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蹩腳小秘書
【5.1折】蹩腳小秘書

臉紅紅BR827--葉一凡

會員價:
NT985.1折 會 員 價 NT9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葉一凡
出版日期:
2015/11/19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118
銷量:110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118
銷量:112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118
銷量:57
床伴逼我嫁
NT118
銷量:107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118
銷量:66
半月嬌妻
NT118
銷量:49
嬌妻哄入懷
NT118
銷量:103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118
銷量:114
叼回逃妻
NT118
銷量:102
夜劫
NT118
銷量:188
七年夜妻
NT118
銷量:80
友妻
NT118
銷量:82
同居不同床
NT118
銷量:80
床伴之夜
NT118
銷量:71
把秘書拐回家
NT118
銷量:39
一夜成債
NT118
銷量:71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97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94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50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8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51

男人希望,他是自家女人的第一個男人;
女人希望,她是自家男人最後一個女人。


眾人眼中,董瀟瀟是出了名的大小姐,家世好、長得好,
平生最大的願望就是當個小米蟲。只是,米蟲還沒當過癮,
就被家人踢去給楊航當小秘書,可惜,她生來就不是秘書的命,
動不動就把楊航惹得怒火狂燒,拿她沒辦法。董瀟瀟本以為,
最好這男人炒了她,讓她再回家繼續當米蟲,
偏偏楊航太壞心了,竟然說他看上了她,想要她當女朋友。
而讓她更不平的是,她還傻得不知道拒絕,笨笨地讓他占盡便宜、
吃盡豆腐,當他想哄她上床,她才要反抗,他竟直接將她給辦了。
楊航以為,自己看上哪個女人,也不會是董瀟瀟這富家女,
愛美、愛玩又愛跟他作對,小姐脾氣還不是一般的大。
怎奈,他誰不上心,就對她上心了,就想娶回家寵著。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大廳內,董父氣惱地拍打著桌子,「妳又辭職了,董瀟瀟!」
  「爸爸,那份工作真的不適合我,完全和我想像之中的不一樣,所以沒有辦法,我還是打算重新再找一份工作。」聳聳肩,董瀟瀟一屁股坐下來,嘴角彎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拿出包包裡面的洋芋片,一口一口地吃著。
  「不適合,又是不適合,董瀟瀟,妳都給我換多少份工作了,這畢業還只有多久啊,妳一份一份地換著,是不是打算將我給活活氣死啊。」董父真的是氣惱得在那裡不停深呼吸,這個董瀟瀟現在真的是越來越不知所謂,總是這般吊兒郎當的樣子。
  「爸爸,以我們家的狀況,我完全沒必要出去工作的啊。我覺得我還是做小米蟲比較好,以後嫁個不錯的老公,那麼就更加完美啦。」董瀟瀟幾乎要為自己這想法而鼓掌起來,她找了半年,似乎也只有當個小米蟲最適合自己,那些工作真的是太枯燥無味了。
  「女孩子就該經濟獨立,要自強不息。」董父雖然也知道董瀟瀟說的話是真的,家裡根本就不在乎那麼一點點的工資,可以說,那麼一點點的工資也根本就沒有辦法滿足董瀟瀟那張嘴。
  「爸爸,你這句話都已經說了N遍了,我都聽膩了,你想要我出去工作,也要我找一份適合我的,我也喜歡的工作啊。」董瀟瀟嘟起小嘴,一副受盡委屈的表情,很是無辜地看著眼前的董父。
  董瀟瀟的心底十分的清楚,董父只要看到她如此,就不會發火,而且這一招百試百靈。
  董父很快地就嘆了口氣,無奈地搖搖頭,心裡頭十分的無力,「瀟瀟,爸爸是擔心以後妳無法一個人掌管公司,要知道爸爸就只有妳這麼一個女兒啊。」
  「找個靠譜的老公不就行了嗎。」完美地一笑,董瀟瀟一把投入了董父的懷抱撒嬌著。
