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七年夜妻
【4.6折】七年夜妻

臉紅紅BR1028--阿茶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阿茶
出版日期:
2018/09/2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七年夜妻
NT88
銷量:36
友妻
NT88
銷量:30
狼主的嬌氣小妻
NT88
銷量:24
同居不同床
NT88
銷量:32
床伴之夜
NT88
銷量:27
把秘書拐回家
NT88
銷量:23
一夜成債
NT88
銷量:34
總裁有寵妻癖
NT88
銷量:68
從夫之夜
NT88
銷量:66
老婆大過天
NT88
銷量:4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19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265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160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159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馴尪
NT88
銷量:114
冷夫不好睡
NT88
銷量:116

哄男人的代價,陪笑陪睡後,還得陪一輩子;
拐女人的手段,哄了再寵後,只為先娶回家。


七年前,她跟他相遇,只是他們不當朋友,只當床伴。
七年後,老天爺就是這麼愛開玩笑,把這高攀不上的男人,
再次送到她眼前,這回,他成了她的頂頭上司。
人家都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霍振廷不算壞, 但他是萬人迷,
多金長得帥,還把她的心勾走了, 為此,她竟傻得又帶他回家,跟他滾上了床。
霍振廷這人對感情一向死心眼,他不懂逢場作戲, 也不擅長花心,
明明外頭看上他的女人不少, 他卻對陳思妤上心。
反正都睡過了,那不如就交往吧, 誰知,這女人看著不傻,
怎麼會傻得丟下他這個黃金單身漢, 揚言要去相親找男人結婚。
霍振廷冷笑,直接撂話, 她要敢找男人,他肯定把她扛回家,
好生疼她,讓她幾天幾夜下不了床。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陳思妤一拿到合約,就立刻傳回公司,然後拿起電話撥了一連串數位。沒幾秒,電話接通了,她說道:「我把合約傳過去了,妳收到了嗎?」
  電話那頭停頓了兩秒,然後回答道:「嗯,看到了。」
  「妳拿給總經理看看有沒有問題,沒問題的話讓他簽字,我馬上跟客戶正式敲定合作,這樣的話,我就能搭晚上班機回臺灣了。」
  「妳這麼急著回來幹嘛?找個藉口多拖幾天,在香港那邊玩,別人都恨不得這時候出差去玩。」夏心曼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口吻。
  陳思妤一陣奇怪,「為什麼?」
  「還不是因為那個新來的財務長?我們已經連續加班三個晚上了,我還是頭一回因為加班才凌晨回家。」
  「他已經來了嗎?」
  「他還沒來,就已經讓公司一半的部門累趴下了,真來了還得了?」夏心曼吐槽道。
  陳思妤笑了笑,調侃道:「妳怕什麼,直接拿下他,妳不就可以回家當貴婦不用上班了,順便造福全公司。」
  「算了吧,他絕對不是我的菜。」
  陳思妤不相信,總經理在總公司見過這個新財務長,「不是說他帥氣多金,又是華裔,正好符合妳的標準。」
  「這絕對是謠傳,妳想,長得帥又有錢的,誰還會拼命工作?」夏心曼肯定道。
  陳思妤心想這倒是。
  陳思妤聳聳肩,不打算再聽夏心曼吐槽,不然她能說到晚上,「不跟妳閒聊了,妳先讓總經理簽字,我在這邊等消息。」
  「好。」
  夏心曼是公司總經理許廣山的秘書,雖然平時愛八卦,性格隨意,但是該做的工作從沒懈怠過,能在這樣的跨國公司工作,沒人敢混日子。
  很快,夏心曼就將合約搞定,然後回傳。陳思妤的辦事效率也夠快,合約處理完後,她沒有聽從夏心曼的建議,當天晚上就坐著飛機回臺灣了。
  到家後,她脫下外衣洗了澡,然後換上寬鬆的家居服。看看時間還早,就決定自己做點吃的,可惜,打開冰箱裡面空空如也。
  陳思妤疲憊地倚在冰箱門上,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呆愣了幾秒後,她把燈關了,然後走到落地窗邊,安靜地看了一下外面的萬家燈火,任由孤獨將自己吞噬。
 
