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好女不恨嫁
【4.6折】好女不恨嫁

六年前,舒樂瑤不小心被俞博皇這男人看上, 不但被他給寵上了天,還養得像溫室小花般嬌氣。 可惜,有錢人家不好高攀,既然嫁不了, 那她也不糾纏,她不愛總可以吧。誰知六年後, 她卻被俞博皇給逮著了,曾經他自視甚高, 他說過不想沾惹的女人,他從不多看一眼, 他想要的女人,也不打算放手,就算要分,也是他甩她。 只是,他還來不及甩她,還來不及連本帶利狠狠地欺負她, 卻發現,舒樂瑤這女人竟敢給天借膽地有了個女兒。 她說不愛他,那又如何,女兒是他搞出來的, 她當他是死人想帶女兒嫁人,門都沒有, 只要他在,她嫁誰都不准,只能是他娶她。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喬湛
出版日期:
2017/0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女人用情深了,放手之後,又想男人回頭;
男人霸道慣了,一旦到手,女人別想再逃。


六年前,舒樂瑤不小心被俞博皇這男人看上,
不但被他給寵上了天,還養得像溫室小花般嬌氣。
可惜,有錢人家不好高攀,既然嫁不了,
那她也不糾纏,她不愛總可以吧。誰知六年後,
她卻被俞博皇給逮著了,曾經他自視甚高,
他說過不想沾惹的女人,他從不多看一眼,
他想要的女人,也不打算放手,就算要分,也是他甩她。
只是,他還來不及甩她,還來不及連本帶利狠狠地欺負她,
卻發現,舒樂瑤這女人竟敢給天借膽地有了個女兒。
她說不愛他,那又如何,女兒是他搞出來的,
她當他是死人想帶女兒嫁人,門都沒有,
只要他在,她嫁誰都不准,只能是他娶她。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公司真的被併購了嗎?
  舒樂瑤站在富麗堂皇的宴會會場,感到前所未有的茫然,遙想當初,她能在這間規模不算小的商貿公司擔任翻譯一職,取决於她的外文能力,而這四年多來,她也確實通過了自己的努力與堅持,從一名小翻譯晋升為部門主管,為此,她的生活也算基本穩定了下來,可如今公司卻突然被併購。
  不過說也奇怪,公司這陣子運作正常,也沒有聽聞什麼資金短缺的傳聞,怎麼就被併購了呢?
  但說真的,原因她並不十分感興趣,舒樂瑤比較擔心的是,不曉得公司內部會不會發生大動盪?
  雖說前老闆已經發話說人事方面不會有變動,但沒人知道新老闆的脾性如何,只知道是個神祕的大人物,以及他令人震懾的經營手段,所以到底會不會來個大掃蕩,不到那一刻,真的沒人知道結果。
  今晚是前老闆舉辦的宴會,據說一方面是跟大家告別,另一方面是向大家介紹新老闆,就算舒樂瑤百般不希望,也知道併購的事情是十拿九穩了。
  算了,不許胡思亂想了,兵來將擋,她上頭還有那麼多的高層,就算真來個人事大變動,也未必會拿她開刀,再說當年發生那樣的事情,她都挺過來了,沒什麼道理由被眼前的困境嚇到。
  只是,想要完全不緊張是騙人的,現在經濟不景氣,她需要這份工作來養活自己跟女兒舒小樂。
  想起女兒,舒樂瑤終於露出一笑,女兒是她現在生活的重心,每天看著女兒純真又可愛的小臉,她發現自己對那個人的想念越來越濃。
  俞博皇……想到那個自己曾經深深愛過又深深傷過的男人,舒樂瑤心頭一擰,當初她為了逼他離開她身邊,故意編出她已然愛上別人的理由,他信了,也真的離開了,可她卻將自己困在裡面,始終走不出來。整整六年,他還恨她嗎?還是早就忘了她呢?
