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總裁秘書有染
【4.6折】總裁秘書有染

臉紅紅BR722--石秀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石秀
出版日期:
2014/06/1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長夜難枕
NT88
銷量:117
床上的小秘
NT88
銷量:79
總裁是匹狼
NT88
銷量:60
如嬌是妻
NT88
銷量:78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捉妻重婚
NT88
銷量:71
試婚一夜
NT88
銷量:81
半同居關係
NT88
銷量:75
交易人妻
NT88
銷量:101
嬌寵難耐
NT88
銷量:47
養債秘書
NT88
銷量:84
奪愛狂夫
NT88
銷量:75
恕難從婚
NT88
銷量:61
甜嫩嫩的稚妻
NT88
銷量:99
一夜成妻
NT88
銷量:7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19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265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160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159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馴尪
NT88
銷量:114
冷夫不好睡
NT88
銷量:116

性感女人的純真,讓不近女色的他蠢蠢欲動;
霸道男人的佔有,讓不諳情事的她無法自拔。

認識雷邁的人都知道,家境優渥,年輕有為的他為了事業,
美人看都不看一眼。可這麼驕傲又不把女人當一回事的男人,
一雙深邃的眼眸盯上高小雅時,清楚地明白,
這女人是他的獵物,只因為她讓他很血脈賁張。為此,
曾經是人人口中的硬漢,不曾為哪個女人用心過的雷邁,
對著將他拐上床的女人,一心只想著該怎麼將她養在身邊。
一開始,高小雅其實並沒有那麼稀罕雷邁這男人,
只覺得自己上輩子一定欠了雷邁很多,不然這輩子怎麼會活在他的使喚之下,
想反抗卻跑不了,想擺爛又鬥不過他,本來她是跟他一清二白的,
但既然大家都這麼想看她跟他有一腿,那她索性如大家所願,
勾上他的人後,使出美人計誘拐他愛上她。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高溫酷暑之下,通往機場的高速公路正嚴重塞車。
  高小雅坐在任職的飯店派給她的車子裡,抬腕看了手錶一眼,她那秀麗的眉心不由得攏緊。
  她必須在八點鐘之前趕到機場,去接那位上頭欽點她專門接待的執行總裁,對方來頭很大,據說飯店集團總部的主管都要讓他幾分,想必能力相當出色,而且行事很有手腕。
  因為要到機場接待他,高小雅看過他的照片,外表清俊爾雅,只是不知道性格、脾氣如何。
  高小雅上身穿著一件淺藍色直條紋襯衫,下身是一件黑色及膝窄裙,配一雙黑色高跟鞋,頭髮被她綰在腦後,整個人顯得成熟幹練。
  雖然高小雅這身打扮跟一般上班族沒有什麼差別,可是細看她那姣好的小臉、精緻的五官、白皙的皮膚,以及渾然天成的優雅氣質,又跟普通的上班族女郎有所不同。
  更讓人羨慕的是,她有著淡雅打扮無法掩飾的火辣身材,只是在她看來,這標準的三圍倒是給她添了不少麻煩。
  學生時期,校花的稱號總是伴隨著花瓶女的別稱,因為有很多男生追求,別人在背後說她是水性楊花。
  而學業與工作上的傑出表現,那些人都說是憑外表贏來的,這些她都很在意,沒有人知道她背後有多努力,只是學財金的她習慣與數字打交道,早就學會忽略那些不好的評價,也避免和那樣的人有過多的交集。
  高小雅不懂的是,董事長為什麼突然把執行總裁的特別助理,這個臨時特派的職位交給她?明明飯店人才濟濟、美女成群,比起她這個從財務部走出來,只懂得跟數字打交道的人,社交型人才多的是。
  而她根本就不懂得怎麼招待那位從國外調過來的執行總裁,只是她一向豁達,覺得只要以禮相待,對方總不會對她怎麼樣。
  前面的車子一動也不動,排了長長的隊伍,高小雅看了看照後鏡,後面的情況好不了多少,很多人都在不耐煩地按喇叭。
  高小雅進退兩難、欲哭無淚,她已經起得夠早了,還特別抄了近路,想趕在飛機抵達之前趕到機場接機,沒想到越是擔心的事情就越容易發生,她被塞在高速公路上了。
  高小雅打開車門下了車,走上前幾步,想知道前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幾個跟她一樣焦急地站在車子外的駕駛,正在喊著趕時間,快遲到了。
  一名交通警察走過來維持秩序,經過高小雅身邊時,停下腳步瞥了身材火辣的高小雅一眼,「前方道路發生大型交通事故,大家先等一下吧。」
  「能不能快一點?我真的很趕時間。」高小雅焦急地絞著手指,上頭委以重任,她不希望行程被耽誤。
  交通警察瞥了她一眼,「我們將傷患救護列為首要,拖吊車半個小時後會將事故車拖走,所以很抱歉,最快也要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高小雅清甜的嗓音微微提高,她咬著粉唇盯著交通警察半晌,在那位交通警察微微顯得羞澀,以為眼前的美女看上他之際,她轉過身回到車子裡,撥通了上頭的電話。
  「董事長,很抱歉,我在接雷總的路上,但是前面發生交通事故塞車了,恐怕沒辦法接雷總了……」高小雅講著電話,很無奈的樣子。
  「我先前已經跟雷總說過妳會去接機,這樣吧,我待會打通電話給他,另外派人去接他,如果他到了還沒開機,麻煩就大了。」董事長的語氣有些不爽。
  「董事長,麻煩你了,我已經很努力趕去機場了,沒想到……」
  「算了算了,臨時出狀況也不是妳可以預知的,先這樣了。」董事長掛斷了電話。
  高小雅將手機收好,望著前面的車龍,為自己沒有完成上頭交代的任務倍感自責。
  這段時間,因為飯店帳務出現問題,她才剛升為飯店財務部經理沒多久,一接手便是一個爛攤子。
  那麼大的財務漏洞,她已經加班去查所有的帳目,還是沒辦法查清楚那筆帳目的去向,美國總部知道了這件事,指派雷邁回國,揪出幕後黑手。
  高小雅知道飯店主管對雷邁的重視,作風正派的人只想讓他揪出幕後黑手,證明自己的清白,作風不正的則膽顫心驚,害怕自己作假帳被查出,被飯店掃地出門。
  至於財務漏洞背後的黑手,此刻想必正在想方設法隱藏罪證,保住他的飯碗,畢竟高小雅任職的這家國際連鎖飯店不是人人都可以進的。
  高小雅從那麼多的競爭者中脫穎而出,由一名普通會計升為財務部經理,真的很不容易,她不希望因為這次沒有達成任務,給上頭留下不好的印象,但她確實讓上頭失望了。

