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債主老公
【4.6折】債主老公

別人眼中的景紹鈞是個說一不二、強勢內斂的男人, 可在夏小墨面前,他雖然有點霸道,有點專制, 卻是個十足十溫柔貼心的鄰家大哥哥。 他跟她從小青梅竹馬長大,夏小墨卻怎麼都沒想到, 景紹鈞竟然會一聲不響的丟下她走了,連個道別都沒有。 她以為,這輩子再也不會碰面,可六年後的她, 不但住進了他家,初吻被他搶走,最後還成了他的小職員。 一連幾夜被他壓上床要得腰痠腿疼,差點連床都下不了, 才發現,景紹鈞這個披著羊皮的大色狼, 不過是想跟她玩玩,不然他怎麼可以什麼都做了, 又是同居又是試婚,卻遲遲不肯跟她求婚!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葉晴
出版日期:
2013/12/0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2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兩小無猜時,她是公主,是他捧在手心上的寶;
男女朋友時,他是惡男,是她避之不及的色狼。


別人眼中的景紹鈞是個說一不二、強勢內斂的男人,
可在夏小墨面前,他雖然有點霸道,有點專制,
卻是個十足十溫柔貼心的鄰家大哥哥。
他跟她從小青梅竹馬長大,夏小墨卻怎麼都沒想到,
景紹鈞竟然會一聲不響的丟下她走了,連個道別都沒有。
她以為,這輩子再也不會碰面,可六年後的她,
不但住進了他家,初吻被他搶走,最後還成了他的小職員。
一連幾夜被他壓上床要得腰痠腿疼,差點連床都下不了,
才發現,景紹鈞這個披著羊皮的大色狼,
不過是想跟她玩玩,不然他怎麼可以什麼都做了,
又是同居又是試婚,卻遲遲不肯跟她求婚!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晚上,在一棟大樓的頂樓辦公室,還有一個男人孜孜不倦的工作著。
  在工作告一段落之後,男人便伸一個懶腰,開這家公司的時候就預想著會特別忙,但是沒想到居然會忙到晚上十點都還沒有離開公司。
  當年被父親勒令離開的時候,他便和好友們商量,以開發軟體這個契機開設一間公司,專門銷售他開發的軟體,而這個決定得到了大家的贊同,過沒多久這個計畫便實現了,他現在就是這間公司的股東兼主要負責人。
  他的資金大部分都是他從大學開始就鑽研股票所得的,這個讓他收穫不少的項目他一直都沒有放棄,他覺得不管是以什麼樣的方式,他都要攀上成功的高峰。
  但以公司發展的現況,要得到他想要的那個人好像還有些差距,畢竟這間公司還只是剛步入軌道沒多久而已,需要努力的地方還有太多太多了。
  他淡淡一笑,不管有多難也不管有多辛苦,他也必須要努力,他看向窗外遠方,那個有著她的方向,不知道現在他想念的她過得好嗎?
  突然間手機響起,他看著手機螢幕,是一個出乎他預料的人物。
  「夏叔。」他接聽了電話。
  「紹鈞,吃飯了嗎?」那邊的夏父客氣的問。
  景紹鈞淡淡一笑,聽他的口氣,應該不是他父親的問題,「已經吃過了,夏叔找我有事?」
  「是關於小墨的事情。」
  夏小墨?景紹鈞的笑痕更深了,那個他思念著的女孩,會揚著微笑跟著他的傻女孩。
  「小墨今年已經大學畢業了,但是她不肯在我的公司上班,說要到外面學習學習,我不放心啊。」夏父就只有這麼一個女兒,怎麼可能讓她一個女孩子在外面生活呢,所以才找了管家坤叔的兒子景紹鈞幫忙,聽說他過得不錯,雖然坤叔從來不主動說自己兒子的近況。
  景紹鈞想了一下,「所以夏叔的意思是讓我幫忙照顧她?」
  「是啊。」夏父現在能依靠的人就只有他了,而且在他還沒離開家的時候,跟夏小墨的關係那麼好,雙方應該都不會排斥才對,「我想讓小墨到你那住,你方便嗎?有你在,起碼可以幫我看著她。」
  景紹鈞當然不會反對,反而樂見其成,「沒有什麼不方便的,她隨時可以過來。」
  「好,那我下個星期就讓她到你那去。」夏父聽到他這樣說就放心了,他的寶貝女兒也不至於隻身在外了。
  掛了電話之後,景紹鈞心情大好,夏小墨終於長大了,雖然自己離開家在外奮鬥了六年,但是始終都忘不了那個女孩。
  那女孩比他小八歲,會仰著頭叫喚高大的他一聲哥哥,而他也會帶她出去玩,因為他就住在她家的傭人房裡,所以每天都會見面,但也因為這樣,自己對她產生了感情,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他父親看在眼裡,讓他離開夏家,等自己有了本事再喜歡她,那個時候他很生氣,為什麼連喜歡她都不可以,不過在進入社會之後他深刻的明白,自己必須有實力才能保護她、讓她幸福。
  「小墨,現在的我可以得到妳了嗎?」景紹鈞喃喃的說。