  這時,手機在包包裡震動起來,舒樂瑤拿出一看,是寶貝女兒打來的。她左右看一下,發現大家都陷在既興奮又緊張的情緒中,並沒有人留意到她這一邊。
  她拿出手機,按下接聽鍵,手機裡馬上傳來舒小樂軟嫩、可愛的嗓音,「媽咪。」
  「寶貝,怎麼了?」聽見女兒的聲音,舒樂瑤的心立即融化。
  「媽咪,妳吃飯了嗎?」
  「還沒有,寶貝吃過了嗎?」
  「乾媽在煮飯了。」
  舒小樂口中的乾媽,是舒樂瑤的大學同學兼好友卓雅思,現在更是她的房子合租人。當初和俞博皇分手沒多久,舒樂瑤就發現自己懷孕了,若不是卓雅思這一路來的支持與照顧,她根本不可能順利生下舒小樂,更別說將舒小樂照顧得那麼好,所以卓雅思對她而言,不僅僅是朋友而已,卓雅思是她的親人,是很重要的一個家人。
  「寶貝要乖乖聽乾媽的話喔,知道嗎?」
  「我知道了。」舒小樂乖巧地答應,這時想起自己打電話的目的,興奮地發問:「媽咪,乾媽說妳今晚參加宴會,宴會是做什麼的?」童音充滿了大大的好奇。
  五歲的舒小樂已經到了愛問為什麼的年齡,凡是遇見不懂的事情,必定會追問個不停,真是求知慾旺盛呢。舒樂瑤笑了笑,認真地回答道:「宴會是人們為了慶祝某件事情而舉行的聚會。」
  「就像樂樂生日的時候那樣嗎?」聰明的舒小樂很快找到了比喻。
  「沒錯,只不過人會更多一點,地方也更大一點。」說著,舒樂瑤掃視了一下寬敞華麗的會場。
  「那一定也會有更多的蛋糕?」小孩子最愛的永遠是甜點。
  「還有巧克力、布丁、果汁……」舒樂瑤一一跟女兒分享著目光所及的食物。
  「哇。」話筒裡傳來舒小樂興奮的歡呼:「我要吃,媽咪,好想吃喔。」
  「不可以,寶貝忘記了嗎?上次寶貝不小心吃多了糖果,結果牙齒痛了好久。」
  「還有害媽咪和乾媽好擔心,對不起,我下次不會那樣了。」舒小樂懂事地說。
  「寶貝……」舒樂瑤聽得鼻頭發酸。
  「媽咪?」稚嫩的聲音多了絲困惑。
  「寶貝好乖,媽咪回去的時候給妳帶塊蛋糕好不好?」不想女兒擔心,舒樂瑤故意以開朗的口吻說。也許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原因,舒小樂比一般的孩子來得敏感,早熟得令人心疼。
  「好,乾媽說甜食可以讓人心情愉快,媽咪吃了之後就會變得很開心。」
  「媽咪有樂樂,媽咪每天都會很開心。」
  「所以樂樂是開心果嗎?」這是舒小樂今天在學校新學的詞語。
  「對,樂樂是媽咪的開心果。」是她的小天使。
  「我不要跟媽咪講了,媽咪快點去吃飯,不要餓到肚子了。」小大人舒小樂居然主動提醒媽咪不能餓肚子。
  舒樂瑤喉嚨發緊,眼眶熱熱的,「好,給媽咪親一下。」
  「嗯嘛。」一點猶豫也沒有,小人兒對著話筒主動送上了響亮的啵吻。
  結束通話,舒樂瑤的心暖得不可思議,雖然她和俞博皇的愛情沒能走到最後,但她並不遺憾,因為上天賜給她舒小樂這個寶貝,因為愛他,當初她義無反顧地生下了他的女兒,從女兒出生那天起,漸漸取代了分手時的那份疼痛,讓她重獲快樂。
  所以舒樂瑤從不懷疑,舒小樂是她的寶貝,是她的小天使,為了女兒,無論如何她都要打起精神,積極表現,好好保住這份工作,不讓女兒和卓雅思擔心自己。
  這時,舒樂瑤聽見舞臺那邊傳來了聲音,是司儀宣布了宴會的開始,只見大家逐漸往舞臺方向聚攏。
  舒樂瑤整理好思緒,移動腳步跟了上去,她站的地方離舞臺有點遠,輕度近視眼的她看不大清楚舞臺上的情景,只聽見耳邊閃過「歡迎老闆」幾個字,接著,司儀的聲音換成了另一道低沉、磁性的男聲,不是前老闆的聲音,舒樂瑤猜想應該是新老闆在致詞。
  可是聽著聽著,舒樂瑤突然覺得不大對勁,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就好像、好像……她用力吞嚥一下口水,瞪大雙眼,往舞臺望去。
  她眨眨眼,再眨眨眼,努力想要眨去眸中熟悉的身影,可是漸漸的,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越發清晰地倒映在她的視野中,直逼心底。
  舒樂瑤瞠大眼,難以置信地瞪著舞臺上的男人,俞博皇,怎麼會是他?難道他就是併購公司,很可能成為她新老闆的幕後神祕人?天,怎麼會這樣,她是不是正在作一個什麼奇怪的夢?
  她滿臉震驚,心裡猛搖頭,不斷祈求這只是一場惡夢,它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可聽著男人用沉穩的嗓音向大家表達自己對這間公司的期許和願景等等,她知道這根本不可能只是夢,而是真的。
  臺上的男人霸氣依舊,卻不像從前外放,反而變得深不可測,渾身迸發出一股深沉、大權在握的精悍魄力,這一刻舒樂瑤再也無法欺騙自己,他真的是俞博皇,她曾經深深愛過,卻又被她深深傷過的那個男人。
  舒樂瑤閉上眼,卻無法揮去腦中男人冷峻的面容,她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全身忽冷又忽熱,臉色更是蒼白得嚇人。
  離她最近的男同事發現了她的異樣,關心發問:「舒主管,妳怎麼了?」他是研發部的主管李尉,自第一次在例行會議上見到舒樂瑤,就深受她的恬淡、清雅所吸引。今晚從她走入會場後,他的視線就沒從她身上離開過,走近她身邊,是想趁美好的氣氛向她介紹自己,卻突然發現身邊的她看起來似乎不大好。
