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小氣秘書
【4.6折】小氣秘書

缺書! 電子書網站: https://www.mmstory.com <讀客文學>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12/07/1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88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結婚前,女人總想著,怎麼教男人開口說愛;
結婚後,男人總想著,怎麼哄女人主動求歡。

梅默安,堂堂大公司的總裁,個性挑剔又龜毛就算了,
吃東西挑三撿四,嫌東嫌西也就算了,可這位有錢有勢,
英俊瀟瀟,女人緣不斷的大老闆,憑什麼對她這位公司小員工,
動手動腳的,就算她跟他是青梅竹馬那又如何?
她又不是他的女朋友,憑什麼他說親就親,說抱就抱,
還過分的假公濟私,直接將她偷渡進總裁辦公室,
自此,棠芯芯成了總裁秘書。誰知道,這男人天天上她家就算了,
竟然還敢進她的房,睡她的床,最後還將她給睡成了女朋友!
棠芯芯被折騰得癱在床上想,難不成她上輩子給這男人戴綠帽,
不然這男人怎麼像討債似的,壓上床就不放過她?
梅默安不懂,他以前雖然放浪,可交往後他可是很安分,
眼裡心裡就棠芯芯這個傻女人,而她卻在他開口說愛她後,
揚言要跟他分手!梅默安自認想巴上他的女人一堆,
可他又很不爽的承認,偏偏他就只想巴著棠芯芯這女人過一輩子!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棠芯芯,去給我買瓶醬油回來!」
  剛下班,才踏進家門口的棠芯芯便聽到棠母的指令,放下公事包,聽話地應道:「知道啦,媽。」
  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的棠父關心的話傳了過來,「路上小心一些。」
  「知道啦,爸。」棠芯芯笑著說,邊將脫掉的鞋子又穿回去。
  「我說妳呀,芯芯上了一天的班了,妳就別老讓她做事情了!」棠父心疼女兒,忙不迭地伸張正義道。
  「那我剛才叫你去買,你又不去!」棠母不滿地吼了回去。
  「我也上了一天班了。」棠父眼都不眨一下地回道。
  棠芯芯以最快的速度跑出家,關上門,門內立即傳來棠母五雷轟頂的吼聲:「你什麽意思呀!活該我這個黃臉婆給你們燒飯,讓你們買醬油還唧唧歪歪……」
  推開小院子的鐵柵門,棠芯芯還能聽到棠母精神的聲音,隔壁的鄰居見到門口的她,笑道:「芯芯呀,買醬油呀!」
  棠芯芯臉一下熱了起來,點點頭,「是呀。」轉而不好意思地跑開。
  世上的夫妻相處的模式萬千,各種各樣,就屬棠家二老最讓人啼笑皆非。棠母每天都要這麼暴亂,棠父每天都是這麼鎮定,一冷一熱,水火不相容,偏偏他們將打罵當情趣,一天來上個好幾回。
  而棠芯芯呢,性子內向,有時候碰到鄰居的揶揄,她就會很不好意思。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棠母每天都暴走的脾氣沒有遺傳到她的身上,可她也沒有棠父的自若而居。
  光看棠芯芯,絕對無法聯想到她的父母真實脾性,因為她的脾氣真的很好,很好。
  一百六十公分的個子搭上均勻的身材,白皙的臉上五官平凡,可一雙眼睛卻頗有神采,像天上不說話的星星般安靜,卻隱含著秀氣。她的模樣會讓人看著很舒服,也許她不是一個絕世大美女,可她是一個讓人相處起來,覺得很舒服的女孩子。
  大學畢業後,她就進入了臺北有名的煌躍企業,在編輯部做一名文編,生活平淡無奇,還有一個交往了一個月的男朋友李啟。
  走過一條街,彎進小巷,沿著小路,走到路口的小雜貨店,買了一瓶醬油,她又往回走,正要彎進巷子時,差點就跟人撞了滿懷。
  「啊!」棠芯芯因衝力被撞到在地上,手上的醬油也掉了,碎了一地,她懊惱地看著地上的瓶子,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連忙抬起頭。
  撞到她的人是一個體格壯實的年輕男子,在昏暗的光線下,她看不清男子的容貌,隱約間覺得他應該長得不錯。
  男子似乎沒受什麽影響,直挺挺地站在那裡,聲音很是清冷:「妳有沒有怎麼樣?」
  有沒有怎麼樣?棠芯芯看了看坐在地上的自己,還有碎了的醬油瓶,突然覺得這個男人很白目耶,通常情況下,普通人會先說對不起,接著將她扶起,然後買一瓶醬油賠給她,這才是正常的模式吧。
  不過棠芯芯一向不是那種抓著人死纏爛打的那種人,他不扶她,她就自己起來唄,他不說對不起,她就當自己聽到過了,他不賠醬油,反正醬油又不貴!