  ◎             ◎             ◎

  就在高小雅無措地抓著方向盤時,飛機已經抵達機場。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雷邁穿著剪裁合身的服飾,拉著行李箱走在人群中,引得周圍頻頻側目,他沒注意到那些或仰慕、或驚訝的目光,又或者可以說他很不屑。
  因家境優渥、年輕有為,雷邁目中無人,有著一顆很驕傲的心,因為職場上的打拚磨練,他是出了名的冷面鐵心。
  雷邁的行李很簡單,他不過是受總部的指示,到飯店分部處理一個小小的事件,這種狀況很常見,一般都逃不過他的法眼,處理完這個問題以後,他就會回到美國的總部,繼續開展他的事業。
  知道飯店分部派了人來接他,他只顧邁著步子向機場入境大廳走。
  雷邁的目光朝入境大廳的人群掃了一眼,讓他失望的是,接他的人似乎沒有出現,他沒有開手機詢問情況,直接黑著臉坐計程車到飯店。
  董事長親自到一樓大廳來接待雷邁,才讓他臉色稍微緩和,當董事長向他解釋,說接他的人在路上塞車了,他冷哼了一聲,算是了解了狀況。
  董事長以他的成熟老練看出雷邁的情緒,只當他是年輕氣盛,並不介懷,而且他一向懂得用人,這次派脾氣好、有耐心,做事認真,為人也很低調的高小雅來當雷邁的特別助理,他相信高小雅一定能幫公司一個大忙。
  雷邁不知道公司原本派誰去接他,總之一個不懂得預先準備就接下任務,最後還把事情搞砸的人,他不會認可。
  而此刻高小雅終於看到前面的車子緩緩地向前,但離接機的時間已經過了半個小時。
  等高小雅趕回飯店又過了半個多小時,她已經錯過了雷邁的接待儀式。
  高小雅踩著高跟鞋,氣喘吁吁地走進董事長辦公室。
  「董事長,我……我回來了。」高小雅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抹去額上的汗水。
  雷邁看了她一眼,凌厲的雙眼立刻注視著董事長,如果她是自己那位遲到的特別助理,那麼憑眼前這女人火爆的身材和令人驚豔的面孔,董事長算不算是在對他施美人計?
  可惜這女人一身普通的打扮,將她的美給掩蓋了,沒有什麼吸引他的亮點。
  只是對於董事長,他有了其他的看法,或許董事長認為自己回國會搶他的飯碗,才送他一個美人,讓他沉溺美色無法做正事,再以不務正業為由,早早打發他離開,但在國外,他的不近女色是出了名的。
  董事長見高小雅趕了回來,笑著站起身來,向雷邁作介紹,「雷總,讓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財務部的經理高小雅,她做事很周到,在國內這段時間,她會是你的特別助理,有什麼事情,吩咐她去辦就可以了,剛才是她去機場接你的,可是中途出了點狀況,我在這裡代她向你賠罪。」
  雷邁瞥了高小雅一眼,一張皎潔的小臉,一雙眼睛明亮動人,粉色的嘴唇也相當誘人,加上她完美的身材,的確是一個美人,只是除了美色之外,他看不到她做事有多周到。
  但高小雅是董事長推薦的人,雷邁再怎麼不喜也得給幾分面子,他輕輕一笑,「董事長這說的是哪裡話,以後我還要請高特助多多關照。」他說著向高小雅伸出手。
  「雷總你好,希望我們合作愉快。」高小雅微微笑著,露出一排整齊的小白牙,顯得很可愛,她禮貌地與他握手,可是他掌心的力度很大,讓她的笑容瞬間斂起,吃痛地瞪大雙眼看著他。
  雷邁微微一笑,卻無法讓人感覺到善意,他很快地鬆開了她的手。
  「雷總,之前真的很抱歉,我已經很努力趕去機場了,沒想到結果會是這樣。」被雷邁來了個下馬威,高小雅急忙道歉。
  雷邁沒有理會她,他一向最討厭沒有時間觀念的人,正因為這樣,他也狠狠地記住了高小雅這張臉。

