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半同居關係
【6.2折】半同居關係

臉紅紅BR1005--朱簾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朱簾
出版日期:
2018/04/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27
床上的小秘
NT118
銷量:89
總裁是匹狼
NT118
銷量:66
如嬌是妻
NT118
銷量:78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64
捉妻重婚
NT118
銷量:74
試婚一夜
NT118
銷量:85
半同居關係
NT118
銷量:79
交易人妻
NT118
銷量:109
嬌寵難耐
NT118
銷量:47
養債秘書
NT118
銷量:88
奪愛狂夫
NT118
銷量:81
恕難從婚
NT118
銷量:65
甜嫩嫩的稚妻
NT118
銷量:105
一夜成妻
NT118
銷量:79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25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54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23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6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6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66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63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54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2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27
冷夫不好睡
NT118
銷量:118

男人耍賴時,那嬌憨那任性,三分醉七分寵;
女人翻臉時,又是嗔又是怨,又渴求他的愛。

葉靈均的一句,我們分手吧,林恒的臉陰沉了下來,
他嗤笑一聲,分手?他們什麼時候交往過了? 葉靈均似乎是忘了,
他們只是炮友而已! 一句炮友關係,將葉靈均打得毫無招架能力,
她怎麼會忘了,在林恒心裡,她不過是個召之即來, 揮之即去,
可有可無的炮友。林恒說, 當初耍手段爬上他的床的人是她;
說要和他當炮友關係的人也是她,她以為和他玩膩了,
可以一腳踹了他一走了之?她別作夢了! 葉靈均反問,
那我們在一起,林恒只回了一句, 他跟她這輩子只能是朋友,
做不了情人。 人家都說,強扭的瓜不甜,既然耍賴撒潑都得不到這男人,
那她放手,反正追她的男人多的是,她不怕別人不要, 林恒這男人,
誰要誰拿去,她不稀罕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葉靈均一路都在望著車窗外的街景,林立的高樓大廈,閃爍的霓虹彩燈,往來的車水馬龍,閒庭信步的三兩行人,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而又陌生。
  臺北這個城市,她待了七年,大學四年,工作三年,她曾經是那樣的深愛這個城市,可如今她卻突然有些厭倦了。
  「為什麼不說話?」沉悶的車廂裡傳來林恒低沉的聲音。
  「送我回長安東路的公寓吧。」葉靈均淡淡的說著,目光依然如死水一般平靜無波的看著窗外。長安東路的公寓是葉靈均大學畢業後一直租住的小公寓,離她上班的地方很近,不過,最近這大半年她很少回去住。
  「妳什麼意思?」林恒的聲音帶上了些許的怒氣。
  葉靈均緩緩轉過頭來看著他,「我們分手吧。」語氣淡然,神色平靜,彷彿在說「你吃飯了嗎?」一樣自然。
  林恒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握緊方向盤的手青筋畢露,他嗤笑了一聲,「分手?呵呵,我們什麼時候交往過了?妳是不是忘了,我們只是炮友,而已!」
  葉靈均漠然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她怎麼忘了,在他心裡,她不過是個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可有可無的炮友?
