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同居不同床
【6.2折】同居不同床

臉紅紅BR1025--金晶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18/09/2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118
銷量:20
王爺別這樣
NT118
銷量:12
半月嬌妻
NT118
銷量:17
嬌妻哄入懷
NT118
銷量:22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118
銷量:53
從此君王不翻牌
NT118
銷量:33
叼回逃妻
NT118
銷量:52
夜劫
NT118
銷量:76
七年夜妻
NT118
銷量:52
友妻
NT118
銷量:52
狼主的嬌氣小妻
NT118
銷量:42
同居不同床
NT118
銷量:52
床伴之夜
NT118
銷量:49
把秘書拐回家
NT118
銷量:29
一夜成債
NT118
銷量:54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79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76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4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23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6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65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66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63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54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2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27
冷夫不好睡
NT118
銷量:118

女人像毒藥,一旦嚐過滋味,這輩子很難戒掉;
男人像烈酒,不過嚐了一口,酒醉卻是一輩子。

趙沫安的媽再婚,她成了拖油瓶,從此, 多了一個名義上的哥哥,他叫秦默。
這對外人眼中的繼兄妹,一直都井水不犯河水, 互動冷淡,誰也瞧不上誰。
更別說秦默這富家子壓根看不上她的小家子氣, 各種嫌棄。
直到有一晚,當她睡迷糊,走錯房, 上床錯,跟秦默同床睡了一夜後,
萬人迷的他才發現, 趙沫安竟這麼合他的脾胃,恨不得捉回床上疼著。
可惜,趙沫安怕他,見一次躲一次,氣得秦默霸氣撂話, 她,他要定了,
她要逃可以,但千萬不要讓他追上, 要不然捉她上床時,她躲幾次,
被他捉上床後, 壓在身下折騰的次數,只會多,不會少。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趙沫安大二的時候,她的媽媽再婚了。
  雖然如此,但她還是用生父的姓,叫趙沫安。
  趙沫安的生父在她國小的時候,交通意外去世。趙母是一個典型的家庭主婦,一切都是靠她生父。在生父去世之後,趙沫安以為她媽媽這樣的性格,應該會很快就嫁給別人,而她會成為拖油瓶。
  但沒有。
  她媽在她生父去世之後,開了一間早餐店,每天貪黑起來做生意,因為長得漂亮,手藝好,生意不錯,不過閒言閒語也很多。
  她以為,她媽以後會一直單身下去。
  但沒有。
  幾年後,她媽認識了一個很有錢的男人,當然,撇去錢財,這個男人長得也很帥,對她媽也很好。
  趙沫安見過這個男人,她喊他秦叔叔,確實,這個男人很好,對她媽好,對她也很好。
  於是,她成了拖油瓶,成了秦家的一份子,而在秦家,除了秦父,還有一個秦默,她名義上的哥哥。
  秦默,多金帥氣,陽光穩重,他走到哪裡,光就會跟到哪裡;而她呢,沉默寡言,不漂亮不苗條,就像一道影子。
  很多人提到秦家繼女的時候,他們會說,啊,那個膽子很小,不愛說話,總是低著頭的女生,是不是啊。
  沒錯,她就是這樣的人。
  與她媽的美艷照人相比,身為她的女兒的趙沫安實在是太普通了。趙沫安的衣服不是黑色就是白色,很單調,就和她這個人一樣讓人覺得她很無趣。
  這日是星期六,趙沫安離開自己的住處,依照往例回到秦家。她大學畢業以後就在星光幼稚園裡工作,工作很穩定,生活也很平常。
  她沒有住在秦家,她總覺得作為一個拖油瓶,住在別人家裡是不好的,所以她工作之後就找了一個小公寓搬出來住,公寓小又老舊,可是她卻更自在。
  到了她這個年紀,不可避免地被催婚了。趙母很著急,所以每週都要她回去一趟,一方面想幫她進補,怕她在外面沒吃好;另一方面則是遊說她去相親。
  每回說到相親這件事情,趙沫安則是很惡毒地將大了她五歲的秦默推出去,畢竟他都三十歲了還沒結婚,她一點也不急。
  趙母不可能去管秦默,繼母不好做,而趙沫安說了等於沒說,趙母沒有辦法,只好採取洗腦的方式,妄想有一天能說服趙沫安去相親。
  趙沫安回秦家的路上,看到路上新開了一家蛋糕店,她想了想,就去蛋糕店裡買了幾塊蛋糕,打算帶回秦家,畢竟她常常回去,當做一點點小心意。
  這是趙沫安的習慣,她不想讓人覺得她自己每一次都去秦家占便宜,而且也想留下一些好的印象,讓秦家人不會小看她媽媽和她。
  她剛走進秦家,就看到了她媽媽,她打招呼道:「媽。」
  現在這個時候,家裡只有趙母一個人,「回來了呀,妳秦叔叔與秦大哥去打球了,等會兒回來,我們再吃飯。」
  「好。」
  「妳頭髮這麼長了,去剪一剪吧,特別是瀏海,這麼長都遮住眼睛了。」趙母摸了摸烏黑亮麗的頭髮,她女兒真的很古怪,髮質這麼好,也不去剪個造型,浪費了這麼好的髮質。
  趙沫安不喜歡剪頭髮,她搖搖頭,「不要。」
  「妳……」
  「媽,我先上樓休息一下,吃飯的時候叫我。」趙沫安避開了趙母,先上樓。
  趙母嘆氣,想管又不知道怎麼管,一旁的陳管家過來,「太太,要不要開始做飯?」
  趙母看了看時間,「先做涼菜吧,熱菜等他們回來再做。」
  「好。」陳管家轉身去吩咐了。
 
