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花弄吟 > 商品詳情 狐假虎威
【2.6折】狐假虎威

花弄吟FW051

會員價:
NT$502.6折 會 員 價 NT$50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伊依軒主
出版日期:
2012/05/10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情債欠不得(BL)
NT$50
銷量:0
十指交扣(BL)
NT$50
銷量:10
生死予奪《下》(BL)
NT$50
銷量:7
天使降魔記(BL)
NT$50
銷量:2
生死予奪《上》(BL)
NT$50
銷量:7
霸王硬上攻(BL)
NT$50
銷量:8
北街的情趣用品店
NT$50
銷量:15
床債
NT$50
銷量:11
在劫難逃(BL)
NT$50
銷量:8
狼心難測(BL)
NT$50
銷量:11
狐入虎口(BL)
NT$50
銷量:10
娶個郎君好過年
NT$50
銷量:10
夜襲
NT$50
銷量:21
與爾共長生
NT$50
銷量:8
狼親狽友之此愛彼罰
NT$50
銷量:17
狼親狽友之逆天奪勢
NT$50
銷量:15
狼親狽友之熾戀天驕
NT$50
銷量:14
主兒的心頭肉
NT$50
銷量:21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身為仙狐一族的胡小七,生平無大志,成為天狐太麻煩,
他只想當神仙姐姐們的寵物,每天討鮮果吃,
沒想到居然被老爹一道雷劈到人間,
去尋找當初被自己咬了一口的貴人報恩。
只是報恩罷了,不管是要榮華富貴還是要如花美眷,
他胡小七通通都可以給,可這位貴人怎麼這也不要那也不要,
反而對自己「白泡泡、幼咪咪」的身子上下其手呢?
大名鼎鼎的威震將軍齊震仁,第一次遇上胡小七,
只覺得這隻小狐仙很不一樣,不但怕蟲子又愛臉紅,
而化為人形的胡小七更讓他忍不住蠢蠢「慾」動。
得知迷糊的他是為了報恩來的,齊大將軍二話不說,
直接把眼前這「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扛上床享用,
誰知,被啃完後的胡小七,竟是趴在他身上,
羞答答地說:「我們成親好嗎……」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傳說,上天為考驗狐狸成仙得道的決心,使修行千年的狐狸遇到生命中的第一次天劫。
  所謂天劫就是天上降下的天雷,只要狐狸一心向善,即使能力無法躲避天雷,但總會有命定中的貴人為牠躲開天劫,所以,每到第一千個年頭時,仙狐族的狐狸們便會在人世間尋找自己命定中的貴人躲避天劫並報恩,進而名列仙班,升格為天狐,從此跳出輪迴,過著逍遙的神仙日子。
  但仙狐族中卻有這樣一隻狐狸,打從牠出生起,就只貪玩偷懶,疏於修行,仙狐族中的普通狐狸至多修行四、五百年就能夠幻化為人形,而牠足足用了近八百年時間,有時還會冒耳朵、冒尾巴的,氣得牠的父親吹鬍子瞪眼睛的,而牠的父親是仙狐一族長老,人稱黃長老。
  得道成仙是仙狐族每一位狐狸打一出生最大的心願,而這隻狐狸卻天天跑到仙界向神仙姐姐們討仙果吃,久而久之乾脆在仙界刨個容得下身的深洞,在裡面鋪上厚厚的稻草,做一個舒舒服服的窩。
