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我是惡棍我怕誰
【4.6折】我是惡棍我怕誰

認識白騰揚的人肯定都知道他冷淡寡言, 儘管長得俊、家世好,卻沒女人想嫁他當老婆。 再說三十歲的他,不習慣被約束, 更何況是被個女人給管著,結果,還是給逼婚了。 他娶杜憶雪不過是為了耳根子清靜,別說欺負她, 就連多看一眼他都嫌礙眼。 明明這女人看著文靜乖巧,可怎麼撒潑起來這麼刁蠻, 他就說女人麻煩,看她動不動就滾出兩三滴眼淚, 白騰揚那可是氣得牙癢癢的卻又只能舉雙手投降, 誰教他天生怕女人的眼淚。沒想到, 杜憶雪這白目到不懂看他眼色的女人,都跟他搞出人命了, 竟還敢背著他搞離婚。哼,想帶球走人,沒可能!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葉晴
出版日期:
2015/05/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5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倒追男人時,不愛她沒關係,就要嫁他當老婆;
寵愛女人時,不聽話又如何,就想娶她當老公。


認識白騰揚的人肯定都知道他冷淡寡言,
儘管長得俊、家世好,卻沒女人想嫁他當老婆。
再說三十歲的他,不習慣被約束,
更何況是被個女人給管著,結果,還是給逼婚了。
他娶杜憶雪不過是為了耳根子清靜,別說欺負她,
就連多看一眼他都嫌礙眼。
明明這女人看著文靜乖巧,可怎麼撒潑起來這麼刁蠻,
他就說女人麻煩,看她動不動就滾出兩三滴眼淚,
白騰揚那可是氣得牙癢癢的卻又只能舉雙手投降,
誰教他天生怕女人的眼淚。沒想到,
杜憶雪這白目到不懂看他眼色的女人,都跟他搞出人命了,
竟還敢背著他搞離婚。哼,想帶球走人,沒可能!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白騰揚面無表情地看著報紙,努力做到不把白媽媽的話當一回事。
  「雖然你現在還不到三十歲,但也該是成家的時候了。」白媽媽語重心長地說。
  妹妹白蓓麗在一旁邊吃零食邊忍住笑,「對啊,哥,爸媽都等著抱孫子了。」
  白騰揚給妹妹一個白眼,多話。
  「那可不是嗎,我的同學、朋友他們的孫子都不小了,你居然連婚都還沒有結。」白媽媽非常的遺憾,每次同學聚會,聽他們說起自己的孫子如何可愛的時候,她都要羨慕死了。
  「早婚並不代表幸福。」他可是認識很多早婚但是很快離婚的人。
  「我才不管你幸不幸福,我只要孫子。」白媽媽語出驚人地說。
  白蓓麗大笑,她媽媽的想法一向是獨特的。
  白騰揚看著毫無形象可言的妹妹,還有可怕媽媽不斷的威逼,他只能看向爸爸。
  「你不用看我,我的想法跟你媽媽是一樣的,我也想要孫子。」白爸爸低頭看報紙,他一向是最聽老婆話的。
  全部的人都想要讓他結婚?但是自己又沒有女朋友,要如何結婚?更何況自己從來沒有想過要那麼早就結婚。
  「這個還不在我考慮的範圍,過幾年再說吧。」他淡漠地說。
  「不准,這句話你都說了多少年了。我不管,你趕緊給我娶一個,不然我跟你爸就不認你這個兒子了。」白媽媽也被逼急了,不過她也早就懷疑自己是不是在醫院的時候抱錯了,不然怎麼會有他這樣性格的兒子?跟他們完全不像。
  白騰揚皺眉,用這樣的招數來威逼他嗎?
  「哥,你就答應吧,反正就是娶妻生子而已,我看你這輩子都不會愛上誰,乾脆就隨便找一個。」白蓓麗勸他說。他那麼冷情,肯定對誰都一個樣,她也不敢相信他會對什麼人好。
  白媽媽突然趴在白爸爸的懷裡大聲痛哭,「嗚嗚,你看你兒子,怎麼能那麼忤逆?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裡,而且現在他也不想要我這個媽了。」
  白爸爸安慰,「對啊,兒子真的太過分了。」
  白騰揚看著兩人一唱一和,頓覺無語,他一句話都沒說,他媽媽就開始作秀了,這個家也就四個人,是要演給誰看?
  「你們差不多就可以了。」他非常的不滿與無奈。
  「誰讓你不同意。」白爸爸指責他。
  「好,我妥協。」白騰揚自知如果不同意,他媽媽就會一直鬧下去,為了得到短暫的安寧,他也只能同意。
  白媽媽馬上有精神了,「真的嗎?」
  「嗯,如果你們能找到一個合適的人,那我就娶。」反正他一直覺得娶妻不是必須的,不過就是人生的一個階段而已,但是現在爸媽咄咄相逼,不同意都不行了。
  白媽媽懷疑,「你是說真的嗎?我替你找到人你就娶?」
  「有條件,必須是我認識的,而且對方是心甘情願嫁。」他給出自己的條件。
  光這個條件就讓很多人被踢出局了。認識他的人肯定就會知道他的脾氣,冷淡、沒有熱情,誰會選擇這樣的人當老公呢?他就覺得自己身邊的女性朋友不會作出這樣的選擇。說完他含著細微、不容易察覺的笑意回房了。
  「媽,老哥這擺明是唬妳的,他身邊的人要是喜歡他,早幾百年就在一起了,肯定是他身邊的女人都不喜歡他的冷才會一直單身的。」白蓓麗覺得她媽媽要失望了。
  白媽媽就知道他絕對不會那麼聽話。
  「那現在怎麼辦?去哪找一個人呢?」
  三人都在想白騰揚身邊有什麼人是有機會的,但是想了半天還是一個人影都沒有想出來。
  突然門鈴響了,白蓓麗去開門,卻看到了自己的好友。她突然靈機一動,「媽,我想到了。」

