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甜嫩嫩的稚妻
【4.6折】甜嫩嫩的稚妻

臉紅紅BR997--金晶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18/02/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長夜難枕
NT88
銷量:117
床上的小秘
NT88
銷量:79
總裁是匹狼
NT88
銷量:60
如嬌是妻
NT88
銷量:78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捉妻重婚
NT88
銷量:71
試婚一夜
NT88
銷量:81
半同居關係
NT88
銷量:75
交易人妻
NT88
銷量:101
嬌寵難耐
NT88
銷量:47
養債秘書
NT88
銷量:84
奪愛狂夫
NT88
銷量:75
恕難從婚
NT88
銷量:61
甜嫩嫩的稚妻
NT88
銷量:99
一夜成妻
NT88
銷量:7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19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265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160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159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馴尪
NT88
銷量:114
冷夫不好睡
NT88
銷量:116

追求時,男人的死纏爛打,一心想拐人回家;
被追時,女人的後知後覺,大野狼先啃再說!

 

男人追女人天經地義,他追官菲娜,只因為他喜歡她,
還一心想娶她當老婆。有人說他對她一見鍾情, 林政嗤之以鼻,他不承認!
直到官家破產,她解除婚約, 他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追這女人時,才明白,
自己對她簡直可以說是死心塌地!
他對她有好感, 他喜歡她,他想追她,這麼簡單,這麼赤裸裸,
她感受不到,突然間開竅了卻又不敢面對。 他追她,很恐怖嗎?
他長得帥,有錢,對她情有獨鍾, 在她眼中,他的追求成了催命符,
讓她嚇得要逃。 逃,她要逃到哪裡去?她以為她想逃,她就可以逃掉?
她有沒有問過他的意見!可這笨女人竟想給他發好人卡, 不好意思,他拒收,
因為他圖謀不軌,不是好人, 他是壞人,想對她壞,因為除了他,
這輩子她誰也不能喜歡。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官菲娜手裡拿著履歷出了捷運站,一身職業套裝穿過熱鬧的馬路,走了二十分鐘左右,彎進了一條小巷子,在老舊的一棟老房子前停下腳步。
  她嘆了一口氣,最後踩著高跟鞋開始爬樓梯,老房子一共有五樓,她正好住五樓,沒有電梯,她只能爬上去。
  這對穿高跟鞋的她是一種非人的折磨,爬到五樓的時候,她喘著氣開了門走進屋子。
  屋子很小,正好住一個人,多住一個人都會顯得很擠,她將門關上,鎖好。她甩了甩小腿,腳上的高跟鞋被踢飛到了角落,她的腳後跟一片紅,甚至冒出了不少的水泡。
  屋子很小,沒有客廳,也沒有地方容下沙發,客廳和房間之間相通,一個小小的廚房和一個小小的浴室,這便是她現在住的地方。
  這裡離捷運站有些遠,所以租金也便宜,再加上這棟老房子的外表,實在是沒人願意住進來,住進來的都是一群缺錢的人。
  官菲娜正是非常缺錢的人,一個月之前,她還是住別墅,穿名牌的大小姐,結果官父生意經營失敗,官家破產了,所有的資產全部拿去抵債,到了最後,官家仍舊欠別人三百萬。
  對以前的官菲娜而言,三百萬也不是多麼了不起的數字,直到她失去了所有,現在連工作也找不到的她而言,這是一個天文數字。
  沒錯,她找不到工作,她每天在網上投履歷,又跑去面試,卻總是失敗,因為她二十五歲了,但工作經驗卻是零。