  第一章

  飯店宴客大廳燈光輝映,顯得富麗堂皇,這是為雷邁的到來而舉辦的歡迎宴,也算是雷邁與飯店員工的見面會。
  雷邁西裝革履,顯得氣宇軒昂,觥籌交錯之間,他不冷不熱地與前來攀談的人交談,而高小雅跟在他身後,只能以禮貌的微笑,挽回雷邁愛理不理的態度所造成的影響。
  身為他的特別助理,高小雅有苦說不出,在一個小時之前,她開車將雷邁送往飯店安排給他的住處時,她就隱約有些不安。
  雷邁似乎對她很不友善,她絞盡腦汁找了一些話題跟他聊,只是為了讓他不至於那麼悶,可是他對她的話題一點都不感興趣,只留她一個人自言自語,最後他還以「開車的時候專心一點」一句話,讓她識趣地把嘴巴閉上。
  到了雷邁的住處,他依然很不滿,安排給他的別墅位於半山腰,風景優美,裡面的裝潢也很別緻,但雷邁一臉不屑,將他的行李箱推到高小雅面前。
  高小雅用手扶著行李箱,困惑地看了他一眼。
  「幫我把東西整理好,我先去洗個澡,晚上要穿的西裝另外放。」雷邁下達完命令,便轉身走進浴室。
  「好,我知道了。」高小雅聽從他的吩咐。
  雷邁回過頭瞥了她一眼,是一貫的警惕與不信任。
  雷邁對高小雅有所防備,雖然高小雅這個人似乎很單純、不做作,更不會趁兩人單獨相處的時候,有什麼不尋常的舉動,但不管董事長安排這個特別助理給他有何目的,他不是為美色而來的。
  高小雅當然不知道雷邁對她的滿腹猜忌,她將他的行李箱拖進他的臥室,將裡面的東西一個個拿了出來,擺放在床上,筆記型電腦、護照、衣物、領帶,還有一些文件……從他攜帶的物品看來,他應該是一個行事乾淨俐落的人。
  高小雅將他的筆記型電腦放在桌上,將他的護照還有文件放進抽屜裡,轉身準備將他的衣物和領帶都放進衣櫃裡,想到他剛剛說要留一件西裝另外放,她認真地挑選了一下,將一套黑色西裝拿出來,將其他衣物掛進衣櫃。
  高小雅輕輕關上衣櫃時,看到下半身裹著浴巾的雷邁從浴室走了出來,他結實的胸肌、性感的腹肌,嚇得她花容失色,急忙轉過臉去不敢再看他。
  看著她的反應,雷邁有些滿意,經過他的試探,她不像是心機很重的女孩。
  剛沐浴過的他顯得神清氣爽,一邊擦拭著頭髮,一邊走到床前,拿起西裝看了看,繼而回過頭看著高小雅,「西裝要熨一下,我不喜歡穿有皺褶的衣服。」
  「好好好,我馬上做。」高小雅轉身去拿熨斗,為自己不用再面對赤裸著上身的他鬆了口氣。
  高小雅從床上拿起衣服,快步離開雷邁身邊,將衣服在桌面上攤開,她開始認真地將西裝熨平。
  雷邁看了她一眼,「妳是用什麼方法成為我的特別助理?」
  高小雅為他第一次攀談感到意外,但笑容很快就浮現在她臉上,「哦,這本來不是我的工作,而且公司有很多出色的同事都想做這份工作,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董事長讓我來做,或許是因為我是飯店財務部經理的緣故,配合你這次的工作會比較方便……」
  「這別墅裡面的裝潢是妳安排的?」雷邁看著粉色窗簾,挑挑眉頭。
  「對啊。」高小雅似乎很自豪,「從租下這座別墅到裝潢,整個過程都涉及公司的財務支出,所以董事長將這件事交由我全權負責……」
  「怪不得……」雷邁若有所思,打斷了高小雅的話。
  高小雅望向他,「雷總,有什麼問題嗎?」
  雷邁嘴角勾起一個邪魅的弧度,對她的問題不置一詞。
  高小雅真的有點搞不懂他了,將衣服遞給他,「你的衣服熨好了。」
  雷邁接過衣服,目光卻停留在高小雅的臉上,不發一語。
  高小雅被他盯得心裡有點發毛,看著他赤裸的上身不禮貌,看向別處又顯得很不尊重他,她只能直視他的雙眼,但他一直盯著她看。
  高小雅的指頭輕輕地觸了一下自己的鼻尖,「你還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嗎?」
  「我要換衣服,妳是不是打算一直站在這裡?」雷邁說著已經開始解開浴巾。
  「呃,當然不是,我馬上出去。」高小雅紅著臉,快步地往房門走去。
  雷邁用奇怪的眼神目送她離開房間,換好西裝,他一邊繫領帶,一邊走出房門,下了樓梯來到客廳。
  「我們是不是可以出發了?」高小雅從沙發上站起來,語帶詢問。
  雷邁上下打量她一眼,「難道妳打算就這樣不修邊幅地跟我一起參加宴會?」
  高小雅摸摸自己的頭髮,再低頭看一下自己的服裝,「這有什麼奇怪的嗎?我覺得沒有問題啊。」
  「我不喜歡我的特助連基本的禮儀都沒有。」雷邁從她身邊走過,繼續繫著領帶。
  「可是我沒有帶禮服過來,趕回家去拿又來不及,只能穿這一身了,而且很多同事都是下班之後直接過去會場的,所以就算穿成這樣也沒關係。」高小雅向雷邁解釋。
  「車鑰匙給我,禮服妳自己看著辦吧,到時候飯店見。」雷邁很不客氣地要了車鑰匙,丟下高小雅,逕自走出別墅的大門。
  高小雅站在偌大的客廳,眼看時間漸漸接近,她要是趕回家換衣服再化妝,一定會遲到,她只好撥通電話,叫來一輛計程車。
  雷邁這傢伙果然很可惡,只是她答應了最最敬重的董事長,沒辦法不遷就他,可是對於他過分的要求,她才不會勉強自己去做。

