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花弄吟 > 商品詳情 夜襲
【2.6折】夜襲

缺書! 電子書網站: https://www.mmstory.com <讀客文學>

會員價:
NT$502.6折 會 員 價 NT$50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墨黑花
出版日期:
2010/12/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50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情債欠不得(BL)
NT$50
銷量:0
十指交扣(BL)
NT$50
銷量:10
生死予奪《下》(BL)
NT$50
銷量:7
天使降魔記(BL)
NT$50
銷量:2
生死予奪《上》(BL)
NT$50
銷量:7
霸王硬上攻(BL)
NT$50
銷量:8
北街的情趣用品店
NT$50
銷量:15
床債
NT$50
銷量:11
在劫難逃(BL)
NT$50
銷量:8
狼心難測(BL)
NT$50
銷量:11
狐入虎口(BL)
NT$50
銷量:10
娶個郎君好過年
NT$50
銷量:10
夜襲
NT$50
銷量:21
與爾共長生
NT$50
銷量:8
狼親狽友之此愛彼罰
NT$50
銷量:17
狼親狽友之逆天奪勢
NT$50
銷量:15
狼親狽友之熾戀天驕
NT$50
銷量:14
主兒的心頭肉
NT$50
銷量:21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他的黑夜,被擁抱後,曖昧在兩人間發酵;
他的孤單,在愛上後,幸福在夜晚時來襲。

溫晨曦,外表看似溫和,內心卻是個冷漠的男子,
為了籌錢,不得已的他拉下自尊,跑到同志酒吧出賣肉體;
運氣不錯的他,第一個上門的搭訕者,是個俊容清麗、
氣質優雅的男子,他叫藍夜茗。只是放不下男人驕傲的自己,
聽著藍夜茗說,只要打架能贏他,
就能獲得比夜渡費還可觀的酬勞!不料,
在這一來二往之下,學了三年泰拳的自己,
居然輸給眼前這位俊美邪魅得不像男人的傢伙!
這下好了,不只是男人的面子,就連自己的身體,
也只能任由眼前的男人,肆意踐踏蹂躪……
可明明說好的一次交易,藍夜茗那男人卻不守約定,
不但對他死纏爛打,還在他遭到感情背叛後,
千方百計耍賴使壞的進駐他家,以照顧為名對他大吃豆腐;
只是不知不覺中,有了藍夜茗的陪伴,
溫晨曦卻不再感到孤單、也不再害怕黑夜的來襲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夜色深濃,風吹散白天的熱氣,帶來一陣舒服的涼意。
  一條悠長的巷子裡,有間Lounge Bar,這是一個沉淪的地方,也是金錢交易的情慾場所,隨處可見兩個男人在低聲交談,也有人擁抱著,無畏別人的目光親吻彼此。
  溫晨曦剛進去就想逃,他不喜歡這種烏煙瘴氣的場所,甚至極為厭惡,可還是得硬著頭皮進去,現在的他,迫切地需要錢……
  三年前和交往甚久的黎樺結婚,日子過得平淡而幸福,直到前不久她被檢查出腦裡有腫瘤,惡性的,需要馬上手術。
  唯一能救她的是錢,可他收入微薄又沒幾個可靠的朋友,硬著頭皮找同事借,剛開口就被敷衍地打發;家裡還有個念大學的弟弟,實在不想讓父母為他的事操心,所以能湊出的錢實在不多,何況還有手術後的治療費。
