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協議婚約
【4.6折】協議婚約

很多年前,蘇宛宛是徐清瀾身後的小尾巴, 老愛黏著他跟前跟後,那可愛嬌憨樣,徐清瀾很疼。 很多年後,徐清瀾娶了她,他對她好,可他不愛她, 這場協議婚約,她沒想霸占,最後離婚了。 離婚後,當徐清瀾撿到無家可歸的蘇宛宛後, 她以為兩人不過是房東跟房客關係,可惜,她錯了。 原來,這世上的男人果真都是下半身動物,而且很下流, 徐清瀾看著是正人君子,可壓她上床時, 那折騰勁令她消受不了。她承認自己愛這男人, 而且愛得很傻,如果他不愛她沒關係, 誰知,這男人愛不愛都不說,每次只會在床上耍狠。

會員價:
NT$894.6折 會 員 價 NT$89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桔子
出版日期:
2017/04/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9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9
銷量:24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9
銷量:28
恰恰小蠻妻
NT$89
銷量:48
離婚後再愛
NT$89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9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9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9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9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9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9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9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9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73
夜劫
NT$89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89
銷量:258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43
【經典推薦】十年一夜
NT$79
銷量:238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232
皇商家的嬌妾
NT$89
銷量:213
囚妻
NT$89
銷量:216

男人不愛前,女人可以哄可以寵,不想被女人甩,
女人愛了後,男人可以愛可以甩,不能被男人騙。

很多年前,蘇宛宛是徐清瀾身後的小尾巴,
老愛黏著他跟前跟後,那可愛嬌憨樣,徐清瀾很疼。
很多年後,徐清瀾娶了她,他對她好,可他不愛她,
這場協議婚約,她沒想霸占,最後離婚了。
離婚後,當徐清瀾撿到無家可歸的蘇宛宛後,
她以為兩人不過是房東跟房客關係,可惜,她錯了。
原來,這世上的男人果真都是下半身動物,而且很下流,
徐清瀾看著是正人君子,可壓她上床時,
那折騰勁令她消受不了。她承認自己愛這男人,
而且愛得很傻,如果他不愛她沒關係,
誰知,這男人愛不愛都不說,每次只會在床上耍狠。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淅淅瀝瀝的雨滴飄落在黑色的傘面上,蘇宛宛撐著傘,緩緩踏上臺階。她一身黑色的連身裙已經告訴了眾人,她有親人長眠於這塊墓地。
  「爸,你放心,以後我會好好生活的,你別擔心我。」蘇宛宛看著墓碑上的中年男子微笑的臉頰,輕聲笑著開口,「你好好地走,早點下去了與媽媽團聚。我成年了,會好好照顧自己。」
  「別太難過。」身邊傳來低沉、悅耳的男性嗓音。
  蘇宛宛側過頭,看了徐清瀾一眼,點頭,「謝謝你,徐大哥。」
  徐清瀾,她的丈夫,或者說,前夫。
  三個月前蘇父病重,被檢查出是肺癌晚期。蘇宛宛十歲的時候失去母親,好不容易蘇父撫養她長大了,他怎麼捨得自己的寶貝女兒今後一個人孤零零地活在世界上?所以即使化療再痛苦,病痛再怎麼折磨,他也不肯閉眼。一個父親的愛,最深沉,也不過如此了。
  蘇宛宛很想自私地留下父親,可是她捨不得看到父親這樣吃苦。她做不到這樣殘忍,於是為了讓父親安心,而正好這個時候,徐清瀾出現了。
  徐家和蘇家以前是住同一個社區的,蘇宛宛和徐清瀾還做過一段時間的青梅竹馬。不過後來徐家的事業越做越大,家境越來越富裕,就搬離了那個社區,不過逢年過節,徐家還是會和蘇家通個電話、賀個新年什麼的。
