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被窩裡的流氓
【4.6折】被窩裡的流氓

赫連冀,又帥又多金,雖然毒舌了點,不過人家他可是痴情男, 這麼多年來,只把一個妹,卻怎麼把都把不上。還好, 赫連美男下半身的獸性開竅了,既然把不上,那就死纏好了, 為此,他連哄帶騙地將蘇菲陽給拐回家,人前裝酷耍帥, 人後卻是十足色胚一枚,總想著怎麼扒光蘇菲陽後捲進被窩。 只是這情商過低的女人,夜夜都被他給生吞活剝, 被窩裡滾了一圈又一圈,全身上下他該摸該啃的,全都沒放過, 為什麼她還傻得以為,他這潔癖男還有餘力爬上其他女人的床? 蘇菲陽,天真的以為赫連冀這男人,是位正直的居家好男人, 誰知,身為獸醫的他,壓根是個包藏色心的發情流氓, 強吻她後,才說喜歡她;硬拉她上床強佔後,才說要交往。 那她是不是該在沒出人命前,好好想一想,該怎麼讓這又自負又高傲, 追她還講究格調的色胚壞男人,開口求她當赫連太太?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12/01/19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2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4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8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4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6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6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追女人不難,難的是追不上,卻又不肯罷休的死纏;
甩男人不難,難的是甩不掉,卻又不能轉頭的閃人。


赫連冀,又帥又多金,雖然毒舌了點,不過人家他可是痴情男,
這麼多年來,只把一個妹,卻怎麼把都把不上。還好,
赫連美男下半身的獸性開竅了,既然把不上,那就死纏好了,
為此,他連哄帶騙地將蘇菲陽給拐回家,人前裝酷耍帥,
人後卻是十足色胚一枚,總想著怎麼扒光蘇菲陽後捲進被窩。
只是這情商過低的女人,夜夜都被他給生吞活剝,
被窩裡滾了一圈又一圈,全身上下他該摸該啃的,全都沒放過,
為什麼她還傻得以為,他這潔癖男還有餘力爬上其他女人的床?
蘇菲陽,天真的以為赫連冀這男人,是位正直的居家好男人,
誰知,身為獸醫的他,壓根是個包藏色心的發情流氓,
強吻她後,才說喜歡她;硬拉她上床強佔後,才說要交往。
那她是不是該在沒出人命前,好好想一想,該怎麼讓這又自負又高傲,
追她還講究格調的色胚壞男人,開口求她當赫連太太?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一家甜品屋座落在小巷中,遠離了市中心的喧鬧。
  一名棕色髮色,髮尾自然捲起的女子,靜靜地坐在靠窗的位置,微翹的小嘴有些無聊地抿著,長長的睫毛下,有著一雙大大的水眸。
  她身材嬌小,肌膚白皙,耳上戴著入耳式耳機,眼眸不時地瞟向門口。
  突然,門上的風鈴一響,一名高挑的男子走進來。
  「學長,這裡!」女子望著進門的男子,揚聲喚道。
  聞聲望去,看見女子,男子冷淡的臉上揚起一抹微笑,走到她的旁邊,拉過她對面位置的凳子坐下,「蘇蘇……」
  「學長,好久不見了。」蘇菲陽摘下耳機,笑著看著眼前出色的男人。
  「先生,你需要些什麼?」服務員走上前。
  「和這位小姐一樣。」
  「好的,請稍等。」
  兩人沒有馬上就交談,先是享受著甜品屋午後的靜謐,等到服務員送上飲料離開後,赫連冀才開口:「怎麼回來了不跟我說一聲?」
  赫連冀問著,口氣難掩不滿,不著痕跡地偷偷打量著她,心細地發現往日的小女孩,在短短幾年裡增添了幾分女人味,一舉一動充滿了女性的柔媚,只是眉眼間染上了化不開的憂鬱。
  「我……」她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才好。