  第一章

  一輛豪華轎車停在一棟高級公寓前,車裡的女孩一下車便抬頭看著這棟大樓。
  「小墨小姐,紹鈞就住在頂樓,我們進去吧。」從夏家開車送她過來的司機說。
  夏小墨點頭,她本來可以一個人來的,但父親就是不放心,可能是認為她根本就不能獨立,但是她想要在外面生活就是為了獨立。
  但現在看來似乎很難,因為父親把她安排在管家坤叔的兒子景紹鈞的身邊,曾經景紹鈞是她的哥哥、玩伴,是非常好的朋友,但是他在六年前離開之後,他們就不怎麼聯繫了,那個時候她很生氣,為什麼他走了都不告訴她一聲?坤叔說,他是要去做一件關乎他一輩子的事情,如果他做得好那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如果不好就什麼都沒有。
  那個時候和現在的她都不是很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不過既然他要追求外面的生活,那他就去吧,後來他們不再聯繫之後就漸漸變得陌生了。
  「你說紹鈞哥見到我,還會認得我嗎?」夏小墨看看自己的穿著,和高中時期應該差別不大,唯一的差別就是她開始穿洋裝了,但是今天沒有穿,因為她覺得今天要整理房間,所以她沒穿不適合勞動的洋裝。
  「小姐和之前一樣,紹鈞怎麼可能會不認得,而且你們之前感情那麼好,他要是認不得妳,小心被坤叔打。」司機在夏家也工作很多年了,對於兩人的相處非常清楚。
  夏小墨聽到他這麼說才露出笑容,自己應該開心點,畢竟一會就要見到自己的老朋友了。
  司機按門鈴,沒多久景紹鈞就開門了。
  景紹鈞看向外面的兩人,按門鈴的人他知道,是夏家的司機,另外一位更不用說了,是他等待已久的夏小墨,「小墨,你們來了。」
  「紹鈞哥。」夏小墨微笑看著他。
  景紹鈞讓他們進來,他細細的端詳著夏小墨,她像一朵百合,雖然從衣服的穿著上看不出她的身材,但容貌卻是越來越漂亮了。
  「紹鈞,幾年不見,更健壯了哦。」司機幫夏小墨拿行李進去,看到六年沒見的景紹鈞,感覺還是一樣的健朗。
  景紹鈞笑著說:「跟你比起來,我覺得我還是不夠強壯。」司機同時也是夏家的保鏢,他像隻熊一樣高大。
  夏小墨在一旁偷笑。
  「那是當然的,好了,小墨小姐我已經送到了,老爺說以後小墨小姐就交給你了,你要好好保護啊。」司機把夏父的話傳達給他。
  夏小墨稍稍有些不悅,「我自己可以的。」
  景紹鈞把手搭在夏小墨的肩膀上,「放心,從今天開始,小墨由我來照顧。」
  夏小墨看看自己肩膀上的大手,覺得有些溫暖的感覺,像是他從不曾離開過,他確實像司機說的那樣,變得健壯了,還以為他會對她很陌生,但是事實好像不是。
  司機走了之後,夏小墨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景紹鈞的房子。
  「紹鈞哥,這是你自己買的房子嗎?」按照市價,這裡的房子很貴的,他薪水很高嗎?但是就算高,一個普通的上班族會有那麼多錢,買得起那麼貴的房子嗎?
  景紹鈞雖然想告訴她自己現在已經變得不一樣了,但是一下子說自己變成一間公司的老闆會不會嚇壞她?他這麼想著,謊言也隨之脫口而出,「是租的。」
  聽到這話,夏小墨這才覺得安心一些,因為租的可以分攤房租,但如果是他自己的,那她就不好意思住了,「那我每個月會給你房租的。」夏小墨鄭重的說。
  景紹鈞但笑不語,他光是股票投資賺的錢,要幾間這樣的房子都沒有問題。
  「我的房間在哪?」夏小墨覺得客廳是不錯,就不知道自己的房間是什麼樣子。
  他笑著把她推到房間前,「妳自己打開看看。」
  夏小墨看到門口寫著小墨的字樣,不過怎麼感覺他很奇怪,好像裡面有什麼神祕的東西一樣,「你確定裡面沒有猛獸嗎?」她打趣的說。
  「放心,妳看到的一定不是猛獸。」他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說。
  他已經很久沒有做過這樣的動作,她突然覺得非常熟悉,感覺自己再次得到了景紹鈞的疼愛一樣。
  夏小墨含笑打開房間門,看到裡面的裝潢頓時很驚訝。
  「我知道妳可能會不習慣,所以我就把這個房間裝潢得跟成妳自己的房間一樣,雖然我不知道妳現在的房間還是不是這樣,但是應該也有懷舊感吧。」景紹鈞是憑他自己的記憶,用兩天的時間裝潢出來的,可能還少了什麼,但是至少外表看起來差不多。
  夏小墨有些感動,這個房間確實是六年前景紹鈞離開時的樣子,就連現在她的房間也還是這樣的,他是怎麼做到的?
  「你還記得?還是坤叔傳照片給你了?」夏小墨走進去環視著房間裡的一切。
  「我跟我爸絕對沒有事先溝通,全是我當年的記憶。」景紹鈞馬上收起臉上的笑容,用認真的表情說。
  夏小墨這時候也發現了一些她現在房間裡沒有,在六年前卻有的東西,「你為什麼還會記得?」這都多久之前的事情了。
  景紹鈞上前拉住她的小手,「妳的事情我當然記得。」
  夏小墨燦爛的笑著,以為他說的是朋友間相互記掛的事情,不過真的感覺很高興,「好感動哦,謝謝,我很喜歡。」
  他也不知道夏小墨是不是裝傻,反正她聽到了就行了,「喜歡就行。」
  夏小墨本來還以為要整理一番,因為男生對於家事通常不在行,但她沒想到這裡會那麼的乾淨,讓她覺得很舒服。
  景紹鈞已經訂了餐廳,準備慶祝夏小墨的到來,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
  「小墨,我們去吃飯吧。」景紹鈞幫她把行李都放下,「要整理也等吃了晚飯之後再說。」
  「好。」夏小墨很爽快的答應了,因為她也餓了。
  只是到了停車場,夏小墨覺得很驚訝,因為他的車子居然是BMW,在這樣的地方,要開上一輛BMW絕對是上班族嚮往的,但也不是那麼容易就有得開,他為什麼會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就有一輛高級轎車呢?
  「妳發什麼呆?」景紹鈞打開車門想要讓她進去,卻發現夏小墨一直看著車子。
  「你的車跟我爸的好像是同一款。」她疑惑的說。
  景紹鈞忘記了,明明就在她面前扮演上班族,但是自己用的卻是另外一個層次的東西,「這是公司車,老闆給我用的。」他再次說謊了。
  夏小墨明白的點點頭,「你們老闆好好哦,還給你開那麼貴的車。」
  「當然。」他就是老闆,所以當然好啦,「那現在可以上車了嗎?」
  她露出笑容,「當然可以。」反正是公司車,油錢應該也是公司給的才對,那她就沒理由擔心景紹鈞的生活了。
  在她沒有來這裡之前,一直都覺得景紹鈞過得很辛苦,自己還作好準備,要多學習做家務,這樣才能幫助他,但是來了之後才發現跟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             ◎             ◎