  ◎             ◎             ◎
 
  樓上的趙沫安先將自己帶的換洗的衣服掛在衣櫃裡,接著去浴室洗手洗臉,換了一套家居服,躺在床上休息。
  早上起的早,她吃了早飯過來的,離中午還有一段時間,她躺著躺著就睡著了。
  咚咚,趙母先是敲了門,這才推開門進來,看到在睡覺的趙沫安,溫柔地上前,推了推她的肩膀,「安安,起來了,吃飯了。」
  趙沫安輕哼了一聲,轉了一個身,黑色長髮披散在床上,露出一張精緻的小臉,趙母心想,那些說女兒不像她,像她死去老公的人,他們眼睛都有問題。
  女兒根本就是跟她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年輕版本。
  只是女兒一向不喜歡露臉,她嘆氣,女兒長大了,沒法管,帶著哄人的口吻喊女兒起床,「安安,快起來了。」
  趙沫安迷糊地睜開眼,看到趙母,糯糯地喊了一聲,「媽。」
  「好啦,醒了就起來,吃完飯想再睡也可以。」趙母說。
  「嗯。」趙沫安起來,先去洗臉刷牙,接著梳了梳頭髮,跟著趙母一起下樓。
  她們下去的時候,飯菜剛好端上桌,趙母拉著趙沫安坐好,趙沫安的對面正好是秦默,她沒有看他,低著頭禮貌地喊了一聲,「秦叔叔,秦大哥。」
  「安安,下午要不要跟叔叔去釣魚,雖然釣魚很無聊,可那裡風景不錯。」秦父和藹地說。
  「不了,秦叔叔,我要做一個企劃案,快要聖誕節了,幼稚園有聖誕節活動。」趙沫安搖頭拒絕了。
  秦父點頭,「那好吧。」
  秦默一向沒有話題與趙沫安聊,在禮尚往來地打了一聲招呼之後,他就端著飯碗吃飯了。
  趙母時不時地給趙沫安挾菜,又給秦父和秦默舀湯,很是賢惠。秦父突然想到一件事,「後天我有一個生意合作商有宴會,希望邀請我們一家人,安安,妳後天晚上有空吧。」
  趙沫安不會說謊,她不想去,可她也不想說謊,她猶豫了一下,「沒有事情。」
  「那太好了,」趙母笑瞇瞇地說:「秦默,你後天沒事吧?」
  「阿姨,我沒有事。」秦默笑著說。
  秦默的聲音很好聽,嗓音低沉,勾得人心撓癢癢的,趙沫安耳朵動了動,有些心不在焉地想,這個人唱歌應該也很好聽。
  說到秦默,這個人讀書的時候很厲害,去公司上班之後,也是厲害,他的人生好像離不開厲害這兩個字。
  「安安,妳下班之後先回家換衣服,秦默去開車接妹妹過來。」秦父安排著說。
  「知道了,爸。」秦默點頭。
  趙沫安想說,她可以自己去,不用秦默來接,可秦默已經應了,她也不好開口再拒絕了。
  「安安,我記得妳沒有禮服,明天週日,我們去shopping,不然星期一妳沒有禮服就麻煩了。」趙母說。
  「對了,還要買包,高跟鞋……」趙母想著。
  「去買吧,刷我的卡。」秦父大方地說,他對錢財一向不怎麼在意。
  趙沫安抬頭偷偷地看了一眼秦默,見他沒有意見,想必也是不在意了,可她心裡在意,於是她開口,「秦叔叔,不用了,我有薪水,我自己買就可以了。」
  「傻丫頭,妳也是我女兒,我給妳銀行裡放的錢妳都不用,現在買衣服也不肯花我的錢,妳這樣,我可要生氣了。」秦父故意冷著臉說。