  「現在的男人,可靠的不多,就算有,也早已經被人給預定走了。」撫摸著董瀟瀟的髮絲,董父真的是後悔從來沒有多多地督促她學習一些金融相關的知識,現在的董瀟瀟根本就一點都不懂,而且性格也變成了這般的大剌剌的。
  「放心吧,你的女兒是誰啊,將來肯定會帶來一個非常帥氣,而且還很愛我的男人,以後就讓他給我們家做牛做馬吧。」
  董瀟瀟大言不慚地說著,那話語還真的是惹得董父大聲地笑起來。可笑過後,董父無力地搖搖頭,看著董瀟瀟那單純的模樣更加的擔心起來。
  這幾天,董瀟瀟都十分開心地在家裡待著,偶爾也會出去找找工作,不過詢問了一下內容之後,她就沒有了任何的興趣。
  就這般的過去了一周,董瀟瀟的態度讓董父不禁深深地嘆了口氣,拿起雜誌看著那封面上的人。為何人家的兒子這般的有出息,而他的女兒卻是這樣一副表現呢?如果董瀟瀟有這個楊航的十分之一,那麼該有多好呢。
  想著的時候,董父的腦海裡一下子出現了一個想法,不由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快速地撥打了電話給楊父,「楊兄,最近怎麼樣啊?」
  「原來是董總裁啊,我最近還能夠怎麼樣,公司交給了兒子去打理,現在正在度假呢。」那一邊,楊父的聲音十分的愉快。
  這讓董父的心底更加的不舒坦起來,轉而看看那個坐在那裡學著插花的董瀟瀟,不由深深地嘆了口氣,「你還真的是命好,我還在管理著公司,現在都為了瀟瀟的事情很頭疼呢。」
  「哦,瀟瀟就是小時候那個十分可愛的小女孩吧,現在應該也滿大了,比我們家楊航小兩歲,對不?」
  「是啊,楊兄,我想要拜託你一件事情,就是想要將我們家的瀟瀟送到楊航身邊學習一下,不知你的看法……」
  「當然好了,這件事情我跟楊航說一下就行了。」
  「好好好。」董父十分開心地掛斷了電話,轉而看著那個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邊,還在那裡插花的董瀟瀟,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董父的心底是多麼的希望董瀟瀟跟著楊航能學到對方的十分之一,那麼他以後也就不必那般的擔心了。

  ◎             ◎             ◎

  很快的,這件事情在三天之後楊父就給了一個答覆。
  當董父得到了答覆之後,不由激動地將這個好消息帶給了董瀟瀟。
  董瀟瀟依舊在那裡插花,根本就沒有去注意董父說的話語,只是一個勁地應著,「好、好、好。」
  「董瀟瀟,妳馬上給我放下妳手頭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跟妳說話,妳給我仔細聽著。」董父很是氣惱地一把將她手中的花朵拿走,憤怒地盯著她。
  這般嚴肅的表情,還真的是讓董瀟瀟有些錯愕,「爸爸,你不就是讓我去工作嘛。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去報到,OK?」
  「這個人是楊航,是爸爸朋友的兒子,妳小時候也認識的,經常一起玩的。」董父點點頭,十分溫和地說著,說著的時候還拿起了那份雜誌遞給董瀟瀟看。
  董瀟瀟的腦子裡根本就沒有多大的印象,不過看著董父那一副十分欣賞的表情,她接過雜誌一看,不由蹙眉,「我不記得我小時候身邊有這般傑出的人才存在啊,爸爸,難道是我沒有眼光,沒有看到嗎。」
  「小時候妳經常叫人家鼻涕蟲,嫌棄人家長得太難看的小孩,現在就是這樣子。」董父搖搖頭,也是感慨著世間多變啊。
  「他不會是整容吧。」董瀟瀟錯愕了,整個下巴都快要掉下來,沒有想到那個楊航竟然會這般的上鏡,如果不是整容,那麼就是被雜誌社給修照片了,絕對是這樣子的。
  但是,第二天,當董瀟瀟到了楊航辦公室,看著楊航竟然比起雜誌上面還要帥氣幾分的時候,第一個感覺就是這個社會真的是太可怕了,男人為了美竟然可以將整張臉都給搬家似的整容。
  「董瀟瀟,以後妳就做我的助理,工作的話,我會讓秘書安排的。」楊航抬起頭,掃視了一眼花瓶打扮的董瀟瀟,眼底一閃而過的嫌棄。
  而這一個眼神很是明顯,根本就沒有逃過董瀟瀟的注視。董瀟瀟還是頭一次被一個男人如此嫌棄地看著,瞬間十分的惱火,「楊航,你那是什麼眼神?」
  楊航沒有想到,董瀟瀟竟然會這般的大膽,一下子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不過很快的,楊航也就不偽裝起來,「董瀟瀟,我知道妳,一天到晚就只是打扮得像隻花蝴蝶,卻什麼都不會。希望妳不要做不到一個禮拜又要走人,浪費我的時間。」
  「楊航,你……」董瀟瀟沒有想到這個楊航竟然會這般的說自己,氣惱得讓她伸出手指指著他,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如果沒有什麼話要說的話,就出去工作吧,我很忙。」楊航看著她那氣惱的表情,也懶得去理會,只是低下頭繼續著自己的工作。
  「我、我、我會向你證明的,我不是什麼都不會!」董瀟瀟從來都沒有受到過這樣子的嘲諷,氣惱地吼了過去之後,不由憤怒地離開了這裡,去找在隔壁的秘書安武。