  赫連冀是一位很好的學長,也是她很好的朋友,在她還未出國之前他們就認識了,他們同讀一所高中,他把她當作妹妹一樣照顧她,對她而言,他又像是哥哥,又像是好朋友。
  記得那時她喜歡上他的好友宋翔,還交往過一段日子,後來感覺他們不適合,於是便分手了,那時恰巧她要出國念書,結果赫連冀誤以為她是因為受了情傷才要出國,打了宋翔一頓。赫連冀跟宋翔的關係也因為她而僵化,好在她努力地解釋,這才化解掉彼此的不滿情緒。
  剛出國時,她還是有跟赫連冀聯絡的,赫連冀通常都靜靜地聽她講話,她會跟他講一些生活中發生的事情,可漸漸地,感覺有些生疏了,也許是因為空間,也許是因為時差,跟赫連冀的聯繫也就越來越少,最後就斷了。
  赫連冀之後一次都沒有主動打給她,她沒想到,幾天前赫連冀居然主動聯繫她。
  「學長,其實我這次回來,是要處理爸媽在臺灣的產業。」
  「怎麼回事?」如果他沒記錯,她的父母沒有要求她從事家族事業,讓她隨心所欲地發展她自己的興趣愛好。
  揚起苦澀的微笑,她淡淡地說道:「我的父母上個月發生車禍過世了。」一個月內得知父母雙亡的訊息,她根本就無法接受。
  父親的律師好友,幫助她處理了一些事情,可短短的時間內,她還是無法接受,只能強迫自己堅強,勉強自己打起精神來。
  「無論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我都可以幫妳。」他看著她,眼裡的真誠讓蘇菲陽很是感動,太過年輕的她只看到他的善意,卻沒看清善意背後的情意。
  從好友那裡得知她回來,他知道就算是打死自己,也不能讓這個機會從他的手中溜走,既然她回來了,那麼他是絕不會讓她輕易地離去。
  「謝謝你,學長。」她笑得蒼白,心裡感動不已。
  「這一次準備留多久?」赫連冀心疼地看著她眼下的陰影,她大概很久沒睡一個好覺了。
  「不知道。」她搖搖頭。
  「蘇蘇……」他柔柔地喚著。
  「嗯?」很久沒有人叫她的中文名字了。
  在國外,大家都叫她的英文名,蘇菲陽這個名字是她的父母一起取的,父母、朋友都叫她陽陽,只有赫連冀會叫她蘇蘇。
  「留下來吧。」他說,望著她驚訝的眼眸,繼續道:「妳一個人在國外也沒有親人,不如就留在這裡。」
  「我……」她猶豫著,她確實厭倦了在外面的生活,生活品質不是問題,主要是一種寂寞感,她在國外幾乎沒有朋友,都是泛泛之交,沒有可以交心的人。
  「還是說,妳有男朋友了?」他小心翼翼地問著,情不自禁地屏息等待她的答案。
  「沒有呀!」
  她的答案讓他偷偷地鬆了一口氣,他將手覆在她放在桌上的手,強力忍住心中的喜悅,鎮定地說:「那妳留下吧,我可以照顧妳。」
  蘇菲陽沒有排斥他親熱的動作,以前他就常常摸著她的頭,搭著她的肩,所以她從未覺得這樣的舉動有什麼不對。
  「學長,再說吧。」對於赫連冀釋出的好意,蘇菲陽歸結為是學長對學妹的照顧,沒有多想。
  不過她對於赫連冀的提議是有些心動。
  赫連冀看著她有些動搖的表情,心中大喜,點點頭,「好,妳再考慮看看,這段時間我都有空,妳有什麼事情都可以找我。」
  「好。」她一掃幾日來的陰霾,真心地笑了。
  「對了,妳現在住哪裡?」
  「晶日酒店。」
  「如果妳不介意的話,可以來我的地方住。」赫連冀微微皺眉,一個女孩住在酒店總有一些不好,雖說晶日酒店是五星級的酒店,可他還是有些擔心。
  「啊?不,這怎麼可以,如果被你女朋友……」她搖搖頭,沒說出口的是她覺得孤男寡女的住一起,不好吧!
  她的拒絕讓他臉色一僵,隨後明白她擔心的是什麼,臉色稍霽,「其實我買下了一層樓,弄成了兩間,而且我沒有女朋友……」
  「咦!怎麼可能!」蘇蘇看著眼前的男人,相貌不用說,身材不用說,連荷包也鼓鼓的,怎麼可能還是一個人呢!
  有些哀怨地瞄瞄蘇菲陽,赫連冀只能心裡悲憤。
  之前是她天真,他又含蓄,如今他決定要找個好時機,認真地告訴她,他對她不僅僅是學長學妹的感情。
  哪有學長對學妹這麼好的!沒有好心的男人,只有有所圖的男人!
  這一次,他再也不會讓她逃出他的視線範圍,他要將她納入自己的保護之下,不會讓她逃離了他的生活範疇之後,音訊全無。
  「那學長,麻煩你了!」她笑著答應,雖然住酒店很方便,她卻無法拒絕學長的盛情邀請,她不由地為自己的好運而感到開心,沒想到多年不見的學長還一如既往地對她這麼好!
