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花弄吟 > 商品詳情 南街的糧油雜貨店
【2.6折】南街的糧油雜貨店

花弄吟FW036

會員價:
NT502.6折 會 員 價 NT50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冷扇
出版日期:
2011/01/20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床債
NT50
銷量:11
狐假虎威
NT50
銷量:17
拔毛鐵公雞
NT50
銷量:22
主兒的心頭肉
NT50
銷量:19
狼親狽友之熾戀天驕
NT50
銷量:14
狼親狽友之逆天奪勢
NT50
銷量:15
狼親狽友之此愛彼罰
NT50
銷量:17
與爾共長生
NT50
銷量:8
狼親狽友之危情四伏
NT50
銷量:16
北街的情趣用品店
NT50
銷量:15
狼親狽友之風雲突變
NT50
銷量:12
老師請自重
NT50
銷量:18
狼親狽友之刁獸養成
NT50
銷量:19
莫笑我胡為
NT50
銷量:14
南街的糧油雜貨店
NT50
銷量:26
夜襲
NT50
銷量:21
娶個郎君好過年
NT50
銷量:10
天賜良夫
NT50
銷量:29
仗勢欺君
NT50
銷量:1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3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4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45

最真的情,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最深的愛,只為一人,非你不可。

堂堂天瑞財團的第一兼唯一繼承人,美男李天睿,
最擅長扮演的角色是紈褲子弟、最喜歡做的事是揮霍散財,
經常榮登娛樂版頭條的他,其實想愛的人竟然是……男人!
而且挑剔的他,非冷酷冰山臉不愛、非健壯田字腹肌猛男不要!
可面對眾位長老爺爺們的威逼利誘,為了維持優渥的「米蟲」生活,
李天睿不得已,只好搬到傳說中的養老社區,南街北街。
可他李大少爺,四體不勤、五穀不分,要他自立自強?
恐怕不用一天,就先把房子給拆了、把自己給餓死了!
幸虧有康石斧這貼心雜貨店老闆,為免他餓死、冷死,
三更半夜幫這大少爺開瓦斯、放熱水;就連情傷買醉,
都得要康石斧送酒陪喝,最後連自己的肉體都送上門,
陪大少爺從沙發滾到床單……讓康石斧不禁感嘆,
有沒有這麼貼心的「到府服務」啊?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這是一個奇異的社區。
  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裡,它佔地千坪,卻只建了兩棟高樓,規劃成精品房出售,其餘的空地居然全移作綠化之用,社區公園設計得跟富豪們的後花園一樣,特色花木琳琅滿目,爭奇鬥豔。
  明明是一棟居南、一棟居北的兩棟二十幾層樓高的大廈,開發商的幕後老闆,硬是將兩棟樓取名為「南街」和「北街」,因此,這個社區也取名為「南街北街」。
  「南街北街」建立在十幾年前,當第一批社區住戶搬入後,被「南街北街」優良的基礎設置建設深深吸引,近幾十年來,少有搬出去的住戶。
  大樓在最初的規劃上,一樓並沒有規劃住宅,而是設計為店舖門面,可是不知道是工程師看錯圖紙,還是設計師不小心畫錯了圖;總之到最後,一樓原本應該商家林立的店舖街,最後只有一個門面。
  南街底下的店舖主人,是第一批搬進來的住戶之一,姓康,是一對從鄉下上來的老實夫婦,搬進來之後,就在「南街」的一樓開了一家糧油雜貨店,隨著時間的遷移,雜貨店賣的東西也不像當初那麼單調,不只是簡單的零食和糧食副食品,而是慢慢變得像一般超商那般,該有的東西都有。
  雜貨店日漸多元化,還兼送瓦斯,「南街北街」的居民也適應了沒米、沒油、沒瓦斯時,只要一通電話,店主便送貨上門的生活。
  康氏夫婦的年紀漸長,本來想收了雜貨店回鄉下養老,可是一起住了幾十年的老主顧們,說什麼都捨不得,最後在雙方人馬的商討下,雜貨店由康氏夫婦的養子繼任,繼續經營,也了了大樓上百住戶的一件心頭大事。
  說來奇怪,明明「南街」的雜貨店生意好到爆棚,北街一樓的店舖卻一直沒有人經營,直到幾個月前,一個虎背熊腰、長得一副黑社會大哥的男人,買下那個店面,開始經營一家……情趣用品店!
  「南街北街」的居民,日子過得順風順水,近來接掌南街糧油雜貨店的康石斧,日子卻不好過。
  為了感謝康氏夫婦的養育之恩,康石斧在一年前毅然決然的,放棄自己從事多年的工作,從康氏夫婦手裡接過了這家糧油雜貨店,繼續經營。
  沒幾個月,康石斧就適應了「南街北街」的生活,也漸漸地喜歡上了這個安靜平和的社區,但是,最近他的日子卻不好過,原因應該從幾個月前,深夜的那通電話講起。
  兩個月前,深夜。
  康石斧已經算完帳,在進行店舖最後的收尾工作了,但在康氏糧油雜貨店的大門,正要闔攏的那一瞬間,店裡的電話響了。
  鈴鈴……鈴鈴……
  「你好,這裡是南街康氏雜貨店,請問你有什麼需要?」
  社區大樓上住的不少是老人家,雖然已經過了營業時間,康石斧還是接起了電話,聲音低沉不帶任何感情,就跟他那張一成不變的酷臉一樣。
  「嗯……好的,小袋裝的優質白米一袋……嗯……南街十八層、三O六室……嗯,馬上送到。」
  掛了電話、披上外套,一手拎起一袋二十斤裝的白米,康石斧拿著抄下來的位址,虛掩店舖的大門後,就進了大樓電梯。
  剛剛電話裡是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南街北街的住戶,康石斧基本上都熟悉了,但這個男人的聲音他沒有聽過,應該是新搬進來的,而且這個時間還打電話買米,肯定是個夜貓子。
  看著節節攀升的電梯指示燈,康石斧感應到了什麼,直覺認為這可能是一趟麻煩之旅;希望能速戰速決,不要出亂子,可以早些回去休息。