  聽說蘇父病重的消息,徐父立刻就從國外趕回來,想要見見老友。兩人許久沒有見面,沒有想到這次見面,很有可能就是最後一面,饒是兩個大男人,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蘇父年輕的時候曾經幫過徐父一個忙,所以當徐父看到蘇父因為放心不下蘇宛宛,無論怎樣也不肯咽下那口氣的時候,他突然開口了,「老蘇,你就把宛宛交給我吧,我家那小子還單身呢。我很喜歡宛宛這孩子,想讓她做我媳婦。」
  在場的人都震驚了。
  蘇父好笑,「老徐,你當婚姻是兒戲呢。何況孩子們的事情,怎麼能讓我們決定?先不說宛宛,你那個兒子是一等一的出色,你擅自替他作決定,不好吧。」
  「我兒子的眼光我還不知道嗎,他喜歡的就是宛宛這個類型的。你要是不放心,我立刻安排宛宛和清瀾見面,他們要是看對眼了,你總沒理由反對了吧?」
  蘇父被說得有點心動。他知道,不管他再怎麼不甘心,這具身體也撐不了太久了,所以哪怕有一點希望,他都不願意放棄。萬一自家閨女和徐家兒子就真的看對眼了呢?老徐的為人他是清楚的,也不用擔心以後女兒沒有娘家,會在婆家受欺負。
  「爸,你放心。」蘇宛宛笑著開口,「我還記得清瀾哥哥呢。徐叔叔,我想見見清瀾哥哥。」就算徐清瀾不願意,她也希望能夠說服徐清瀾幫她這個忙。爸爸時日不多了,她真的不希望,爸爸臨走了,還要為她的事情擔心,走得不甘不願。
  好在徐清瀾真的很好,她見他,拜託他,希望在她父親剩下的這段為數不多的時間裡,他能夠以她男朋友的身分出現在蘇父面前。
  「清瀾呀,我這個女兒,懂事、乖巧。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啊。」病床上,病重的蘇父拉著徐清瀾的手,「你說,我要是走了,她一個人該怎麼辦啊?」
  徐清瀾輕輕握著蘇父的手,微笑,「叔叔你放心,我一定讓你走之前,見到宛宛最美的樣子。」一個女人最美的樣子,就是她當新娘的樣子。
  蘇宛宛很不安,趁著蘇父因為精神不振睡著後,連忙拉著徐清瀾走出病房,「清瀾哥哥你不用這樣。我只是想請你幫忙,讓爸爸走得安心,你不用把自己的婚姻也扯進來。」
  「沒關係的。」徐清瀾笑笑,「既然已經開口答應幫忙,我肯定就幫到底的。而且我們結婚,叔叔才能真正的放心吧。」
  蘇宛宛沉默了。
  「宛宛,妳別擔心這麼多。對我而言,婚姻真的算不上什麼,妳大可不必有心理負擔。」徐清瀾安慰蘇宛宛,「現在最重要的是叔叔的身體,嗯?」
  蘇宛宛拒絕不了徐清瀾的好意。她現在滿腦子都是爸爸的事情,於是,便輕輕地點點頭,「清瀾哥哥你放心,等爸爸……走了,我會立刻和你離婚,不會影響你的。」
  「沒事,那些都是小事。」
  於是,蘇宛宛在和徐清瀾重逢後的第七天,兩人結婚了,還拍了漂亮的結婚照。蘇宛宛拿著漂亮的相冊,一一翻給蘇父看。
  「我的女兒……真漂亮。」蘇父說著,喘著氣,「是最漂亮的……新娘子。只是看不到妳的婚禮了,爸爸很遺憾。」
  「沒關係的爸,你一定可以好起來,然後看到女兒我穿上婚紗的。」蘇宛宛竭力忍住眼淚。
  「我知道,妳和清瀾都是在騙我。」蘇父的眼神已經渾濁了,「但是他是個好孩子,徐家的家風,我是放心的。爸爸沒用,照顧不好妳……在爸爸死之前,幫妳找個人照顧妳,爸爸也走得安心一些。」
  「爸你別說了。」蘇宛宛忍不住嗚咽,「我真的會過得很好的,你不要擔心,不要勉強自己。」不要為了她為難,不要為了她受盡折磨。
  「我們家宛宛,是最好、最好的女孩子。」蘇父無力地笑著,「妳和清瀾,一定要好好的……」
  「爸你放心,我們會好好的。」蘇宛宛抹去眼淚,哽咽地說。
  「爸爸對不起妳……」蘇父難過地看著蘇宛宛。他實在沒法想像女兒以後一個人孤孤單單的要怎麼生活,所以雖然知道女兒和徐清瀾的婚姻更多的是為了讓他安心,他也要賭一把。也許、也許就那麼剛好,女兒就真的和徐清瀾看對眼了呢?
  他已經沒有更多的時間去為女兒尋得良人了,就算以後女兒和徐清瀾走不到一起,以徐家的人品,也不會為難女兒。這樣,就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
  徐清瀾真的很好,他一路都陪著蘇宛宛,看著蘇父日漸消瘦卻毫無辦法。他看著蘇宛宛每次都哭紅了眼睛,卻在蘇父面前還要假裝堅強。
  即使大家都已經那麼努力,可是蘇父還是只撐了三個月。
  蘇父走的時候,死死地拉著蘇宛宛的手,又費力地將徐清瀾的手搭在蘇宛宛的手上。
  「老蘇你放心,我們家一定會對宛宛很好很好的。」徐父哽咽地說道:「你放心地走,別不安。」
  「爸,對不起,自私地留了你這麼久。」蘇宛宛的眼淚一顆一顆地往下掉,「我知道你很痛苦、很難受,但是我就是捨不得讓你走,是女兒太自私了,對不起……」
  蘇父勉強笑了笑,閉上了眼睛,就再沒睜開過。
  蘇宛宛終於忍不住,號啕大哭。
  雪滿長安。從今以後,這個世界上,真的就只有她孤身一人。一直以來假裝的堅強在這一刻全然破碎,蘇宛宛哭得不能自已,連身子都在顫抖。
