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小秘的初戀
【3.3折】小秘的初戀

十七歲時,左小蕊壯著膽子,跟心目中的男神蘇辰陽告白, 結果,她不但被男神打搶了,自此還成了陌路人,老死不相往來。 七年後,為了閨密的婚禮,左小蕊又碰上男神,這一回, 左小蕊不再自作多情,她當他是碰不得的路人。 可蘇辰陽卻開始糾纏了,沒有追求、沒有曖昧, 這位過去的男神,曾經那麼高高在上,此時竟耍起無賴, 自稱他是她的男朋友。她的反抗不但無效, 還被男神給拉上床,生米煮成熟飯啃得渣都不剩。 左小蕊的心不大,她玩不起速食愛情,更不想當陪睡床伴, 可蘇辰陽這男人不但霸占她的心十年,又啃了她的人, 現在還不管她同不同意,他竟然說他要娶她回家。那喜歡呢, 她那麼喜歡他,他對她有沒有一丁點的情意呢?

會員價:
NT$783.3折 會 員 價 NT$78 市 場 價 NT$230
市 場 價:
NT$230
作者:
桔子
出版日期:
2016/07/1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2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4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7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61
夜劫
NT$88
銷量:24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8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21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20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告白前,為了得到男人的心,女人傻傻追愛;
告白後,為了擁有女人的愛,男人只好先愛。


十七歲時,左小蕊壯著膽子,跟心目中的男神蘇辰陽告白,
結果,她不但被男神打搶了,自此還成了陌路人,老死不相往來。
七年後,為了閨密的婚禮,左小蕊又碰上男神,這一回,
左小蕊不再自作多情,她當他是碰不得的路人。
可蘇辰陽卻開始糾纏了,沒有追求、沒有曖昧,
這位過去的男神,曾經那麼高高在上,此時竟耍起無賴,
自稱他是她的男朋友。她的反抗不但無效,
還被男神給拉上床,生米煮成熟飯啃得渣都不剩。
左小蕊的心不大,她玩不起速食愛情,更不想當陪睡床伴,
可蘇辰陽這男人不但霸占她的心十年,又啃了她的人,
現在還不管她同不同意,他竟然說他要娶她回家。那喜歡呢,
她那麼喜歡他,他對她有沒有一丁點的情意呢?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結婚這種大喜日子肯定是越熱鬧越好,身為新娘子最好的閨密,今日左小蕊沒有選擇當伴娘,而是以家屬的身分死死守住大門,不收夠新郎的紅包絕不鬆手開門。
  「左小蕊,妳給我記著。」新郎連雋恨恨地說了這麼一句,對左小蕊這種攔著大門不讓進的行為表示深深的鄙視,不過手上卻是俐落地掏出紅包從門縫裡塞進去。
  左小蕊吐吐舌頭,轉身見新娘蘇敏敏羞澀的臉,笑了笑,將紅包收好分給各伴娘,這才打開大門,「新郎來囉。」
  房內、房外的人群一陣歡呼,看著連雋走到蘇敏敏面前,單膝下跪,為蘇敏敏穿好鞋子,單手抱著蘇敏敏。
  左小蕊笑著說:「喂,連雋,以後敏敏就交給你啦,你要是敢讓她傷心,小心我扁你哦。」
  連雋和蘇敏敏對視一眼,堅定地看著左小蕊,「妳放心,我不會的。」
  樓下早已經停好一排的豪華轎車,左小蕊看著一對新人步進樓梯,自己連忙也拿了包包打算跟上,剛轉身,一雙隔著無框眼鏡的清澈雙眼就映入她的眼簾。
  嘴巴開開合合幾次,還是對方先開了口,「真的是妳啊,左小蕊,我還懷疑自己認錯人了呢。」
  左小蕊伸出手指,顫抖地指著蘇辰陽,「蘇辰陽?居然是你。」
  她視線下滑,落到蘇辰陽左胸的胸花上,上面明確寫著他的身分,伴郎。最好的閨密結婚,伴郎竟是昔日暗戀的男神,這麼狗血的事情也能發生在自己身上啊,早知道當初蘇敏敏讓自己當伴娘的時候自己應該接受的啊。