  趙母輕拍著趙沫安的肩膀,「沒關係,妳秦叔叔要當冤大頭,就讓他當。」
  「沒錯,我賺錢給妳花,妳就花,有什麼關係。」秦父喜歡趙沫安這副什麼也不爭的性子,可有時候跟他分得太清楚,這可不好,他們怎麼說也是一家人了。
  趙沫安心中發苦,禮貌地道謝,「那謝謝秦叔叔了。」
  「不用謝,妳們明天盡情地買。」秦父終於找到了賺錢的意義,那就是給老婆和女兒花花花,買買買。
  「明天我正好也要出門,送妳們過去吧。」秦默溫和地開口。
  趙沫安一直不懂秦默對她和她媽的出現是什麼想法,說他熱情吧,他又保持著適當的距離;說他藐視她們母女吧,又會恰當地表現出紳士風度,讓人看不清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那就辛苦秦默了。」趙母笑著說。
  從表面上看,這是一個和諧的家庭,趙沫安心想,更往深層一點講,他們沒有辦法做到真正的血親之間那樣親密無間。
  這樣的重組家庭已經很好了,比趙沫安見過的其他重組家庭好太多了。她見過親生子女防備拖油瓶,欺負拖油瓶的;也見過再婚父母之間爭論的,就怕自己親生子女吃虧。
  她想,其實她很幸運,她媽媽能遇到這麼好的丈夫,以及一個不會欺負她的繼子,還能善待她這個拖油瓶。
  豪門生活也不一定像狗血電視劇那樣可怕,這個家的矛盾更多的是來自外面,那些不知情人對他們的惡意揣度,其實他們相處起來還是很平和的。
  等吃完了飯,趙沫安與趙母一起窩在沙發上吃水果,其實她更想回自己的房間去,但這樣不禮貌,她硬是忍住了。
  她快速地吃了幾塊蘋果就站起來,「我不吃了,好飽。」
  「安安太瘦了,要多吃點。」秦父溫和地說。
  「不了,我上去了,秦叔叔、秦大哥,你們多吃一點。」說完,她腳步極快地上樓了。
  秦父和趙母已經習慣了趙沫安的作風,秦默跟這個繼妹很少相處,此刻看她跳脫的行徑,眉微皺地吃了一塊蘋果。
  其實秦默覺得後天的宴會,趙沫安不適合去,趙沫安的性格很內向,也很安靜,她喜歡待在角落裡。
  更直接地說,趙沫安帶不出去,她像一隻家養的小白兔,只適合待在窩裡,但秦父這麼決定,秦默也無話可說。
  秦默吃了幾塊水果,就安靜地去書房裡工作,耳邊聽到趙母的聲音,「你說怎麼辦呀,安安這麼大了,還不懂打扮,每天就是工作。」
  「後天宴會上,好好地替她看看,總會有適合的對象。」秦父安撫她。
  秦默的腳步一頓,這才明白為什麼他父親要帶趙沫安去參加宴會了,原來是相親。
  他笑著搖搖頭,趙沫安這樣不出彩又性格陰沉的女生,恐怕很難招人喜歡,不說別人,他這個繼兄有時候都覺得她不討喜。
  男生喜歡什麼樣的女生?大概是可愛,說話嗲嗲的,會撒嬌,但又不會跟牛皮糖一樣黏人。
  趙沫安呢?陰沉,不愛說話,聲音永遠是一條直線,她的臉,他都沒有看清楚過,好像地上有錢撿似地喜歡低著頭。
  趙沫安要在宴會上找相親對象?難,很難!他揉著眉心進了書房,暗想一向精明的父親這一次大概要失望了。
  不過,這跟他的關係也不大,他坐在書桌前,打開文件,準備加班。
 
