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金主的私密契約~名草有花之三
【6.2折】金主的私密契約~名草有花之三

臉紅紅BR993--唐梨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唐梨
出版日期:
2018/02/09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27
床上的小秘
NT118
銷量:89
總裁是匹狼
NT118
銷量:66
如嬌是妻
NT118
銷量:78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64
捉妻重婚
NT118
銷量:74
試婚一夜
NT118
銷量:85
半同居關係
NT118
銷量:79
交易人妻
NT118
銷量:109
嬌寵難耐
NT118
銷量:47
養債秘書
NT118
銷量:88
奪愛狂夫
NT118
銷量:81
恕難從婚
NT118
銷量:65
甜嫩嫩的稚妻
NT118
銷量:105
一夜成妻
NT118
銷量:79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25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54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23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6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6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66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63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54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2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27
冷夫不好睡
NT118
銷量:118

金主難纏,純情女不識情滋味,馴夫羞答答;
美女難追,花心男情場一匹狼,寵妻很招搖。

 

只要有厲傲陽出現的地方,身上總掛著狐裘, 貂皮或豹皮大衣,
誰教他對女人一向來者不拒, 膩了就分,貪的不過就是床上那點事。
他對女人一向闊氣,只要開口,撒錢不手軟, 可看著佟茉莉,
他生平第一次想要用力追的女人, 連牽個小手都要猶豫半天,
更別說把人壓上床啃了, 可惜,佟茉莉壓根不稀罕他的追求。
這還不打緊, 沒想到這女人不要他的高富帥,卻該死的跑去陪酒,
她要錢是嗎?那正好,他什麼沒有,錢剛好花不完, 既然他的純情追求不成功,
那買她當床伴總可以吧, 他就不信,他拿不下這女人,沒辦法讓她對他動心。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姓名:厲傲陽
  性別:男
  年齡:二十八歲
  職業:建築公司老闆之一
  特長:性格幽默,能說會道
  再來就是後面的一連串問題資料都已填寫恰當,乍看之下沒有任何不妥。
  唯一最有問題的是個人資料上分明寫的是一個男人,而將表格遞交到接待小姐手上的卻是名服飾華貴,模樣看起來十分趾高氣昂的中年貴婦。
  「請問這位女士,這張表格上的人,是您的……」
  「是我兒子。」面對櫃檯接待小姐的疑問,貴婦回應得不疾不徐,態度沒有半點變軟變客氣。
  「這位太太,很抱歉,因為我們沒有接受過當事人為第三者尋找伴侶的委託,在為您處理這個委託之前,我想請問這是您兒子自願的嗎?」
  「你們開門就是作生意的,有錢就賺就是了,妳跟我囉嗦什麼?我是看到廣告說你們這家婚姻介紹所能找到合適對象的機率很高,才特地到這裡來的。」
  貴婦一掌拍落在桌上,力道雖不大,氣勢卻讓接待小姐小小震了一下。
  「呃,我……」接待小姐是想問清楚一些,不然到時候她兒子不滿他們家婚姻介紹所的安排,跑來大吵大鬧,那鬧劇爛攤子是該由誰來收拾?
