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花弄吟 > 商品詳情 老師請自重
【2.6折】老師請自重

誰說體育特績優的成績就特別差?他關易飛偏不吃這套! 他只不過是數學稍微差了一點點,哪需要課後輔導? 可這號稱數學天才的新任導師,莫銘,卻硬是跟他槓上, 補考就算了,竟然連暑假都要進行「一對一個別輔導」; 為了順利進行高中聯賽,關易飛只好簽下這不平等條約。 更倒楣的是,他不過是到KTV喝酒,竟然也會遇上他! 甚至差點就被莫銘這老狐狸給「拆吃入腹」…… 就在關易飛決定,徹底拒絕老狐狸的「輔導」時, 他那不學好的老妹竟然捲了他的全部家當,跟男友私奔! 無奈之下,他只好求助老媽,暫時借助到她好友的兒子家; 只是,當那扇門被打開,屋裡的人露出一張奸笑的狐狸臉時, 關易飛終於知道,什麼叫作「羊入虎口」……

會員價:
NT$502.6折 會 員 價 NT$50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海茉
出版日期:
2011/04/07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情債欠不得(BL)
NT$50
銷量:0
十指交扣(BL)
NT$50
銷量:10
生死予奪《下》(BL)
NT$50
銷量:7
天使降魔記(BL)
NT$50
銷量:2
生死予奪《上》(BL)
NT$50
銷量:7
霸王硬上攻(BL)
NT$50
銷量:8
北街的情趣用品店
NT$50
銷量:15
床債
NT$50
銷量:11
在劫難逃(BL)
NT$50
銷量:8
狼心難測(BL)
NT$50
銷量:11
狐入虎口(BL)
NT$50
銷量:10
娶個郎君好過年
NT$50
銷量:10
夜襲
NT$50
銷量:21
與爾共長生
NT$50
銷量:8
狼親狽友之此愛彼罰
NT$50
銷量:17
狼親狽友之逆天奪勢
NT$50
銷量:15
狼親狽友之熾戀天驕
NT$50
銷量:14
主兒的心頭肉
NT$50
銷量:21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誰說體育特績優的成績就特別差?他關易飛偏不吃這套!
他只不過是數學稍微差了一點點,哪需要課後輔導?
可這號稱數學天才的新任導師,莫銘,卻硬是跟他槓上,
補考就算了,竟然連暑假都要進行「一對一個別輔導」;
為了順利進行高中聯賽,關易飛只好簽下這不平等條約。
更倒楣的是,他不過是到KTV喝酒,竟然也會遇上他!
甚至差點就被莫銘這老狐狸給「拆吃入腹」……
就在關易飛決定,徹底拒絕老狐狸的「輔導」時,
他那不學好的老妹竟然捲了他的全部家當,跟男友私奔!
無奈之下,他只好求助老媽,暫時借助到她好友的兒子家;
只是,當那扇門被打開,屋裡的人露出一張奸笑的狐狸臉時,
關易飛終於知道,什麼叫作「羊入虎口」……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最近學校裡有很多傳言,統統都是關最近從台中南翔高中調過來的數學老師,莫銘;傳說他長得既帥又美、男女通吃;傳說他是因為讓女學生懷了孕,才被從一流高中調到他們這所二流高中來的;傳說他還是黑道上某某大哥的情夫……
  岩立高中並不像它的名字一樣「嚴厲」,校風很自由,老師上課可以不盡心、學生上課可以不用心,除了校董、理事長、校長以及訓導主任外,誰都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校長自然很想讓升學率無止境地升上去,可是他的辦學理念又深受英式教育的影響,所以他也很矛盾,倡導個性化教育的同時,又在每次朝會的時候,都要各班班導將平均分數拉上去、再拉上去。
  正因為有了這樣矛盾的校長,才有了那樣混亂的師生,之所以關於莫銘的事大多源於傳說,且有越傳越邪門的趨勢,就是因為身為老師的莫銘,會讓五堂課裡兩堂是自習,三堂課裡一堂是考試,而身為學生的少男、少女們,則是每七天一大病、每三天一小病。
  「博學樓」二樓盡頭的個人辦公室裡,號稱「少男少女殺手」的關易飛,正被一名美男圍堵在角落,這位美男不是別人,正是傳說中的首席男主角,莫銘。
  「呃……老師,您是不是靠太近了?」相反於籃球場上的果斷、凶猛和霸道,此刻的關易飛就像隻對人畜無害的小獸一樣,畏縮、無措以及惶恐。
  自稱已經吃遍天下一半多帥哥的莫銘,對眼前這位有著一張大眾情人臉的小帥哥相當感興趣,瞧那經年鍛鍊而成的健美身軀,以及那雙水汪汪的眼睛,這樣的人才,試問他又怎捨得不去招惹,任其閒置?
