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禽獸,放開本小姐《中》
【4.6折】禽獸,放開本小姐《中》

衛北就是那個往前推三百年、往後退三百年都找不出第二的, 史上超級無敵鴨霸的壞男人。而這樣的他,走到哪都混得風生水起, 沒人不怕他,唯獨葉初從來不聽他的。可他欺負了她都這麼多年了, 欺負到最後,不但喜歡上她了,還連心都給賠了進去, 她卻連他的名字都沒記住,還說他們不適合,她也不值得他追。 可惜,葉初的話還沒說完,衛北容不得她逃走地將她抱進懷裡, 一臉不爽的說:「妳不當我的女朋友,我會走,但是…… 我走之前連吻都沒好好吻妳一次,我肯定會後悔一輩子!」 說完,衛北強勢地捧住她的臉,毫不猶豫地強吻上了她。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憶錦
出版日期:
2013/10/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5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男人說要追她,管她同不同意,先把人給佔有再說;
女人說要追他,不管他要不要,先把人勾上床再說。


衛北就是那個往前推三百年、往後退三百年都找不出第二的,
史上超級無敵鴨霸的壞男人。而這樣的他,走到哪都混得風生水起,
沒人不怕他,唯獨葉初從來不聽他的。可他欺負了她都這麼多年了,
欺負到最後,不但喜歡上她了,還連心都給賠了進去,
她卻連他的名字都沒記住,還說他們不適合,她也不值得他追。
可惜,葉初的話還沒說完,衛北容不得她逃走地將她抱進懷裡,
一臉不爽的說:「妳不當我的女朋友,我會走,但是……
我走之前連吻都沒好好吻妳一次,我肯定會後悔一輩子!」
說完,衛北強勢地捧住她的臉,毫不猶豫地強吻上了她。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傳說中的高三終於來臨,衛北開始像瘋了一樣的讀書,把那些任課老師們都嚇壞了,特別是那個不幸教了他兩年英語課的姜老師,在連續一週收到衛北做得滿滿的英語試卷後,終於忍不住問同一間辦公室的老師,「你說我教的那個衛北是不是受到什麼刺激了?怎麼覺得好像有點不正常。」
  「現在學習壓力那麼大,不正常是正常的。」另一個老師安慰她。
  葉初當時正在辦公室裡拿復習講義,聽到兩人的對話,手中的動作明顯頓了頓,等她正打算當成沒聽見的時候,卻沒想到轉了個身發現衛北正拿著本書,人高馬大地堵在辦公室門口。
  兩人都第一時間看到了對方,葉初腳步止住了,衛北的臉色也不太好。
  「衛北,有事嗎?」毫不知情的姜老師在裡面問。
  衛北把目光從葉初身上挪開,朝老師揮了揮手裡的本子,「我來聽寫。」
  一句話說得姜老師受寵若驚,差點從位子上站起來,涕淚盈眶地迎接他,「好好好,快進來、快進來。」
  衛北又看了眼站在原地的葉初,跨步與她擦身而過。
  葉初微微垂了垂眼,很快便抱著懷裡的資料,逕自走出了辦公室。
  一個月過去了,月考排名下來,葉初的成績進步明顯,竟然考了全年級第一,然而她的進步遠不及衛北來得令人震撼,那小子竟然從全年級倒數第一的寶座上讓了賢,非但如此,還在排名上往前跳了五十多名。
  雖說全理科班有四百多個人,但在他這十幾年的學習生涯裡已經算是不可思議的飛躍了,秦瑤差點以為學校算錯分數了,還偷偷摸摸去辦公室裡查了試卷,在反覆確定了兒子真的進步了之後,差點熱淚盈眶,這簡直就是奇蹟……不,是神蹟啊!