  「不會。」他笑得開懷。
  這只是第一步,他要慢慢地攻陷她的心……

  ◎             ◎             ◎

  短暫的交談之後,赫連冀陪著蘇菲陽回酒店,拿了行李,來到他的公寓。
  「這裡就是我的公寓。」
  「哇!好乾淨,學長常常打掃嗎?」她知道赫連冀住在A間,那B間沒人住。
  聽說之前宋翔的老婆住過,真沒想到,幾年沒回來,宋翔學長娶了老婆有了孩子,淩鋒學長也有了女朋友,關徹學長則是音樂界的奇葩。
  那時她因為跟赫連冀關係好,連帶著她與其他幾名男生的關係都還不錯。
  「沒。」殊不知在她答應他的邀請後,他便打電話讓清潔公司在一個小時內快速打理。
  「呵呵,看不出學長是個勤勞的男人。」蘇菲陽捂著嘴笑,心裡卻更搞不懂,學長這麼優秀的男人,怎麼會沒有女朋友呢?
  赫連冀笑了笑,沒說什麼,將她輕便的行李放在臥房,「妳東西很少,想逛街的話,我可以陪妳。」
  「男人不是應該討厭逛街的嗎?」蘇菲陽笑著,這麼久沒回臺灣,她確實有些想念自己的故鄉,不過她沒有長住的打算,她準備在這裡度個假,這裡是自己從小長大的地方,而且還存有與爸爸媽媽愉快的記憶。
  「不會。」他快速地否定,不放過任何跟她獨處的機會。
  「學長,沒事的啦,我可以自己解決,你有空多去交際吧。」她眨眨眼,一副調皮的模樣。
  他不由心臟緊緊一縮,她的小嘴可愛地撅起,就如甜甜的彩虹糖一般絢麗,他真是懷疑自己是否能等到打動她的心時才有所行動,因為他現在就很想一口吻住她。
  避開她一直要他找女友的話題,赫連冀轉移了話題,「餓了嗎?」
  「嗯,剛剛不說還沒感覺,你一說,我還真的餓了。」蘇菲陽摸著自己乾扁的肚子,剛剛在甜品屋只是點了一杯飲料,沒多大的胃口,所以也沒點別的。
  「我做飯給妳吃。」他溫柔地一笑。
  「啊?」她再一次被赫連冀的話給嚇到,不安地叫道:「學長,你太賢慧啦!」她長這麼大,都沒煮過飯!
  「不會呀!」他伸出手,想觸摸她白皙滑膩的臉蛋,突地回過了神,手停在半空,轉而僵硬著手,摸上了她的頭。
  為了她,他什麼都願意做,做飯又能算得了什麼呢!
  「好吧,那你做飯,我整理行李,我真的好期待學長的手藝。」她笑著。
  在聽聞父母惡耗之後,她很少笑得這麼肆無忌憚,可跟赫連冀在一起的時間裡,她不知不覺地想笑就笑了。
  「好。」他將手中的鑰匙放到她的手裡,「這是妳的鑰匙,好好拿著。」
  「嗯。」她將鑰匙放好。
  「那我先去做飯,以免餓到妳。」他促狹地笑著。
  「拜託……」她托著因不好意思而紅紅的臉,看著赫連冀消失在房門口,接著回頭打量著公寓,很乾淨也很溫馨,比住在酒店的感覺要好。
  走進臥房,她開始著手整理行李箱,其實也沒什麼要整理,因為只帶了幾件衣服,便快速地掛在衣櫃裡。
  在還沒認識赫連冀之前,她覺得赫連冀是個不喜歡說話的人,熟識後也是靜靜地待在她身邊,安安靜靜的,只有她主動問話,他才會回答。
  記得以前幾個學長說赫連冀跟她說的話算是很多了,可她卻認為他說的話連她說的一半都沒有,看來赫連冀真的是一個不愛說話的人,只是……她想到赫連冀剛剛的話,那是在開她玩笑嗎?
  不管怎麼樣,赫連冀還是那個對她好的人,她掛著微笑將自己的物品擺好。
  可惜她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赫連冀不是對所有人都好的……
  「學長,我進來了。」在虛掩的門上敲了敲,蘇菲陽推開門走進去,在玄關脫了鞋,換上家居拖鞋。
  「噗哧……呵呵……」她真是沒想到,赫連冀會穿著這麼可愛的圍裙出現在她面前,還是粉紅色的。
  「怎麼了?」他著迷地看著她純真的笑容,一點也不在意讓她看見自己如此幼稚的裝扮,即使一點男人味也沒有也沒關係,只要她開心就好。
  「沒……沒什麼。」咽下笑,她擦擦眼角,笑著說:「學長看起來,很……呃,專業!」
  「謝謝妳的誇獎,能娛樂到妳是我的榮幸。」
  「學長……」她有些無力地喚著,她一點也不習慣現在這麼幽默的赫連冀。
  「好了,差不多了,妳幫我把菜擺到桌上,還有碗筷。」他還有一道湯就好了。
  「Yes,sir!」她調皮地彎彎腰,聽從他的吩咐,將菜擺在桌上。
  因為家境富裕,這種事情她從來沒有做過,通常都是坐在椅子上等飯吃。這種經驗對她而言,是一種全新的經驗。
  「學長,弄好了哦!」她喊道。
  「嗯,我也好了。」他端著湯放在桌上,三菜一湯。
  「哇!學長,你真是天才呀!」雖然這些菜對她而言,是再普通不過的家常菜,可對於一個連飯都不會煮的人來說,真的是太夠了!
