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非婚不可
【4.6折】非婚不可

暗戀的男人要結婚,新娘不是她,齊諼除了不甘心, 還是不甘心,所以她拉楚立宸喝酒。誰知酒一下肚, 沒酒量的她竟起了酒膽,連色心都大發, 把楚立宸這位萬人迷給睡了。結果, 她大小姐嬌蠻慣了,竟想來個打死不認帳。 可惜,楚立宸這男人情場一匹狼,不是吃素的, 被女人拉上床又如何,那也要他想啃才行。 齊諼這情商不高的女人,他早八百年就看上了, 她下床想不認帳,也不是不可以,他爽快放手。 可他才剛轉身,這該死的女人,竟然又來拐他上床!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喬湛
出版日期:
2017/03/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大男人的心,不沾情不沾愛,只沾她的氣息;
小女人的心,要談情要說愛,還要他哄著她。


暗戀的男人要結婚,新娘不是她,齊諼除了不甘心,
還是不甘心,所以她拉楚立宸喝酒。誰知酒一下肚,
沒酒量的她竟起了酒膽,連色心都大發,
把楚立宸這位萬人迷給睡了。結果,
她大小姐嬌蠻慣了,竟想來個打死不認帳。
可惜,楚立宸這男人情場一匹狼,不是吃素的,
被女人拉上床又如何,那也要他想啃才行。
齊諼這情商不高的女人,他早八百年就看上了,
她下床想不認帳,也不是不可以,他爽快放手。
可他才剛轉身,這該死的女人,竟然又來拐他上床!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這是一場童話般的世紀婚禮,美輪美奐的俞家歐式莊園裡,身穿華美衣服的賓客往來如織,而賓客的陣容更是強大到足以媲美國內的任何一場隆重的頒獎典禮。
  婚禮用的裝飾都是最頂級的裝飾,大到花藝布置,小到宴會食材無不是精心準備,每一個細節都足以表明主人家對這場婚禮的重視及用心。
  聽說負責籌備婚禮的人是新郎的媽媽,她是當初最極力反對今天這對新人在一起的人,甚至還做過棒打鴛鴦的事,可是這對有情人重逢相遇、舊情復燃後,她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改變看法,現在她對兒媳婦可說是疼到了心坎裡去。
  當然,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傳言罷了,具體事情的真相如何,只有當事人才最清楚,今日他們身為賓客首要做的事,就只管祝福這對新人就好。
  然而,卻有那麼一個人,她無法被那股幸福的氣氛所感染,也無法說出祝福的話語,因為新郎結婚了,新娘卻不是她。
  沒錯,她喜歡今天的男主角俞博皇,喜歡到了每次只要看到他一個淡淡的微笑,她就可以快樂好久好久,她甚至將嫁給他視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可是現在她才知道,原來她期許的這一切都不過是她的一廂情願罷了,他從來沒愛過她。
  呵,真是諷刺,她愛了他二十幾年,從她還是小女孩的時候就喜歡上了他,可俞博皇卻說對她沒有男女之愛,他一直都只當她是妹妹而已。
  妹妹……見鬼的,誰要當他俞博皇的妹妹,她一點也不想當他的妹妹,她要嫁給他,她要當他的女人。可是他今天就要結婚了,她的願望再也實現不了了。
  齊諼死死地咬著下唇,拚命壓抑想哭的衝動,強忍住傷心的淚水,因為今天來參加婚禮的都是政商名流,很多人都知道她是誰,她是銀行董事長的女兒,是被家人捧在手心裡呵護、疼愛的千金大小姐,所以她不能哭,她不能丟了她爸爸的臉,她絕不能在別人面前示弱。
  想到這,齊諼深深地吸了口氣,嘴角揚起一個完美的弧度,接著她傲然地轉身,往二樓走去。只是剛走到二樓沒人注意的角落,齊諼的嘴角立刻就垮了下來,她疼痛的心臟再也無法繼續逞強,她無法再佯裝成不痛不癢的樣子。