  ◎             ◎             ◎

  李天睿,台灣第一財團,瑞天集團的第一順位繼承人,更準確的說是,「前」第一順位繼承人。
  因為這個極有可能成為全台灣最富有的男人,在二十四小時前被剝奪了繼承權,而且被「趕」出了李家在陽明山上的豪宅,並被喝令必須搬到一個叫「南街北街」的社區,休、養、生、息。
  絕大部份原因,出在李天睿過於放蕩的夜生活,和永無止盡的花邊新聞上,在勸告無效後,長老們終於知道,言教已經是無效的了,必須採取「特殊行動」。
  所以,李天睿就被「發配」到南街北街。
  本來李天睿也奇怪,長老們怎麼沒把他發配到一處深山老林裡,居然讓他留在五光十色的S市?在踏進「南街北街」的時候,李天睿明白了。
  因為這裡根本就是個老人社區!從社區大門到社區大樓,李天睿起碼遇見了十幾個,年紀超過七十歲的老人家,這可能比他去年一整年看見的老人總數還多。
  但是人家長老說了,要是他敢擅自搬出「南街北街」,就斷絕他的經濟支援。
  靠!這對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李大少爺來說,可是天一樣的打擊,為了維持可以繼續揮霍無度的豪門生活,李天睿強迫自己淡定,勉強接受自己必須和一群老人家共同生活的事實;其實這也沒什麼嘛!反正他過他的夜生活,那些個老人家,就做他們老人家的事情。
  如果為了一個住的地方跟長老們鬧翻,必須自己出門掙錢養活自己,那是傻瓜才會幹的事情!
  「少爺,真的不要老奴陪你?老奴不放心你一個人住在這裡。」在李家生活了六十年,當了四十年管家的李立保,偷偷地拿手帕擦拭著眼角的淚水,「老太爺們這次也太狠心了,剝奪了少爺的繼承權也就算了,怎麼可以把少爺趕出家門?讓少爺一個人搬出來住,沒有老奴的照顧,少爺……少爺,老奴還是留下來陪你吧,老奴實在不放心!」
  傳說,李家祖上是清代皇宮裡的貴族,跟慈禧太后關係匪淺,後來李家舉家遷徙到了台灣,那些個僕人們也一起過來,免於戰火之苦。
  老一輩的李家,階級制度相當分明,雖然後來觀念開放了,但凡是受了李家一輩子照顧的僕人們,依舊忠心耿耿,一些舊時代的用語也隨之保留下來。
  「好了,立保叔,我沒事的,爺爺們剝奪了我的繼承權,我反倒輕鬆很多,這樣他們就不會對我管東管西的,說什麼我放浪形骸、影響李家形象之類的;再說,要是立保叔離開了大宅,留在這裡,那爺爺們怎麼辦?他們才是最需要立保叔的照顧的人。」李天睿一邊欣賞著自己努力一天的成果,一邊安慰著老淚縱橫的老管家。
  李天睿雖然不喜歡這個社區,但是既然決定要在這裡住下來,對居住環境還是很有少爺脾氣的。
  今天是入住的第一天,他已經徹徹底底地將整個房間改頭換面,房間裡的傢俱擺設,大到臥室裡的床、客廳的沙發,小到櫃子上的花瓶、水杯,都是李天睿今天剛添購新置的,以前的那些舊傢俱,恐怕早就被垃圾車回收去了。
  李管家訓練出來的那些下人們真是能幹,一天的工夫,就把整個屋子整理好了!李天睿滿意地看著客廳裡的紅色沙發,暗自點頭讚許。
  「少爺,你放心,我回去後一定勸老爺們收回成命,他們就你一個孫子,再狠心也不會丟下你不管的,少爺,再過不久,你一定馬上就可以回大宅的。」李管家堅定地說,眼裡全是對小主子的忠心耿耿。
  「好了、好了,立保叔,我知道了,我知道你對我最好了,你快回去吧,你看天色這麼晚了,爺爺們要是晚上沒看到你,估計會睡不著了。」李天睿替李立保打開房門,看著李管家一步三回頭的走進電梯。