  而且她剛剛還以為他做的飯,肯定是簡簡單單的飯菜,沒想到有葷有素,搭配均勻,真是讓她自歎不如。
  「有嗎?」他被恭維得很開心,不難為他為了她,專程跟著一些家庭主婦學做菜,至於為什麼他會有為她做飯的想法?其實很簡單,要抓住一個女人,先抓住她的胃。
  「哇,我等不及了,我先試試。」她拿起筷子,挾了一口試吃,「嗯,蕃茄炒蛋好好吃。」
  「呵呵,這是最簡單的菜。」赫連冀笑著,因為時間有限,食材也不多,就只有做一些簡單的菜了。
  「蔥烤鯽魚,嗯,也不錯,魚肉很新鮮,又沒有腥味。」
  注意到蘇菲陽將蔥、蒜之類的東西挑出來,赫連冀笑了笑,她還是和以前一樣不喜歡吃這些東西,他特意將這些切得大一點,好讓她挾起來。
  「嗯,這是什麼?」烏黑黑的,如果不是有前面幾道菜,她會以為學長炒焦了。
  「梅干菜扣肉。」
  「哦!」她吃了一口,有點油膩,可是當梅干菜吸收了油,便顯得爽口多了,難掩驚訝的表情,她誇張地喊道:「學長,我要拜你為師!」
  「呵呵,好。」他笑著,應了她的要求,能跟她獨處的機會,他求之不得,看見她的笑靨後,他再一次認定學做菜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哇!蛋羹!我好久沒有吃到了。」她拿著調羹,避開蔥花,舀了一杓,一口吃下,「嗯,好吃!」
  「喜歡吃就多吃點,妳太瘦了!」她纖細的身材讓他感覺太輕盈了,一隻手都能將她提起來了。
  「哪有!」她嘴上不贊同地說,心裡卻有股暖流滑過,好久沒有人這麼對她說了,讓她懷念起以前父母在世的種種疼愛。
  赫連冀注意到她眼中的晦暗,柔情地說道:「妳喜歡吃,可以每天都過來。」
  「嗯,太好了,以後你就是我的大廚了。」努力不再去回憶以前的事情,她扯開一抹笑,笑得如孩童般天真燦爛。
  「呵呵……」他吃著飯,飯桌上漸漸地安靜了,蘇菲陽是個很開朗的女孩,大概是父母雙亡對她打擊太大,她現在的話比起以前少了很多。
  通常都是她講話,赫連冀聽著,現在赫連冀決定改變策略,要主動出擊,「蘇蘇,妳想好接下來要做什麼了嗎?」
  「嗯,沒有。」她搖搖頭,小雞啄米一樣小口地吃著飯,今天的胃口比之前要好了。
  「工作呢?」
  「我現在還不想工作,反正我父母在國外的固有資產每年都有進帳,所以不需要擔心金錢問題。」
  「那我們下個星期去度假吧!」從一個幾乎是宅男的男人口中,說出要出門遊玩,實在是匪夷所思。
  「可是我想靜靜待在這裡。」她哪裡也不想去,只想沉澱自己的心情,等到她心情好一些了,她再做打算。
  「好吧。」赫連冀沒有讓她為難,只是想讓她開心些,這樣落落寡歡的蘇菲陽,與記憶中的她差太多了。
  「謝謝你學長。」蘇菲陽真心地道謝,在她最困難的時候,赫連冀的援手猶如讓她抓住了救命稻草。
  「妳開心,我也開心。」他熱忱地看著她。
  蘇菲陽當他是開玩笑,「學長,你變得油嘴滑舌哦!」
  他木訥地笑一笑,不做辯解,要慢慢來,不能操之過急,話題一轉,「如果無聊可以來我的診所看看。」
  「學長當醫生?」她在腦海裡開始勾繪出赫連冀穿著白袍的模樣,說真的,還挺有架勢的。
  「差不多,不過我醫的是動物!」
  「啊!學長,你居然會當獸醫!」她真的是沒想到,「嗯,該不會是你醫人的時候,酷著一張臉,把人給嚇壞了,所以只能當獸醫了,專門治那些不聽話的小動物。」
  「為什麼別人會被我嚇到?」他很凶嗎?