  「從這邊的窗口……」他撐在關易飛肩旁的手動了動,眼神追隨食指,一起瞄向了兩人身旁的窗戶,「可以看到你打籃球的樣子,很帥、很酷、很美。」
  遵從美學原理,美就是美,哪怕只是自以為、哪怕對方還是個男人。
  關易飛明顯感覺到自己腦袋裡似乎有根弦斷了,至今,能給他脅迫感這麼強的人,這位莫銘老師還是頭一個;是啊,他都有一八三公分了,可對方居然比他還高了兩、三公分,雖然看起來好像沒他壯,但實際上透過襯衫上突顯的線條,他知道對方並不會孱弱到哪裡去,單純比力氣的話,他不一定贏。
  呃……他在想什麼?他是學生、他是他的班導,教職人員的對方怎麼可能會對他辣手摧花呢?不,應該是辣手摧「草」才是;班導一定是在跟他開玩笑!開放社會,被老師調戲一下也算不了什麼的,要是當真,出糗的可是自己。
  「多謝老師誇獎,您才是不折不扣的美男子,智勇雙全、貌比潘安,簡直就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優秀的男人。」他試著說些好話,這些好話幾乎都是從學弟、妹寫給他的情書中擷取的。
  他因為只有體育好,平時課業上又得過且過,心虛地以為自己期末考試的成績單一定又紅透了半邊天,所以才會卑躬屈膝又奴顏媚骨成這樣。
  可是,單純如他,又怎麼會想得到,此刻站在他眼前的這位班導,到底有多「陰險冷酷」又「凶殘狂暴」啊!
  「披著羊皮的狼」是絕對不足以用來形容,早在十七、八歲就已經壞得連他父母都懷疑,他血管裡流的是黑水的莫銘。
  「小山羊」似乎沒有想像中的叛逆、難控制,感覺挺容易上手,莫銘更來了興致,又目光熱切地將前方的溫吞大男孩,也是單純「小山羊」看了個仔細,尤其是那兩瓣略顯豐厚的粉亮嘴唇,比他之前見過的任何人,都要來得性感萬倍,根本就是用來引人犯罪的,越看就越教他氣血沸騰,呼吸都變粗重了。
  「小山羊」伸手擦了擦他被莫銘吹得有些癢癢的臉,依舊用閃亮亮的眼睛閃躲著迎視,一心惦記的只有他的分數,以及班導對他的發落。
  千萬不要留級,最好不要補習,上帝保佑,不要補考……不過,他心裡清楚,補考是一定要的,記得高一升高二那個暑假的最後十幾天裡,他就都在忙補考來著,現在高二升高三……只希望悲劇不要重演。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他這次真的有很認真地複習、猜題、考試,因為這個暑假的每一天都很寶貴,他必須分秒必爭,練習、練習、再練習!
  一開學就會有高中籃球聯賽,去年聯賽他因為左腳上的舊傷,所以只得了助攻王,岩立高中也就只拿了亞軍,今年他一定要雪恥,不,是更上一層樓,一舉拿下冠軍賽MVP以及年度MVP!
