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6.2折】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臉紅紅BR996--朱輕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朱輕
出版日期:
2018/02/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60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54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36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13
將軍的賣身契
NT118
銷量:34
床上的小秘
NT118
銷量:76
總裁是匹狼
NT118
銷量:54
奪夫為婚
NT118
銷量:40
如嬌是妻
NT118
銷量:68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48
捉妻重婚
NT118
銷量:67
試婚一夜
NT118
銷量:73
惡夫寵妃
NT118
銷量:78
半同居關係
NT118
銷量:73
交易人妻
NT118
銷量:97
嬌寵難耐
NT118
銷量:47
養債秘書
NT118
銷量:84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18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61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58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5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48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4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35
馴尪
NT118
銷量:112
冷夫不好睡
NT118
銷量:116
好女等夫來
NT118
銷量:115

花心男不壞,那股強悍味兒,女人怎能不被征服;
富家女不乖,那撒潑嬌媚樣,男人拚死也不放手。

 

鄭英傑向唐唯一告白,為得就是想光明正大的睡她,
不只一夜、不只一次,是隨時隨地、想睡就睡。
唐唯一一直都乖乖遵守他定下的互不干涉的交往條件,
從不貪心他的寵愛,也沒想過做出個小肉球綁住他, 交往大半年,
連避孕藥都搶著吃,哪裡還能找到這麼懂事女人了。
傳言,警界有名的花花公子,栽在他口中有點蠢的唐唯一手上,
天天專車接送,美其名是不想被破公車耽攔他的性生活,
雖然他不是天天都精力旺盛到要壓她大戰一回, 可花心慣了的他,
不喜歡連睡個女人都要思前想後。 為了把她的追求者踢得老遠,
不婚男鄭英傑竟然想婚了, 只為了和自己喜歡的女人想在哪睡就在哪睡、
想睡幾次就睡幾次, 無論怎麼睡都可以,無論睡出幾個小肉球沒人管得著,
誰教他的精蟲誰都不認,就只愛她這一個蠢女人。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炎熱的仲夏日。
  不到七點鐘,天色已經亮透,遮光效果極好的窗簾將外頭的陽光隔絕了大半,臥室裡灰濛濛的,空調正徐徐地往外吐著冷氣,攝氏二十八,不高不低,是最適合睡覺的溫度。
  鄭英傑睡意正濃時,卻被吵醒了,起床氣悄然鑽出。
  他翻了個身,焦躁地將蓋在腳邊的空調毯踢到一邊,眼睛都懶得睜,只是不滿地開口,「起來做什麼?」嗓音裡還帶著初醒的微啞,低沉又性感。
  「抱歉,吵醒你了。」床畔傳來女人輕軟的聲音。
  「知道會吵醒我,還亂動?」他素來淺眠,稍有些動靜就會機敏地醒來。
  「沒辦法,再不起床,上班就遲了。」
  上班?鄭英傑終於捨得睜開眼,眉頭打結地朝床邊看去,結果才瞧了一眼,眉心的溝壑就被眼前的美景撫平。
  視野之中,是女人線條完美的裸背。
  唐唯一背對他坐在床邊,渾身上下只穿了條鵝黃色的蕾絲小內褲。圓潤的肩頭掛著兩條胸罩肩帶,後面的釦子還沒有扣上,內衣就那麼鬆鬆垮垮的掛在身上。
  淺色內衣,搭著牛奶般的肌膚,說不出的水靈。
  而除了白皙的膚色以外,最誘人的還是她那專屬於舞者的優美背部線條,勻稱且緊致,從脖頸後的骨節突起,順著脊椎一路而下,順延至腰際,連著一個小小的腰窩,再往下,就是那充滿彈性的蜜臀。