  「那我們把炮友關係也斷了吧。」葉靈均強忍著心中的難堪和傷痛,儘量讓自己說話的語氣聽起來淡定自若一些,這是她留給自己的最後一絲尊嚴和體面。
  林恒沒有回話,就在葉靈均以為他這是默認的時候,林恒突然一腳油門踩下去,車速朝著一百八飆升。
  葉靈均整個身體猛然朝後仰,嚇得她連忙抓緊了車門把手,她又驚又急的扭頭朝著林恒喊道:「你瘋了?停車,快停車!」
  林恒沒有理她,駕著車在不算擁擠的車流中快速的穿梭。
  車子很快駛進一棟公寓大樓地下車庫,在停車位上停了下來,林恒的公寓就買在這裡。
  葉靈均深吸了一口氣,懸著的心還沒來得及落地,就被林恒緊緊箝住下巴,強迫她將頭轉向他。
  「把妳之前說的話再說一遍。」林恒深邃的雙眸中閃著噬人的火光。
  葉靈均掙扎了一下,沒有掙開,不由得怒喝道:「林恒,你放開我。」
  「葉靈均,妳是不是忘了,當初耍手段爬上我的床的人是妳;說要和我當炮友的人也是妳。」林恒言語含譏帶諷的說:「怎麼,現在和我玩膩了?還是說,妳暗戀多年的蕭言學長回國了,所以妳要踹了我投入他的懷抱?」
  葉靈均不敢置信的看著林恒,他這是血口噴人。
  她承認,當初是她主動爬上他的床,也是她主動說和他當炮友的,可那是因為她愛他。因為她媽媽和他媽媽是閨蜜,所以他們從娘胎裡就認識了,一起上幼稚園,一起念小學、中學,後來又考入同一所大學,最後甚至留在臺北工作。
  她從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喜歡林恒了,可也很早以前就知道他不喜歡她,他拿她當哥們,說要和她做一輩子朋友,可她卻只想做他的女人。
  於是,在一次同學聚會之後,趁著送醉酒的他回家的機會,她順利的爬上了他的床,將自己守了二十多年的初夜獻給他。次日,面對他酒醒後的雷霆之怒,和一副要被她賴上了的嫌惡表情,她強忍心痛嬉笑著說:「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就是上個床嗎?我又沒讓你負責,你緊張什麼?老實說,跟你上床蠻舒服的,怎麼樣,要不要跟我做炮友?」
  於是,從那之後,她和他成了炮友。
  名義上他們只是朋友,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朋友,在認識他們的朋友看來,他們的關係比純淨水還純,就算看到她大清早從林恒家裡出來,就算知道她留宿在林恒家裡,朋友們也絲毫不會懷疑他們的關係。
  因為林恒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你們還不知道我和葉靈均?我們從娘胎裡就指腹為婚了,要是真的在一起,還用得著藏著掖著?
  是啊,在朋友們眼中,他們倆是青梅竹馬,郎才女貌,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所以,他們這樣的關係,根本就不算情侶,他們只是一對上了床的朋友而已。
  兩年來,他們就這樣一邊在同學、朋友面前維持著純潔的朋友關係,一邊以炮友的關係上床。
  她以為他總有一天會正視她的存在,看到她的好,進而愛上她。可是,他沒有,他始終堅持,他和她只是朋友關係。
  她以為她只要能夠待在他身邊就夠了,不管什麼身分,可是,她又錯了。她想要的不只是待在他的身邊,更不是以披著朋友外衣的炮友身分待在他身邊。
  她想要的,是光明正大的和他在一起,她想得到所有親朋好友的祝福,她更想要他的人他的心他的認可他的愛,她想要他的全部。