  安武看著董瀟瀟,只是淡淡地一笑,拿起了一份資料遞給她,「董助理,這是妳今天的工作,了解公司以及總裁的喜好。」
  「楊航的喜好關我這個助理什麼事。」嘟起小嘴,董瀟瀟真的很是不舒服。
  「當然是需要的,免得我們做了什麼總裁不喜歡的事情。董助理,這是妳辦公的地方,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話,可以告訴我的。」
  說實在的,安武真心不懂楊航為何一下子有了這個想法,竟然想要一個助理,而且還是一個女助理,以前的楊航最討厭的就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在辦公室內晃來晃去的。現在可好,這個董瀟瀟一看就是一副花瓶的模樣。
  不過這些都是總裁的心思,他只要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就足夠了,其餘的也就不必去多想了。

  ◎             ◎             ◎

  這一天的工作真的是又枯燥又無趣,讓董瀟瀟也不知道自己何時竟然睡著了。
  而下班之後,楊航十分的詫異,沒有想到董瀟瀟竟然會這般的乖巧,乖乖坐在位置上,忍不住地走進了辦公室內。
  安武看到了楊航的到來,站起來想要說什麼的。但是楊航卻伸出手輕輕地制止,讓他不要多嘴,轉而一步步地走近董瀟瀟,嘴角揚起一絲絲的滿意,輕輕地準備要說什麼的時候,卻沒有想到,這個董瀟瀟竟然靠著文件在那裡睡覺,而且還流了不少的口水,都是滴在了那文件上面。
  楊航真的是不得不去佩服這個女人,竟然就這樣子坐在那裡睡著了,「董瀟瀟小姐,已經下班了,妳可以醒了。」
  「啊,下班了!」董瀟瀟一聽到這個詞,一下子激動得站起來,整個人都很是詫異地看著眼前的一切、四周,很是錯愕。
  「睡得很舒服,對吧?」楊航真的要被氣死了,沒有想到這個董瀟瀟竟然會將懶蟲的本事練到了如此爐火純青的地步。
  太讓人震驚了,有時候楊航都想要問問,到底這個女人是如何做到的。
  「我……還不錯。」本來董瀟瀟還打算要解釋一番的,可是看著楊航那一副高高在上的總裁臉,她就不由仰起頭,故意說著。
  「我請妳做什麼的,睡覺,董瀟瀟助理,難道妳不知道妳的職責是什麼嗎?」
  楊航真的是頭一次有一種想要將人給扔出去的感覺,這個女人明明就是做錯了,卻沒有認錯的態度,這還真的是楊航沒有想到過的。
  「總裁,我也想要完成我的職責,可是這一天下來也沒有分配工作給我做,我無聊著也就會睡著啊。」董瀟瀟顯得這般的無辜。
  楊航忍不住地看了一眼安武,安武快速地上前,「總裁,你吩咐的,讓董助理先了解公司的狀況和你的習慣,我都已經給她安排了。」
  「這個工作說實在的真的是太沒有挑戰性了,不適合我。」趁著楊航轉身看著自己的那一刻,董瀟瀟就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很是故意地聳聳肩。
  那無辜的表情,還真的是會讓人氣得顫抖。
  楊航頭一次看到做錯事還這般理直氣壯的女人,快被她氣到連內出血的可能都會有了,「妳想要挑戰性,對不?」
  「當然了,我董瀟瀟從小到大最喜歡的就是去挑戰。」很是驕傲地一仰頭,董瀟瀟一副得意的模樣。
  楊航也笑了,笑得十分詭異,輕輕地掃視了一眼安武,示意他可以下班了,「你下班吧,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喜歡挑戰的董瀟瀟小姐就足夠了。」
  「是,總裁。」安武真的是在心底為她默哀,快速地收拾了東西就離開這裡。
  辦公室內,就只剩下董瀟瀟和楊航。
  董瀟瀟起先的氣勢還是挺不錯的,但是現在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心底卻開始有些擔心起來,尤其是楊航的笑容讓人心底有些慌慌的。
  「那麼,既然已經下班了,我也就回家了。」董瀟瀟說話的時候就快速地拿起包包,轉而準備要離開的樣子。
  董瀟瀟卻被楊航給拉住了手臂,「妳要留下來加班。」
  「什麼,加班?」董瀟瀟很是生氣地看著眼前的楊航,第一天上班就要加班,她還真的是第一次聽到。
  「是的,給妳一些有挑戰性的工作,我也希望妳可以勝任。」
  董瀟瀟可以十分的肯定,楊航這是故意的,但他是總裁,而她董瀟瀟是一個小小的助理,難道還要反抗不成嗎,「楊航,哪有人第一天上班就加班的,你這是剝削、是壓榨。」
  「我卻不認為,我這是給妳有挑戰性的工作,跟我來吧。」說話的時候,楊航就轉身朝著前面走去,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
  董瀟瀟狠狠地咬牙,氣得發抖,跟著楊航走進了他的辦公室內。
  打開燈,董瀟瀟看著楊航拿出了一疊文件,讓她頓時感覺到了頭昏眼花,竟然又是一大堆的文件,為什麼公司內會有這麼多的文件呢?