  這時正好有婚禮的服務人員經過,齊諼悄悄抹去眼淚,隨手從對方的托盤裡拿起一杯酒,連片刻的猶豫都沒有,她仰頭一飲而下,殘留在唇齒間的酒精味道讓人無法抗拒,忍不住,齊諼又拿了一杯,喝完一杯再拿一杯。
  「夠了,齊諼。」忽然,一道清冷的嗓音傳了過來。
  齊諼愣愣地朝聲音的來源看了過去,見到了一個身高約莫一八五公分以上的男人,氣宇不凡,一看就知道是出身尊貴的富二代或是成功的企業總裁,即便是穿著一身傳統的黑色西裝也可以一眼看出他的好身材,只是這人看似溫文儒雅,眼裡卻散發著獵豹盯視獵物的光芒。
  「立宸哥?」齊諼嘴裡唸著他的名字。
  「我該高興妳還認得出我來嗎?」楚立宸冷冷地輕哼,不知是氣她喝醉了,還是惱他自己沒能一直陪在她的身邊。
  她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可她太倔強,非要親自出席這場婚禮才肯死心,楚立宸只好答應帶她前來。到了婚禮現場後,他怕她過度傷心,一直陪伴在她左右,眼看婚禮就要結束,她並沒有做出任何失態的事情,他終於有了些許的安心。
  沒想到突然有熟悉的客戶上前跟他打招呼,而齊諼也是趁這個機會從他身邊走開,他表面應上付客戶,一顆心卻早已飛到齊諼的身上。
  等到楚立宸好不容易甩掉囉嗦的客戶,到處尋找她,最終在清靜的二樓找到她。然而他完全沒想到齊諼居然會喝醉,而且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她是怎麼做到的?想到這,楚立宸的臉色一沉。
  齊諼從沒聽過楚立宸用這樣的語氣對她說話,她所認識的楚立宸是溫柔的,也是極具耐性的,不管她做什麼,他從來就沒有大聲批評過她,可是現在……
  「你好凶。」齊諼嬌柔的嗓音盡是抱怨。
  每當她用這種語氣跟他講話,楚立宸就沒法氣她,堵在胸口的那一股氣就這麼莫名地消失了。他的語氣不自覺地軟了下來,「諼諼,妳不應該喝醉。」
  「我沒喝醉……」
  這是喝醉酒的人的通病吧,都不承認自己醉了。楚立宸有些無奈地看著她,「好了,妳沒醉,我們回去吧。」今天是他帶她出來的,他有責任送她回家。
  「回、回哪裡?」齊諼醉醺醺地看著他。
  「當然是回妳家。」還能回哪裡。
  「我不要。」一聽要回家,齊諼大聲地拒絕,一臉的不願意,「我不要回家,我要喝、喝酒。」
  楚立宸揉了揉緊皺的眉心,語氣夾雜了些許無奈,「諼諼,別鬧了,我們該回去了。」
  「我不要,我要喝酒。」齊諼揚起臉,一雙迷濛的美眸直視他,半是撒嬌半,是撒潑地道:「我要你陪我喝酒……」
  「諼諼。」
  「算了,你不陪我喝,我、我找別人喝好了。」說著,齊諼步伐有些不穩地轉身,搖搖晃晃地往外走去,大有誰願意陪她喝酒就跟誰走的架勢。
  在她身後的楚立宸深深地嘆了口氣,幾個箭步上前便彎腰一把抱起她。
  「啊!你幹什麼?放我下來,快放我下來!」齊諼嚇到了,喊叫著、掙扎著,雙手卻緊緊地圈住他的脖子,就怕摔下去。
  「妳不是要喝酒嗎?好,我陪妳喝。」楚立宸不理會她的叫嚷,抱著她往樓下走去,離開婚禮現場。

  第一章

  兩個月前,森海集團的總裁辦公室內。楚立宸掛斷和海外分公司負責人的電話,仰頭靠在椅背上,單手疲憊地揉捏著眉心。
  為了集團新開發的科技項目,身為森海集團的執行總裁,楚立宸最近的睡眠都不足五個小時,整個人像陀螺一樣忙得團團轉。
  楚立宸自從二十七歲那天,從他的父親手中接下執行總裁的棒子,這五年來,在楚立宸的管理、領導下,森海集團持續發光、發熱,大有超越父輩的趨勢,但楚立宸卻不僅滿足於此,他的目標是讓森海集團成為國際性的財團。
  思緒轉到這,總裁辨公室大門那邊傳來一陣窸窣的腳步聲,楚立宸聞聲看去,只見一個嬌小的身影疾風般衝進辦公室,不消片刻便站在了他的辦公桌前。
  「立宸哥。」齊諼清亮的嗓音令人心情愉快。
  楚立宸的嘴角輕勾,揚睫看著眼前嫵媚動人的美人,絲絲柔情在他的眼中流轉,「諼諼,妳怎麼來了?」
  齊諼嘟了嘟嘴,嬌聲道:「怎麼,立宸哥不喜歡我來找你嗎?」
  「怎麼會,我很喜歡。」楚立宸實話實說,原本疲倦的俊容也因她的突然出現變得神采奕奕。