  她從小就是被爸媽放在掌心疼,從未受過委屈,大學畢業之後就在自家的公司裡露露臉,不需要實質性地工作,她每天的事情就是過得開開心心,把自己打扮得漂亮就可以了。
  她就是一位很失敗的大小姐,別人家的大少爺、大小姐都是公司裡的菁英,而她不是。說實話,她連端茶小妹都不如,她不會泡咖啡,她只會泡茶,因為官父喜歡喝茶,讀書就拿了一張畢業證書,好像並沒有任何事情能證明她有工作能力。
  就連半年前訂下的未婚夫都曾深情款款地對她說,她什麼都不用學,什麼新娘課程之類真的太荒謬了,以她的家庭背景,請一個傭人就好了,幹麼要費盡心思去學。
  她那時候真的是被感動了,再加上爸媽也認可,便答應追了她半年的未婚夫的求婚,訂婚宴舉行得很盛大,真的是能滿足任何一個女生的虛榮心,她以為她會一直幸福下去,連婚後也會這麼幸福的。
  但官家剛破產,欠下的債還沒還清,那個信誓旦旦說她什麼都好的未婚夫立即翻臉,火速地跟她解除婚約。
  曾經私交很不錯的幾個女生朋友也轉眼疏離她,她家裡出了事情,她們不曾好心幫她一把,在路上見到了壓根不認識她一樣。
  官菲娜從冰箱裡拿出一罐啤酒,噗嗤噗嗤地喝著,冰冷的酒液令她在大冬天裡更加清醒,也更加的冷。
  這個世界上真正關心她的人只有她爸媽了。臺北的房產被賣了之後,官父官母便收拾行李回臺南,官大伯在那裡有一個工廠,官父官母能過去幫幫忙,也好賺些錢。
  官大伯人很不錯,可官菲娜卻不想跟過去,畢竟她不像爸媽,年紀大,就業難,她年輕,學歷也高,只要用心也能找到工作,她當時想得很天真。
  她留下之後才發現,這個社會太現實了,她想留下,但不意味著她一定能找到工作,她嘆氣地將喝空了的啤酒罐扔進垃圾桶裡。
  一開始,她看不上一些低工資的工作,眼高於頂地專門找一些高工資的工作,卻總是被人拒絕,而她必須在這幾天找到工作,官父官母留給她的生活費只能再頂一個月,而她不可能再跟爸媽要錢。
  房租也要交,她沮喪地趴在床上,從包裡拿出手機,將通訊錄翻了一遍,卻不知道能找誰幫忙。
  沒有人會幫她!
  所謂的好朋友跑了,未婚夫恨不得從來沒追過她,她將臉埋在膝蓋上,眼淚濕潤了裙子,留下一串串的痕跡。
  她沒想過,有一天她會變得這麼慘,從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變成了一個人見人逃的討厭鬼。
  叮鈴……放在包裡的手機響起,她隨意地擦了擦眼淚,摸出手機,深吸幾口氣,接通了陌生的電話,「喂,你好。」
  「妳好,請問是官小姐嗎?」
  「是,你是……」
  「妳好,這裡是林氏企業,之前官小姐不是來面試過我們公司的職務嗎?」
  官菲娜臉上露出一抹慘笑,努力不讓情緒流露地回道:「是的。」她幾乎都能想像到電話那頭抱歉地告訴她,她不適合這個職務之類的話了。
  「官小姐之前面試的職務是宣傳部副理,不過很可惜,這個職務已經有適合的人選了……」
  官菲娜無聲地嘆氣,她就知道是這樣的一個結果,正要主動地接過話,順便客氣地謝謝時,那頭又說話了。
  「不過,秘書室正在招一位助理,不知道官小姐有沒有興趣?」
  咦!橄欖枝,官菲娜驚訝過後,立即抓住這個機會,「有、有,我有這個興趣。」
  「助理這個職務有可能和妳之前有意的職務不一樣,譬如薪酬方面。」電話那頭的人耐心地解釋。
  「我、我明白的。」官菲娜深吸一口氣,這是林氏,就算是一個助理,工資差一點,可要進林氏很難。
  最重要的是,她現在很窮很窮很窮,還挑什麼啊!
  「我知道會不一樣,但我更清楚我的資歷不適合之前的職務,能從助理開始做,對我而言也是一個很好磨鍊自己的機會。」
  「呵呵。」那人顯然很開心官菲娜的自知之明,「那麼具體事宜合約等明天九點見面再談,可以嗎?」
  「好的,非常謝謝你。」
  「不客氣。」
  「再見。」官菲娜禮貌地掛了電話,接著她就像中了樂透一樣,開心地亂跳,「我找到工作了!」
  她開心地又是哭又笑,拿起手機就要打電話給爸媽的時候,她又停下了,不行,得等一切確定了再說,等明天面談了再說。
  她連忙擦乾眼淚,開始思索明天要做什麼,哦,等等,今天得先敷面膜,選好明天要穿的衣服,準備一下明天的面試內容……
  她立即忘記剛才的心煩意燥,衝進了浴室卸妝,洗臉,做面膜,一邊對著自己說:「我一定可以的,這個機會一定要把握住!」
 