  「這些文件之中有些錯別字或者是錯別句的,就麻煩妳找出來,明天早上交給我,如何呢?」楊航勾唇,笑得異常的得意。
  董瀟瀟卻是氣得牙癢癢的,沒有想到這個楊航竟然會這般的卑鄙,「為什麼我要做這樣子的事情,而且還要加班來完成?」
  「這就是挑戰,別人都沒有做過,我給妳做,不是挑戰是什麼呢?」楊航完全在故意地曲解著董瀟瀟剛剛說的話的意思。
  看著那麼一大堆的文件,董瀟瀟真的是十分生氣,如果可以的話,真的很想要甩甩頭髮就這般的走掉。
  「我看妳也只不過就是說說而已吧,根本就只是為自己的懶找個藉口而已。」楊航看著董瀟瀟那一副沉默不語的表情,不由淡淡地勾唇,笑得異常的詭異。
  「才不是呢,我董瀟瀟說到做到。」就是這麼的幾個字,一下子讓董瀟瀟懊悔起來。當楊航就這般鼓掌離開的時候,董瀟瀟幾乎下意識地想要快速離開這裡。
  可最終她只要想到了楊航那一副看不起她的表情,就咬咬牙,氣惱地坐下來,開始在那裡查看著文件中的錯別字。

  ◎             ◎             ◎

  晚上九點半,楊航一直都坐在停放在公司樓下停車場的車子內,靜靜地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看也到了差不多的時候,就這般的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轉而打開車門走了出去。
  而此刻的樓上辦公室內,董瀟瀟真的是快要睡著了,這些文件根本就找不到一絲絲的錯誤,那個楊航是不是在耍她啊?
  想著的時候,她就手托腮,一副沉思的表情,看著那掛鐘,嘴巴忍不住嘟起。都已經九點半了,難道她真的得在這裡過夜嗎,這麼多,根本就不可能看完的。她到底要不要走,如果就這樣子走掉,明天肯定會看到那個楊航一副不屑的表情,可如果不走的話,那麼她難道要在這裡過夜嗎?
  就在此刻,辦公室的門一下子被人打開了,在這個寂靜的晚上,門這般的被人給打開,讓董瀟瀟整個人都嚇了一跳,「啊!」
  走進來的楊航不由蹙眉,看著董瀟瀟那一副見到鬼的表情,很是無力,「董瀟瀟,我有這般的可怕嗎。」
  「你……楊航,你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嗎,難道你進來都不知道敲門的嗎?」董瀟瀟看清楚了是楊航也就鬆了口氣,不由火大地吼了過去,整個人很是不爽。這個傢伙就是剋星,她最大的剋星。
  「我倒是不知道進出我自己的辦公室都要敲門,真的是可笑。」楊航很是理所當然的表情,走近董瀟瀟的跟前,看著那一桌子的文件,嘴角微微地彎起來,這個女人至少還不像他想像之中的這般沒用。
  「我沒有找到任何一個錯別字。」董瀟瀟十分的不舒服,但也不得不誠實交代。
  「那是自然的,這些文件怎麼會有錯別字呢?」
  楊航一副得意的表情,讓董瀟瀟氣得吐血,「那麼你還讓我來糾錯字?」
  「不是妳想要挑戰嗎,只要妳可以查看出一個錯別字,一千萬。」
  楊航的話語讓董瀟瀟氣得牙癢癢,憤怒地握緊拳頭,忍著自己要揍這個男人一頓的衝動,「楊航,你是故意找麻煩嗎。」
  「下班了,我送妳回家吧。」楊航點點頭,也不去否認,淡淡地說完這句話也就轉身朝外面走去。
  董瀟瀟氣惱得在那裡跺跺腳,最終卻也沒有辦法地跟著楊航一起離開了這裡。
  坐在車內,董瀟瀟看著楊航開車的方向不是朝她家開去,不由錯愕,「你開錯方向了,我家在那邊。」
  「去吃點東西吧,妳肚子也應該很餓了。」楊航真的是十分意外,這個女人竟然沒有叫外賣。
  「我……」董瀟瀟剛剛一直都想著要找出文件中的錯別字,根本就忘記了要吃飯,現在被楊航這般的一提醒,這才忍不住地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還真的是挺餓的。
  「我想要吃炒年糕,你請客吧。」
  「妳還真的是不客氣啊。」楊航勾唇,看看身旁的董瀟瀟,這個女孩似乎從小就是這樣子的性格,長大了也還是如此。沒有變化,還依舊是那般的大剌剌的,那般直爽,彷彿沒有任何的事情可以讓她煩心,真好。
  車子飛快地行駛著,很快就在一間小吃店前停靠下來。
  楊航帶著董瀟瀟下車,兩個人點了兩份炒年糕,楊航還沒有來得及開動,就看到董瀟瀟在那裡毫無形象地吃著,那模樣似乎真的很餓。
  楊航忍不住地勾唇,將眼前的炒年糕輕輕地推到董瀟瀟的跟前,「反正我也吃不下,給妳吃吧。」
  「不合口味?」董瀟瀟接過,十分的不客氣,要知道她之所以這般的餓,可都是眼前的男人所賜。