  ◎             ◎             ◎

  當高小雅穿著原本那身套裝出現在雷邁面前,他顯然很不爽,高小雅跟在他身後一整個晚上,他都對她不理不睬,與來賓敬酒時,臉色也不太好看。
  幾個裝著晚禮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同事向雷邁走來,向雷邁舉杯的同時,對高小雅投以輕蔑的眼神,而那樣的眼神也被雷邁盡收眼底。
  「小雅,妳一定要全心全意地服務、照顧我們雷總喔,我們當初是忍痛割愛,才將他拱手讓給妳的。」公關部部長的玩笑開得很逼真。
  雷邁蹙起眉頭,他可不是物品,不是給隨便哪個女人「拱手相讓」的,哪怕這僅僅是一個冷笑話。
  高小雅知道她得到特別助理這份美差,讓很多人不高興,但她還是面帶微笑,「應該說是雷總關照我才對。」
  雷邁對高小雅說的話很滿意,微笑看著這些女人。
  「可是小雅啊,我們都換晚禮服出席這麼盛大的宴會,畢竟是為雷總接風的,身為雷總的特別助理,妳也穿得太隨便了點。」另一個部門的主管穿得時尚性感,她看了看高小雅身上的套裝,語帶譏諷。
  「那麼妳的言下之意,是我沒有好好關照她囉?」雷邁拿著酒杯,語氣卻很平靜。
  「我哪敢啊,只是覺得小雅自己應該注意一點。」那位主管急忙替自己打圓場。
  雷邁望了高小雅一眼,「這一點,我們自信過人的高特助可是一點都不關心她的形象問題。」
  「花瓶女就是花瓶女嘛。」幾個女人輕聲地譏諷,語氣裡卻是嫉妒的味道。
  雷邁望向她們,「妳們在說什麼?」
  「沒有沒有。」幾個女人急忙擺手,花瓶女是她們諷刺高小雅的稱呼,要是讓雷總知道了,會影響到他對她們的印象。
  「高特助她今天幫了我很多忙,所以連換套晚禮服、化妝的時間都沒有,不過我不介意,即使她素顏出席宴會,我還是對她的表現很滿意。」雷邁言語之間是對高小雅的肯定。
  就在那一刻,高小雅對雷邁投以感激的一瞥,將之前對他的種種想法都拋諸腦後。
  雷邁向她們舉杯,將杯中的香檳一飲而盡。
  幾個女人面面相覷,不得不承認,高小雅不愧是高小雅,短短一天就用她的美貌將新來的執行總裁拿下了。
  「失陪了。」雷邁將酒杯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向另一處走去,高小雅快步跟上他。
  「雷總,謝謝你。」高小雅知道自己的聲音已經低得不能再低了。
  雷邁停下腳步,以奇怪的目光打量著她,「謝我什麼?妳不會天真地以為我剛才是在替妳說話吧?」
  「呃……」不是嗎?高小雅咽了口口水,為自己的會錯意感到尷尬,轉頭便看到擺在桌面上的美味佳餚,她想藉機從雷邁眼皮底下溜走,「我肚子好餓,能不能過去吃點東西?」
  雷邁對她的請求聽而不聞,雙臂環在胸前,「女人是男人的臉面,身為我的特別助理,妳沒有聽從我的指示,整理妝容出席晚宴,已經讓我很丟臉了,現在妳還想在大庭廣眾之下狼吞虎嚥,把我的臉丟光了,妳才開心是嗎?」
  「我沒有狼吞虎嚥好不好,只是肚子真的很餓嘛。」高小雅欲哭無淚,她真的搞不懂面前這個男人是不是人格分裂,對她時好時壞,剛才才維護她,現在又要管她,像個控制狂一樣。
  高小雅搖搖頭,算了算了,他一定是初來乍到,水土不服、心情不爽,才會將脾氣撒在她身上。
  雷邁看了她一眼,「要吃可以……」
  「真的嗎?太好了。」還沒等雷邁說完,高小雅露出興奮的神色,就差手舞足蹈直奔美食了。
  可是下一秒,雷邁只用了一句話將她打回萬丈深淵,「我還沒講完,妳開心什麼?要吃可以,宴會結束以後,妳吃多少我都無所謂,可是在開車送我回去之前,妳什麼都不可以吃,只可以喝果汁。」
  高小雅心都涼了,她不再指望什麼,只是乖乖地跟在雷邁身後,向他介紹前來敬酒的飯店主管。
  等見過了飯店的主管,雷邁看看腕錶,接著望向高小雅,「可以了,開車送我回去。」
  「可是還有些員工沒有見過耶。」高小雅提醒。
  雷邁掃視全場,「我不想浪費時間在一些無關緊要的人身上。」他說完已經往宴客大廳門外走去。
  「那些是無關緊要的人嗎?」高小雅輕聲嘀咕,跟上他的腳步。