  但神蹟畢竟只是少數,到了第二個月月考的時候,他的排名又往下掉了兩名,雖然如此但總算是保持住了,對於他這樣的基礎來說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了。
  那時正值秋冬交替,天氣開始轉變,學校裡有不少學生得了流感。
  葉初雖然長大了之後就沒怎麼生過病,但這次還是被病毒盯上了,開始只是流鼻涕,後來就變成了咳嗽,斷斷續續的拖了一個多禮拜,越來越嚴重。
  劉美麗著急女兒的身體,就讓她趁著週末去醫院裡吊點滴,兩大瓶點滴吊完已經是傍晚了,葉初捂著針孔從醫院裡走出來,被風一吹,免不了又是一陣咳嗽。
  正咳著,忽然聽到旁邊有人打了個噴嚏,她順著聲音望去,和正要離開的衛北打了個照面。
  兩人目光相交,衛北有些尷尬,「妳不要誤會,我不是跟妳來的,是來幫我媽配藥的。」他飛快的說。
  葉初想說,你不解釋我還不會誤會,不過你這麼一說我好像還真誤會了。
  看她那眼神,衛北頓時有種被抓包的感覺,板著臉說:「看什麼看,沒見過帥哥啊!」
  帥哥是見過,就是沒見過他這麼彆扭的。
  葉初輕輕嘆了口氣,轉身離開。
  衛北本來想追上去的,不過走了兩步,看到她不停咳嗽的背影還是站住了,在原地懊悔地捏著拳頭低語,「早知道就不在外面等這麼久了,真他媽的冷死了……哈啾!」
  這樣陸陸續續地又過了一個多禮拜,葉初的病總算是好了,與此同時,期中考也悄然而至,由於之前生了大半個月的病,葉初成績往下掉了幾名,不過畢竟還是保持在十名以內,也算不錯了。
  倒是衛北那小子又有進步,這回往前竄了二十幾名,特別是一門數學破天荒的考了全班第十八名,那個一向看衛北不順眼的錢老師下巴差點沒有掉下來。
  晚上劉寒打電話給衛北,聽說這小子成績進步也挺替他高興,就建議明天週末去唱歌替他慶祝,卻被衛北拒絕了。
  「我想在家復習。」衛北道。
  「嘿,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還是你讀書讀傻了啊?又不讓你像上次那樣玩三天三夜,不就幾個小時嘛,耗不了你多少精力的,我們幾個兄弟都在,你不來就是不給面子哦。」劉寒在電話裡笑道。
  衛北沉默了一會,終究還是拒絕了,「對不起啊,這週作業挺多的。」
  劉寒本來是開玩笑,聽到衛北的話忽然怔了怔,良久他乾笑了聲,「不去拉倒,你好好復習啊,有空一起打球,我掛了啊。」
  「好。」衛北說完掛了電話。
  那頭劉寒對著電話苦笑了一下,「兄弟?兄弟啊……」他忽然意識到自己放棄的或許不只是繼續學習的機會,還有很多東西都一併回不來了。
  「進去啦。」身旁有人催促,甩給他一根點燃的菸。
  劉寒接過,深深地吸了一口,在吐出的煙圈裡,一頭走進了喧鬧的酒吧。
  之後一個多月,衛北的成績都或多或少有所上升,到了期末考的時候,他終於爬上了理科年級三百名以內,不多不少正好第兩百九十九名。
  葉初考了第二名,排她前面那個只比她高了一分。
  這就是高三,考場如同戰場。
  在這地獄式的殘酷競爭之中,寒假終於來臨了,對於高三學生來說,寒假也就是個稍微長一點的週末而已,葉初他們學校一共放了十天,正好能回家過個年,不過好在老師也知道他們放假不容易,所以沒安排太多作業,總算慈悲為懷。
  除夕夜,葉初在電視主持人高亢的開場白中做完了最後一張試卷。
  劉美麗在外面喊她,「葉子,別看書了,快出來看春節約別節目,有吳宗憲。」
  葉建國在旁邊實在忍不住了,「妳別老吳宗憲、吳宗憲的,格調高一點行不行?」
  劉美麗白了他一眼,「你喜歡郎祖筠,你格調高。」
  葉建國沉默了……
