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天兵小女僕~家有女僕之一
【4.6折】天兵小女僕~家有女僕之一

蕭子升這位大少爺個性淡漠冷酷,連他爸都要嘆一聲「天生面癱」, 唯獨遇上家裡那個,從小就立志當他貼身女僕的小笨蛋夏薇子, 他雷打不動的表情就會生動起來;看到夏薇子穿著粉色女僕短裙, 在他身邊「啪啪造」,還時不時露出黑色蕾絲邊小褲褲, 讓蕭子升不只內心火大得很,下腹更是猛烈地燒起燎原大火! 一氣之下,蕭子升決定來個眼不見為淨,把這個惱人的小女僕, 送進女僕學院去!沒想到夏薇子卻變本加厲,竟然直接撲上床來, 該死!既然她想無微不至地連「床上服務」都伺候到, 蕭子升決定給她一個好好表現的機會,順便來個「親身指導」, 讓夏薇子徹底了解一下,一個優秀的「貼身」女僕究竟該怎麼當!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布叮
出版日期:
2011/05/19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5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一心奉獻只為你,愛情無所謂大道理;
一生用心只愛妳,愛妳不需要耍心機。


蕭子升這位大少爺個性淡漠冷酷,連他爸都要嘆一聲「天生面癱」,
唯獨遇上家裡那個,從小就立志當他貼身女僕的小笨蛋夏薇子,
他雷打不動的表情就會生動起來;看到夏薇子穿著粉色女僕短裙,
在他身邊「啪啪造」,還時不時露出黑色蕾絲邊小褲褲,
讓蕭子升不只內心火大得很,下腹更是猛烈地燒起燎原大火!
一氣之下,蕭子升決定來個眼不見為淨,把這個惱人的小女僕,
送進女僕學院去!沒想到夏薇子卻變本加厲,竟然直接撲上床來,
該死!既然她想無微不至地連「床上服務」都伺候到,
蕭子升決定給她一個好好表現的機會,順便來個「親身指導」,
讓夏薇子徹底了解一下,一個優秀的「貼身」女僕究竟該怎麼當!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女僕」一詞最早流行於英國等歐洲地區國家,它是一種以個體服務為主的行業。
  最早時候的女僕只需為雇主打理家務,然而隨著時代的發展和進步,女僕職業的廣泛流行,以延伸至全世界各地區對女僕都有所需求,人們對這個職業的要求也就變得越來越高。
  女僕不僅要長相乖巧可愛,還必須要有超高的智慧和一流的服務水準,甚至於一些家庭雇主還要求女僕多才多藝,把女僕服務的理念發揮到極致,提供更完善的服務。
  因此現如今真正能滿足雇主要求的女僕,已經變得少之又少。
  正是這個原因,青藍職業大學的創始人青藍一,在三十年前特別設立了一所女僕學院,就是為了讓更多喜愛女僕職業的女孩子,在完成自己夢想的同時,可以提供給雇主更完善的服務。
  當女僕學院裡第一批學生步入社會後,得到了空前良好的迴響,她們不僅勝任了各種雇主的要求,還成為時代的菁英,有的甚至為雇主帶來了高額的經濟效益。
  三十年過去,女僕現在成為時下最流行、也是最賺錢的職業,報考女僕學院的女孩子們一年比一年多;而創校校長青藍一如今榮譽退休,由他的兒子青安寧,正式接手青藍職業大學,他秉持著父親獨特的教學理念,在這個夏天,開始了新一輪的女僕特招考試……