  ◎             ◎             ◎

  車上,雷邁一聲不吭,只是閉目養神。
  高小雅專心地開著車,經過某家餐廳,她看了看照後鏡裡的雷邁,「你要不要吃點東西?」
  「不用了。」雷邁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
  「那好,如果你累了,我先送你回去,我再去吃,吃完我也要下班回家了,明天我再過來接你回飯店。」知道不用陪雷邁吃飯,高小雅輕輕地舒了一口氣。
  車子開進別墅大門,高小雅等雷邁下了車,準備倒車出去。
  「對了,我想喝杯咖啡。」雷邁突然來了興致,叫住她。
  「廚房裡有即溶咖啡,你可以自己泡來喝。」這點小事,高小雅可不打算下車幫他代勞。
  「我不想喝即溶咖啡,我要現磨的。」
  「剛才回來的路上,你又沒說要喝。」高小雅有些不滿地看著車窗外的他。
  雷邁挨近車窗,魅惑地一笑,「剛才我不想喝,現在我想喝了,怎麼樣,有意見嗎?」
  「我怎麼會有意見,現在我去市區幫你買,要什麼吃的嗎?你晚上好像沒吃什麼東西。」高小雅可不希望買完咖啡,雷邁又要她去買吃的,只好問清楚然後一次幫他買回來。
  「再說吧,現在只想喝咖啡。」雷邁扔下她,長腿邁上門前的臺階。
  高小雅一踩油門,揚長而去。
  握著門把的雷邁回過頭,唇角勾起一抹笑弧。
  半個小時以後,高小雅再次出現在雷邁的住處。
  室內的光線很暗,加上雷邁沒有開客廳的燈,只留著玄關處的燈亮著,所以高小雅走進客廳後必須摸黑上樓。
  「雷總,你的咖啡來了。」高小雅輕敲他的房門。
  沒有回應,高小雅只好輕輕推開門,走了進去。
  浴室的門打開了,雷邁走了出來,嚇了高小雅一跳。
  「怎麼回來了也不出聲?」雷邁蹙著眉頭,繼續擦拭自己的頭髮。
  「我有敲門了,來,你的咖啡。」高小雅將打包好的咖啡遞給他。
  「哦,放著吧,我現在不想喝咖啡。」雷邁舒服地斜躺在床上,打開筆記型電腦。
  高小雅瞪大雙眼,正想跟他爭辯,但又擔心惹毛了他,他會有更過分的要求,只好擺擺手,「那算了,太晚喝咖啡也不好,咖啡我放這邊,如果沒什麼事,我先回去了。」
  「我肚子有點餓,幫我做點吃的吧。」雷邁很不客氣地說。
  「現在……做飯?」高小雅看著面前的雷邁,嘴角抽搐,他太看得起她了,也不先問一下她的廚藝如何。
  雷邁將視線從電腦螢幕移到她臉上,「有什麼問題嗎?」
  高小雅擺擺雙手,「沒有,只是我的廚藝不怎麼樣,如果做出來的飯菜不合你胃口,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還不至於那麼挑剔。」雷邁轉過臉去,不再看她。
  「那我先去忙了。」高小雅走出他的房間,快步下樓。
  經歷一番苦功,從小沒進過廚房的她終於把飯菜做好,等她上樓去叫雷邁吃時,他竟然已經睡著了,氣得她直跺腳,她不得不懷疑,從想喝咖啡到肚子餓想吃飯,都是他在捉弄她。
  高小雅一身油煙味地開車回到家,洗個澡再吃完媽媽幫她留的飯菜,已經是凌晨了,她倒頭就睡。

  ◎             ◎             ◎

  隔天清晨,高小雅開著車往雷邁所住的別墅趕,郊區的空氣特別好,清晨的涼風從半敞的車窗灌進車子裡,她呼吸著新鮮的空氣,試著讓自己清醒過來。
  她昨晚搞到很晚才能睡覺,為了不讓雷邁繼續挑她毛病,她睡前還刻意將鬧鐘設定提早一個小時,今天她早早就起床,特意化了個精緻的淡妝,雖然身上仍穿著毫不起眼的套裝,但淡妝讓她增色不少。
  而且為了讓雷邁起床就能吃早餐,她特意到家裡附近的早餐店外帶了幾份早點,是她平時跟家人一起吃的雞肉三明治、培根蛋堡還有燒餅油條,不知道他喜歡什麼口味,她每樣都要了一份,還特意幫他買了杯咖啡。
  她做那麼多不是要管理他的胃,只是希望雷邁不要再找她的碴。
  車子開進別墅,高小雅拎著早餐,踩著高跟鞋走進了別墅。
  擔心會擾雷邁清夢,高小雅小心翼翼地將腳步放輕,沒想到雷邁那麼早就起床,她與站在餐桌前喝開水的他撞個正著。
  雷邁大概剛起床,頭髮顯得有些凌亂,但讓他看起來很帥氣,比起昨天殺傷力十足的樣子,此刻他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讓高小雅忍不住多看他幾眼。
  「雷總早安。」高小雅試著跟他打聲招呼。
  雷邁瞥了她一眼,「不早了,妳差一點又遲到了。」
  果然一秒鐘就打回原形,高小雅對他的好感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雷總,昨晚我做飯的速度太慢了,做完去叫你的時候,你已經睡了,所以今天早上我特地幫你準備了早點,你快趁熱吃。」
  「唔?臺北的早點?久違了。」雷邁似乎很感興趣,拉開椅子坐下。
  高小雅將各式早點擺在他面前,最後還捧上咖啡。
  雷邁拿起雞肉三明治咬了一口,味覺瞬間勾起了他小時候的回憶,他不禁蹙起眉頭,細細地回味著。
  雖然過了很多年,但他不會忘記這個滋味,那時候爸媽仍在國內,無暇照顧他,是家裡一位老管家負責他的起居,那位老管家每天都會替他準備不同的早點,他最愛的就是雞肉三明治。
  隨著爸媽拓展事業,他們一家移民到美國,自從到了國外,他就再也沒有嚐過這種味道,他忽然懷念起那位老管家,懷念過去的溫暖美好,但他並不是一個輕易流露感情的人,只是沒想到高小雅讓他重新回味過去的回憶,她總算做了一件讓他滿意的事。
  「怎麼樣,這些早點還可以吧?」高小雅坐在他面前,期待他滿意的答案。
  雷邁看了她一眼,「還好,對了,晚上房間溼氣太重,幫我弄一臺除溼機,還有幫我把西裝熨好,待會我沐浴後要穿。」雷邁冷冷地吩咐她要做的事,起身上樓。
  「好,我會照辦。」高小雅看著他的背影應道。