  葉初在房裡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每年的除夕都一樣,她實在提不起興趣,倒是這對活寶爸媽比電視好看。
  就在這個時候,窗外的天空忽然升起一簇煙火,在黑暗的夜空中炸開,落下漫天的璀璨。
  葉初覺得這煙火很漂亮,忍不住湊到窗邊去看,就見又是一簇煙火升起,炸開在夜空中,然後接二連三的第三支、第四支、第五支……在她窗前的天空中,就像特意為她放似的,美輪美奐。
  最後一簇煙火放完,衛東海在房裡罵出了聲,「臭小子別放了,小心著火!」
  「知道了,老頭子煩死了……」衛北嘟噥了一聲,朝遠處亮著的那扇窗看了一眼,離開了陽臺。

  ◎             ◎             ◎

  寒假結束,高三衝刺終於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
  最後一個學期,劉美麗深感女兒這樣起早摸黑的復習迎考不容易,又想起上個學期她因為在路上吹了風而感冒,不禁更加擔憂起來,看來每天這樣回家住是不行了,學校宿舍條件又不行,想來想去劉美麗決定幫女兒在學校外面租個房子方便來回。
  這提議很難得得到了丈夫的支持,兩人很快就幫女兒找了一間房子,房東是個上了年紀的老太太,一個人住,家裡正好空著間房。
  葉初搬進去的時候看到老太太家裡養了條狗,樣子長得跟阿寶差不多,喜歡得不得了,每天回去都要逗牠一會。
  老太太是個愛狗之人,見她喜歡狗,對她的印象就特別好,平時常照顧著她。
  這樣住了快兩個月,老太太的孫女忽然打電話來吵著嚷著要奶奶回去陪她,老太太不是那種喜歡跟兒女一起住的人,但又拗不過孫女的撒嬌,就打算去住兩天再回來。
  早上葉初出門,房東太太叫住她,把事情跟她說了一下,她的意思是自己大概要去住兩天,如果葉初覺得不方便可以叫父母過來陪她住。
  葉初搖頭拒絕了,她知道她媽又要開店又要擔心她的衣食起居,已經很辛苦了,這兩天她實在不想再讓媽媽操心。
  「阿婆,我會自己照顧自己的,妳別跟我媽說了,我不想讓她擔心。」
  老太太覺得這女孩為人老實值得信任,又覺得自己只是去兩天,應該出不了什麼事,也就點頭同意了。
  就這樣,葉初開始了為期兩天的獨立生活。
  「妳的意思是說,妳這兩天要一個人住哦?」晚自習的時候林茂茂問葉初。
  葉初點點頭,「其實也就今天一晚,明天晚上阿婆就回來了。」
  「哇,那妳今天晚上豈不是能做壞事?」林茂茂朝她擠眉弄眼。
  葉初汗顏,不知道林茂茂腦袋裡裝的是什麼,如果她知道,大概會撲過去掐死林茂茂,當然這是不可能的。
  晚自習結束,葉初揹著書包回去,她租的公寓就在學校旁邊,轉個彎就能到。
  可是今天她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人跟著她,於是她停下腳步往後看了一眼,身後只有一群同年級的學生。
  難道是睡太少,產生幻覺了?
  葉初無奈地繼續往前走,直到進了樓梯,聽到跟在她身後的腳步聲,這才確定自己不是幻聽,猛然往後轉身。
  這一轉身,衛北差點撞到她。
  四目相對,葉初問:「你跟著我幹嘛?」
  衛北尷尬了片刻,很快理直氣壯說:「我走我的路,要妳管。」
  厚顏無恥如斯,葉初無語了,不理他繼續往樓上走。
  走了幾步回過頭,發現他非但沒離開,還跟著她往上走了幾步,這讓葉初忽然想起那次衛北把她堵在樓梯間強吻的事情,不由得有些緊張起來,乾脆邁開腳步拚命往樓上跑。
  衛北本來只是聽林茂茂說葉初今天一個人住,擔心她才跟來看看的,沒想到她忽然跑了,頓時有些生氣,真他媽的好心被當成驢肝肺,我又不會吃了妳,妳跑什麼!