  轉眼人群都走完了,左小蕊回神,連忙抓了鑰匙跟上大家的腳步。蘇辰陽跟在左小蕊身後,兩人一起踏進電梯,「好久不見,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重逢啊。」
  左小蕊有點僵硬地笑笑,點頭,「是啊,聽說你大學的時候出國了,沒想到能在這時候遇到你。」
  蘇辰陽可是左小蕊從高中時期就暗戀的人,後來她的告白被慘拒,讓她一度傷心了好久,不過畢竟也這麼多年了,雖然心跳還是有點不受控制,但是好歹表面上能裝出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來了。
  伴郎和家屬不坐同一輛車,所以到了樓下兩人就上了不同的車,左小蕊一坐上車就拍了拍胸口,平穩自己不聽使喚的心跳,深呼吸幾口氣,這才漸漸平靜下來。
  高中的時候左小蕊和蘇辰陽在一個班,不過成績嘛,一個在前段,一個在中段,平時也沒什麼交集,兩人一年能說上十句話都不錯了。可惜左小蕊還是一股腦地扎進了暗戀裡,暗戀了蘇辰陽三年。
  蘇辰陽樣貌帥氣,成績又好,據說家世也很不錯,用現在的話來說,整個就是高富帥的代言人,喜歡他的女生多了去了,其中不乏學校很出色的女生,所以左小蕊硬是暗戀了三年都沒敢說。
  好不容易高中畢業了,兩人要去不同的大學讀書了,左小蕊終於鼓起勇氣在LINE上發了語音告白給蘇辰陽,結果不出意外,被毫不留情拒絕了。
  後來大概是距離遠了,那種喜歡的心情也就淡了,大學時還談了一場戀愛,可惜運氣不好,遇到了渣男。
  不過重逢一次,左小蕊還是慶幸蘇辰陽似乎比當初還要完美,畢竟能和連雋交情好到可以當他伴郎的必定也是極出色的人物,自己好歹還是眼光好了那麼一次。
  臺北市連公子的婚禮注定是一場盛大的慶宴,左小蕊看著伴郎、伴娘忙裡忙外,不由得慶幸還好自己沒有去當伴娘,不然一定得累死。
  午宴完畢,蘇敏敏在新人敬酒的環節稍微有點喝多了,左小蕊連忙扶著蘇敏敏回房去休息一會,把客人都留給雙方家長去招呼。
  連雋和蘇辰陽站在一起,引來眾多女子愛慕的目光,雖然連公子死會了,但是連公子身邊那個也不錯啊。
  「你認識左小蕊?」連雋見蘇辰陽的視線落在左小蕊的背影上,不由得開口問道。
  他和蘇辰陽在美國讀書的時候相識,因為都是華人,性格又相投,很快就成了好友。這次他結婚,蘇辰陽也是特地從國外趕回來當伴郎。
  認識蘇辰陽這麼多年,連雋還沒見過蘇辰陽將視線落在哪個女生身上,而左小蕊又是自家老婆最好的閨密,愛屋及烏,連雋也就多問了一句。
  「我們是高中同學。」蘇辰陽笑著開口,沒有多說。
  「原來如此。」連雋點頭,「這也算是緣分了。」
  「是啊,確實是緣分。」蘇辰陽笑得意味深長。
  婚禮那天實在太忙,蘇辰陽和左小蕊也沒有太多說話的時間,後來婚禮結束,左小蕊原本想問蘇辰陽的聯繫方式,不過仔細想想也就算了。都這麼多年了,蘇辰陽又是那麼出色的人,說不定早就有女朋友了,自己就不要再自作多情好了,還不如老老實實再單身幾年,享受一下生活,年齡到了就相親去。
  蘇敏敏隱約聽左小蕊說過她高中的時候喜歡過一個男生,但是也沒有想到會是蘇辰陽,否則以蘇敏敏的性格,肯定早就找機會讓左小蕊和蘇辰陽見面了。

  ◎             ◎             ◎

  這天下班,左小蕊還沒走出百貨公司,就被蘇敏敏一通電話召到了連家老宅。
  「又怎麼啦?連太太。」連家離市區有點距離,根本沒有火車,就是坐公車也得走好長一段路,左小蕊只得坐計程車去,看著計價器上不斷上漲的數字簡直心驚肉跳。
  「連雋居然忘記了我們的交往紀念日,太過分了!」蘇敏敏在電話那頭大呼小叫。
  左小蕊揉揉自己脹痛的太陽穴,覺得要是蘇敏敏現在就在自己面前,她估計會忍不住拿一盆熱油澆上去,這種小事難道不應該找連雋嗎?找她有什麼用。
  「好啦、好啦,我馬上就到了,待會再說。」掛了電話,左小蕊靠在椅背上嘆了口氣。
  當初畢業那會家裡剛好出了點事,她沒什麼時間找一份滿意的工作,就去應聘了百貨公司的化妝品專櫃櫃姐,雖然累點,但是有分紅,一個月下來薪水也算可觀,不過經常碰到一些實在很腦殘的顧客,讓左小蕊是在很無語。
  像今天,有一位顧客明明是自己食物過敏了,非說是他們賣的化妝品有問題,非鬧著要賠償,那聲音又尖又大,簡直讓左小蕊的頭都痛了。
  到了連宅,管家早已經等在門口,見車停在門口,連忙上前為左小蕊開了車門,「左小姐,太太在屋裡等您。」