  「我沒有事。」棠芯芯整個人站了起來,才發現眼前的男人好高大,她明明也不算矮了,如果他給她一記拳頭,她保證會一聲都不吭,直接給昏過去。
  「三十二號怎麼走?」梅默安在這裡繞了很久,他還沒找到這個地址。
  「啊?」棠芯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他們之間是不是錯過什麽了,爲什麽她總覺得他的思維和她的很不一樣。
  「我說三十二號怎麼走?」梅默安重新再問一次,得不到女人的反應,只能安撫自己煩躁的情緒,不重不輕地問了一句:「小姐,妳爬帶了嗎?」
  棠芯芯的脾氣很好,棠母常常自豪自己生了一個大家閨秀似的女兒,同事都稱讚她做事穩重可靠,而今天是她第一次聽到有人懷疑她的智商。
  不過她還是沒有生氣,直接忽略他不尊重的口吻,「先生,出了這個巷子,走過一條街就好了。」棠芯芯心腸好好地講清楚。
  梅默安挑挑眉,連個謝字也沒有,直接掉頭就走。
  棠芯芯緩慢地往店鋪走去,準備再買一瓶醬油,動作再不快一點的話,棠母大概又要河東獅吼了。

  ◎             ◎             ◎

  棠芯芯買了醬油後,在彎進巷子之前,刻意地放慢了步調,確定沒有哪個人冒失地跑出來後,她才彎進去,然後走過一條街,在進家門前,她又看見那個男人站在她家隔壁。
  她的鄰居梅家早在十五年前就一家人都移民到國外去了,不知道是美國還是哪裡,她不記得了,她那時還很小。
  隔壁的房子一直空著,她也沒見過梅家有人回來過,倒是棠母跟梅母時有聯絡。
  本來看不清的男性臉龐緩緩地隨著他們之間距離的減少而變得清晰,男人的眉眼生得很俊俏,張揚著霸氣,挺翹的鼻梁好似雕刻出的石像,充滿線條美,薄薄的嘴唇此刻正抿著。
  他那雙霸氣的眼眸正瞪著她,棠芯芯不知所措地看著他,不知道自己是哪裡做錯了,她不是告訴他正確的地址了嗎?
  她是一個好人哪,可沒有騙他!
  「妳爲什麽不告訴我妳住在附近!」梅默安不滿地望著她。
  男人質問的口吻自然得好像問她天氣好不好,不過相較於他的這個問題,她情願他問她天氣好不好,起碼這個問題比較好回答。
  她實在琢磨不透他爲什麽瞪她,「有什麽問題嗎?」
  「妳可以帶我找到這個地方,而不是讓我一個人傻傻地找地方!」梅默安任性地將自己找了一個小時未找到住址的過錯,全部推卸在她的身上。
  棠芯芯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不講理的男人,有誰規定她必須要為他帶路,而且是他害的她的醬油摔壞了,讓她不得不回去再買一瓶,她可不想被棠母嘮叨。
  這是生平第一次棠芯芯體味到了什麽叫無語,她不會爆粗口,也不會氣勢凌人,只能低著頭不說話。
  「喂!我在跟妳說話!」梅默安看著眼前這個斯斯文文的女人,心裡的火越燒越旺,根本就不關她這個路人甲的事情,他卻莫名其妙地發飆了。
  「先生,你還有什麽事嗎?」看著男人一副要爆發的模樣,棠芯芯真的有點後怕了,她不會倒楣地碰上什麽神經病吧!