  徐清瀾用力地攬著蘇宛宛脆弱的肩膀,讓她倚在自己肩膀上肆意哭泣。
  蘇父的後事是徐清瀾一手包辦的,他是一個合格的女婿,將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條。蘇宛宛在過度的悲傷之後,反而哭乾了眼淚,再也哭不出來。
  蘇父下葬的那天,徐清瀾陪著蘇宛宛一起在蘇父的墓碑前站了三個小時。
  徐清瀾其實沒有太多的悲傷情緒,蘇父對他而言,就是記憶中某個慈祥的叔叔,而那些記憶都已經太遙遠了,他已經差不多忘卻了那種感情了。若不是父親開口要他成全蘇父的心願,他根本不可能同意和蘇宛宛結婚。
  可是這三個月,他一路看著蘇宛宛用稚嫩的肩膀撐起蘇父全部的希望,看著她每每在深夜哭泣的臉頰,看著她竭力在蘇父面前笑得若無其事的樣子,有時候也會心疼。
  他記憶裡的蘇宛宛,還是個只會黏著父母要糖吃的小女孩,一轉眼,原來已經這麼大了。
  「徐大哥。」蘇宛宛緩緩轉過身,看著徐清瀾,「這段時間真的很感謝你,麻煩了你這麼久真的很過意不去。我們離婚吧。」
  原本他們一開始的婚姻就是為了讓她父親安心才結的,現在父親已然離去,她自然沒有理由繼續綁著徐清瀾。離婚,對兩人都好。雖然大概是有點辜負了父親的希望吧,畢竟父親是真的很希望徐清瀾做他的女婿吧。
  蘇宛宛笑笑,蒼白的臉頰上沒什麼血色,「我已經找好房子了,明天就會搬出去住,這段時間,打擾你了。」
  之前為了方便照顧父親,兩人一直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徐清瀾的房子距離醫院比較近,來回很方便,蘇宛宛為了就近照顧父親,就臨時搬去了徐清瀾家裡。
  「妳不用這麼急。」徐清瀾嘆息,他知道蘇宛宛是不好意思繼續叨擾他。
  「沒關係的,反正這些都是遲早的事情。」蘇宛宛有點苦惱地皺眉,「不過徐叔叔那邊,可能要麻煩徐大哥說一聲了。」
  徐父也是知道蘇宛宛和徐清瀾的婚姻實際上的情況的,應該說這件事一開始就是他促成的,若不是徐父開口,徐清瀾哪能這麼容易就同意和蘇宛宛結婚。不過徐父確實是真心疼愛蘇宛宛,很希望蘇宛宛能成為他真正的兒媳婦。
  蘇宛宛對於那些慈祥、和善的長輩總是不知道該怎麼拒絕他們的熱情,所以和徐清瀾離婚這件事,只好麻煩徐清瀾開口對徐父說了。
  「這個沒問題。」徐清瀾頷首,「不過妳房子租哪裡的?治安環境好嗎?」
  「挺好的。爸爸去世的時候留下了一筆錢,加上我自己以前的一些存款,徐大哥你就放心吧,我不會委屈我自己的。」蘇宛宛笑著眨眨眼,「總之,這段時間,真的是……」
  「三次。」徐清瀾比出三根手指頭,「妳已經對我說了三次『麻煩你了』這句話。妳要是真的覺得麻煩我,不如今晚給我做一頓晚餐?」
  蘇宛宛的手藝不錯,之前兩人一起住的這三個月,蘇宛宛除了替蘇父做飯之外,也承包了家裡的打掃和一日三餐。徐清瀾在吃過蘇宛宛做的飯菜之後,不得不承認,那句「要抓住男人的心,要先抓住男人的胃」真的是有道理的,以蘇宛宛的能力,要找個好男人真的不難。
  「好啊。」蘇宛宛不好意思地說道:「我也沒什麼能拿得出手的技能了,也就做飯擅長一點。」蘇父不擅長做飯,小時候蘇母還在世,都是蘇母下廚。後來蘇母去世,父女倆吃了好長時間的外食。直到蘇宛宛慢慢學著做飯了,父女倆的生活品質才提高了上去。
  「好啊,那我就期待一下吧。」徐清瀾看看天色,「不早了,回去吧。」
  蘇宛宛頷首,跟著徐清瀾的腳步緩緩步下墓園的臺階。走了幾步,她又回過頭。
  爸爸,我走了,你和媽媽在那個世界也一定要好好地生活啊。不要為我擔心,我一定會好好地活著,連同你和媽媽的分一起的。

  ◎             ◎             ◎

  蘇宛宛當晚真的給徐清瀾做了一頓大餐作為感謝,徐清瀾吃得很滿足。第二天一早,蘇宛宛就讓自己的好友曾圓圓來幫忙收拾東西。
  明明只住了三個月,卻好像有很多東西需要收拾。蘇宛宛取出一個大大的行李箱,將衣服、褲子、裙子全部折好往裡面放。
  今日正好是週末,徐清瀾也不上班。不過他是個不擅長家務的,況且他的性子是不太喜歡接近和自己不熟悉的人,有曾圓圓在場,基本上沒有他可以幫忙的餘地,便只是在曾圓圓到訪的時候打了個招呼,隨即就關進書房去處理公事了。
  客房裡,曾圓圓將桌子上的照片一一收起來放好,見蘇宛宛一臉恬淡地收拾行李,不由得重重地嘆了口氣,「宛宛,有時候我覺得妳真的好蠢。」
  「我怎麼了?」蘇宛宛一臉無辜。
  「妳說妳好端端的,幹嘛非要離婚啊?妳不知道離過婚的女人就跟二手車一樣一點都不值錢了嗎。」曾圓圓沒好氣地翻個白眼,「我剛剛呀,就看了那個徐清瀾一眼,就覺得這個男人是絕色。妳說妳掌握這麼好的資源,妳幹嘛非要放手啊?」
  「我和他只是協議婚姻,徐大哥是為了幫我,我們才結婚的。」蘇宛宛很認真地反駁曾圓圓的話,「現在爸爸他……也走了,我當然不可能一直賴在這裡啊。」
  「我聽妳說過,徐清瀾的父親好像很喜歡妳不是,妳就留下來繼續當人家的兒媳婦不好嗎?搞不好你們處著處著,就有感情了呢。」曾圓圓乾脆一屁股坐在梳妝椅上,雙手托著下巴,「這麼好的男人,妳這麼白白地錯過了,暴殄天物啊。」