  第一章

  杜憶雪一個人坐在化妝間裡,滿臉不敢相信地看著鏡中的自己。現在的她身穿一襲白色齊肩婚紗,頭上、脖子上都戴著精緻而且昂貴的首飾。
  今天她要嫁人了,而且是嫁給她默默愛了很久的男人,白騰揚。
  他是好朋友白蓓麗的哥哥,她從大一開始就認識白蓓麗,一次偶然的機會到白家做客,才看到了白騰揚。
  他是一個很特別的人,對於她來說,他雖然冷傲、不願理人,就算她是他妹妹最好的朋友,可他們之間卻連話都沒有說上幾句。
  她本來是很失望的,自己也不小心把這件事透露給白蓓麗知道,白蓓麗說他是值得喜歡的人,但是他會不會喜歡一個人是很大的問題,讓她不要把全部的感情投進去。
  可是一個月前,她去白家找白蓓麗時,一切都改變了。
  當時白蓓麗把杜憶雪拉到她爸媽面前,「媽,讓憶雪嫁吧,她喜歡哥。」
  這句話在杜憶雪的腦袋裡炸了開來,她怎麼能在她爸媽面前公開這件事,而且他們也是白騰揚的親人啊!
  「不是的,白媽媽,別聽麗麗亂說,我沒有喜歡白大哥。」她害羞加尷尬地否認。
  白媽媽笑看著杜憶雪,她早就聽白蓓麗說過了,這個女孩非常懂事,什麼事情都自己獨立完成,完全不用操心。她也聽說杜憶雪的爸媽對杜憶雪不是很好,所以當杜憶雪來白家玩的時候,她便用疼愛去撫慰杜憶雪的心。白媽媽看得出她是有感激的,也知道她喜歡白家。
  「媽,我說的是真的,不信妳可以逼問。」白蓓麗很輕易地出賣了好友,不過這也是為了杜憶雪好,要是杜憶雪能成為她的嫂子,那她也會非常高興的。
  杜憶雪看不清楚現在的情況,到底他們是怎麼了?
  白媽媽看向白爸爸,詢問他的意思。只見白爸爸點頭,她便笑著拉杜憶雪到身邊坐下,「憶雪,妳願不願意嫁給我們家騰揚?」白媽媽直接開門見山地道。
  杜憶雪驚愕地看著白媽媽,嫁給他?這個問題會不會太直接了?今天是不是愚人節,不然為什麼他們全都這樣說?
  「不……不嫁吧。」她猶豫著開口,雖然心中的答案不是這個,但是為了避免自己進入什麼圈套,還是自覺一點。
  「為什麼不願意?妳不是喜歡我哥嗎,這可是天大的好機會。」白蓓麗可是看她是好友,才讓爸媽選擇她的。
  杜憶雪滿臉無奈,「你們為什麼要我嫁呢?這很突然,我不懂。」
  白家三人這才恍然大悟,是他們突然的要求嚇到她了。
  「是這樣的,騰揚想要找個人結婚,我們剛剛還愁要找誰,妳就來了,想問問妳願不願意嫁給騰揚。」白媽媽解釋說,雖然這句話有部分作假,但是整體來說就是如此。
  他要娶妻了?杜憶雪沒有想到會那麼快,她雖然一直喜歡著白騰揚,但是卻鼓不起勇氣去表白,因為他是如此冷淡,她害怕自己被拒絕之後就不能來白家了。
  可是現在他們卻讓她嫁給他,他會同意嗎?而且如果剛剛自己沒有出現,他們是不是就會選擇別人?一想到這,她的臉色變得蒼白,自己該擁有這突如其來的驚喜嗎?
  「憶雪,妳是什麼樣的人我很清楚,妳那麼乖巧溫柔,是最適合當我媳婦的,這樣我們就不會有婆媳問題啦。而且妳跟麗麗也是好朋友,更不會有姑嫂的問題,所以我覺得妳是最適合的。」白媽媽越想越覺得杜憶雪好,現在就等著杜雪憶心甘情願地嫁,只要杜雪憶答應,她馬上就去辦婚禮的事宜。
  杜憶雪尷尬地看著他們,他們真的覺得她好嗎?不該問一下白騰揚的意見嗎?
  「我……」她猶豫著。
  「妳是不是已經不喜歡我哥了?如果是的話,那我不勉強妳。」白蓓麗用激將法,企圖讓她在眾人面前承認。
  杜憶雪當然喜歡白騰揚,而且現在都已經變成愛了,可是她卻不敢在長輩面前說。
  「好,憶雪,我們不逼妳,只要妳承認喜歡他就好了。」
  杜憶雪猶豫了一下後說:「就算我喜歡也沒用,白大哥不會同意娶我的,我看我還是算了,你們找別人吧。」
  白媽媽和白蓓麗卻突然笑了,「好,有妳這句喜歡就夠了,我馬上去策劃婚禮,妳就在家等著當新娘子吧。」說完,白媽媽就和白爸爸到房間去商量了。
  杜憶雪不覺汗顏,她剛剛說的話是白媽媽沒聽清楚還是理解錯誤,她不是讓他們找別人嗎?
  「憶雪,我媽這個人最喜歡的就是斷章取義,我爸就是被她這樣給制得服服貼貼,生怕自己被抓到把柄,然後她就來個一哭二鬧三上吊。」白蓓麗最了解她媽媽,所以這次杜憶雪是嫁定了。
  也是從那天開始,杜雪憶的一切開始改變。
  「在想什麼?那麼出神。」白蓓麗踏進化妝間,見她一直看著鏡子便好奇地問。
  「沒有啊。」她笑說。
  白蓓麗像是看穿她的心思似的,「是不是還覺得不真實?」
  杜憶雪點頭,到現在還覺得是不是他們在騙人。
  「妳放心好了,一會舉行了儀式,妳就是真正的白家少奶奶,是我的嫂子了。」白蓓麗幫她整理頭紗。
  「可是白大哥好像不是太高興,他是不是不願意?」
  婚禮是白媽媽一手操辦的,白騰揚只在拍婚紗照的時候出現,而且全程不想配合,如果不是白媽媽在場,他可能會直接翻臉走人,之後杜憶雪再見他時,就是在剛剛她走進化妝間前。
  白蓓麗輕咳一聲,他的確不太願意,但是到了這一步,他也沒辦法了。
  「哪有不願意,他一直都是這樣的,不用管他啦。」白蓓麗臉不紅、氣不喘地說。
  是這樣嗎?杜雪憶想,她覺得白騰揚就是不願意。她知道自己沒有很好的家世,只是依靠跟白蓓麗的關係才得到白家父母的同意,可是這樣真的合適嗎?她不覺皺眉,白家父母對她是很好,可是如果他一直都不願意搭理她怎麼辦?
  「妳不要想太多啦,既然我哥同意娶妳了,那就證明他對妳絕不是無動於衷,妳就自動忽略他那張撲克臉好了。」白蓓麗安慰她說,其實他們也沒有把握白騰揚會怎麼對杜憶雪,不過既然他沒有反抗到底,反而是履行承諾,那就證明他默認。
  杜憶雪露出一抹苦笑,結了婚之後就不是那麼容易忽略了。不過自己既然這樣選擇了,那就要繼續堅持,白騰揚是她第一個愛上的人,現在更要變成最後一個愛的人,她開始漸漸地覺得幸福了。
  「憶雪,妳放心,我們都會幫助妳的,只要妳愛著我哥,我哥就會被妳感動。」白蓓麗鼓勵她。
  「嗯,我會傾盡全部來愛他。」這是對她自己的勉勵,也是對他的一個承諾,她絕不會不愛他,而她也會努力讓他愛上她。