  ◎             ◎             ◎
 
  第二天,她還是按時上班。
  「要死了,妳這麼勤勞,把我們的懶惰襯托得淋漓盡致。」夏心曼看到她,氣得直翻白眼,「妳就不能多休息一天,不怕過勞猝死?」
  夏心曼跟陳思妤關係很好,所以兩人平時說話不怎麼避諱,想說什麼就說什麼。陳思妤自然不會當一回事,甚至抱歉地解釋道:「對不起,可是妳知道我在家閒不住。」
  「公司出勤率最高的就是妳,妳就不怕有什麼嚴重後果?」
  「嚴重的後果?妳說黑眼圈……」陳思妤不以為然。
  「錯。總經理正在幫新來的財務長物色助理,好幾個合適人選都已經找了藉口,妳也知道,總經理最喜歡欺負好說話的人。」夏心曼挑眉,故意嚇唬她。
  陳思妤張嘴剛想說不可能,夏心曼桌上的電話響了,是總經理辦公室打來的。她聽了幾秒後,對陳思妤露出同情臉色,掛掉電話後,她手一攤,說道:「我剛說什麼?」
  「被妳說中了?」陳思妤有點不敢相信。
  夏心曼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總經理有請。」
  「哼,妳不要看我這樣,我也是有免死金牌的。」陳思妤不死心地說道,她拿起一堆文件朝夏心曼揚了揚。
  到了總經理辦公室,她先將出差時的工作彙報了一下,然後將接下來的企劃方案遞了過去。
  總經理滿意地點了點頭,把陳思妤大誇了一頓,誇完後,他臉色一轉,嚴肅起來,不可否決般地通知她去當任新來的財務長助理。
  陳思妤表面一臉淡定,內心還是有點抓狂,她不緊不慢地說道:「很感激總經理對我的栽培和信任,可是這個企劃一直是我在處理的,目前才進展一半,要全部完成的話,至少還需要一個月時間,如果臨時換人,可能會影響到企劃的進度。」
  「這個企劃妳不用操心了,我已經安排好其他人接手,妳交接一下就可以。畢竟這個企劃比起財務長帶來的好處沒得比,只要妳做得好,很快就能升職了。」
  升職加薪人人都想,可是不代表人人都有這個能耐,陳思妤就覺得自己沒有。她早已聽說即將到任的財務官有工作狂的稱號,華爾街的人各個都很拼命,在那群人中都能得到工作狂的稱號,可見他是有多能拼呀。
  陳思妤工作再投入,也不可能把三分之二的時間都投到工作上,再說,如果做得不好,還有可能被降職。
  「總經理……」
  「思妤,這個機會不是人人都有,我前幾年去總公司的時候還沒見過這號人物,短短幾年時間,他就已經成了總公司最有能力的財務長,連收購光志集團這麼大的案子,也只交給他一個人負責,我們只需從旁協助,可見他的能力,以及總公司對他的重視程度。妳跟了他不但能學到不同的金融專業知識,還能得到總公司的認可,這對妳以後的發展有幫助,等收購案子完成了,我讓妳升職,其他同事也無話可說。」總經理見陳思妤猶豫,便用另一種方法激勵。
  這的確是個好機會,可是利益和弊端占各一半,萬一她沒做好被降職了,甚至開除,豈不是得不償失?
  「思妤,妳一直是我身邊最有能力、最努力的下屬,如果這次協助工作做得出色,過不了幾年,妳或許能超過我的位置,機會和危機從來都是並存的,不然為何人人都要搶著要?」
  身為總經理,許廣山最厲害的地方,就是特別會說服人心,陳思妤再怎麼推三阻四,也擋不住他的話。
  一小時後,她走出總經理辦公室。
  夏心曼對這個結果早就料到了,她拍著陳思妤的肩膀安慰道:「這個機會確實很好,誰要真想要,總經理也未必答應。就比如說我,我能力不差,但是公司給我多少錢我就做多少工作,從不多做,所以總經理提都沒跟我提這件事。」
  還有臉說?陳思妤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
  「妳也知道我的志向不是在工作,所以我才會這樣,倒是妳的想去,妳自己知道嗎?」夏心曼突然收起笑容,一本正經地看著陳思妤。
  陳思妤一怔,她自己的志向嗎?在別人看來,她的志向恐怕就是努力往上爬,自己的努力引起公司不少同事的不滿,正如夏心曼所說的,她的勤勞將他們的懶惰襯托得淋漓盡致。
  所以,她的調職令一下來,公司就傳出笑話,都傳聞連總經理也看她不順眼,要讓她和總公司派來的工作狂一較高下,看看到底是誰工作更狂。
  別人只以為她是為了升職加薪,才會近三十歲了還沒交男朋友。只有陳思妤自己知道,她努力往上爬的目的,只是為了做到最好,讓那個人看到罷了。
  這麼多年了,她一直靠著這個心願撐到現在。
  可是那個人卻沒有出現過,陳思妤不知道,自己到底還能堅持多久。
 
