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花弄吟 > 商品詳情 狼親狽友之刁獸養成
【2.6折】狼親狽友之刁獸養成

終於開學的樂正七,滿心歡喜到荒島進行軍訓課程, 可小屁孩竟然不學好,敢跟人學打牌、賭錢! 氣得「魏叫獸」差點殺到荒島去,把死小孩揪回家打屁股…… 幸好小七仔有良心,偷偷在沙灘表白:「魏叔叔我想你。」 這下,樂得「魏叫獸」氣消不說,就連作夢也偷笑! 而好不容易通過筆試的夏威,開開心心找他和哥哥討賞, 夏威:「脫下你的褲子來,讓我來摸摸你的腰, 你的屁股白又嫩呀,好像那樹上的圓月亮……」 段和:「我找個正常人談戀愛該有多好,這死變態……」 乖寶寶楊小空,自從跟了「白蓮花」,越來越受到「汙染」, 不但蹺課跟「白蓮花」偷偷約會,還過起甜蜜蜜的同居生活。 至於從沒學好的柏為嶼,竟然膽大包天偷穿段殺的制服, 還叫囂道:「制服了不起啊?借我穿一下會死嗎?」 氣得段殺乾脆剝了他的白內褲,鎖在車裡關禁閉!

會員價:
NT$502.6折 會 員 價 NT$50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恩顧
出版日期:
2011/03/17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情債欠不得(BL)
NT$50
銷量:0
十指交扣(BL)
NT$50
銷量:10
生死予奪《下》(BL)
NT$50
銷量:7
天使降魔記(BL)
NT$50
銷量:2
生死予奪《上》(BL)
NT$50
銷量:7
霸王硬上攻(BL)
NT$50
銷量:8
北街的情趣用品店
NT$50
銷量:15
床債
NT$50
銷量:11
在劫難逃(BL)
NT$50
銷量:8
狼心難測(BL)
NT$50
銷量:11
狐入虎口(BL)
NT$50
銷量:10
娶個郎君好過年
NT$50
銷量:10
夜襲
NT$50
銷量:21
與爾共長生
NT$50
銷量:8
狼親狽友之此愛彼罰
NT$50
銷量:17
狼親狽友之逆天奪勢
NT$50
銷量:15
狼親狽友之熾戀天驕
NT$50
銷量:14
主兒的心頭肉
NT$50
銷量:21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給你幾分顏色,馬上開起染房;
給你幾分寵愛,馬上無法無天。