  「知道啦。」左小蕊收好司機找的零錢,揉揉自己下意識皺起的眉心。走進連宅,雖然和蘇敏敏是好友,但是其實這是她第二次來連宅,再次感嘆這占地面積和豪華程度,左小蕊加快腳步走進客廳。
  蘇敏敏早已經迫不及待地迎了上來,一見到左小蕊就劈里啪啦地說連雋的壞話。
  「好啦、好啦,這不是紀念日還沒過嗎,也許連雋是想晚上給妳驚喜呀。」左小蕊將蘇敏敏按在沙發上坐下,自己也在蘇敏敏對面坐下,「連雋對妳的心連我這個外人都看得清楚,難道妳還不知道嗎。他工作也忙,妳要多體貼一點嘛。」
  蘇敏敏性子單純,沒有太多陰暗的想法,這是左小蕊願意和她做好朋友的原因,也是連雋愛上蘇敏敏的原因,左小蕊可不想因為這點小事就讓蘇敏敏和連雋爭吵了。
  蘇敏敏嘟嘴,有點低落,「這個我也知道啊,但是明明說好一結婚就去度蜜月的,可是我們剛結婚第三天他就去公司了,而且一直忙到現在,我也有點不開心啊。是不是因為結婚了,所以我就沒那麼重要了啊?」
  「他沒和妳結婚之前也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好嗎。」左小蕊翻了個白眼,「我一直覺得他已經比過去好很多了,妳上週末不是還跟我說他親自下廚給妳做好吃的嗎,他可是連雋,卻願意為妳洗手作羹湯。敏敏,男人對這些紀念日什麼的本來就不是很在意,妳要看他平時是對妳怎麼樣的。」
  左小蕊說這話的時候,開會完畢的蘇辰陽和連雋正好到家,自然也就聽到了左小蕊的話。蘇辰陽挑眉看著身邊連雋哭笑不得的臉,身邊管家手裡提著的正是今天下班連雋特意去買的,據說是蘇敏敏最喜歡的那個牌子的蛋糕。
  蘇敏敏咬著下唇,許久才說:「我知道啦,我也就是在妳面前發發牢騷,我不想連雋因為公司上的事很累的時候還要照顧我,今天的事妳也不可以跟連雋說哦。」
  「放心、放心,一定不說。」左小蕊連忙舉手發誓。
  連雋抬腳走進客廳,左小蕊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連雋和蘇辰陽,連忙起身,「敏敏,妳老公回來了。」
  視線滑過蘇辰陽,左小蕊禮貌地點點頭,微笑,蘇辰陽也回以一個溫和的笑容。
  連雋走過去,彎腰攬過蘇敏敏的肩,在她臉頰落下一吻。左小蕊識趣地偏過眼,不去看那對又開始秀恩愛的夫妻。
  蘇辰陽走到左小蕊身邊坐下,偏頭看著左小蕊臉上淺淺的疲憊,「剛下班?」
  「是啊。」左小蕊點點頭,「還沒坐上公車就被敏敏叫來了。」正說著,左小蕊的肚子很配合地叫了一聲,引來蘇辰陽的側目,「看什麼看。」左小蕊自認臉皮很厚的,不過在自己曾經喜歡過,或者說現在也仍舊還有點喜歡的人身邊還是有點不好意思,「我上了一天的班,肚子餓很正常啊。」
  看在剛剛左小蕊不遺餘力為自己說好話的分上,連雋心情很好地吩咐管家準備上菜吃飯。
  餐桌是圓形的,蘇辰陽和連雋在說什麼地皮合約投資之類的話,連雋不時給蘇敏敏挾點她喜歡的菜。左小蕊原本吃得正起勁,蘇敏敏突然開口,「小蕊,妳今天是不是不太開心啊?」
  她倒不是感覺到了左小蕊的情緒有什麼不正常,而是兩人大學時期同一個宿舍那麼多年,蘇敏敏知道每次左小蕊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就吃得特別多、特別急。
  左小蕊咽下嘴裡的飯菜這才開口,「還不是工作上的事,那些神經病,我要是每天上班都遇到那些奇葩,估計會短命好幾年,都是被氣的。嘛,不過現在這個社會,不管哪個行業都總是能遇到一些奇葩的。」左小蕊畢竟也工作那麼多年了,還是很能看開的。
  「不打算換工作嗎?」蘇辰陽開口。
  「我倒是想,不過我的學歷又不是特別出名的大學,而且也沒有工作經驗,估計找個上班族的工作很難。而且要是薪水還沒我現在高,我肯定自己都看不上。」左小蕊聳肩。
  「C&A最近有招聘,妳要不要去試試?」
  蘇辰陽這話一出口,連雋立刻看了他一眼。
  「C&A?我?沒開玩笑吧,那可是國際知名的五百強企業。」左小蕊好笑,「那種公司哪輪得上我這種人。」
  「不去試試怎麼會知道有沒有可能,在處理客戶關係這方面,妳經驗不是很豐富嗎。」蘇辰陽挾了一隻雞翅放到左小蕊碗裡。左小蕊有點受寵若驚。
  「對呀、對呀,小蕊妳就去試試嘛。」蘇敏敏也表示贊同。
  左小蕊嘆口氣,「好吧,那我去試試。」
  不過她自己並沒有太在意這件事,所以當真的收到C&A的錄取通知的時候,左小蕊簡直連下巴都快驚得掉下了,不是吧,上天終於掉禮物了?