  到了景紹鈞預訂的餐廳,夏小墨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這樣高級的餐廳應該不是他可以隨便來的地方吧,不會是為了招待她才特地帶她來這樣的地方吧?
  兩人落坐之後,景紹鈞看到夏小墨的表情很奇怪,「怎麼了?不舒服?」他擔憂的問。
  夏小墨搖頭,「紹鈞哥,其實我們不用到這麼高級的餐廳,到普通一點的就行,我什麼都可以吃的。」這樣感覺她像是一個鄉巴佬,而景紹鈞在裝有錢人,他們之間不應該是這樣的。
  景紹鈞稍稍皺眉,他帶她來這樣的地方不好嗎?雖然平時她也會來這類的餐廳吃飯,但是他是因為這裡的菜色好吃才帶她來的。
  「其實你不用特地帶我來這樣的地方,這裡吃一餐應該會花掉你大半個月的薪水吧,不用特地帶我來這麼高級的地方。」夏小墨擔心他的生活問題,租那麼好的房子,又吃那麼貴的東西,多浪費他的錢啊。
  景紹鈞總算明白夏小墨在糾結什麼了,他大笑看著她,「小墨,妳太好玩了。」
  夏小墨不解的看著他,她說錯什麼了嗎?
  「小墨,放心吧,請妳吃一頓飯還不至於會讓我窮死的,雖然這裡很高級,但那是因為這裡的東西好吃,我才會帶妳來的,不要想太多,我的月收入是妳想不到的數目。」景紹鈞覺得她怎麼越長大就越笨呢,還以為她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變得聰明,結果還是跟當年沒什麼區別。
  「那就好,我擔心你負擔不起,畢竟這裡的消費那麼高。」她也放心了。
  景紹鈞好笑的說:「小墨,妳怎麼一點都沒變?」
  她想了一下,「沒變嗎?我倒覺得變了不少,剛剛我還擔心你會認不得我呢。」
  他看著她,他怎麼可能會認不得,他雖然努力讓自己這六年不去見她,卻一直都沒有忘記她的一切。
  「我這輩子都不可能認不得妳的,我倒是擔心妳會不會不認識我了,會不會跟我很生疏。」畢竟他們已經六年沒見了,她從小女孩變成了今天的小女人,他也更不一樣了。
  少根筋的夏小墨沒有明白他的意思,反而理解為其他意思了,「我也擔心,但是你還是跟當年一樣對我好,所以我很放心,紹鈞哥一點都沒變,除了成熟了些,親切感還是一樣的。」
  景紹鈞有些無奈,她是裝傻還是真笨呢?
  「我們那麼長時間沒見了,妳的生活怎麼樣?過得好嗎?」
  「還好。」夏小墨點頭,「雖然沒有紹鈞哥在身邊,會覺得有些寂寞,但是過得還算可以。」
  他不在身邊會寂寞?景紹鈞淡笑一下,「那為什麼不交男朋友?有男朋友在就不需要我了,就不會寂寞了。」他承認是自己想要知道她到底有沒有男朋友,想知道他的女人有沒有先被人騙走。
  夏小墨搖頭,「男朋友跟你是不一樣的,你是我從小到大的朋友和哥哥,男朋友沒辦法跟你比,而且我也還沒有男朋友。」
  前面聽得景紹鈞有些氣悶,自己居然只是朋友和哥哥,他一點都不想成為這樣的關係,後來聽到她沒有男朋友,便高興了一些。
  「妳不會到現在都沒有談過戀愛吧?」雖然他也沒有,他一直都在等著她。
  「沒有。」夏小墨紅著臉馬上否認,她確實是沒有,但也不是沒有人向她表白,可是她就是沒辦法喜歡上對方,而且她好像會悄悄的拿對方跟景紹鈞作對比。
  景紹鈞高興的看著她,「看來小墨那麼多年還是孤單一個人,好吧,現在妳到我身邊了,我不會讓妳孤單的。」
  夏小墨好笑的說:「感覺好像我沒人要一樣。」
  「妳都大學畢業了,以現在來說是剩女了,放心,沒人要我就接收,反正我身邊也沒有女朋友,要娶妳也可以。」景紹鈞雖然是開玩笑的說,但是這也是他的真心話。
  「算了吧,我也沒有那麼差,我嫁不出去的時候,爸爸會替我安排相親的。」夏小墨不擔心自己的婚姻,只是覺得沒有遇到自己的真愛有些可惜。
  相親?他決定在她還沒有被抓去相親之前把她攻下。
  「先吃飯吧。」景紹鈞讓她先吃,他倒是要想想該怎麼對她發動攻勢才行,看她有些笨笨的,要怎麼讓她明白呢?

