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十八歲的初夜《下》
【4.6折】十八歲的初夜《下》

林小西,十八姑娘一朵花,青春無敵正風光, 偏偏碰上高逸這個不解風情的壞男人, 和他燉碗湯,卻燉到床上,完事後還不忘餵她吃事後避孕藥! 嗚嗚,她不依啦!既然這男人這麼無情無義、沒血沒淚, 氣得她只好帶著溫柔的白面小書生,再次當「浮屍」, 然後徹底忘了那難追又難愛的冷酷壞高逸;可沒想到, 她的浮屍還沒下水多久,又被高逸這位「偽救生員」給撈上岸。 討厭、討厭!明明決定不要再愛他了, 可見到他英俊臉龐上的憔悴神傷,她就控制不住自己, 為他的溫柔心折、為他的消瘦心疼。 尤其是當這壞心的男人使出「苦肉計」時, 聰明如她,卻也忍不住再次為他獻上自己的一顆芳心!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姚瓔
出版日期:
2011/01/20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戀你掏心掏肺,開到荼蘼,奉獻青春給你不悔;
為妳傾盡一切,粉身碎骨,也要證明愛妳不變。


林小西,十八姑娘一朵花,青春無敵正風光,
偏偏碰上高逸這個不解風情的壞男人,
和他燉碗湯,卻燉到床上,完事後還不忘餵她吃事後避孕藥!
嗚嗚,她不依啦!既然這男人這麼無情無義、沒血沒淚,
氣得她只好帶著溫柔的白面小書生,再次當「浮屍」,
然後徹底忘了那難追又難愛的冷酷壞高逸;可沒想到,
她的浮屍還沒下水多久,又被高逸這位「偽救生員」給撈上岸。
討厭、討厭!明明決定不要再愛他了,
可見到他英俊臉龐上的憔悴神傷,她就控制不住自己,
為他的溫柔心折、為他的消瘦心疼。
尤其是當這壞心的男人使出「苦肉計」時,
聰明如她,卻也忍不住再次為他獻上自己的一顆芳心!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繾綣致死,這場淋漓盡致的歡愛;歡愛,究竟是求歡還是求愛?林小西不知道,她只知道,她求愛不成轉而求歡,這場歡愛傷筋動骨,令她元氣大傷。
  午後的陽光透過窗紗照在床上,將林小西光裸的身體,照耀得如同一尾月白色的魚,她靜臥著,任憑光線在她身上留下斑駁的影子。
  她側著頭向裡,聽見高逸站起身來,也聽見他窸窸窣窣穿衣服的聲音,恍惚間她好像聽見高逸對她說:「我出去了……」她也沒有吭聲,也許是不再期望了吧?她竟也不覺得失望。
  她睜著眼,看著飄著窗紗的窗戶,手握住裹著身體的被單,半晌,她鬆開了手,手心裡是自己的指甲痕;窗外的玉蘭花開得正歡,空氣裡滿是清香,林小西聞著醉人的芳香,將被單拉過頭頂,蒙住了頭,被單下,傳來了瑟瑟的抖動聲。
  臥室的門輕輕開了,又悄悄地關上,林小西猛地將被單掀起,露出了她滿臉悽惶的神色,她光著腳跑到窗台邊,等待了半晌才看到,高逸高大的身影在樓下出現,她看著他跨上摩托車,發動了車子,逐漸消失在她的視野中。
  林小西躲在窗簾後,用窗簾包裹住自己,酸澀痛楚的感覺從心底泛上,一直湧到了喉頭,連鼻腔都酸了,她扁扁嘴,終於還是無聲地哭了。
  廚房裡傳來了鴨子燉好後的香氣,聽著廚房裡砂鍋「咕嘟咕嘟」的聲音,林小西一動不動,但一會兒後,她裹著浴巾、穿著拖鞋走到廚房,砂鍋裡的湯早就溢了出來,灶台上一片狼籍,林小西連忙跳著腳把火關掉,再晚一些,可能就釀成火警了。
  林小西找來一塊布,把砂鍋的蓋子打開,裡面的鴨子湯只剩下小半鍋了;林小西咬著唇看了一會兒,去找出個保溫杯來,小心翼翼地將湯倒入保溫杯中,她細心地將杯蓋蓋好,放在瓦斯爐邊,轉身想回房去穿好衣服,不管怎樣,她不能放著彎彎不管。
  就在她轉身的時候,聽見客廳的門開了,高逸推門而入,兩人視線對視,林小西愣怔住了,「你不是走了嗎?」林小西困難地問著高逸。
  高逸沒說話,只是上前兩步走到林小西跟前,他伸出手,把手中的一盒藥遞給她,「把它吃下去……」
  林小西低頭一看,「毓婷……這是什麼?」林小西拿著藥細細端詳,總算看清了盒蓋上,細小的說明字體,「事後避孕藥」,林小西的臉色一白,但沒說話,只是順從地接過了藥盒。
  高逸轉身想為林小西倒杯水來,但林小西早已經撕開藥盒,拿出一顆藥丸,放在嘴裡,也不用水,乾咽了下去。
  「妳……」高逸看著快速將藥丸吞下的林小西,有些錯愕。