  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他跑來這間酒吧,決定將身體出賣給一個男人。
  猛然一想,心臟卻突然收緊,溫晨曦抑制不住地發抖起來,他是個保守的人,同時也是個有家室的男人,因為不想對不起妻子,才會選擇來同志酒吧;但他做不到神色自若地攔住一個人,提出自己的要求,他覺得這種交易是污穢的不正當行為,於是在酒吧耽擱了很長時間都沒有動作。
  音樂聲吵雜,無數人走過溫晨曦身邊,對他投以好奇目光,有的則不懷好意地來回打量,流露出露骨的邪氣。
  他年紀約二十五、六歲上下,穿著乾淨的白襯衫,包裹著修長雙腿的黑色長褲,一眼望去又高又瘦,極有魅力;炫目的燈光裡,他烏黑油亮的短髮、略顯瘦削的英俊面容,以及過份蒼白的臉、惶恐的目光,看起來意外的有些脆弱。
  溫晨曦渾身不自在地低著頭,避開周圍人的打探目光,為了盡快離開這裡,他提心吊膽地走到一個人面前,沒敢看對方的眼睛,也不確定性別,只是牢牢抓住那人的手,咬緊牙關地忍耐。
  「我……我可以陪你一晚嗎?」
  「你確定?」
  「嗯。」
  溫和的聲音在黑暗裡響起,好聽得讓溫晨曦微微一怔,卻不敢抬起頭,怕看到對方像看待垃圾一樣的不屑神色;本來提出這樣要求的自己,理應要遭受蔑視,可他還是能選擇不去看那樣的目光。
  藍夜茗反握住溫晨曦,他的手冰涼且不住顫抖,透出一股莫大的恐慌,像是提出這種要求的自己有多不甘;藍夜茗笑了,他不關心溫晨曦的想法,他只在意這隻手的主人,到底想要做什麼,商場仇家送來的桃色陷阱、陰謀家送來的開胃菜?或者,是為了生計流落至此的男人?
  畢竟他家世顯赫,年紀輕輕就在房地產公司擔任經理,近些年來由於表現出色,受到多方器重,巴結、討好他的人多不勝數,今晚跟朋友來這消遣,誰能保證眼前的男人不是別具用心地接近?他本該離開這個人,可腳卻生了根般不能動。
  因為面前的人,身影是如此熟悉,眉目分明是他思念的樣子,藍夜茗湊近一步,看清他容貌時渾身一震,他試探性地喊,壓低的聲音裡有藏不住的興奮。
  「溫晨曦,是你嗎?」他無法相信眼前的人是十年沒見的溫晨曦,他變了許多,又似乎沒有變,一雙漆黑的眸子明亮乾淨,有他眷戀的光芒,因為這雙眼睛,他一眼便能認出他,可想而知,他從沒有忘記過他,如同烙在心底了一樣。
  「你怎麼認識我?」溫晨曦臉刷的一下白了,在這種地方遇到熟人,知曉他現在要做的事,一想到這,他就失措得想逃。
  藍夜茗近乎貪婪地看著溫晨曦,見他滿臉驚詫才想起,第一次見面自己就這麼冒昧地喊住他,尤其還是在這種地方,試想沒人不會被驚嚇到;於是,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後,眼睛一亮地指著他的名牌說:「沒注意到你戴著公司的名牌?」
  黑色鋁質名牌上的文字,坦明他是一家公司的普通職員,剛下班就來酒吧裡徘徊,之所以這麼篤定,是因為他的目光裡有太多的惶恐,與來這裡消遣的男人大不相同,一副恨不得馬上離開的尷尬神色;這麼說來,他這是第一次來,而不是這裡的常客……沒來由的,他鬆了口氣。
  「什麼?」溫晨曦低頭一看,陡然手忙腳亂地收起名牌,他沒想到自己如此大意,這麼輕易地就被知道名字,他來酒吧只是找一夜情的對象,最好彼此陌生到對他一無所知,今晚之後不再聯繫,現在身分竟然被識破……