  ◎             ◎             ◎

  景紹鈞和夏小墨吃完飯就到超商買東西,回來兩人就窩在沙發上休息。
  夏小墨想去整理自己的行李,但又感覺沒有什麼好整理的,便在沙發上坐下了,「紹鈞哥,平時就你一個人在嗎?你都不帶女朋友回家住嗎?」
  他看著她,「為什麼問這個問題?」
  「因為我在這裡,擔心我會不會打擾到你們。」雖然她可以讓自己的存在感降低,但如果他有女朋友的話,她在好像有些不方便。
  景紹鈞揉了揉她的頭髮,「放心吧,我沒有女朋友,所以妳絕對不用擔心方不方便的問題,這裡就只有我們兩個人住。」
  夏小墨並不排斥他的親密舉動,「現在是沒有,但是你以後還是會有女朋友的,所以你有女朋友的時候一定要告訴我,我會努力不妨礙你們的。」
  他把她拉到自己懷裡,這個笨蛋女人,他將來的女朋友就是她,還說什麼妨礙?
  「怎麼,妳擔心我會把妳趕出去,所以先告訴我?」
  「不是啊。」夏小墨眨眨眼睛,「我知道你不會趕我的,但是我會不好意思。」
  景紹鈞看夏小墨對於他把她抱進懷裡一點反應都沒有,微微一笑更靠近她,「我跟夏叔說過了,不會有什麼不方便,如果真的不方便的話,一開始我就不會讓妳住進來了。」
  這倒也是,夏小墨這才不那麼擔心,
  「不過小墨,妳都不覺得害怕嗎?」景紹鈞靠近她,看著她的小臉說。
  夏小墨因為他突然靠近有些心驚,不過倒沒有害怕的感覺,「我為什麼要害怕?」
  「因為從今天開始我們同居了,妳難道一點都不覺得害羞或者害怕嗎?」看她一直都神定自若的,好像真的一點都不害怕跟他獨處。
  夏小墨有些愕然,同居,他們現在是叫同居嗎,「我們這是同居嗎?」
  這次輪到景紹鈞愣住了,她不會不懂同居是什麼意思吧?
  「不是男女朋友住在一起才叫同居嗎?我們是兄妹耶。」她搞不清楚。
  景紹鈞開始佩服夏小墨了,她的腦袋瓜裡到底都在想些什麼啊,「妳為什麼會這樣認為?」
  「電視上都是這樣演的啊,只有交往的男女朋友才會同居啊。」她懵懂的說。
  她看的到底是什麼節目?景紹鈞彈了一下她的額頭,「笨蛋,不管是不是男女朋友關係,只要是沒有結婚、沒有任何親屬關係的兩個人住在一起就叫同居。」
  夏小墨捂著額頭,癟了癟小嘴,「那我們也不是第一天同居了,我們已經同居很多年了。」
  景紹鈞愕然,說的也是,他們一開始認識的時候就住在一起了,只是他住在傭人房而已,但是那也是在同一屋簷下。
  「說妳笨但又不完全是。」他幫她看看她的額頭,雖然有些紅但是應該沒什麼大礙,他連忙幫她吹吹。
  「我才不笨。」她要是笨的話,就不會在沒有他補習的情況下考上大學了。
  「是,妳不笨,是我太笨了,居然忽略了我們之前住在一起的那段同居日子。」他好笑的說,看來她也算是有準備的,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不過他很喜歡,他喜歡跟她同居那麼多年,更喜歡自己之前一直都在她身邊。
  夏小墨感受著景紹鈞輕柔的動作,突然有了很奇怪的感覺,為什麼她覺得他這樣的舉動會讓她心跳加速呢?
  她看著他的臉龐,不管怎麼看他都變了,變得更加成熟有魅力,而且真的像司機說的一樣變得健壯了,她現在靠著的胸膛那麼的硬實。
  夏小墨現在才發現原來自己靠他那麼近,都能感覺到他的心跳聲了,她臉紅起來,她到底怎麼回事,眼前的可是和她從小一起長大的哥哥,為什麼自己會感覺到害羞臉紅?
  景紹鈞察覺到夏小墨的安靜,捧起她的小臉,「怎麼了?」
  「沒事啊。」她搖頭,微笑看著他。
  「笨蛋小墨,居然在神遊。」景紹鈞喜歡和她那麼靠近,感覺他們真的很親密一樣。
  「紹鈞哥,你這樣感覺我好像小孩子,先放開我啦。」她的臉越來越紅,而他居然也越來越靠近。
  景紹鈞也不敢太過分,只能放開她,「妳一直都是小孩子。」
  夏小墨悄悄瞪了他一眼,「我才不是。」
  「是,妳長大了。」至少身材是。
  「不跟你鬧了,我要去收拾東西了。」夏小墨覺得自己再待下去會越來越熱的,還是趁早離開景紹鈞這個熱源。
  景紹鈞看著她落荒而逃的樣子,他都還沒有開始進攻她就逃了,那他開始下手的時候,她不就要大哭大鬧了嗎?不過她這麼單純,他怎麼捨得去染指呢,景紹鈞忍不住笑了,就算不忍心,自己也還是要她,因為她注定是他的。

  ◎             ◎             ◎

  夏小墨以為在競爭這麼激烈的時代,要找一份工作會很難,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學歷不錯,她很輕易的進入了一間不錯的公司。
  上班第一天是景紹鈞送她來的,他還特地交代了,晚上下班的時候要來接她,她想說不用那麼麻煩,反正已經在這裡住幾天了,自己知道回家的路,但他就是不放心,硬是要接送。
  她收拾著自己的東西,周圍的同事雖然還不是很熱絡,但彼此都會打招呼,讓她感覺不錯,手機響起,是景紹鈞打來的,「紹鈞哥。」
  「我在樓下,五分鐘內下來。」景紹鈞開玩笑的說。
  接到他的通知,夏小墨馬上奔下樓,卻因為跑太快,沒注意到來人,因而撞到了一個男人,「對不起。」夏小墨覺得很抱歉,沒想到自己會撞到人。
  男人有些不悅,在這裡可從來沒有人敢這樣撞他,但是在看到可愛漂亮的夏小墨後,他便揚起了微笑。
  「沒關係。」男人上下打量著眼前的女人,他一直覺得穿套裝的女人很沒有女人味,但是眼前的女人雖然穿著黑色的套裝,可還是看到了骨子裡的氣質。
  「我不是故意的,真對不起。」夏小墨一直道歉,都怪景紹鈞說什麼五分鐘內下來,害她那麼趕,才會撞到人的。
  男人露出迷人的笑容,「我沒事啦,妳是哪個部門的?這麼急著下班。」
  夏小墨的臉紅了起來,「我……」
  男人以為她認出他是誰,所以擔心他會責怪她,便安慰她說:「我只是問問,是不是趕著跟男朋友約會?」
  「不是。」她急忙辯解,「朋友在等我,所以我才會那麼急,不好意思,如果沒事的話,那我可以走了嗎?」她不想讓景紹鈞久等。
  男人不太想讓她走,「先告訴我妳是什麼部門,還有妳的名字。」
  「企劃部的,我叫夏小墨。」夏小墨沒心機的告訴了他,反正在同一間公司出現,應該是同事,那知道對方的名字也沒有什麼奇怪的。
  夏小墨?男人嘴角上勾,「小墨,名字真是好聽。」他微笑著說。
  夏小墨看看時間,「對不起,如果沒什麼事,那我要走了。」
  男人點頭,示意她可以離開,夏小墨馬上跑出去。
  男人在背後看著這個像風一樣的女人,他喜歡。
  夏小墨找到景紹鈞的車,馬上坐上去,「對不起,剛剛耽誤了一下。」
  景紹鈞並不覺得她遲到會怎麼樣,剛剛會那樣說只是好玩,但是看她趕得氣喘吁吁的,又有些過意不去,「笨蛋小墨,我剛剛是開玩笑的,妳其實不用那麼趕的。」
  夏小墨看了他一眼,「我知道啊,但是我也不想讓你等太久。」
  這句話讓景紹鈞覺得開懷,如果在感情方面她也能這樣說的話,那他會更開心。
  景紹鈞發動車子,心裡甜滋滋的開著,「妳想去什麼地方?」他看現在時間還早,他預定的晚餐時間還沒有到,可以先陪她去一下她想去的地方。
  夏小墨想了一下,實在想不出要去的地方,「我不知道。」
  「那我就作主了。」景紹鈞發現她的衣服很少,而且平時上班時大多只穿套裝,雖然還是一樣漂亮,卻覺得很奇怪。
  他要改變她的風格,這是他的福利。
  「其實你不用來接我的,我可以自己回去。」這裡雖然離家有點遠,但是他工作的公司又不順路,來這邊接她太麻煩了。
  「不麻煩,妳人生地不熟,會迷路的。」景紹鈞並不介意,「過一段時間我忙起來就沒有時間接妳了,所以妳放心,我不會總是跑來接妳的。」其實他還是不放心,但是下個星期他要全力策畫新軟體上市的事情,可能就沒有時間管她了。
  「那好吧,不過你還是要注意工作,畢竟能得到一個老闆的賞識是很重要的。」她認真的說。
  景紹鈞忍俊不禁的笑了,搖搖頭,以後該怎麼向她解釋呢?
  夏小墨挽著景紹鈞的手回家,他的手上正拿著一大堆戰利品。
  剛剛景紹鈞帶夏小墨去逛街,而且還買了一大堆衣服,雖然兩個人都買了,但是很明顯夏小墨的居多。
  「紹鈞哥,這是你的。」她把袋子分一分。
  「小墨,妳不累嗎?」他現在知道和女人逛街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但是很顯然身為女人的夏小墨一點都不覺得累,而且她還穿著高跟鞋。
  夏小墨看了他一眼,疑惑他為什麼突然這樣問,「我不累啊。」
  景紹鈞倒在沙發上,「妳很厲害,我佩服妳。」
  夏小墨拿出一件衣服,「這是我挑給你的,你都還沒有試穿給我看呢,你去試試。」這件衣服是她在他去看衣服的時候挑給他的,本來以為他會先試過再買,沒想到他居然馬上就結帳了。
  景紹鈞當然知道,那件衣服不是不好看,他會直接結帳完全是因為這是她親手挑的,不管好不好看他都要穿。
  他接過衣服,馬上褪去自己的衣物,把夏小墨嚇了一跳,那是一件休閒T恤,所以他的上半身脫得一件不剩。
  他是故意的,就是要讓她看到他精壯的身軀,他緩慢的把衣服穿上,而這時夏小墨已經不知道該把視線移到什麼地方了,最後只能跟著衣服走。
  景紹鈞在她面前轉一個圈,「不錯,妳的眼光很好。」
  夏小墨微笑著幫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嗯。」她看完景紹鈞試穿之後便說要回房了,她已經把兩人的東西分好了,況且她剛剛看到他的上半身,覺得有些尷尬也不敢在客廳逗留了。