  於是他兩步並作一步,飛快地跟了上去。
  畢竟他手長腳長,追上樓的時候葉初還在拚命掏門的鑰匙,回頭一看他追到了跟前,差點嚇得叫起來。
  衛北倒是作賊心虛,見她要叫,趕緊上去捂住她的嘴,「葉超重,妳見鬼了啊,怕別人聽不到是不是?」他低聲咒罵。
  葉初好不容易從他懷裡掙扎出來,喘著氣說:「你到底想幹嘛啊?」
  那小子還沉浸在剛才抱她腰的餘韻中,答非所問地說了句:「我發現妳的腰挺軟的……」
  「你!」葉初被他氣得臉紅,但礙於很晚了,怕打擾到鄰居,只好狠狠瞪了他一眼,掏出鑰匙開門。
  衛北站在旁邊,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
  葉初迅速打開門溜了進去,生怕他擠進來,關門的時候刻意往外踹了一腳。
  衛北敏捷地往後跳了一步,嘴裡才說了句:「謀殺親夫啊?」眼前的門就「砰」的一下關上了,他氣得想砸門,拳頭落到門板上,終究還是停住了。
  「Shit!」他低聲罵了句,要是他的英語老師知道他已經能夠自然的用英語罵人了,大概會欣慰死。
  葉初關上門,心有餘悸的隔著門聽了很久,直到門外響起一串下樓的腳步聲,這才鬆了口氣,看來是走了……但不知道為什麼她一點都高興不起來,還覺得頭有點暈暈的,整個人都很累。
  於是她決定今天早點睡,進屋收拾了一下就拿著衣服去洗澡了。
  洗完澡已經是晚上十點了,葉初打了個呵欠,準備進房,忽然瞥見剛被她關上的門,不知怎麼的又想起了被自己關在門外的傢伙。
  他應該走了吧?開什麼玩笑呢,明明聽到了他下樓的腳步聲,要是這時還在,那才是見鬼了呢。
  不管是不是見鬼,總之葉初就那麼鬼使神差地往門口挪了過去,然後又中了邪似地打開門往外看了眼。
  就這一眼,她還真是見鬼了。
  衛北黑著臉像尊佛像似地站在門外,看到探出半張臉來的葉初,低聲罵了句:「妳他媽的不會早點開門啊?」
  葉初被囧到了,「你……怎麼還在啊?」
  「關妳什麼事。」他又是這臭脾氣。
  「哦。」葉初悶了聲,準備把門關上。
  見她又要關門,衛北這才急了,迅速伸手抵住了門板,「那個……」他想了半天沒想出理由來,最後說了個很弱智的藉口,「我還沒跟妳說再見呢。」如果他媽知道自己兒子拿這種藉口追女朋友,大概會口吐白沫。
  葉初也是一怔,然後又說了一聲:「那再見。」說完她又要關門。
  那隻手抵在門板上,絲毫沒有要鬆開的跡象,「其實……」衛北頓了頓,「我剛跟我媽打了個電話。」
  「什麼?」葉初一愣。
  「我跟她說……我今晚住同學家。」他繼續道。
  「哦。」葉初繼續努力關門。
  見她沒反應,衛北想豁出去算了,反正從小到大,他在這個超重妹心裡大概也沒什麼形象可言,他無賴說:「我騙她的,其實我今晚沒地方睡。」
  葉初想說那你別睡了,但是他的手鐵鉗似地抵著門,這話就算說了大概也等於放屁,於是她板著臉說:「你要是敢進來,我就叫人了。」
  通常這句話的下一個臺詞是,妳叫吧,叫破喉嚨都不會有人來救妳的。
  不過衛北顯然不是這麼狗血的人,他只會做更狗血的事情,他二話不說把門一推,然後……他進去了。
  葉初話才說完,嘴都沒合上呢,他竟然進來了,一下子有些回不過神來,等她回過神的時候,衛北已經打量完四周,指著客廳裡的沙發自言自語說:「我看今晚我就委屈一下睡這裡好了。」
  你還能再無恥一點!葉初差點罵出來,但是她還是忍住了,因為這十年的經驗告訴她,眼前這個人要是無恥起來,絕對能超過自己的想像,在這種時候與其趕他走,還不如由他去。
  於是葉初丟下一句,「隨便你。」就轉了個身進房了。