終於開學的樂正七,滿心歡喜到荒島進行軍訓課程,
可小屁孩竟然不學好,敢跟人學打牌、賭錢!
氣得「魏叫獸」差點殺到荒島去,把死小孩揪回家打屁股……
幸好小七仔有良心,偷偷在沙灘表白:「魏叔叔我想你。」
這下,樂得「魏叫獸」氣消不說,就連作夢也偷笑!
而好不容易通過筆試的夏威,開開心心找他和哥哥討賞,
夏威:「脫下你的褲子來,讓我來摸摸你的腰,
你的屁股白又嫩呀,好像那樹上的圓月亮……」
段和:「我找個正常人談戀愛該有多好,這死變態……」
乖寶寶楊小空,自從跟了「白蓮花」,越來越受到「汙染」,
不但蹺課跟「白蓮花」偷偷約會,還過起甜蜜蜜的同居生活。
至於從沒學好的柏為嶼,竟然膽大包天偷穿段殺的制服,
還叫囂道:「制服了不起啊?借我穿一下會死嗎?」
氣得段殺乾脆剝了他的白內褲,鎖在車裡關禁閉!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九月份開學,小朋友們個個愁雲慘霧;十個小孩,八個痛恨上課!另外,作業沒有做完,也是十分要命的事。
  杜卯扯著杜寅聲淚俱下:「哥,你幫我做作業啦,做不完姓杜的會打我啊!」
  杜寅很為難,「可是有兩本欸,你一本也沒做完,抄也來不及了……」
  「那、那、那怎麼辦?姓杜的和武叔叔馬上要回來了!」杜卯咬著筆頭,眼睛一亮,「和他說我們的作業只有一本!你分我一本不就可以了?」
  「可是……」
  「不要可是了!」杜卯奪過杜寅的作業本,「刷刷刷」寫上自己的大名,筆一丟,翹腳囂張地說:「看到沒有?杜寅,你得多用用腦子。」
  杜寅:「……」
  原本都是武甲負責檢查孩子的作業,自從杜佑山下定決心,做居家好男人之後,兒子的事他樣樣過問,武甲深深地無奈了,只能警惕地提防他動手打人。
  當晚,杜佑山翻看著兒子的作業本,笑嘻嘻地說:「寶貝,你看咱兒子的字寫得多工整!瞧瞧,果然是一代更比一代強,我像他們這麼大的時候,那字可沒這麼好看……就像……」點了點作業本封面上大剌剌的「杜卯」兩個字,哈哈大笑,「就像這字一樣,難看得要死!」
  武甲覺得自己額頭上有一滴冷汗滑落。
  杜佑山一愣,把那本作業本裡外又翻一遍,殺氣騰騰地走進孩子房裡,「哪個是杜卯?」
  杜寅看看杜卯、杜卯看看杜寅,兩人異口同聲:「我!」
  「哎呀哈!」杜佑山將菸啐到地上,操起衣架,「杜寅又死了?」
  武甲上前一步,奪過衣架擋在父子三人中間,喝斥道:「杜寅,別摻和!到我這裡來。」
  兩個孩子齊齊張開手臂撲向武甲,「武叔叔,我是杜寅,我是、我是……」
  杜佑山好笑,「哈!這回換杜卯死啦?」
  武甲攬過杜寅,拎起杜卯推出去,臉色一肅,「你少給我裝!站好,和你爸解釋怎麼回事!」
  杜卯抽抽噎噎:「我作業沒有做完,拿哥哥的作業本騙你們的……」
  「這不是重點!」杜佑山瘋狗咬人般咆哮:「你的字怎麼這麼醜?看看你哥的字,再看看你的字!狗爪都扒不出這麼難看的字!」
  武甲勸道:「算了,他還小,以後可以練的。」
  「狗屎!你就會護著他!我像他這麼大的時候,字是全班最漂亮的!不!全校比賽都是一等獎!這和年齡根本沒關係!」杜佑山吹牛不打草稿。
  「我知道,可是像你這麼優秀的人很少,你不能苛求別人也同樣優秀。」武甲平靜地看著他,喂,你剛才明明說杜卯的字像你了,別說話跟放屁一樣,放完就忘行不?
  這馬屁不動聲色地拍得杜佑山舒服極了,他不陰不陽地怪笑三聲,氣消了一大半。
  杜卯的作業等於完全沒有做,一個晚上也趕不出來,沒法子,只好讓他先去睡覺;武甲揉揉太陽穴,煩惱明天送孩子去上課,又要聽那個班主任的嘮叨。
  孩子的親爹反倒從來不把這種事放在心上,他只穿了條內褲,惡霸狀癱在床上抖著腿,一手拿遙控器、一手捏著菸,吞雲吐霧地看著電視。
  武甲在廁所裡磨磨蹭蹭地刷牙,從電視一個頻道接一個頻道地快速轉換的嘈雜聲音就能推測,杜佑山正在耐著性子等他。
  今晚又不得安寧了!
  杜佑山等得不耐煩,走到廁所裡從背後圈著他的腰,嗅了嗅他的臉,親親暱暱地說:「明天送完孩子,到倉庫來一趟。」
  武甲漱口,漫不經心地應道:「是。」
  杜佑山摸著他的腰腹,「以後別說『是』。」
  「那說什麼?」
  杜佑山咬咬他的耳朵,「說『好』。」
  「好。」武甲及時改口。
  「你看,我最近對你這麼好,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對我冷冰冰的。」杜佑山摟著武甲搖晃,「不見你對我有個笑臉,那兩個小孩真的比我還好嗎?」
  武甲覺得,杜佑山這人真是太可笑了!他不想說太多廢話,於是對著鏡子裡的杜佑山笑了一下。