  「少爺……少爺,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老奴、老奴明天就來看你。」
  看著電梯關起來的門,李天睿長吁一口氣,李管家什麼都好,就是太拿自己當孩子看,好歹他也是個二十五歲的成年人了,卻還是一副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掉了的模樣,看得李天睿好氣又好笑。
  其實,也不怪李立保小題大作,李家本是大家族,各門各房都枝葉繁茂的,光是李天睿爺爺那輩,男丁就有十四個,現在還在世的也還有六個。
  可不知道為什麼,偏偏到了李天睿爸爸那輩,李家開始人丁凋零,男子只有三人,女子也只有七人而已;到了李天睿這一輩,居然就只有他一個光桿司令了。
  所以李天睿從小集李家萬千寵愛於一身,吃的、用的都是頂級的,家裡起碼是十幾個僕人伺候他一個,出門隨時都跟著四、五個保鏢,就怕李家這根獨苗斷了,可怎麼辦?
  看來,這次李天睿真的是做了天大的錯事,才會惹惱了那些疼他、愛他都來不及的爺爺們。
  李天睿終於送走了李管家,隨手一甩把門關上,嘴裡大喊一聲:「喔耶!」整個人以一種飛撲的姿勢,趴在紅色的真皮沙發上,回想著今天爺爺們的表情,李天睿越想越好笑,忍不住地「噗哧」出聲,在沙發上打起滾來。
  今天早上的早飯時間,李家老老小小都坐在餐桌上;李家的家規規定,晚餐可以不回來吃,但早餐必須每個人都到,六個爺爺齊齊地坐在上位,被下人們服侍著。
  「爺爺,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和其他爺爺們。」李天睿難得昨天晚上沒有出去鬼混,精神奕奕的出現在飯桌前。
  李天睿的親爺爺,李興峰,看著唯一的孫子,雖然從來就教小輩們「食不言、寢不語」,可就是對這個寶貝孫子沒有辦法。
  「嗯,說吧。」只要不是想娶酒家女什麼的,都可以……
  「爺爺,我是同性戀,就是只喜歡男人、不喜歡女人的那種。」
  「什麼?」六個爺爺皆睜大了眼睛,懷疑眼前這個他們疼了二十五年的寶貝孫子,是不是本人,還是被外星人掉包了?
  李天睿等的就是這一刻,他的這些爺爺們,從小到大都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頂多他的花邊新聞太多的時候,吹鬍子瞪眼睛幾下,要看他們出醜,實在太難了!
  呵呵,不能笑出來,絕對不能笑出來!李天睿壓抑著爆笑的衝動,一邊裝出愁苦的表情。
  「可是……可是,你以前的那些緋聞對象不都是女演員、女模特兒什麼的?」李興峰最先回過神來,手裡的湯匙早在不知不覺中摔落地上,一旁的僕人們訓練有素地馬上清理乾淨,奉上新的。
  「那些都是為了模糊群眾的視線,才故意跟她們裝出親近的模樣,但是現在不可以了,我有喜歡的人了。」李天睿覺得今天的稀飯、油條好像特別好吃,特別是有爺爺們的精彩演出當小菜。
  「你、你的意思是,那個人是……男人?」李家爺爺不可置信地說。
  「是的,爺爺,你真聰明。」李天睿甚至調皮地朝爺爺們眨眼睛。
  「噹!」這下子,爺爺們手裡的湯匙,齊齊掉在地上,好在李家爺爺們身體向來很好,沒有一個被嚇出心臟病來,可是家庭革命卻由此開始……