  當然進去的時候絕對是把門上鎖的,還特意把門鎖多轉了兩圈,這才心滿意足地上床睡覺。
  這絕對是個不眠夜,想起衛北那小子就在一牆之隔的外面,葉初就怎麼也睡不著,這樣輾轉反側了一會,她忽然聽到門外「咚咚」的敲了兩聲,然後衛北背靠著門問:「葉超重,妳睡了嗎?」
  葉初沒理他,自己翻了個身。
  「妳別裝了,我知道妳沒睡。」他又說。
  葉初咬咬牙,繼續保持沉默。
  外頭的人乾笑了兩聲,「有我在外面,睡不著吧?」
  葉初不咬牙了,她只想出去咬死他。
  「睡不著,那我勉強陪妳說說話吧。」他開始喋喋不休地自言自語起來,說了一大堆無聊的事情,大概這樣過了十幾分鐘,衛北忽然問:「葉超重,妳有沒有想好考哪所大學啊?」
  「沒有。」他唱了那麼久的獨角戲,葉初總算是回了一句。
  聽她有反應,那小子似乎很高興,又繼續說:「那妳快點想啊,妳考哪裡我就考哪裡。」說完他又頓了頓,語氣變得有些落寞,「不過話又說回來,妳考的我肯定考不上,雖然我現在成績有進步……」
  「那就別考。」葉初說了句。
  「那不行,雖然同一所學校考不上,不過說不定能在同一座城市讀大學,妳到底想考哪啊?透露一下又不會死。」他說話的語氣大概一輩子都改不了了。
  葉初忽然想笑,沉默一會,她從嘴裡說出一所大學來。
  果然考不上……衛北在門那邊煩惱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見他忽然不出聲了,葉初倒有點不適應起來,她想開口,卻又覺得失了面子,只好這樣靜靜地等著。
  過了一會,衛北終於又開口了,「葉超重。」
  「幹嘛?」
  「我剛才進來的時候妳剛洗完澡吧?」
  幹嘛說這個?葉初懵了懵,「嗯」了一聲。
  門那邊響起幾聲怪笑,「怪不得,我看妳好像沒穿內衣。」
  葉初抓起枕頭摔在門上,她發誓再也不理這個傢伙了!

  ◎             ◎             ◎

  考前半個月,學校裡舉行了最後一次模擬考,葉初毫無意外的又考了第一,出人意料的是,衛北竟然考進了前一百名,不多不少正好第一百位。
  聽到這個消息的秦瑤簡直樂瘋了,這可是明星高中,一百名就意味著能考上的大學增加了,拚一拚或許都能上不錯的大學了,遙想兒子一年前還穩坐在年級倒數第一的寶座上,她不禁感慨萬分,畢竟是自己教出來的兒子,沒讓她這個做媽的失望。
  與葉初和衛北相比,別的同學就沒那麼幸運了,比如林茂茂,她最後一次模擬考嚴重退步,往下掉了五十幾名,成績發下來那天她整個人就呆住了,過了一會,這個整天大剌剌的女生忽然哭了。
  葉初當時正在她旁邊,一下子有些措手不及。
  「我媽要是知道我的成績,會失望死的……」林茂茂哭得很傷心,一邊哭一邊念叨,班裡很多同學朝她看,還指指點點的。
  「有什麼好看的?你們沒考砸過啊!」忽然一個怒氣衝衝的聲音在教室裡響起,恍惚間葉初以為衛北又來他們班了,結果抬頭一看,發現竟然是趙英俊黑著臉坐在位置上吼的,頓時有些不適應。
  也許是沒見過平時班上最老實的男生會發怒,不少同學都被震住了,紛紛自討無趣地轉過頭。
  趙英俊站起來朝她們走過去,對林茂茂說:「有什麼好哭的?分數起起落落很正常,又不是真的學測,妳該慶幸才對。」
  林茂茂吸著鼻子抬起頭,肩膀還哭得一聳一聳的,「那我考不上怎麼辦?我們說好了一起考上那間大學的……」
  原來說好了呀,許多伸長了脖子聽八卦的同學都會心一笑。
  趙英俊臉紅了紅,低聲說:「妳說那麼大聲幹嘛,我也不一定考得上啊,努力就好了嘛。」
  「嗯!」林茂茂努力點點頭,眼中還閃著未乾的淚花。