  「關同學,你是體保生,熱衷於打籃球那也是無可厚非,可是,成績也不能太差吧?」莫銘裝作和藹可親地將他的臉貼上了關易飛的。
  突如其來的碰觸,讓關易飛的一顆心臟都快衝破胸膛、奪門而去了,「老……老師,你……」再討好、再賣乖也不能犧牲色相不是?他定了定神,抓過莫銘的肩膀將人推開了一點,「我耳朵很,聽得清楚,老師您有話儘管說。」哎呀呀,千萬別哪壺不開提哪壺就行!
  莫銘轉身,面朝著窗戶,雙手插進褲子口袋,略一聳肩,愉快地笑道:「補課而已,你數學成績實在是太差了,知道你這次考了幾分嗎?」
  關易飛立即青了臉,唉,老天註定的,終究逃不過。

  ◎             ◎             ◎

  見他將腦袋耷拉得都看不見那精緻帥氣的五官了,莫銘也跟著略一皺眉,桃花眼瞇成了一道縫,連天生上翹的嘴角都變平展了。
  哇哇哇,有點不妙,他是不是放太多感情了?這明顯不符合他風流任性的作風嘛!就一道小野味,吃掉就好了,幹嘛那麼在乎對方的情緒!莫銘心中大叫不爽,為自己一時的感性而感到極度的不齒。
  「一百分的考卷,只拿了二十三分,運氣好一點的,光是猜選擇題都不只這些吧?」刀子般的目光瞬間射向了關易飛。
  可憐的「小山羊」被秒殺了,雙手交纏在一起,手心裡都是汗,抬起頭,眼睛更水靈了,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老師,再給我一次機會吧!再考一次,這個暑假我們球隊要去山上集訓吶!」
  「你當然要再考一次了,補考;補考之前還要補習,我會好好督促你的。」這點哪裡還有轉圜的餘地?要是沒見過也就罷了,這麼可愛又可口的「小山羊」,號稱「萬人迷千人斬」的他又豈能放過?除非老天爺不讓他活了,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在,他這次吃定了!
  不同於一般的執著,莫大帥哥硬是沒發覺自己的不對勁,走火入魔了!
  關易飛只想著「籃球賽」,哪裡料到自己已經變成了班導眼中的一盤菜?還不知死活地在那裡頂著一張惹人憐愛的臉,苦苦哀求著:「老師,這次的比賽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您就不能通融我幾天,把補考日期往後挪一點,等聯賽結束之後再補習嗎?」
  「哼!」莫銘笑容滿面,卻讓關易飛從骨子裡滲出一股寒氣來,「你倒是挺會討價還價,要不要我把補考延後至高三下學期啊?」
  好啊!關易飛垂下眼簾,還是只敢在心裡叫囂,不知怎的,他就是有些害怕,對這位沒見過幾次面的新班導。
  烏黑長髮、湖藍色眼珠、勝雪的肌膚,還有那翹翹的眼角、翹翹的嘴角,這傢伙簡直就是從「聊齋」裡爬出來的狐狸精!看在他眼裡、記在在他心裡,別有一番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就好像三魂七魄都被攝了過去,牢牢吸附在對方身上。
  「我……您……那補幾天?」
  「一個月。」雪白的牙齒閃出冷光。
  「一……一個月!」豎起食指,關易飛扯開了喉嚨慘叫。
  難道天要塌了?
  「先補十五天,明天開始,下午兩點到五點;剩下的十五天順延至開學後,怎麼樣?」雖說是問句,可就像老闆問員工、總統問員警,也就是客氣、客氣。
  「啊……」關易飛真想哭爹喊娘,「好……」最後還想力挽狂瀾一下,「那要是還有暑期集訓呢?」離正式放假還有五、六天的樣子,這幾天球隊也在休整當中,補習他勉強可以接受,可一旦正式放假,主教練可能一聲令下,就將隊伍拉到深山裡去集訓也說不定。
  莫銘依舊眼若燦星,親切笑語:「再說吧,對你嚴格要求,那也是為了你好。」
  「是是是。」對方的視線像釘一樣將他釘在牆上,他哪裡還敢再有異議?