  仙女們見牠可愛,也非常喜歡牠,看牠留在仙界不肯走也就把牠養起來,大家輪流負責牠的飲食,於是,不愁吃喝的狐狸更加疏於修行,懶得變成人形,形體一直維持著討人喜歡的幼狐的模樣,方便討仙女們歡心。
  雖然這隻狐狸早已渡過天劫,但因為是依靠貴人而渡過天劫,至今未報恩,而無法名列仙班,最多只能做隻小小的仙狐。
  黃長老一直為兒子著急,一日他終於忍不住,卻又見兒子正與晚輩們玩得開心。
  那是一群修行不過上百年的幼狐們,穿著最普通的衣裳,一個個冒出尖尖的耳朵和毛茸茸的尾巴,牠們在漂亮的花叢中捉迷藏,一隻被矇住眼睛的小狐狸伸出還是爪狀的雙手,四處摸索尋找躲藏的夥伴們,並豎起耳朵仔細凝聽四周的動靜,忽然嘻嘻奸笑,偷偷摸摸地把矇住眼睛的白布拉下一條足夠看清周圍的細縫。
  一叢花叢裡,一條白色的尾巴正在搖動,小狐狸躡手躡腳的走到他身後,想也不想就用雙手拽住他的尾巴,猛地拉出他,他突然冷不防地朝後面摔倒,結結實實的摔躺下。
  頓時,一隻隻毛色不一的狐狸們從花叢裡伸出頭,發出哄堂的大笑聲。
  那隻摔倒在地的小狐狸氣惱得要丟下牠們,狠狠地瞪牠們一眼,爬起來昂起頭,「哼,不理你們了!」身子一扭就要走。
  「小七哥哥……」其中一隻年紀比較小的狐狸看他要走,著急地叫著他。
  名喚小七的狐狸正是黃長老的不孝子,家中排行老七,於是取名小七,原形是一隻白狐。
  他轉過頭瞥了一眼那隻怯怯的狐狸,一副懶得搭理的表情。
  「小七哥哥……」其他狐狸也跟著叫起來。
  「哼!」胡小七表情不變,「不理你們就是不理你們。」
  「小七哥哥不要走嘛,我們再也不會耍你玩了。」小狐狸們哀求道。
  「不行。」胡小七斬釘截鐵的拒絕。
  小狐狸們頭垂下,神色沮喪。
  不理你們就是不理你們,看你們以後還敢不敢耍我玩。
  心思天生單純的小七總是藏不住自己的心情,絨毛柔軟白如雪的大尾巴搖擺不定,他偷偷捂住嘴巴,藏住狡猾的笑容,笑彎了偷看牠們的眼睛。

  ◎             ◎             ◎

  「胡小七……」
  聽到黃長老爆怒的喊聲,胡小七如臨大敵,第一反應就是逃,身子一滾,落地化為一隻小巧玲瓏、動作敏捷的雪白小狐狸,「咻」的一聲,拚命奔跑逃命,而其他小狐狸也立刻一哄而散。
  「哪裡逃!」隨著黃長老一聲氣憤的叫吼,他伸出手杖,手杖跟在胡小氣的身後伸長,任憑胡小七跑得再快也逃不開黃長老的追捕。
  手杖剛一碰到胡小七的皮毛,變成蔓藤纏住牠的四肢,捆住牠的身體,不一會兒牠的身體纏滿蔓藤,儘管牠掙扎不斷還是被黃長老拖到面前。
  「吱吱……」胡小七怒睜眼睛,拚命吼叫:「快放開我,我不要去報恩!」
  這時,蔓藤散開,又變成手杖,但下一刻敲上胡小七的頭,「你這小子不好好修行,一天到晚和未成人形的小狐狸鬼混,都修行一千年了,竟然還不肯去報恩,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胡小七委屈的摸摸頭,但又很樂觀的說:「我雖然很怕死,可是我又不想升格成天狐受仙界管束,死也不做天狐,哼!」說著重重一哼,把臉撇到一邊。
  黃長老氣得直打哆嗦,提起手杖,顫抖地指著一臉毫不在乎的胡小七,「你……你……」
  不能生氣,不可以生氣……黃長老一次次的警告自己,可胡小七下一句話讓他崩潰。