  「我就知道立宸哥最疼我了。」她微笑的時候,頰邊浮現著可愛的酒窩,下一秒,她忽然大聲地說:「我決定了,我要改變自己。」
  乍一聽見她的話,楚立宸愣了一下,旋即寵溺地問:「怎麼會突然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因為我要變成一個值得被愛的人。」
  「妳這樣就很好,沒什麼需要改變的。」他寵溺地看著她。
  楚立宸的反應跟齊父、齊母如出一轍,只當她在開玩笑。齊諼忍不住自清,神情嚴肅,「我是認真的。」
  楚立宸溫柔地凝視著她激動的小臉,淺淺一笑,「我也是認真的,妳很好,真的沒什麼需要改變的。」
  在外人的眼裡,齊諼或許脾氣不好,很愛生氣,任性又驕縱,但楚立宸老早就習慣了,而且她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所以就算她崩潰、發飆,他也覺得她很可愛。
  齊諼聽了他的話,嬌嗔地瞪他一眼,道:「立宸哥,你這根本是護短。」
  楚立宸臉上的笑意更深了,道:「人性本來就是自私的,所以護短也是正常的行為。」他一點也不否認自己是個自私的人,只對他放進心裡的人好,不管那個人在別人的眼裡是好是壞,只要能住進他的心裡,她就一定是最完美的。
  「雖然你這麼說,但我還是想為博皇哥變得更好。」因為是從小呵護自己的大哥哥,齊諼對楚立宸一向是有話就說。
  聽到那個人的名字從她的嘴裡出來,楚立宸原本因為見到她的好心情在瞬間被一抹淡淡的酸楚取代。對啊,他怎麼這麼傻,齊諼喜歡的人是俞博皇,她要改變,肯定也是為了俞博皇。
  其實楚立宸的心裡一直都很清楚,齊諼只把他當成哥哥,對他沒有絲毫的男女之情。而這些年來,他也一直恪守本分,默默守候在她身邊,只要能讓她開心,能見到她的笑容,就算他對她的這份愛只能埋在心底,他也願意。
  半晌,他壓下心底的苦澀,溫聲地問:「那妳打算怎麼做?」
  「我想過了,如果我想要改變自己的話,首先要脫離現在這個倍受保護的環境,學著自己獨立起來,所以我決定出去工作。」齊諼說出她的想法。
  「妳要出去工作?」楚立宸神情古怪地看著她。
  「拜託,你幹嘛用這樣的眼神看我,我要出去工作很奇怪嗎?」齊諼沒好氣地看他一眼。
  齊諼暗自想著,她活了這麼多年,一直都在父母親的保護傘下當公主,沒事就去做做SPA、美甲,聽聽音樂會,再不然就是出國看秀和血拚,從來沒有正式去做過一份正經的工作。
  原本她並不以為這樣的生活有什麼不對,直到不久前,她最喜歡的俞博皇居然說她是個長不大的小孩,被大人寵壞了,所以為了改變他對她的看法,她決定好好改變自己,勢必要讓俞博皇對她刮目相看,而她改變的第一步就是決定出去工作。
  「工作並沒有妳想像的那麼好玩。」
  「誰說我要玩,我是認真的,我想工作,我想讓自己變得獨立起來。」齊諼不想再事事依靠父母。為什麼沒人相信她呢?今天一早跟父母說了自己的想法後,他們也是說同樣的話。
  「我知道,我在你們心裡就是一個沒用的人,你們不相信我可以找到工作,對不對?」
  「我不是這個意思。」楚立宸劍眉微蹙,表情嚴肅。
  就算齊諼這些年被齊父、齊母養得無事生產,但楚立宸不曾懷疑過她的能力,因為她不光是國內一流國立大學畢業,還是去過國外留學一年,攻讀過外文的高材生,所以他一點也不擔心她找不到工作,只是捨不得她到外頭吃苦。
  「諼諼,獨立有很多種方式,不一定非得出去工作。」楚立宸苦口婆心地勸,「就算妳真的想要工作,不管是叔叔的銀行還是我的公司,都可以給妳提供合適的職位……」
  「然後你們就把我當成花瓶供著,讓我天天吃喝玩樂,享受特權對嗎?」齊諼一臉生氣地打斷他。
  楚立宸啞然,因為那確實是齊父和他會做的事情,他們都不捨得讓她做事。
  「我說過了,我要改變自己,不是開玩笑的,而是下定了決心,我一定會讓你們對我刮目相看的。」
  「諼諼……」楚立宸還想說些什麼。
  齊諼再次打斷了他,語氣堅定又決然,「立宸哥,我已經長大了,不可能永遠都活在你們的保護之下。」