  班導雖然有著一頭東方人專屬的秀髮,但明眼人都看得出,那五官、那身高、那體魄,夠深刻、夠挺拔、夠結實,顯然是個混血兒,還是混歐美血統的那種,誰都知道歐美人喜歡吃肉,還是不怎麼熟的肉,大丈夫能伸能屈……關易飛嘀咕,為高壓之下的自尊心尋求支撐點。
  「看著我。」莫銘靠近再靠近,將彼此間的距離縮短到五公釐,他是很想再靠近一些,可靠太近就會看不清對方臉上可愛的表情,抬手就要往人家粉嘟嘟的臉頰上捏去。
  明明都是成年人,可就是覺得他特別可愛,比他之前的那幾位小正太型的男朋友都要可愛!
  抬頭的瞬間,關易飛又不能倖免地被莫銘魅惑的眼神電到了,雙掌反撐著牆,勉強擠出一絲苦笑來,「老師,還有什麼事?」
  「沒事,就是想要你看著我,我長得還不錯吧?」莫銘有意將尾音拖長,將自己的氣息吹吐在關易飛的臉上。
  何止長得不錯!關易飛好想大叫,可是他發現自己不僅腿軟,嘴巴更軟,哆嗦了半天沒蹦出一個字。
  「呵呵……你的反應我喜歡!」莫銘低下頭去在,關易飛的臉頰上小啄了一口,為了以後的口福,第一次還是有所保留的好。
  一直以來把喬丹為目標,而將時間幾乎全用在打籃球上的關易飛,儘管本人真的超多人追求,可至今其實還是一頭不折不扣的童子羊!別說接吻,就是牽手都沒有經歷過,可憐,剛滿十八歲就被老狐狸給盯上了,沒有選擇地成了人家的儲備糧食。
  「啊!」他不由得尖叫。
  嚇得傻呆呆的模樣,將莫銘心頭上正竄動著的小火苗,瞬間變成了燎原之勢。
  「叫什麼?只是打個招呼而已。」他又湊上去偷了個香。
  「啊,原來……原來如此!」關易飛想閉上眼睛,一時接受不了自己被男人親吻的現實,但又不敢閉上眼睛,說不定下次會被親嘴唇還是脖子呀!
  「你很僵硬?有什麼不妥?」莫銘趁機將手摸上關易飛結實的胸膛。
  「沒……沒有。」關易飛一臉焦急,左顧右盼,想逃卻挪不動身子,從莫銘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氣緊緊地鎖住了他。
  果然,下一秒,莫銘將唇堵住了關易飛的。
  比起他的,他覺得關易飛的唇瓣更柔軟,那燙人的溫度,彷彿一貼上就再也分不開了。
  啊!被吻了,嘴對嘴,感覺好奇怪,要不要推開、想推開不想推開……關易飛苦苦掙扎,最終還是將人推開了,然後閃身狂奔出了辦公室,「老師,沒事我走了,再見。」
  哪裡還想再見,最好下輩子都別見!沒見過這麼不負責任,拿學生當玩物的老師,死「海龜」,等著看你變「海帶」!
  莫銘將手插進口袋裡,看著擺動著的門板,陰惻惻地笑了,柔弱的那是「小綿羊」,他的「小山羊」可是有角的,有個性一點玩起來才帶勁嘛!

  ◎             ◎             ◎

  沒等到隔天下午,莫銘就又見到了關易飛,就在當天晚上,在KTV,而且還是有陪唱的那種;莫銘只看見了關易飛的後背,跟關易飛一起走進包廂的是一個矮個子男生,他不確定關易飛跟那個男生是否有一腿,挺好奇,可抓姦這事顯然不是他這種人會做的。
  相識的公關迎了上來,笑著將手搭上了莫銘的臂彎,使得他的手不得不從口袋裡拿出來,輕輕甩了甩表示拒絕。
  「心情不好?」美少年不悅地噘起小嘴,怎麼說他們曾經也有過那麼七、八夜的啊!