  ◎             ◎             ◎
 
  三個月後。
  林氏的試用期並不長,第三個月的時候,官菲娜便正式轉為正職人員,工資也比之前的高了不少,她總算不用擔心生活費和房租了。
  她將剩下的錢存進銀行,默默地看著金額好一會,輕輕地嘆氣,「那三百萬不知道什麼能還完,唉……」
  她估計要工作很多年,很多年,才能將那筆債還完,但是她有收入了,不是嗎?她神色瞬間飛揚,看著腳上不合腳的鞋子,貝齒輕輕地咬著唇,好想買一雙鞋……
  算了,她還是省省吧,等下個月,還是等下下個月……她嘆氣地往林氏走去,現在是午休時間,平時為了省錢,她做一個簡單的便當到公司茶水間吃,不過今天起晚了,來不及做飯。
  別以為她的廚藝有多好,她頂多就是做一個三明治,炒蛋炒飯,其他的,她正在努力地學當中。
  她是趁著午休時間出來買飯的同時,順便看看自己的帳戶,現在看到帳戶有進帳,她也安心不少,跑去麵包店買了一個三明治和奶茶便回公司了。
  助理……其實,是一個美化公司小妹的說法,她在秘書室裡什麼事都得做,只要別人需要,她都得去做,一開始很不習慣,後來她就習慣了。
  幸好秘書室裡的人雖然常常使喚她,對她卻不是那種指手畫腳的類型,所以她忙了一點,卻沒有感覺很討厭。
  她先去茶水間喝了一口熱奶茶,小口小口地吃掉了三明治,等她吃完之後,她雙手捧著奶茶,慢慢地放鬆,午間休息還有幾分鐘,她貪婪地享受著這難能可貴的時間。
  喝完奶茶,扔進了垃圾桶裡,她又給自己泡了一杯超濃的綠茶,她中午過後總會犯睏,她怕下午的精神會不好,喝咖啡胃受不了,只能喝茶。
  她端著綠茶正要離開茶水間,猝不及防地撞上了迎面而來的人,「啊!」她被嚇了一大跳,手裡的綠茶也跟著灑了出去,她驚呆了地看著對面的人。
  片刻之後,她回過神來,慌張地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我……」
  「這位小姐,妳知道綠茶很燙嗎?」對方聲音低調深沉。
  「我……」她眨了眨眼,看著對方身上阿瑪尼的西裝上的污漬,腦子裡出現的是要如何是好,這西裝很貴的啊!她手洗可不可以啊?
  「或者妳願意試試看這溫度?」那人的語氣透著淡淡的嘲弄。
  官菲娜心中鬱悶,她以前才不會在乎這些,可現在她窮啊!而且是她先撞上對方的,錯在於她,她小心翼翼地抬頭,望到一張英俊的臉,貌似有些熟悉,呃,想不起來是誰,算了。
  「這位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官小姐?」男人先是挑了一下眉,顯然有些驚訝對象是她,隨即又漫不經心地說:「好久不見。」
  啊,認識的?可她想不起他叫什麼,官菲娜牽強地扯了扯唇角,「呃……」
  他忽然低低地笑開了,「妳不認識我了?」
  她抿了一下唇,不知道說什麼,他語氣淡淡地說:「林政。」
  林政……官菲娜的腦海裡忽然閃現一幕,她笑著挽著那個可惡的前未婚夫,而前未婚夫則帶她介紹一些人……
  她微微地愕然,似乎林政便是其中一人,那時前未婚夫還說林政多厲害,年紀輕輕就是總裁,那語氣充滿了佩服。