  ◎             ◎             ◎

  李天睿躺在沙發上,回想著爺爺們逗趣的表情,看時間,已經快到跟他的「阿娜答」電話連線的時候了,他已經一天沒有跟他聯絡了!馬上撥通愛的號碼,可是在「嘟嘟」幾聲後,傳來平板的機械女聲。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請在嘟聲後留言;嘟……」
  李天睿皺著眉頭掛上電話,怎麼會沒有人接聽?一定是他洗澡去了!
  把手機捧在心口處,李天睿忍不住開始幻想起,愛人在水幕下的裸體,結實的肌肉上,掛著點點水珠,黝黑的皮膚在浴室昏黃的燈光下,閃閃發亮,寬闊的胸膛、平坦的小腹、塊壘分明的肌肉、結實的雙腿,還有雙腿之間幽暗的森林……
  李天睿羞紅了臉,反趴在沙發上,把熱得可以煎蛋的臉,埋在真皮沙發裡,時不時的傳出幾聲淫蕩的笑聲。
  李天睿第一次知道自己喜歡的是男生,是在國小六年級的時候;那個時候,李天睿每天下課後,都會被送到跆拳道名師那裡學習跆拳道,一是強身健體,另一個則是為了防備宵小,畢竟他的身分太招搖。
  教他跆拳道的老師曾經是一名國手,後來退休當了教練,三十幾歲,身型相當高大,胸肌和腹部的肌肉練得跟健美先生似的,把道服撐得鼓鼓的,而且跆拳道老師長得一般,也不喜歡笑,看起來很嚴肅,不認識他的人,還會以為是外面的黑道大哥。
  李天睿在那一陣子,不知道是瘋狂的迷上了跆拳道,還是瘋狂的迷上了跆拳道老師,每天都會早早的去道場練習,自己沒有辦法跟老師對打,就看老師跟其他的人對打;在某一次的對打練習中,跆拳道老師的道服被對手拉開,露出赤裸的胸膛,因用力而奮起的肌肉、咖啡色的乳暈……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