  ◎             ◎             ◎
 
  這一天,陳思妤做好了充分準備,敲了新任財務長的辦公室大門。
  「請進。」
  陳思妤應聲推開門,霍振延正坐在辦公桌前埋頭看文件,頭都沒有抬。
  辦公室是黑白的簡約風,一進去,陳思妤倏地感到一股壓迫感,默默地吸了一口氣後,她邁著沉穩的步伐,不疾不徐地走過去。
  直到陳思妤站定,辦公桌後的人才抬起了頭。
  這人看著很年輕,三十出頭,頭髮精短,五官如同上帝精雕的藝術品,精緻立體,薄唇高鼻,眉峰如墨色一般,眸光深威難測。身上穿著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裝,渾身散發著疏離的氣息,像個威嚴不可侵犯的王者,感覺高不可攀。
  這樣的男人走在街上,無疑能令不少美女駐足,就像陳思妤現在這樣,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人。
  雖然她一臉平靜,但因為驚訝而微微睜大的眼睛卻出賣了她的內心。
  此刻,她的心已是翻江倒海,鼻子也禁不住發酸,記憶中那個已經模糊的人影和眼前這個人逐漸重疊,似乎完全一樣,又完全不一樣。
  一樣的是樣貌,不一樣的,是那種冷睿的氣勢。
  記憶的閥門彷彿瞬間被打開了,一下子回到了七年前……
 