  ◎             ◎             ◎

  不想跟眼前的男人再有牽扯,他轉身欲走,胳膊卻被一把抓住。
  「放開。」溫晨曦懊惱地抬起頭,一瞬間驚住了,沒想到這個男人如此俊美!
  他面容清麗,烏黑的長髮溫順地散在雪白的臉頰,一雙狹長的眸子晶瑩剔透,閃著琥珀色的美麗光澤,他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周身縈繞著一股優雅的氣息;有那麼一剎那,溫晨曦無法呼吸,不能將目光長時間停在他身上,感到搭訕他的自己有股玷污他的錯覺,於是越加不想跟他有所牽扯。
  「你要去哪?」面對他的倉皇,藍夜茗泰然自若,他直視溫晨曦,彷彿看穿隱藏在他心底的秘密,「既然主動搭訕,怎麼又急著要走?」
  「我有事。」溫晨曦搪塞他,用力抽出手,脫離他的桎梏。
  「那邊沒有路。」藍夜茗瞇眼輕笑,那笑容彷彿是月下的薔薇花,帶著一絲妖嬈的邪魅。
  「不可能!」溫晨曦轉過頭,只見一堵黑沉沉的牆壁對著他的臉;沒想到被藍夜茗說中了,一晚上在酒吧裡繞轉,怎麼路沒了都不知道?
  「你不必緊張。」藍夜茗痴痴地看著他,帶著一股發自內心的溫柔視線,可惜忙於脫身的溫晨曦沒有看到。
  「我不緊張!」溫晨曦死死地瞪著他,眼底佈滿紅色的血絲,彷彿自己的不甘與羞恥,都被一個陌生男人徹底窺視了。
  「來這裡的,都是有需要的人,你剛才說要陪我一晚,這句話我可是記得很清楚。」藍夜茗的臉隱藏在黑暗裡,像鎖定獵物的野獸一樣,眼裡閃著火熱的光。
  溫晨曦急忙否認:「你聽錯了!」
  「你討厭我?」藍夜茗臉色一變。
  「我們又不認識。」溫晨曦皺起眉,目光變得冷淡,只覺這人很奇怪。
  「那……可以聊聊嗎?」藍夜茗見他真的在拒絕自己,也沒受自己的容貌影響,眼裡閃過一道含著深意的光。
  「沒空!」溫晨曦想也沒想地說,一臉急於擺脫他的神色。
  藍夜茗愣住,第一次邀約遭到拒絕,還是最在意的人給的,他心裡尤為不是滋味;不過這點,溫晨曦與以前一樣,真是一點也沒變。
  記憶中的溫晨曦,內斂又冷漠,行事一板一眼,說話一針見血又很少廢話,他這麼急著走,是因為身分被識破而亂了心神;他看得出來,他目前很需要錢,甩開他,說不定還會找別人過夜,一想到這,藍夜茗俊美的臉龐頓時閃過一道狠色。
  溫晨曦見他神色有異,眼裡更有道掠奪的光,不免心裡一驚,旋即客套地說:「我剛才說的你不要當真,我第一次來,不懂這裡的規矩,沒有什麼事的話,我想先走……」
  藍夜茗直言道:「你不是為了紓解慾望來這裡,也不是為了交朋友,所以,你很需要錢。」
  「不……我……」溫晨曦動了動唇,發出的聲音破碎而哽咽,心裡其實很清楚,好不容易鼓足勇氣拉住一個人、說出自己的要求,他沒有力氣、也沒有勇氣再找個人重新做同樣的事。