  「吃飯時間到了,我去找神仙姐姐討飯吃。」胡小七蹦蹦跳跳地要去仙界找仙女姐姐們討仙果吃。
  「我拍死你!只當沒生過你這兒子!」
  黃長老手杖猛地敲下,正中胡小七腦袋,頓時胡小七眼冒金星,暈頭轉向,「砰」地倒下。
  「爹……我是你親兒子,你居然真的下手……臭爹!」
  黃長老高舉手杖,呼得一聲,胡小七一向引以為傲的毛蓬蓬大尾巴冒出陣陣白煙,發出一股子燒焦的糊味。
  胡小七尖叫連連,趕緊抱住尾巴猛吹,好不容易吹滅火焰,抱著光禿禿的尾巴,牠恨恨的瞪著父親。
  「啊啊啊……臭爹!」
  胡小七齜牙咧嘴,揮舞爪子撲向父親,黃長老不慌不忙,一腳便將兒子踩腳下。
  「你到底去不去人間?」
  「不去就是不去!」胡小七剛回答,手杖啪啪幾下落在牠屁股上,打得牠哇哇大叫,「變成天狐就得天天守著天條,變得死氣沉沉的,難以接近,如果讓我變成那樣的狐狸,還不如讓我直接被雷劈死呢!」
  「那我就讓雷劈死你!」
  胡小七翻翻白眼,不信自己親爹真的會這麽做,突然一聲轟隆巨響,胡小七毛骨悚然,小心翼翼的抬頭,一道閃電劈來……
  「什麼時候報完恩,什麼時候回仙狐山!」
  「臭爹!我恨你!」
  被雷劈中,捲入暗黑漩渦中的胡小七大叫。

  ◎             ◎             ◎

  胡小七覺得自己是最倒楣的狐狸,漂亮的大尾巴不但被自己親爹燒禿,只剩下一根光禿禿的尾巴杆子,而且還被自己的親爹一道雷劈到人間,可是這一切都比不上現在倒楣。
  最最倒楣的是牠被雷劈後,一個陌生男人居然抬腳踢了牠一腳,牠一下子滾落到陌生男人的不遠處,狼狽的摔得四腳朝天,雪白的狐狸變成了一隻渾身是糊味和灰塵的髒狐狸,灰不溜丟的十分難看。
  胡小七早被摔得頭暈眼花,渾身疼痛不止,但想到的第一件事卻是先顧及自己的形象。
  還沒等牠爬起來甩掉一身灰塵,找個地方洗澡去去糊味時,那個身材修長的陌生男人大手一伸,一把拎住牠的脖子,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盯著眼前這隻看起來像小狗的嬌小動物。
  男人抬頭看看天,不明白天上怎麼突然掉來一隻髒兮兮的「小狗」,他剛才差點兒出手擊上快落到頭頂的東西,若非察覺「小狗」落下發出的一聲低嗚,飛快的閃身,又適時的抬腳踢上「小狗」,卸去直摔地面的重力,不然這隻「小狗」早摔成一攤肉泥。
  總是裝可愛向仙女姐姐討仙果吃的胡小七一看到人,習慣使然的眨巴水靈靈的圓眼睛,可憐的嗚嗚叫兩聲,順便抖抖漂亮的尾巴。
  那男人盯著牠舉起抖動的光禿尾巴時,胡小七後知後覺的想起引以為傲的毛茸茸尾巴已經成為一根光杆,趕緊藏住丟人的尾巴,在心裡又把自己的爹罵上千百遍。
  可憐巴巴望著這個面容沉靜的男人,胡小七拚命擠出點兒淚光,使雙眸波光閃閃,做出十分惹人憐愛的眼神。
  男人不再想天上為什麼掉下一隻「小狗」,雖然胡小七的眼睛確實漂亮,流露出楚楚可憐的動人波光,但男人只看了一眼牠的眼睛,便大闊步的走出空曠的庭院,叫來一個丫鬟,直接把胡小七丟進丫鬟的懷裡。
  「把牠洗乾淨,送給少爺玩。」說完,男人又走回庭院練武。
  胡小七就這麼被丫鬟帶去洗了一場不舒坦的冷水澡。
  抖抖身上的冷水,胡小七在丫鬟拿來的乾布上結結實實打幾個滾,讓自己的皮毛變得更容易乾,然後趁丫鬟不注意,一個哧溜鑽進旁邊的花叢裡。
  丫鬟急忙追牠,但牠早已不見了影子。