  葉初默默站在一旁看著他倆的互動,不知怎麼的忽然想起了某個討厭的人。
  那傢伙上個月拿著某大的體保生報名表,在自己眼前晃來晃去,「妳看,我努力一下說不定能上這所大學哦。」
  葉初記得自己當時白了他一眼,「你以為那是想考就能考的嗎?我都不一定考得進。」
  結果被衛北瞪了,他指著她的鼻子威脅,「妳他媽的不准給我考不進,否則我現在就要了妳!」
  葉初板著臉把手裡的書甩到他身上,低下頭卻微微勾了勾嘴角。
  其實那所大學也不是很難考,她心裡默默地想。

  第二章

  不管願不願意,決定十幾萬學子命運的學測終究還是到了。
  六月,學校布起了警戒線,偌大的校門口人頭攢動,全是家長們一張張期盼的臉。
  第一門國文考完,葉初走出考場,看到對面考場的衛北吹著口哨出來,朝她做了個勝利的手勢。
  其實學測也不過就是高中三年無數考試中的一次,不必那麼緊張吧,葉初第一次因為考試而緊張的心,不知怎麼的忽然放鬆了下來。
  下午考理化果然沒那麼緊張了,劉美麗晚上特意來接女兒回家,看到她一臉輕鬆的表情,這比考生還緊張的家長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明天下午考英語,別忘了帶鉛筆和橡皮擦。」晚上吃飯的時候,劉美麗第N次的叮囑女兒。
  葉初一如往常地點頭,倒是葉建國忍不住了,「妳有完沒完啊?今天都說了八次了,都被妳煩死了。」
  「誰說八次了,才七次。」劉美麗更正他。
  「七次還不夠啊,妳這個女人怎麼這麼煩?」
  「嫌煩當初你別追我啊,還寫一堆肉麻死的情書……」
  劉美麗見老公沒話說了,又笑呵呵地問女兒,「女兒啊,有沒有想過考哪所大學啊?」
  「考都沒考完,妳問這個幹什麼啊?」葉建國又在一旁插嘴。
  「我說葉建國,你今天是存心跟我過不去是不是?」
  「是妳自己沒事找事……」
  夫妻倆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忽然葉初口中冒出一所大學名。
  「啊?」兩人同時停下來,看向女兒。
  葉初沉默了一下下,又重複了一遍。
  氣氛一下子變得詭異起來,良久劉美麗呵呵笑了笑,「這所學校好,只是遠了點。」見女兒不說話,又趕緊補了句,「要是能考上,遠點就遠點,反正是數一數二的知名大學,別人想考還考不上呢,是不是啊爸爸?」
  葉建國悶悶地哼了一聲。
  不管葉初她爸媽心裡願不願意女兒去那麼遠的地方讀書,總之第二天的考試還是要繼續的,上午考數學,葉初又寫得挺順手,從考場出來的時候,看到對面考場的衛北皺著眉頭走出來,她心裡咯噔一下。
  「誰出的考卷?他媽的最後一題那麼變態!」衛北嘴裡罵著。
  葉初心裡舒坦了點,最後一題確實挺難的,做不出情有可原。
  「葉超重。」衛北忽然叫她。
  「幹嘛?」葉初警惕地看著他。
  「下午考英語,借我橡皮擦。」
  「你考英語連橡皮擦都不帶?」
  衛北乾笑了兩聲,「忘了嘛。」
  葉初頭冒黑線,掏出橡皮擦,掰了一半給他,「給你。」
  「現在給我幹嘛?這麼小的東西我吃頓飯肯定丟了,等會考試我過來拿。」
  連塊橡皮擦都管不好,葉初鄙視地看了他一眼,把兩塊掰開的橡皮擦塞進了筆袋裡。
  下午兩點半,最後一門英語測驗的準備鈴聲準時響起,葉初順著人群走進考場,手裡捏著兩塊掰開的橡皮擦。
  那傢伙不會是忘了吧?她把准考證放到桌上,看了看窗外。
  「下面開始發試卷,請同學們專心考試,不要交頭接耳。」監考老師無情的聲音響起,葉初捏著手裡的橡皮擦,瞇了瞇眼,想著他肯定是忘了,什麼爛記性!