  「妳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我送妳回去吧。」他大膽地表達自己的關懷。
  舒樂瑤睜開眼睛,朝對方感激一笑,「我沒事,謝謝。」方一開口,她才發現自己的喉嚨似被硬塊卡住般難受。
  下一秒,像是再也無法待下去一般,她轉身朝會場門口的方向走去。身後,李尉的唇翕動,卻在幾番掙扎後,頹然放下在半空中的手,沒有勇氣追上去。
  兩人渾然不知,此時臺上的男人正一臉陰驁地盯著他們這邊的一舉一動。

  第一章

  「舒小姐,我不同意妳和我兒子交往。」
  「我看舒小姐也是聰明人,心裡應該很明白,我們博皇絕非一般的男人,他未來要接管的是俞氏整個集團的事業,將來有資格站在他身邊的女人,必然要對他的事業有所幫助,而不是像舒小姐這種只會拖他後腿的人。」
  「如果舒小姐真心為博皇著想,會知道該怎麼做的。」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舒小姐有權知道,其實我們早就為博皇訂好婚約了,對象是保利銀行董事長的獨生女齊諼,他們兩個是青梅竹馬,從小就感情深厚,現在只等齊諼大學畢業,我們會馬上安排他們完成婚禮。」
  睡夢中,舒樂瑤蹙著眉心,腦海中不斷重播著過去俞母找上她時,對她說過的那些話。接著畫面一轉,俞博皇一臉悲憤地出現在她面前。
  「舒樂瑤,妳居然背叛我?妳背叛我們的愛情。」
  「真沒想到妳是個不甘寂寞的女人,我看錯妳了,我們分手。」
  「舒樂瑤,我恨妳!」
  不,不要恨她,她不是真心要傷害他的,她也不想和他分手,可是她更不想連累他。舒樂瑤在夢中猛搖頭,最後似被他痛苦的表情所擊潰,終於忍不住吶喊出聲:「不!」
  呼,原來只是夢而已。
  舒樂瑤睜開雙眸,大口大口地喘息著,她緩緩地從床上坐起,雙手撐著沉重的額頭,混沌的記憶逐漸變得清明。
  昨晚她從會場出來後,心情依然難以平靜,整個人猶如行屍走肉般到烘焙坊買了蛋糕,回家陪女兒和卓雅思吃完後就洗澡、睡覺,可是哄睡女兒後,她還是一點睡意都沒有,就這麼望著女兒有幾分神似俞博皇的小臉發呆,不知過了多久,她才迷迷糊糊地睡著,可是感覺還沒睡多久,就被惡夢驚醒。
  在夢裡,過去的一幕幕像電影畫面一樣不斷地在腦海裡重播著,讓她難以成眠。
  當年,她以優異的成績考入臺大外語系,因緣際會認識當時就讀大四的俞博皇,雖然臨近畢業,但他依然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哪怕對他芳心暗許,她也只敢將這份愛戀偷偷藏在心中,以為只要自己不說,就不會有人知道。
  然而令她意想不到的是,俞博皇居然先向她告白,禁不住內心的渴望,她接受了他,兩人進入甜蜜的熱戀期。
  交往一年多,兩人感情穩定,後來由於俞博皇已經畢業找工作,見面的時間越來越少,他索性在外面租了房子,要她搬出校外與他同住,一開始她是猶豫的,但她愛他,只想時時刻刻跟他在一起,便答應了。
  可是這種甜蜜又幸福的生活並沒有持續太久,她不知道俞博皇的媽媽是怎麼找到自己的,也就是到那個時候,她才知道自己的枕邊人竟然是跨國公司的少東家,還來不及消化這個重磅消息,俞母就提出了要她離開俞博皇的要求。
  原本舒樂瑤是說什麼也不肯的,但俞母有一點說對了,哪怕她再努力,也只是個會唸書的女人,她沒有家世,沒有背景,對俞博皇未來的事業非但沒有幫助,反而會拖他後腿。
  聽了俞母的話,舒樂瑤既痛苦又迷茫,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她不想成為他的包袱,也不允許有那一天發生,所以她狠下心來,決定離開他。只是她也很了解俞博皇,如果直接提分手的話,必定會引起他的懷疑,只好拜託她同學的男朋友幫忙,最後成功逼走了俞博皇。
  這六年來,舒樂瑤沒有一天不是活在痛苦中,可是為了女兒,再痛她也得忍著。然而她萬萬沒想到,她這輩子居然還有機會遇見他,而且他還是以新老闆的身分出現在她眼前。
  天,這下她要怎麼辦呢?身為公司的業務主管,工作中她少不了要和他接觸的時候,俞博皇又是個心思縝密的人,她很擔心她的祕密會被他發現,如果被他知道她背著他偷偷生下女兒,他一定會更恨她。更重要的是,現在女兒已經是她的全部了,她不能失去女兒,哪怕有一點點的風險,她都不願意去冒險。
  舒樂瑤閉了閉眼,腦中劃過成千上萬的想法,其中一個是離職重新找工作,但那注定也只是個想法罷了,畢竟她有寶貝女兒要養,根本沒有任性的資格。
  想到這裡,舒樂瑤往身旁的位置望去,只見舒小樂依然睡得香甜,小臉蛋紅撲撲的,很是惹人憐愛,情不自禁的,她俯身在女兒粉嫩的睡顏上落下輕柔一吻,接著輕手輕腳地下床,去浴室洗漱。
  大約七點半左右,舒樂瑤煮好早餐,重新折回臥室,叫醒甜睡中的女兒。
  舒小樂聽話地起了床,然後在舒樂瑤的協助下,刷牙、洗臉,待一切準備就緒後,乖乖跟著舒樂瑤走出臥室。
  舒小樂一見剛從房間走出的卓雅思,嘴甜打著招呼:「乾媽,早安。」
  「早安,小寶貝。」卓雅思朝她揚唇一笑。
  聽見卓雅思的稱呼,舒小樂可愛的雙眉一皺,認真糾正道:「乾媽,人家已經在讀大班,不能叫小寶貝了。」
  「那叫大寶貝好不好?」卓雅思笑著反問,抬眸觸及跟在舒小樂身後的好友,眉頭微微顰起,「小瑤,妳臉色怎麼這麼差?」
  「可能是昨晚吃太飽,失眠了。」舒樂瑤淡淡回應。
  吃太飽會失眠?卓雅思怎麼會不知道舒樂瑤在忽悠自己,但顧及舒小樂在這裡,她終是沒有繼續追問。