  「如果你需要幫助,就跟我走吧,溫晨曦。」藍夜茗鎖住溫晨曦的細微表情,拉起他的手,低頭吻在他的手心。
  溫晨曦大驚,只覺一股滾燙的氣息掠過冰冷的手心,他正打算不著痕跡地甩開,然而握住他手的力道如此蠻橫,根本容不得他反抗;最後,他沒再掙扎地歎了口氣,需要幫助是毋庸置疑的事,所以開不了口再去拒絕。
  他的沉默讓藍夜茗知曉他同意了,本該高興的心情卻複雜起來,像有塊石頭重重砸在胸口,那麼疼;沒想到溫晨曦會妥協下來,如果沒有遇到他,他對其他人也會是這種隨意遷就的態度吧?
  一時間,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是滿足溫晨曦最一開始的卑微要求,帶他離開酒吧。
  當藍夜茗拉住他的手,坐上轎車來到飯店的時候,溫晨曦心裡一陣發虛,臉色只能用蒼白來形容;若不是想到仍躺在醫院裡的妻子,他大概會克制不住地跳下車。
  望著溫晨曦的驚慌神色,藍夜茗的眼中暗光閃爍,他勾唇一笑,美得驚心動魄。
  「忘了告訴你,我是藍夜茗。」
  溫晨曦不感興趣地偏過頭,為表示明白,冷淡地點點頭。
  他的冷漠讓藍夜茗黯然神傷,聽到他的名字,溫晨曦還是想不起他,可自己卻把他記在心底最深處,珍惜到現在。
  高中的時候,他們是同一個班,溫晨曦是個普通的學生,和平凡的家庭一樣,丟在人群裡毫不起眼;他上課不遲到、不早到,按時吃飯休息,除了不參加學校的活動外,跟班上的任何學生沒兩樣。
  只是,他太正常了,以致於做任何事都顯得機械,完全沒有對一件事的熱忱或嫌惡,他不合群地待在教室裡,給人毫無生氣的感覺。
  他在身後注視這樣的他,看著他沉默的側臉、睫毛下的黑色陰影、高挺的鼻子、緊抿而帶著冰冷弧度的唇;他很少說話,上課偶爾走神,老師叫起來回答問題就一臉茫然,周圍人一陣輕笑,他的臉「騰」一下紅起來。
  那一刻,他覺得溫晨曦有趣極了,逐漸的,視線不受控制地停在他身上,觀察他的一舉一動,發現他不如想像中的沉默,跟普通人一樣有情緒波動,只是那時候過於靦腆,又不擅於跟人交談,才會給人沒生氣的錯覺。
  突然有天,他發覺他多了些變化,眼底多了一抹溫暖的光芒,溫晨曦的眼睛很漂亮,夜色般漆黑、清泉一樣乾淨,笑起來的時候,有明亮的光在閃耀,看到那樣的笑容,他的心轟然亂跳起來。
  很想被那樣的目光凝視,喜歡上他眼底那抹耀眼的光芒,可惜溫晨曦只看著一個叫黎樺的女人,未曾注意到他的熱切目光,而他眼底那樣的光芒,也只為那女人存在;知曉了這件事,他的整個身體像要炸開一樣,心裡更是難受到極點。
  那時的他,沒有勇氣告訴溫晨曦自己的心意,生怕遭到拒絕,對他露出厭惡的神色,畢竟他們都是男人,這樣的感情他接受不了也無法理解。
  而現在,命運讓他們再次相遇……
  既然溫晨曦沒認出他,甚至忘記了他,他就用這個理由親近他,哪怕只有一點點,也要靠近這個人,與他有層深入的關係。