  「咳咳。」貴婦清了清嗓,打斷接待小姐的支支吾吾,「我兒子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萬中選一,打著燈籠滿大街去找都找不到,他也到了該定下來的年紀了,我這個做媽的為自己的寶貝兒子作打算,不行嗎?」
  「可以可以,非常可以。」她還是頭一次見到這種客人,感覺十分無言,也只能認同。
  「妳聽好了,我兒子這麼出色,能配得上他的就只有身家富有、容貌出眾、潔身自愛、性格溫順又懂得孝順,以及學歷高到令人無可挑剔的女子,妳就按照我提出的方向去幫忙找個合適的對象,不管我兒子答不答應,之後的事一概由我處理。」
  「好的,我明白了。」看來這位貴婦是想強迫兒子接受她對他疼寵的慣犯,她一瞬間明白了,並且伸出手收下對方遞過來的那張支票。
  「就這樣,妳動作快點,我會等著妳的。」說著,貴婦起身就要離去。
  「好的,我們會盡快為您把事情辦妥,最遲五天……」
  「好的,這位美麗的夫人,我們會盡快幫您把事情辦妥,由於您要求的條件嚴苛,我們需要花上多一點的時間為您物色一名最完美的對象,大約半個月到一個月不等,還請您稍安勿躁,耐心等待。」
  男人好聽的嗓音突然冒出來遮蓋過接待小姐的話語,說著花言巧語的同時,握起貴婦的手,在她手背上輕輕吻了一下。
  「哎呀,總之你們竭盡所能幫我找到最好的人選就是了,到時候我兒子跟兒媳的婚禮還是會交由你們負責的。」貴婦心花怒放。
  「當然、當然,我在這裡先謝過夫人對我們的信任與期待。」
  「那我走了,下次再見,希望是在我兒子的婚禮上。」
  「好的,您慢走。」
  貴婦臨走前還給男人拋了個媚眼。
  目睹這一切的接待小姐,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並且語音低弱地開口說道:「老闆啊……我覺得你沒被控訴性騷擾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不過只是給那個挑剔的大媽為她兒子找個大小姐一樣的對象而已,有必要這樣阿諛奉承嗎?」
  「妳以為要找到她要求的對象,兩三天的時間就足夠了嗎?」
  「很難嗎?不就是找個大小姐?」
  「笨蛋。」男人沒好氣地笑了笑,用修長的手指彈了彈那張表格,唇邊溢出了不知是猙獰抑或是熱情的笑意,「這個男人,跟上次來的那個工作狂是同一個公司,一看就知道很有問題,把他的資料傳到我電腦上,我親自來為他服務。」
 
  第一章
 
  「Shit……」厲傲陽吐出一句髒話,低頭便把額頭抵在了汽車的方向盤上,「死魏禹騫,有異性沒人性!」
  現在的時間才早上五點半不到。
  早上五點半都不到!街上的行人也才那麼兩三個,商店全數大門深鎖,而他的人在這個時間就已經跟他的車一塊出現在街上了!
  為了跟重要的客戶合作,今天他凌晨四點半就起床,搶在客戶前去機場搭飛機出國辦事之前就開車趕往對方的住處,讓對方簽下那一紙合約。
  此刻,他因劇烈的頭痛,不得不將車停下,並試圖想辦法解決這該死的嗡嗡頭疼。
  「混蛋!」
  魏禹騫那傢伙,身為兄弟,分明知道他早上只要一早起腦子就會不住地疼痛,偏偏還要將今天這個客戶推給他,只因他要送準老婆去上課,每天都不能缺席。
  「靠,頭快痛死了……」這樣下去不行。
  再一會,極有可能會因為頭痛在回公司的路上不小心釀成車禍,導致一連串的麻煩和先解決掉這該死的頭痛之間,他決定選擇後者。
  他下了車,沿路走著,希望能夠看到一間咖啡廳或是便利店。
  然而希望落空,這個路段根本沒有他期盼的店鋪,就連賣早點的路邊小攤子都沒看到一個。
  正當他萬分絕望,企圖找面牆倚著,閉上眼睛就這樣昏睡過去之時,他突然聞道了咖啡的味道!