  ◎             ◎             ◎

  回到飯店,高小雅才知道這是她糟糕的一天的開始。
  自從領著雷邁走進飯店大廳,高小雅便感覺到周圍的敵意,的確,成為總裁特助讓很多人對她滿懷嫉妒,沒有人知道,這個總裁特助的工作其實就是打雜,而且還要忍受總裁的冷嘲熱諷。
  如果可以,她寧可回去跟她的數字打交道,而不是跟在雷邁身後,像個奴婢一樣,還得腹背受敵,才第一天正式工作,她已經知道接下來的日子會有多淒涼了。
  剛走進財務部辦公室,雷邁看了看員工名單,思量了一下,作了個別人看來很不近人情的人事調動,當他把他調整過的員工名單交給高小雅安排時,她好奇地看了那份人事調動名單一眼,瞬間被嚇了一大跳。
  辦公室幾個資歷較深的員工被安排到基層,而且安排的任務是把所有的帳目都搬出來,將資料輸入集團的資料庫,高小雅知道這工作量很大,而且還是讓辦公室的資深員工來做,她拉拉雷邁的衣袖,「這不太好吧?」
  「怎麼了,妳又有意見?」雷邁冷眼看著高小雅,資料必須輸入電腦才能夠清晰透明,且方便定期的審核。
  「在這個時候人事調動不太妥當,因為他們本來就有自己的職務……」高小雅低聲求情。
  那群員工可不好惹,身為一個新人,她成為他們的上司已經招來了很多不滿,如果再作人事調動,他們會對她更有意見。
  雷邁看了看優柔寡斷的高小雅,「高特助,難道妳調遣不了妳的人嗎?馬上把他們原本的工作撤了,現在開始全部聽我的安排。」
  高小雅咬咬嘴唇,顯得有些為難,「好吧,我去跟他們說。」
  看著辦公室裡仗著自己是資深員工,平時工作很懶散的下屬,高小雅走到他們面前,按照雷邁的意見,讓他們作了人事調動。
  果然下一秒他們就開始炮轟,「什麼意思啊,高經理,憑什麼把我們調到隨時都要加班的職位上?妳有什麼資格降我們的職啊?」
  「那是……」面對下屬們咄咄逼人的樣子,高小雅顯得有些為難。
  「那是我的意思,高特助只是照我的意思宣布而已。」雷邁在緊要關頭擋在她面前。
  知道是雷邁的意思,所有人都閉上了嘴。
  「怎麼都不說話了?有意見可以跟我提。」雷邁冷眼看著剛才還很囂張地跟高小雅談判的員工,「如果沒有意見,就按照這樣的安排去做事。」
  「那高經理呢?她的工作會有怎樣的安排?」有人提問,如果雷邁給她輕鬆的工作,他們一定不依。
  「高經理今天會陪我參觀整間飯店,飯店那麼大,走完全程想必很累,如果你們喜歡,我不介意你們隨行。」雷邁微笑看著他們。
  「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那群人訕訕地笑著散場。
  「好了,我必須熟悉一下飯店環境,高特助,麻煩妳了。」雷邁微笑看著高小雅,伸出手示意她先請。
  高小雅雖然對人事安排感到很抱歉,但還是聽從雷邁的吩咐,走出了辦公室。
  兩人的身影剛離開,辦公室裡便傳來竊竊私語。
  「才一個晚上,不知道跟雷總吹了什麼枕邊風,一大早就拿我們開刀。」
  「就是,不知道出賣了什麼色相,讓董事長提拔她,現在雷總剛來,她又攀上了,還教唆他指使我們做最累的工作,水性楊花的女人。」