  抱著懷疑的態度,左小蕊直到去公司報到的時候都還覺得自己是在作夢,但是事實告訴她,她真的被錄取了,於是左小蕊心滿意足地辭去之前的工作,歡歡喜喜去C&A上班了。
  她應聘的是C&A在臺灣的總公司,裡面一屋子的精英,不過除去剛開始的兩天因為繁複的工作略微有點不適應之外,左小蕊憑著這麼多年的交際手腕還是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
  早上剛到公司,就聽到同事翔子說公司的總裁要換人了,之前的吳總裁申請調到美國總公司去,新來的總裁是個海外歸國的人。
  「之前沒聽說啊。」左小蕊放下包包,「怎麼這麼突然?」
  「不是突然,其實妳進公司之前就說過這件事了,現在只是剛好新總裁馬上就上位了。」翔子神秘地眨眨眼,「聽說新總裁很帥哦。」
  「妳看看吳總裁,妳對帥的要求也真是低。」左小蕊捂嘴笑了,「好啦、好啦,上班啦,真要來了老大會通知的。」她口中的老大正是他們部門的科長。
  翔子的情報確實很準確,臨近中午,科長突然出現,「大家先把手頭的事情放一放,歡迎我們C&A的新總裁,蘇辰陽先生。」
  左小蕊本來一邊聽科長說話一邊喝水的,但是猛然聽到某個名字,頓時就被嗆到了,咳嗽起來。科長輕飄飄地看了左小蕊一眼,左小蕊立刻捂住嘴巴,將咳嗽的聲音降到最低,然後微微抬眼,看著門口。
  蘇辰陽在一群人的陪伴下,就這樣強勢地進入左小蕊的視線。
  想起之前蘇辰陽提出要自己來C&A面試,左小蕊想止住突然加快的心跳,打住打住,左小蕊,不要想多,人家只是展現一下以前的同學愛而已,不要自作多情啊。
  C&A是個幾百人的大公司,所以基本上全公司的人都去慶祝歡迎新boss的情況是不可能存在的,不過每個部門都分發了聚餐費,由部門自己看著辦。
  左小蕊原本是打算吃完就閃人的,不過翔子的一記重磅炸彈直接將左小蕊炸暈了,「小蕊、小蕊,我告訴妳,蘇boss居然和我們在一個地方聚餐耶,簡直太幸運了對吧。」翔子一把抱住左小蕊,在她的胸上很沒節操地蹭。
  辦公室都沒什麼人了,左小蕊動作慢,剛收拾好東西。
  「喂喂,妳再這樣,我告妳性騷擾哦。」左小蕊無語地看著自己被翔子吃豆腐。
  「哎呀,不要那麼小氣嘛。」翔子鬆開左小蕊,視線很猥瑣地落在左小蕊的胸上,那視線熱烈得讓左小蕊下意識地雙手護胸,「小蕊,看不出來啊,妳起碼是C吧?」
  左小蕊凶巴巴地說了一句:「關妳什麼事啊,妳自己還不是一樣。」
  「哎呀,可是妳的真的很柔軟、很舒服嘛。」翔子說著,又要伸出自己的狼爪。
  「咳咳。」大門處傳來一聲低低的咳嗽,左小蕊和翔子同時回頭。
  左小蕊愣住,天啊,讓我死了吧,為什麼蘇辰陽會出現在這裡?這不科學。
  翔子立刻一臉嚴肅,一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我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哎呀,小蕊妳動作快一點,部門同事都在等我們了,我先下去了啊。」說完,不給左小蕊反應的機會,一把拿起自己的包包就跑了出去,離開的時候還不忘對蘇辰陽露出一個略微討好的笑意。
  左小蕊巴不得現在就有條地縫讓自己鑽進去。
  「還沒收拾好?」蘇辰陽滿眼都是笑意。
  左小蕊連忙搖頭,「馬上就好啦。」說完,連忙將桌上的手機、零錢包全部一股腦裝進包包裡。
  「那走吧。」
  左小蕊被動地跟在蘇辰陽的身後踏進電梯,完全忘記了去想為什麼蘇辰陽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聚會很熱鬧,蘇辰陽雖然話不多,不過性格比較平和,不高高在上,不少同事都湊上去敬酒,以期能給新boss留一個好印象。
  左小蕊全程縮在桌子的一角,巴不得自己成為一個隱形人。
  一行人吃完本來還要去KTV,不過蘇辰陽直接說自己還有事,就不去了,左小蕊家裡離吃飯的地方還有點距離,也不打算再繼續了,另外還有幾個同事也不打算去,於是左小蕊和幾個同事一起去公車站等公車。
  「不是吧,怎麼你們的都來了,我的公車連個影子都沒有看見。」左小蕊目瞪口呆地看著同事一個個全部上了公車,就剩自己一個人站在公車站吹冷風。
  「小蕊,妳再等等看,要是還沒來公車,妳就搭計程車回去吧,這都這麼晚了,妳一個女孩子也不安全。」一名女同事上車前不忘安慰左小蕊。
  「行,我知道了,掰掰。」左小蕊揮揮手,看著公車緩緩開動。
  已經九點過了,左小蕊等車的這個車站已經一個人都沒有。
  「這個地方貌似連車都不好招呀。」左小蕊苦著一張臉,正打算掏出手機準備用手機軟體叫車,一輛黑色的奧迪緩緩停在蘇小蕊面前。