  ◎             ◎             ◎

  走進飯店,溫晨曦以洗澡為由溜進浴室,天知道他是第一次跟男人發生關係,要做什麼或者不能做什麼,他不想去想、更不願深入了解,他擔心一旦了解得多了,會忍不住奪門而出。
  洗完澡出來,就聞到一股食物散發出來的香氣,溫晨曦呼了口氣,精神一鬆懈,肚子便不爭氣地響起,他順著味道來到客廳,看到藍夜茗正坐在那。
  窗外星光璀璨,桌子上放著簡單的菜餚,誘人的香氣就是從那飄來;藍夜茗示意他坐下來,接著,優雅地幫他倒了杯紅酒,不等他開口就堵住他的疑問。
  「我叫了餐點過來,先吃東西,放心,我不會為難你。」
  「嗯。」溫晨曦放下心來,但也只是一會兒;不安再次油然而生,他這人皮糙肉厚、沉默寡言,可面對待會兒要發生的事,依舊不能保持鎮定的心態。
  「怎麼不吃?是不是不合胃口?」看他一會兒眼跳、一會兒眉抽,藍夜茗哪會不知他心裡想什麼?不過看他這副別於往常冷漠的神色,覺得有趣極了,「如果是這樣,那我們休息好了。」
  「我吃!」溫晨曦臉色慘白地拿起筷子,恨不得馬上離開這房間,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藍夜茗的目光火熱得像要剝光他的衣服一樣。
  氣氛沉悶,溫晨曦沉默地吃著,實在忍受不了做什麼都被緊盯著不放,可生性冷淡的他又不會找話題打破沉默、轉移對方注意力,於是就這麼保持沉默下去。
  似乎看出他的不自在,藍夜茗主動開口,打破沉默地問:「好吃嗎?」
  「好吃。」一點都不好吃,嘴裡吃的是什麼東西,溫晨曦完全不知道,不過敷衍了一下,又垂下頭。
  喜歡的人在自己的面前吃東西,藍夜茗心底是深藏不住的喜悅,不過是兩個人共處一室,就甜得彷彿整個身體都融化了,他笑容溫和地說:「那你多吃點。」
  「呃……好。」明明已經吃不下去了,卻依舊勉強將食物塞進嘴,「食不下嚥」最能形容他的心情;跟妻子黎樺在一起,就算被她盯著不放,也不會有這麼大的壓力。
  下巴突然被抬起,四目相對,時間凝結在視線交融那一刻,藍夜茗湊過去舔上他的唇角,那裡沾著紅色的果醬。
  濕熱的溫度從被碰觸的地方擴散,那處的皮膚滾燙起來,溫晨曦大驚失色地看著藍夜茗,心臟像爆炸般狂跳,全的血液直往腦子裡沖,逼得他用最快的速度奪門而逃。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有多天真!他不是同性戀,更沒有喜歡男人的嗜好,在沒有感情的基礎下發生關係,他無法從容地接受眼前的人。
  可沒跑幾步,就被藍夜茗拖進臥室,死死壓在柔軟的床鋪裡,緊接著將他的手扣在身後,他頓時臉色大變地喊:「放開!」
  「怎麼現在退縮了?」藍夜茗貪婪地凝視著溫晨曦,低頭親吻他泛紅的俊臉。
  「我……」溫晨曦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他掙扎著推開藍夜茗,卻再次被緊緊壓住。
  「你抖得真厲害,這麼害怕?」藍夜茗扳過溫晨曦的臉,讓他的視線對上自己,不允許他躲避。
  溫晨曦怔住,臉色變得鐵青起來,任何一個正常男人被這樣壓在床上,誰能保持鎮定?
  見他沉默不語,藍夜茗低下頭,一雙幽暗的眸子變得閃爍不定,喜歡的人躺在自己身下,任誰都會心猿意馬,恨不得將他活吞下肚。
  他猝然吻住溫晨曦,與想像中一樣軟的唇,帶著舒服的乾淨氣息,他幾乎著迷地吻下去,察覺到他想咬自己的舌頭,登時捏住他的下巴,逼迫他張開嘴承受他的吻。
  「唔唔……」溫晨曦腦子一白,渾身發冷地顫抖起來,嘴裡洩露出細碎的怒罵聲,那聲音很小,近乎於呻吟,更激起藍夜茗眼裡的熱度。
  於是,深深吻住他柔軟的唇,纏繞著他拚命躲閃的舌,有技巧性地挑逗。
  「住手!嗯……」嘴裡被異物入侵,口腔被翻攪,對方的熱度侵佔過來,舌尖被來回舔舐吸吮,重複的挑逗動作,酥麻的感覺讓溫晨曦輕顫,隱約了解到繼續下去將要發生的事,一個心急地抓上藍夜茗的臉。
  「不要!」