  卓雅思帶舒小樂到餐桌那邊,為她盛好早餐,看她乖乖吃下,這才將舒樂瑤拉進廚房,再也忍不住地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哪有什麼事。」說這話的時候,舒樂瑤輕垂眼眸。
  看著好友明顯逃避的行為,卓雅思沒好氣地瞪舒樂瑤,「舒樂瑤,妳還當我是好朋友嗎?」從昨晚回家就是這副魂不守舍的樣子,若不是想到舒樂瑤要哄舒小樂睡覺,她根本忍不到今早,沒想到舒樂瑤現在還在跟她裝蒜。
  舒樂瑤輕嘆口氣,知道怎麼也瞞不過精明的好友,只好如實告訴卓雅思,「他回來了。」
  「誰?」卓雅思挑了挑眉。
  「俞博皇。」
  「什麼?」卓雅思驚呼,接著往餐廳的方向看了眼,發現舒小樂正在乖乖吃早餐,沒有留意到這邊的情況,這才壓低聲音問:「他來找妳了?」
  「不是。」舒樂瑤吸了口氣,繼續丟下重磅炸彈,「昨晚在宴會上看見的,他現在……是我公司的老闆。」
  「天,他居然就是併購妳們公司的新老闆。」卓雅思也感到不可思議,「那他有沒有跟妳說什麼?」
  「沒有。」舒樂瑤搖了搖頭,語氣沉重,「我在他發現之前就離開了,但大家在同一家公司,遲早會看見的。」
  其實舒樂瑤不知道的是,俞博皇已經發現她了。
  「那妳要怎麼辦?」卓雅思神情擔憂。
  「我不知道。」她的心好亂,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了。
  「小瑤,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在身邊支持妳的。」卓雅思握住了舒樂瑤的手。
  舒樂瑤回握住她的手,內心充滿感動,「雅思,謝謝妳。」

  ◎             ◎             ◎

  吃完早餐,舒樂瑤送舒小樂到幼稚園,到達公司的時候剛好八點半。方一坐定,還來不及拿文件出來處理,就接到了上級的通知,讓各部門主管及以上的中高層主管集中在會議室開會。
  該來的躲不掉。舒樂瑤深吸口氣,整理好情緒,快速站起身,離開位子往電梯口的方向走去。經理這時正好也從辦公室出來,看見她,舒樂瑤揚起一抹笑,「枝姐。」
  枝姐名叫楊曼枝,四十歲左右,是個極具風情的女人,也跟舒樂瑤一樣,單身撫養十六歲的女兒,正是因為這種特殊的緣分,楊曼枝對舒樂瑤甚是照顧,與舒樂瑤是亦師亦友的關係。
  楊曼枝微笑頷首,接著忽然問道:「樂瑤,妳昨晚很早就回去了嗎?我沒看見妳。」
  「枝姐找我有事嗎?」
  「沒什麼特別的事,只是想提醒一下妳,新老闆看起來不簡單,以後工作要多留點心眼。」
  舒樂瑤感受到上司濃濃的關懷,心頭頓時一暖,「嗯,我知道了,謝謝枝姐。」
  「好了,電梯來了,我們上去吧。」
  說話的同時,電梯門剛好打開,舒樂瑤與楊曼枝一同步入電梯。
  此時電梯裡的大多是上去開會的管理層,李尉也在其中,看見舒樂瑤進來的那一剎那,他眼睛一亮,但顧及此時人太多,沒有出聲叫舒樂瑤,直到電梯到達三十六層,人們陸續都走出去了,他才敢喚住走在後方的舒樂瑤。
  「舒主管。」
  聽見有人叫自己,舒樂瑤有些疑惑地頓住腳步,而楊曼枝已經和相識的經理邊聊邊走入會議室。
  舒樂瑤回頭看去,發現叫住自己的人竟是昨晚的好心人時,她清麗的小臉上揚起一抹笑,「是你。」
  她臉上的笑讓李尉微微有些失神,過一會才想起應該趁機介紹自己,他有些侷促地說道:「我叫李尉,是研發部……」
  「我知道,你是研發部新進的主管。」舒樂瑤接下他的話。
  「啊?」李尉愣住,顯然沒想過舒樂瑤會知道自己。
  「我們有一起開過會。」舒樂瑤笑著提醒,公司每週會舉行一次管理會議,目的是讓各個部門相互交流工作,雖然她沒有和李尉講過話,但也不致於對他陌生。
  雖是如此,李尉仍是因她能記住自己而暗自欣喜,「真沒想到妳會記住我。」
  「昨晚謝謝你,原本還打算今天找個機會跟你道謝的,沒想到你先給了我這個機會。」
  「不客氣,樂瑤……我可以叫妳樂瑤嗎?」李尉的神情緊張又拘謹。
  「嗯。」只是一個稱呼而已,舒樂瑤並不太在意。
  「樂瑤,妳的身體沒什麼事了吧?」雖然她今天的氣色看起來還不錯,但昨晚糟糕的狀況仍是教他難忘。
  聽他提及昨晚的事情,舒樂瑤微微一怔,但很快回過神,客氣地說:「沒什麼事,謝謝你的關心。」
  「我……」
  李尉本還想說些什麼,這時空氣中忽然響起了一聲輕咳,像是在故意暗示什麼一樣。
  舒樂瑤這才發現自己和李尉正站在會議室門口,擋住了別人的來路,她抬頭想要跟對方說抱歉,卻被眼前的陣仗嚇了一跳。
  只見一個高大、英俊的男人正被高階主管們宛如眾星拱月般朝著他們的方向走來,待看清那人是誰時,舒樂瑤內心一震,只覺得全身的力氣似在剎那間被抽離一樣,幾乎要站不住腳,因為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她最害怕見到的俞博皇。
  而此時俞博皇的內心也是掀起了驚濤駭浪,分別六年,他沒想到自己還有機會再見到她,舒樂瑤,這個他深深愛過卻又被她深深傷害過的女人,昨晚在宴會上驚鴻一瞥,他還以為自己認錯人了,沒想到真的是她。
  這些年來,他氣她,為了男性尊嚴,他沒找她,回到臺灣後,他曾無數次想找徵信社尋她的下落,可每每想到她當初的背叛,他就硬生生地壓下心頭越久越刺人的思念,不去找她。沒想到她居然出現在他新併購的公司裡,而且照她會出現在這裡的情況看來,她目前的職務是中高階主管。
  有意思!