  鄭英傑最愛她的腰窩。
  這時候唐唯一正準備扣內衣釦,她兩肩舒展,將手背過來,腰部的線條便更清晰了些。
  鄭英傑忍不住抬起長臂,伸出兩根手指,輕輕搭上她的背,再一點點地往下滑,帶著薄繭的長指別有用心地蹭過肌膚,酥酥麻麻的感覺令唐唯一顫了顫,但她也沒躲開,扣好了內衣釦便彎腰去拿短褲。
  穿短褲的時候,身後男人的大手已經勾住內衣帶子。
  勾起,鬆開,啪地一聲輕響。
  唐唯一笑了笑,「別鬧了。」
  鄭英傑不搭理她,手指接著往下滑,他的動作很輕,就拿指甲尖輕輕地蹭,跟撓癢一樣。當他的指尖來到腰窩處打轉的時候,唐唯一終於忍不住喉間的笑聲,嬌笑著往前探身躲了躲,「別鬧了,很癢……」
  女人軟軟糯糯近似求饒的聲音,勾得鄭英傑破了功。
  他大手一撈,摟住她的腰,猛地往自己懷裡一帶,唐唯一低聲輕呼,栽進鄭英傑懷裡的時候,腿上還勾著穿到一半的短褲。
  兩人的皮膚緊貼在一起。
  清涼舒適的室內,身子都是乾乾爽爽的,鄭英傑的溫熱堅硬,唐唯一的微涼柔軟,這樣緊貼著,磨蹭著,竟是說不出的舒服,令他忍不住用長腿將她半蹺著的小腿也勾過來壓住。
  他垂眸看著懷裡的女人,「被妳鬧得都不想睡了,怎麼補償我?」
  她哪裡鬧了?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明明怪就是他睡眠太淺。唐唯一心裡雖是嗔怨著,但嘴上卻好脾氣地哄著,「我去旁邊穿衣服,離床遠遠的,肯定不會吵到你,你繼續睡,好不好?」
  灼熱的目光,由上自下,在她的胸前定格,「不好。」
  「那我中午……欸?」話沒說完,胸前便是一熱,某人的大手,已經不老實地鑽到了內衣裡,唐唯一拉住他的胳膊,以示抗議,「……陪你吃飯,呃,別……」
  長指從上探入,很是老練地挾住她敏感的珠粒,惡劣地揉捏。
  鄭英傑湊到她耳畔,鼻息灼熱,「吃飯就算了,我現在更想吃妳。」一邊說,一邊把手入得更深,直接將內衣推到了胸下面,卻不肯直接解開,偏要讓女人並不算豐腴的胸脯被內衣托成扁圓,活像兩隻趴在一處的小白兔,真是可愛死了。
  鄭英傑看得無法把持,也不想把持,滾燙的薄唇放開她的耳珠,沿著香肩一路吮吻而下,轉而去咬她白嫩嫩的乳肉。
  「不行……」肢體上的微弱掙扎,在他的上下其手間顯得格外勉強,「我要去上班。」
  「請假,又不是什麼模範員工。」吸吮親吻間,長腿已經將她夾得更緊,有力的大手,將她纖細的腰肢拉得更近,胯下熱鐵般的硬物,瞬間蓄勢待發起來。
  「今天真的不可以……」她的呼吸變得急促,心跳也亂了節拍。
  鄭英傑敷衍地哼唧了聲,嘴上咬著一個胸,手上抓著另一個胸,決心無賴到底,「可以啦。」
  「你……你先聽我說……」捧住他在自己胸間肆虐的大腦袋往上拽,事實上她的力量根本不夠,不過鄭英傑倒是很配合地把頭抬了上來,但卻不是聽她說話,而是抬起頭吻住那張聒噪又誘人的小嘴。
  「唔,等一下……」
  他咬著她的唇,側身順勢將她完全壓住。原本在胸間揉撫的大手,悄然滑下去,枉顧懷中女人的扭動掙扎,直接剝掉那層擋在蜜臀外的礙眼布料。
  「我今天有節很重要的課……」唐唯一唇瓣被他咬著,話說得含含糊糊的,「會有上司來旁聽,不可以遲……啊……」說話間,男人已經悍然挺入,強烈的充實感,令她不由自主地呻吟出聲,「我……嗯……真的不可以……」
  「嗯,我知道。」扣緊她的纖腰,開始密實且有力地入侵,「妳真的不可以遲到。」
  「是、是啊,不可以遲到。」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意識卻越來越混亂了起來,修長的美腿本能地環住他的腰,「不可以……」
  「那我現在放妳去上班好不好?」鄭英傑扣緊她的腰,猛送了幾下。
  「嗯……好。」才說了兩個字,便有軟糯的嬌吟搶著鑽出,唐唯一被那放浪性感的聲音嚇了一跳,又忙著咬住唇,忍了再忍,卻還是忍不住隨著他的節奏喘息出聲。
  「可是妳的腿纏得那麼緊,我怎麼放開妳,嗯?」
  唐唯一不再開口,生怕自己又哼出那麼羞死人的呻吟。想說,又不能說;想叫,又不能叫,她憋得小臉發紅,一雙眸子也越來越水潤了起來。
  這樣子,真是看得人熱血賁張。
  他鬆開她的腰俯下身軀,將兩肘撐在唐唯一的臉側,堅硬剛毅的胸膛緊擠著她柔軟的胸脯。
  他們之間,只隔了一個呼吸的距離,眼對著眼,鼻尖對著鼻尖。
  鄭英傑放慢了抽送的速度,但卻加重了力道,一下一下都插到最深。被慾望染紅的雙眸,緊緊鎖住身下女人嫣紅的小臉,不肯錯過她的每一個微妙表情。
  半年的交往,足以讓他摸清她所有的敏感點。更何況他久經情場,而她又如此青澀,所以想讓她動情,對鄭英傑來說簡直易如反掌。
  這不,小女人就要撐不住了。
  鄭英傑緩慢有力地研磨著,惡劣又壞心地問:「怎麼不說話?還要不要上班了?」
  當然要!可他……他現在,哪裡有要放她去上班的樣子嘛!