  「在哪裡?在哪裡?」他循著微弱的香氣再次邁步急急往前走,在經過某間大門敞開的店鋪時,不經意地瞧見店內被無數花花綠綠的花朵圍繞之中,其中擺放著一張十分古典的歐式桌椅,「是這裡了!」
  那張椅子有坐墊又有靠背,用的是碎花拼布做成的,看起來舒適又可愛,彷彿在對他喊,「坐我、坐我。」,再加上咖啡香味的誘惑,他忍耐不住,想也不想便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
  瞧見有人走進來,佟茉莉習慣性地停下手上的工作跟客人打招呼。
  但是男人卻無視她,直接走向店內用來擺飾的歐式桌椅,默不作聲地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這位……先生?」佟茉莉禁不住重重一怔。
  她想不明白為何男人一踏入花店,不是直奔櫃檯向她請教該買哪種花送給什麼人,或是他本來心有所想,有想要買的花要求她為他包裝服務,而是對她店裡的擺設表現得興致高昂,害她不得不離開櫃檯,萬般疑惑地走向他。
  「先生?」
  「給我一杯咖啡。」
  「啊?」她愣住了,她懷疑他根本沒搞清楚她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這位先生,很抱歉,我這裡並非咖啡廳,而是花店。」
  「給我一杯咖啡。」厲傲陽又重複了一遍,這一次,因困擾著他令他無比惱火的頭痛,所以他的語氣有明顯的加重。
  「你……那請你稍等一會。」佟茉莉咬著唇想了想仍是作罷。
  他的堅持讓她變得不太堅持,更何況她有瞧見在他重申著要杯咖啡之時,他低下了頭,用五指攏在額頭,從她這個角度看去能看到他俊美的側顏,更能看見他無意識凶狠瞠大的幽黑眼瞳。
  她不敢怠慢,不知道他想要幹什麼,乾脆快步跑回櫃檯,將剛才那杯打算自己享用的咖啡,送來他面前的桌上。
  「你請用,但是我這裡真的不是咖啡廳,只有即溶咖啡。」面對面前這個突然闖入她花店的男人,她除了好奇依舊只有好奇。
  他穿著一身西裝革履,衣服用料看起來很高級,雖然他的態度看著有點強硬,又有點野蠻,不過剛瞧見他的第一眼,他便留給她英挺斯文的印象,一看便知道他若不是哪間企業的老闆或高層,便是上流社會的人,她實在搞不懂他拿花店當咖啡廳是有何企圖。
  「無所謂。」他管它是即溶還是水乳交融,他一心只想著讓疼痛和不住嗡嗡聲作響的腦袋清醒過來。將沒加糖和奶精的苦澀咖啡一整杯灌下腹,他感覺頭腦的痛苦有所減輕,邊將空了的杯子放回桌上,邊開口說道:「麻煩續杯。」
  「你稍等一會。」她不敢趕他。
  現在這麼早,路上也沒有幾個行人,隔壁左右的店鋪都仍未開門營業,若他真有心對她做些什麼,她的呼救根本毫無意義,還不如按照他所說的去做,等他滿意了,說不定他就會離開了呢?
  她這樣說服自己,又幫他泡了杯咖啡,回頭還取了些她打算用來當早餐和午餐的手作三明治拿來給他。
  「這是什麼?」接連喝下兩杯咖啡,厲傲陽感覺頭腦已經變得清醒過來了。
  他還未弄清楚自己身在何處,驀然就看到一隻白皙的女性的手,將放在盤子上幾塊三明治放到面前,順著好看纖細的手往上看去,只見一個穿著圍裙,面容淨麗的年輕女孩站在身旁。
  「這是……因為你一進來就跟我要咖啡喝,還一連要了兩杯,我以為你說不定也會需要早餐,剛好我這裡有些三明治,就一起拿給你了。」
  「妳是?」對不起,原諒他剛清醒,只不過剛恢復就發現身旁站著個美人,這可真是比作春夢還要教他感到驚奇興奮,「這是哪裡?妳是哪位?」
  「你不記得了?」佟茉莉有些不敢置信。
  「我……」該死!都怪這該死的頭痛,他抬頭稍微環顧四周一圈,將視線重新鎖定在她臉上之時,帶些自嘲地問:「我現在是在花店,還跟一位看似花店員工而非咖啡廳服務生的美麗女孩要了兩杯咖啡?」
  「這是我的店,你進來的時候我剛好在泡咖啡,那時你看起來模樣有點不舒服,也許你只是剛好聞到了咖啡的味道,將我這裡跟咖啡廳搞錯了。」
  「就是這樣沒錯。」天知道他剛才都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了,他也不為自己辯解,直接表以歉意,「我很抱歉,我想我應該是嚇到妳了,但是請妳相信,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起得太早就會有頭痛的毛病,之前我的頭太痛,根本無法思考,一心想找一個有賣咖啡的地方,才會迷迷糊糊走到妳這裡來。」
  「沒事的,我確實有一點點被嚇到,只有一點點,不過現在聽你這麼說,我覺得還好。」剛才她只不過是覺得他很奇怪罷了,此時看來,他也沒有她想的那般古怪可怕。
  「一個陌生男人走進妳的花店,不買花,卻跟妳要咖啡,妳卻不趕他,也不曾試圖大聲呼救讓人來幫忙趕走這個行為古怪的男人?」
  「現在太早了,外面行人不多,這條街上多數都是一些很晚才開門的店鋪,就算大聲呼喊也不見得會有人來幫忙,我本來是想先看看情況再自己想辦法的。」
  「小姐,妳膽子好大,我怎麼看著好像跟妳的臉不太相配?」
  「這是貶義?」
  「不是,這是讚美,我是說妳看起來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樣,沒想到遇到事卻這麼冷靜,讓我感到很驚訝,也十分感興趣就是了。」厲傲陽扯出了一個溫柔的笑,藉以告訴她他所言不假。
  「那……謝謝你。」她向來習慣了處事冷靜,至於他說的外貌柔弱,表裡不一,或許真是這樣吧?