  胡小七施展一個小法術,皮毛上的水分立即蒸乾,牠又恢復成一隻美美的白狐狸,除了已經禿了的尾巴外。
  氣惱的看著身後的禿尾巴,胡小七爪子刨下地面,七個兄弟姊妹中,就數牠的尾巴最白、最柔軟,哪個神仙姐姐看到牠,不都異常喜愛的摸摸牠的大尾巴,送牠一堆好吃的仙果,只有可惡的爹才會那麼狠心的燒牠尾巴。
  尾巴禿禿的,胡小七生怕又被人看到牠這副醜樣子,於是偷來一身粗布麻衣,鑽進衣服裡,變幻人形。
  「耳朵要收起來,尾巴要收起來,做人真麻煩。」胡小七一邊小聲抱怨,一邊整理衣服,看自己的人形沒有露出狐狸的一面,滿意的一笑。
  做狐狸是一根雜毛沒有的漂亮白狐,做人也要做一個漂亮的人,就算穿著粗布麻衣,他胡小七也要做個美人,最好把恩人迷得團團轉好報恩,早點回狐仙山做他的狐狸。
  正當胡小七洋洋得意時,一個五、六十歲的老人匆匆走來,一眼便看到一個叉腰不知道笑什麼的少年背影。
  府裡下人本來就不多,居然還有一個站路邊什麼活都不幹的閒人,哼,幸好讓他看見了,心裡盤算下可以扣他多少薪水,老人為又能節省下幾個銅錢而高興,故意冷下臉,一巴掌打胡小七腦袋上。
  「哎喲,好痛!」除了他爹,胡小七從未被人打過腦袋,立即揉著頭轉臉,漂亮的桃花眼波光粼粼,花瓣似的嘴唇委屈的嘟得老高。
  「讓你偷懶不幹活,趕快去給將軍打水擦身……咦?你是誰?」面前漂亮的不可思議的少年根本不是府裡的下人,卻穿著府裡下人的衣裳,老人上下打量胡小七。
  被爹一個雷劈到陌生的地方,而且正好落在一個人的家裡,胡小七暫時還沒想到編造一個什麼的身分,老人精光閃爍的眼睛看得他渾身毛毛的,手不由自主摸摸屁股,看看尾巴有沒有冒出來。
  此時此刻,胡小七只能裝做害怕的低下頭,縮起纖細的雙肩,露出柔柔弱弱的模樣,顯示自己的無害。
  老人恍然大悟,像想起了什麼,「花廚子上個月回老家養老,前幾天捎封信說想讓他的外甥來這裡做下人,你不會是花廚子的外甥吧?」
  胡小七連忙點頭。
  老人搖了搖頭,有些苦惱,「沒想到五大三粗的花廚子會有你這麼一個小身板的外甥,一看你細皮嫩肉的樣子就知道粗活幹不了,但花廚子在將軍府裡幹了二十多年的廚子,沒功勞也有苦勞,我這個做總管的不能不念舊情,這樣吧,你先去端盆水給將軍擦身,暫時做將軍的小廝,將軍滿意了我就留下你。」
  胡小七雖然又點了下頭,但還是沒有抬起頭,妖嬈的桃花眼滴溜溜地轉動,他那個臭爹絕對不會無緣無故把他劈進一個將軍府裡,所以他肯定他的恩人是在將軍府裡。
  可是他的恩人到底是誰呢?他只記得一百多年前渡天劫時,他被天雷劈得稀里糊塗,現出原形倒在路邊,當時滿天雷電,看到前面有個人抱頭躲雨,他什麼也顧不上,用最後的力氣一躍而起,一口咬住那人的屁股,希望快落下的天雷不敢劈上凡人,使他躲開最後一道天雷。
  然後天雷劈下,快劈到那人的頭頂時迅速消失,至今他只記得那人發出殺豬似的淒厲慘叫,而他也被嚇了一大跳,不管不顧的逃了。
  所以一直到現在,胡小七都不願和任何人提起他是如何避開天劫,咬別人屁股這麼丟臉的事絕對不能讓爹娘之外的人知道。
  可是……可是……胡小七一想到「可是」後面,就忍不住想在地上打滾耍賴不報恩,可是他當時不知道救他的人到底是誰,連是圓是扁都不知道,爹推算這麼久以來,也只推算出恩人轉世後,屁股的右邊有他的牙印,以及大概出現的地點。
  難道他要看遍這個什麼將軍府裡所有人的屁股嗎?