  ◎             ◎             ◎

  大學的新生開學典禮,由於人數眾多,各個會議室都容納不下,便在大禮堂舉行;大禮堂原本是個巨大的電影放映廳,沒有空調,兩壁和天花板上掛滿老舊的風扇,「呼啦啦」響個不絕,依然吹不散九月初炎熱憋悶的氣流。
  講台前擺了一排紅紅綠綠的地瓜花,花叢後是更加充滿鄉土風格的主席台,一行校領導坐在主席台,校長聲嘶力竭地發表演說:「我們要培養的是,具有、創造性的、新世紀人才……」
  停頓三秒,台下的學生「啪啪啪啪」鼓掌,校記者團和校電台的閃光燈「啪嚓啪嚓」亮成一串,校長抹把汗,「現在!請校董講話!大家鼓掌!」
  禮堂裡沒有椅子,學生們席地而坐,「嘰嘰喳喳」地都是竊竊私語的聲音,樂正七坐在人群裡,抱著頭自言自語:「講夠沒有啊?媽的……」他熱得滿頭冒汗,汗水順著脊樑往下流,將T恤都浸濕了。
  魏南河在禮堂的窗外走來走去,他自然是沒法在黑壓壓的人群裡看到他家孩子,只能站在陽光下,旁聽校領導沒完沒了的演說。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我們上學,為的是什麼?為的是!學好知識……」這都是些什麼廢話啊!校董也很痛苦,他的演說稿是秘書寫的,寫的是什麼垃圾?厚厚一疊紙,好像永遠都唸不完了!「我們來說說第三點的第二小點……」
  樂正七拉起T恤擦擦臉上的汗,掏出手機玩遊戲。
  「……剛才,我們說的是第三點的第二小點的A點……現在!我們說……咳,剛才那個是大A,現在我們說大A點的小a點……」校董快哭了,什麼時候能唸完啊?我想回家!
  魏南河杵在將近四十度的室外,汗如雨下,他扯鬆領帶,抹一把滿臉的汗,氣得快要吐血,操啊!說夠沒有?我家孩子中暑了我和你沒完!
  樂正七老僧入定狀,幾乎麻木了,專心玩遊戲。
  一個上午過去了,開學典禮還在死氣沉沉地進行中,最後一個校領導儼然餓得不想多動彈嘴皮子,「我就說三句話,為強健體魄、鍛煉意志,新生軍訓時間,由一個月延長為兩個月,明天早上八點,準時在操場集合,有鐵皮卡車把你們運到碼頭,我們坐船到島上練兵基地!這是全封閉式軍訓,食宿全包,大家就不用帶錢了,帶了錢也沒地方買東西!給大家一天時間準備,除了生活用品以外,什麼都不許帶!撲克牌、零食、遊戲機等東西,被教官看到一律沒收!今天就到這裡,解散!」
  禮堂裡「轟」地鬧開了,學生們個個叫苦連天,樂正七無知地旁顧左右痛不欲生的同學們,不解,荒島軍訓多好玩,你們不喜歡嗎?
  魏南河愕然,有沒搞錯?兩個月的全封閉軍訓?瘋了吧?