  蘇小蕊疑惑抬頭,看著車窗緩緩降下,露出蘇辰陽俊逸的臉,「上車。」他揚揚頭。
  蘇小蕊猶豫一秒,當機立斷,開門上車。矜持、羞澀什麼都靠邊吧,現在能早點回家才是重點。
  「你不是早就走了嗎,怎麼還在這裡?」繫好安全帶,蘇小蕊偏頭看著蘇辰陽。
  蘇辰陽笑笑,不答反問:「地址?」
  左小蕊報了地址,沉默一會又說:「之前都沒聽你提過你工作上的事,我還以為你遲早還要出國呢。」
  「心在這裡,人怎麼能出國。」蘇辰陽神祕地笑了笑。
  左小蕊沒有聽懂蘇辰陽話裡的意思,不過也不好意思再問,「工作的事謝謝你啊。」
  她不會天真地以為憑自己的能力能那麼輕鬆就進了C&A,想來蘇辰陽應該事先打過招呼。
  「我什麼都沒做啊。」蘇辰陽聳肩,不承認。
  「你不要客氣啦,等我領了薪水請你吃大餐。」左小蕊眨眼,很認真地說。
  「這麼好?」蘇辰陽偏過頭看了左小蕊一眼。
  「我一直都這麼好啊。」左小蕊很自戀地說道,不過說完連自己都忍不住笑了,「我發現你比以前讀高中的時候要開朗些了,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當初我和你不太熟吧。」
  她說著,語氣帶著連自己都未察覺到的些許遺憾,讓蘇辰陽不由得側目,「妳以前……」
  蘇辰陽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左小蕊打斷,「我就在這裡下車吧。」
  蘇辰陽聽話地剎車,偏頭,路邊有一個小型的超市。
  「我要買點東西回去。」左小蕊俐落地解開安全帶開門下車,彎腰看著車裡的蘇辰陽,「今天謝謝你送我回來啦,路上小心,再見。」說完,不給蘇辰陽回話的機會,轉身就朝超市跑去。
  蘇辰陽將嘴裡的話咽回去,寵溺地看著左小蕊離去的背影,想起今天下午聽到的她和同事的對話,忍不住笑了。
  這麼多年,性子還是一點都沒變呢。

  第二章

  新的工作已經上了正軌,左小蕊在第一個月領薪水的時候看到薪資單上的數字,很是心滿意足地笑了。不愧是大公司啊,這待遇就是不一樣啊。
  正盤算著領了薪水後給自己爸媽匯點生活費回去,左小蕊這天下班就接到來自左媽媽的電話。
  「喂,媽媽。」左小蕊走出公司,從包裡拿出電話,接起。
  「小蕊啊,妳爸爸住院了,這幾天總是念叨妳呢,要不妳回來看看?」左媽媽的聲音聽起來很是猶豫。原本不想告訴女兒這件事的,可是自家那老頭子總是念叨。
  「什麼,爸爸住院了?」左小蕊呆住,「什麼時候的事?怎麼不和我說啊,我昨天打電話你們不都還好好的嗎?」
  「都住院一個星期了,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就是人老了,抵抗力下降了,怕妳擔心就沒跟妳說。」
  左小蕊聽到這話微微放心了些,「那好,正好明天是週五,我請假回去。」掛了電話,左小蕊直接上網訂票,剛打開訂票頁面,電話又響了,是蘇敏敏的電話。
  「小蕊啊,明天週五,來我家吃飯唄。」蘇敏敏的聲音聽起來很有活力。
  「不了,我明天要回老家一趟。」左小蕊擠上公車,費力地找了個稍微空一點的地方站好,「我爸住院了,我明天請假回老家。」
  「啊?嚴不嚴重啊?」蘇敏敏連忙問道。她曾經去過左小蕊老家一次,很喜歡左爸爸的性格,對人又好。
  「不是什麼大毛病。」左小蕊笑著說:「沒事,我們下次再約吧。」
  「那好吧,妳代我向叔叔問好哦。」
  掛了電話,蘇敏敏嘆了口氣。
  連雋正在客廳沙發上和蘇辰陽討論一點事情,聽到蘇敏敏嘆氣,立刻抬頭,「怎麼了老婆?」
  「小蕊的爸爸住院了,她明天要請假回老家呢。」蘇敏敏嘟嘴,「我好喜歡她爸爸,老公,你說我是不是應該買點東西去探望啊?」
  蘇辰陽眼裡有光滑過,「回老家?」
  蘇敏敏完全沒察覺出來有什麼異常,「是啊,小蕊是這樣說的。」
  連雋看了蘇辰陽一眼,畢竟是這麼多年的兄弟了,蘇辰陽心裡在想什麼他還是能猜到一點的。
  「我也正好要回一趟老家。」蘇辰陽低咳一聲,無視了連雋遞過來的鄙視眼神,「不如我代替妳買點東西去探望?」
  「啊?」蘇敏敏呆住,有點反應不過來,「這樣不好吧。」她和蘇辰陽又沒什麼關係,蘇辰陽為什麼要代替她啊。
  「其實這樣也不錯。」連雋開口,「小蕊難得回家一次,妳要是去了,她爸媽還得分心神來招待妳,不如下次再去,這次就讓辰陽順路去看看吧。」
  蘇敏敏仔細想想,也確實是這個理,於是點頭,「那老公,我要準備點補品,算是我的心意。」
  「反正也是順路,要不要我順便送小蕊回老家?」蘇辰陽似是無意間提了一句。