  「倒不是不合口味,只不過就是想要看看董家大小姐的胃口有多大,有多能吃。」楊航深深地一笑,嘴角的笑容是十分的欠揍。
  董瀟瀟一下子胃口什麼的全部都沒有了,嘟嘟小嘴,懶得去和眼前的楊航廢話什麼,真的是不明白,這個傢伙為何一直都針對著她,「楊航,你一個大男人能不能別這般的吃飽了撐著,盡是挖損我,可以嗎。」
  董瀟瀟放下筷子,站起來,忍不住地伸伸懶腰,懶得去看一眼楊航,只是轉而看著四周的一切,腦海裡忍不住地想起自己這般遲的出來吃夜宵,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楊航嘴角微微地彎起,也跟著站起來,看看時間,竟然都十點鐘了,不由輕輕地一笑,「走吧,我送妳回家,跟伯父說過了妳要加班,我會安全送妳回去的。」
  「怪不得我爸爸沒有打電話給我呢,原來是你已經提前打過招呼了。」董瀟瀟一下子恍然,沒有想到這個楊航竟然會計劃得如此完美。
  「走吧。」楊航沒有說什麼,畢竟這一次是他故意想要給這個董瀟瀟一點點的教訓,自然是要和董父打個招呼。
  說著的時候,兩個人就這樣子坐進車內,而後開著車來到了董家。
  董瀟瀟快速下車,按了一下門鈴,傭人快速地將門打開,董瀟瀟轉而看了一眼楊航,「我已經到了,你也回去吧。明天我會遲點上班,今晚加班太辛苦了。」說完之後,董瀟瀟完全不去理會身後的楊航那錯愕的表情,就這般的揮揮手,將門很是不客氣地帶上了。
  站在那裡的楊航,整個人都十分的難以置信,沒有想到這個董瀟瀟竟然會這般的囂張,還是大小姐的脾氣啊,看來還是需要再多多地磨磨。
  楊航想著的時候,有些無奈地笑著搖搖頭,也就開著車離開了這裡。

  第二章

  翌日,陽光懶洋洋地灑進房間來,董瀟瀟這一夜都沒有睡得舒服過,腦海裡總忍不住地想到了被那個楊航耍的場景,越是想著,越是無法入睡。
  「該死的楊航!」氣惱地吼了一句,董瀟瀟就這般憤怒地將頭埋到了被子內,真的不想要起床。
  可是敲門聲卻一點都不放過她,叩叩叩、叩叩叩。
  這讓董瀟瀟十分氣惱地吼起來,「誰啊,還讓不讓本小姐睡覺了。」
  「小姐,先生在樓下等小姐一起用餐,先生讓小姐馬上起床,不要上班遲到了。」外面的傭人恭敬地說著。
  她的話語讓董瀟瀟整個人更加的委屈,不由快速地起床,不滿地打開門,就這般的走下樓,也不管此刻自己的模樣有多麼的邋遢。
  「爸爸,我昨天晚上加班到了很晚啊,而且睡眠品質又下降了,我要補眠啊。」
  說話的時候,董瀟瀟那一副委屈的表情,頂著那兩個黑眼圈,還真的是讓董父有些心疼起來,忍不住地放下雜誌走上前去,「怎麼了,為什麼睡不好啊?」
  「還不怪那個楊航,都是他,全都是他的錯。」董瀟瀟氣惱地嘟起小嘴,手指繞繞頭髮。
  「好了,那麼妳就去休息吧。」董父看著董瀟瀟如此的表情不由得心軟,這還是頭一次董瀟瀟被氣成這般,以前都是那些老闆被董瀟瀟氣得不行,然後偷偷地打電話過來投訴的,看來這個楊航還真的是有些本事。
  「恩,爸爸,我覺得這份工作不適合我。」董瀟瀟點點頭,然後似乎想到了什麼事情,忍不住用受盡委屈的表情看著董父。
  「又要辭職?」董父的臉色已經難看起來,真心沒有想到董瀟瀟會這般的開口說出如此的話語,這讓董父很是不滿。
  「爸爸……」董瀟瀟撒嬌地拉著董父的手,不停地搖晃著。
  可是董父卻一副非常不滿的表情,「瀟瀟,妳如果敢辭職,那麼我就凍結妳所有的資金,妳試試看。」董父說完之後,就憤怒地轉身走了出去。
  他的模樣還真的是嚇到了董瀟瀟,董瀟瀟沒有想到董父竟然會放出這般的狠話,還真的是讓她有些驚呆。
  下午兩點十五分。
  董瀟瀟鬆鬆散散地走進了楊航的辦公室,安武看著她這副模樣,忍不住地為她捏了一把冷汗,轉而看著坐在那裡一直看文件的楊航,輕輕地走到董瀟瀟的跟前,「出去吧,我安排事情給妳做。」
  「我有事情和他說,安秘書,你先出去吧。」董瀟瀟溫柔地一笑,對於安武的好意,她自然也是看到的。
  安武點點頭,看著董瀟瀟似乎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也就不再多說什麼,反正已經好意地提醒過了。想著的時候,就這般的走出了辦公室。
  很快的,辦公室內就只剩下楊航和董瀟瀟兩個人。
  董瀟瀟十分囂張地走到了楊航的跟前,憤怒地大拍了一下桌子,「楊航,你給我抬起頭看看,我都被你折磨成什麼樣子了。」
  楊航冷冷地抬眸,掃視了一眼打扮得十分精緻的董瀟瀟,嘴角微微地彎起,「董瀟瀟小姐,我倒是十分好奇我什麼時候折磨妳了?」