  美少年無疑是高看了莫銘的情感操守,莫銘曾經最輝煌的一戰,可是同時跟六個美少年、美少女滾床單的說。
  「還好,來新人了?差不多一七O公分,穿牛仔褲、白襯衫、紅髮。」
  「新人是有,不過沒你說的那樣。」少年上前擋住莫銘的視線,吃味地嗤笑道︰「難道是心上人?」
  「呵呵,你可真愛開玩笑,沒想到你還挺幽默的。」莫銘亮出招牌笑容,並伸手在少年的小臉上輕捏了一把。
  「今天想怎麼玩?」少年的眼睛彎起。
  「今天玩家族友愛,我姐姐要來視察我的生活。」有些無奈地聳了下肩,莫銘邊說邊向裡面走去,「還有海洋主題的包廂嗎?」
  「還有一間。」少年緊貼上去,「失望啦,人家都好久沒和你玩了……」

  ◎             ◎             ◎

  莫家人都喜歡飆歌,儘管莫家人個個都是平時不苟言笑的社會菁英中的菁英。
  莫銘的姐姐正唱跳得High,莫銘卻受不了那穿耳魔音,扯開襯衫領子便往外走去。
  晚上九點,包廂全滿,走廊上鮮少有人走動,毫無疑問的,莫銘走到了關易飛所在的包廂前,不輕不重地敲響了門板,然後逕自開門進去,料想裡頭一定也是High翻了天。
  可裡頭卻是另一番情景,班得瑞的曲子中,幽暗的幻彩燈光下,兩人正緊緊摟抱在一起踩著貓的步子翩翩起舞。
  小小年紀不學好,竟然吃了搖頭丸!
  莫銘就是這樣詮釋了他們那「唯美浪漫的愛情」。
  大手捉住少年的肩膀向後一拋,尚未看清「姦夫」面貌前,莫銘就後悔了,因為剛才那觸感,也因為少年那明顯的身高差距,唉,原來情場老手的他也有被雞蛋絆倒的時候。
  「啊!」對面那人忽然發出高分貝的尖叫聲。
  「你是誰?你是俊浩他媽派來的打手嗎?你……你……我是絕對不會跟俊浩分手的!」又突然強行振作,沒頭沒腦地吼了這麼幾句。
  莫銘的眼睛又瞪大了一些,眼前這位金絲猴般瘦小的女孩,跟他的小山羊在五官上倒有七分相似。
  「我是……關易飛同學的數學老師。」微笑道,確定目前的狀況對自己並不構成威脅。
  「關……易飛,你是我哥的數學老師!呼……」關曉菲鬆了一口氣,甩手指向身後的沙發,「他在那兒,醉了,要殺要剮,你怎麼方便怎麼來。」她誤以為是學校派出作巡察的老師,總之不是他們學校的就好,管她哥是被記過還是被警告!
  被莫銘扯倒在地的正太迅速爬起來,跑到關曉菲前面,抓過她的胳膊就往外逃去;在他看來,不管是哪個學校的老師,都有可能會去向他老媽打他的小報告。
  莫銘的注意力本就不在他們身上,直到門「砰」的一聲關上,他才回頭看了一眼,然後嘴邊的笑意更盛了。
  在沙發前單膝跪下,伸手就觸碰到關易飛殷紅的唇。
  「啪!」
  關易飛出手很快,但瞬間睜開的眼睛在打人之後,從精明變成迷離,顯然醉得不輕。
  「我就處你個以下犯上的罪名。」莫銘捉住關易飛的手,傾身獻吻。
  關易飛並沒有反抗,只是眼睛越睜越大,眼神越來越清明。
  莫銘的舌頭這時候已經穿過關易飛柔軟的唇瓣,來到溫暖的口腔,輕緩而有力地掠奪著裡頭的芬芳。
  「唔……」班導,為什麼班導在這裡?為什麼班導正吻著他?關易飛想伸手去推,卻發現雙手都被莫銘箝制著。
  睡美人終於被他給吻醒了,莫銘心裡笑道。
  「莫……老……」班導的吻教他心悸不已,可他是男人,對方也是男人,莫非班導也喝醉了,偏過頭,挪開唇,「莫老師,請自重,您是神聖的教職人員耶!」
  莫銘朝他擠眉弄眼,玩笑道:「你是不是還要跟我說什麼,孔老夫子在天上看著呀?」
  要是他天生就是會去考慮那麼多多餘之事的人,那麼他就不是莫銘了。
  「孔……反正老師這樣戲弄學生就是不……不合情理!」關易飛氣憤地用力掙脫箝制,坐起身來,然後毫不猶豫地移動到了離莫銘最遠的位置。
  「你以為我在玩?」其實他就是在玩,不是故意而是情不自禁,見到關易飛的那一瞬間起,他就恨不得要將關易飛弄到手心裡,好好把玩!