  考試鈴聲準時響起,教室裡的廣播開始播放聽力準備音,就在所有人都聚精會神的時刻,忽然葉初聽到外面響起兩個監考老師的聲音。
  「我們考場還缺個人啊。」
  「都要考了,誰還沒來啊?」
  「十二號座位的,叫衛北。」
  「那我趕緊叫人去找找,這麼重要的考試,怎麼回事啊……」
  接下去的話葉初還沒聽清楚,聽力考試已經開始了,她忽然有些渾渾噩噩的,一手拿著筆,一手拿著掰開一半的橡皮擦,指甲陷進橡皮擦裡。
  兩個小時漫長的英語考試終於過去了,考試鈴聲響起的那一剎那,不管考好考砸,考場上每個學生幾乎都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終於結束了。
  沉寂的校園一下子沸騰起來,滿耳都是「解放了、解放了」的呼喊聲。
  葉初收拾東西走出教室,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她抬頭看向對面那個考場,一個個考生苦著臉或笑顏如花地走出來,唯獨沒有她想見的那個人。
  心裡忽然空蕩蕩的,有說不出的落寞,她第一次那麼渴望有個人走出來,很欠揍的朝她比V的手勢,但是人走光了,那個人還是沒有出來……
  「葉子,考得怎麼樣啊?」劉美麗第一時間衝到女兒面前。
  葉初沉默,沒有說話。
  劉美麗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算了算了,考都考完了,管它怎麼樣呢,走,我們回家吃頓好料的,妳爸還在家裡等我們呢。」
  葉初點點頭,眼角的餘光忽然瞥見人群中佇立的那個身影,他的衣服破了,臉上帶著瘀青,嘴角還滲著點血絲。
  一個巴掌落到他臉上,秦瑤站在兒子面前氣得發抖,「你平時打架也就算了,現在是學測啊,你去打架,你怎麼不被打死啊!」又是一個巴掌生生落在他的臉頰上。
  衛北咬著牙沒有說話,他的眸子倔強地掃向葉初,不知怎麼的,葉初忽然一陣揪心。
  「葉子,怎麼還不走啊?」劉美麗朝女兒喊。
  「來了。」葉初回了句,最後看了眼衛北,匆匆跟上了母親。

  ◎             ◎             ◎

  雖然學測已經結束,但是衛北沒有參加最後一門英語考試的事情,還是透過網路和電話,飛快在同學們之間傳開了。
  晚上,葉初上即時通,看到林茂茂發來一個驚訝的表情。
  貓貓:聽說衛北英語缺考?
  寶媽:好像是……
  貓貓:怎麼回事啊?
  寶媽:不知道。
  貓貓:不是吧,妳是他老婆妳不知道?
  貓貓:完了,缺考一門很嚴重欸,虧他進步那麼多,現在怎麼辦啊?
  貓貓:他會不會要重考啊?重考很辛苦的……
  貓貓:葉子,妳還在嗎?
  寶媽:我有事,先下了,88。
  貓貓:呃……88。
  關了電腦,葉初有些心神不寧,再過幾天學測成績就出來了,且不論她考得如何,反正衛北那小子是絕對沒戲了。
  這麼重要的考試,他為什麼會去跟人打架?這幾天來葉初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又一直想不通,難道對於他來說,打架比學測還重要嗎?還是說他有什麼苦衷……
  葉初想得有些頭疼,這時老媽的聲音從廚房裡傳來,「葉子,下樓去趟超市,醬油沒了。」
  「哦。」葉初應了一聲,隨手拿起錢包就起身出門了。
  超市就在社區樓下附近,晚飯時間沒幾個顧客,葉初從貨架上拿了瓶醬油去付錢,到了收銀臺才發現自己的錢包裡忘了裝錢了,拿著空蕩蕩的錢包,她和收銀員兩兩相望,都有些囧。
  葉初說:「那個……我回去拿錢再來。」
  話還沒說完,一隻手甩了張鈔票在櫃臺上,「我幫她付。」
  熟悉的聲音響起,葉初心裡不由得一震,扭頭看到衛北那小子不知何時站在她身後,臉上還帶著瘀青,多日不見,他的目光似乎比以前更犀利了。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拿一下就行了。」葉初回過神,急忙地說。
  「廢話那麼多幹什麼?還不收錢!」衛北冷著臉,瞪了眼收銀員。