  ◎             ◎             ◎

  紅色的血珠滾落而下,火辣辣的痛,藍夜茗面無表情地擦去臉上的血,望著溫晨曦的眼睛有一抹深沉的光,像黑不見底的洞穴,那麼深暗,他不能忍受溫晨曦的拒絕,哪怕一點點都不願意。
  「剛才是你自願跟我回來!」
  「我沒辦法做到跟男人……」跟他離開酒吧時,打算忍住屈辱迎合他,豈料,不過是被親吻而已,就壓不住恐慌地推開他,只想離開這窒悶住他的地方。
  「事已至此,你只要閉著眼享受就行了,我說過不會讓你難受,更不會讓你難堪!」
  藍夜茗目光火熱地盯著溫晨曦,他散亂的黑髮、被弄亂的衣衫,襯著因為羞恥而怒得發亮的眸子,此刻的他可以輕易地誘惑任何人。
  「我不是那個意思。」溫晨曦的臉色相當難看,迫切地想逃離這個男人身邊,他惱怒地支起身體,沒有多想地跳下床。
  藍夜茗的眼神冰冷,咬牙切齒地瞪著溫晨曦,自己就那麼差勁,讓他只想著急於逃脫?難不成,接受不了男人的他,還想找其他人?
  一想到此,他就火大地扯住溫晨曦的胳膊,暴戾地將他拖回床上,為使他斷了逃走的念頭,不得已說出輕蔑的話:「難道這是你們那行玩的新花樣?玩欲擒故縱這套,我可不喜歡!」
  「你說什麼?」溫晨曦難堪得紅了臉,一抬頭看到藍夜茗野獸似的灼熱目光,細密的冷汗登時佈滿額頭,那樣的視線讓他感到自己彷彿是砧板上的魚肉,只能任他宰割,為什麼一個男人會有這樣的目光?
  「『我要你』這件事,從進來這裡的那一刻起,就沒變過。」
  藍夜茗抓住他的領子,用力向兩邊一扯,「啪」的一聲長響,白色襯衫從中間裂開,露出溫晨曦矯健的身體,那柔韌的腰肢、修長的結實雙腿、像綢緞一樣漂亮的蜜色皮膚,都讓他全身發熱,呼吸不由粗重了起來。
  「你的身材不錯。」藍夜茗輕啄了下他的唇,修長的手撫摸著他,將他的衣服拉得更開,「今晚過去,你會得到想要的東西。」
  「剛才我說的……請你當作什麼都沒聽到。」曝露的身體使溫晨曦深感屈辱,肌肉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他咬緊雙唇瞪著他,不願跟他親近的態度,一眼明瞭。
  「出爾反爾,你拿我當傻瓜耍嗎?還是完全沒把我當回事?」藍夜茗揚起眉,冰冷的氣息縈繞在眼底,彷彿變身為嗜血的野獸,他一手纏住溫晨曦的頭髮,狠狠向後一扯,逼迫溫晨曦仰起頭,接著熱情地吻住他。
  這個吻霸道而纏綿,火熱的舌一遍遍掃過他的齒列,手也不客氣地沿著他的肩膀轉到腰上,揉捏他彈性十足的腹部。
  觸摸喜歡的人,感覺真好……藍夜茗忍不住在溫晨曦身上流連,強烈吸吮著他的舌頭、呼吸著他的氣息,他不喜歡跟人接吻,但這人是如此不同,讓他想要不顧一切地親近。
  「唔……」熾熱的吻侵佔著口腔,身體被技巧性地熱情撫摸,一股熟悉的熱潮從下身湧起,溫晨曦喘不過氣來,暴躁地抬腿踢他;藍夜茗卻早有預料地抓住他的腳,用力拉開他的雙腿,霸道地將身體擠進去。
  「怎麼,你還想逃?讓我滿意了,我絕不會虧待你。」
  「滾他媽的……我不是賣的!」自尊被一個男人踩在地上蹂躪,溫晨曦的理智徹底崩潰了,他掄起拳頭,狠狠擊向藍夜茗的臉。
  藍夜茗急忙閃開,才躲開溫晨曦的拳頭,想不到看似沉得住氣的他會爆粗口,且揮拳相向,他詫異地看著他,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窗外的風清清冷冷,飄進室內留下清爽的涼意,白色的燈光下,溫晨曦拉好衣服走下床。
  藍夜茗心亂如麻,望著溫晨曦的幽暗眸子,燃燒著一道紅色的光,他發現,比起順從著自己的溫晨曦,這樣敢於說「不」的他,才是他想要的;可惜,現在他只想壓住他恣意疼愛,索求他心中所幻想的最美麗的肉體,滿足他長久以來的願望。
  「你作了選擇,跟我走進這房間,沒有得到允許,別想離開!又或者,你忘記了跟我進來的目的?」
  想起躺在醫院裡奄奄一息的妻子,溫晨曦的胸口劇烈起伏,眼裡縈繞著一抹疼痛的黑氣,他的臉由紅轉白,逐漸地失去血色。
  差點忘記了跟他來飯店的理由,可是跟男人擁抱、做那樣的事,他實在不能心平氣和地接受……看來,他還是先回去,把唯一的房子賣了,湊齊手術費後,再想其他的解決辦法好了!於是,溫晨曦沉默地邁開步子。