  「徐大哥肯定也有他自己的生活,我和他不合適的。」蘇宛宛搖頭,「而且我也不想成為徐大哥的絆腳石啊。若是我和他不盡早離婚,萬一以後他遇到他喜歡的女子,對方肯定會誤會的,我不想因為我的原因讓別人不好過。」
  「聖母呀妳?沒救了。」曾圓圓恨鐵不成鋼,「榆木腦袋!妳知道對女人而言,離婚意味著什麼嗎?二手貨耶,男人肯定嫌棄得不行啦。」
  「若是那人會嫌棄我,那肯定不是真的愛我。既然不是真的愛我,那我幹嘛要和那種人在一起?」蘇宛宛其實也沒有想太多。她目前沒有心思去想兒女情長的事情,只想盡快將生活安定下來。至於自己未來的幸福……那種東西,還是遇到了再說吧。
  腦海中不經意閃過徐清瀾微笑的眼神,蘇宛宛搖搖頭,將徐清瀾的身影搖出腦海。她跟感激徐清瀾這段時間對她的幫助,也很慶幸自己能遇上徐清瀾這樣好的男子。但是她也看得明白,在徐清瀾眼裡,是沒有她的存在的。
  他對她沒有感情,所以她不會纏著他,不會藉著婚姻的名義賴在這裡不走。他是她要放在心裡一輩子感激的人,她回報不了他什麼,唯一能做的,就是將他原本安靜的生活還給他。
  「妳呀,從小就對這些事情抱著美好的期許,一點也不知道社會複雜,人心險惡。」曾圓圓微微側過身子,伸出雙手狠狠揉捏了一遍蘇宛宛白嫩的臉頰,這才滿足地開口,「不過妳放心,姐會一直罩著妳的啦,妳就繼續好好地當妳的聖母吧。」
  「謝謝妳啊,圓圓。」蘇宛宛很感謝地說。
  「叫什麼圓圓,叫姐。」曾圓圓很有氣勢地說道。
  她們說笑間逐漸換了話題,說著蘇宛宛的新家要怎麼收拾才好,一點也沒有注意到,微微敞開的門縫外有一道停駐已久的身影悄無聲息地離開。
  徐清瀾握著玻璃杯回到書房。他剛剛本是要去客廳倒水,恰巧經過客房,而曾圓圓的聲音比較尖銳,門又沒有關嚴實,他很難不聽到兩人討論的話題。
  絆腳石嗎?徐清瀾微微抿了一口白開水,將玻璃杯放在辦公桌上。他從來不覺得蘇宛宛是絆腳石,有時候會覺得她的存在就是理所應當。
  蘇宛宛著實不是話多的女子,和那位叫曾圓圓的女性,性格是兩個極端。之前三個月裡,兩人在同一個屋簷下相處,他甚至大多時候感覺不到她的存在。存在感太薄弱了,她應該是很怕給他添麻煩,所以盡可能都不來麻煩他。這樣的蘇宛宛,他一點也不覺得是絆腳石。
  不過橫豎兩人要離婚了,她也馬上要搬出家門,所以徐清瀾覺得這種話也就沒有必要對她說了,就當作他今天什麼都沒有聽到吧。
  蘇宛宛和曾圓圓收拾好東西,蘇宛宛輕輕敲響了書房的門,叩叩。
  「請進。」徐清瀾正在進行視訊會議,聽到聲音,便讓視訊那頭的客戶稍等一下。
  「徐大哥。」蘇宛宛將書房的門打開,「那個,我就是來和你說一聲,我已經收拾好了,準備和圓圓出門了。」她對著徐清瀾深深一鞠躬,「這段時間辛苦徐大哥了。以後你自己多注意身體,再見。」
  徐清瀾微微蹙眉,不喜歡她那種好似兩人以後很難見面的語氣。有心想送送她,不過視訊那頭的客戶又極為重要。心裡有微微的嘆息,他點點頭,「嗯,妳自己一個人也要多加小心,要是遇到什麼困難,儘管打電話給我沒關係。」
  話雖如此,但是兩人都心知肚明,以蘇宛宛的性子,怕是就算遇到什麼困難,也不會和徐清瀾開口的。
  「嗯,謝謝徐大哥,徐大哥再見。」蘇宛宛抿笑著揮揮手,將鑰匙小心地放在書房的書櫃上,然後就退出了書房,還不忘關上門。
  徐清瀾一時間有點失神。
  「瀾,我怎麼好似聽到了女人的聲音?」視訊那頭的客戶是德國人,不懂中文,只隱約聽到女子的聲音,頓時就好奇了,「是你的女友嗎?」
  「不是。」徐清瀾回神,停頓了一下,開口,「她是我的鄰家小妹。」
  「哦,青梅竹馬。」對方點點頭,「這種感情真難得。」
  其實說起來,他和蘇宛宛應該算不上是青梅竹馬吧,畢竟兩人很小的時候就分開了。徐清瀾收回神,「我們繼續說一下剛才那個問題……」
  曾圓圓站在客廳裡拖著行李箱,見蘇宛宛兩手空空地下樓,「妳把鑰匙還了啊?」
  「嗯。」蘇宛宛點頭,「徐大哥似乎有事在忙,我們走吧。」
  「好吧。」曾圓圓點點頭,和蘇宛宛一起離開了徐清瀾的家。
  輕輕地闔上大門,蘇宛宛一手拖著行李箱,一手提著一個袋子,並肩和曾圓圓走在一起,聽著曾圓圓的碎碎唸。
  「讓妳搬來和我一起住妳就是不同意,非要自己住。反正以後有什麼事一定要立刻告訴我,知道不?」
  「我怎麼可能搬去妳那裡。」曾圓圓目前和男友住在一起,她怎麼可能去當電燈泡,那也太不識相了,「不過我答應妳,有什麼困難一定會告訴妳的。」她有那麼讓人放心不下嗎?明明她從小都很會照顧自己,也從來不讓人操心的呀。
  蘇宛宛不知道的是,正是因為太知道她那什麼都不說,默默承受的性子,所以曾圓圓和徐清瀾才總是說,遇到困難不要沉默,要跟他們說。因為蘇宛宛一定沒有發現,她一個人默默承受難過的樣子,是有多讓人心疼。

  第二章

  搬到了新家,蘇宛宛的生活逐漸穩定下來。之前那家公司因為蘇宛宛請假的次數太多,所以直接把蘇宛宛辭退了,好在蘇宛宛的能力不錯,很快就找到了一家新公司安定下來。
  而徐清瀾他的存在就像是蘇宛宛作的一場美夢,夢醒之後就結束了一切。以後大概很難有機會再見面了吧?