  她腦裡的想法清清楚楚地反應在了她的臉上,梅默安的臉色變得更為難看。
  棠芯芯也不再跟他多話,直接拎著醬油瓶回家,恰巧棠家的門也打開了,棠母正氣勢洶洶地跑了出來,兩手叉腰,「棠芯芯,妳買什麽去了買這麼久!」
  「我……」棠芯芯想著該如何解釋才能讓棠母不要這麼生氣。
  「咦?」棠母的眼睛瞟到一旁的男人,突然眉開眼笑,「你是默安吧?」
  剛剛還一臉的不爽的男人像是表演變臉似的,正經八百地看著棠母,還客套地笑了笑,「棠伯母,妳好,我是梅默安。」
  「哎喲!我上次跟你媽通話的時候,你媽說你要回來,沒想到真的回來了!」棠母以著欣賞的目光看著梅默安,「你都這麼大了呀,越來越帥了!」
  梅默安淡定地點點頭,「伯母客氣了。」
  哪裡是客氣了!棠母可是鮮少這麼誇獎別人,棠芯芯站在一邊看得目瞪口呆,棠父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先進屋。
  棠芯芯會心地笑了笑,趕緊鑽進屋裡,以免棠母抓著她說個不停。
  耳朵還能聽見棠母在門口說個不停的聲音,她聽見棠母問道:「吃飯了沒?」
  棠芯芯皺起了眉頭,她對這個囂張跋扈的男人還真的沒什麽好感,她也不想跟他同坐一桌吃飯。
  事實證明,一個人越不想的事情,事情就會越傾向發展的趨勢,在棠母的盛情邀請下,梅默安最後落坐在飯桌旁。
  棠芯芯有點坐立難安地扭了扭臀部,食不知味地吃著飯。
  「妳好好吃飯,動來動去幹什麼!」棠家的飯桌上是一個圓桌,棠芯芯的對面正好是棠母,棠母身邊兩側是棠父和梅默安,而棠芯芯的右手側便是梅默安。
  親愛的媽媽,如果妳不說,根本就沒有人發現……棠芯芯立馬感覺到自己的右邊有一道視線投射在自己的身上,那眼神裡還帶著興味。
  「再扭來扭去,默安都要以為妳長痔瘡啦!」棠母自以為幽默地說道。
  棠芯芯暗自呻吟一聲,她清楚地聽到了右邊傳來一陣輕笑,他開口了:「棠媽媽真是幽默。」
  幽默什麽呀!又不是拿你開刷!棠芯芯覺得自己要人格分裂了,她非常反感跟身邊的這個男人坐在一起,可她表面卻風平浪靜地與他共食。
  「芯芯呀,怎麼今天吃這麼少?」棠父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
  「爸,我不是很餓。」棠芯芯強打著精神說道。
  「是不是昨天加班太累了?」棠父在附近的中學任教,棠母是典型的家庭主婦,可不像上班族棠芯芯這樣動不動就加班。
  「爸,我真的不累,就是沒有胃口啦!」棠芯芯澄清道。
  棠父可是勸說了好多次,她工作得這麼累就不要幹了,找一個輕鬆的工作,不過她很喜歡現在的工作,還不想換工作。
  「妳這個丫頭,我看妳是默安在旁邊,不好意思吃太多。」棠母取笑道。
  沒錯,大多數女人面對帥帥的男人,通常都是很矜持的,以免自己的狼吞虎嚥嚇壞了潛力股,可她現在已經名花有主了,不擔心這個。
  棠芯芯正要開口說自己沒有,卻被梅默安給搶了先,「芯芯可以不用這麼客氣,想吃就隨意吃呀,女孩子,還是稍微豐腴點好看。」
  梅默安的眼神在棠芯芯的身上有意無意地打了一個圈,棠芯芯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她又不是真的很瘦,不胖不瘦,剛剛好啊!而且他幹嘛這麼親熱地跟著爸爸、媽媽喚她芯芯?真的很不習慣呀!
  「對、對!」棠父贊同地點頭,志同道合地說:「沒錯,現在的女孩子就知道要減肥呀,要瘦身呀,真是的,又不是要去參加選美比賽,幹嘛要沒事找事做,自找苦吃。」
  「棠爸爸說的很有道理,像我也不喜歡太瘦的女生。」梅默安笑著說,像排骨一樣的女人抱在懷裡好像抱著骷髏一樣,多難受!