  ◎               ◎               ◎

  武甲一大早送孩子去學校上課,被杜卯的班主任逮住,好一頓說教,什麼「孩子的學習習慣,是需要家長配合教育的;孩子的性格脾氣,是需要家長潛移默化的」,呱啦呱啦,沒完沒了。
  沒錯,老師說的都是真理,可武甲想想杜佑山那副仗勢欺人、喜怒無常的德性,搖搖頭,第一次體會到,後天努力相對於先天遺傳來說,真的太微不足道了!杜卯怎麼教育都不起作用,註定會發展成杜佑山第二。
  這是一個慘絕人寰的悲劇!武甲哭笑不得地重歎一聲,出了學校,開車去倉庫。
  杜佑山的倉庫在郊區,放眼望去是一片高高的圍牆,圍牆內圈養一批惡狗和荷槍實彈的保安;再往內又是一堵矮圍牆,拉了電網,電網以內有裡三層、外三層的保安,輪流巡邏著幾棟很不起眼的矮平房。
  杜佑山手上的稀世珍寶與魏南河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單純說他是文化漢奸其實挺冤枉,這個人極度矛盾,喜怒無常、好惡模糊,不像魏南河那麼有原則;魏南河是鐵公雞,只進不出,杜佑山則是以藏養藏,到手一件文物之前會精打細算一番,賣出去一件,必然會用這筆錢賺回來十件!故而十幾年下來,這些平房裡面的東西,抵得上五間博物館裡的珍藏。
  幾扇鐵門在武甲的車前逐層打開,又在車子後面一層、一層闔上,杜佑山站在平房前,笑著朝他招了招手,「來,給你看好東西。」
  武甲將車斜停在樹下,下車問道:「你又弄到什麼東西了?」
  「你看了就知道。」杜佑山走在前面,一路有保安幫他把鐵門打開;這平房從外面看,普通至極,但裡面全是鋼鐵結構,包含十幾間倉庫,每間倉庫至少配兩扇全壁鐵門。
  一間倉庫前,巨大的鐵門緩緩開啟,刺耳的聲音刮著耳膜,武甲從縫隙中看到了,那不久前還擱在墓裡的沉香木棺,如今,它被一個玻璃罩罩住,四面的燈光直直照在上面,棺木紋路清晰可見。
  武甲愣了許久,鐵門全打開了,杜佑山幾步走近玻璃罩,眼神戲謔,「我根據你的描述,沒有沿墓道走,雇人直接從山的正面炸進墓裡,有你先探過路,把這玩意兒抬出來並不費勁。」
  武甲走過去扶著玻璃罩,默默地看著那天價的木棺,棺裡的屍骨和銅鏡都不見了。
  他之所以向杜佑山如實彙報唐墓的情況,一方面認定進墓太艱難,他們又把洞口堵起來了,再進去的可能性為零,況且這件棺材笨重巨大,根本不可能通過狹窄的石縫;另一方面,則是單純地以為棺材這種東西,杜佑山好歹忌諱些,不會去動它;哪料,他還是低估了杜佑山的無下限人品。
  「放心,連著那半塊銅鏡給她一起就地埋了。」杜佑山繞過木棺,一拍牆上的開關,玻璃罩裡的燈全亮起來,
  武甲淺淺地皺了眉,悶氣堵在胸口,他動了動嘴唇,冷然道:「杜老闆,我勸過你好幾回了,請給杜卯和杜寅積一點陰德。」說完,轉頭出了倉庫。