  只要她願意,他可以一輩子將她納入他的羽翼下呵護、寵愛。楚立宸在心底叫囂著,卻怎麼也無法將這樣的話說出口,她的心裡沒有他,讓她知道他的心意,也只會增添她的負擔而已。再說了,比起擁有她,她真心的笑容才是他最想要擁有的,所以保持現狀就好。楚立宸在心裡對自己說。
  「如果需要我幫忙什麼,妳一定要來找我。」
  看楚立宸的表情很嚴肅,齊諼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好啦,我今天來不是要給你煩惱的,只是希望立宸哥多給我一些鼓勵,可以讓我更加有信心嘛。」
  「好,那立宸哥就預祝妳早日找到滿意的工作囉。」他終於露出一抹妥協的笑容。
  「看我的。」齊諼俏皮地朝他眨眨眼。
  二十分鐘後,齊諼拒絕了楚立宸要和她吃午餐的邀請,離開他的公司,走到停車場的時候,她拿出手機,撥通了好朋友紀寧的電話,約紀寧在公司附近的餐廳見面,她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跟好朋友分享她的決定了。
  西餐廳裡,坐在齊諼對面的紀寧聽完了好朋友的話後,情不自禁地驚呼出聲,「我沒聽錯吧,妳說妳要出去工作?」
  「拜託,妳的表情要不要那麼誇張。」齊諼沒好氣地白她一眼,「妳看大家都往這邊看過來了。」
  「那是因為妳長得太漂亮了好不好。」紀寧的話一點也不誇張,雖然她和齊諼從高中認識到現在已經很多年了,但每次見到齊諼,她都覺得驚艷,因為齊諼有一張嫵媚動人的臉,巴掌大的小臉上的一雙黑瞳就像黑夜裡最耀眼的星子,粉嫩的櫻唇不點而朱,再搭配那吹彈可破的雪白肌膚,真是讓身為女人的她都自嘆不如,羨慕嫉妒恨得想死啊。
  不過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齊諼的性格,一眼看上去是驕縱、任性的大小姐,但相處之後就會知道,齊諼根本就是一個與外表嚴重不符合的傻大姐,驕傲只是她的包裝,是掩飾她身為獨生子女的孤單。
  「少來,我才不吃妳這一套。」齊諼朝她扮了個鬼臉。
  這下紀寧心裡更加不平衡了,怎麼有人連扮鬼臉都可以那麼漂亮的,「齊諼,如果妳不是我的好朋友,我一定超恨妳的。」
  說到這個,紀寧也不知道當初自己是怎麼招惹到這位齊大小姐的,居然在半推半就下成了她的好朋友,而且一當還是這麼多年。
  「哎呀,人家就知道寧寧最愛我了。」齊諼堆起膩死人的甜笑。
  「呿,最愛妳的人還輪不到我呢。我看啊,妳家立宸哥哥才是最愛妳的人。」紀寧沒好氣地吐槽,下一秒,她忽然問道:「對了,他知道妳要出去工作嗎?」
  紀寧口中的他自然是楚立宸,雖然她沒見過楚立宸幾回,但每回跟齊諼見面,齊諼都免不了在她面前提起他,所以久而久之,紀寧自然對楚立宸這號人物熟悉了。
  「知道啊。」
  「那他不反對?」
  「他為什麼要反對?」齊諼覺得她這個問題很奇怪。
  「妳可是他的小公主欸,他怎麼捨得妳到外面吃苦。」紀寧丟出她的答案。
  「拜託,我只是要出去工作而已,為什麼你們一個個的都覺得我是去吃苦?」
  因為妳就是一個不知人間疾苦的千金大小姐啊。但這句話紀寧沒有說出口,免得惹好友不快,「所以妳是真的確定要出去工作了?」
  「確定,非常確定,而且履歷我已經投出去了,就等著別人通知我去面試了。」齊諼喝了口果汁,一想到她成功地跨出第一步,她就覺得心情萬分愉快。
  「好吧,那這頓我請客,算是預祝妳找到如意的工作。」雖然紀寧覺得齊諼這個想法很有可能是一時興起,但看齊諼正在興頭上,她實在不忍心繼續潑齊諼的冷水。
  「那我就不客氣啦。」齊諼完全掩不住臉上的興奮,「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             ◎             ◎

  過了幾天後,齊諼深深覺得下定決心很容易,可想要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卻很困難,距離履歷投出去,已經過了許多天了,她收到的面試通知不少,面試的時候也表現得很優秀,可是為什麼最後都沒有一家公司通知她去上班呢?