  「這回妳說停我就停,真的。」
  鬼才信他!
  「再拖下去,真的會遲到哦。」
  唐唯一可憐兮兮地望著他,看樣子,他非得要逼她開口了?
  雖然能猜到他在計畫著什麼……但為了能順利去上班,她也只好硬著頭皮配合,滿足一下他的惡趣味,於是稍作猶豫後,唐唯一鬆了口,「那你停……」
  才說了三個字,鄭英傑就忽然加快了速度。
  就知道會這樣!
  紅唇一鬆,再加上他猝不及防地重力,積壓許久的呻吟就那麼接二連三地滾了出來,體內被鄭英傑挑起的慾潮,也終於找到了一個發洩的出口,爭先恐後地洶湧而出。
  這壞蛋,就是喜歡聽她失控地亂叫。
  惡趣味啊……
  可與埋怨鄭英傑相比,她更嫌棄自己的沒用,雖然心裡頭都明白,可偏偏身子不爭氣,根本抵不住鄭英傑的挑逗。
  眼下雖然還有理智殘存,但這並不足夠她來控制自己的反應。
  嬌軟的身子本能地弓起來,被男人的慾望蠻橫翻攪的蜜穴,也不受控制地漫出了濕熱的春液,帶了哭腔的呻吟一聲高過一聲,叫得鄭英傑只恨不得用力用力再用力些,直接把這妖精揉進身體裡才好。
  他更加蠻橫地在她身體裡橫衝直撞,喘著粗氣,失神地問她,「妳在說什麼?嗯嗯啊啊的,我聽不懂。」
  唐唯一無法回答他。
  飽脹火熱的快感從小腹處一層一層地攀上來,轟得唐唯一大腦一片空白。
  她暫時將那些矜持與羞澀都拋諸腦後,迎合著鄭英傑的所有節奏,開始高高低低地呻吟。
  鄭英傑將頭埋在她的頸間,耳畔處,便是女人輕軟動情的喘息聲,撲進耳朵,又濕又熱。
  兩人的身體上上下下的摩擦著,她豐潤的唇時不時地蹭過他的耳廓,情難自已的時候,索性直接咬住鄭英傑的耳。
  鄭英傑當然不會覺得疼,反而爽得不行,幾乎有了要射精的感覺。所以趕忙打算從唐唯一體內抽出來,換個姿勢再繼續。
  唐唯一雖說經驗匱乏,但交往了半年,如今多少也知道些鄭英傑的習慣,這時候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圖,心裡想如果照他的習慣,每次不是換好幾個姿勢折騰一兩個小時?那樣的話她今天上午都不必去上班了!