  第二章

  夏小墨急忙回到自己的房間,把衣服在衣櫃裡掛好,便去洗澡了。
  洗澡的時候她在想,為什麼景紹鈞總是對她那麼好?是真的把她當做妹妹一樣疼愛嗎?但是有時候他講的話又很奇怪,讓她一點都猜不透他的想法,可她也不敢再想,因為那會讓一切變得很奇怪。
  當她想要穿衣服出浴室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剛剛忘記拿衣服了,不過還好,她的浴室是在房間裡,她便圍著浴巾就走出去了,卻在房間裡看到了裸著上半身的景紹鈞。
  兩人都有些愕然的看著對方。
  景紹鈞剛剛回房的時候,發現她少拿了一個袋子便替她拿過來,他把試穿的衣服脫掉了,所以沒穿上衣,知道她在浴室後,便想把東西放下就走,沒想到她馬上就出來了。
  她的身體雖然裹著一層浴巾,但是裸露在外的肌膚證明她的水潤,而那被浴巾圍著的胸部更是沾染著水珠,平時穿衣服的時候倒是沒怎麼注意,沒想到她褪去衣服之後,胸部還是挺可觀的,讓他看得眼睛都直了。
  好半晌才反應過來的夏小墨來不及尖叫,想要退回浴室,卻被快步走上前的景紹鈞拉回來,抓住她的雙手,把她壓在雪白的牆壁上。
  「紹、紹鈞哥。」她瞪大眼睛看著眼前裸著上半身的男人,兩人都算是衣衫不整,而且姿勢曖昧,讓她覺得超級不對勁。
  景紹鈞直勾勾的看著她,「妳不知道家裡還有一個男人嗎?」
  「知道啊。」她的雙手被他壓在兩邊,他的胸膛和她的身軀緊密的碰觸在一起,她覺得害羞極了,雖然圍著浴巾,但是她卻感覺自己像是沒有穿衣服站在他面前一樣。
  「知道還穿成這樣出現在我面前,妳都不擔心我這個男人會對妳做什麼嗎?」他的嘴角上揚,帶著一絲邪惡的問她。
  夏小墨緊張的咽了一下口水,她是有些害怕,因為她從來都不知道景紹鈞會對她這樣,雖然他沒有其他的行為,但這還是超越了朋友和兄妹關係的行為。
  「我是在我自己的房間,沒想過你會進來,而且你是哥哥,不會對我做什麼的。」
  該死的,又是哥哥!景紹鈞真的有些生氣,她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把兩人的關係扯到兄妹上?
  「妳好像太看得起我了。」他微怒的說。
  夏小墨聽到他的語氣,稍稍皺眉,他在生氣嗎?但為什麼要生氣?
  「紹鈞哥,你可以先放開我嗎?」她這樣站著很累,而且他還靠得那麼近,有些讓她擔心。
  同時他還直勾勾的看著她,這讓她覺得害怕,她感覺兩人的呼吸很近,讓她有些難受,開始覺得口乾舌燥起來,下意識的她舔了一下自己的唇瓣。
  看到這一幕,景紹鈞下腹一緊,他震驚於自己的忍耐力居然這麼脆弱,就因為她一個舔唇的動作就壓抑不住自己的慾望了,他靠近她,「妳知道妳的動作有多誘人嗎?」
  「什麼?」她不懂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她只知道他不斷的靠近,她緊張的往後仰,但是她後面就是牆壁,根本無路可退,她害怕的閉上雙眼,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麼。
  景紹鈞想要吻她,這是他一直想要做的事情,但是看到她那麼害怕的表情,或許自己現在的行為已經嚇到她了,這讓他的唇突然移向她的額頭,在她光潔的額頭上印上一個吻。
  夏小墨有些愕然,急忙睜開眼睛看著他。
  「看妳緊張成這樣,好像我要把妳吃了一樣。」他好笑的放開她。
  她撫上自己的額頭,他剛剛那麼恐怖的壓迫只是要親吻她的額頭而已?隨即她發現自己好像有些失望,天啊,她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景紹鈞並不滿足於那根本不重要的一吻,但是自己又不能做些什麼,他知道了夏小墨對他的意義,他不想在這樣的情況下傷害她,他想要她自願,所以就算她現在無意識的誘惑他,他都要忍住。
  夏小墨稍稍鬆了一口氣,不滿的看著他,他居然嚇唬她,「紹鈞哥,你怎麼可以嚇我?」
  景紹鈞大笑,「對不起嘛,因為妳太好玩了。」
  她好玩嗎?她一點都不覺得,夏小墨瞪著他。
  「好啦,不要生氣了,不過以後妳要注意,家裡有男人,不管我是妳哥還是朋友,我都是一個男人,男人會有變成狼的時候。」他說的是事實,他剛剛就差點變成狼了。
  夏小墨有些茫然,他說的意思不會是他也有可能會變成狼吧?
  「別再穿成這樣出現在我面前,故意勾引我了,我會把持不住的。」景紹鈞笑著說,表面上是跟她開玩笑,但也是真的要她注意。
  夏小墨再次瞪著他,「我才沒有勾引你。」
  景紹鈞笑了幾聲,「好,妳沒有,早點休息吧。」
  夏小墨送走景紹鈞之後,覺得臉還是很熱,她需要去洗一下臉。
  景紹鈞回到自己的房間馬上衝進浴室,開著冷水就從頭淋到腳,他應該克制住自己的,剛剛應該當做什麼都沒有看到的,自己卻克制不住的壓向她,自己這樣做嚇壞她了吧,以後她見他是不是會很尷尬?
  不管,反正他遲早都會得到她的,她應該習慣才對。