  「我的黑眼圈,你看看,都這樣明顯,而且還有我的臉,你看看,都這般的憔悴。還有我的頭,到了此刻還有些沉沉的。」董瀟瀟說出來的是一大堆的不滿。
  可是楊航聽著卻覺得異常的可笑,靜靜地看著董瀟瀟那小女人的姿態,說實在的,這個女人還真的是有當花瓶的潛力,這樣子的一顰一笑真的很讓人心疼,但是這個人絕對不會是他。
  「董瀟瀟小姐,我真的是看不出來到底哪裡不對勁了,抱歉。」
  「你……楊航,你分明就是故意的,我要辭職!」董瀟瀟氣惱不已,沒有想到這個楊航竟然還敢如此的說話。
  「我就知道,妳這樣子的女人根本就不會有什麼事情做得長久。妳想要辭職,那麼請便,反正我一眼就看出來妳根本就不適合做任何事情,只適合當只花瓶而已。」楊航聳聳肩,很是不客氣地諷刺著。
  他的話語讓董瀟瀟整個人都氣得冒煙,明明就是眼前這個男人的錯,可是為何此刻變成了就是她在那裡無理取鬧呢。越是這般的想著,董瀟瀟就越是覺得不舒服,「楊航,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有什麼意思,就是讚美妳,空有外貌,內在卻是空空。」
  楊航的不客氣真的是十分的傷害人,董瀟瀟從來都沒有聽過一個人這般的諷刺她,而且還是當著她的面,如此的不客氣,「楊航,我不是花瓶。」
  「那麼就向我證明一下,妳現在表現出來的樣子跟花瓶沒有任何的區別。」楊航說著這句話的時候,邊低著頭處理著文件。
  「我會向你證明的,我不辭職了。」說完之後,董瀟瀟就快速地離開了他的辦公室。
  此刻的楊航這才抬起頭,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轉而撥打了內線的號碼,「安武,拿財務部的報表給董瀟瀟處理,讓她整理好了交給我。」
  「是的,總裁。」安武快速地點頭後掛斷電話。看著憤怒地打開門,坐下來的董瀟瀟,微微一笑,將楊航安排的財務報表遞給她,「這是妳今天的工作,處理好了之後交給總裁吧。」
  「恩,好的。」董瀟瀟還是將自己的情緒控制得很好,對安武微微地一笑,開始快速地處理起來。
  說實在的,財務報表她以前是有接觸過的,那個時候真心的不喜歡這般密密麻麻的數字,不過此刻為了向那個楊航證明自己不是花瓶,董瀟瀟看得十分的認真。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安武很快地就處理好了手頭的事情,看看時間也已經快要下班了,可是此刻的董瀟瀟還在那裡不停地工作著。
  這讓安武很是好奇,看著她如此的認真,忍不住走過去,「董助理,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這個我這個看不懂,你能不能幫幫忙呢?」董瀟瀟是不會拒絕這麼一個好意的,不由快速地將自己不懂的地方遞過去。
  安武掃視了一眼,輕輕地劃了幾筆,「這個妳只要這樣看其實就不是太難,這樣子就可以了。」
  「好的,謝謝你,大功告成。」董瀟瀟開心地一笑,轉而快速站起來,很是歡樂地給了安武一個大大的擁抱。
  而門也在此刻被推開,楊航走進來看著董瀟瀟竟然這般開放地上前抱住了安武,那開心的表情讓楊航微微蹙眉,心底有一閃而過的不舒服,不過也沒有多大的在意,「看來妳已經將今天的工作全部都處理好了,不然也不會有這般的閒情逸致。」
  楊航的話語真的是讓人不舒服,董瀟瀟好不容易的好心情一下子被破壞了,「你說話是一直都這樣子,還是故意針對我的?」
  「董瀟瀟小姐,我只不過就是希望我的員工可以將心思多放在工作上,而不是在上班的時候在那裡和男同事嬉鬧。」
  楊航的話語讓董瀟瀟十分的不舒服,不滿地將手中的財務報表遞給他,「這是我的工作內容,全部完工了,不知道我現在可以和男同事嬉鬧了嗎?」
  楊航接過了那份文件,眼神十分憤怒不滿地盯著眼前完全不將他當作一回事的董瀟瀟,胸口似乎就這般的堵著一口氣,根本就上不來,也下不去。
  董瀟瀟卻十分驕傲地一把挽住了安武的胳膊,燦爛地一笑,轉而指著那牆壁上面的鬧鐘,「現在已經是下班時間了,我和安武要去嬉鬧了,總裁。」說完話語之後,董瀟瀟也就快速地拉著那十分不安的安武快步走出這裡。
  楊航整個人都僵硬地站在那裡,薄唇不停地顫抖,心裡頭就是一個想法而已,要將那個安武和董瀟瀟給分開,一定要分開到兩個辦公室,將董瀟瀟這個女人弄到他的辦公室內才行,對,將董瀟瀟的桌子和椅子全部都搬到他的辦公室。
  這樣子一想,楊航的嘴角才有了絲絲的笑意,可是很肯定,楊航感覺到不對勁,自己幹嘛要做這樣子無聊的事情呢?