  今天他們去參加大學畢業三周年同學會,同學們再次拿他們調侃,說他們男未婚女未嫁直接湊成一對算了。她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可她心裡其實是無比認同的。
  她期盼的看著林恒,希望他能藉機承認和她的關係,可是,她再次失望了。他嘴裡說出來的還是那句口頭禪,他說他和她永遠也不可能在一起,因為他們要做一輩子的朋友。
  這樣的事,這兩年來不停地重複著發生,一次次的期待,又一次次的失望。本該習以為常的心,明明已經堅挺了兩年的心,卻突然感覺到了一絲疲憊。
  也許,是時候該放棄了吧。
  「葉靈均,妳以為我林恒是妳想招惹就招惹,說了斷就能了斷的?妳是第一天認識我嗎?」林恒飽含怒意的聲音將葉靈均恍惚的神志拉了回來,沒等她開口辯駁什麼,林恒突然傾身吻住了她的嘴。
  他狠狠蹂躪著她柔弱的雙唇,強勢頂開她想要咬緊的牙關,恣意翻攪著她口中的天地。這個吻是對她的懲罰,也是他怒火的宣洩,霸道的不容她抗拒,而她被緊緊箝制的下頷也讓她無法掙脫,無從逃避。
  葉靈均雙手慌亂的拍打著林恒的肩背,可是隨著他的吻加深,她的反抗越來越微弱,到了最後她已經無力去抗拒,雙手反而習慣性的環住了林恒的脖頸。
  她的意志在這個吻中再次淪陷了,她明明應該推開他的,可她就是做不到,他就像是一團火,讓她甘願做那隻撲火的飛蛾。
  等葉靈均從這個吻中抽離的時候,才發現林恒正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樣看著她,表情似笑非笑,半瞇的眸子中閃著莫名的華光,看上去心情似乎還不錯,至少沒有憤怒的跡象。
  不知道為什麼,被他這樣看著,葉靈均突然有些窘迫,明明幾分鐘前她還信誓旦旦的說要分手,說要和他了斷炮友關係,現在又這樣沒出息的沉淪在他的強吻中。
  「有什麼好得意的?不就是吻技好嗎?多吻幾次,誰不會啊?」葉靈均惱羞成怒的為自己的尷尬開脫,說完話才注意到兩人之間近到隨時都能再次貼合的距離,而她的雙手此時還環在林恒的脖子上。
  她慌亂的鬆開手,順勢狠狠推了林恒一把,試圖將他推遠。可林恒卻像是早有防備一般,非但沒被她推開,反而長臂一撈,將她整個人困在了懷中。
  他再次低頭吻住了她的嘴,不過這次,他沒有加深這個吻,只是淺嘗輒止,快速轉移陣地襲上她光潔細長的脖頸,一路向下。
  他一邊親吻著她,一邊拉扯著她身上為數不多的衣服,也許是車廂狹小的空間侷限了行動,他的動作迅捷而粗暴,像一隻狩獵的黑豹,勢不可擋。
  「林恒,你混蛋,你放開我。」葉靈均聊勝於無的掙扎著,一開始還能喊一喊,推一推,很快她就沒力氣掙扎了,呵斥咒罵也漸漸變成了婉轉的呻吟。
  沒有誰比林恒更瞭解她的身體,他不過是多撫弄幾下她的敏感地帶,就將她的抗拒化為了烏有。當他真正進入她的時候,她除了乖乖的繳械投降,配合他的律動,享受他帶來的歡愉,再也生不出別的念想來。
  葉靈均跨坐在林恒的大腿上,短裙被撩起環疊在腰間,內褲早已不知所蹤。她的下身緊緊咬合著林恒那令人發狂的堅挺,身子隨著它的挺動忽上忽下。
  而她上身也是胸前大開,純白的襯衫寥落的掛在手臂上,不算新潮的膚色內衣被高高的推起,露出一雙豐滿堅挺的蓓蕾,她眼神渙散,神情如夢如醉,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此刻有多撩人。
  林恒雙目赤紅,像是中毒一般精神極度亢奮。他雙手像鐵鉗一般緊緊抓著葉靈均那不盈一握的柔軟腰肢,昂揚不知疲憊的在葉靈均身體中快速進出著。這樣的歡愉他總是嘗不夠,這個女人,明明只該做朋友的女人,他也一直只拿她當朋友的女人,為什麼總能讓他為之瘋狂?