  ◎             ◎             ◎

  夏小墨早上起來,看到景紹鈞在做早餐,「紹鈞哥早。」
  「小墨早。」景紹鈞微笑看著她。
  夏小墨覺得有些尷尬,畢竟昨晚他們之間發生了奇怪的事情,景紹鈞也感覺到了,他覺得有些無奈,「小墨,妳在怪紹鈞哥昨晚欺負妳的事嗎?」他直接問。
  夏小墨尷尬的笑著說:「沒有啊,雖然你昨晚有些惡劣,但你那是逗我玩的啊。」
  景紹鈞揉著她的頭髮,「傻瓜,那就光明正大的面對我,不要看起來那麼尷尬。」
  她拍掉他的手,「要上班了,還弄亂我的頭髮。」
  「有什麼關係,我再幫妳整理好。」他伸手幫她把頭髮整理好。
  夏小墨覺得臉紅,怎麼覺得他那麼好呢?他的俊臉很靠近,就在自己的面前,就像昨晚一樣,讓她好害羞哦。
  「妳的臉好紅,是不是想到其他地方去了?」景紹鈞低頭看她紅紅的臉頰。
  被他這樣一說,夏小墨的臉更紅了,「我才沒有想什麼。」
  「是嗎?我還以為妳會覺得我現在很帥,就要愛上我了呢。」他故意挑逗她說。
  夏小墨拍打著他的胸膛,「你說什麼啦,我怎麼可能會愛上哥哥。」
  景紹鈞捂著胸口,「好傷心,居然沒有愛上我。」
  夏小墨被他逗樂了,「好了啦,我們都要遲到了,如果你還要繼續說的話。」
  看到她開心的笑容,景紹鈞才在心裡舒一口氣,他還是喜歡看她的笑容,真心的笑容。
  「好吧,今天就放過妳。」他去廚房把煮好的食物端上桌。
  夏小墨其實覺得很開心,以前跟現在一樣,只要有他在,她就可以很開心、很放鬆的笑,好像一點顧忌都沒有,她很慶幸,經過了那麼多年他都沒有變。