  葉初在心裡默默抹了把冷汗,其實他是來搶劫的吧。
  從超市出來,氣氛有些詭異,葉初拿著瓶醬油,低頭跟在衛北後面,拖鞋在地上啪嗒啪嗒地響著。
  「葉超重。」衛北忽然停下腳步。
  「啊?」葉初一個急煞車,差點撞到他的身上。
  「妳走路不長眼的啊?」衛北大罵。
  兩人之間一下子陷入了沉默,過了一會,葉初忽然聽到衛北小聲喃了句:「對不起……」
  什麼?葉初一怔,抬頭看他。
  他們倆之間相差二十公分的身高,葉初這樣抬頭看著,像極了某種乖巧的小動物。
  衛北克制住想去摸她頭的衝動,把手插進口袋裡說:「那天英語,我沒去考……」
  葉初很想問他為什麼不去考,話到嘴邊卻硬生生的頓住了,她問:「你爸媽很生氣吧?」
  衛北苦笑了一下,「能不生氣嗎?」他指指自己的臉,「我爸的傑作。」
  葉初沉默,不知該說什麼。
  兩人之間又無話可說了一會,忽然衛北轉身背對她,狠狠踢了地上的石子,他的聲音很輕,更像是在自言自語,「我他媽的沒打架,我答應過妳的,都是那幫混蛋纏著我不肯走。」
  「什麼?」葉初沒聽清楚他的話,在後面問。
  衛北回過頭,咬咬牙,「沒什麼。」
  「那你剛才……」
  「什麼剛才不剛才的,我走了。」衛北拔腿要走。
  「等一下。」葉初在後面忽然叫他。
  他停下腳步回過頭,「幹嘛?」
  「我還要還你錢。」
  「Shit!妳就不能說點別的?」衛北憤憤地咕噥了一句,朝她說:「都說不要了,妳這個女的怎麼這麼煩啊?」說完他拔腿頭也不回的走了。
  夜幕中,葉初站在原地目送他離去的背影,怎麼也想不明白他剛才轉身到底說了什麼。

  ◎             ◎             ◎

  又過了幾天,萬眾矚目的學測成績終於出來了。
  葉初考得不錯,唯獨一門英語搞砸了,比預計的少了十幾分,雖然還是一等一的好成績,但這少了的十幾分卻嚴重影響到她填報第一志願的機會,按照本地歷年報考那所大學的分數,她這樣很有可能會落榜。
  女兒考不上理想的大學,做家長的本來該著急的,可是在得知分數的第一天,葉初家那一對父母就跟中了六合彩似的,一整天都笑得瞇起眼來。
  這世上知名大學那麼多,不差這一所,可是寶貝女兒卻只有那麼一個,如果真讓女兒考上那所大學,跑去那麼遠的城市讀書,人生地不熟的吃苦受累,還不如在家門口考所大學,比如本縣的這所大學,在國內名氣也不小啊。
  於是劉美麗聯合老公,開始沒日沒夜的勸女兒填報本縣大學。
  「妳一個女孩子,沒必要那麼大老遠的去跟一幫書呆子爭,還是保險點好,留在這裡媽媽也方便照顧妳。」劉美麗苦口婆心的勸著。
  「還能省路費。」葉建國在旁邊附和。
  「對,省路費買吃的,妳每週回家,媽媽都和妳一起去吃哈根達斯。」
  葉初覺得好笑,可能在父母眼裡,她永遠只是那個喜歡吃冰淇淋的胖女孩吧,但是他們的話也不無道理,至少以她現在的分數填那所第一志願確實有風險。
  這世上多的是那些高分落榜的人,她不想像他們那樣重考,或許該聽父母的。
  這樣猶豫了幾日,返校日就到了,拿著從學校裡拿來的學測志願表,葉初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究竟是拚一拚去填第一志願呢?還是求穩上填本縣大學呢?
  她終究不是那種喜歡冒險的人,在對著志願表考慮了一天之後,葉初決定聽父母的,填本縣大學。
  選定了學校,第二步就該確定系所了,她爸媽大概是覺得在選大學上已經讓女兒聽自己的了,選系所就隨她的興趣吧,所以並沒有對此過多干涉。
  只是沒了父母的干涉,葉初反倒一下子定不下該選什麼了,她從小便是與世無爭的人,成績也都很平均,那林林總總的系所在她眼裡不過是一排排的代碼,總覺得沒什麼差別。
  這樣一直猶豫,終於拖到了交志願的前一天。
  晚上,林茂茂打電話問葉初決定填什麼系,她說自己選了醫學,準備以後手起刀落殺人於無形;趙英俊據說選了考古,似乎想把終身奉獻給血屍和「粽子」。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