  在發洩的前一秒,他低頭狠狠咬住她胸前的豐盈,將這場令人無限沉迷的情事推向極致。
  高潮的餘韻尚未褪去,葉靈均無力的趴伏在林恒的肩頭,眼神猶未回復清明。她喘息著,氣息不穩的叫罵出聲,「林恒,你混蛋。」這話明明是指責,明明是咒罵,可是配上她的此刻的媚態,還有那堪比呻吟的低啞嗓音,卻讓人聽出了別樣的誘惑。
  「還有力氣罵人,看來是我做得還不夠。」林恒戲虐著,用他尚未從她體內退出來的堅挺頂了頂她,一副生機勃發,準備再戰一場的架勢。
  葉靈均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小狼狗一般瞬間來了精神,飛速從林恒腿上下來,翻身坐回了副駕駛座。
  「林恒,你就是個混蛋。」葉靈均惡狠狠的瞪著林恒,雙頰緋紅,氣息愈發紊亂。
  林恒勾著嘴角輕浮無比的笑著,目光在她身上上下打量,「妳這樣子和我說話,我會以為妳是在暗示我再來一個回合。」
  林恒赤裸的目光中再一次燃燒起慾望的火焰。葉靈均嚇了一跳,彷彿這才注意自己的狼狽一般,雙手快速的交叉護在胸前,她又忿恨的瞪了林恒一眼,快速的背過身去整理衣服。
  內衣往下拉,襯衫拉攏扣上釦子,抬抬屁股,將裙子拉回原位,「我的內褲呢?」葉靈均微微側頭,用眼角餘光斜睨著林恒問。
  這傢伙從頭至尾都衣冠楚楚的,連根頭髮絲兒都沒亂,拉鍊一拉,完全就跟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葉靈均心裡有些不平衡。
  「我怎麼知道?」林恒靠坐在車座上,笑笑的看著她。
  「你脫的,你不知道?」看著林恒那種漫不經心的神情,葉靈均心裡面的火就蹭蹭直冒。
  「我只負責脫,可不負責給它找地方安身。」
  「你……」葉靈均無語至極,真恨不得撲上去咬他幾口。
  林恒怕真的把她惹惱了,安撫道:「好啦,找不到就別找了,都到樓下了,也就幾步路的事,不穿也沒關係。」說著,開門下車,走到電梯口,按下電梯。
  電梯從二十幾樓一路向下,眼看就要到停車場了,可葉靈均卻賴在車裡沒下來。
  他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走回去,拉開車門,笑著說:「電梯來了,還不下車?」
  葉靈均別開臉,不去看他,也不答話,明顯還在嘔氣。
  林恒想了想,忽而試探性的問:「我揹妳?」
  「好。」葉靈均轉過臉來,看著他,毫不猶豫的開口答應。
 
  ◎             ◎             ◎
 
  這次,林恒也無語了,是他太笨,弄不懂她的精神世界?還是她太簡單,太容易被取悅?從小到大,幾乎每次她跟他生氣的時候,他只要開口說揹她,她就樂呵呵的貼上來,只要爬到他背上她就什麼氣都消了。
  見林恒光說不做,葉靈均撇著嘴催促道:「還不蹲下去?」
  林恒嘆了口氣,無奈至極的背過身,蹲在了車門前。想他堂堂全國百大企業的總經理,居然對一個小女人卑躬屈膝。要是讓公司的人看到了,他威嚴何在,顏面何存?