  ◎             ◎             ◎

  終於到了下班時間,夏小墨也迎來了第一次自己下班。
  今天早上景紹鈞說今晚會加班,所以要她自己解決,說真的她覺得高興,至少她不用像上學的時候一樣,每天都有人接送。
  不過最近景紹鈞好像真的很忙,常常會在跟她吃飯、送她回家之後,又馬上奔進書房忙碌到很晚,夏小墨有時候真想跟他說說,就算再忙也要注意身體,熬夜始終不好。
  「小墨?」一道叫聲讓她停了下來,四處張望,她發現了後面有一個女人走了過來。
  夏小墨的朋友不多,但是當那女人叫她的時候,她也很快就認出對方是誰了,是她高中時的好朋友,「凌玲?」
  女人走到她面前,笑著說:「還以為妳不記得我了,沒想到妳還真看出來了。」
  夏小墨微笑看著她,剛開始的時候她是認不太出來,畢竟她的變化很大,對她的記憶還停留在她高中時穿制服的模樣,但是現在已經是穿迷你裙和小可愛的辣妹了。
  「好久不見了,妳高中畢業之後去哪了?」夏小墨激動的上前拉住凌玲的手,她們當年是好朋友,常常一起玩,但是在高中畢業之後凌玲就不見了,自己到她家找她,卻發現她全家都已經搬走了,她當時為什麼不說一聲呢?
  凌玲有些訝異夏小墨的激動,她還以為她們那麼長時間不見會變得陌生,而夏小墨也不會再當自己是朋友,沒想到夏小墨對自己這麼親切,讓她覺得夏小墨有點虛偽。
  「高中之後就來這裡工作了。」
  夏小墨覺得她有些可憐,她怎麼沒有讀大學?可是又不敢問她,因為那可能是她的傷心事,「妳現在跟我上次見妳的時候差別很大,不過還是一樣漂亮。」她只好岔開話題,凌玲在學校很多人追,讓很多女生羨慕。
  凌玲也不謙虛,笑著接下了她的話,「妳怎麼到這裡來了?大學畢業了嗎?」
  凌玲對於在街頭看到夏小墨還是有些驚訝,因為她這樣的乖乖女,怎麼可能會隨便出遠門,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她老爸是個控制狂,絕對不會讓她隨便出來的。
  「嗯,我已經大學畢業了,就在前面那間公司工作。」她指著不遠處的一棟大廈說。
  凌玲看向那棟大廈,真是有辦法,不光有那麼好的老爸,還能找到那麼好的工作。
  「那妳過得還好嗎?」夏小墨問。
  凌玲的痛苦可能夏小墨一輩子都不會理解,夏小墨是千金大小姐,而她只是一個窮人,有時候她想,為什麼人的命運那麼不公平?憑什麼夏小墨會有那麼完美的人生?
  她工作了幾年,知道外面世界的殘酷,更知道這個社會的陰暗面,根本就不可能會像夏小墨現在這樣過得那麼幸福。
  「好不好還不是一樣過,只要吃飽、有錢花就可以了。」
  凌玲的想法讓夏小墨有些皺眉,怎麼感覺跟當年的她不太一樣?當年她們好像都會把未來想得很美好。
  「沒想到我們在路上都可以碰面,好有緣分哦,妳請我吃飯吧。」凌玲拉起她的手就要往餐廳走,夏小墨拗不過她,只能跟著她去。
  到了餐廳,夏小墨想要給景紹鈞打通電話,說一聲她可能會晚回去,這才發現原來自己的手機沒電了,最後只能放棄,他說晚上加班,應該不會那麼早回去才對。
  「怎麼,想跟男朋友報備嗎?」凌玲雖然微笑著說這句話,但是心裡卻妒忌死了。
  她的工作就是在便利商店上班,到了晚上下班的時候就去酒吧找人請她喝酒,她過的就是這樣的生活,但是夏小墨卻不是,殘酷的生活讓凌玲的性格和想法改變了,她已經不是原來的她了。
  「不是啦,是我一位大哥哥,我住在他那,想要跟他說一聲而已。」夏小墨臉紅,景紹鈞才不是她的男朋友。
  「哦,妳真好,來這裡工作還有人照顧。」凌玲突然覺得自己這些年都是白過的,因為自己什麼都沒有。
  夏小墨卻覺得凌玲這樣很好,自己一個人工作,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凌玲,我覺得妳比較好,我還很羨慕妳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呢。」
  凌玲卻覺得她的話是在諷刺自己,不過看到她的笑臉,居然也沒辦法跟她生氣,其實自己才是羨慕她的人,如果可以交換人生,她一定會跟夏小墨換,夏小墨的一切都太美好了。
  「小墨,我們還是朋友嗎?」凌玲突然開口。
  夏小墨奇怪的看著她,她們高中就認識,而且還是好朋友,難道現在就不是了嗎?
  「我們不是一直都是朋友嗎?就算是分開很久,但我們還是很要好的朋友啊。」她握住凌玲放在桌上的手說。
  夏小墨的話讓凌玲有些吃驚,她以為她們許久沒見就不算是朋友了,而且她會這樣問夏小墨,只是想要抓住一個有錢人而已,這樣她才有機會認識有錢的男人,她想要利用夏小墨,但是夏小墨卻把她當做朋友。
  「當然是。」她緩過神之後馬上回答,「那以後我們經常見面吧,我在這裡其實沒什麼朋友。」她的那些朋友都比不上夏小墨來得特別,因為她有錢。
  「好呀,我在這裡也沒有朋友,有妳陪我,我很開心。」夏小墨很開心,她沒想到自己到了陌生的環境還可以遇到自己的老朋友,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跟凌玲一起去做她們以前放學後會去做的事情了。
  凌玲露出笑容,真是笨女人,難道都看不出來自己想利用她嗎?
  「那要是我經常找妳吃飯應該也可以吧?」
  夏小墨燦爛的笑著點頭,「沒關係啊,我們是好朋友,本來就應該經常見面嘛。」
  凌玲點頭,「對了,我們一會吃完飯去逛街吧。」
  夏小墨已經忘記了自己還沒有跟景紹鈞報備,想也不想的答應了,「好啊,這是我們以前經常做的事情。」
  凌玲這才想起,她們以前放學的時候老是喜歡去逛街,就算不買東西,也要站在櫥窗前學著模特兒的姿勢,感覺就在穿著模特兒的衣服一樣。
  「還有一起去吃小吃,每次回來晚了,妳還會被妳爸罵。」她也還記得。
  「對啊。」夏小墨馬上皺眉,「那個時候好慘,不過現在不會了。」
  兩人相視笑著,高中的事情好像說不完,這樣的快樂時光讓兩人暫時把周圍的一切給忘記了。