  第二章

  眾員工們怨聲載道,而他們不知道,高小雅的工作比起坐在辦公室裡吹冷氣的他們,不知艱難了多少倍。
  雷邁以熟悉飯店環境為由,讓高小雅陪他走遍整間飯店,從各個部門到飯店客房、餐廳,還有娛樂設施,甚至連庭院花園都沒錯過。
  從花園回飯店的路上,高小雅感覺到踩著高跟鞋的雙腿已經浮腫了。
  最後因為董事長請雷邁去一趟辦公室,她才得以休息一會。
  高小雅坐在走廊的長椅上,將雙腳從高跟鞋裡解放出來,彎下腰細細地察看腳上的傷勢。
  她的腳後跟被鞋子邊緣磨得發紫了,她不知道接下來雷邁還要去什麼地方,但此刻她真的一步都不想再走了。
  雷邁從董事長辦公室出來,看到高小雅坐在長椅上低頭看著她的腳,她的腳後跟好像受傷了。
  他蹙蹙眉頭,的確,他不得不承認董事長指派給他的特別助理還挺敬業的,穿著高跟鞋陪他走那麼長的路,在他面前竟然沒有任何怨言,不過此刻下定論為時過早,他還要繼續考驗她的耐性。
  雷邁跨著長腿,大步走到高小雅面前,他手握拳擋在唇邊輕咳一聲。
  高小雅抬起頭,急忙穿起高跟鞋,迅速地站起身來,一副聽從吩咐的樣子。
  「回辦公室,幫我把近兩年業務經費報銷的表格都拿到我辦公室去。」
  「哦,好。」高小雅應著,快步向財務部辦公室走去。
  高小雅將兩本厚重的帳本搬到雷邁面前,而後舒服地坐到一邊的沙發上,心想雷邁大概是良心發現饒了她,開心地瞇起雙眼。
  「喂,先去幫我泡杯咖啡。」雷邁坐在辦公桌前認真看帳本,頭也不抬一下。
  高小雅望向他,她發現自己還是高估了他的良心,不對,他根本就沒良心。
  高小雅一肚子不滿,但她還是站起身來,快步向門外走去。
  「咖啡來了。」高小雅將一杯熱咖啡放在辦公桌一角,看了看雷邁的工作進度。
  雷邁拿著一支筆在帳本上圈圈點點,也沒抬頭看她一眼,只是伸手去端咖啡,抿了一小口,不覺攏緊眉心。
  「妳沒有泡過咖啡嗎?」雷邁對高小雅投以不滿的眼神。
  「嗯?」高小雅對他的話一頭霧水。
  「倒了,到外面幫我買一杯。」雷邁將只嚐了一小口的咖啡重新放回桌面上。
  「哦。」高小雅應了一聲,端起咖啡杯轉過身,咬牙切齒,氣沖沖地往門外走去。

  ◎             ◎             ◎

  窗外夜燈閃爍,車子裡的兩個人沉默著。
  高小雅坐在駕駛座上開車,她真的不知道,她是怎麼度過這看似短暫實而漫長的兩天。
  這兩天,雷邁簡直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來折磨她,她自信滿滿完成的任務,他總能挑出毛病,老是被他找碴,高小雅感覺自己快要喪失自信了,她從不曾覺得自己那麼差勁。
  「太失敗了。」高小雅輕輕地嘆了口氣。
  高小雅不知道,雷邁一直看著照後鏡裡的她,哪怕是一絲細微的表情,都會被他的雙眼捕捉。
  「開車的時候認真點,別心不在焉的。」雷邁抓住時機開口。
  「哦。」高小雅應了一聲,透過照後鏡看了他一眼,疑惑他怎麼知道她在想別的事。
  沒想到高小雅小小的動作再次落入雷邁眼裡,他端正地坐在後座,看著照後鏡裡的她,「有意見嗎?」
  高小雅回過頭看了他一眼,又繼續專注地看著前方,「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事情?」
  「別問那麼白痴的問題,我不想回答。」雷邁繼續看他的文件。
  「算了,不跟你計較。」
  高小雅恨不得馬上將雷邁送回他的住處,明天她休假,這意味著她明天一整天都不用見他,待會可以回家喝媽媽煮的湯還有媽媽做的美食,太好了,想到這裡,她的心情瞬間好了許多,她恨不得將身後的男人一腳踹回美國去,讓她可以輕鬆地做回她自己。
  車子開進別墅的大門,高小雅回過頭看了雷邁一眼,「你進去吧,後天我會準時過來接你去飯店。」
  雷邁合上文件,「後天?不行,明天妳必須過來一趟。」
  「什麼事?明天我休假耶。」他的話猶如晴天霹靂,高小雅一臉疑惑地看著他,他該不會想把她最難得的一天也霸佔吧?
  「我很不滿意別墅的裝潢,明天妳過來重新幫我布置一下。」雷邁很坦白。
  「裝潢不是很好嗎,為什麼突然不滿意了?」高小雅對雷邁的要求無法理解。
  「如果很好,我就不會讓妳重新布置了。」雷邁神態自若,反正他對裝潢不滿意是事實,但好好折磨她一番是他的本意,沒有什麼比折磨她、氣她來得讓他開心。
  果然是黑心資本家,高小雅心裡暗暗地罵了一句,但馬上陪上笑臉,「這樣啊,那我明天打電話找室內設計公司過來,按你的想法好好重新布置吧。」
  「妳是不是太天真了?」雷邁一句話潑了她一桶冷水。
  「你不是說要換裝潢嗎,我這樣做有什麼不對?」高小雅快被這個男人逼瘋了。
  「找工人得付薪資,妳該不會想在公司的開支上多添一筆爛帳吧?這次妳親自幫我裝潢。」雷邁不客氣地說完就下了車。
  「我又不是做裝潢的工人。」高小雅氣沖沖地對著雷邁的背影大喊。
  雷邁不再答理她,逕自走上臺階開門進屋,還輕輕地關上了門。