  ◎             ◎             ◎
 
  到了下午,秦默與秦父一起釣魚回來,趙母笑著說:「回來了,哇,好大的魚,可以做豆腐魚湯了。」
  「是秦默釣上來的。」秦父笑瞇瞇地說,讓陳管家將魚收進廚房,轉頭看向趙母,「安安呢?」
  「秦叔叔。」趙沫安從樓上走下來,「我剛在樓上。」
  「不要太累了。」秦父關心地說。
  「不會的,秦叔叔、秦大哥,我早上買了蛋糕,你們餓嗎?可以當下午茶。」她輕輕地說。
  「可以呀。」秦父點頭。
  秦默沒有說話,但也沒有離開,跟秦父一同坐了下來,趙母幫著趙沫安一起端出了蛋糕,又泡了一壺紅茶。
  秦父年紀大了,很享受一家人在一起的感受,「嗯,難得我們都有空,一家人一起喝下午茶。」
  趙沫安買了四塊蛋糕,趙母喜歡玫瑰千層,秦父喜歡吃榛子蛋糕,她自己的話,喜歡吃抹茶千層,還有一塊黑森林,她記得秦默喜歡這個口味。
  她將黑森林放在秦默的前面,「秦大哥,你喜歡吃黑森林的吧?」
  「嗯,謝謝。」
  「不客氣。」趙沫安見他沒有否認,鬆了一口氣,其實秦家人裡,她最怕相處的人就是秦默了,秦默的眼神很鋒利,光是看著就有些害怕。
  買的蛋糕味道還不錯,她吃了一半,喝了一口紅茶,聽著秦父與趙母的聊天,而秦默則是像貴公子一樣坐在沙發上,優雅地喝著紅茶。
  她的目光掃了一眼他面前的黑森林蛋糕,他一口也沒有動,心中疑惑,他不喜歡?
  「安安,工作一切還順利嗎?」秦父問道。
  「秦叔叔,很順利。」
  「那就好,如果做得不開心,沒關心,到秦氏來。」秦父其實一直有這個打算,可惜趙沫安不想進秦氏。
  趙沫安唇邊的笑容一僵,打死她,她也不想進秦氏,第一是她沒有這個能力,第二是她不想依靠秦家被人閒言閒語,可面對秦父的好意,她只好笑著應了一聲。
  趙母摸了摸她的頭,「妳秦叔叔都是為了妳好。」
  「我知道。」
  秦父笑著看著她們母女倆,轉頭看向了秦默,發現他蛋糕都沒有動,「阿默,怎麼不吃蛋糕?我記得你很喜歡這個口味的。」
  秦默點頭,「等一下吃。」
  秦父以為他肚子還飽,也沒有說什麼了,幾個人坐了半個小時,聊聊天天,時間就過去了,趙母吃得微撐,於是,趙沫安起來陪她一起散散步,秦父沒事做,也跟她們一起。
  秦父和趙沫安一左一右地圍著趙母去散步,秦默則是喝完了紅茶之後,將紅茶放在了桌上,接著看了那一塊品相完美的黑森林蛋糕,眼神淡淡的。
  陳管家上來,收拾了其他的盤子杯子,秦默站了起來,高大的身影幾乎遮住了背後的陽光,「我的也收拾掉。」
  「少爺,你的都沒有碰過。」
  「不想吃。」
  「是。」
  秦默長腿一跨,就往二樓走去,而他沒有注意到陳管家吃驚的目光,陳管家看著站在秦默後面的小女生,「趙小姐……」
  趙沫安沒說話地朝陳管家搖搖手,示意他不用說什麼,她沒想到秦默這麼不喜歡她帶來的東西。
  這不是第一次了。
  記得以前,她也常常帶一些東西回來,有時候是水果,有時候是零食,他好像也都不碰的。
  她知道他不是很喜歡她,但她料不到他的不喜歡已經到了這種地步,連她投其所好買的甜點,他看也不看。
  他,很討厭她嗎?
  她仔細地回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什麼令他討厭她的事情,然而,沒有!她跟他的交集不多,她也很有分寸地保持距離,畢竟她是外來人,又沒有冠上秦姓。
  她咬著唇,轉過身,正好看到花園裡,秦父和趙母兩人幸福的背影,怕打擾他們的恩愛,她才找了藉口回屋,卻巧合地看到了秦默對她的討厭。
  嗯,她想,秦默一定很討厭她。
  她的手糾結地纏在一起,她想,幸好秦默只是討厭她,而不是討厭她媽媽,只是她還是想不通,秦默為什麼討厭她呢?
 