  俞博皇的唇角忽然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然而在觸及站在舒樂瑤身旁的男人時,他眼中的溫度驟降,冷眼掃視一圈後,提步朝會議室的方向走去。
  隨著俞博皇的出現,原本喧囂的會議室頓時安靜下來,緊接著,在新老闆嚴肅、凌厲的發話下,現場所有人員很快進入開會流程中,氣氛緊張達到白熱化的程度。
  俞博皇坐在大位上,聽著主管們一一介紹自己、報告自己負責的業務,輪到舒樂瑤的時候,他劍眉輕揚,黑眸筆直地射向她。
  感受到他眼光的熱度,舒樂瑤的心跳沒來由地加速,但在眾多人面前,她仍是拿出自己一貫的專業水準,鎮定地自我介紹,「您好,我是負責公司海外業務的舒樂瑤……」
  隨著所有人報告完後,會議漸漸接近尾聲,然而新老闆俞博皇卻只是沉靜地看著眾人,不動聲色,在場的所有人陷入一級警戒狀態,神經繃得死緊。
  就在眾人幾乎要被提到嗓子眼的那口氣活活噎死時,大老闆終於開了金口,卻不是發表自己的高談闊論,而是輕喚他坐在左手邊的人事部經理,「程經理……」
  「是,老闆。」忽然被點名,老程冷汗涔涔,繃緊神經等候大老闆發號施令。
  「原來的秘書被前老闆帶走了,我又初來乍到,程經理可否派個人手來協助我的工作?」俞博皇慢條斯理地提出要求。
  「老闆,秘書人選我們已經備好了,資料等下就交給您過目。」
  「不用了,我心目中已經有了合適的人選。」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皆是滿目疑惑,不知那個可憐……不,幸運的人會是誰?
  「商務部的舒主管精通外文,又有業務能力,不正是秘書的最好人選嗎。」俞博皇慢條斯理地說完,轉頭,看向明顯被嚇了一跳的舒樂瑤,薄唇微勾,「妳覺得呢?舒主管。」
  「呃?」突然被點名,舒樂瑤的腦袋裡一片空白,「老、老闆……」
  「舒主管對我的提議有何看法?」俞博皇勾著唇,欣賞著她手足無措的模樣。
  「我、我覺得……」舒樂瑤哭喪著臉,不知如何說出拒絕的話來。那麼多人、那麼多雙眼睛……
  「怎麼,舒主管不願意?」這個猜測讓俞博皇一張俊臉上堆起怒氣,她居然不想到他身邊工作?
  「老闆,能被選到總務處工作,這是小舒的福氣,只是她責任心重,不放心手頭的工作罷了。」眼看新老闆龍顏大怒,護短的楊曼枝替愛將說話。
  說完,楊曼枝也是密切關注著俞博皇的表情,深怕自己的一番話會惹他大怒,可俞博皇神情莫測,很難讓人猜出他在想什麼。
  「老程,你給商務部加派兩名人手,工作能力不能亞於舒主管。」吩咐完,俞博皇揚眸看向楊曼枝,說:「楊經理,這下妳同意放人了吧?」
  話都說到這個分上,她哪裡還敢說不。楊曼枝愛莫能助地看了眼舒樂瑤,可她的眼底卻蕩出了幾分疑惑,俞博皇一副非要舒樂瑤不可的架勢,純粹是欣賞舒樂瑤的工作能力,還是另有隱情?
  結束會議後,舒樂瑤回到辦公室收拾自己的個人物品,耳邊不斷傳來同事們聽不出是羨慕還是嫉妒的話語,可她卻一句話也聽不進去,滿腦子想的是俞博皇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他為什麼要調她到他身邊工作?