  ◎             ◎             ◎
 
  「今天晚上這一個場子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擠進來的,妳一定要謹慎,小心說話,只要其中一個人看上妳,妳欠的那筆錢就不是問題了。」學姐拍著陳思妤的肩膀說道。
  陳思妤點了點頭,然後跟著學姐進入酒吧。
  酒吧裡的音樂很吵,絢爛的燈光閃爍,向來是乖乖女的陳思妤頭一回來這種喧囂的地方,有點不適應。不過,這是她橫了心要做的事情,所以她儘量克制住自己內心的反感,強迫自己表現出落落大方的樣子,緊跟在學姐身後。
  走進某個半開放式的包廂,走到沙發前,學姐推著她在沙發的空位置坐下,然後自己玩去了。
  陳思妤身邊的幾個年輕男人也還算有禮貌,沒有對她動手動腳。他們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沒有人跟陳思妤說話。
  漸漸地,緊繃的心放鬆,忽然,一隻手臂搭在她的肩膀,頓時,陳思妤如同驚弓之鳥,瞬間彈離座位,臉上的平靜再也無法假裝下去。
  「怎麼了,第一次來這種地方?」那個男的帶著酒氣跟著她一起站起來,帶著笑意問道。
  陳思妤不敢抬頭看他,只是點了點頭,然後迅速掃了一眼四周,很快,她就看到學姐正在不遠處跟一個男的跳舞,她如看到救命稻草一般,張嘴準備喊學姐,可是手臂卻被身旁的男人抓住。緊接著,她被推到右邊那個一直喝酒,沒講過話的男人旁邊。
  「坐這裡。」推她的那個男人從身後壓了一下她的肩膀,讓她坐到喝酒的那個男人身旁。
  所幸的是,那個男人一直獨自的喝酒,期間並沒有跟陳思妤說半句話,也沒有其他人再來騷擾她,她抬頭迅速掃了一眼,發現大家身邊都有女伴,緊繃著的神經頓時又再次放鬆下來。
  她的目光不經意落到身邊男人臉上,不看不要緊,這一看,陳思妤才發現這個男人的側臉長得也太完美了,簡直讓人不忍移開眼睛。
  他的眉骨高高的,顯得眼睛很深邃,鼻子挺拔,雙唇薄薄的,襯得下巴線條剛毅,也或許是因為昏暗的光線幫他增添了幾分神秘感,總之,陳思妤有點看呆了,只感覺他的身材高大修長,五官俊美。
  這樣的大帥哥,通常都是花心的比較多,可是他現在這樣,一直喝悶酒,反倒是很像被女朋友甩了。
  人世間的感情,總是很複雜,陳思妤見多了,也沒什麼可好奇的。如果只是坐著就能拿到錢,她當然樂意之至。
  可惜,好事很少降臨在她頭上,她都倒楣習慣了。
  才坐了一會後,學姐回來,將她給帶到洗手間,最後一次的叮囑她道:「妳旁邊那個男的,家裡很有錢,還長得很帥,剛被女朋友劈腿,心情非常不爽,所以他的好兄弟帶他出來玩。不過他有潔癖,所以他朋友知道妳是第一次後,開了一個很好的價錢,待會妳跟著他,他去哪裡妳就去哪,聽到沒?」
  陳思妤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回到座位沒一會,那個男的就喝得酩酊大醉,嘴裡開始嘟囔起來,不過他說的都是含糊不清的英語,陳思妤一句也沒聽明白。大家將他扶起來,準備送他回去。
  學姐連忙對陳思妤使了使眼色,和學姐一起的那個男人順勢將他的手臂架到陳思妤的肩上,然後直接說:「車子在外面,你們先回去吧。」
  陳思妤鼓起勇氣,架著比她高一個頭的男人坐進門口等候的車子。
 