  林政,他姓林,他是林氏的總裁?她沒想到,她居然還會遇到之前曾經見過的人,畢竟以她現在的地位,曾經的生活圈已經離她很遠了。
  而她更沒想到,在她窘迫地終於找到工作之後,會是在這位林先生手下工作,那不就意味著他知道她的一切?
  她有一種被人看透的尷尬,她伸手攏了髮絲到耳後,「你、你好。」
  秘書室裡的同事都說總裁這幾個月都在北美,近期會回來,所以她進林氏三個月了還沒見過總裁長什麼樣,現在終於見到了,但她又闖禍了!
  她欲哭無淚,心中期望林政能大人不記小人過,別因為這件事情而對她印象糟糕,由此有了想辭退她的念頭,千萬不要啊。
  「看妳的樣子,妳在這裡工作?」他瞇著眼睛。
  官菲娜額上微微冒薄汗,他該不會真的是想辭退她吧?她的心猛然一縮,拜託,找工作不容易,進林氏更是很難,她可不想被辭退。
  「是。」她緊張地雙手交握,隱約覺得手心開始冒汗,怎麼辦、怎麼辦!她要怎麼做才好!
  「嗯,妳看起來毛毛躁躁的,很不細心,」他非常直白地說:「妳在哪一個部門?」
  第一次正式見面就給他留下這樣的印象,她臉色發白地開口,「秘書室。」又立即補充道:「是助理。」
  她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助理,所以真的不要要求她會太多的東西,他不要想著辭退她啊。
  她歷經辛苦才找到了這份工作,轉正職才多久居然就被辭退,那她以後別想找工作了……
  「別啃手指了。」他涼薄地來了一句。
  她猛然地注意到自己正在啃手指,這是她的習慣,只要她一緊張,她就會不由自主地做出啃手指的舉動。
  「剛一見面,就將綠茶倒在我身上,妳的工作能力……」他的語氣充滿了懷疑。
  「是你。」她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勇氣,「是你進來太急匆匆了,我才會撞上你,我也有責任,畢竟弄髒了你的衣服,但你也不該衝進來……」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在他黑得發亮的眼神下,她忽然覺得心虛,他性感的薄唇緩緩地開口,「確實,妳說的也有道理。」
  「你的衣服,我會弄乾淨的。」她肉疼地說,她手洗說不定會更糟,還是送到專門的店裡處理一下。
  他的手,直接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往她的身上一扔,她慌亂地接住,對著穿著藏藍色襯衫的他,她緊張到不能呼吸了。
  他吩咐道:「弄乾淨,下班之前交過來。」
  官菲娜聽到他的吩咐立即道:「是。」只要別辭退她,她就萬分地感激了。
  他瞟了她一眼,轉過身離開了,官菲娜深吸一口氣,剛才她緊張到全程屏住呼吸,不敢多吸一口氣。
  她抱著西裝外套,想著他的話,將他的西裝外套抖了抖,對摺掛在手臂上,唉,她得快點去弄好這外套才行,否則被他質疑自己的工作能力,那就得不償失了。
  官菲娜知道,這種污漬去哪裡處理最好,不過費用也會很高,又要在下班之前拿回來,唉,銀行帳戶裡的金額又要下降了,她好心疼啊!
 