  「宛宛,明天公司有一個重要的客戶要來談開發案,這是公司上個季度的客戶資料以及運營情況的報表,妳記得在明早之前整理好交給我。」部門經理一大早就交給蘇宛宛一疊厚厚的資料。
  「好的經理,我知道了。」蘇宛宛費力地抱著一大堆資料回到座位上。
  經理又加了一句,「還有,妳準備一下,明天開會的時候妳也要出席。」
  「我?」蘇宛宛驚訝地指著自己的鼻子,「可是我……」她只是一個小小的秘書助理而已,根據經理的反應,那個客戶應該是很重量級的人物了,不是應該派大人物出場嗎?她這個小蝦米跟著湊什麼熱鬧?
  「嗯,妳能力不錯,跟著見見世面也好。」經理很喜歡蘇宛宛這孩子,工作踏實、穩定,性子又好,他有意培養她,「而且之前的幾個案子都是妳在經手,妳也比較了解。」
  「那好吧。」蘇宛宛沒有想太多,只是點點頭,就繼續工作了。
  第二日,果然一大早,公司的氣氛就很嚴肅了。蘇宛宛剛來公司不久,還是第一次接觸到這種事情,不由得有點緊張。
  九點一到,她就跟在經理的背後,在公司門口等著客戶的到來,心裡還在暗自感嘆,這個客戶一定來頭很大,經理其實是個高傲的人耶,居然這麼主動出來迎接,對方一定很重量級。
  沒等多久,蘇宛宛就看到了客戶的真面目。漆黑的車門被司機打開,徐清瀾就在萬眾矚目中從車上走了下來。
  徐……徐大哥?蘇宛宛覺得自己現在的樣子一定很傻。
  徐清瀾的視線掃過眾人,在蘇宛宛的身上幾不可見地頓了一下,隨即若無其事地移開,落在經理的身上,友好地伸出手握了一下,「蘇經理,勞駕了。」
  「哪裡、哪裡,這是我們公司的榮幸。」經理笑得很是開心,「徐總裁百忙之中還能抽空來一趟,是我們的榮幸呀。」
  「客氣。」徐清瀾淡淡地笑了一下,「那我們就進入正題?」
  「好,這邊請。」經理微微側過身,讓徐清瀾先行。
  蘇宛宛埋首跟在眾人身後,全程抱著本子做會議記錄。
  會議時間很長,幾乎貫穿了整個上午時光,直到十一點,公司幾位大佬才將合約案敲定了。身為公司最大的客戶,徐清瀾自然是要被邀請留下來吃午餐的。午餐地點還是蘇宛宛訂的,一家味道很好的中式餐廳。
  蘇宛宛因為是與會人員,所以也跟著去了,不過全程都在默默打醬油。本想一直保持沉默直到午餐結束,可惜經理喝了兩杯酒之後就把蘇宛宛提拉出來了,「徐總裁,這位是我們公司的小蘇,剛進公司不久,不過能力可是很好的,我們這次開發案的資料可都是她在負責的。」
  「是嗎?」徐清瀾微笑地看著蘇宛宛,「妳很厲害。」
  蘇宛宛哪裡聽不出來徐清瀾的戲謔,只能紅著臉當啞巴。
  「來來來,小蘇,妳敬徐總裁一杯吧。下半年公司的業務好多都和徐總裁公司有關,到時候肯定是妳要負責這一塊的。」經理笑呵呵地遞給蘇宛宛一杯白酒。
  經理你之前可沒說過這種事啊!蘇宛宛在內心嘶吼著,可是表面上卻只能淡定地接過酒杯,恭敬地遞到徐清瀾面前,「徐總裁,我敬你一杯,還請多多指教。」
  徐清瀾看了蘇宛宛一眼,將她酒杯中的白酒倒了大半在自己的酒杯裡,只留下淺淺一層,「女孩子最好別喝太多。我乾杯,妳隨意。」
  「不愧是徐總裁啊,這麼憐香惜玉。」經理笑道。
  蘇宛宛將杯中僅有的一層白酒喝下,火辣辣的苦澀順著口腔一路燃燒到胃裡。她本就不會喝酒,不過是在勉強自己。
  不知是有意無意,整個聚餐,雖然偶爾也會讓蘇宛宛喝酒,不過這個時候徐清瀾都會站起來幫蘇宛宛倒酒,都是只有淺淺的一層,讓蘇宛宛不致於喝得太多。不過儘管如此,蘇宛宛還是覺得有點暈。不過依她的性子,就算真的喝酒了,也絕對能保持理智支撐到她下班回家,不給人添一絲亂的。
  好不容易用餐完畢,一行人從餐廳出來。經理還是很喜歡蘇宛宛的,見她臉頰通紅,便知她有些醉了。加上今天能和徐清瀾談成案子,蘇宛宛也算是功不可沒,便大方地給她放假半天,要她回去休息。
  「謝謝經理。」蘇宛宛的眼睛亮亮的,身上帶著些許的酒氣,很是乖巧。
  「沒事,妳自己回家吧,路上小心。」經理吩咐道。
  「我會小心的,經理不用擔心。」蘇宛宛回答得很鎮定,站在一邊聽著經理和徐清瀾又寒暄了兩句,然後就各自開車離開。
  蘇宛宛提著小包包,朝公車站走去。