  ◎             ◎             ◎

  新婚之夜,杜憶雪洗完澡之後便在房間等待白騰揚回房。在等待的時候她便回味起婚禮時的場面。
  在她緩緩走向白騰揚,挽著他的手時,她真的覺得自己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而且他的手臂散發出來的熱度也讓她全身開始發熱,她害羞地看著他,雖然他是直視前方,眼睛裡充滿了冰冷,但是她卻還是覺得他的眼中有她。
  特別是在神父問他是否願意,他淡定地回答願意時,她的心真的要開花了,她還以為他會拒絕,但是他卻回答了一句我願意。
  這一句話是所有女人的夢想,一個自己喜歡的男人願意娶自己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白騰揚走進房間,滿臉的不悅,剛剛回來就被嚴重警告不准欺負新婚妻子,他很想說,怎麼可能不欺負,這場婚姻根本就不是他願意的,所以他只能把她當透明人。
  可是一回到房間,便看到她坐在床邊傻笑。
  他認識她,杜憶雪是他妹妹的好友,只是沒有想到他的妻子會是她。他當初會說出那個承諾,也是打定主意他身邊的女人是不會喜歡冰山一樣的他,但是卻沒算到這個女人,她居然那麼快就答應嫁給他了,難道她不知道這場婚姻會很痛苦嗎?
  「白大哥,你回來啦。」杜憶雪看到他走進來便感到一陣緊張,連忙站起來看著他。
  白騰揚打量著這個女人,說她有心機,但是又感覺無害,但是如果不是有心機,怎麼可能會想要嫁給他呢?
  「我已經洗澡了,你也趕緊去洗吧。」她不知道該說什麼,便上前想要去幫他脫外套。
  但是他卻退開,「不用妳動手。」
  她的手尷尬地停在半空,好半晌才縮回來。
  白騰揚解開領帶和襯衣的鈕釦,一臉的不爽。
  杜憶雪知道他不高興,便去做別的事情,不想打擾他。她把自己的行李拿出來,想要把自己的東西擺滿這個房間。房間是黑白色調,雖然是經典的配色,但是卻顯得灰暗,她想要在這個房間裡增添色彩。
  白騰揚並不急著去洗澡,反而是在看著她,到底她有什麼魅力,讓他家人都那麼喜歡呢?明明就是個又笨又不識趣的丫頭。
  杜憶雪察覺他的目光,便看向他,隨即露出微笑,「需要我去幫你放洗澡水嗎?」
  他卻不領情地白了她一眼,並且收回目光,走到衣帽間去拿換洗的衣服。
  她有些愕然,他竟然有一個那麼大的衣帽間,剛剛都沒有細看,以為這裡跟白蓓麗的房間是一樣的,只有一個小小的衣帽間,但是他的卻是比白蓓麗的大太多了。
  她低頭看著自己的衣物,微微一笑,問道:「白大哥,我可以把衣服放到裡面去嗎?」
  白騰揚全身散發出不許靠近的怒火,但是她居然沒看到般,還打算佔據屬於他的空間,她是不是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
  「不准。」他冷冷地說。
  杜憶雪有些難過,不能跟他的衣服放在一起,有點遺憾,「那我的東西該放在什麼地方?」她的東西雖然不多,但是也要找個地方放吧。
  白騰揚從衣帽間走出來,嚴重地警告她,「這個房間裡的東西妳不能碰,更別妄想改變,所有的東西都要放在原位,除了妳這個人是我沒辦法扔出去之外,不許在我的房間擺一件多餘的東西。」
  她愕然,他為什麼這麼生氣,他們已經是夫妻了,她用他的房間好像是天經地義的吧。
  「我只是想放東西,而且我們已經結婚了,我可以跟你共用這個房間。」她想要實施她的權利。
  「妳太看得起自己了,我從不以為今天的儀式有什麼意義,妳只是我爸媽安排在我身邊的陌生人,我從沒想過跟妳結婚之後要改變我的一切,甚至是房間,我不趕妳出去睡就已經不錯了。」他雙手環胸,特別不留情面地說。
  他的話很傷人,她的心開始隱隱作痛。
  「我……我出去一下。」她想要冷靜一下自己的心情,她知道自己現在該做的就是找白蓓麗商量,而且她更不想在新婚之夜跟他吵架。
  她難過地想要開門出去,但是卻被他拉回來壓在牆上,大掌用力地抓住她的肩膀,雙眼惡狠狠地瞪著她,「妳想要去打小報告?」
  「我……沒有。」她害怕地看著他的眼睛,這跟平時安靜的他完全不同。
  他的眼睛像是洞悉了她的一切,完全不相信她的說辭,「既然已經是夫妻的關係,有什麼事情自己解決,別想靠我爸媽讓我妥協,這只會讓我更厭惡妳。」
  她感覺到他的怒氣,嚇了一大跳,她不知道他會那麼厭惡她。
  「你很討厭我?」她難過地問。
  他看著她受傷的眼神,心裡沒有任何的波瀾,這都是她自己活該,誰讓她同意這場婚姻。
  「沒錯,我非常討厭妳。」他大方地承認,想讓她徹底明白她在這裡是被他厭惡的,他指著距離床最遠的那張沙發,「妳的活動區域除了浴室之外就是那張沙發,妳的東西只能放在那裡,不許靠近我的床,以後妳就睡沙發。」
  她看向那張沙發,不該是這樣的。
  他看到她滿眼的不可置信,冷笑一聲,「不要以為妳嫁進來我就會給妳想要的,妳可以暫時在這個家當少奶奶,但是進了這個房間,我就不會像對待妻子那樣對妳,妳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她驚愕地不敢說話,原以為他會說我願意,就是證明他對這場婚姻還是有著期待,但是現在卻不盡然。她想像的婚姻是幸福美滿的,是她一直憧憬著的,但是現在這樣,跟她在家時她爸媽對她不聞不問有何區別?
  她看得出他很討厭她,而且非常怨恨她答應了這場婚姻,但是她會答應跟他結婚,也只是因為她愛他,難道他不知道嗎?
  「白大哥,我……」
  「不要跟我說話,我不想聽。」白騰揚放開她,然後轉身走進浴室。
  她虛軟地順著牆壁坐下,在這之前,她從不知道自己的婚姻會是這樣的。還慶幸自己離開了那個原本讓她壓抑的家,走向一個非常好的家庭,白家父母都對她很好,而白騰揚又是她最愛的人。
  但是現在她才明白過來,她嫁過來也不會得到她想要的安全感,沒有人會保護她,她還是一個人。
  她不禁要為自己的婚姻生活感到擔心……不過就算擔心這個日子也還是要過,她也還是一如往昔地喜歡著白騰揚,怎能輕言放棄。
  白騰揚在浴室裡洗澡,在踏進浴室的時候,他感覺到不對勁,她表現出了難過,但是卻一點也沒有被他嚇哭,只是一味地驚訝。他在她心目中應該已經改變了。
  他聽白蓓麗說她很愛他,只是愛就可以忍受他給她的委屈嗎?她會不會太能忍了,要是別人應該早就受不了了。他突然覺得這個女人不簡單,她真的會像白蓓麗說的那樣,那麼單純地愛著他嗎?