  ◎             ◎             ◎

  「我要去軍訓了!耶耶耶!」樂正七從學校回來,興奮得形象全無,滿屋子亂跑;T恤、內褲、毛巾、牙刷、拖鞋……怎麼有這麼多東西要準備?
  魏南河苦笑,「乖,先吃飯,吃完我幫你準備。」
  樂正七樂不可支地應了聲,跑過來摟著魏南河,「要不要帶被子?」
  「這麼熱的天,帶被子幹什麼?」
  「晚上睡覺沒有空調嗎?」
  「你作夢!有風扇就不錯了!」魏南河敲敲小孩的腦袋,拉著他的手往樓下走,「我和你說了那麼多不能做的事,你都記得了嗎?」
  樂正七心不在焉地答道:「記得。」
  「一定要記得!管住你的嘴和手!」魏南河威脅:「吃了什麼不該吃的、幹了什麼不該幹的,嚇到同學,你就別想軍訓了,立刻會被送回來。」
  樂正七堅定地點頭,「嗯!保證管住自己!」
  兩個人沒有分開過兩個月這麼長的時間,樂正七還沒有走,魏南河就已經掛心得茶飯不思,他回頭看小孩一眼,停住了腳步,「這麼高興?」
  「是啊!哈哈。」樂正七傻笑。
  魏南河剛得知這消息時,還尋思著給小孩開個假病歷推掉軍訓呢!還是不用了,要是真這麼做,樂正七非和他拚命!
  楊小空恰巧經過樓梯口,仰頭看著他們兩人,「小七,什麼事這麼高興?」
  「我要去軍訓了!」樂正七三步併作兩步蹦下樓,「軍訓好玩吧?」
  楊小空搖頭,「一點都不好玩。」
  樂正七不信,「騙人……」
  楊小空一笑,「你自己去體會就知道了。」說完,看向魏南河,「魏師兄,你和省博物院的人很熟嗎?」
  魏南河不知他為何突然這麼問,於是照實說:「挺熟的,什麼事?」
  「省博物院裡那些很少拿出來展覽的東西,你都看過嗎?」楊小空追問。
  「看過,有什麼不妥嗎?」
  「沒,以前我總認定,博物院裡的東西,都是正兒八經的老貨。」楊小空幾步走上台階,遞給魏南河一本博物院年展的宣傳,「今天去看了一下,有點奇怪。」
  魏南河乾笑兩聲,「你這是什麼話?說得好像這些東西,不是正兒八經的老貨。」
  楊小空有些猶豫,手指著宣傳冊內頁的一把康熙描金粉彩茶壺,「你確定?」
  魏南河面上的笑意淺了,「小空,你到底想說什麼?」
  博物院裡的東西,確實有不少備份,真東西運到外地展出,一次、兩次可以在運輸過程和展廳安全上多留意,次數多了,難保不出意外,尤其是托運去海外展覽,且不說遺失這種重大失誤,只稍微磕碰一下,都是要人命的!做一個以假亂真的仿品比投保險划算得多,而且一勞永逸,那些備份有一部份是出自工瓷坊,肉眼看不出、碳十四鑒定不了,來個全球巡迴展都萬無一失,讓外行看熱鬧,內行也看不出什麼門道。
  楊小空心虛氣短地說:「魏師兄,我沒什麼意思……我只是趁保安不注意,爬到防護欄裡摸了摸,覺得不大對勁。」
  「哪裡不對勁了?」
  楊小空撓頭,「說不上來。」
  魏南河把宣傳冊還給他,「我瞧你挺穩重的,什麼時候變得像為嶼和小七一樣毛手毛腳?以後別亂摸,摸碎了,賣掉你都賠不起。」
  樂正七重複:「賣掉你都賠不起!」
  「魏師兄……」楊小空侷促地低下頭,「段和是不是可以隨時進你的地下室參觀?」
  「那不是參觀,是研究學習,他有課題要做。」魏南河糾正。
  楊小空試探性地問:「地下室也能對我開放嗎?」
  魏南河頓了頓,失笑,「怎麼,你也要研究學習?」
  楊小空煞有介事地點頭。
  樂正七用胳膊肘頂他,危言聳聽:「你別!魏叫獸小氣得要死,你給他弄壞什麼,他會打你的!連我他都不讓隨便進,我才懶得進呢,呸!」
  魏南河喝斥:「樂正七,你說我壞話能不能躲遠點說?」
  「我什麼都不會弄壞的,我保證!」楊小空眼巴巴地看著魏南河。
  魏南河若有所思地點了頭,「行,我有空給你打串新鑰匙,你小心一點,少了什麼或摔了什麼……」他又想了想,拍拍楊小空的肩,「就算賣了你賠不起,我也會把你賣掉的。」