  蘇敏敏眼睛一亮,「對哦,這個好,我給打電話小蕊。」說著,她拿起手機又打電話給左小蕊了。
  客廳裡,兩個帥氣的男人大眼瞪小眼。
  「喂喂,這樣利用我老婆,你當我是死人啊。」連雋很不客氣地說道。
  「你結婚我包了那麼大一個紅包,現在好不容易輪到我了,你不是該意思意思出點力。」蘇辰陽說得理所應當,「況且我什麼都沒做,不是嗎?」
  「狡猾的狐狸。」連雋無奈搖頭,「不過真沒看出來啊,你居然喜歡左小蕊那樣的。」
  「很奇怪嗎?」蘇辰陽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淡笑不語。
  當初他不小心讓那小妮子從手心跑了,好不容易現在又有了機會,他要是還讓機會白白流失,他就不叫蘇辰陽。
  左小蕊再次接到蘇敏敏的電話是很驚訝的,沒聽說最近蘇辰陽會出差啊,不過她只是一尾小蝦米啦,大boss的事情她肯定不可能都知道的,也就沒有想太多。只是聽到蘇敏敏說蘇辰陽可以順路送她的時候,她還是有一瞬間的心跳加快。打住打住,人家只是好心而已,只是展現同學愛而已,不要想太多啊左小蕊。
  「會不會很麻煩他啊?」左小蕊有點猶豫。
  「麻煩什麼啊,蘇辰陽反正都是要回你們老家的,不過是順路而已啦。而且你們不是同學嗎,是同學就要友愛互助嘛。」蘇敏敏說得那麼理所應當,竟讓左小蕊無言以對。
  「好吧,那我再打電話給他。」左小蕊勉強同意了,並且在心裡再次給自己作好心理準備。
  掛了電話,蘇敏敏揚揚手中的手機,略微提高聲音對蘇辰陽說:「蘇辰陽,小蕊同意了,那明天就麻煩你啦。」
  蘇辰陽挑眉,心中只想對蘇敏敏說一句幹得好。
  雖然左小蕊說要給蘇辰陽打電話,但是看了手機許久,左小蕊發現自己果然還是有點不好意思呀。
  磨磨蹭蹭地回到家,吃飯、洗澡、洗衣服,等一切搞定躺在床上了,左小蕊還是只能看著手機上蘇辰陽的聯繫方式發呆。
  上帝啊,賜予我勇氣吧。
  正這麼想著,電話突然震動起來,嚇得左小蕊差點一把將手機扔出去。好不容易握緊手機,定睛一看,居然是蘇辰陽主動打電話過來了。拍拍胸脯,左小蕊接通電話,「喂。」
  「已經請好假了嗎?」蘇辰陽的聲音在電話那頭聽起來特別溫和。
  「嗯,已經打了電話啦,那個……明天麻煩你啦。」左小蕊小聲地說。
  「不會麻煩,應該的。」
  蘇辰陽的話總讓左小蕊覺得另有其意,不過她實在沒想通到底第二層意思是什麼,索性也不考慮那麼多。
  「明天八點,我在妳家樓下等妳,可以嗎?」蘇辰陽問道。
  「可以、可以。」左小蕊連忙點頭,點完才發現這是電話,人家蘇辰陽壓根看不到自己在點頭。
  「嗯,那妳早點休息,今天上班辛苦了,晚安。」
  「晚安。」
  掛了電話,左小蕊琢磨著,怎麼覺得蘇辰陽這句晚安有點曖昧啊,應該是因為自己想多了吧,誰讓自己對蘇辰陽心思不純潔。哎呀,蘇辰陽要是一直對她這麼好,這讓她怎麼能死心去換一個人喜歡嘛,簡直太狡猾了。
  第二天一早,左小蕊就起床收拾東西,原本是打算吃過早餐再出門的,不過這裡晃一下、那裡晃一下,居然已經七點半了,左小蕊看著牆上的時鐘,只覺得時間怎麼過得那麼快,算了,不吃了。
  將包包裝好,電話就響了,是蘇辰陽的電話,「我已經到妳家樓下了,不急,妳慢慢來。」
  「等我十分鐘,我很快就下去。」左小蕊連忙說道。掛了電話,提起包包就換鞋出門了,人家特意來接她,總不好意思讓別人等太久。
  正是夏天,左小蕊只穿了一件簡單的T恤和超短短褲,露出修長筆直的大腿。蘇辰陽倚靠在車門上,在看到左小蕊出現的那一刻,眼裡很快閃過一抹熱度,隨即又恢復平靜,臉上綻放笑容,「這麼快?」
  左小蕊不好意思地笑笑,「麻煩你啦。」
  「妳再這麼說,我可要生氣了。」蘇辰陽眨眨眼,為左小蕊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上車吧。」
  左小蕊彎腰上車,隨手拉過安全帶繫上,看著蘇辰陽隨即也上車,從後車座拿了一個袋子遞給她。
  「這是什麼?」左小蕊接過,嗅了嗅,「小籠包?」
  「來的時候順路買的,妳應該還沒吃早餐吧。」蘇辰陽緩緩啟動引擎。
  正說著,左小蕊的肚子就很應景地發出咕咕聲,蘇辰陽咳嗽一聲,掩下嘴角的笑意。
  剛剛那聲音是誰發出來的?反正肯定不是我發出來的。左小蕊強忍住臉上的熱意,一臉淡定地打開紙盒,一陣香氣飄出來,豆漿也是用杯子裝好,完全不用擔心會灑出來。
  「你吃了嗎?」左小蕊拿了免洗筷,挾出一粒小籠包。
  「喝了一杯豆漿。」蘇辰陽開口道。
  那就是沒吃囉,左小蕊看著蘇辰陽雙手都搭在方向盤上,猶豫一秒鐘,遞了一粒小籠包到蘇辰陽嘴邊,「要吃嗎?」