  「不過我很好奇,妳的花店這麼早開門,平時這個時間人又那麼少,若我真是壞人,妳會怎麼做?」
  「你看起來不像是壞人。」這句話,她是思考了片刻才說口的,不過他看起來真的不像壞人。
  「我的確不是,我只是個唐突了妳的男人。」他看著她,感覺視線莫名變得專注灼熱,一察覺到自己的變化,他立刻將視線移開,移到桌上的三明治之上,「雖然如此,但是我仍想嚐嚐看妳做的早餐,可以嗎?」
  「可以,你請慢用,我先去忙了……」
  「等等,早餐我該付妳多少錢?」
  「不用了,就當作是我請你的。」就算他的出現令她感到意外,就算他唐突了她,她也沒想過跟他要一頓早餐和咖啡的錢。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他笑了,又是那種溫和謙煦的笑容,朝她眨動的眼眸蘊含著些許她看不懂的意味深長。
  不知是不是他視線的關係,她竟然突然感到雙頰微燙,若沒猜錯,她一定是為了這個男人而偷偷紅了臉。
  為了掩飾窘態,她匆匆丟下一句話便重新回到櫃檯,為了將稍嫌雜亂的思緒變回清晰,為了讓古怪的心跳快些平復,她為自己也泡了杯咖啡,在餘熱未散之時一口氣將之飲盡。
  跟著她開始忙著修剪面前一堆花葉花枝,把它們每一朵都修剪妥當。
  等她做完手邊工作,抬起頭想要搜尋那個男人的身影,卻見他已經起身走向她。
  「先生,請問你有什麼事嗎?如果你是想買一束花送人,我有不少好推薦。」她只能這樣問他,否則她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向他搭話。
  「告訴我妳的名字。」
  「誒?」她很想問為什麼,他們只是萍水相逢,她對他沒有太多思考,他真的是一個很偶然路過的人,她以為他們的關係從今天開始,到今天也就結束了,「對不起,我想我無法向你透露我的名字……」對她而言他是個陌生人,她根本沒有讓他知道她名字的必要,不是嗎?
  「請告訴我妳的名字。」他很堅持,「我只是希望以後有機會能給妳回禮,不然妳請我吃了一頓早餐與咖啡,及時解救了我的糟糕狀況,而我卻什麼都不做,那未免太不禮貌,請妳務必把妳的名字告訴我,我真的很想知道。」
  「佟茉莉,我叫佟茉莉。」他真的太堅持了,不管是剛才抑或是現在,而她幾乎很少有所堅持。
  「佟茉莉嗎?好可愛的名字,就跟那邊那一朵朵的茉莉花一樣,乾淨可人,很適合妳。」他毫不吝嗇地給出了讚美,同時也將一張名片塞到那雙小手手中。
  「我叫厲傲陽,有什麼事的話妳可以打電話找我,需要幫助的話也可以找我,當然,就算沒事,我也歡迎妳找我。」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