  棠芯芯戳了戳米飯,心裡腹誹,如果讓你帶一個超級恐龍女出去,你就願意了?她才不信,男人都是這樣,想要一個看上去身材一級棒的,抱在懷裡呢,又很舒服的,這麼高要求!
  「要不是芯芯有男朋友了,我還真想你們一塊兒,你們兩個多配呀!」棠母頗有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的意味。
  「哦?」梅默安的眼神落在棠芯芯的身上,「芯芯有男朋友了?」
  「是呀。」棠母可惜地歎息。
  「媽!」棠芯芯有點不好意思,好好的說這個幹什麼!
  梅默安倒不驚訝身旁的女人已經有男朋友的事實,順著棠母的話說:「確實,芯芯如果沒有男朋友,我就追她了。」
  客套話!絕對是客套話!棠芯芯假笑著說:「梅先生真是客氣了。」她摔倒的時候,不見得他有這麼紳士客氣。
  梅默安神祕地笑而不語,安靜地吃飯。
  「叫什麽梅先生,都是鄰居!」棠母跟梅母是好朋友,她們的子女就算不能成為情侶,她也希望她們的子女也能成為好朋友。
  「是的,芯芯就不要這麼客氣了。」
  迫於棠母的眼神施壓,棠芯芯只能想了一會兒,想出一個對他們而言都安全的稱呼,「梅大哥?」
  「嗯。」梅默安欣然收下,「我還是第一次聽別人喚我大哥。」
  「對哦,你在家裡排行老二,上頭還有一個姐姐。」棠母想到,「今年是不是要結婚了?」
  「是的,到時候辦酒宴,你們也一定要到場,媽媽看見棠媽媽會很開心。」梅默安自始至終表現得都很禮貌,只是有時候說話也帶了官腔。
  畢竟他是真的跟棠家人不是很熟,要不是梅母再三強調,他不能回臺灣還住酒店,非要他回老家住,他也不會在門口碰見棠家人。
  而梅母也說了,要跟棠家人好好相處,他這才好好地收斂自己的脾氣,可惜棠家女兒已經見識過自己不算好的脾氣了,現在要改也只怕來不及了,不過在棠家長輩面前他還是得裝一下。
  「好好!」想到老朋友還記掛著自己,棠母笑開了懷。
  棠芯芯瞠目結舌地見自己的母親被一個男人的三言兩語就給收得服服貼貼的,現在是什麽情況呀?

  ◎             ◎             ◎

  等棠芯芯回過神時,她已經站在玄關送客,而梅默安站在小小的玄關,更顯得其高大。
  「芯芯,妳陪默安去買一些生活用品。」棠母命令道。
  「啊?現在?」棠芯芯瞄了一眼客廳裡的時鐘,都已經快九點了。
  「對呀!剛剛默安說自己剛搬進來,連房子都沒有打掃過,生活用品更不用說了,妳不是也在嗎?沒聽見嗎?妳都走神到哪裡去了!」棠母已經把好友的兒子當做自己的孩子疼了,特別是梅默安不僅長得帥,還這麼有禮,她喜歡得不得了。
  「媽!」棠芯芯受不了棠媽媽一連串如子彈一樣的攻擊,連忙求饒道:「我知道了,我知道,我現在就陪他去。」
  「嗯,沒關係,芯芯如果有事,那芯芯就先忙去吧,我一個人也沒關係。」梅默安適時地插話道。
  棠芯芯一聽,臉色掛了三條黑線,都不用去看棠媽媽的臉,她就可以猜到了棠媽媽的反應。
  「那怎麼行!你人生地不熟的,一個人多危險!」棠母立馬否決他的話。
  唉,他人高馬大還怕什麽!