  「讀書時候,我的同學都說你好嚴肅,冷著一張臉。」她想起往日的日子,很是懷念讀書時的愜意。
  「有嗎?」他摸摸臉,覺得自己沒有很嚴肅呀。
  「不過我覺得學長很有愛心,做獸醫很好!」想起以前赫連冀看見流浪貓,都會分食物給牠們的情景,蘇菲陽肯定地點點頭。
  「還好吧……」
  「咦!學長你臉紅了啊!」蘇菲陽看著可疑的紅暈出現在赫連冀的臉上。
  「快吃飯!」他低下頭,不搭理她。
  「哈哈……」蘇菲陽開懷大笑。

  ◎             ◎             ◎

  吃了一頓氣氛融洽的家常飯,蘇菲陽窩在赫連冀的沙發上,蜷著身體,興致勃勃地看著綜藝節目。
  「喝奶茶。」
  「嗯,好香。」她迫不及待地接過來,啜飲了一口,「好喝,有抹茶的味道耶!」
  「嗯。」赫連冀貪戀於她滿足的表情,他知道,她很喜歡抹茶味道,舉凡抹茶霜淇淋,抹茶蛋糕之類的食物,都是她的最愛。
  「學長,以後誰娶了,嗯,不是,是嫁給你,真的是太有福了!」人長得帥,廚藝還這麼棒!
  「妳願意?」他端起馬克杯,遮住嘴角,輕輕地試探。
  「當然!別說我,只要那個女的沒有所愛的人,肯定為你瘋狂了!」沒聽出他的弦外之音,蘇菲陽誇大其詞地說道。
  「所愛之人?」他眼神深沉地看著她因興奮而緋紅的臉頰,「妳還記掛著宋翔?」
  「咦,怎麼講到我身上了!沒有啦,宋翔學長是個好人,不過感覺好像不來電。」她仰著頭,回憶著,「當初跟宋翔學長交往,我還興奮了好久,可是過了沒多久,就感覺怪怪的……」
  「怎麼怪法?」他的眼神如雷達般緊盯著她。
  「好像是兄妹的禁忌之戀一樣。」她笑哈哈地說道。
  「妳……」聽到她對宋翔沒了想法,他放下了心,可聽見她說到兄妹這個詞,他卻有了另一個擔心,她是不是對他也有這種感覺?
  「嗯?」她睜著一雙燦若星河的眼睛。
  「沒什麼!」他別開頭,看著電視機,假裝電視節目很好看。
  「對了,我記得學長你以前不喜歡喝這種甜甜的東西的。」
  「感覺還不錯喝,我這杯沒有放糖。」他自在地坐在她的身邊,翹著二郎腿,一派輕鬆。
  在蘇菲陽離開以後,一旦想起她,他就會泡一杯抹茶奶茶,學她悠悠地喝著,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思念吧。
  但一個人喝著抹茶奶茶,卻永遠少了一份感覺,身邊少了蘇菲陽,感覺就食不知味。
  「喏,我就說嘛,很好喝的,你打死都不喝,我請你喝,你也不肯,固執死了!」想起赫連冀對甜食的抗拒,讓她這個甜食愛好者都想暴打他一頓,不喜歡吃也不能浪費嘛!
  以前他們時不時會到西餐廳用餐,西餐廳都會提供免費的甜點,她卻成了最後的受益者和受害者,甜點都進了她的肚子,滿足了她的口腹,體重卻上升了好多,搞得她每一次要跟他用餐都要考慮清楚。
  「是嗎?」他裝糊塗,他是在她走了以後,才開始喜歡上這個味道,學她爬上樓頂看著萬家燈火,開著車在街頭夜遊,在海邊等初陽……
  「就是!」她肯定地點點頭。
  「呵呵……」赫連冀傻笑著。
  「對了,學長,你怎麼用馬克杯了?」她認為赫連冀會用玻璃杯之類的,像這種這麼個性化的杯子,不像是赫連冀會用的。
  馬克杯上描繪著誇張的色彩,有點印象派,她也看不出是什麼塗鴉,但是很有特色,很有個性。
  「朋友送的。」他隨意找了一個藉口,黑眸直直地盯著她,想將這幾年沒有看見她的時間,都補回來。
  「嗯,很有品味。」她愛不釋手地捧著。
  「妳喜歡,可以拿去。」
  「可以嗎?」她也沒有拒絕,她確實很喜歡色彩斑斕的圖案。
  「嗯,妳拿去吧。」他笑著,眼裡閃著不尋常的亮光。
  「謝謝學長。」
  赫連冀無所謂地聳聳肩,靜靜地陪著她,兩人就這麼一人一句地聊著,聊以前到現在,聊到深夜轉為黎明,迎來了朝陽。