  相比莫銘的腹黑、難以捉摸,關易飛的想法、處事都要簡單得多,可簡單、直接並不表示單純到無可救藥,那張狐狸似的笑臉,可騙不過收過無數情書的他。
  不是玩又是怎樣?難不成玩親親能是增進師生情誼的新方法?
  鄙夷,只能蘊藏在心裡,現在還不是爆發的時候;非常勉強地,關易飛對莫銘一展溫厚的笑顏。
  記憶裡,是否有人這樣對他笑過?莫銘的手不知不覺中握緊,恍惚中坐上沙發,在他轉頭看向關易飛時,他的手已經鬆開,臉上還是那抹玩世不恭的笑。
  關易飛警惕起來,想想那些傳言,再對照之前的表現,眼前這位數學天才、傑出青年其實是個葷素不忌的風流鬼!
  莫銘可能只是在逗他玩,可他畢竟沒有莫銘那麼開放,他還想為他未來的愛人保留純真,不必要的經驗越少越好,免得成為以後的夢魘。
  「緊張什麼?愛上我,其實也沒什麼不好。」莫銘說完,身子就向前趴去,將腦袋擱上關易飛的大腿,舒服地躺好。
  「老師,你這是在對我撒嬌嗎?」睫毛上下閃動,關易飛有種受寵若驚的錯覺。
  「梗是老了點,可你也別點破啊,不懂浪漫的小子。」
  「拜託,老師,您更應該懂的是『自重』好不好!」如果可以,關易飛真想將這頭色狼的腦瓜子從自己大腿上掃下去,然後當成籃球拍打;可是,他不敢,他現在唯一敢做的就是仰面朝天,深深嘆息。
  「抱歉,我國語超差的說。」
  「你……到底是怎麼通過師資考核的?」關易飛惱道,連敬稱都忘了。
  「走後門,空降部隊。」莫銘毫不在意地繼續玩笑。
  「啊……呀……」關易飛轉折得相當生硬,「時間不早了,莫老師,請您高抬貴『頭』,我要走了。」
  「可我還不想走。」莫銘一把揪住關易飛的領子,並以食指指腹輕蹭對方那光潔滑嫩的頸子。
  惡寒陣陣,關易飛直接從沙發上彈跳起來,差點教莫銘直接親吻大地。
  「你,膽子不小嘛,竟敢襲擊班導!」竟然有如此不識相的東西!莫銘抬頭怒視,下半身還在沙發上,上半身已然懸空,全靠一隻左手撐著地板,模樣實在狼狽至極。
  「我……對不起啦!」跳開在一旁,明顯手腳不知該往哪裡擺放的關易飛,在班導大人的淫威下只好勉為其難地上前去攙扶。
  扮狼吃人的的色狐狸、臭狐狸、死狐狸……心裡卻罵了個千百遍。
  莫銘總算坐穩、坐正,一手撩起散至眼前的髮,一手硬是將關易飛扯坐在了自己身旁。
  「給我乖乖坐著!」語氣裡透著不耐煩,從未被傷過的自尊心頭一回慘遭滑鐵盧。
  「呃,莫老師,你、我都是男人,異性相吸、同性相斥,請原諒我剛剛,實在是控制不了我的本能。」觸電似地收回自己被綁架的手,關易飛一臉為難,「也請您千萬、一定要自重,以免拳腳無眼。」
  莫銘由上往下地死死地盯住了關易飛紅撲撲的臉,眼睛慢慢瞇成了一道縫,這是他的一種本能,捕殺獵物前最後的一秒遲疑。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