  蘇辰陽微微張嘴,沒說話,但是動作已經表明了一切,左小蕊手一抖,但還是將小籠包送進蘇辰陽嘴裡。
  「味道很好。」蘇辰陽吃完,作了評論。
  「對耶,我也覺得這個小籠包很好吃。」左小蕊也吃了一個。雖然覺得自己餵蘇辰陽小籠包的動作有點親密了,但是人家畢竟在開車呀,自己搭順風車,做點小事也是應該的嘛。
  給自己作好心理建設,左小蕊的動作就很自然了,自己吃一粒,給蘇辰陽餵一粒,其間還說起以前高中的時候學校門口有一家小籠包特別好吃,她已經很久沒吃過了。
  「有機會我們一起去吃呀。」蘇辰陽不經意地說。
  「好啊。」左小蕊點頭。
  蘇辰陽微微側臉,看著左小蕊的側臉,笑著說:「左小蕊,妳挺漂亮的。」聲音帶著低沉沙啞的誘惑。
  左小蕊愣了一下,偏頭看著蘇辰陽,隨即笑著說:「什麼啊,現在才發現嗎,我一直都這麼漂亮。」
  啊啊啊,怎麼辦,感覺心都要跳出來了,蘇辰陽你太過分了吧,幹嘛一臉若無其事地說這樣的話啊。
  原本車廂裡輕鬆的氣氛變得有點曖昧,好在左小蕊這人就是比較會裝,雖然內心的小人已經要跳出銀河系了,但是面上還是很淡定地樣子,不時和蘇辰陽打打岔,就這麼一路帶著過快的心跳回了老家。

  ◎             ◎             ◎

  進入到臺南市,下了高速公路,左小蕊就開口,「你找個比較好停車的地方把我放下就好,我自己搭車去醫院。」蘇辰陽回來肯定是有事的,左小蕊不想耽擱了他。
  「嗯?」蘇辰陽無所謂地應了一聲:「妳想回哪裡?」
  「我?直接去醫院吧。」
  「哪個醫院?」
  「市立醫院。」
  「哦。」
  出了收費站,蘇辰陽開車直奔市立醫院,左小蕊看著熟悉的線路愣了一下,連忙開口,「真的不用麻煩你送我去醫院了,我自己搭車去就可以了,你還有事你先去忙吧。」
  「沒關係,我也應該去看一下叔叔、阿姨的。」
  看什麼看啊,明明一次面都沒見過,有這個必要嗎?左小蕊估計蘇辰陽要是真就這麼去了,她絕對會被自己老媽追問她和蘇辰陽到底是什麼關係的,難道要她回答追求未遂嗎。
  「真的不用,我爸爸不是什麼大毛病……」左小蕊的拒絕在蘇辰陽輕飄飄看過來的眼神中,聲音越來越小。
  「沒關係,這是應該的。」
  所以說蘇辰陽,對你而言到底什麼是應該的?
  「昨天蘇敏敏拜託我代她去看看叔叔,她還買了一些東西讓我送給叔叔。」蘇辰陽看著左小蕊一臉悶悶的,「這麼不想我去……是因為其實妳是去相親嗎?」
  「大哥,這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好嗎。」左小蕊哀怨地看了蘇辰陽一眼,閉眼,豁出去了,「待會如果我媽說了什麼奇怪的話,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啊。」
  「奇怪的話?」
  左小蕊尷尬地笑了笑,「很快你就知道了。」
  不過二十分鐘,兩人就到了市立醫院,蘇辰陽直接將車開到停車場,左小蕊先下車,然後看著蘇辰陽從後車廂裡拿了一大堆東西出來。
  「你確定這些都是敏敏買的?」左小蕊眼角抽搐。
  以她對蘇敏敏的了解,那些名貴的藥材和補品應該是蘇敏敏買的沒錯,畢竟在蘇敏敏的世界觀裡,生病了就要吃、就要補,可是那個明顯印著珠寶logo和保養品logo的袋子,左小蕊看蘇辰陽的視線就帶上了探究了。
  「是我對阿姨的一點心意。」蘇辰陽笑得很無害。
  左小蕊莫名打了個冷顫,只覺得蘇辰陽有陰謀。應該是自己最近大姨媽要來了,疑神疑鬼的吧,人家高富帥一個,能對自己有什麼陰謀。
  按了電梯,左小蕊看著蘇辰陽兩手都沒空,本打算接過幾個袋子的,蘇辰陽搖頭,「不用,我提著就好。」
  「沒事,我提幾個吧。」左小蕊正和蘇辰陽爭執著,想幫他分擔一點,電梯叮的一聲開門了,左小蕊的手還搭在蘇辰陽手中的袋子上,下意識抬頭。
  左媽媽很有氣質地提著一個保溫盒,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家的寶貝閨女和一個男子糾纏不清。
  老媽妳不要誤會啊,事情不是妳想的那個樣子。左小蕊心中萬馬奔騰,最後話到嘴邊,卻只說了兩個字,「老媽……」
  蘇辰陽愣了一下,抬頭正眼看了電梯裡的女士一眼。他的承受力明顯比左小蕊高了好幾個層級,此刻很有禮貌地微笑點頭,「阿姨妳好。」
  左媽媽迅速調整了臉上驚訝的神情,伸手按住電梯門阻止電梯關上,「還不快點進來。」
  左小蕊低著頭踏進電梯,隨手蘇辰陽也跟在她身後走進電梯,一陣奇異的尷尬沉默過後,還是左媽媽先打破了這氣氛,「小蕊,這位是……」