  赫連冀低頭看著靠在他肩上的蘇菲陽,望著她的睡顏出了神,寵溺地用另一隻手輕觸著她,撫摸著她的臉,粉嫩粉嫩的,一如他想像中的觸感一般。
  「蘇蘇……」他輕輕地喚著,睡美人卻沒有回應。
  在不驚擾她的情況下,他輕鬆地抱起她弱不禁風的身子,走進主臥房,將她放在他的床上,為她蓋好被子,她柔軟的頭髮披散在枕頭,一臉的安詳。
  他不清楚,她是不想一個人面對滿室的空虛,還是真的跟他久違了,拉著他,一個晚上不停地講著事情,而他則乖乖地做著稱職的聆聽者。
  電視節目沒了,她轉臺,而他也私心地不想她太早回去,手中的奶茶也冷了,他會為她再倒一杯,直到她乏了、累了,他也不催促她快回去休息。
  她只是一個人孤獨久了,沒有人陪,他亦然,身邊的人都不是她,無法取代她,他只能一直空懸著自己滿滿的愛,等著她回來,讓她知道,他,一直在等著她。
  「蘇蘇,妳知道嗎?」他低喃著,黑色的眼瞳裡倒映著她的臉龐,他緩慢地俯下身,嬌豔欲滴的小嘴近在眼前。
  「我愛妳……」剩下的話,消失在兩唇相接之處。

  第二章

  「啊!」蘇菲陽張開一雙大大的黑眼,傻愣愣地看著天花板。
  「剛剛怎麼……」她伸手摸摸自己的唇,唇上一片冷意,臉頰熱烘烘的,她竟然夢到自己跟……跟赫連學長接吻了!
  天哪!她抱著頭,怎麼會作這種夢!
  掙扎著要起床,奈何起得太猛,頭眩暈了一下,她捧著頭,乖乖地等著頭昏眼花的暈眩感離去後,才掀開被子。
  咦?這是赫連冀的床,那赫連冀昨天睡哪裡?
  光著腳丫,她走出臥房,抬眼看見時鐘,呀!已經中午了。
  一陣風吹起窗簾,撩起她的髮,一股冷意竄上身體,她忍不住打了一個顫慄,一件外套緊接著披在她的身上,她轉過身,「學長……」
  「妳怎麼就這麼出來了,連拖鞋也不穿。」他淡淡地責怪著,不滿她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雖然是初春,天氣暖和,但還是有些冷意,特別是剛起床的時候。
  「啊!我忘記了嘛!」她俏皮地吐吐舌頭,「學長,我佔了你的床,不好意思哦!」
  「沒事,反正我這裡有客房。」
  蘇菲陽意外赫連冀為什麼讓她睡主臥房,而他自己卻睡在客房裡,這有點奇怪,可她沒有去深究。
  「我做了早餐,嗯,不對,是午餐。」
  「哦!我回去梳洗一下。」她想脫下他的外套還給他。
  「不用,妳披著,在我這裡梳洗好了,我這裡有盥洗用品,就在櫃子裡,妳會看見的。」交代完,他便向廚房走去。
  她想說,她可以回去後再回來,反正他們這麼近,不過她來不及說,學長扭頭就走了,唉,大概是還有東西在鍋裡煮吧。
  依他所言,她找到了盥洗用品,將自己弄得乾乾淨淨的,一走出來,就看到赫連冀已經在餐桌旁等著她了。
  赫連冀撐著下巴,看著蘇菲陽走了過來,這樣的場景忍不住讓他幻想,他們這樣是不是有點像一對情侶的生活……
  「學長,太麻煩你了!」昨天晚上不想走,是因為她不想一個人面對滿室的空虛,而且她好久沒有跟人談心了,面對著赫連冀,她可以放心地暢所欲言,看著一臉包容的赫連冀,蘇菲陽越發地不好意思。
  「沒什麼,反正我一個人住,妳沒事就過來玩。」他求之不得呢。
  「好的。」她沒有心機地應著。
  兩人邊吃著飯邊聊著天,氣氛很是美好。

  ◎             ◎             ◎

  診所門上的風鈴響起,正在給貓咪做健康檢查的赫連冀抬頭一看,便看見了這幾日都沒有看見的俏佳人。
  「哈囉,學長。」蘇菲陽甜美地打招呼。
  站在門口的女人,一臉的笑意,上身一件長款粉色針織衫,圍著一個圍巾,下身一條淺藍色的牛仔褲,一雙白色的球鞋,頭髮往後紮了一個馬尾辮。
  很清爽也很美麗,他不由自主地被她的青春洋溢所吸引,眼睛一眨也不眨。
  「學長?」她摸摸臉,「我怎麼了?」她臉上有東西嗎?
