,只想好好把兒子帶大。
  可他,為什麼還要來折磨她!他在外面有那麼多鶯鶯燕燕還不夠嗎?
  嘶地一聲脆響,她的蕾絲內褲已經被撕破,從她腿上滑落,無力地勾在她腳踝上,她身體一陣緊繃,還沒反應過來,鍾馳已經抱著她臀部,拉近……
  「不……」她哭著,手抵在彼此之間。
  鍾馳那一刻想要憐香惜玉,但慾望驅使他走向另一個方向。這世上唯一一個能讓他產生感覺的女人,他如何能輕易放開?吻她,用力地啃咬她,從她的唇,到她的頸上,再到她胸前,緊裹她圓潤雙乳的胸罩被扯開,吊在她一側肩膀,他埋首她胸前,聞著那誘人的甜香,一口咬住她一側蓓蕾,舔咬著,不捨得鬆開。
  洛姍才抬手想推開他腦袋,他便拉開她雙腿,解開褲頭將下身抵住她腿間的柔軟,一挺身,便長驅直入……
  「啊!」洛姍低叫一聲,閉上了雙眼,淚水沿著她眼角滑落。
  鍾馳滿足了征服的快感,但他還想要更多,抱著洛姍臀部,他瘋狂地做著抽插的動作,臉上不帶任何一絲表情,就是純粹地想要她,要個夠。
  洛姍已經無力去抗爭,腿間的摩擦讓她疲軟無力,她背靠在化妝鏡上,麻木地任由這個她已經討厭至極的男人在她身體裡馳騁,咬咬牙,她更加堅定離婚的念頭,真的不再是說說而已。
  鍾馳不知道面前這女人在想些什麼,但他很肯定,是不好的事。看著她眼角不停滑出的淚水,看她額上,身上沁出的汗,看她白嫩兩團在胸前晃動,再低頭看彼此相連處……
  他連衣服都沒脫,一手托她的臀,一手抱她的腰,將她帶到了床上,身體絲毫沒有脫離彼此,他在床上又是一番瘋狂索取。
  洛姍長髮如瀑,披散在枕畔,有種凌亂的美感,一張如畫般精緻的臉上,五官細緻美好,她的身體如有魔力,讓他無限嚮往,他握著她光裸的肩頭,就像按著一隻獵物,下身起起伏伏,帶動著她的身體步驟一致。
  她的臉上寫著屈辱,寫著不甘,可惜她就是一個小女人,只要他想做,輪不到她反抗。他以為她冷靜了這麼長時間,起碼會懂,會服個軟,沒想到她還是那麼倔強。
  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他喘息的停了下來,趴在她身上把體內的熱浪激烈地射到她身體裡,直到快感一點點消退,才抽離她的身體。
  啪地一聲,隨著清脆的一聲響,洛姍的巴掌已經用力甩到他俊美的臉上,她連滾帶爬地下地,整理好身上凌亂不堪的睡袍,又是驚恐又是慌亂地退到牆邊。
  這是她第一次動手打他,她怕,怕他打回來。
  鍾馳雙眼帶著讓人不寒而慄的憤怒一躍而起,上前想捏住她下巴問她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可是手還沒伸到她下巴,她便嚇得身子一縮。
  他看出了她的恐懼,她怕他打她,而事實上,這打他一巴掌的人換是任何一個人,他都會讓那人死得很難看。但看到洛姍害怕的模樣,他有些心疼,不捨得再傷害她半點。
  「鍾馳,我們離婚!」洛姍見他的手遲遲沒有還她一巴掌,鼓起勇氣,把心裡要說的話說了出來,眼神裡帶著堅決。
  鍾馳冷冷一笑,刀刻般深刻有型的五官帶著幾分扭曲,眼神裡更是透著跟那抹笑意完全不符合的冷漠,他捏住她下巴,「我還沒玩膩呢,離婚?門都沒有!」
  洛姍身體軟軟的,很不適,但還是強撐著,因為她有她的驕傲,「玩嗎?你還要玩多少次才夠?現在我就讓你一次玩個夠本,膩了煩了,放了我!」
  鍾馳沒想到這女人竟然跟他玩這一套,他大手鬆開她下巴,從她頸上一點點往下移,滑入她衣襟,用力地捏住她一團柔軟,冷笑道:「一次玩個夠本?洛姍,妳嫁給我將近五年,我像是那種縱慾無度的人嗎?既然要玩,當然是慢慢玩,才好玩。」
  「鍾馳,你混蛋!」洛姍眼裡像是要噴出火焰,他的意思她很清楚,他要吊著她慢慢玩。
  「我混蛋,可是我只對妳一個人混蛋!怎麼樣?後悔嫁我了?兒子都給我生了,妳以為這輩子妳還能逃得出我手掌心嗎?妳給我聽清楚,這婚我是不可能會離的,除非我死了!」鍾馳說完,狠狠地捏一把她胸前的柔軟。
  洛姍痛得低吟一聲,手撫上胸部,她揚手想再搧鍾馳一巴掌,卻被他握住了手腕,雙方劍拔弩張,濃濃的火藥味。
 
  ◎             ◎             ◎
 
  「媽媽……」一把奶聲奶氣的聲音傳來,一時之間能讓人的心都暖化。
  正在僵持的兩個人都瞬間收了手,望向他們的兒子,萌萌的傢伙頭髮凌亂地翹起,雙手正揉著眼睛,揉好了,便看著似乎剛打完架的爸爸媽媽,臉上有些小委屈。
  「媽媽,為什麼妳不陪我睡覺覺了?」兒子巴著一張小臉看著洛姍,委屈的口吻問道,眨巴著的雙眼已經泛著淚光。
  洛姍眼裡已經沒有了鍾馳這個人,忙向兒子走去,半蹲下把兒子摟入懷裡,「乖,致一,不哭,媽媽這不是在這裡嗎,馬上就回去和致一睡,好不好?」
  女人的聲音沒有了剛才的鋒利決絕,變得輕輕軟軟的,鍾馳瞬間以為自己耳朵聽錯。
  他自嘲地一笑,也對,這女人的溫柔只給兒子,早就已經沒他的分。
  「一定是壞爸爸欺負媽媽了!」鍾致一氣惱地瞪一眼他爸爸,小拳頭握得緊緊的。
  鍾馳看著他的兒子,這小兔崽子,從小就不親自己。
  天知道他從小有多不好帶,半夜老是哭,不知道他老爸半夜爬起來多少次哄他抱他,才養這麼大。
  「沒事,致一,媽媽睏了,一起回去睡好不好?」洛姍哄著兒子,她不想兒子敵視他的爸爸,再怎麼說,他們也是有著血緣關係的父子,這點是斬不斷的。
  「媽媽,我們走。」小致一牽著媽媽的手,將媽媽帶走。
  而後鍾馳走回床邊,躺上了床上,頭枕著雙手,無聊地看著天花板,他的女人已經被他兒子占走了,但有一點值得欣慰的是,只要他們的兒子在,那女人就只能打消離婚的念頭,他在想,如果他們再生一個孩子,他們的感情會不會有轉機,但那女人,還願意給他生嗎?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