  ◎             ◎             ◎
 
  半小時後,司機輕車熟路的將車開到一棟別墅前,然後拿出了遙控器按下按鈕,別墅的大門就開了。
  到了門前,兩人將爛醉如泥的男人攙扶進屋裡,陳思妤還沒來得及反應,司機就消失了。
  「喂,你應該把他送到床上再走吧?」陳思妤看著躺在地上的男人,不滿地對著門口大喊道。
  這麼大一個男的,她這麼瘦小的個子,怎麼搬他,總不能任由他躺在地上吧?
  思來想去,陳思妤決定先將他叫醒。
  「喂?你醒醒,醒醒。地上很涼,你會凍感冒的。」她使勁晃他的身體,終於,他稍微有點清醒了,陳思妤連忙將他扶起來。
  男人緊蹙著眉,說了一句英語,這回陳思妤聽懂了,他在問這是哪裡。
  「我也不知道,是司機送我們來的。」陳思妤回答道。
  他勉強地抬起頭,環顧了一眼並不是很明亮的大廳,突然就笑了笑,說道:「原來是我家。」
  「你家?」陳思妤無語,看來他是真的醉了,身體似乎又想倒下去,陳思妤連忙拉住他,對他說:「這是地上,不能躺,你的房間在哪邊,我扶你過去。」
  霍振延左右看了看,發現真的是地上,於是雙手撐地,準備起來,陳思妤順勢拉住他的手臂,連拖帶拉地將他從地上扶起來。
  「酒,喝酒……」霍振延嘴裡嘟囔道,說著,還四處張望,像是在找酒。
  「你已經醉了,不能再喝了。」陳思妤勸道。
  「酒……拿酒……」霍振延不穩的身體搖搖晃晃地往前走,陳思妤扶著他,好不容易找到樓梯,猜想房間應該是在二樓,於是架著他,準備上樓。
  他真的好重,陳思妤暗暗叫了一聲,然後咬緊了牙關,使出吃奶的力氣,將他扶到樓上。
  好不容易將他帶到一間看著像是主臥房的房間裡,她扶他到床上後,陳思妤幫他脫了鞋子和外套,然後手忙腳亂地在浴室找毛巾想幫他擦臉,還幫他備了熱水。
  等陳思妤回到房間,床上的人已經起身,手裡不知從哪裡又拿了一瓶酒,正仰頭喝著。
  陳思妤想勸,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勸,她並沒有權利阻止他喝酒。所以,只是慢慢走過去,將毛巾遞給他。
  霍振延轉頭正好看到陳思妤,然後一把抱住她,嘴裡嚶嚀道:「蔓蒂。」
  一股酒氣撲面而來,將陳思妤緊緊包圍住。
  陳思妤本能地想要去反抗,不過理智卻阻止了她,她默默地提醒自己,今晚來這的目的。
  酒瓶掉到地上,霍振延彎下腰,一把將陳思妤打橫抱起來,然後放到身後的床上,自己的身體也順勢壓下去。
  男人帶著醉意用中文問了一句,「為什麼要背叛我?」
  屋裡始終很昏暗,陳思妤看不清他的臉,聲音卻帶著磁性,很好聽。
  但是他的語氣裡滿是哀傷,讓人看著心疼。陳思妤想,他可能是把她當成他的女朋友了。
  看樣子,他應該很在乎他的女朋友。
  「對不起。」陳思妤拍他的背,輕聲說道,她想,如果這個男人把她當成女朋友,這句話多多少少,可以給他一點安慰。
  但是他反倒受到刺激,忽然大聲咆哮道:「對不起有什麼用,妳知道我有多愛妳,妳知道嗎?」
  陳思妤不知所措,霍振延的唇覆上她的唇,沒有絲毫溫柔可言,像是懲罰一樣,他用力搜刮著她嘴裡的每一寸,似乎用這種方式來宣告,她屬於他。
  陳思妤緊緊皺著眉頭忍耐,第一次跟男人這麼親密,她並沒有特別害怕,這一切都是她自願的,所以她不會表現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態來。
  但是身體還是忍不住顫慄起來,尤其是當他的手粗暴地撕開她的衣服,撫摸她的身體時,陳思妤感到渾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撲通撲通……她能感覺到自己劇烈的心跳,一下又一下,像他撞擊她身體的節奏。
  「別……」一股羞恥感蔓延至全身,陳思妤忍不住想要發出聲音,但是這似乎並不能改變身上的這個男人肆意地掠奪她的身體,而且如果真的停下來了,她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
  陳思妤無法抑制自己快要奔潰的情緒,只好伸手捂住嘴巴,她不會哭出來的,更不會阻止他。
  絕不。
  對於她的表現,男人似乎很不滿,他一把抓住陳思妤的手腕,密集的吻再次襲來,霸道而粗重,舌尖強硬地撬開她的牙齒,搜刮她嘴裡的香甜。那種掠奪感,幾乎讓陳思妤窒息。
  沒有給她適應的過程,甚至連後悔的時間都沒有給她,他一下子就頂開她的大腿,慾望進入她的私處。
  瞬間,陳思妤不可置信地睜大雙眸,緊接著,整張臉都揪結起來。
  第一次很疼,她知道,可是她沒想到會這麼疼。
  劇烈的疼痛瞬間傳遍全身,她擰起眉,什麼羞辱感瞬間消失,只感覺到撕心的疼,疼得她恨不得立刻逃開。
  可是男人死死地壓住她,像是報復性地禁錮她的身體,讓她動憚不得。她只要稍微掙扎一下,他的進攻就會更加急切。
  幾次過後,陳思妤再也不敢掙扎,任由他隨意索取。
  從來沒有任何一刻,讓她感到時間是如此漫長,她默默地閉著眼睛,讓大腦去想其他事,這樣時間就可以過得快一點。
  也不知什麼過了多久,她感到身體一陣輕盈,彷彿飄了起來,那種感覺很舒服,她緊鎖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了,腦海裡也是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有,她感到自己的意識漸漸渙散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