  而他現在要換姿勢,那肯定就是有感覺了。
  於是她咬咬牙,搶在前頭攬住他的脖子,一雙長腿也纏得更緊了些,「別、別出去……」鄭英傑微愣。
  她含住他的耳垂,嬌怯又大膽地說:「別出去,別停……」說話時,還迎著他的身體向上挺動了幾下,魚嘴般的蜜穴將他青筋賁張的灼熱一寸寸地吞下。
  唐唯一突如其來的主動,將鄭英傑打了個措手不及。
  精蟲比理智先一步占據大腦,在理解唐唯一的真實目的之前,身體已經本能地順應著她長腿內勾的動作朝最深處埋去。
  強烈的快感瞬間逼上頭頂。
  片刻的渙散失神間,還沒來得及壓下去的射精慾望以比剛才更加凶猛的勢頭翻倍湧出,直接滲入四肢百骸,操控著他,開始用力飛速抽動,再也顧不上關乎於男性尊嚴的時長短問題,只是遵循著男人的本能,在女人那令人欲仙欲死的嬌美胴體上,不要命似地大起大落。
  唐唯一被他困在身下,無助地承受著狂轟濫炸般地進攻。
  她感覺自己彷彿被慾浪高高地拋起,高潮的頂點近在眼前,這種感覺令人渴望卻又膽怯。
  鄭英傑的感覺也是越來越強烈起來,他鐵拳緊握,繃起軀體上的每一塊肌肉,有力的腰腹彷彿打樁機般密集地運作,硬鐵般的灼熱更是反反復復地刺向女人最柔軟的私處,肉壁摩擦出又熱又爽又痛的感覺,但這種酥爽的感覺似乎還不太夠……
  他的身體對高潮的渴望膨脹到快要爆炸。
  好像只有更深些,更大力些,才能排解出體內的渴望,於是他直起腰,換了個更容易出力的姿勢,抱緊了女人的曲起的雙腿,壓在胸前,開始最後一輪的抽送。
  嗯,就是這樣,就是這樣……
  逼近頂點的鄭英傑雙眸發紅,肌肉賁張,喉頭滾出無法抑制的低吼。
  而這時的唐唯一卻已經發不出聲音來,修長又美麗的天鵝頸高高地揚起,下巴到胸口的雪膚都泛出了興奮的粉紅,她被頂得懸起了身子,無助的雙手抓住臀下鄭英傑的大腿。
  終於,伴隨著一聲男性低吼,密不透風地撞擊戛然而止。
  鄭英傑最後這一下頂得極其用力,小腹死命地抵在女人的腿間,只恨不得再往裡面狠狠地碾去,而憋了半晌沒出聲的唐唯一也被這一下頂得長吟一聲,整個嬌軀幾乎繃成了直線。
  幾秒鐘後,鄭英傑才鬆開手。
  唐唯一無力地跌回到床上,不停地喘息著,鄭英傑則是跪在原處,無聲地勻了勻自己的呼吸。
  當快感的餘溫終於從大腦中散去之後,他也沒有動彈,只是抬手拍了拍唐唯一的腳。
  她哼唧了一聲。
  鄭英傑又拍了一下,「長本事了,嗯?」
  還沒緩過神的唐唯一又哼唧了一聲,實在拿不出力氣來回答他。
  鄭英傑倒是也沒再問,就跪在那裡瞧著她,俊臉上的迷亂與瘋狂盡數散去,變得神情莫測起來。
 
  ◎             ◎             ◎
 
  幾分鐘後,唐唯一終於有了點力氣。
  像往常一樣,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拉過被子將自己遮好,雖然已經交往了些日子,可天性害羞的她還是不習慣在清醒的時候和鄭英傑坦誠相見。
  接著擁被坐起,這時候從兩腿間傳來的痠痛感讓她自知剛才真是玩火自焚。
  將鄭英傑惹亢奮的下場就是下面又該磨破了皮。
  算了,一切為了不遲到嘛,掩下心頭的懊惱,唐唯一先是看了眼時間,確認如果現在穿衣服出門也不會太遲之後,才看向鄭英傑。
  結果發現對方的臉黑如鍋底。
  啊,糟糕。
  看樣子是不開心了,唐唯一也沒藏著掖著,笑咪咪地直接問:「不開心了?」
  鄭英傑不理她。
  唐唯一摟著被子往前湊了湊,「怎麼了嘛?」
  瞧著她那紅暈未散的小臉蛋,再聽著她軟軟糯糯的甜美聲音,本來決定冷她一會的鄭英傑還是沒憋住,硬邦邦地說:「我的女人為了上班不惜讓我早洩,這事難道還值得興高采烈?」
  「哪有早洩?」被看穿的唐唯一避重就輕地說,只是美眸微瞠,很是認真地搖了搖頭,「沒有啊。」
  「妳還裝!」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小腦袋搖得如同撥浪鼓。
  沒有個屁,真是讓人火大啊。
  除她以外,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會想辦法,用手段讓他結束得快一點。
  每個女人都很享受,都巴不得他再持久一點,但最終卻又屈服在他超於常人的體力之下,爽到哭著求饒。
  可唐唯一卻……卻想法子讓他快一點?但其實話說回來,她的手法也不算多高明,無非是腿夾得比平時緊一些,聲音比平時誘人一些。
  明明也沒什麼,可他怎麼就沒把持住呢?難道身體真的出問題了?還記得不久前,他就有過對除了唐唯一以外的女人都硬不起來的狀況。
  鄭英傑氣唐唯一的敷衍,更氣自己這樣罕見的失控,但他又明白這件事沒什麼可吵的,本來就是自己早上有些壓不住的亢奮,所以想鬧一鬧唐唯一而已,也不是真的想害她工作遲到。
  但心頭的無名火實在難平,所以就打算再藉題發揮罵一罵唐唯一。
  如果她識相,說幾句服軟的話,再送幾個香吻這事就算了。
  正想著,就見本來是裹著被子蹭到他跟前的女人,現在卻又順著這個路線從他旁邊蹭過,在他出神的空檔,悄悄地往床邊挪去。
  「唐唯一,妳在做什麼?」鄭英傑咬緊牙根。
  「在聽你講話啊。」一邊說一邊偷偷摸摸地從被子裡伸出一條胳膊,去拿丟在旁邊的內衣。
  「唐唯一!」鄭英傑這一嗓子吼得響如洪鐘,換作其他女人早就被震得嚇破膽。可唐唯一卻還能躲在被子下面俐落地穿好衣服,掀開被子的時候連上衣都套好了。
  她跳下床轉過身,小手俐落地扣著鈕釦,然後亮著一雙眸子看向鄭英傑。
  看什麼看?