  第一章

  「早安,少爺!」
  「……」
  「Good morning, master!」
  「……」
  「少爺,該起床囉!」
  清晨,東邊的太陽跳出地平線,晨曦的光輝照耀天空,在朝陽的映襯下格外的紅,一棟別墅的走廊裡傳出夏薇子急切的呼喚。
  夏薇子有著天生細細的柳葉彎眉,長長的睫毛下,是一雙彷彿會說話的大眼睛,身上穿著粉紅色連身蓬蓬短裙,外面繫著白色荷葉邊圍裙。
  夏薇子尤為珍惜這件裙子,因為這是她家少爺送她的十八歲生日禮物,每次穿上女僕短裙,她都會覺得渾身充滿了朝氣。
  她揚起粉嫩的小臉,嘟著紅潤欲滴的小嘴嚷道:「少爺快開門啦!早餐都作好囉,再不吃就要涼了。」
  「……」
  屋裡依舊沒人回答,夏薇子洩氣地一跺腳,從口袋裡掏出鑰匙插進鑰匙孔裡,輕輕一轉,微微推開門,將小腦袋從門縫中探進去,滴溜溜的大眼睛四處張望。
  窗簾被拉開一角,晨曦裡的一縷陽光,淡淡地從縫隙中流淌進來,房間的大床上空空如也,蕭子升不知所蹤。
  夏薇子張望了半天,並未發現蕭子升的身影,於是站直身子,躡手躡腳地走了進去。
  藉著微弱的晨光,夏薇子走到房間的床邊,昨夜她幫蕭子升倒的水還在床頭櫃上,被子仍然和昨天一樣疊放得整整齊齊,不難猜出蕭子升一整夜都沒有躺上床睡覺。
  夏薇子有些驚慌,卻又不敢聲張蕭子升不在房內,她猜他也許在和她開玩笑,也許她家少爺就躲在房間裡昏暗的角落裡。
  她想到此,回轉過身,一把拉開厚重的窗簾,霎那間,刺眼的陽光從窗外照射進來,微小的灰塵完全曝露在細碎的陽光裡,夏薇子看著它們在空氣中浮動穿梭。
  當她的目光落到角落裡的書桌時,一時忍不住好奇心,不自覺地走到書桌前;書桌上面鋪滿了大大小小的紙,她伸出手從紙堆裡拿起其中一張,只見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字,但是她一個字也看不懂。
  夏薇子皺起眉頭,心中腹誹,難道少爺一晚上都在寫這個?
  她又看了幾張紙,仍然不知所云,夏薇子有些洩氣,抬起腳正準備離開,書桌上的一本藍皮書吸引了她的注意。
  「留學指南」?這是什麼東西?
  夏薇子從桌上拿起書,隨手翻看起來,書上介紹了許多留學資訊,有歐美國家的大學簡介,甚至還有南半球的……可是她越看越覺得不對勁,她心中的緊張漸漸散去,卻忽然惶惶不安起來,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莫非……少爺他是想……
  「夏薇子,妳在我房間裡幹什麼?」
  一道涼涼的聲音從夏薇子後傳來,突如其來地嚇了她一大跳,手上的書「啪」的一聲落地,她猛地回過頭,對上那雙冷漠的眼眸,心中更是驚慌。
  雖然他戴著一副黑框眼鏡,可是卻遮掩不住他眸底深處的一片清冷。
  「少……少爺!」夏薇子慌了神,小腦袋漸漸垂了下來,長如蝶翼的睫毛一眨一眨地顫抖,兩隻小手不安地扭著身前的白色圍裙,小嘴一噘,結結巴巴地解釋著:「少……少爺,我……我、我、我不是故意要……偷看的……」平時一張口齒伶俐的嘴,現在怎麼說都說不清楚。
  夏薇子有些欲哭無淚,只能在心中默默地吶喊:少爺,我真的不是故意偷看你的東西的,實在是好奇心會害死貓啊!拜託不要再用你那凌厲的目光看著我了,我的壓力很大……
  此時,夏薇子非常想要裝暈,尷尬得巴不得鑽進地洞裡。
  「抬起頭來。」
  涼涼的聲音再次傳來,夏薇子心中一緊,下意識聽從命令,看向那雙攝人心弦的冰眸,她眨著靈動的大眼睛,擺出一副無辜的表情。
  陽光下,門口那人的樣子悉數落進夏薇子的眼中,她忍不住在內心感嘆,少爺的俊模樣,真是百看不厭!每次夏薇子見到她家少爺,都會忍不住偷偷地吞口水。
  雖然蕭子升對任何人都是這樣一副冷冰冰的態度,但是憑心而論,他的長相著實令女孩子心動,而且在像現在這樣的陽光下,他看起來尤為絕美。
  蕭子升一頭短髮微微凌亂,刀削般的臉龐輪廓分明,五官卻出奇的俊秀,臉色紅潤白皙,鼻翼兩側有些許薄汗,豐潤的嘴唇緊閉成一條線,最特別的是那雙眼睛,眼角上挑,目光冷冽而淡漠,搭配在一起,有種說不出的特別之處。
  他今天穿得很休閒,可能是剛運動完,白色的襯衫半濕地貼在他身上,略微有些透明,他很隨意地只繫了兩個釦子,露出健壯的胸膛。
  夏薇子的目光隨著面前蕭子升裸露肌膚上的瑩潤水珠,一路滑落進他的白襯衫裡,她咕噥一聲吞了口口水,猜想著這麼完美的身材,摸起來不知道是什麼感覺。