  想到這,齊諼完美無暇的秀眉輕輕顰起,她一手托著腮,一手拿著小湯匙攪拌著杯子裡的咖啡,臉上的表情很不爽。
  「諼諼,妳今天約我出來就是看妳發呆嗎?」坐在齊諼對面的楚立宸看見她這個樣子,忍不住打趣地道。
  今天齊諼突然打電話約他出來喝咖啡,他以為她已經找到合適的工作了,特地來跟他報喜的,可是出來見到面後,他發現她看起來並沒有很開心的樣子,難道是工作找得不順利?
  齊諼放下托腮的小手,有些幽怨地瞪他一眼,接著悶聲問道:「立宸哥,我問你,難道我真的是個一無是處的人嗎?」
  「怎麼會?」楚立宸溫溫一笑,態度誠懇,「雖然諼諼很愛生氣,但我知道妳是很聰明的人。」
  「立宸哥,你這是誇我還是貶我啊?」齊諼沒好氣地白他一眼,「不過我也覺得自己很聰明,是那些公司太沒眼力了,才沒有錄取我。」
  「怎麼,工作找得不順利嗎?」楚立宸從她的話語中猜出來了。
  「嗯。」齊諼語氣悶悶地說:「面試的時候他們明明很滿意我的表現,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最後都沒有結果了。」
  因為妳一看就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千金大小姐,相信沒有幾家公司有勇氣敢錄取妳。楚立宸心裡想著,但沒有將這些話說出口,免得又惹她不開心。
  「諼諼,如果真的沒有合適的,不如就到我的公司……」
  不用聽完,齊諼也知道楚立宸想說什麼,她沒好氣地放下攪拌的小湯匙,一臉不快地看著他,「立宸哥,我說過多少遍了,我是很認真的,拜託你不要再跟我提這種沒有建設性的建議了好嗎?」
  「我是認真的,我的公司最近剛好也缺人,妳又缺工作,這不是正好嗎?」
  「我才不要,就算你說得有道理,但我才不想依靠你們,我要靠自己的能力找到一份工作。」齊諼一臉認真。
  楚立宸知道齊諼的性格,她決定的事情絕對不會輕易動搖,也許等她踢了幾回鐵板就會放棄想要獨自出去工作的想法了。
  下午五點,已經逛了一個多小時的齊諼終於喊累了,拉著提著她的戰利品的楚立宸到附近的甜點屋邊喝果汁邊休息。
  才一坐下,楚立宸的電話又響了,齊諼不經意地聽見他講電話的內容,她知道他正在工作,而她卻任性地拉住他出來逛街,這一刻,齊諼心裡難得地覺得自己太霸道了。
  半晌,楚立宸總算掛斷通話,轉頭對上齊諼的目光,他有些抱歉地說:「不好意思,我不停地接電話,妳一定很無聊吧?」
  齊諼搖了搖頭,笑了,「立宸哥,該說不好意思的人是我才對,明明知道你工作那麼忙,居然還要你陪我逛街。」
  楚立宸聽了她的話之後感到有些驚訝,因為齊諼從來沒有跟他說過這樣的話,「諼諼妳……」他對她的轉變感到不可思議。
  「覺得我很奇怪對不對?」齊諼臉上的笑容不變,「我知道以前的自己很驕縱、很任性,又恣意妄為,你們大家從小到大都寵著我、讓著我,所以我一直覺得你們對我好是應該的,老是對你們耍性子,不懂得體貼你們,不過我現在已經知道自己的錯誤了,我不會再那樣子了,我一定會改的。」
  見她說得一臉誠懇,楚立宸卻聽得一臉困惑,他的雙眼看著她,遲疑片刻,才開口問道:「諼諼妳……是不是誰跟妳說了什麼?」其實這個問題早在她突然說要改變她自己的那天,就想問了,因為以前的她根本不會考慮這種事情。
  齊諼聞言,眨了眨眼睛,這才回答,「沒錯,博皇哥說我太大小姐脾氣了,不過後來我有仔細想過,以前確實是我不好,所以我要好好改變自己。」