  ◎             ◎             ◎

  睡了一晚上的沙發還是有些受不了,杜憶雪就算在家裡再不受寵也沒有得過這樣的待遇。不過一想到白騰揚昨晚說的話,便知道他是不會改變自己的做法的,從結婚的第一晚開始,她就必須跟他分床睡。因為這樣,害得她整晚都沒睡好,只能早早爬起來做早餐。
  她不知道白家人的口味,只是知道白蓓麗是什麼都愛吃的,所以她就做了簡單的中式早餐。當白媽媽走進廚房的時候,她已經做好早餐了。
  「憶雪,妳怎麼起那麼早?」白媽媽還以為她絕對會睡到中午,不過看她現在的樣子,昨晚兩人肯定什麼都沒發生。她不免失望了一下,心裡不斷責備兒子完全不識貨。
  「想為你們做早餐呀。」她剛嫁來這,當然要早早起來做點事情,賴床是她從來不做的事情。
  白媽媽也過來幫忙,「不用,以後就給我睡到自然醒吧。」
  杜憶雪開心地笑著說:「我還要上班,可不能有睡到自然醒的時候。」
  對哦,她都忘記了,白媽媽也跟著笑,「不如別去上班了,讓騰揚去賺錢就好了。」
  杜憶雪的眼神有些黯淡,但是很快就恢復了,「不了,我想找點事做。」
  這樣說白媽媽也不好再阻止,她東張西望後湊到她身邊,「昨晚騰揚有沒有欺負妳?」
  這句話讓她頓時臉紅,她不懂白媽媽這個欺負是哪種意思,是兩人的進展,還是吵架的事情?不過不管是哪種,她都不願意讓白媽媽知道兩人昨晚的事。
  「媽,白大哥喜歡吃什麼?」她連忙岔開話題。
  雖然這聲媽讓白媽媽挺開心的,但是她這樣岔開話題,就可以知道兩人昨晚真的不是很好。
  「那些事情以後再說。憶雪,你們昨晚是不是吵架了?」她知道自己兒子的脾氣,非常的蠻橫,就算現在這個是他的妻子,要是他不喜歡、不高興,也還是會拒絕到底。可是她還不是按照他的標準挑選的,現在不好好對待是什麼意思?
  杜憶雪眼底閃過一絲尷尬,「沒有啊,我們挺好的。」
  「是嗎?」白媽媽懷疑。
  「是啊。」杜憶雪藉故把粥端出去,中斷了話題。
  白媽媽跟出去,準備教她絕招,「憶雪,雖然騰揚有時候是很蠻橫,但是他是最怕女人哭的,我就是用這樣的辦法逼著他必須好好聽我的話,所以妳有必要的時候就哭給他看,他肯定會妥協。」
  杜憶雪聽著白媽媽說的辦法,這個辦法真的有用嗎?她非常懷疑。他看起來不像是會屈服於女生眼淚的人。不過既然白媽媽可以制服他,那自己試試應該也無所謂吧。
  早餐時間到,大家都紛紛出現在餐廳。
  白騰揚看了一眼杜憶雪後便坐下不搭理,杜憶雪也只是乖巧地在他身邊坐下,什麼話都沒有說。
  「你們快試試,這是憶雪一大早做的,非常好吃。」白媽媽不斷地誇獎杜憶雪,這讓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哇,憶雪,沒想到妳的廚藝那麼好,一頓早餐都可以做得那麼好吃。」白爸爸誇獎說。
  杜憶雪只是靦腆地笑了一下,並沒有多說什麼。
  眾人接收到白媽媽的訊息,不斷地稱讚杜憶雪,只有一個人一句話都沒說地吃著。
  杜憶雪看向白騰揚,只見他還是一直沉默。其實她最想聽到的還是他的讚美,可是他卻什麼都不肯說,讓她不免失望。
  其他三人對視幾眼,都覺得無奈,這個像冰山一樣的白騰揚,為什麼連對新婚妻子都那麼冷淡?至少也該在大家面前表現出熱絡、疼愛才對。
  白爸爸喝了一口粥後開口,「騰揚,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去度蜜月?」
  杜憶雪期待地看向白騰揚,她從來沒有去國外旅行過,之前白蓓麗跟她說可能會去英國的時候,她的心就掩蓋不住興奮。
  被問話的白騰揚並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只是很漫不經心地說:「我不打算去度蜜月,公司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結婚是倉促的,雖然他完全沒有參與什麼,但是不代表他就有閒情雅興去度蜜月。
  杜憶雪一愣,原來他並不想去。
  「說什麼混話,結婚了當然要度蜜月,我可以馬上放你假。」白爸爸氣憤,怎麼可以虧待他的兒媳婦。
  白騰揚自知自己這招肯定行不通,便拉杜憶雪下水,「她不是也要上班嗎?結婚已經請假了,她應該已經沒有辦法再排假了。」他還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但是當他的眼神看向杜憶雪的時候,卻充滿了警告。
  她怎會不知道他的想法,反正跟她一起做的事情他都不願意,而他既然都這樣開口了,她也只能作罷,「對啊,我已經沒有假了,蜜月的事情以後再說吧。」她不擅長說謊,所以便低下頭繼續吃早餐。
  白蓓麗是最懂她的人,所以馬上就為她打抱不平,「老哥,你怎麼可以這樣欺負憶雪!」
  「就是,明明就是自己不想去,還拖憶雪出來。」白媽媽非常不滿地說。
  杜憶雪沒想到他們都看得出來,只能開口幫他解釋道:「不是的,我是真的沒有空,而且公司的人也不知道我請的是婚假,我還是要回去上班的。」
  白媽媽這才想起,在婚禮上除了杜家親人之外,她並沒有什麼朋友、同事出席。
  「好吧,那這個月就先不去,等妳排出假後再去吧。」白媽媽暫時放過兩人,但是心裡還是不斷地責備白騰揚,有這麼好的妻子都不懂得珍惜。
  杜憶雪微笑答應,白騰揚則是鬆了一口氣,但是他知道他媽媽肯定不會甘休的。
  這件事情雖然都是因為杜憶雪說謊才換來他一時的平靜,但是白騰揚卻沒有投給她一絲的感激。