  ◎             ◎             ◎
 
  林政看了看時間,將手裡的文件闔上,雙手交叉,下顎抵在手指上,默默地看向門口。
  咚咚!
  「進來。」
  官菲娜紅著臉,穩著氣息走了進來,看向林政,「總裁你好,衣服已經處理好了。」
  「嗯,放在沙發上。」
  官菲娜簡直是他一個口令,她一個動作。她像機器人一樣將紙袋放在沙發上,一臉木訥地看著他,他沉默不語。
  氣氛太過沉悶,她吞了吞口水,「總裁,如果沒事的話,我就先出去了。」
  「嗯。」他低低地應了一聲。
  她心中鬆了一口氣,跟見了鬼一樣,逃命離開了總裁辦公室,林政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神色更得冷。
  他長得很醜嗎?她跑這麼快幹什麼!
  最重要的是她幹嘛怕他,他又沒對她怎麼樣!她逃什麼呢。
 
  ◎             ◎             ◎
 
  這個世界上有一樣東西叫氣場,官菲娜以前覺得氣場是很飄渺的東西,直到她遇到了林政,她終於知道了,原來真的有人可以不說話,光是站在那裡就能讓人正襟危坐。
  他也沒做什麼,也沒說什麼話,反正她就是莫名地怵他,之前見到他時,她並未有這種感覺,可現在怎麼會有呢?
  啊,一定是因為他是她的大boss,發錢的人最大。
  怎麼辦呢?所以她,能不出現在他的面前,她絕對不會出現在他的面前,能不看他的眼睛,她絕對不會看他的眼睛……
  但是,他知道她啊!
  她想避開他,卻發現整個林氏都是他的,她避到哪裡都是他的地盤。唯一慶幸的是,她是秘書室的一枚小助理,實在很不得重任,一天都不一定能被傳召見到他。
  但,她能說,在公司裡,她總是能偶遇他!偶遇,她在茶水間吃飯,被飯粒噎住的時候被瞧見;坐電梯時差點摔倒時遇見;送錯文件時碰到……
  偶遇並沒有錯,畢竟他們在一個公司,最大的問題是每一次她出糗出錯的時候都被他看到了,她真的很無語啊。
  官菲娜一邊吃飯,一邊感嘆,一雙水眸小心地盯著茶水間的門口,她真的很擔心林政突然出現,她不小心又丟臉了。
  雖然林政表現得很鎮定,也沒有任何不屑,可是她總覺得他在笑,他一定在笑她!
  官菲娜想著自己也不是這麼迷糊的性格,做事也算穩定,起碼能將一堆雜事做好,她覺得跟之前的自己相比,她已經很了不起了。
  她不能跟能幹的秘書長比,也比不過資歷經驗很深的秘書們,她只能跟她自己比,她覺得自己比以前有進步,她已經很感動了。
  這份工作對她而言是累了一些,可是工資不錯,每個月除了租金和生活費,剩下的錢她都寄給爸媽,讓他們還債,杯水車薪,不過起碼她有很認真地工作和還債。
  她早已不是原來的富家女,也不是別人眼中的大小姐,她現在土到要命,真的好醜,她的套裝是從二手店裡買的,只買了兩套,每天換下來就洗,還有她的鞋子……每天她的腳都穿紅了,可仍舊穿著。
  官菲娜仔細想想,覺得自己真是堅韌不拔,遇到這麼大的事情,沒有變頹廢,也沒有墮落,也沒有壞心地想要找一份舒服多金的工作,例如交際花,她仍舊腳踏實地地好好工作。
  這很重要的一點源於那個她家欠債的人沒有催錢,也不知道是她爸什麼朋友,這麼大方,這麼友好,讓她家慢慢還,想到那些小說中的黑道催債,女主角被逼賣身給男主之類的狗血劇情……
  嗯,她果然是幸運,幸福的。
  「妳嘴邊沾了一粒米飯。」一道男聲涼涼地響起。
  官菲娜傻乎乎地抬頭,看著手裡拿著馬克杯,彷彿要過來倒水喝的林政,呆愣了三秒,她立即回過神,倏地站起來,「總裁好!」
  林政的唇角抽了抽,「妳,放鬆一些。」
  官菲娜的臉一下子紅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哪一根筋抽到了,居然做出這麼雷人的事情,真的好丟臉,她捧著飯盒,紅著臉坐回去,低下頭,拿著紙巾靜悄悄地擦掉那顆跑到唇邊的飯粒。
  他走到旁邊,倒了一杯熱水,慢慢地喝了一口,「我看起來很可怕?」
  官菲娜的臉更加紅了,「沒、沒有。」她真的是條件性反射,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沒有?那麼是我做了什麼事情讓妳害怕?」他又問。
  「沒有。」她繼續搖頭。
  「既然都沒有的話,那麼拜託妳下次看到我的時候,不要露出一副我會吃了妳的表情,OK嗎?」他笑著說。
  她臉漲紅往脖子處蔓延,沒有辦法開口說話,只好拼命點頭。
  「妳可以放心,我沒有吃人的習慣。」
  他的語氣略帶嘲弄,官菲娜恨不得在地上挖個洞,將自己給埋進去,心裡嘟嚷著,好丟人啊、好丟人啊。
  「還有,每次看到妳,妳的形象都不是特別的端莊,作為林氏秘書室的助理,妳要注意妳的形象。」
  形象?她在他的面前還有形象嗎?沒有,全部都拿去餵狗了,她絞了絞手,「是,我會注意的。」
  「我知道妳家破產了,家境很差,但妳現在的樣子跟原來我見過的妳還差蠻大的。」他像是在跟老朋友聊天。
  可惜老朋友不想跟他聊,官菲娜最怕別人提起她原來的事情,她現在可不是大小姐了。
  「總裁,我吃完了。」她打斷他的敘舊。
  他頷首,又看了一眼她飯盒裡還殘留的食物,「是蛋炒飯?」
  她又尷尬地不知道說什麼了,硬著頭皮應了一聲是,耳邊傳來他一陣輕飄飄的話,「蛋炒飯,只有蛋跟飯?」
  她快接不下去話了,天哪,她跟他又不熟,他關心她吃什麼幹什麼呀!最重要的是,蛋炒飯當然可以放很多食材,只是她窮,她只放蛋跟飯有又礙著他了?
  「看起來過得是很慘。」他下了定論,轉身端著他的熱水走了。
  總裁大人到底是想表示什麼?是蛋炒飯的食材又刷新了他的認知?還是她的貧窮嚇壞他了?
  啊,這個人怎麼這麼討人厭,要他管啊!她就是窮,窮到無藥可救了,關他什麼事。
  她過得很慘,他不需要告訴她,她自己很清楚,她現在跟以前比,一個慘字都不夠!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