  ◎             ◎             ◎

  高小雅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流年不利,為什麼會遇上雷邁這種又挑剔又愛找碴的上司?
  第二天,當她站在雷邁別墅的客廳時,她真想不明白這麼豪華又氣派的裝潢,他還挑剔什麼。
  藍色的窗簾優雅大氣,漆成淺黃色的牆面讓人感覺明媚溫暖,還有淺綠色的沙發抱枕,讓人感覺清新淡雅,這是她依照照片裡清俊爾雅的他量身打造的,他竟然枉費她一番苦心,讓她重新布置。
  雷邁穿著一身休閒服,端著一杯咖啡走到她面前,上下打量她一番,「今天怎麼穿得那麼隨便?」
  高小雅仰頭說:「怎麼樣,這也算隨便嗎?來做苦工當然要穿簡單一點了。」
  「有備而來,對工作還滿用心的,好吧,妳先從客廳開始。」雷邁似笑非笑地說完,走到沙發前坐下,一邊喝咖啡一邊看她怎麼開始。
  的確,高小雅身上穿著一件T恤加上一件牛仔短褲,腳上穿著一雙運動鞋,她是有備而來的,既然上司不滿意,她也只能努力讓他滿意。
  站在客廳中央,高小雅輕托著下巴,打量了客廳一會,「我真不覺得這樣的裝潢有什麼不妥耶。」
  「我比較喜歡冷色系。」雷邁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
  「冷色系有什麼好?夏天看起來死氣沉沉,冬天看起來更冷,我覺得暖色系會讓人的心情變得輕鬆,住在這裡的人會覺得很舒服。」
  「心情放鬆、生活安逸,人就會變得怠惰,警覺性也不高,做事效率降低,甚至沒有效率,這跟養一隻豬在這裡有什麼區別?」雷邁說完繼續喝他的咖啡。
  高小雅不滿地嘟嘟嘴,「儲藏室有冷色系的裝潢材料,我去拿。」
  「我不要那些堆在倉庫的材料,去買新的,刷我的卡,務必讓我感到滿意。」雷邁扔給高小雅一張卡。
  高小雅接住了卡,「我買的你未必滿意,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不必了,我只要冷色系,用最好的材料,反正妳現在看到的全部都要換,特別是我的房間,粉色的窗簾真的讓我很不舒服,趕快換了,真不知道妳腦袋裡到底裝了什麼。」雷邁說完往二樓走去。
  高小雅無奈,只好一個人出門。
  當高小雅把冷色系的油漆、窗簾、沙發、棉被、床單這些東西運回別墅,雷邁正坐在屋外走廊的躺椅上閉目養神。
  高小雅吃力地將買回來的傢俱和材料一樣樣搬進別墅,雷邁也不來幫忙一下。
  等搬完所有的東西進屋,雷邁的聲音才幽幽地傳來,「那麼粗重的工作,為什麼不找我幫忙一下?」
  「我哪敢勞駕你。」高小雅知道他在說風涼話,只專注於自己的工作。
  「那麼這裡就拜託妳了,我親愛的特助小姐,我先回房休息一下,明天還得好好調查資料,不過我真不知道妳這財務部經理是怎麼當的,讓我從美國大老遠跑來處理妳的爛攤子。」雷邁伸了個懶腰,站了起來。
  「我才剛當上財務部經理好不好,我是剛上任才發現這個紕漏的。」高小雅氣得咬牙切齒,她最討厭別人不認可她的能力了。
  「喔,那我真不知道是妳太不幸了還是妳太幸運了。」
  「當然是不幸囉。」要不是發生了這樣的情況,她就不需要當他的特別助理,就不用天天被他找碴了。
  「好吧,那我就不打擾妳了,我回房休息一會。」雷邁漫步走上樓梯,到了轉彎處,他停下腳步,「哦,對了,聲音輕一點,不要影響我的睡眠品質。」
  高小雅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繼續思考她的布局。
  從刷油漆、換窗簾,再把沙發還有抱枕全部換為冷色系,最後將別墅裡裡外外打掃了一遍,高小雅終於滿意地點點頭。
  雖然換為冷色系,但高小雅對色彩布局有基礎的了解,主要是替空間增加了沉穩、個性還有大氣,沒有那種冷冰冰的感覺,沒辦法,她做事力求完美,雖然雷邁真的很可惡,可是她不會針對人,只會把手頭上的工作做到最好。
  「雷總,我把房子裝潢好了。」高小雅朝著樓梯口高喊,滿意地癱坐在沙發上,這才感覺到全身又痠又麻,實在是累壞了,她坐起身來捶著手臂,此時雷邁已經下樓。
  雷邁知道高小雅很敬業,但沒想到眼前煥然一新的裝潢會那麼完美,頓時對高小雅的能力有了一定的認可。
  「怎麼樣,無可挑剔了對吧。」高小雅一臉得意地看著他。
  「一開始就幫我裝潢成冷色系的話,也不至於重新裝潢了,以後少做那些吃力不討好的事。」雷邁說完往廚房走去。
  高小雅攀著沙發的靠背,「雷總教訓的是,那我現在回去囉,出了一身汗很不舒服,我要回家洗個澡,明天見。」高小雅說著拎起自己的包包,準備離開。
  「別急著走,冰箱空了。」雷邁叫住她。
  高小雅回過頭,「我已經把信用卡放在桌上了,你想要什麼就自己去買好了,附近就有一家超市,走路過去的話才幾分鐘。」
  「是嗎?那妳速去速回吧。」雷邁到客廳的沙發前一屁股坐下,打開電視。
  高小雅咬咬粉唇,他真的是奴役她上癮了,雖然滿腹怨氣,但一想到完成任務就可以回家,她馬上精神百倍地衝向附近的超市。

  ◎             ◎             ◎

  天空電閃雷鳴、烏雲壓頂,樹木的葉子在頭頂沙沙作響,眼看一場暴雨即將來臨。
  高小雅提著一大袋食物,在人行道上快步走著,想在下雨之前趕回去,她搞不懂自己怎麼會那麼倒楣,明明出門的時候天氣還挺好的,怎麼從超市出來就變成這個樣子?
  高小雅很想回超市買一把傘,但她忘記帶自己的錢包了,用的又是雷邁的卡,花他的錢,不知道他會不會再找她的碴,她只好加快腳步,想趁下雨前趕回去。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