  ◎             ◎             ◎

  白騰揚正在辦公室裡工作,看著桌上那一大堆文件,看來晚上是必須要加班了。
  可才剛接近下班時間,妹妹白蓓麗卻打電話給他,「哥,去接嫂子下班吧。」
  白騰揚皺眉,幹嘛她不自己回去,要他去接?他什麼時候變成車夫了?
  「讓她自己回去。」他冷淡地回答。
  白蓓麗對於白騰揚的性格也是非常的習慣,不過為了杜憶雪,怎麼也要撮合兩人才行。
  「接妻子下班不是丈夫該做的事情嗎,你去盡一下責任吧。」
  責任?他對她從來就沒有責任,他冷傲地說:「我不覺得這場婚姻裡我需要負任何的責任。」
  白蓓麗就知道他還是這樣的想法,但是人都已經娶了,難道放在家裡不管不顧就可以了?那太浪費了。
  「既然婚已經結了,就來場婚後戀愛也不錯啊,而且嫂子很喜歡你的。」
  喜歡?他真的不能理解,就是因為她喜歡他,就必須要嫁給他嗎?他身邊的女人在了解他之後絕對不會靠近他這個冷情的人,她也該試試這樣的滋味。
  「如果妳覺得不錯,可以試試,反正我不需要。」他還是抱持著反對的態度,即使是婚後。
  白蓓麗快被他給氣死了,都不懂她和白媽媽努力撮合兩人的心。
  「反正我已經跟嫂子說了你會去接她,所以你必須去。而且像嫂子這樣死心眼的人,知道你要去接她的話,她肯定會等到天亮的。」白蓓麗已經算是給足提示了。
  白騰揚沒有很認真聽她說的話,不過他覺得這個世界上是不會有人那麼傻的,明明知道他不理會還會等。
  「說完了嗎?我很忙,沒時間跟妳扯。」說完就掛電話了。
  他覺得他家的人都瘋了,只會圍著杜憶雪轉,她就有那麼好?他不但沒有發現,而且還覺得她很傻。
  白騰揚忙完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他收拾東西後便準備開車回家,可是剛發動車就接到了杜憶雪的電話。
  「有事?」他冷淡地問。
  杜憶雪停頓了一下,之後才開口,「麗麗說你會來接我,我只是打電話問問,你回去了嗎?」
  他一愣,這才想起白蓓麗跟他說過的話,他還以為她早就回去了,該不會現在還在公司等他吧?
  「妳還在公司?」他的語氣不免有些慍火。
  「嗯,麗麗說你要來,所以我一直不敢走。」她怯怯地說,感覺自己好像做錯事了。
  「我沒說要去。」他根本就沒有答應白蓓麗。
  她沉默了一下,她確實沒有聽到白騰揚親口說,難道這是白蓓麗搞出來的?怪不得她怎麼等他都等不來。
  「是麗麗說你……」會來的。
  白騰揚的眉頭皺得更厲害了,她是笨蛋嗎,白蓓麗說什麼她都相信,明明他在家時都不愛說話,也不搭理她。
  「妳明知道我們的關係不好,為什麼還會輕易地相信白蓓麗說的話?」她應該還沒有忘記新婚那晚他對她有多差,她居然還覺得他會去接她?
  杜憶雪稍顯無奈,「我以為麗麗不會騙我啊。而且她說你答應了,還說讓我一定要等,不然你會生氣的,所以我就相信了,更何況我也不覺得你不會出現啊。」
  她居然會有這樣的想法,不覺得他不會出現?她如果不打電話來,他可能真的不會出現。
  「在公司門口等我。」最後他只能答應去接她。
  他從公司出來便直接趕去她的公司,只見杜憶雪已經在公司門口等待,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產生了奇怪的感覺。因為她剛剛所說的話?她那麼無條件地相信他,所以他的心才會變得奇怪嗎?
  他看著她的樣子不禁在想,她在等待時的心情是如何?雀躍嗎?因為她喜歡他?但是他一直沒有出現的時候,不會對他失望嗎?
  他不懂自己為什麼突然冒出這些想法,他覺得自己肯定是瘋了,便直接開車到她面前,然後下車瞪著她。
  「白大哥。」杜憶雪歡喜地看著他。
  「妳就那麼相信我會出現?我之前不是威脅妳,讓妳不許以我妻子自居嗎?」他在新婚之夜就威脅過她,這樣惡劣的他還值得她相信嗎?
  杜憶雪表露出哀傷,就算他威脅她,她也不會生氣,只是傷心而已,「我沒有,我只是覺得你可能真的會來,所以才不敢離開的。」
  又是這句話,他根本就不是值得她信賴的人。白騰揚看不懂她,不過她的表情倒是變了很多,從一開始的開心到現在的哀傷,看來他的話對她還是有傷害的,只是為什麼不明明白白地指控,反而藏著自己痛呢?
  「吃飯了嗎?」他看下時間,已經快要十點了。
  她沉默地看著他,眼中帶著一些期許,雖然機會不大,而且她也不敢開口說自己餓,害怕他會生氣。
  白騰揚平時是冷淡,但是不代表不會看人,她擺明就是什麼都沒吃便一直等著。她真的是傻子嗎,就為了等他寧願挨餓?
  「給我上車。」他生氣地轉身上車。
  杜憶雪無奈,怎麼又惹他生氣了?她發現他真的超愛生氣的。