  六年了,他們各自經歷了不同的人生,就算當初那段愛戀一直活在她心中,但不代表她同樣在他心裡盤旋,他應該也早有了自己的家庭,她也一樣。想到可愛的女兒,舒樂瑤的心總算沒那麼亂。
  她知道,自己很滿意,也很珍惜現在的生活,如果她不想因為俞博皇的突然出現而將現在平靜的生活打亂的話,最好的辦法就是跟他保持距離,維持現狀。她只需要做好自己,還有自己的工作就好,其他的,她不需要去管。
  對,就是這樣。加油,妳可以的,舒樂瑤!
  舒樂瑤在心裡給自己吶喊加油,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她前往楊曼枝的辦公室,打算跟楊曼枝說一聲就上去老闆辦公室報到。
  只是沒想到楊曼枝看見她的第一句話居然是問:「樂瑤,妳和老闆是舊識嗎?」
  舒樂瑤愣了一下,很快雲淡風輕地回答道:「他是我的大學學長。」
  「只是這樣?」楊曼枝挑了挑眉,直覺不會這麼簡單。
  「嗯,以前是學長、學妹的關係,以後是上司和下屬的關係。」雖說楊曼枝待她很好,但這裡畢竟是公司,她和俞博皇的那段過去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見舒樂瑤無意多說,楊曼枝也沒有多加追問,叮囑道:「不管怎麼樣,老闆就是老闆,以後行事要多加小心。」言語中是難掩的關懷。
  「謝謝枝姐。」舒樂瑤衷心感激自己遇到這個好上司,「那我先上去了。」
  「去吧,好好照顧自己。」

  第二章

  從楊曼枝的辦公室出來,舒樂瑤抱著自己的個人物品,搭乘電梯來到三十七層,剛走出電梯,就被眼前華麗的裝潢驚呆了,身為公司的中階主管,她來到老闆辦公室的機會不多,在公司待了四五年了,今天還是頭一遭,再想到等在裡面的是那個男人,她就沒來由地緊張。
  呼,不是說好了不需要在意他的嗎,怎麼又開始胡思亂想了。舒樂瑤深吸口氣,迅速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大步走向老闆辦公室門前的那個辦公桌,將手中的紙箱放下。再一次深深地吸口氣後,她腳跟一旋,走到老闆辦公室門前,抬手在厚實的門板上敲了兩下。
  「進來。」裡面傳來男人沉穩的回應。
  舒樂瑤用力地咽了咽口水,伸手推開辦公室的門,看見俞博皇正負手站在落地窗前,俯瞰著窗外的景象,如山迫人的背影令她沒來由的又是一陣心慌。
  但她表面保持鎮定,走上前去,停在辦公桌前,問:「老闆,需要幫你送杯咖啡進來嗎?」
  俞博皇沒有回應,始終背對著她,就在舒樂瑤思索著要不要出去時,聽見他緩緩出聲,「剛才在會議室,妳叫我老闆,我無話可說,現在沒有外人在,妳還這麼叫我,不覺得太不應該了嗎?」
  聽了俞博皇的話,舒樂瑤心臟狂跳、呼吸急促,雙眸微微瞠大,看著他徐徐轉身,一雙稅利的雙目直直射向她。
  「怎麼說我們兩個都曾有過一段情,不是嗎?小瑤。」
  聽他用著無比諷刺的聲音叫出她的名字,舒樂瑤只覺呼吸困難,再聽他雲淡風輕地將兩人的甜蜜過往歸類於沒什麼感情的「有過一段情」時,她的心似被鈍物擊中,一陣悶痛,不過她很快又冷靜了下來,因為他講得一點也沒錯,兩人確實曾有過一段情,但那已經是曾經的事情了。
  還是說,他在暗示她這段過去會對他造成困擾呢?舒樂瑤吸了吸氣,揚眸對上已經來到眼前的他,問:「您希望我辭職嗎?」
  您?俞博皇眉頭輕皺,因她的話無端悶出一股怒氣,「我為什麼希望妳辭職?」
  兩人多年未見,她似乎沒什麼話想對他說,反而迫不及待想要從他身邊逃走?這代表什麼,他們的過去不足以在她心裡留下痕跡,一過了無痕?
  俞博皇抿著唇,一雙如魅黑眸冷瞪著她。
  「因為我不確定,我們的過去是否對您造成困擾。」舒樂瑤垂下眼眸,不自覺攥緊身側的兩手。現在的他變得好深沉,令人無法猜透他在想什麼,無奈之下,她只好問出心中的想法,可是為什麼,他看起來很生氣?
  造成困擾?可真諷刺。俞博皇冷眸半瞇,不爽地瞪著眼前的她,「難道會對妳造成困擾?」
  「不會。」舒樂瑤實話實說。
  「不會的意思是那段過去已經不在妳心底了,是嗎?」
  「老闆,您可以放心,過去的事我不會跟任何人提起。」如果他介意的是這個的話,她保證隻字不提。
  她的話讓俞博皇胸口迅速匯聚起一股怒氣,可是他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氣什麼,「我問妳,昨晚妳逃什麼?」
  聽了他的話,舒樂瑤倏地抬頭看他。原來他昨晚在宴會上就發現她了,難怪他今天看見她,一點也不驚訝,對待她的態度更像個陌生人一般。反觀自己,一個勁地在那邊胡攪蠻纏,真夠不爭氣的。
  瞥見舒樂瑤陰晴不定的表情,俞博皇雙眉微皺,她又在想什麼?