  ◎             ◎             ◎

  第二天出門,樂正七肩上一個大包,魏南河手上兩個大包,樂正七不滿地嚷嚷:「那一袋不要了!老師說不能帶零食。」
  魏南河把旅行包丟進車子後車廂,「我說了算!」
  樂正七白眼,「你剛才還說,一切聽老師的。」
  魏南河面不改色,「我不在的時候聽老師的,我在的時候,天王老子也要聽我的。」
  樂正七咬了一下嘴唇,「你真專制。」
  魏南河不理他,扭頭喚道:「小空,我們要走了!」
  「來了、來了!」楊小空搭順風車一起去院裡上課,聽到喊聲忙跑出來,搭上吉普車後座,回頭一看後車廂,「呵,帶什麼帶了這麼多?小七的腰會被壓彎的。」
  樂正七氣鼓鼓的,「不知道!」
  美術學院在校區最角落,所以先送樂正七去操場;校操場密密麻麻地站滿了學生,喧鬧不止,各系帶隊老師拿著喇叭,哇啦啦地喊人,魏南河開車在場外蹓躂一圈,放眼望去人頭鑽動,真不知道怎麼找文博系的集合點。
  資訊技術學院的輔導員喊得聲音嘶啞:「信技院的,到這裡排隊!信技院……信技院……」
  農學院的帶隊輔導員是個女的,舉著手揮舞吶喊:「農學院!農學院!植物站我這裡,動物站在植物後面……」
  樂正七噗嗤樂了,「挺有趣。」
  操場外停著一排向部隊借的鐵皮卡車,後斗上沒有座位,純粹是運送貨物用的,先集合完畢,清點好人數的院系,由輔導員率領學生爬上卡車,像運豬仔似的運走了。
  樂正七歡樂得手舞足蹈,「真好玩!」
  楊小空年年都能看到這一齣,感覺不到有什麼好玩;魏南河搖頭,鄉下孩子進城就是這樣,看到什麼都好玩。
  好不容易找到文博系的集合點,樂正七扯扯魏南河,「你看,別人都沒有帶這麼多行李,我居然有三個包!」
  「別人、別人,你過好你自己的日子,一不偷、二不搶,管別人那麼多幹什麼?」
  「可是、可是,女孩子們也只帶一個包……」樂正七一把抱住魏南河的腰,「我也只帶一個嘛!牛奶什麼的不帶了!別人會取笑我婆婆媽媽的!」
  魏南河不怒自威,「誰敢取笑你?你告訴我!」
  楊小空插嘴:「魏師兄,你由小七去吧!他不小了,得學著照顧好自己。」
  魏南河沉默片刻,下車打開後車廂,一陣搗鼓,拆開一箱牛奶,往旅行袋裡硬塞進去,「那就帶兩個包,不能再少了。」
  樂正七拽著旅行包背帶,勉強答應了:「好吧!」
  「牛奶每天晚上喝一杯,手機記得充電,我給你打電話一定要接;喔,還有,我問過了,那島上有一家小店舖,你餓了就買點東西吃,軍訓規定不許買零食,你偷偷買,別被其他同學看到……」魏南河嘮叨個沒完,彎下腰提包。
  樂正七擋住他,「別人都沒有家長送,更沒有家長幫提包的!」
  「又是別人!」魏南河正要發作,看到樂正七哀求的眼神,只好忍氣吞聲地囑咐:「好好好,你的包太重,有認識新朋友的話,叫他們幫你提。」
  樂正七有一句、沒一句地聽著,隨口應:「喔、喔。」
  楊小空無奈,魏師兄,你家孩子是孩子,別人家孩子就不是孩子了?
  歷史系的集合點就在旁邊,樂正七把行李包隨地一放,便被崔顰招呼走了,魏南河向帶隊輔導員要了手機號碼回來,四下打轉也找不到他家小孩,只找到兩個行李包,氣壞了,東西就丟在這裡,不怕別人偷走嗎,啊?不懂事的傢伙!
  樂正七扛了一個提包,顛兒顛兒跑回來,傻乎乎地笑,「小顰多帶了一個包,我幫她背一個。」
  魏南河吐血三升,你這欠操的死小孩!要不是在外頭,我非揍你!我心疼你,你他媽跑去心疼別人!

  ◎             ◎             ◎

  送走樂正七,魏南河把楊小空送到系裡,然後一看時間,十點鐘他有一堂講座,現在時間還早,於是調轉車,去青教樓找段和談談課題。
  段和家那隻倒楣的假道士,已經被鎖在家裡半個月沒有出門了,看到客人異常興奮,人來瘋狀端茶遞水,段和溫和地笑著說:「夏威,不需要麻煩你,你到裡面那間房間,去做歷年考題吧。」
  「我能休息、休息嗎?」夏威揪著衣角。
  「你從起床到現在只讀了十五分鐘,想休息多久?」段和的笑容中隱現殺氣。
  夏威垂頭喪氣地拎上書本,夾住尾巴躲裡屋去了。
  魏南河表示抱歉:「真不好意思,打攪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