  望著眼前走過的一個個有大有小、有翹有扁、有肥有瘦的屁股,胡小七端著水盆不知從何下手,快步走向將軍居住的院落。
  「喝!」
  一聲揮拳的喝聲傳進胡小七耳裡,他抬起眼睛看向近在眼前的拱門,拱門裡有個身材頎長,穿著樣式簡單的勁裝的男人正在練拳法,剛猛的招式揮動起動物十分敏感的煞氣,是武人才有的威猛氣勢。
  這一看不要緊,卻把胡小七嚇了一大跳,這個男人正是他從天上掉下來時踢了他一腳的人,難道這個男人就是將軍?
  想起這個男人踢他一腳後渾身的疼痛,胡小七忍不住摸摸還有些疼的屁股,不願意把水端給他,剛要把水盆放下走人時,那男人聽到輕微的腳步聲,頓時出聲:「把水端來。」
  被發現的胡小七不情願的嘟起嘴,走到那人面前,水盆咯噹的丟上石桌,水濺得滿桌。
  男人先是一愣,而後問:「新來的?」最近府裡人手好像不夠,張管家總是唸叨著要招下人,不知道這個少年是不是新來的。
  「哼!」胡小七的臉偏到一旁,看也不看那人一眼,一副氣呼呼的彆扭樣,更不用說回答他的問題。
  脾氣有點大的下人,男人無所謂的笑笑,拿起水盆裡的手巾抹著臉上的熱汗,冰涼的水一沾到臉上,頗覺舒服。
  洗完臉和膀子,男人利索的開始脫上衣,剛露出胸膛便察覺到身邊死死瞪著他的目光,他疑惑的轉過臉,發現剛才一臉不願意理他的少年一眨也不眨的盯著他的身體,好像要把他整個人看穿似的。
  即使是男人,但被這樣一直盯著的感覺令人渾身毛毛的,男人不舒服的皺下眉頭,只用溼手巾擦擦胸膛和小腹,然後拉攏好上衣。
  一股強烈的失望目光落在身上,男人不由看向胡小七,又圓又大但眼角上挑的烏黑眼睛漸漸變得溼潤,流露出委屈和不滿。
  男人不禁想笑,這個漂亮得不像話的少年第一次見面先是氣呼呼的表情,現在又直勾勾的看著他,一點兒下人的樣子都沒有,讓他想逗逗他。
  「你知道我是誰嗎?」他故意冷下臉,冷聲問。
  大眼睛滴溜溜的轉一圈,上下打量一遍,胡小七驕傲的反問:「你知道我是誰嗎?」
  男人一怔,想不到胡小七居然會反過來問他,他絲毫不覺生氣,「嗯,那好,你先告訴我,你是誰。」
  「我是胡小七,可是大名鼎鼎的……」狐仙。
  狐仙的身分不能說出來,所以胡小七最後忍住不說出自己是狐仙。
  「怎麼不說下去?你是大名鼎鼎的什麼?」
  胡小七眨了眨眼,懶得和他說廢話,「說了也沒用。」
  「既然你不說出你是大名鼎鼎的什麼,那麼我來說我是大名鼎鼎的什麼吧。」男人臉色嚴肅,「我是大名鼎鼎的威震將軍齊震仁。」
  威震將軍齊震仁……這個人胡小七簡直天天聽到,每次有人談論起齊震仁時,大家都深深同情齊震仁的遭遇。
  齊震仁本是天上的仙官,什麼官胡小七不知道,他只知道齊震仁過天河時,不知道是誰在天橋上扔了塊西瓜皮,他一腳踩西瓜皮上摔進天河裡,旁邊的好友不但沒抓住他,還差點也摔進天河裡一起投了胎。