  棠芯芯只能一馬當先了,「媽,我這就陪他……嗯……梅大哥去……」說完,她是連頭都不回,直接拉著梅默安往外走,梅默安任由著她拉著他。
  一走出家門的範圍,棠芯芯就停了下來,「你需要些什麽東西?」
  什麽東西?梅默安換下有禮的面具,一臉的不耐,「我回臺灣,什麽東西都沒有帶。」
  努力忽視他的神情,棠芯芯好言好語地問:「那你想要買什麼東西?」
  「不知道。」梅默安有點累了,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他現在最需要的是洗個熱水澡,然後睡覺。
  那他剛剛爲什麽不對她媽媽說呢?棠芯芯看著他坐在了路邊供休息的長椅上,一臉的頹廢,一反之前精力旺盛的模樣,似乎很累的樣子。
  棠芯芯嘆了一口氣,幫人幫到底,送佛送上天,反正都已經出門了,「那你坐在這邊等我,我去便利店買些東西給你。」
  梅默安用著奇怪的眼神看著她,「我在這裡等?」
  「你不是很累嗎?那你在這裡等我好了。」
  梅默安看著她好半晌,才緩緩開口,「那我在這裡等。」
  棠芯芯點點頭,轉身買東西去了。
  梅默安看著她離去的背影,過了好一會兒,他的嘴角有了一抹弧度。這個女人,真的是太讓人意外了,他從來沒見過這麼聽話的女人,活像他是她爸爸一樣。
  兩手一攤,梅默安真的很沒良心,就一個人抬頭看月亮,正好是十五的月亮圓又亮啊,一點也不擔心那個為他奔波的小女人有可能會碰上壞人。
  且他一個大男人使喚一個小女人,他一點自責感都沒有,反而非常的怡然自得。
  英國的紳士之風他沒受影響,倒是美國倡導的隨心所欲他倒是學會不少,她要幫他,他就隨她去了,他可沒有拿槍逼著她。
  不過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梅默安卻沒有表面的這麼自在,眼睛不停地看看手錶,已經半個小時過去了,就算是要買一大堆東西,都應該回來了。
  「真是的!」他低咒一聲,站了起來,不會是他才回來的第一天,就遇上鄰居女兒的兇殺案吧?
  怡然退下,狂暴爬上臉龐,忽然間,他聽見腳步聲在寂靜的夜道中輕輕響起,他挑挑眉,毫不意外地看見女人的身影。
  他幾個跨步就走近了女人,臉上寫著大大的不悅,「妳買什麽東西去了!」
  手上的東西重的要命,迎面而來的男人不幫她拿東西就算了,還一副她欠了他好幾百萬的模樣,她上氣不接下氣地輕喘:「我……就是生活用品呀!」不然買什麽!
  梅默安少見的關心被她一盆冷水給澆熄了,他的口吻可不是疑問,而是不滿她的行徑,她卻還認認真真地回答他的問題。
  他挫敗地爬了爬頭髮,「怎麼這麼慢!」
  「東西太重了。」她滿頭汗水。
  她怕他那空屋裡真的什麽都沒有,紙巾,牙膏,牙刷什麽的,反正用的到的東西,她都給買回來了。
  「我買的時候還不知道這麼重,結果買完後才發現真的好重。」
  結果梅默安這個冷酷無情的傢伙站在那裡,冷冷地開口:「要我幫忙嗎?」
  從剛剛的相處經驗看來,棠芯芯敢用自己的腦袋打賭,如果她說不要,他一定不會伸一根手指幫忙的,因為這個男人絕不會沒事跟她客氣。
  而她還不知道,自己爲什麽會這麼倒楣,碰上一個不會憐香惜玉的臭男人!
  她不是笨蛋,對於他的幫忙,她欣然接受,小腦袋像搗蒜似地點個不停,「要、要、要!」儘管他的臉色很不好看,可是棠芯芯真不想明天殘廢著手去上班。
  梅默安差點就爆笑了,這個女人也不笨嘛!