  剛打算過馬路,身後就傳來喇叭聲。蘇宛宛回頭,就看到徐清瀾降下車窗,露出他清俊的側臉,「上車吧。」
  「謝謝徐大哥。」蘇宛宛也沒有矯情地拒絕,而是直接坐上了副駕駛座,繫好安全帶。
  「妳家住哪裡?我送妳回去。」徐清瀾一邊熟練地打著方向盤一邊說道。
  說出自己住的地址後,蘇宛宛說道:「麻煩徐大哥了。」
  「不麻煩。最近過得怎麼樣?」徐清瀾問道。
  「很好啊。」蘇宛宛溫婉地笑著,「新公司氛圍很不錯,大家也都很熱情。」
  「妳一直沒有打電話給我,我還以為妳是不想和我聯繫了。」
  「沒有、沒有、沒有!」蘇宛宛急忙否認,「只是我知道徐大哥一直都很忙,我不想打擾你。而且我也過得很好,你不用擔心的,之前已經麻煩了你很多事情啦」
  「呵呵,開玩笑的。」徐清瀾好笑地看著蘇宛宛漲紅了臉的樣子,「早知道妳這麼膽小,我就不和妳開玩笑了。」
  「那就好。」蘇宛宛鬆了一口氣,「對了,徐大哥,伯父最近還好嗎?我和你離婚的事情伯父有沒有說什麼?應該沒有為難你吧?」
  「他沒說什麼,只是讓妳好好照顧自己。」
  事實上聽說了兩人已經離婚的事情,徐父特別生氣,覺得他是始亂終棄的人。不過徐清瀾的事情徐父大多時候也不能插手什麼,只能吹鬍子瞪眼地警告他,就算和蘇宛宛離婚了,也要好好照顧她,不然對不起老蘇。
  「我很好啊。」蘇宛宛輕快地開口,「等再過一段時間,我去看看伯父。」她現在沒有父母了,在她看來,徐父就是她的長輩。而孝順長輩,是身為晚輩理所應當的事情。
  「嗯,妳隨意吧。」徐清瀾頷首。
  車廂裡,兩人都沒有再說話。
  蘇宛宛本就因為喝了酒有點不舒服,加上車裡的空調開得很舒服,徐清瀾的開車技術又很好,車子開得很平穩。她靠著車窗,眼睛很快就瞇著了。不行、不行,不能睡過去。她費力地撐著眼皮,想要保持清醒。
  徐清瀾好笑地看著蘇宛宛的模樣,也不開口,怕她覺得尷尬。
  車子緩緩開進社區,蘇宛宛終於鬆了一口氣。等到家了,她一定要好好睡一覺,真的好睏啊。
  「徐大哥,要不要上去坐坐?」下了車,蘇宛宛剛打算進大樓裡,想了想,又彎腰看著車子裡的徐清瀾開口道。雖然說女孩子貿然邀請男性去自己家裡好似不太好,不過徐清瀾大概只把他自己當成是她的哥哥吧。這麼一想,若是不開口提一句,好像顯得她很不懂事。
  「不了,下次吧,反正我現在也知道妳家住址了,隨時都可以來的。」徐清瀾笑笑,搖頭拒絕,「下次來的時候,記得做一大桌子菜請我哦。」
  「好啊。」蘇宛宛鬆了一口氣,連忙點頭。
  果然,其實徐大哥真的只是站在鄰家哥哥的角度送她一程而已,並沒有其他的想法。其實想想也是,人家能對她有什麼想法呢?她全身上下,除了廚藝稍微能拿出手以外,哪裡還有什麼優點呢。
  「蘇小姐?」
  徐清瀾正打算開車離開,就看到蘇宛宛身後多出一個人影。
  蘇宛宛疑惑地回頭,看到來人,很是驚訝,「房東太太?」今天是交房租的日子嗎?不對呀,她才剛交了三個月的房租呢。
  「幸好看到妳了,我給妳打了那麼多通電話,妳怎麼都不接啊?」房東太太責備地說道。
  蘇宛宛連忙掏出手機一看,果然有好多通未接來電。她連忙解釋道:「對不起啊,我上午公司開會呢,手機調成靜音模式啦。妳有什麼事情嗎?」
  「那個啊,我就是來跟妳說一聲的,這房子我不打算租啦。」房東太太嘆口氣,「我們家出了點事,急需用錢,這房子,我們打算抵押給銀行了。」
  「什麼?」蘇宛宛震驚了,「可是、可是我才剛住不到一個月啊。而且妳說得這麼急,我也沒有時間去找新的房子啊。」
  「我們也是沒辦法了。」房東太太壓根不打算和蘇宛宛商量,「蘇小姐,妳住的這半個多月的房租我也不要了,這是妳之前交的房租,我一分不差都退給妳。麻煩妳盡快搬出去吧,估計銀行下週一就要來看房子了。」她將錢一股腦地塞給蘇宛宛。
  「今天已經週五了啊……」蘇宛宛欲哭無淚。她整理這房子花了很多心思,前幾天才剛將一切都穩定下來,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種事。
  這麼急的時間,她哪裡有空去找新房子。圓圓那裡肯定是不行的,她再怎麼樣也不想搬去圓圓那裡當電燈泡。不然只有暫時先住飯店,然後盡快找房子了。