  一邊說,左媽媽一邊暗自一個「愛的掐掐」在自己女兒身上,居然不主動介紹,還要等著妳老媽我開口問,這孩子,太沒禮貌了。
  「這是蘇辰陽,我高中同學。」左小蕊悄悄抬眼關注著自家老媽的神情,「他這次剛好也回來,我就搭了他的順風車,敏敏拜託他來看看爸爸。」知道不知道,老媽,人家不是我什麼人啊,人家只是受人之託,忠人之事啊,他和我沒有任何曖昧關係啊。
  左媽媽點點頭,對著蘇辰陽笑得很慈祥,「你好,我們家小蕊給你添麻煩了,真是不好意思。」
  「不麻煩,應該的。」蘇辰陽笑咪咪地回答。
  「小蕊,妳還不幫辰陽提點東西。」左媽媽敲了左小蕊一下。
  左小蕊吃痛,下意識抬手揉揉腦地,嘴裡嘀咕道:「又不是我不想提,是人家根本不讓我提嘛。」
  蘇辰陽的視線落在左小蕊身上,眼裡帶著寵溺,左媽媽不動聲色地將一切盡收眼裡,沒吭聲。
  進入病房的時候左爸爸正端起杯子喝水,見左媽媽身後跟著寶貝閨女,立刻就笑開了花,「乖女兒回來啦,快過來坐。」
  女兒身後還跟著一名男子,不過左爸爸根本沒在意,只想著大概是來看望隔壁病床的,只笑咪咪地拉著左小蕊的手,心疼地道:「我們乖女兒怎麼又瘦了啊,妳就是不知道好好照顧自己。等爸爸給妳找個好老公,以後把妳餵得白白胖胖的。」
  左小蕊一張臉紅得都能做紅印泥了。
  「死老頭子瞎說什麼呢。」左媽媽幫忙蘇辰陽將東西都放下,拉著蘇辰陽的手腕走到病床前,「這位是小蕊的高中同學,特地來看你的。」
  什麼?左爸爸抬眼看著蘇辰陽,只見蘇辰陽一臉斯文俊逸,嘴角的笑容親切而不親密。
  「叔叔你好,我是小蕊的同學,叫蘇辰陽。你身體好些了嗎?」
  不是來探望隔壁病床的嗎?左爸爸一臉茫然,女兒什麼時候有這樣出色的同學他怎麼不知道?
  「來來,辰陽,這邊坐。」左媽媽熱心地將椅子收拾出來,讓蘇辰陽坐下。
  蘇辰陽連忙拒絕,「阿姨妳坐,我和小蕊站著就好了。」
  「欸,好好。」左媽媽一臉笑容地坐下,明顯很是喜歡蘇辰陽。
  左小蕊一臉麻木地看著自己爸媽和蘇辰陽相處得和樂融融,她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不過蘇辰陽這人也太會討好長輩了吧,明明看起來是很不好接近的一個人啊,boss你這麼親切真的好嗎?
  因為蘇辰陽給左爸爸、左媽媽留下的印象實在太好,中午的時候左媽媽熱情地邀請蘇辰陽留下來吃飯。
  「媽,醫院有什麼好吃的嗎?」左小蕊開口,「況且人家還有事呢。」
  「我沒什麼事。」蘇辰陽看了左小蕊一眼,視線落到左媽媽身上,笑著說:「原本就打算想專程來拜訪你們,正好趁這次機會。」
  左小蕊石化地看著蘇辰陽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老大,你難道看不出來我家二老已經誤會我們之間的關係了嗎,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努力刷他們的好感度啊?你這樣以後我真的帶男朋友回家了怎麼辦,他們要是以你為我的擇偶標準,我這輩子很有可能就嫁不出去了好嗎。
  「你這孩子真有心。」左媽媽笑著點頭,「小蕊啊,醫院大門左轉有一家美味軒,那家菜還不錯,妳去打包幾樣菜回來。」
  「啊?沒有外送電話嗎?」左小蕊呆了。
  「就這麼幾步路還要外送電話,妳這孩子也太懶了。」左媽伸出手指點點左小蕊的頭,「快去,記得要清淡一點的,妳爸胃不好。」
  「我一個人也不好提啊。」左小蕊嘟嚷。
  「我陪妳去吧。」蘇辰陽很善解人意地開口。
  「你是客人,這怎麼行呢。」左媽媽連忙說道。
  「阿姨,這是應該的。」蘇辰陽笑著說:「我可不是客人啊。」
  左小蕊感覺自己是一臉茫然。
  走出病房門,左小蕊回頭看了看,確定自家老媽沒跟在身後這才開口,「蘇辰陽,你是不是太熱情了點啊,你那麼聰明,肯定知道我媽他們都誤會了。」
  「嗯,所以呢?」
  蘇辰陽說得這麼理所當然,反而讓左小蕊有點無言以對,「這樣不太好啊。」
  「為什麼?」蘇辰陽低頭看著左小蕊的側臉,「我表現得好,他們應該很滿意吧。」
  「可是重點是,你和我又不是那種關係。」左小蕊白了蘇辰陽一眼,「本來情況都很尷尬了,你還火上澆油,以後我帶回家的男朋友要是比不上你怎麼辦?說不定今天之後我爸媽就會催促我們結婚了,要解釋這件事好麻煩。」
  蘇辰陽在聽到左小蕊說起她以後的男朋友時,眼裡劃過一道危險的光芒,可是左小蕊現在全身心都放在怎麼向爸媽解釋這件事上,完全沒有發現。
  這也讓左小蕊在不久的將來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