  林小西抬起眼來,對他說:「這下你放心了吧?」說著,她繞過高逸準備去臥室。
  經過高逸的身邊時,高逸拉住了林小西的手臂,對她說:「小西,我……」
  林小西站住了,她沒有看高逸,只是沙啞著聲音說:「我要去給彎彎送湯,你不用說了,我都明白的。」說著,不露痕跡地甩開高逸的手;高逸的手空了,他垂下眼,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林小西木然地穿好衣服,再出來的時候,高逸依舊在廚房站著,林小西也不說話,拿了保溫杯要走。
  高逸開口了:「我送妳過去吧?」林小西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兩人出了房間,到了樓下,林小西坐上高逸的摩托車,卻只是用手抓住車座的護欄,並不抱住高逸的腰,她低垂著頭,神色淡漠。
  高逸直著身子,等待了半晌,腰間並沒有如往常那樣,有一雙細瘦的胳膊圍住他,他在心裡暗歎了一聲,不知道在惋惜什麼,他發動了車子,車子向前騎去,盡量不讓車子有個猛衝,讓車後座的人不舒服。
  到了醫院門口,林小西下了車,高逸抬眼看她,林小西卻低垂著眼,兩人沉默的時間太長了,卻沒人要走。
  總要有個了斷吧?林小西躊躇了半晌,在心裡下了決心,她的眼睛望著地上,長髮垂落,高逸看得出林小西在強自忍耐著什麼。
  「我……你……以後別來看我了……」林小西細弱的聲音從頭髮間逸出。
  高逸沒有說話。
  「不要再來了,我們不要再見面了,」林小西繼續說著:「就這樣吧……」林小西咬著唇,她的聲音顫抖,卻還是堅定地把話說完。
  高逸依舊沉默,林小西說完話,見高逸還不走,她將臉轉過一邊,催促他說:「你走吧,彎彎我一個人照顧就可以了……總之,謝謝你……」
  高逸的腿撐在地上,安全帽掩蓋了他的臉,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半晌,林小西聽見他的聲音:「真的不用我幫忙了嗎?」林小西拚命搖頭,高逸掀起安全帽,正要和林小西說什麼,前面有個指揮交通的老頭,過來指著高逸說:「先生,別阻礙交通秩序,這裡不能停車……」
  高逸答應了一聲,回身正想再找林小西,卻看見她已經朝著醫院的內門走去了,「小西、小西!」高逸呼喚了兩聲,但聲音小得連他自己都聽不清,只能眼睜睜看著林小西的身影消失。
  病房內,林小西細心餵著彎彎吃東西,「嗯,這個湯頭倒不錯,就是濃了點……」彎彎喝著湯,一邊說道:「林小西,這湯真是妳熬的?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我看,是高警官替妳燉的吧?咦,高警官呢?」她四下尋找著高逸的影子。
  林小西沒有說話,她沒有停下手中的餵食動作、沒有理會彎彎,卻突然說了一句:「彎彎,我們回學校上課吧?」
  「啊?」這下輪到彎彎錯愕了,「林小西,妳錯亂了吧?回學校上課?我們不是說好不再踏進學校一步嗎?妳忘記那個老師,整天看我們不順眼,一直骨頭裡挑刺嗎?尤其是對妳態度惡劣,妳不是發誓說再也不當他的學生了嗎?不行,妳不太對勁,我得打電話給高警官,問他是不是他施了什麼法術,讓妳乖乖聽話去上學?」
  林小西笑了笑,只覺得心裡有股鈍痛,無法抑制地泛上來,就好像被人砍了一刀,流著血走了一路,到現在才覺得疼痛;她拿著湯杓的手有些顫抖,她將保溫杯抱在自己胸前,不想讓彎彎看出她情緒的波動。
  她必須要上學,這些日子以來,她也想了很多,自從那天高逸冷冷地和她說分手後,她就一直處於滅頂的彷徨和痛苦中,她再也受不了高逸的反反覆覆、時冷時熱,她感覺快要崩潰了。
  剛和高逸分手的那幾天,林小西哪兒都不敢去,去哪兒都會想起他,一個人在家待著更難受,甚至連走路的時間,腦子裡想的都是他;為了忘記他,她把屬於他的一切都扔了,也把記憶都刪了,可是這些都沒有用,她心裡面的東西忘不了、割捨不下。
  和高逸反反覆覆,她無法控制自己,她真希望世界上有一種藥,可以讓她人事不知的藥,將過去忘記得一塌糊塗。
  彎彎不知道,那天半夜,林小西一個人搭車跑到高逸家,但林小西並沒有打電話給他,只是靜靜地站在他家的窗戶下面;抬頭望著窗戶,什麼都沒聽到,依稀只有電視的聲音。
  也許高逸在屋內不停地變換頻道,光線一明一暗;林小西定定凝望著,一言不發,周圍的樹被風吹得沙沙作響,捲起林小西的頭髮,遮住了她的視線,她撩開頭髮,依舊只是凝望著那扇窗戶,她不敢驚動他,也不敢驚動阮媛媛,更不敢驚動他們的生活。