  她完全沒注意到她的表情全部落入蕭子升的眼裡,他幾不可見的扯了扯嘴角,語氣也不似剛才那般冰冷:「夏薇子,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不要再叫我少爺了。」
  「啊?少爺!」夏薇子收回目光,頭搖得跟波浪鼓似的,「不行、不行,這是規矩!」
  「誰規定的?」
  「管家大人呀!呃……也就是我的父親大人。」夏薇子委屈地憋了憋嘴,「還是說,少爺不喜歡薇子、不想要薇子照顧您?」
  「妳想太多了。」
  「那為什……」夏薇子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把疑惑吞進肚子裡。
  她的父親從小就教育她,要當一個好女僕,就是服從命令,可是,蕭子升卻不要她的服侍,這個命令教她不知道該如何服從。
  想著、想著,夏薇子便難過了起來,她無法想像如果蕭子升不要她,她以後該怎麼辦;她家少爺就是她的雇主、她的信仰,更是她交男朋友的方向啊!
  蕭子升非常了解夏薇子,這個從小跟在他屁股後面的小女僕,最大的愛好就是幻想。
  此時,夏薇子的表情一會兒落寞、一會兒悲傷,腦子裡不知道又在想些什麼東西;蕭子升時常有種衝動,總想剖開夏薇子的腦袋,看看裡面到底裝了些什麼東西,怎麼她的世界和其他人的都不同,想出來的東西也是千奇百怪。
  「夏薇子,妳不要那麼死腦筋,只想要當我的女僕。」蕭子升的話有些無奈,「如果將來我出國留學,或是離開這裡,妳就無法成為我的女僕了,所以不如趁著現在好好考慮將來的事情吧!比如說……妳將來想找什麼男朋友?或者馬上要學測了,妳想考什麼大學?人的一生是有很多條路可以選擇的。」
  「……」夏薇子聽完蕭子升的話,表情就驚呆了。
  難道說今天太陽是從西方升起的嗎?少爺為什麼會變得如此和藹可親?她長這麼大還是頭一回聽少爺一次說這麼多話……真的是太令人震驚了!
  不對……等等!
  夏薇子朝蕭子升眨了眨眼睛,剛才少爺說什麼來著?他說也許將來出國或者離開這裡……
  夏薇子尖叫著撒腿就往外跑,邊跑邊在走廊裡高喊:「爸!不對……管家大人!老爺,不好了!少爺說他要出國留學……留學啊!少爺要拋棄人家出國留學……嗚嗚嗚……」
  糟糕!一時嘴快說漏了。
  蕭子升看著夏薇子離去的背影,無語地撫上額頭,卻也感到稀奇,夏薇子平時總是大腦脫線,今天竟然突然變得這麼聰明,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笨蛋小女僕!
  蕭子升出國留學的想法,不到一個鐘頭蕭家裡便人盡皆知,笨蛋小女僕的大肆宣傳功不可沒。
  為此,蕭家大管家,也就是夏薇子的父親,夏凱旋,不得不和夏薇子在廚房裡進行了一次上下級關係的嚴肅對話。
  「夏薇子,少爺可是親口說要出國了?」
  夏薇子偏過頭想想,搖頭,「沒有。」
  夏凱旋聽她這麼說,整張臉一下子就綠了,板起臉喝道:「那妳上下亂竄、亂喊些什麼?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就亂說少爺要出國呢?」
  「爸,女孩子的直覺很準的,是我猜到的!」夏薇子不服氣地狡辯。
  「哼!肯定是妳又在胡思亂想了。」夏凱旋氣得顫抖地指著自己的女兒,「我還不了解妳嗎?從小到大就愛幻想,腦子裡整天是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妳說妳這個樣子,怎麼當得了少爺的貼身女僕?」
  「我……」夏薇子想說她還看見蕭子升桌上,那本藍色的「留學指南」,可是一想到她父親曾經說過,當女僕的一定要恪盡職守,不能亂動雇主的東西,只好把這話吞進肚子裡,絕口不提。
  夏凱旋見自己的女兒露出心虛的表情,又語重心長地說道:「薇子,妳今年也十八歲了,馬上就要參加學測了,也是時候該好好想想將來的路該怎麼走,是不是真的要當女僕?一名專業女僕的道路是很艱辛的,並不是處理好家務事、聽雇主的話就行,在妳沒有作好準備的時候,還是有機會選擇放棄的;爸爸並不是一定要求妳要當一名女僕,只要妳過得快樂,少想一些有的、沒的,爸爸才能放心妳。」
  夏薇子再次愣住,這是今天第二個人對她說同樣一番話。
  蕭子升勸她不要當女僕她並不介意,因為他根本不明白她當女僕的決心是多麼堅定,可是連她的父親也不能理解她的想法,讓她很錯愕。
  難道父親忘記她小時候曾經許過的願望了?
  女僕,是她懂事以來第一個生日願望,更是她立下的不變的誓言。