  齊震仁在人間已經經歷第三世還沒回歸仙界,第一世去考武狀元,沿途生病發燒不但誤了時間,而且路費花空,死在途中;第二世也是習武之人,入伍為兵,第一天就上了戰場,被亂箭射死;第三世就是現在的齊震仁,雖然好不容易投了三代為將的忠義之家,但母親早死,他從小長在軍營,不到十八歲的年紀,父親兄弟全部戰死沙場,只剩下他一根獨苗,皇帝做媒,撮合他和公主成婚,一年不到老婆就跑了,留下一個嗷嗷待哺的兒子。
  總之,齊震仁輪迴三世都是楣星高照,不知道是不是過去得罪了閻王老子。
  這麼倒楣的人真是千年難得一見,胡小七立即把他踹了自己一屁股的仇忘記,滿眼同情的看著什麼都不知道的齊震仁。
  這個練武時渾身煞氣的男人此時露出一抹笑容,說道:「你這眼神好像認識我似的。」
  胡小七搖頭,「我雖然不認識你,但我聽說過你,你很出名,全仙……全天下人都知道你。」
  胡小七差點說漏了嘴,幸好齊震仁沒起疑心,而是感歎一聲道:「是啊,全天下人都知道我……」
  說著他轉過身,高大筆直的背影落在清晨的陽光中,彷彿不可觸及,英俊的側臉不經意顯露深深的落寞。
  胡小七的心口莫名的一窒,偏偏心臟怦怦直跳,眼睛再也難以移開齊震仁的後背,臉有點燙燙的感覺。
  難道發燒了嗎?他一向沒生過病,怎麼突然發起燒?
  剛想摸摸自己的額頭,一隻手卻已經摸上他的額頭,胡小七嚇了一大跳,呆呆望著不知何時站在他面前的齊震仁。
  溫熱的手很大、很厚實,骨節十分分明,手指和掌心布滿粗糙的老繭,輕輕的覆蓋上光潔的額頭,胡小七感覺只要這隻寬大的手稍微往下移動一點,就能整個覆蓋他的臉蛋,光是想像那樣的畫面,臉好像更熱,心也跳得更快。
  一種奇異的激動令胡小七絞緊衣角,但不管如何做,眼睛都無法移開齊震仁微微低下的臉。
  長得……真好看……
  忍不住吞咽一口口水,嘴裡的津液依然分泌不斷,胡小七越來越覺得齊震仁長得好看。
  與牠們狐狸修成人形後完全不同的美,狐狸的人形總是陰柔美麗,無比魅惑妖嬈、風騷無邊,就算是隻公狐狸,也是天生媚態。
  而齊震仁則是胡小七嚮往的雄性美,陽剛俊朗的臉龐,挺拔的身材,以及深邃的眼神,透出一絲冷酷的嘴角。
  可是以前再怎麼羨慕,都沒有流口水呀,今天怎麼流口水了?胡小七覺得很奇怪。
  齊震仁也覺得很奇怪,這個少年應該沒有發燒,但臉越發的滾燙,一雙嫵媚的大眼睛還直勾勾的盯著他看,看得人心神蕩漾。
  齊震仁看著他的眼睛,逕自擰起手巾,蓋上胡小七的臉,「這樣會舒服點。」
  把冰涼的手巾壓在臉上,果然舒服了些,胡小七不敢再看齊震仁,逃似的跑出庭院。
  齊震仁看一眼自己的手心,然後握住。