  「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安武,我的秘書。」腦子裡就是想不到一個原因,很快的,楊航就給了自己這樣子的一個答案,然後十分滿意地轉身離開了這裡。
  走出去的時候,楊航還不忘記打個電話給安武,讓他馬上回來整理一下董瀟瀟弄好的財務報表,要知道,安武可是他的秘書,怎麼可以比他這個上司還要早下班呢。
  正乘坐著電梯的安武,接完電話之後,有些苦惱地看著身旁的董瀟瀟,「董瀟瀟小姐,以後妳想要和總裁賭氣的時候,能不能不要用我當擋箭牌呢。」
  「我沒有啊,我是真心的想要請你吃飯。」董瀟瀟十分認真地一笑,要知道剛剛贏了那個楊航的感覺,真的是超級爽的。
  「董瀟瀟小姐,我看以後妳還是不要請我吃飯了。」苦笑著搖搖頭,安武快速按下了一個樓層的按鈕。
  「你這是要去哪裡,安秘書?」董瀟瀟錯愕地看著他竟然在九樓停下電梯。
  「我要上去工作,託妳的福。」安武聳聳肩,一副哭笑不得的樣子,轉而就這般的走了出去。
  董瀟瀟整個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電梯的門已經關上了,讓她更加的無語,「難道這裡加班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嗎,為何每一個人都要加班呢?」

  ◎             ◎             ◎

  一身優雅的套裝,董瀟瀟不知道站在鏡子前多久了,時不時地轉個身,對於自己這一身打扮忍不住地打了一個一百分,這才慢悠悠地走下樓。
  大廳內的董父看著董瀟瀟如此的開心,不由情緒也跟著好了不少,「怎麼了,我的寶貝女兒今天有什麼開心的事情嗎?」
  「當然了,爸爸,我昨天睡了一個好覺,一覺到天亮。我要去上班了。」說話的時候,董瀟瀟就瀟灑地跟董父揮揮手,愉快地離開。
  董父看著她的身影,也忍不住地點點頭,看來將她送到楊航的公司學習,那是一個正確的選擇,這還是頭一次看到董瀟瀟如此的開心去上班,真的是太好了。
  可是董瀟瀟並沒有開心多久,當她走進了辦公室,看到安武那一副無奈的表情,加上這個辦公室內不知道何時自己的辦公桌竟然不見了,「我能夠認為這是打算給我準備一間新的辦公室嗎?」
  「是的,董助理,以後妳的辦公室就在隔壁。」安武真心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楊航竟然會讓董瀟瀟和他一個辦公室,真的是讓人太震驚了,楊航辦公一向都是不想要人打攪的。
  「隔壁?」董瀟瀟一下子指著旁邊的茶水間,難道她以後就在茶水間內工作,這個是誰下達的命令?
  「是的,在隔壁。」安武依舊是那般溫和地笑著,以為董瀟瀟和他想的是同一個地方,也就不繼續說什麼,開始低頭處理自己的工作。
  董瀟瀟氣惱地轉身,憤怒地來到了楊航的辦公室,這一次完全不是用手開門,而是用腳一腳踹開了門。很是暴力的舉動讓裡面的楊航整個人都被嚇了一跳,待到看清楚來人的時候,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難道這就是妳的上班態度嗎?」
  「楊航,你是不是故意的,竟然將我辦公桌給搬走,還讓我去隔壁的茶水間工作,你這是對我最大的侮辱。」董瀟瀟好不容易有的好心情都被眼前的人給毀掉了。
  楊航聽著這句話,整個人都十分的驚訝,「誰告訴妳我讓妳去茶水間工作的?」
  「難道不是嗎,安武告訴我,讓我去隔壁上班,不就是茶水間,難道會是來這裡當總裁啊。」董瀟瀟越是說著就越是氣惱,這個傢伙不會就因為昨天的事情,而開始這般的對付自己吧,這樣子的上司她還真的是頭一次見到。
  「隔壁,是在這個辦公室內上班,難道妳進來的時候沒有發現妳自己的辦公桌在這裡嗎?」楊航努力地深呼吸,這才平穩了自己的怒火,指著那一處很是平靜地說出來。
  董瀟瀟也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瞬間有些說不出話來,「你的意思是,我以後和你一個辦公室?」
  為什麼,這算是獎賞嗎?董瀟瀟可不這般的認為。
  「自然,妳是我的助理,自然是待在我的身邊隨時聽候差遣。」楊航佯裝一副十分淡定的表情,坐下來拿起筆開始繼續工作,他真心的要瘋掉了。