  ◎             ◎             ◎
 
  星期一,趙沫安站在星光幼稚園門口,一一確定每一個小朋友都被家長接走了。
  她也準備要回家一趟,一輛轎車開到她的身前,那輛轎車很眼熟,她看了看車牌號,是秦默的車。
  車窗降了下來,秦默英俊的臉出現在她的面前,「上車,我爸讓我來接妳。」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她的聲音低低的,帶著壓抑。
  「快點上來,不然要遲到了。」他說。
  她猶豫了幾秒,最後回去拿包,準備上車的時候,她班上的小朋友小糖果跑了過來,「老師、老師,安安老師!」
  「小糖果?」
  等在一邊的秦默看著那小朋友努力地以他的小短腿拼命地跑到趙沫安的身邊。
  「安安老師,這是水果糖,請妳吃。」
  「謝謝。」
  在秦默的角度看去,趙沫安就像接過了幾千億似地慎重,將糖果接過來放在口袋裡,認認真真地跟那位小朋友道謝。
  「小糖果,該回家了!」小糖果的媽媽喊道。
  「安安老師,我要回家了,明天見哦。」小糖果戀戀不捨地朝她揮揮手。
  「小糖果再見。」趙沫安同樣揮揮手。
  秦默訝然地看著這一幕,看起來趙沫安很得小朋友的喜歡,這倒是讓他很吃驚,畢竟趙沫安的樣子……
  不是說小朋友都喜歡長得漂亮的老師嗎?剛才那位小朋友的眼光一言難盡,也許只是湊巧吧。
  趙沫安小心地上了車,秦默不知道她住哪裡,雖然他們是繼兄妹的關係,但並不親近,平時見面也就是打聲招呼就好了。
  「妳住哪裡?」他問。
  她說了一個地址,他點了點頭,往她說的地方開去。車廂很安靜,和平時秦默一個人開車時一樣,甚至比他一個人的時候還要安靜。
  秦默想過要打破沉默,可看著那一上車就貼著車窗,儼然拒絕說話的人,他默默地打消了這個想法。
  秦默並不是不近人情的人,他是健談的,跟什麼人都能天南地北地聊一聊,可遇上了趙沫安,他覺得他就是有十八般武藝也沒有辦法。
  她渾身上下都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就算他是她名義上的大哥,但他們跟陌生人差不多。
  而且,他也不想跟她說話,他們之間一向是沉默居多,他不知道要跟她說什麼。
  於是,他也保持安靜,這種安靜還摻雜著一股尷尬,畢竟他一個人開車,他覺得車裡的氣氛也不會這麼的奇怪。
  好不容易車開到了趙沫安的樓下,趙沫安低低地說了一句,「謝謝。」
  「我在這裡等妳。」他說。
  她點了點頭,提著她的包上去了,他看她走了,重重地鬆了一口氣,跟趙沫安待在一個空間果然很煎熬。
  他低頭拿出手機,找了一個遊戲,開始玩起來,女生在換衣服打扮上通常要花很多時間,他已經作好了心理準備,可能要等上一個小時。
  然而,他的遊戲才剛玩了一局,車門被打開了,她披頭散髮地上來了,一頭黑髮又直又軟,和一般女生燙染之後的髮質截然不同。
  他的目光善意地打量了她一番,她穿的是暗黑色的禮服,是最保守的那種,沒有袒胸露乳,沒有露背露腿,真的是將她包裹的很厚實。
  他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她兩條白色的雪臂,除了頭髮,又發現她一個優點,皮膚很白。
  但是,他必須說實話,這樣的她站在任何一個男人面前,都不會讓男人多看她一眼,太低調、太陰沉了。
  她今夜的相親,他覺得百分之百不會成功。
 
  ◎             ◎             ◎
 
  到了宴會的地方,秦默停好了車,與她一起上樓,宴會在飯店的二樓,他本想讓她挽著他的手臂進去,這是一個紳士該有的舉動。
  但不知道為什麼,面對她,他的紳士品格好像消失了,他摸了摸鼻子,也察覺出她並不是很想靠近他,他心裡又是一鬆。很好,互相不勉強。
  於是,他們兩人並肩同行,走到二樓,就看到了秦父和趙母,秦默喊了一聲,「爸,阿姨。」
  「秦叔叔,媽。」趙沫安的聲音跟蚊子叫一樣。
  「安安來了,安安今天很漂亮。」秦父暖暖地說。
  趙母立刻揭穿了這善意的謊言,「怎麼不穿我給妳買的,穿得黑漆漆的。」她很無奈,女兒到底是什麼審美觀,就喜歡黑白。
  秦父尷尬地說不出話,秦默無聲地勾了勾唇。
  「我喜歡這樣的。」趙沫安說。
  趙母氣得快吐血了,還想多說幾句,秦父拉了她一下,她冷靜了下來,「算了算了,我們先進去吧。」
  趙沫安瞄到了秦父與趙母無聲的溝通,以及秦默唇邊的笑容,那笑容顯然是認同趙母的話了,她的頭不自覺地低得更低了。
  秦默覺得,此時的趙沫安更加像貞子了,這氣息陰暗得可以去拍鬼片了,他心中想像的萌萌軟軟的妹妹,對比了一下,神色也淡了下來。
  他還真的很難將趙沫安當妹妹,陌生人還差不多。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