  這是她的真心話,雖然一開始聽到俞博皇這麼說她的時候,她的心情很難過也很受傷,可是後來認真想過他的話,覺得他也是為她好。而且自從最近她有所改變之後,她發現父母看她的眼神更加欣慰了,所以她覺得她的決定是非常正確的。
  博皇哥?又是俞博皇,這世上也只有他的話能讓齊諼這麼耿耿於懷了,甚至因為他一句「大小姐脾氣」就決心改變她自己。楚立宸努力想要露出愉快的笑容,卻掩不住那淡淡的苦澀。
  「立宸哥,你怎麼了?」察覺對面的楚立宸突然變得安靜,齊諼問。
  「沒什麼,只是覺得諼諼真的長大了。」楚立宸的語氣有些欣慰,也有感慨。
  楚立宸看著齊諼,想起了她讀國小的時候。那時候俞博皇還沒有搬到他和齊諼住的社區,齊諼身邊最親近的朋友就是他。他記得有一次,他班上的女同學送了他一盒巧克力,齊諼一知道這事就氣哭了,甚至連晚飯也不肯吃,就怕他要和那個女生遠走高飛,不要她了。
  最後楚立宸哄了齊諼好久,再三保證他不會和那個送他巧克力的女生在一起,以後也不會接受任何女生的禮物,她才終於破涕為笑。沒想到,才一眨眼的時間,齊諼就長這麼大了,他也不再是她心裡最重要的人。楚立宸瞅著從小被他放在心尖疼的她,忍不住嘆了口氣。
  「立宸哥,你這樣的語氣好像我爸喔。」齊諼笑他惆悵的模樣,哪裡懂得楚立宸內心的那股失落感。
  「好哇,妳敢取笑我。」不想氣氛因自己而變悶,楚立宸俊逸的臉上揚起一抹笑。
  「話說……我在你的上班時間拉你出來逛街,是不是有點不好?」說完,齊諼吐了吐舌頭,模樣十分可愛。
  楚立宸寵溺地看著她,「不會,正好我也好久沒逛街了,趁這個機會出來走走也好。」
  「真的嗎?那我們休息一下又繼續逛,好不好?」齊諼整個人像打了雞血般復活了。
  凝視著眼前俏麗、可愛的容顏,楚立宸完全說不出拒絕的話,「好。」
  齊諼拉著楚立宸一直逛到了晚上九點才開車回家,後車廂裡面放滿了他們今天的戰利品,有她的,也有他的,還有給彼此家人的禮物,當然,這裡面的每一樣東西都是齊諼親自挑選的。
  想到這,楚立宸的內心一陣溫暖,這種感覺就好像他們是對恩愛的情侶,給彼此,還有彼此的家人購買禮物,但他知道,這個只是他一個人的想法,齊諼永遠不會對他產生男女之間的感情。
  「今天妳逛得也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吧。」到了她家門口,楚立宸停好車之後,對她說。
  「嗯。」齊諼解開安全帶,正想開車門下車,這時她包包裡的手機響起,她拿出手機,看見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她沒有多想就接了起來,隨著對方的話說完,齊諼臉上的表情只能用興奮來形容了。
  「立宸哥,有公司錄取我了。」剛掛斷電話,齊諼就迫不及待地將這個好消息跟楚立宸分享。
  「真的?」楚立宸不知不覺也被她感染了情緒,跟著開心起來。
  「嗯,終於有人慧眼識英雄了,我真是太高興了。」
  「恭喜妳了,那什麼時候開始上班?」
  「明天,所以我要快點去睡覺了,立宸哥晚安。」說著,齊諼傾身抱了下楚立宸,接著就急匆匆地開了車門下車了。
  楚立宸愣了一下,為她突如其來的擁抱心悸不已,旋即回過神來,開車門下車,在她身後問道:「妳明天幾點上班,我接妳。」
  「八點半。」齊諼邊說著邊往住處走。
  看著她急匆匆的樣子,楚立宸有些無奈又有些寵溺地輕搖了下頭,回到車內的時候,他發現她居然高興到東西都忘記拿了,他只好提著大袋、小袋的禮品,親自幫她送進去。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