  第二章

  白騰揚在一個小吃攤前停車,讓杜憶雪下車。她以為是回家,但是周圍的環境卻不是家門口,反而是小吃攤。
  「不想吃了?那我就直接回去了。」他站在門邊面無表情地說。
  「不、不,我要吃。」她急忙跳下車,生怕他會改變主意。
  她在一張桌子旁坐下,高興得合不攏嘴,因為她從來沒有想過會和白騰揚在這樣的地方吃東西。雖然平時看他一板一眼,一副上流社會的優雅模樣,但如今卻肯到街邊小店吃東西。
  白騰揚知道她肯定高興壞了,不過今天是最後一次,他以後絕對不會再跟她出門!
  「白大哥,你要吃什麼嗎?」她看著一堆好吃的東西,差點就要流口水了。
  他無視她白痴的模樣,看向街道,「我吃過晚飯了。」
  他的晚餐,秘書都會處理,根本就不會讓他餓肚子,而且他也不喜歡吃街邊的東西,不衛生。但是如果吃的人是她,那就無所謂了。
  杜憶雪有些失望地點頭,還以為兩人可以共進宵夜,但是他卻不肯吃。
  「白大哥,你怎麼會來這裡吃東西?」她掩蓋不住好奇,主動問道。
  他瞪了她一眼,還不是因為她,「這個時間會有什麼餐廳營業?」
  杜憶雪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只怪自己忽略了時間才會問那麼蠢的問題。
  「白大哥,以後你可不可以每天都來接我?這樣我們兩人一起回家,爸媽也會高興的。」她覺得該為自己爭取些什麼,如果不爭取便什麼都得不到,雖然一起回家的結果是把晚餐變成宵夜,但是她也覺得幸福。
  白騰揚卻因為她的提議滿臉不爽,「妳別高興得太早,以後我絕不會再去接妳。」
  她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天真想法?明知道他最不願意跟她靠近,連她在他房間都覺得不自在,還會想要每天自討苦吃地去接她?
  「為什麼?」她不懂,現在不是好好地來接她了嗎,為什麼以後就不行?
  他斜眼瞪著她,白蓓麗說對了,如果她不打電話給他,或許還會繼續等下去。現在對待問題也是如此,特別堅持,硬是要被對方深深地傷害才甘心嗎?真是自討苦吃的女人。
  「一點都不想跟死心眼的人說話。」
  杜憶雪不滿地嘟起小嘴,她怎麼就成死心眼的人了?不過就是問一個問題。
  白騰揚看到她的表情,有點愣住,他以為她會唯唯諾諾的,但是她卻大膽地表現出不滿,而輕微嘟起的小嘴,讓他感覺像是小女孩。
  「我死心眼?」她不確定地問。
  「不是妳,這裡還會有誰跟我認識嗎?」
  杜憶雪卻笑了,「剛剛你不是說不跟死心眼的人說話嗎,為什麼又要回答我的問題?」
  這時白騰揚才知道她是給他下了圈套,瞪她一眼後便不再說話。
  「好啦,對不起,白大哥,我只是想緩解氣氛,畢竟我們還沒有正正經經地坐下來講過話。」她只是覺得兩人該有輕鬆愉快的氛圍,而不是整天的無言。
  正巧這時食物上來了,她便開始吃東西,不過她還沒有忘記下班接她的事情,這是她必須為自己爭取的福利。
  「白大哥,不然這樣,以後你不用來接我,我去你公司等你好了,不用你再跑一趟。」她一想到兩人能一起下班就覺得幸福。
  「妳不要太白目了,完全不懂看我臉色。」他不耐煩地說。他都拒絕很多次了,幹嘛一定要找他?
  「我懂啊。」她是憧憬著所有一切美好的事情,但是他如果拒絕,那她也是無計可施的,可還是想要爭取。
  「如果妳真的懂,現在就不會想要跟我爭取什麼,妳應該躲得遠遠的。」他不喜歡她的主動靠近,不喜歡她各種裝熟的行為,這會讓他的想法變得紊亂。
  「但是我就是喜歡你,才會覺得跟你在一起是幸福的。」她大膽地表達自己的感覺,雖然很害羞,但是她覺得如果自己不說,他是不會回應的。
  白騰揚瞇著眼眸,幸福?這個詞會不會太虛幻了。
  「可我覺得妳出現在我身邊,就是我不幸福的時候。」
  他的話深深地傷害了她,她低著頭吃了一口食物,卻忽然覺得不餓了,再美味的食物也變得苦澀起來。
  「從小我就沒有得到太多的關愛,我只是想在我喜歡你、愛著你的時候,你能稍微回應一下我,只是一個關心就好了。」她感覺自己的話像是一顆苦膽,一下子讓她苦不堪言了。
  她已經想得很清楚了,不管他多討厭她,她都還是要貼上去,因為她除了繼續待在他身邊,其他的什麼都不會了。
  白騰揚的心因為她的話漏跳了一拍,她為什麼要用這樣卑微的方式愛他?她大可以放棄,去尋找一個她愛的、別人也愛她的,為何一定要是他?
  「缺愛也不要找我。」他還是一如往常地冷漠,雖然他的心已經有些軟了。
  她的心還是痛了,但是卻掩蓋住悲傷,揚起微笑,雖然這個微笑帶著苦澀,「愛了就是愛了,就像我之前被我爸媽忽略,可我還是一樣愛他們。」
  這是他第一次聽她說起她的父母,在婚前他就從白蓓麗口中得知她家裡的情況,知道她非常不受寵,對她從來是不管不顧,全身心都放在她弟弟身上。而她卻也乖巧,對於父母的話絕對服從,所以她很獨立,又很溫順地服從。只是這樣的家庭,她難道連叛逆的心都沒有嗎?她是如何在沒有關愛的家庭裡成長的?
  當時他對她非常的睥睨,覺得這個女人根本沒有自己的思想和主見,只是一味地服從有何用?但是現在看來,那只是她愛家人的一種方式,一種想要讓她父母在意她的方式,只可惜,她的方式無用。
  白騰揚突然意識到自己想太多了,他何必在意這些問題,她不過暫時是他的妻子而已,他還會找機會離婚的。
  「那是因為妳笨,連叛逆都不懂。」他毫不留情地批判。
  杜憶雪知道他的無情,也明白他根本不想對她好,所以不管她做什麼,在他眼裡都是一文不值,可是她就只會這樣的方式,那麼多年來,她一直都想要為自己爭取喜歡的東西,雖然結果都是一樣,但是她還是想要得到他。
  「我是不懂,但是我知道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總有一天我會讓你改變想法的。」她收拾好自己爛掉的心情,大膽地告訴他宣言。
  卻還是不免得到他一頓睥睨,「等妳白目死了,如果我還沒有跟妳離婚,我會為妳守喪三天。」
  「你……」杜憶雪快被氣死了,他怎麼可以這樣說。氣憤的她咬著下唇,「我肯定會長命百歲,而且我一定會愛你一百年!」
  這樣的宣言很可笑,但是她卻無比認真地說,這讓他不禁都有些愕然,她真的會做到嗎?在他不斷的嘲諷下還可以愛著他一百年?不過這個想法很快就消失,他不允許自己想太多她的事情。
  「吃完沒有?廢話那麼多,我要回去了。」他不滿地說。
  杜憶雪只能默默地低下頭去吃飯,不過他的脾氣也真臭,動不動就發脾氣,到底她是有多討人嫌才會讓他經常生氣呢?
  白騰揚看著她委屈的模樣,心底居然產生一絲同情,她一直都如此卑微地活著,不痛苦嗎?不過激怒她的時候也滿好玩的,她會笨笨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喜歡看她無措的樣子。
  思及此,他又把頭轉向街道,今晚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想那麼多她的事情?那根本就不重要。