  鄭英傑擰緊了眉毛,他在發火好不好,不趁這機會趕緊求饒,還看?
  但事實證明,唐唯一的確和其他女人不一樣,在扣好襯衫鈕釦之後,她又爬上床湊到鄭英傑的跟前,笑著問:「吼過之後是不是覺得火氣沒那麼大了?不要氣嘛,今天中午我去找你吃午飯好不好?」
  「……」
  「我們去吃燒烤,嗯?」
  「……」
  鄭英傑瞪著那張近在咫尺的小臉蛋,雖然還是很氣,但滿腔的咆哮卻怎麼都吼不出來了,好像洩氣了一樣。
  不是吧,身體早洩還不夠,連脾氣都早洩了?
  這時唐唯一卻在他已經洩氣的脾氣上又扎了一針,「那我先去洗漱了,你再睡一下。」說完在他的左臉親了一下,右臉親了一下,鄭英傑才想說妳別來這套,結果嘴上又被親了一下。
  三連擊後,她就去浴室洗漱了。
  留下鄭英傑一個人坐在床上氣也不是,樂也不是,糾結了好半天之後,最終還是吞下怒火,穿上衣服也跟進了浴室。
  已經刷完牙,洗過臉,正在梳頭髮的唐唯一看他一眼,「不睡了?」
  「沒心情。」說完胡亂的拿水潑了潑臉,又含口水簡單的刷牙漱漱口,再去臥室裡帶上手錶,收好錢包,出來的時候倒是比唐唯一還快了一步。
  因為趕時間,唐唯一洗漱過後並沒有化妝,頭髮也是簡單地梳成了馬尾,就是整理包包稍微耽誤了些時間。鄭英傑也沒等她,連句再見也沒說就拉著臉出了門。
  稍晚幾分鐘出門的唐唯一沒和鄭英傑搭上同一個電梯,不過兩人在公車站附近又碰了面。
  鄭英傑將車從地下停車場裡開出來,慢悠悠地開了一會,就瞧見了正往車站方向走的唐唯一。
  他將車速放慢,放下車窗,陰陽怪氣地問:「都要遲到了還搭公車?」
  「現在正在叫計程車。」唐唯一搖了搖手機,笑道:「但是這個時間段計程車不好叫,所以順便也往公車站走,以防萬一。」
  鄭英傑沒吭聲。
  不論是計程車還是坐公車,其實都不如搭他的警車快,因為再多的紅燈都會在警笛下變得暢通無阻。
  但他現在心情不好,不想載她。
  所以這女人最好別開口,開口也會被他嗆回去的!正想著,就聽唐唯一果然開了口,「那個……今天警局還有很多事吧?你不用陪我,快去上班吧。」
  已經打好腹稿的鄭英傑瞬間噎住。
  原來人家根本沒打算搭他的車……這女人,還是真是該死的懂事啊,鄭英傑咬咬牙,「少自作多情了,我才沒有要陪妳,只是想到還有件事要說。」
  「什麼事?」
  「今天妳是不是安全期?」
  「問這個做什……」說到一半,唐唯一彷彿這才想到,頓時瞠圓了眼,「啊,我們忘記……」
  「對,拜妳所賜,我們忘記戴保險套了。」
  「我今天好像……好像……」她趕緊開始算日子。
  「最好是沒有事,不然可就麻煩了,妳自己好好算一下吧。」說完關上車窗,絕塵而去。
  開出去一些距離後,鄭英傑透過右視鏡看向站在原地正緊張兮兮算生理週期的唐唯一,心裡頭的火氣這才散去了些。
  這女人實在太氣人。
  他嘔得要死,卻又發不出火來,所以只好用這件事來嚇嚇她,不過唐唯一要是真懷孕的話怎麼辦呢?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