  第二章

  竟然為了羨慕,他一個狐仙差點情不自禁勾引一個凡人,如果他老爹知道這件事一定把他全身燒得光溜溜,一輩子不敢出門,所以他以後不要再見到齊震仁,才能保住他一身美麗的皮毛。
  露出光禿禿的尾巴,胡小七舔舔一根毛也沒有的尾巴,「唉,我的尾巴什麼時候才能長出毛呢?我可不想做一隻尾巴沒毛的醜狐狸。」
  嘩啦……嘩啦……
  耳尖的聽到遠處輕微的洗澡聲音,胡小七沮喪的情緒頓消,忙變回狐狸方便偷窺,竄向發出洗澡聲的地方。
  爪子搭窗戶上,後爪連抓帶蹬的爬上牆壁磚頭之間的縫隙,胡小七小心翼翼的探出一個小腦袋,偷看洗澡的人。
  「少爺,你看你又玩得滿身是泥,這麼髒,才換的新衣服又破了個洞。」丫鬟一邊唸叨,一邊給胖乎乎的幼童洗澡。
  三、四歲的幼童兀自玩著水,「啊嗚啊嗚」的歡叫,鬧騰得木盆旁都是水,濺得丫鬟一身。
  因為他坐木盆裡,胡小七看不見他屁股上有沒有牙印,著急的刨著窗戶,希望他快站起來,幼童玩得高興,雙手雙腿使勁的拍打著洗澡水,就是不站起來。
  胡小七氣得差點跳過窗戶,一腳把他踹起來,再在他的屁股上咬出一個牙印,抱完恩直接回狐仙山。
  快站起來呀,再不站起來就施展仙術讓他站起來!
  哼!
  胡小七剛要施展仙術,一隻手突然抓住牠的脖子,一把將牠拽下窗戶,牠氣急敗壞的嗚嗚叫兩聲,對上一雙男人的眼睛,驚得忘記掙扎。
  齊震仁沒想到過來看看兒子,看到窗戶上趴著一隻「小狗」,全身雪白,毛茸茸一團的掛窗戶上,又是齜牙又是咧嘴的,沒毛的尾巴一抖一抖的,十分凶惡的樣子。
  一看到那條尾巴,齊震仁就已經確定是他練武時天上掉來的「小狗」,擔心「小狗」傷到兒子,他立即上前捉住。
  「小狗」一見到他就變得溫順乖巧,藏住尾巴,雙眼委屈的看著他,低嗚的叫著。
  「爹爹!」幼童看到窗戶外的父親,張開胖嘟嘟的小手就要爬出木盆,卻被擔心他滑倒的丫鬟拉住。
  齊震仁慌忙幾步跨進門裡,幼童看到他手裡的「小狗」,開心不已的抓向胡小七,胡小七連忙縮縮身體,不讓他抓到自己。
  「狗狗,爹爹,狗狗,我要抱抱。」
  「小心牠會咬你。」
  潮溼的小手還是抱到遞來的胡小七,弄得胡小七一身水,好幾撮皮毛黏在一起,十分難看,胡小七抖抖身體,前爪死死抱住齊震仁的手指,哀哀嗚叫著懇求他不要把自己送給這個孩子。
  也許是胡小七的不聽話惹惱了幼童,幼童使出吃奶的力氣,使勁扯下胡小七,張口咬住胡小七柔軟的脖子。
  「啊嗚……」胡小七慘叫一聲。
  「撲通」一聲掉進木盆裡,渾身溼漉漉的竄出木盆,逃跑前不忘狠狠的瞪一眼寵愛兒子的齊震仁。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