  ◎             ◎             ◎

  週末,白蓓麗在家無聊,便想和杜憶雪去逛街買衣服。
  「去哪?」白媽媽從廚房出來,看到兩人正有說有笑地準備出門,便問。
  「我和嫂子去買衣服。」白蓓麗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白騰揚,故意大聲地說。
  杜憶雪沒有注意,只是問白媽媽,「妳需要什麼嗎?我們可以幫妳買回來。」
  白媽媽笑說不需要,不過卻讓她們等等。
  「哥,送我們去百貨商場吧。」白蓓麗對白騰揚道。
  可他卻頭也不抬地說:「不要。」
  白蓓麗只能說他非常沒有情調,而且完全不懂疼老婆。
  白媽媽從房間出來,遞給杜憶雪一張信用卡,「這給妳買衣服,妳看妳也沒有幾件衣服,讓麗麗陪妳買一堆好看的。」
  杜憶雪可不敢收,「不用了,我有錢。」
  白蓓麗都不免吃醋,「媽,是不是嫂子才是親生的?我可從來沒有從妳手上得到這樣的禮物。」
  「妳嫁出去之後我就會這樣關心妳了。」白媽媽白了她一眼,「不過我這也是為了幫某人表現出關心而已。」
  白蓓麗笑說:「不過這樣好嗎?這可是妳的錢啊,某人不是應該自己主動給妻子錢花嗎?」
  杜憶雪受不了兩人的一唱一和,這樣下去白騰揚又要生氣了,「真的不用了,我有錢的。」
  白蓓麗卻幫她把卡收下了,「媽,妳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監督,一定會讓她買滿山的衣服。」
  「麗麗!」杜憶雪可不想收長輩的錢,但是白蓓麗卻主動收下了。
  「好了,媽這是替哥出的錢,哥會還的,這樣算起來,妳也還是用我哥的錢,放心啦!」白蓓麗安慰道,然後便拉著杜憶雪出門了。
  人都已經走了,但是沙發上的人還是沒有動。
  白媽媽看不過去,「你就不懂得關心一下你老婆?」
  白騰揚從來沒把她當作他老婆,所以也根本不會關心,「妳不該給她錢。」
  「哼,我喜歡,她是我媳婦,我愛給她多少也是我的事。」白媽媽不滿地說。
  白騰揚便不做聲了,他媽媽一向很堅持自己的行為,那他多說也無用。
  「真是個愣木頭。」白媽媽對於白騰揚的無動於衷也實在看不過去,但是他就是不願意主動對杜憶雪好,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只能慢慢看兩人的發展。

  ◎             ◎             ◎

  白蓓麗和杜憶雪在百貨商店逛累了,便在一間咖啡店坐下。
  「其實真的沒有必要買那麼多衣服,我除了上班之外,有幾套便服就好了。」杜憶雪看著一大堆的戰利品,不覺有些擔心,而且她知道價格都不便宜。
  白蓓麗卻讓她放心,「這些衣服是為了讓妳取悅我哥的,妳要是不穿好看的衣服、不打扮,任何男人都無法對妳心動。」
  是這樣嗎?可是白騰揚好像對她什麼樣子都無動於衷啊,杜憶雪懷疑她的說法。
  「現在我哥不是每天都接妳回家嗎,這個就是很大的進步啊!」
  白蓓麗對於自己提出的計劃得到成功感到高興,當初她就是認定了杜憶雪的死心眼,才會想起這樣刺激白騰揚的方法,而杜憶雪也沒有讓她失望,成功地讓白騰揚每天都接她回家。
  杜憶雪害羞地點頭,雖然白騰揚是每天接她下班了,但是也是要她自己主動到他公司等他下班才行,他可是明確地說過絕對不會去接她的。
  「雖然是這樣,但是我們還是只限於此,其他就毫無進展了。」
  毫無進展?白蓓麗不相信,畢竟出了房間就有很多人在,白騰揚會保守地不表現還是正常,但是在房間裡兩人可是睡同一張床的,難道就不談心?
  「不會吧,你們平時在房間裡做什麼?不談心?不做熱血沸騰的事情?」白蓓麗的性格大剌剌的,所以有話也直說。
  這話讓杜憶雪滿臉通紅,尷尬地拿起飲料喝了一大口。
  「快說!」白蓓麗可不允許杜憶雪逃避,而且如果她不說出來,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幫她。
  「各做各的事情。」她低著頭說。
  白蓓麗崩潰,「我哥他是不是瘋了,居然這樣暴殄天物,娶回家的老婆居然不用?」
  杜憶雪被她說得更是害羞,「妳怎麼可以這樣說。」
  「難道不是嗎?妳可是我們幫他娶回家的美嬌娘,但是居然在房間裡還不把握機會。」要她是男人,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是妻子了,當然要行使丈夫的權利。
  杜憶雪看著白蓓麗,她也不懂是怎麼回事啊!不光是各做各的,還是各睡各的,她都很擔心,這樣下去他們會不會真的沒有進展?可是他一開始就聲明進了房間就不是夫妻這樣的話,而且兩人的界線也是非常的清楚。
  「這樣可不行,我要讓媽想想辦法才行。」這樣下去肯定會讓白騰揚找到機會離婚的。
  杜憶雪卻擔心,如果白媽媽知道了,肯定會責備他的,而且兩人一直分床睡這件事也會讓大家都知道。
  「不用讓媽知道吧。」
  「不說怎麼行,只有我媽才可以治得了我哥。」白蓓麗可不允許自己的親生哥哥欺負好朋友。
  杜憶雪還是不放心,其實白騰揚這樣也沒有什麼,雖然兩人之間毫無進展,但是起碼是和平共處了。
  「其實是不是太勉強他了,才會那麼反抗?」她知道他一直因為她而不高興。
  白蓓麗看著杜憶雪憂傷的樣子,也很替兩人擔心,不過杜憶雪既然那麼愛白騰揚,她相信她哥哥也不是傻子,會看不出來,既然這樣,那他遲早會被杜憶雪感動的。
  「根本不勉強,這只是正常人的反應,被壓迫之前總是會有點反抗的,之後就會好了。誰讓他不肯娶妻,我們不過是讓他提前擁有,他會喜歡妳的,所以不用自責。」她安慰杜憶雪說。
  可是杜憶雪總感覺他越來越遠,是她一直都追不上的人。
  「妳放心好了,妳喜歡他那麼久,總需要回報的,現在他只是在鬧脾氣而已,會好的。」白蓓麗看她又開始憂心忡忡,只能繼續安慰。
  杜憶雪並不覺得白騰揚會那麼容易接受她,但是她也沒有想過放棄,只是害怕自己的行為會讓他越來越反感,然後背道而馳。
  「希望如此吧。」她只能聽天由命,能當一天他的妻子就算一天,能待在他身邊,其實就非常好、非常幸福了。
  白蓓麗一邊安慰杜憶雪,一邊想著,還有什麼辦法能讓兩人的感情更進一步呢?