  葉靈均哪裡管他心裡面想什麼,見他蹲下身,便整個人探出車外,俯身趴在了他的背上。
  葉靈均猶記得林恒第一次揹她,還是上幼稚園的事。有次玩遊戲,她不小心摔傷了腳,其實也不是很嚴重,就是走路的時候腳會隱隱作痛。所以放學回家的時候,她就一跛一跛的走路。
  林恒問她是不是很痛,她說是,然後林恒就說他揹她。她本來不願意讓他揹的,說要自己走,可林恒堅持要揹她,最後她拗不過,還是讓林恒揹了。然後事情就悲劇了,林恒雖然比她大幾個月,可同樣都是五歲的小娃娃,林恒當時哪裡揹得動她?最後,兩個人雙雙摔了個狗吃屎。
  林恒第一次揹她的經歷不算愉快,但是卻深深地烙印在她的腦子裡。後來隨著年齡的增長,林恒終於揹得動她了,她也喜歡上林恒揹她的感覺,所以那時候她總愛時不時的找事,讓林恒揹她。
  林恒每次揹她的時候,總是雙手牢牢的馱著她的屁股,像是害怕會再把她給摔下去似的。
  直到高三的時候,林恒有了喜歡的女生,就再也沒揹過她,算一算,林恒已經有很多年沒揹過她了,趴在林恒的背上,葉靈均不由得感慨萬千。
  還是她記憶中的那個感覺,只是他的肩背比記憶中寬厚了許多。
  還是她記憶中的那個姿勢,只是,現在她穿的是裙子,而且還沒穿內褲!那傢伙的手也沒像記憶中的那樣規矩,而是從裙子下襬探進去,直接托住了她赤裸的光屁股,居然還非常色情揉了兩把。
  葉靈均好不容易恢復正常的臉色再次染上紅霞,這傢伙,果然是個混蛋。
  她伸長了脖子,腦袋一歪,張嘴咬住了他的耳朵,只聽林恒嘶的一聲,連連斥責道:「妳這女人,屬狗的嗎,居然咬人?」
  葉靈均也不搭理他,仍舊咬著他的耳朵不鬆口,還加重了兩分力道。
  林恒吃痛,終於敗下陣來,告饒道:「好啦好啦,我不動手了,可以了嗎?」說著便將手從她裙子裡抽了出來,老老實實的馱著她的屁股。
  此時兩人已經進了電梯,電梯剛往上升了一層就在一樓停下。這時進來三個人,是一個老太太和一對年輕男女,這會兒也才晚上九點多,在臺北這時間並不算晚。
  三人走進電梯都詫異的看了一眼林恒和葉靈均。此時,林恒揹著葉靈均,葉靈均歪著頭咬著林恒的一隻耳朵,林恒一邊討饒,一邊側頭看著葉靈均。他雖是在討饒,可神色間卻並無幾分痛苦,看著葉靈均的目光中甚至帶著毫不自知的寵溺。
  見到電梯裡突然多出來的幾個人,兩人頓時都有了一些尷尬。葉靈均連忙鬆開嘴,一縮脖子,重新趴回林恒背上,將整張臉都埋在他後背上。
  「瞧瞧人家小倆口,再看看你們,兩天一小吵三天一大鬧的。」看上去六十多歲的老太太滿眼羨慕的看看林恒和葉靈均,又回過頭去訓斥她身邊的那對年輕男女。
  俗話說家醜不外揚,那對年輕男女被母親當眾訓誡,臉上也有些掛不住,男的尷尬的朝他們笑了笑,低頭安撫那老太太說:「媽,有事回家再說。」
  老太太冷哼了一聲,沒再說話。
  旁邊的女人卻不樂意了,回頭瞪著林恒和葉靈均冷聲道:「公共場所也不知道收斂,沒聽過秀恩愛分得快嗎?」
  林恒沉默著,沒有頂回去,一來他不會那麼沒品的跟一個不認識的女人一般見識;二來他心裡覺得有些異樣,他們那隻眼睛看到他和葉靈均是小倆口了?
  葉靈均自然也不會跟那個女人嗆聲,她和林恒連個男女朋友都不算,還怕哪門子的分手?
  好在那男的聽到女人的話,連忙拉了她一把,又連連給林恒道歉,「對不起,她脾氣不好,你們別見怪。」
  說話的時間,這三人的樓層到了,男人右手牽著老太太,左手拽著女人出了電梯,還不住的跟林恒道歉。
  送走那一家三口,電梯裡再次剩下了林恒和葉靈均兩人,葉靈均探出頭,長長的呼出一口,像是鬆了口氣似的。
  透過電梯裡的玻璃鏡,林恒用一副戲虐的樣子看著葉靈均,「有臉讓我揹,沒臉讓人看?」
  葉靈均在鏡子裡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伸脖子,又咬了他一口。不過這次她咬的是他脖子,當真是狠,林恒都差點懷疑她是不是想喝他的血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