  「怎麼不說話?」
  「老闆,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出去工作了。」說著,舒樂瑤轉身就要離去。
  俞博皇倏地伸手,立刻扣住急欲逃離的她的手腕,冷聲嘲諷,「舒樂瑤,妳就只會逃嗎?」
  乍一聽見他的話,舒樂瑤身子一顫,怔怔地站在那裡,忘了掙開他的手。
  「還是說,妳就那麼不想看見我?」俞博皇又說,言語中多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傷感。
  舒樂瑤心一滯,喉嚨似被硬塊鯁住般難受。沉默良久,她才輕聲道:「我沒有。」
  「那妳昨晚為什麼一看見我就走?」他仍在執著想知道答案。
  舒樂瑤閉了閉眼,又重新睜開,從他掌心中抽回自己的手,轉身面對著他,「老闆,昨晚我只是有點不舒服,提早回家了,如果老闆覺得我這樣的做法不夠禮貌的話,我向您道歉。」
  身體不舒服?俞博皇居然有點擔心,可看著她沉靜的小臉,明顯只是給自己找藉口而已。想到這裡,他的心情煩躁起來,「還有一件事,我討厭自己的下屬男女關係過於復雜,這點希望舒秘書注意。」
  所以他這是在影射她當年男女關係複雜?舒樂瑤拚命壓抑著喉嚨不斷冒出的酸意,深吸口氣,抬高下巴,倔強地回答他,「我會處理好的。」
  她會處理好的?她居然這麼回答他,難道她不覺得她這個時候應該跟他解釋什麼嗎?比如過去是為了什麼出軌?
  呿,出軌就是出軌,女人出軌肯定是因為寂寞了,該死的他居然還想著為她找理由。
  俞博皇暗暗地自嘲,甩頭屏除那股在腦中流竄的奇怪念頭,神色頓時又冷凝了幾分,像是故意要提醒自己一般,他對她說:「舒秘書,不管過去我們怎麼樣,現在是上司和下屬,希望妳能謹守這個關係,明白嗎?」
  「謹守這個關係?」舒樂瑤吶吶地重複著他的話。
  「沒錯,就是單純的工作關係,妳可以做到嗎?」
  舒樂瑤不知道為什麼,這原本也是她內心的想法,可從他嘴裡講出來,她心裡竟萬分不是滋味,分不出到底是苦澀還是鬆了口氣。但不管如何,至少她和女兒的生活暫時無憂,這就夠了。
  「我可以。」為了女兒,她一定會努力工作。
  「很好,那祝我們共事愉快了。」俞博皇勾了勾唇,盯著她的雙眸晦暗難明。

  ◎             ◎             ◎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俞博皇發現舒樂瑤當真恪守本分,盡責地做好秘書的工作,甚至做得太好了,讓他想要挑毛病唸她幾句,竟都找不出事由。
  他應該感到竊喜的,畢竟「前女友」的懂事、大體讓他免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可俞博皇卻只覺得自己內心沒來由的氣悶,氣她對自己的冷漠反應,更氣自己時刻被她牽扯著思緒。
  想到這裡,俞博皇已無心工作,放下手中的文件,伸手按下內線電話,「給我泡杯咖啡進來。」語氣又衝又急,也不等人家反應,啪一聲就掛了電話。
  這一廂,舒樂瑤手握話筒,有種無可奈何的感覺,其實這些日子以來,這樣的事情並沒有少發生過,但她從來沒有多加理會,畢竟當初說好了要謹守上下屬的關係,那她就不能往別的方面想,比如他是不是在針對自己。
  呼,不許胡思亂想了,就算上司再怎麼情緒化,身為下屬的她都無力改變什麼,做好自己的本職才是上上之策啊。
  舒樂瑤深吸口氣,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從位子上站起,打算趕緊替俞博皇煮咖啡去,不然他又要發脾氣了。
  只是她剛邁開步伐,就聽見不遠處傳來一聲不確定的低喚,「舒樂瑤?」
  舒樂瑤疑惑看去,看見一個高大、爾雅的男人正朝著自己的方向徐徐走來,她偏著頭,腦海中迅速搜尋著這號人物的記憶,「立宸學長。」她總算想起來了,他是她的大學學長楚立宸,同時也是……裡面那個人的同學兼好朋友。
  「妳怎麼會在這裡?」退去剛才的驚訝,楚立宸的嗓音是一貫的清冷。
  「我在這裡上班,學長呢,你怎麼會……」
  不等她說完,楚立宸又問:「妳是老闆秘書?」因為這裡只有她一個人,實在不難猜。
  「嗯。」舒樂瑤點點頭,肯定了楚立宸的猜測。
  楚立宸劍眉輕蹙,正想問這是怎麼回事,忽然插入的一道聲音打斷了他的話。
  「舒秘書,我的咖啡呢?」說話的人是俞博皇,他在辦公室裡久久等不到自己的咖啡,所以出來看一下怎麼回事,沒想到會看到自家好友也在這裡,「立宸,來了怎麼不進去?」
  舒秘書?楚立宸還沉浸在眼前詭異的狀況中,聽了好友的話,回答道:「我也是剛到而已。」
  「進來再談。」話音剛落,俞博皇腳跟一旋,重新折回辦公室內。
  楚立宸若有所思地看著俞博皇的背影,對舒樂瑤說了句稍後再聊後,走進辦公室。
  剛走到沙發坐下,楚立宸就迫不及待問起坐在對面的好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是你看到的那樣。」俞博皇淡淡地回答。