  「這樣子的話,為什麼你不將安秘書也給叫過來呢,畢竟他可是你的秘書,這樣子更加的方便你工作啊。」董瀟瀟十分不滿地將自己的包包放到了自己的辦公桌上,看著眼前工作的楊航,難道以後的日子都要這般的面對這麼一個無聊的男人嗎。
  「怎麼,這般的不想要和安秘書分開嗎?」放下手中的筆,楊航也不知道為何,自己的心底竟然因為她的話語而開始有些堵。
  「當然了。」很是理所當然的回答,董瀟瀟嘟起嘴,開始在那裡想著要如何才可以離開這間辦公室去隔壁工作。
  「董瀟瀟,妳是我的助理,不是安武的助理。」楊航很生氣地吼過去,然後拿起了身旁一大堆的文件走到董瀟瀟的跟前,「這是我這一個禮拜的行程安排,妳將它全部都給我整理好,以後我的行程妳都要完全知道,順便提前告知我。」
  「我在隔壁就可以做。」董瀟瀟點點頭。楊航的怒火似乎完全沒有影響到此刻的董瀟瀟,董瀟瀟依舊是十分平靜地一笑,轉而很是公式化地回答著。
  「我勸妳忘了隔壁那間辦公室,因為妳這輩子都回不去了。」楊航很是不客氣地留了這麼一句話,轉身繼續開始工作。
  董瀟瀟徹底無語,氣惱得也開始工作起來,很快的就將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她有些無聊地抬起頭看著四周,慢慢地將自己的視線對上了一直低著頭工作的楊航。
  說實在的,他如果不和自己爭吵,一直都在那裡安靜工作的模樣,還真的是有些迷人呢。真的是難以置信,這個男人竟然會是小時候那個流著鼻涕的小不點。都說女大十八變,可現在明明是男大一百八十變呢。
  以前的鼻子似乎沒有這般的高挺,以前的額頭也似乎沒有這般的飽滿,以前的臉型似乎也沒有看起來這般的性感,甚至是薄唇。想著的時候,董瀟瀟忍不住地雙手托腮,有些看得入迷了幾分。
  完全不知道此刻的楊航早已經發現了她那直勾勾的注視,嘴角忍不住地微微揚起來,抬起頭,很是深沉地盯著眼前的女人,「怎麼樣,還滿意不?」
  「很不錯。」董瀟瀟下意識地回答著,卻完全沒有想到這樣子的回答讓楊航的唇角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讓董瀟瀟徹徹底底地陷入了花痴一般的境地,忍不住地站起來,快速地走到了他的跟前,「對,就是這樣子的笑容。」
  「什麼?」楊航有些錯愕,表情也微微地產生了一些變化。
  「就是剛剛那個笑容,帥帥的又有些性感,甚至還有些邪魅的感覺,完全就是小說中走出來的男主角,楊航,你剛剛那個笑容絕對是經典。」董瀟瀟完全不吝嗇地讚美著。
  她的讚美也讓楊航的唇角勾起一抹性感的弧度,笑得更加的完美起來,「難道妳沒有看過那些雜誌的評價嗎,我在所有女性的心目中就是無法磨滅的完美形象。」
  「你的自戀還真的是讓人不舒服。」董瀟瀟忍不住地嫌棄起來,整個人也似乎對他失去了不少的興趣,轉而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楊航卻依舊是那般自戀的笑容,也不知道為何,現在他的心情十分好,這個董瀟瀟竟然會讚美自己,這一切真的是出乎意料之外,「董瀟瀟,妳不可以否認我的魅力,要知道剛剛妳就是看我看得入迷了。」
  「少自戀,我剛剛入迷的原因是因為我覺得你如果失去了總裁這份毫無前途可言的工作,可以做牛郎,那絕對是一份有前途的職業,而且你的外貌也會給你加分。」董瀟瀟手托腮,笑容十分的迷人,柔唇輕輕地動了動,慢悠悠地將這句話說出口。
  楊航整張臉瞬間變得異常的鐵青,從來都沒有人會這般的形容他,而這個董瀟瀟似乎每一次都踩他底線。這個該死的女人,她為什麼就不能夠以正常女人的眼光來看待他呢,似乎每一次都要刺激一下他,她的心底才舒服。
  「董瀟瀟,妳和每一個人說話都是如此嗎?」
  「不是,你是特別的。」董瀟瀟十分溫柔地一笑,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總之這個楊航每一次用那種特別不屑的眼神看待她的時候,董瀟瀟就想對他特別對待。
  「很好,但是我不希望這樣子的特別對待,董瀟瀟,以後不准妳再這般的和我說話。」楊航深吸一口氣,這樣子的答案還真的是讓人受傷,不過也說明了這個董瀟瀟是會正常說話的女人,那麼就好辦了。
  「盡量吧。」聳聳肩,董瀟瀟百無聊賴地拿出了手機開始在那裡玩遊戲。
  楊航深吸一口氣,也低著頭開始處理工作的事情。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