  「咳,沒!」他居然像個傻子一樣看著她看呆了!
  「小貓咪怎麼了?」看著赫連冀手下的貓咪,一副張牙舞爪的模樣,不像是生病了呀!
  這幾日她都窩在家裡沒有出門,雖然赫連冀有主動打電話邀她去他家,不過她都婉拒了!每每想起來那天她居然夢到學長和自己接吻了,她就害羞不已,明明是純潔的學長與學妹的關係,結果她居然意淫這份美好!
  懷著這種心態,她裹足不前,一個人待在家裡,不過待了幾天,她就感覺無聊透頂,她有些厭倦了玩電腦、打電話叫外賣的生活,便出來逛了逛。
  在大廈周圍走了一會兒,便看見這家寵物店,她猜想會不會是赫連冀說的那家,於是在外面看了看,透過窗戶,便瞧見了赫連冀的身影。
  「沒事,就是小感冒。」他撫撫小貓咪的頭,剛剛還一副凶狠的小貓咪舒服地蹭著赫連冀,「這幾天都沒看見妳。」
  「呵呵,都在房間裡待著,有些無聊了就出來逛逛。」
  「是嗎?」他還以為她是被他的主動給嚇壞了,嚇得他不敢太過主動,努力壓抑著衝動,給她一些私人空間。
  「啊?學長,你說什麼?」赫連冀的聲音好輕,她沒聽清楚。
  「沒……沒什麼!」他搖搖頭,看著蘇菲陽,有些奇怪道:「怎麼了?站這麼遠?」
  蘇菲陽一直徘徊在店門口,沒有進來,「那個,我……」
  「妳怕貓咪?」赫連冀驚奇地看著蘇菲陽,認識這麼久,他還不知道她怕小動物。
  「嗯,也不是啦,就是不太喜歡罷了。」蘇菲陽緋紅著臉,有點尷尬,膽子不小的她,最喜歡看驚悚片,懸疑片之類的電影,可是她對動物,從小到大都不怎麼喜歡。
  赫連冀溫和地笑了笑,沒想到膽子挺大的蘇菲陽會怕這種小動物。
  「來。」他將生病的小貓咪放回去,走過去,自然地牽著她的手。
  「學長……」她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牽著的手,他們好像從來沒有牽過手,這種行為比較適合於情侶吧。
  她稍稍一用力,便從他手中抽離,假裝沒發生任何事情一樣,東看看西望望。
  失去了小手的大掌瞬間僵硬了一下,又恢復正常,赫連冀衝著她一笑,「來這邊。」
  蘇菲陽聽話地走過去,看見一隻全身雪白的大狗。
  「這是薩摩耶犬哦!」他將大大的狗抱在懷中,本來體型頗大的薩摩耶犬在他的懷中,像隻小型犬般。
  「好可愛……」她對於可愛的事物一向無法抵抗,大多數女孩都是如此吧,雖然狗狗很可愛,還有那一身的雪白真是讓她看得好想去觸摸一下,但她卻沒有膽子去碰。
  「小東西叫什麼?」
  「小龍女。」他抓起脾氣好好的小龍女前腳的肉球,輕輕地戲弄著。
  「啊?」她傻了,小龍女?
  「不好聽?」他反問。
  「嗯,還好啦。」狗名嘛,這種東西是因人而異的,沒有所謂的好聽不好聽。
  「我喜歡金庸中的小龍女與楊過的愛情。」
  「誰不喜歡呀,這麼痴情!」沒想到赫連冀也會看金庸小說,還會用在狗狗身上。
  「再加上狗狗長得白白的,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
  啊?看著狗的模樣,能看出狗狗不食人間煙火?