  「那樣是怎樣?你不要告訴我,你是為了舒樂瑤才收購這家公司的。」說這話時,楚立宸的雙眉不贊同地皺起。
  「當然不是。」只是如果他早知道她在這裡上班的話,他不確定自己會不會早點回來。
  「然後呢?你只是來這裡過過場,很快就會回集團上班了對吧?」
  「問這個做什麼?」
  「我替別人問的。」
  不用問,俞博皇也知道是誰,「不知道的人會以為你才是我媽的兒子。」
  「別給我打馬虎眼,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回去?」
  楚立宸不否認自己今天是來當說客的,原因就是任性的好友俞博皇丟下家裡的大公司不管,這陣子都待在新收購的公司裡。雖然俞氏有完善的管理機制,不致於沒有他就倒閉,可到處找不到兒子的俞母卻不一樣了,急得頭髮都快白了,偏偏打電話給他,他卻總是不肯告知落腳處,不得已的情況下,俞母就找上楚立宸了。
  「不知道。」
  「不知道?」楚立宸不可思議地重複他的話。
  「嗯,也許近期不會離開這裡。」收購這家公司的時候,俞博皇確實是想著過過場、露露臉就回去,可是現在事情有變,他不確定自己該怎麼做。
  「因為舒樂瑤?」
  俞博皇抿著唇,沒有回答。
  楚立宸蹙眉,不贊同地望著他,問:「你想做什麼?」
  「不知道。」
  又是不知道?楚立宸覺得眼前的男人很陌生,因為他所認識的俞博皇個性堅決、果斷,而俞博皇今晚居然連續丟給他兩句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俞博皇也覺得這很不像自己,可他的心是真的很亂,不知道該拿舒樂瑤怎麼辦才好。這麼長時間以來,沒看見她,他還能勉強壓得住自己對她的思念,而如今她人就在自己身邊,他才發覺,他根本就不可能忘掉她。
  六年前,如果他們之間的愛情是棵幼苗,那經過這些年的思念灌溉,他對她的感情不減反增,就算她當初背叛她,讓他痛苦,可他想要她的慾望還是十分強烈。
  就算俞博皇依然一聲不吭,楚立宸也從他的表情得到了答案。說真的,對於俞博皇和舒樂瑤的這一段戀情,他從一開始就是不看好的,畢竟身在權貴之家,他很清楚太多事情身不由已。
  包括他們的感情、他們的婚姻,後來兩人突然分手,本是在楚立宸意料之中,可是這幾年來,看著俞博皇逼自己像個陀螺一樣忙得團團轉,活得跟個工作機器人沒兩樣,他不只一次懷疑好友是不是沒有放下舒樂瑤,現在看來,答案是肯定的,只是,也許俞博皇本人還在迷茫罷了。
  楚立宸知道,身為好朋友,他應該點醒俞博皇,可他有私心,希望好友可以和「那個人」在一起。
  所以權衡之下,他作了狠心的選擇,「皇,你不要忘了,六年前舒樂瑤是怎麼背叛你的。」楚立宸狠心地揭開俞博皇的傷疤。
  果然,俞博皇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沉痛的表情,被出軌對任何一個男人來說都是無法遺忘的恥辱,更何況俞博皇還是如此驕傲、自負的男人,所以當初才會在知道舒樂瑤背叛自己的第一時間,狠下心離開她。
  可是連他本人都想不到,再次遇見她,舒樂瑤仍是有本事將他的心攪得一團亂,亂七八糟。
  「皇,過去的終究是過去了,你該好好為自己的未來打算了。」
  「未來?」俞博皇勾了勾唇,神情有些失落。如果他的未來沒有她,還有什麼幸福可言?
  認識俞博皇這麼久,楚立宸還是頭一遭在俞博皇的臉上看見過這樣的表情。當初和舒樂瑤分手的時候,俞博皇痛苦不堪,還夾雜著被背叛的憤怒及不可置信,可再次重逢,俞博皇的臉上居然出現這麼悵然若失的表情,這代表什麼?難道俞博皇還打算和她再續前緣嗎?
  這怎麼可以?不管是出於什麼心理,他都並不樂見那樣的事情發生,畢竟過去俞博皇被傷得太重了,他不希望俞博皇再重蹈覆轍。
  「皇,你知道的,不管你現在對她是什麼想法,你們兩個都是不可能的。」楚立宸不得不再次扮黑臉。
  「你想說什麼?」俞博皇薄唇抿起,冷眸迸發出一絲危險的意味。
  可楚立宸對他的警告視若無睹,鎮定回應道:「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同樣是富家子弟,應該都很清楚自己肩負的責任才對。
  「那你呢?你真的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嗎?」看著好友臉上一派悠閒的表情,俞博皇忽然很懷念他變臉的樣子。
  「我們無別選擇。」楚立宸深吸口氣,緩緩道。
  俞博皇勾了勾唇,面上蘊著一絲不明的情緒,忽然問道:「宸,你心裡是真的希望我娶齊諼嗎?」
  聞言,楚立宸的表情明顯一滯,但他很快恢復常態,露出滴水不漏的微笑,「齊諼很適合你。」
  「你真這麼覺得?」
  「不光是我,你爸、你媽,還有齊爸、齊媽,大家都這麼覺得。」說這話時,楚立宸的表情認真又誠摯,看不出半點虛假,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內心有多苦澀,「齊諼和你才是最佳伴侶。」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