  ◎             ◎             ◎

  景紹鈞打開家門,卻發現平時盯著電視追連續劇的女人居然不在客廳,他皺眉的走到她的房間,居然沒有人。
  他本來在公司加班,但因為擔心夏小墨可能不懂得料理吃的,所以在九點的時候回來,可他回來看到的是什麼,空無一人的房子,夏小墨去哪裡了?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他馬上打電話給她,但是她卻關機了,這個傢伙,他才第一次沒去接她,她就不準時回家了,她一個女孩子對這附近根本就不熟,一定會受傷害的。
  他擔心的想要出門找她,但是才拿起鑰匙,卻聽到門口有鑰匙聲,馬上站到門邊等著她。
  一進門就看到景紹鈞,夏小墨有些驚訝,她還以為他會加班到很晚才回來,怎麼會那麼早?現在才九點半而已,「紹鈞哥,你那麼早就回來啦?」她扯開笑容甜甜的問他。
  他冷笑一聲,「是早了,要不然我就不會發現妳居然沒有直接回家。」
  夏小墨關上門,走到他面前,「對不起嘛,我忘了跟你說了。」
  「嗯哼。」他瞪著她,她知道他剛剛多緊張嗎?她以為回來說一句對不起就好了?
  她嘟著小嘴,「生氣了嗎?」
  「妳去什麼地方了?才一次沒去接妳,就那麼晚才回來。」他看到她那麼可愛的表情,已經沒辦法生氣了。
  「我下班的時候遇到了一個朋友,我跟她去吃飯了。」她解釋,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解釋,但是她好像就是不想讓他生氣。
  她的話讓他不悅,什麼朋友,「男的、女的?」
  夏小墨認真的回答,「女的,叫凌玲,是我高中時的好朋友。」景紹鈞這才放心的點頭。
  「好不容易在街頭相遇,所以我們就到餐廳吃飯了,之後又和她一塊逛街。」她覺得這樣很不錯,她也不是只有景紹鈞一個朋友,有時候也可以跟其他朋友說說自己的事情啊。
  「那妳至少打個電話給我,我很擔心妳。」景紹鈞態度放軟,牽著夏小墨的手到沙發上坐下。
  她把手機拿出來,「早就沒電了。」
  景紹鈞有些哭笑不得,怎麼事情就發生得那麼剛好呢,「好吧,這次就算了,不過妳以後不准不說一聲就晚歸。」
  夏小墨看一下時間,這不算晚歸吧?她回來得還算早,凌玲還想拉她去夜店,但是她不肯,因為她知道景紹鈞要是回來看不到她會擔心的。
  「九點半不算晚歸吧?」
  景紹鈞知道自己是有些緊張過度,但那也是在保護她,「我不管,以後妳必須在十點前回來,要不然我就鎖門,不讓妳進來了。」他威脅的說。
  夏小墨怔怔的看著景紹鈞,他不會是說真的吧?
  「不要懷疑妳聽到的,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景紹鈞無比認真地說。
  單純的夏小墨明白了,「嗯,我以後不會在沒告訴你的情況下亂跑了,不過在知道我去什麼地方的情況下,還是可以允許我晚歸幾次吧?」
  景紹鈞挑眉,她居然在跟他談條件,除了商場上的人外,很少會有人跟他談條件,不管怎麼樣他也必須答應,對她還是得軟硬兼施,「好,但是必須我同意才可以。」
  「啊?」夏小墨為難的看著他,他一定要這樣嗎?
  景紹鈞好笑的握著她的小手,「妳也太可愛了吧,我只是說說,才沒有那麼專制。」
  夏小墨這才露出笑容,「那就好。」
  「好了,累了吧,去洗澡睡覺吧。」他習慣性的揉著她的頭髮說。
  她有些不高興,他怎麼老愛弄她的頭髮呢?而且都喜歡弄亂,「不跟你說了,討厭。」她拍開他的手,跑回房間。
  景紹鈞在背後笑看著她,幸好她平安回來了,看到她的笑容,好像什麼都不重要了,「笨蛋小墨,妳什麼時候才會懂我的心呢?」

  ◎             ◎             ◎

  新興的辦公園區內,高樓大廈不在少數,而景紹鈞的公司雖位於園區最邊緣,卻是風景超好的地方,雖然沒有依山傍水,卻也是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景紹鈞在辦公室裡看著今天上市的一款軟體的銷售額。
  這就是他這段時間忙碌的原因,在一個月前他就開始進行這個案子,拋下可能還沒有適應的夏小墨,全心投入,就是為了新的軟體上市,之前的廣告策畫做得很好,所以今天剛上市銷量就不錯,是同業中第一天上市銷售額的最高者。
  不過他還是有些擔心之後的銷售額,看來還是必須加強線上的推廣,這可比在實體店銷售要強很多。
  剛想要打電話給行銷部,他的朋友陳欽偉卻先一步打了過來。
  「紹鈞,上市第一天的反應怎麼樣?」雖然他們也有其他軟體開發人員,但他們更關心梁世雄的軟體,因為這同時也能證明梁世雄的實力。
  景紹鈞微微一笑,「數字很不錯,還算成功。」
  陳欽偉了解景紹鈞的為人,他說的還不錯就已經是很好的意思了,所以非常高興。
  「太好了,看來不光今年公司的收益會比去年增加起碼百分之二十,世雄在他家人面前也算是站住腳了。」
  「是啊。」梁世雄雖然是富二代,卻無法自由選擇自己的工作,他喜歡軟體開發,但是家人要他去管家業,為了證明自己,他必須努力在業界站住腳跟,才能在他家人的面前站住腳。
  「既然大家那麼高興,今晚我請客。」陳欽偉慷慨的說。
  景紹鈞挑眉,這個當然沒有問題,「好啊。」掛掉電話之後,他馬上想起了夏小墨,晚上要不要帶她一起去呢?
  隨後他馬上就推翻自己的想法,他還不能讓她在自己的朋友面前那麼快曝光,至少要等自己得到她之後才能公開,要不然他身邊那些餓狼會把她搶走的。
  不是他對自己沒有自信,而是對夏小墨的心沒信心,她從來就不知道他喜歡她,這讓他覺得自己很可憐也很無奈。
  從心動到現在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他早就認定夏小墨是他的妻子,所以他努力的爬到這個位置,就是要擺脫自己過去的身分,用一個全新的身分站在她面前,雖然距離自己的目標還有些遠,但他還是要努力,從現在開始,他會努力讓她愛上他的。

  ◎             ◎             ◎

  自從偶遇夏小墨之後,凌玲像是抓住了免費飯票一樣,整天出現在夏小墨的公司門口等她,而夏小墨只要在景紹鈞不來接她的時候,都會和凌玲一起去吃飯。
  「今天我們去吃日本料理好不好?我好久沒有去吃了。」凌玲看到夏小墨走到她身邊,便馬上開口。
  夏小墨剛剛已經接到景紹鈞的電話了,他今晚不會那麼早回家,所以她便答應凌玲的提議,「那走吧。」
  凌玲不知道夏小墨是否真的相信她,她沒想到夏小墨這麼聽話,她說去什麼哪裡就去哪裡,不過管她是真傻還是假傻,能讓她白吃白喝也算是不錯的朋友了。
  「等等,夏小墨。」一道男聲從後面傳來。
  兩人同時回頭,男人已經站在兩人的面前。
  夏小墨有些驚訝,因為她知道他是誰,上次她撞到他的時候她並不認識他,但是沒過多久,她就知道自己當時撞到的人是公司的副總裁,董事長的小兒子。
  「副總。」夏小墨向他問好。
  楊東城微笑看著兩位美女,旁邊這位很顯然比不上夏小墨,不過還算是有姿色,可惜他現在想要的是夏小墨。
  凌玲也注視著眼前的男人,能被叫副總的一定是公司的高層,看他的穿著品味,這公司一定就是他家的,看來夏小墨招惹有錢男人的功夫還是不錯的。
  「小墨,妳們要去哪?」
  夏小墨剛想要回答,卻被凌玲搶先一步,「我們要去吃日本料理,這位先生要一起去嗎?」
  夏小墨皺眉,和楊東城去吃飯嗎?這樣好像不太好,他可是她的上司。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