  蘇宛宛一邊盤算計劃著,一邊從那一疊錢裡抽出幾張遞給房東太太,「沒事,我會收拾一下,週日就搬出去的。這個是之前半個月的房租,我畢竟住了這麼久,不可能白住的。只是我東西有點多,可能暫時沒有辦法完全搬完,可以嗎?」她不可能住飯店的時候把洗衣機和電冰箱都搬去吧。
  「那個沒關係。」房東太太擺擺手,「妳大件的家具我可以多寬限妳幾天,只是週一的時候記得一定要把鑰匙給我就是了。這個錢我真不要了,也是我很不好意思,沒給妳緩衝的時間,家裡真的出了急事。」
  「沒事。」蘇宛宛淺笑著搖頭。
  「那妳先忙,我先走了。」房東太太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很快就只給蘇宛宛留下一個背影。

  ◎             ◎             ◎

  蘇宛宛幾不可聞地嘆口氣,本以為可以安定下來了,沒想到又突然發生了這種事。
  她腳步一轉,正要回家去,卻突然意識到,徐清瀾好像還沒有離開。也就是說,剛剛的話他都聽到了?
  「徐大哥,你先回去吧。」蘇宛宛僵硬地轉過身子,看著已經從車上走下來的徐清瀾,「那個……」
  「妳打算搬去哪裡?」徐清瀾直接開口。
  蘇宛宛也不瞞著他,「我打算先搬去飯店住幾天。正好明天是週末,我也可以去房屋仲介問問看有沒有合適的房子。」
  「這麼急,怎麼可能有好房子。」徐清瀾一臉的不贊同,「而且飯店住著也不方便。」
  「沒辦法呀。」蘇宛宛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實圓圓那裡有房間,如果實在找不到合適的,我可以搬去她那裡住。」當然,這是謊言。
  「那就先打電話給她。」徐清瀾一眼就看出蘇宛宛在說謊,「妳讓她過來,我們一起幫妳收拾東西。」
  「不用,不用了。」蘇宛宛心想,要是她真的告訴圓圓了,圓圓肯定逼著她搬過去了,那怎麼行,她才不要去做電燈泡呢。再說了,住飯店也沒什麼,她為了自己的安全肯定也會找一家好一點的飯店的,只是不太方便罷了。她道:「徐大哥你先回去把。圓圓現在還沒下班呢,我等她下班了再打電話給她。」
  「那我去妳家幫妳收拾東西。」徐清瀾才不會信蘇宛宛的話呢。她實在不太會說謊,如果以後改行做騙子,肯定一個人都騙不了,只能被人騙,心裡想什麼都寫在臉上了。
  「其實……」蘇宛宛絞盡腦汁地想找個藉口,最後發現自己實在不適合說謊,只能苦著臉開口,「圓圓和她男朋友住在一起,我去住,不太合適啦。而且住飯店其實也沒什麼,也就是幾天而已,我肯定很快就能找到合適的房子的。」
  「走吧。」徐清瀾嘆口氣,率先朝大樓裡走去。
  「去哪裡?」蘇宛宛不明所以地跟上徐清瀾的腳步。
  「收拾東西,搬去我那裡。」徐清瀾雲淡風輕地開口。
  「什麼?」蘇宛宛立刻停住腳步,瘋狂搖頭,「不行、不行、不行,我真的不能再打擾你了。」
  「妳是覺得和我住在一起,我會占妳便宜?」徐清瀾轉頭看著她。
  「不是,徐大哥怎麼可能占我便宜。」蘇宛宛連忙否認。
  「那妳是討厭我,所以不想和我住在一起?還是說,妳不想和我有聯繫,所以……」
  「都不是啦。」蘇宛宛在徐清瀾的攻勢下幾乎潰不成軍,最後只能可憐兮兮地垂頭,「我只是不想麻煩你而已,之前已經給你添了那麼多麻煩了。」她哪裡有那麼厚的臉皮呀,白吃白住。
  「妳是覺得住我家是占我便宜嗎?」徐清瀾很善解人意地開口。
  「是呀、是呀。」蘇宛宛點頭,腦袋上一縷呆毛隨著她的動作上下起伏,讓徐清瀾突然很想伸出手去,將那縷呆毛順下來,順便揉揉她的腦袋,手感一定很好……
  「要是妳覺得這樣是在占我便宜,那我就很失望了。」徐清瀾眨眨眼,狡黠地看著蘇宛宛,「本來我還想著,要是和妳住在一個屋簷下的話,說不定能跟著一飽口福,每天吃大餐呢。」他說著,很是失望地嘆口氣,「看來我是沒有這個福氣了。」
  「啊,這、這樣啊……」蘇宛宛有點動搖了。
  其實她私心裡也不是不願意和徐清瀾一起住的,只是真的覺得會很麻煩他。可是既然他這麼說了,那她要不就答應了吧?大不了,她可以做很多好吃的給他作為報答啊。