  第二章

  眼見他依舊要走,漸行漸遠的就要再次消失,藍夜茗陰冷地瞇起眼,猛然欺近溫晨曦,從後面襲擊他的肩膀,凶狠的力道,夾雜著無法掩飾的怒氣。
  「不許走!」
  電光石火間,溫晨曦轉身就是一個下劈而去,重重踢在藍夜茗肩上,這一記又快又狠的踢擊,像完全看穿對方的破綻才出手,讓人措手不及、躲避不開。
  「砰」的一聲,火辣辣的痛楚一陣陣襲來,藍夜茗難以置信地捂住傷處,想不到溫晨曦有這樣的身手,他一步步地走過去,望著他的目光如黑潭般幽深。
  「身手不錯,反應也敏捷,看不出來你有練過泰拳。」
  「那又如何?」面對他調侃的語氣,溫晨曦的神經都繃得緊緊的,反射性向門口走去。
  「這會更讓我不想放手。」藍夜茗微笑地瞇起眼,猝然抓住他的手。
  「別碰我!」溫晨曦憤怒地抽出手,眸子裡氤氳著暗黑色的戾氣,危險又迷人。
  藍夜茗的臉色冰冷,無法接受有人一再推開自己,尤其這個人還是溫晨曦;他戳了溫晨曦肩膀幾下,帶著戲謔的力道,笑容從眼底流淌到唇瓣。
  「碰了又怎樣?」
  幾乎在一瞬間,溫晨曦出拳攻向他的臉,豈料撲了空,反應過來時,藍夜茗站在他身後,凌厲的一記手刀砍向他的頸項,溫晨曦靈敏地避開,旋身一記橫踢,砸向他的頭部。
  藍夜茗心驚地閃開,眼前的男人實力不容小覷,他的腿勁不大、速度卻極快,確定了這件事,血液沸騰地燃燒起來,向他提出了一個要求。
  「溫晨曦,我們來玩個遊戲,十招內你能贏我,你可以得到一筆酬勞離開這裡,輸了的話……」
  「怎樣?」溫晨曦怔住,白亮的燈光下,他的面容有淡淡的陰影,眼神是沉鬱的。
  「你任我處置。」藍夜茗盯著溫晨曦,唇角上揚,一派溫文爾雅的貴公子樣。
  溫晨曦低下頭,一副不願多談的神色,「為什麼提出這樣的要求?」
  「我要你心甘情願臣服於我。」藍夜茗笑了笑,堅定地說。
  溫晨曦睜大眼,為他的話脊背一僵。
  「要不要試試看?這樣的機會只有一次,或者你覺得不是我的對手,現在認輸也可以。」
  溫晨曦冷冷地看他,仔細一想,他的條件的確很誘人,他自信身手不比眼前的漂亮男人差,只要拚盡全力,他一定能贏了這個男人,帶著他需要的酬勞,走出這房間。
  「好。」他話音一落,藍夜茗便鬼魅地衝過去,彷彿抓住了他的弱點,以雷鳴般的速度攻去,進攻一輪強過一輪,趁他躲閃間,一拳擊向他的肩膀。
  「唔……」溫晨曦的身體狼狽地砸向牆壁,他劇烈地喘著氣,潮濕的汗水順著睫毛滾落到唇上,他晃動了一下,撐住乏力的身體。
  看他敗下陣來,藍夜茗唇角微勾,笑容魅人,「你速度快卻適應不了長時間的搏鬥,真可惜,如果你能打贏我,說不定我會放你離開這裡。」
  「閉嘴!」一眼都不想看到面前的男人,溫晨曦臉色蒼白地怒吼。
  粉嫩的舌尖,帶著濕潤的水光,在他喘息間若隱若現地闖進藍夜茗的視線,他喉嚨乾澀,眼底一片灼紅的光,想要得到他的慾望越加強烈,於是,他決定速戰速決。
  「那你可得小心了,下次我不會客氣。」
  一道凌厲的風聲席捲而來,溫晨曦來不及躲,沉悶的響聲在胸前炸開。
  「砰!」如同一把巨錘砸在胸口,體內先是一陣麻木,接著,「轟」的一聲,疼痛由內而外地爆發出來,五臟六腑有種颶風摧毀過的疼痛。
  身體開始劇烈搖晃,溫晨曦話都說不出,直直摔在地上;想不到他凌厲的身手、激烈的反抗,在看似纖美的藍夜茗面前卻毫無作用,彷彿嘲笑他一般,無論他如何拚命掙扎,依舊被擊倒在地。

  ◎             ◎             ◎

  「你輸了。」藍夜茗望著溫晨曦,他看起來像沒有了呼吸,一動不動地躺在那,沒有一點生氣的樣子,他不禁開始埋怨自己下手太重。
  溫晨曦渾身痠軟地癱在地上,眼前陣陣發黑,什麼都看不到,只感覺有人蹲下來,輕鬆地將他打橫抱起。
  臉貼著那人的胸口,聞到他身上的氣息,他身上有淡淡的薄荷香,夾雜著陌生的男性氣息,溫晨曦掙扎著,身體卻陷入軟軟的床鋪裡。
  「放開我!」
  「不行。」藍夜茗壓制住他的反抗,再次扯下他的衣服,撫摸著裸露出來的肌膚,不放過任何一個地方,用力揉捏,力道重得讓人心驚。
  「你不能這麼做……」溫晨曦頭皮發麻地喘著粗氣,想要抵抗,可惜體力消耗過多,他連一根指頭都動不了,只剩下言語上的攻勢。
  「為什麼你還要拒絕我?」藍夜茗輕啄他的唇,黑色的髮從額前滑落,露出那雙魅惑人心的深黯瞳仁,「剛才我們可是談好條件的。」
  那慵懶而危險的眸子令溫晨曦一僵,沒有要說話的意思;他輸了,按照約定要答應他的要求,而他的要求則讓他抑制不住地想逃。
  藍夜茗湊到他的頸項處,像貓一樣仔細地聞著,溫晨曦身上沒有任何酒味,汗水淋漓的身軀上,只有他身上特有的陽光氣息,乾淨而溫暖。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