  蘇菲開始覺得自己與赫連冀之間有了溝通障礙,「學長……」她虛弱地喊著。
  「來,妳摸摸看。」在蘇菲陽還沒有反應過來,赫連冀將狗狗的前爪放在了她的手上,他試圖去打消她對動物的恐懼感,故意將性格溫馴的小龍女介紹給她認識。
  蘇菲陽倒抽一口氣,「學……學長……」
  「是不是很軟?」他笑著,但在蘇菲陽的眼裡,她覺得赫連冀是在故意戲弄她,她感覺頭重腳輕。
  「妳摸摸看,不要拍,小龍女的性格很溫和。」赫連冀試著讓蘇菲陽放鬆。
  「嗯……」蘇菲陽的手被迫接住小龍女的手,被那柔軟的觸感一驚,感覺很新奇。
  「還有哦!」赫連冀將蘇菲陽的手拉過來,放在小龍女的身上,「這是心跳哦。」
  小龍女的心跳聲直接透過肌膚,襲上她的手心,天!軟軟的白毛下的心臟正有力地跳動著。
  「怎麼樣?妳看,妳這麼碰小龍女,小龍女都沒有生氣哦!」
  「嗯,真的好乖哦!」小龍女的乖巧聽話讓她放心不少,這麼可愛的動物很讓她喜歡。
  「呀……牠……牠舔我!」手上傳來溼溼的熱熱的唾液,她嚇得趕緊收回了手。
  「牠是喜歡妳。」赫連冀試著緩解蘇菲陽的緊張。
  「是嗎?」蘇菲陽擺明不相信。
  赫連冀看了看小龍女興奮的模樣,心裡扼腕,好不容易讓蘇菲陽對牠有點好感,牠卻輕易地破壞了他的努力。
  小龍女無所謂地搖著尾巴,大概覺得新認識的朋友很可愛,竟一鼓作氣地跳出赫連冀的懷裡,往蘇菲陽身上一跳。
  「啊……」蘇菲陽根本不知道小龍女會有這種行為,加上赫連冀在身邊,她也就放心了。所以在小龍女撲上她的時候,她來不及反應,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都往後靠了過去。
  她緊閉著眼睛,預期中的疼痛感卻沒有襲來,向後倒的身體被赫連冀接住。
  「學長!」她大叫一聲。
  一隻狗在她身上,而她在赫連冀身上,她勉強獲救,不過赫連冀很悲慘了,就這麼被一人一狗給壓在下面。
  天哪!她趕緊將狗狗抱下去,奈何狗狗太重,而且還以為他們在玩什麼好玩的遊戲,興奮地亂吠,結果旁邊關在籠子裡的小狗小貓也跟著起哄,店裡一片混亂。
  「學長,你還好吧?」她擔心在她身下,承受著她和狗狗重量的赫連冀。
  「嗯,沒事!」他的聲音倒是鎮定,雙手緊緊地摟著蘇菲陽,方才的擔心害怕從胸口緩緩地褪去,差一點他就沒有接住她,他不敢相信,如果她重重摔在了堅硬的地板上,會是什麼樣的情景。
  「那就好……」蘇菲陽放心地吁了一口氣,不過還來不及完全放心,她的動作一僵,遲鈍地意識到他們此刻的曖昧,真是太不湊巧了!
  「學……學長……」
  「嗯?」他的大掌一點也不避嫌地放在她的腰際,蘇菲陽太過緊張,沒有注意到赫連冀的行為。
  「我……我們該怎麼辦?」小龍女在她的懷裡鑽來鑽去。
  「嗯……」他猶豫地沉吟,他很喜歡美人在懷的感覺,但是蘇菲陽被小龍女吃豆腐,他還是會不爽!
  手一伸,往小龍女頭上拍了一掌,小龍女立馬無辜地望著赫連冀,連蘇菲陽都覺得赫連冀是不是做得過分了!
  看著赫連冀明顯沉下的臉,蘇菲陽不由地想為小龍女求情,「其實,不能怪小龍女啦,牠還小嘛!」她在他們中間當肉餅,她也沒有多大的憤怒,只當是玩笑。
  「牠是好幾隻狗狗的爸爸了!」赫連冀哼了哼,眼睛一瞪,小龍女聳著耳朵,乖乖地回到原先的位置,一動也不動。
  「啊?」是公的!還取女的名字?看著小龍女這麼乖巧地走回去,她也掙扎地想起來,才發現她的腰身被他的大掌給牢牢地固定了。
  「學長……」她臉紅紅地看著赫連冀。
  「嗯?」他的指尖眷戀地在她的小蠻腰上輕舞著。
  「我們是不是該起來了?」她說得很無力感。
  沒了小龍女的存在,她才發現他們是這麼的緊密,他的氣息輕輕地浮動在她的耳畔邊,明明看似沒什麼料的身材,只有在靠近的時候才讓她不小心地得知他的健碩。
  他的大腿又長又結實,靠在她背上的胸膛也是相當地堅實,天哪!她的臉已經不是用火紅來形容了,她快要著火了!
  太尷尬了!
  收回作祟的手,他伸長手穿過她的腋下,將她從地面上拉起,他緊跟其後。
  雖然脫離了她坐在他身上的尷尬,可站起來以後,他的手還放在她的腋下,而她手已經放下了,所以他的手正放在她的胸部旁邊。
  在她猶豫該怎麼開口,赫連冀的手適時地收了回去。
  「快中午了,我帶妳去吃飯,我先去換個衣服。」語畢,他轉身往休息室走去。
  因為她背向赫連冀,以至於她沒有看見赫連冀怪異的走姿。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