  ◎             ◎             ◎

  每天杜憶雪都會在下班之後到白騰揚的公司等待,而他也沒有開口拒絕什麼,只是毫無表情地上車離開,就好像她其實並不存在。
  不過杜憶雪並不覺得這樣不好,她一上車就會跟他說起白天發生的事情,她知道他肯定會嫌棄她囉嗦,但是她只是想讓他知道自己白天發生的事情。在車上時,是她最不會打擾他工作、不打擾他休息的時候。
  白媽媽像往常一樣準備好飯菜等著他們回來,但是今天卻對白騰揚非常的不滿。她本來以為白騰揚他們兩人同進同出的,就是感情變好的傾向,但是白蓓麗早上才告訴她,原來這只是他在她跟白爸爸面前的偽裝,而且兩人的關係就只是這樣同進同出,沒有任何的感情成分。
  「憶雪,吃多點牛肉,對身體好。」白媽媽幫杜憶雪挾菜。
  「哦,謝謝媽。」杜憶雪馬上道謝。
  這句媽總是讓白媽媽心情愉快,「憶雪,妳都不知道,聽到妳叫我媽的時候居然比聽到麗麗叫我時還要舒服一百倍呢。」
  杜憶雪看著白蓓麗生氣的模樣笑了,白媽媽還真是誇張。
  「媽,妳是不是真不把我當女兒啊?」白蓓麗氣鼓鼓地說。
  「當然是,但是妳知道很少有人婆媳關係會那麼好的,妳向憶雪多多學習,這樣我才會多多疼愛妳。」白媽媽卻理直氣壯。
  「我覺得麗麗很好啊,我才是最羨慕麗麗的人。」杜憶雪幫她說話。
  白媽媽卻連連搖頭,「那是妳以朋友的身分去了解她,但是我認識她二十幾年了,還會不懂她是什麼性格?」
  「媽,差不多就行了,我想在場的人都不想聽我以前的事情。」白蓓麗瞪著白媽媽,現在是說她的時候嗎,不是要撮合杜憶雪跟她哥嗎?
  白媽媽當然知道,但總需要一些切入點才可以吧。
  白騰揚掃視了一下坐在對面的兩個女人,感覺兩人有陰謀,而且是針對他跟杜憶雪的。但他跟杜憶雪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她們去改變,因為他完全不想改變。
  「好,不說妳,我說妳哥。騰揚,你和憶雪都結婚一個多月了,也該去蜜月旅行了吧?」白媽媽開口說。
  蜜月?杜憶雪這才想起還有蜜月這回事。之前因為白騰揚說工作忙,所以提議推遲,現在都推遲一個多月了,白媽媽再次提起,是不是有機會了?她不開口,反而看向白騰揚,想要知道他是什麼想法。
  他就知道她們是有陰謀的,但是他對這個話題很冷淡,因為答案只有一個,就是絕對不去。可是剛想開口,卻被白爸爸攔截了。
  「工作可以暫時放下,我准你的假,你要玩幾個禮拜都可以。」白爸爸很直接地說,反正公司現在不缺人,就算白騰揚是總裁,最多也就是他這個老人頂幾天工作嘛。
  白騰揚皺眉,以前那個教導他工作為重的爸爸居然都站在對立面上了。
  「對啊,工作不是很重要,還是陪妻子度過一個美好的蜜月才是最重要的。」白媽媽非常滿意白爸爸的表現,看來這次肯定會成功的。
  「哥,你居然可以有假期,那還不趕緊放假做什麼?」白蓓麗也在一旁煽風點火。
  杜憶雪則安靜地吃著飯,但是卻非常認真地聽他們的話,有假期了,那就證明他肯定是有時間去了。
  「趕緊出發,最好明天,費用我全包了。」白媽媽努力地撮合兩人,現在連全部費用都包了,白騰揚可千萬不要不領情。
  「憶雪,妳看妳婆婆多疼妳,妳好幸福啊!」白蓓麗羨慕不已地說,連她這個女兒都沒有享受過那麼好的待遇。
  杜憶雪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是要說謝謝嗎?但是白騰揚並沒有答應出發。
  「可是……」她看向一臉陰沉的白騰揚。
  白騰揚確實是非常的生氣,居然為了要讓兩人單獨相處,為了她,又是放假又是出錢,這齣戲也演得太過分了吧?
  「不去。」他堅定地說。
  杜憶雪不免失望,果然他還是不願意去。
  白媽媽看她不開心了,便大聲喊道:「抗議無效!既然結婚了,就要度蜜月,而且這也是每個女人希望的。」白媽媽可不允許他抗議,「都推遲一個多月了,是時候還給憶雪一個蜜月了。」
  白騰揚默不作聲,因為他的抗議是無效的,這也證明自己多說無益。
  雖然自己每天都會面對杜憶雪,她的逆來順受也讓他的虛榮心變得強大,可是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裡他始終都沒有愛上她,就足以證明他對她是完全沒有感覺的,根本就不想跟她做那麼多無謂的事情。
  「你到底答不答應?」白媽媽問他。
  現在他的回答重要嗎?白騰揚沒好氣地想。不過當他看到杜憶雪的時候,他知道,自己必須從她身上下手,她是他爸媽一直袒護的人,他卻是她喜歡的人,所以她肯定會聽他的,只要她不同意去度蜜月,那他們的蜜月旅行提議也會隨之結束。
  「再想想吧。」白騰揚回答了白媽媽的問題。
  「給你點時間,但是不許太久。」白媽媽也讓他有喘口氣的機會,反正結果還是一樣的。
  杜憶雪不知道他到底是答應還是不答應,不過她覺得最後的結果可能會讓自己失望。
  她真的很想跟他去旅行,就算只有一次也好,她想留下屬於兩人的記憶。如果她去求他,他會不會答應?她的要求其實很簡單,就算是去墾丁、花蓮,她都會很開心。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