  沒好氣地接過她手裡的袋子,被袋子裡超乎尋常的重量給震懾了一下,再看看女人細的如棒子的手腕,「妳到底是買了什麽東西?」
  梅默安的口氣顯得有點兇,棠芯芯不由地瑟縮了一下,撅著嘴,伸出手指細數,「有洗髮精、沐浴乳、牙膏、牙刷……」
  「該死!就算如妳說的,也不該這麼重呀!」
  「我還順便買了些冷凍食品。」所以就有了重量。
  「買這些幹什麼?」他又不下廚。
  「可以當宵夜,或者明天早飯呀!」棠芯芯解釋道。
  「真是謝謝妳的好意。」梅默安咬著牙說。
  「不客氣。」棠芯芯甜甜地笑道,這樣最好是不用到她家吃飯啦,她就看不見他了。
  像是洞悉她的想法似的,梅默安哼都不哼一聲地轉過頭,女人的腿沒有他長,走起路來還是比較慢的,這一次他沒有催她,也慢慢地走著。
  棠芯芯是比較內向的人,這麼安靜的時刻,她也不知道說什麽好解悶,只好什麽都不說了。
  梅默安則是把她當隱形人一樣,逕自慢悠悠地走著,也不多話。
  走到門口的時候,棠芯芯停下腳步,「那梅大哥,我先回去了,晚安。」
  梅默安似是聽見,又是沒聽見,過了半晌,棠芯芯才聽到一聲輕得要命的「嗯」。
  他們之間是不熟,也吃過一頓飯,但跟他吃過飯的女人多的去了,梅默安也不見得跟她們有多麼親暱,不冷不熱的態度倒也沒有引起棠芯芯的不滿。
  不過棠芯芯心裡是多少有點底了,這個男人真是不好相處,幸好他們只是住在隔壁,最多就是出門或者回家的時候碰到,否則她很難想像,她可以跟這麼一個脾性的男人能相安無事地相處下去。
  一邊開鎖,一邊聽到隔壁傳來的關門聲,梅默安的嘴角不由地扯了扯,他還真的是沒見過與綿羊一樣溫順的女人,起碼他身邊還真沒有,今天他算是見識到了。

  第二章

  棠芯芯起了一個大早,穿上米色的套裝,齊肩的長髮精心地打扮一番,順服地垂在她的肩膀處,微捲的發尾顯得她美麗動人。
  「芯芯,不吃早飯了?」棠父問道。
  在玄關穿好粗跟高跟鞋,棠芯芯笑著回道:「我不吃了,爸,我跟李啟約好了要一起吃早飯。」
  「什麽一起吃,還不是妳給他買過去,窩在他的公寓裡吃。」棠母正好走出廚房,嘴裡嘀咕著。
  棠芯芯調皮地對著棠父伸伸舌頭,「那我走了。」
  「真是的,我還不是怕她被男人騙!」棠母刀子嘴豆腐心。
  「老婆,妳別擔心,芯芯有分寸的。」棠父護著棠芯芯說話。
  其實棠芯芯沒有跟李啟越好要一起吃,她準備給他一個驚喜。現在才六點半,九點才上班,還來得及。
  出門時,棠芯芯下意識地看了看緊閉著門的梅家,發現梅家安安靜靜,「還沒起床,真是懶。」
  棠芯芯轉身出門,一個穿著運動服的男人迎面而來,呃,原來是她懶,人家早就在晨練了,「嗨!這麼早。」
  她向著梅默安打招呼,哪知梅默安相當跩地瞄了她一眼,輕輕地一頷首,腳步平穩地越過她,棠芯芯的笑容頓時僵在那裡,現在男人都流行擺酷?
  算了!反正她的男朋友不是這種類型就好了,棠芯芯不在乎地繼續往前走。
  她跟李啟交往有一個月了,他們是同個公司的,她是編輯部,而李啟是銷售部,兩個部門平時也沒什麼交集的,卻有人提議辦個聯誼,而她就被拉過去了。
  她也就認識了現在的男朋友李啟,李啟長相斯文,身高不是特別高,但配她剛剛好,高了她半個頭。
  兩人交往至今也只小學生一樣牽牽手,吃吃飯,看看電影,很是平常,但也就是這一份平常讓棠芯芯心動。
  她想要的就是這樣平平淡淡,快快樂樂的日子,也不想要嫁個大富大貴的男人,只要兩人相處融洽就好。
  而李啟對她也是相當的溫柔,讓她猶如被寵愛的花兒,備受呵護,所以她才故意不知會他一聲,在他們因他出差三天未見的今天,特意為他送早餐,讓兩人度過一個甜蜜的早上。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