  ◎             ◎             ◎

  夏薇子出生的那年,夏凱旋已經是蕭家的大管家,一家三口住在蕭家,一住就是十八年,如今的夏薇子,也長成了一個水靈靈的大姑娘。
  蕭子升比夏薇子大五歲,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夏薇子七歲的時候,她的父親讓她母親給她做了一套迷你女僕裝,因為她母親是日本人的緣故,所以做出來的女僕裝特別可愛,就連嚴肅的父親見了都讚不絕口。
  那年蕭子升十二歲生日,她就是穿著那套迷你女僕裝參加他的生日派對。
  派對上請來許多有錢人家的少爺和小姐,夏薇子穿著迷你女僕裝,好奇並膽怯地走進宴會廳,她的出現並沒有引起其他人的關注,所有人都在嬉笑追逐著。
  當她走到餐桌前,想拿起上面精美可口的蛋糕時,一聲刺耳的嘲笑從旁邊傳來。
  夏薇子已經不記得當時那個驕傲如孔雀的小姐長什麼樣子,但是她說的話卻像一根刺,直直扎進她的心裡,每次她想起來心都彷彿在滴血。
  驕傲的小姐指著她的鼻子說:「你們看,這女生穿著女僕裝,居然混進來想偷吃東西,看她的衣服真的好醜!」
  她的嘲笑聲引來其他同伴的附和,越來越多嬌貴的小姐加入嘲笑的陣營,漸漸地現場熱鬧起來,每個人像看怪物一樣盯著她,發出瘋狂又刺耳的笑聲,每一個人都在笑她,一個小女僕竟然跑到大戶人家的生日派對上。
  突如其來的嘲笑嚇壞了七歲的夏薇子,她噙著淚花,茫然地看著四周大笑不止的孩子們,她不能理解也不明白,為什麼這群人會指著她笑,那笑容那麼的刺眼,嚇得她想逃跑,想找一個無人的角落低聲哭泣。
  她一步、兩步慢慢地退回到大廳門口,剛一轉身,纖細的手臂就被人硬生生拉了回來。
  夏薇子一吃痛,嚇得連淚水都停止落下,她怔怔地看著眼前比她高許多的男孩。
  是……少爺!
  「少爺……」夏薇子的小臉哭得通紅,鼻涕橫飛,像隻委屈的小花貓。
  雖然當時蕭子升的年紀尚小,卻從來不喜笑,臉上總是沒什麼表情,看人的眼神也是淡淡的,但他已經頗有上流社會少爺的儀態作風,那一板一眼的神情讓人看得會呆住;他優雅地從小西裝上的口袋裡翻出手帕,輕柔地為眼前的夏薇子擦掉臉上的鼻涕、淚水。
  夏薇子這一生都不會忘記,猶如王子般降臨在自己身邊的男孩,動作是多麼的溫柔,眼神都是暖暖的,他的一舉一動、甚至連他說話的語氣,她都記得一清二楚。
  蕭子升擦乾淨夏薇子的小臉,拉起她的手走到場地中央,用他獨特的清冷嗓音說道:「這是我的小女僕,將來還會成為我的貼身女僕。」
  在場的所有孩子們都愣住了,即使孩子們還小,但是在上流社會長大的少爺、小姐們,從小就明白貼身女僕和一般女僕的區別,一名好的貼身女僕,在上流社會的豪門裡,意味著她將會成為大家族裡的得力幫手。
  所有人都把目光再次聚集在場中央那個滿臉鼻涕、淚水的七歲小女孩,每個人心中都發出同一個疑問,這個小女孩真的能擔當起蕭家少爺的貼身女僕嗎?
  然而,蕭子升的表情卻讓人不敢再去質疑,他還略顯稚嫩的聲音就像是最堅定的宣告,他在向所有人宣告,他這個未來蕭家接班人,對貼身女僕人選不悔的決定。
  也就是在那一年,七歲的夏薇子在心底立下了一個偉大的志向,她的一生都會是少爺忠心無二的女僕,她要為成為蕭子升的貼身女僕而努力。
  蕭子升的話就如同烙印一般,鐫刻進只有七歲大的夏薇子生命裡,無論經歷多少歲月洗滌,都不會磨滅當初的誓言。
  只是,十二歲的蕭子升並不知道,他的一句話改變了一個人的一生,他更不知道,命運的齒輪就從那時開始牽動了兩個人的命運。

  ◎             ◎             ◎

  蕭家的前幾代有英國貴族血統,蕭子升的父親就出生在英國,一直接受的是英式教育和服務理念,回到臺灣安家立業後,蕭子升的父親沿用了英國的管家制度,家裡還雇傭了幾名照理家務的女僕。
  夏凱旋是蕭家的第一任管家,他的女兒夏薇子在七歲那年,被蕭家的繼承人宣佈將會成為他的貼身女僕後,也名正言順地成為了蕭家女僕的一份子。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