  「宛宛。」徐清瀾喚著蘇宛宛的名字,語調輕柔,「妳大可以把我當作是妳哥哥。妳搬來我家也不會是麻煩我,事實上,之前我們一起住的三個月,倒是我麻煩妳良多。」
  她家務全能,他家務廢材。蘇宛宛住在他家裡的三個月,每天他下班,家裡都有一盞燈在等著他,永遠有香噴噴、熱騰騰的飯菜。若是她去醫院不在家,門口也永遠會有一張貼心的便利貼。
  三個月,足以讓他養成習慣。所以在蘇宛宛剛搬走的那幾天,他每次下班的時候,都還有一種她似乎還在家裡的錯覺,所以才會在到家後看到空蕩蕩的客廳時覺得一陣失落吧。
  開口讓蘇宛宛再次搬回去住似乎是有點衝動了,但是徐清瀾發現自己到現在也仍舊不後悔。
  「那、那好吧,如果不麻煩你的話……」蘇宛宛有點侷促地絞著雙手。
  「嗯,一點都不麻煩。」徐清瀾笑了,笑容很是耀眼。
  蘇宛宛只看了一眼,就紅著臉低下了頭。
  「那我們現在就上樓去收拾東西?」徐清瀾詢問蘇宛宛的意見。
  「好啊。」蘇宛宛點頭,伸手按下電梯門。
  她租的房子不大,一室一廳而已,但是看著就很溫馨。暖黃色的色調,家裡到處都是精緻的小飾品,牆上有木質的相框,是她一家三口的全家福。那個時候的蘇宛宛還是一個小屁孩,窩在爸媽懷裡笑得沒心沒肺。然後還有她的小學畢業照,初中畢業照,高中、大學畢業照,每一張都必定有蘇父的陪伴。
  「妳高中的時候頭髮真長。」徐清瀾看完了牆上的照片開口道。那個時候蘇宛宛穿著白裙子,頭髮幾乎長及腰際,「後來怎麼剪了?」現在她的頭髮只是達到肩膀。
  「頭髮太長了,洗頭很麻煩的。」蘇宛宛笑得懷念,「而且有一次隔壁家的小孩子調皮,死死拉著我的頭髮不放手,把我抓得好痛,後來我就沒敢再留那麼長的長髮了。」頭髮太長,小孩子也能輕易抓住,偏偏還不肯放手,把她弄得好痛。後來蘇宛宛就有點怕了,便去把頭髮剪短了。
  「長髮很漂亮。」徐清瀾淡淡開口。
  蘇宛宛有點不好意思,但是也知道估計徐清瀾只不過是隨口的一句誇獎,大概就和「今天天氣不錯」是一個意思,她用不著大驚小怪的。
  她便只是笑笑,「徐大哥你先坐一下吧,我去給你倒一杯水。我東西很多,估計今天是收拾不完的。」當初是打算在這裡長住的,所以費了很多心思收拾、打理。現在突然要搬,還真有點捨不得呢。
  徐清瀾在米色的布藝沙發上坐下,環顧四周。她一定會是一個很合格的賢妻良母,徐清瀾這麼想著。
  晚上的時候蘇宛宛留徐清瀾吃飯,不過徐清瀾搖頭拒絕了,「晚上還有點事,所以不行。」
  「是嗎……」蘇宛宛有點失望,不過很快藏好自己的情緒,「那好,你開車小心。」
  徐清瀾看著蘇宛宛的表情,有一種想要順著她的話留下來的衝動,不過他還是克制自己,「妳明天可以先把貴重的東西收好,其餘的我會讓搬家公司過來整理。」
  「好,謝謝徐大哥。」蘇宛宛點頭。
  「早點休息吧,妳今天喝了不少吧。」她的臉頰到現在還是呈現著一種不正常的薄紅。
  「其實沒有喝很多,你都只給我倒了一點點。」蘇宛宛很不好意思,「只是我酒量不太好罷了。」
  「嗯,那我先走了。」徐清瀾起身。
  「好,徐大哥慢走。」蘇宛宛送徐清瀾到門口,看著他走進電梯,然後抬手捂住自己的胸口。
  她雖然沒有經歷過情事,但是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的。這種看到他就很高興,控制不住地心跳加快,聽到他關心自己的時候很開心,他不留下來吃飯的時候很失望的情緒……是愛情吧?她的心,輕而易舉就被他俘虜了。
  沒關係的蘇宛宛,妳只是喜歡上他了而已,喜歡又不是錯。蘇宛宛這樣告誡自己。
  徐清瀾開車緩緩離開蘇宛宛的社區。
  他也不知道今天為什麼這樣衝動地開口要她搬去他的家,而且直到現在都沒有後悔的情緒,明明他最怕和女人糾纏不清了啊。
  也許只是因為他看到蘇宛宛單薄的背影時很不忍心吧。畢竟是鄰家的小妹妹,他多關心一點也是應該的。
  徐清瀾這麼想著,完全沒有想過也許他只是在貪戀她在家時的那種溫暖,讓他覺得有蘇宛宛在的屋子,才能算得上是家。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