  ◎             ◎             ◎

  回去的路上,她哭了一路,連計程車司機都說她傻,還遞面紙給她。
  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是傻子,失戀中的女人是瘋子,林小西覺得自己就是個例子;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她擔心自己會變成為愛痴狂的瘋子。
  也許高逸建議的對,在他心目中,完美的女子應該都是學識淵博、才華橫溢的人,就像阮媛媛一樣,絕對不是她這種半途就輟學的小太妹。
  林小西眨眨眼,端著保溫杯的手有些顫抖,她咬緊唇,依舊給彎彎餵湯。
  杓子的湯不停灑在彎彎病患服的前襟,彎彎幾次滿懷歡喜,但嘴都沒接著;彎彎盯著林小西,終於察覺出林小西情緒的異常了,她盯著林小西說:「妳和高逸又發生什麼事了?唉,好吧、好吧,復學就復學吧!不過,妳情緒也不用這麼激動吧?」
  彎彎出院後,沒過幾天就和林小西回到母校,復學一年;為了重返校園,林小西費了很大的力氣,她打了越洋電話,找到還在旅行中的母親,向她討學費;林小西的母親吳靜婉,在電話裡得知小西要復學的消息,高興得跟什麼似的,爽快地就答應了,林小西拜託她也幫彎彎出學費的要求。
  彎彎對此過意不去,林小西牽動著嘴角,對她說:「就當陪著我吧,彎彎,可以嗎?」
  彎彎想了想說:「那好吧,等以後我當了大導演之後,再好好報答妳吧……」
  林小西點頭說:「行啊,那我以後就指望妳了,妳以後當導演,我就不用跑龍套了。」
  彎彎說:「那可不!」兩人對視,咧嘴而笑。
  復學後,她們還在原來的班級,不同的是,林小西和彎彎再也不像從前那樣張狂叛逆,兩人收斂不少,盡量讓自己平凡樸實點,淹沒在浩瀚的復學戰場之中。
  林小西將原來五顏六色的頭髮,染回黑色,剪短了頭髮,精神了很多;彎彎也努力開始減肥,彎彎說這是為了將來考慮,因為將來要是進了她心儀的電影學院,聽說面試是很嚴格的。
  復學班上的學生大多老氣橫秋、滿臉滄桑,彎彎和林小西每天標榜著勤奮學習,不過還是按捺不住愛美的天性,天天站在教學樓的走廊裡,看著樓下來往的帥哥美女。
  這時,一個帥哥走近,還未開口,彎彎就笑臉相迎,「班長帥哥,你好!」這個清秀帥氣的男生,是她們復學班的班長,蘇白。
  蘇白朝著彎彎微笑,溫文地說:「妳好,彎彎同學。」
  彎彎頷首,看了看蘇白,在心裡嘀咕,班長,你別白費力氣了,像林小西這樣有氣質的女孩,是不可能愛上自以為是的毛頭小子的。
  「班長,你找我們有什麼事?」彎彎一臉正色地問蘇白。
  「我……」蘇白有些躊躇,緊張得手心冒汗,「我……」
  「哎呀,你就別『我』啦,像隻呆頭鵝一樣,有話直說好了!你是不是要和我們一起唸書啊?」彎彎見蘇白還在臉紅,連忙好心幫他創造機會。
  「是、是。」蘇白連忙回答,不敢看彎彎那張圓得像蘋果,但紅通通、特別可愛的臉。
  「可是,我們見了書總是頭大,這樣好了……」彎彎的眼珠子一轉,對蘇白說:「現在天氣還不冷,乾脆你請我們去游泳好嗎?」彎彎這麼提議,是有她的道理的,因為她知道林小西最喜歡泡水了,也許這樣,她的愁緒就能減輕點,看著林小西就像夏天過後的葉子,一天天憔悴枯黃下去,她實在看不下去了。
  「好的、好的。」蘇白歡喜得眉開眼笑,英俊的臉上豁然開朗,帶著純情的淡淡光暈,彎彎一時看呆了,只覺得魂都要被勾走,她的兩隻眼睛,離不開蘇白英俊的臉龐,只是一個勁地看著,這個男人怎麼這麼好看?她只見過一個超級美男高警官,沒想到在這個破學校裡,竟然也遇到了一個極品。
  彎彎用眼角的餘光,看到蘇白一副痴情等待的模樣,突然一拉林小西的手,對蘇白說:「班長,不是要請我們去游泳嗎?那還不快走?」
  很久沒來游泳館了,一切還是照舊,喧鬧的人群、嘈雜的人聲,還有那一潭藍色的池水。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蘇白說他有游泳館的優惠票,於是就把彎彎和林小西,帶到徐威達開設的游泳池裡。
  林小西在游泳館外猶豫了很久,最後還是走了進來,她的心裡有些惴惴不安,唯恐在裡面,真的又會像以前那樣,看見高逸坐在高高的救生椅上,她有點害怕,但又隱隱有些期待,希望一個不經意的轉眼,就能看見那個年輕明朗的笑容,在高處朝她綻放。
  但什麼也沒有,林小西在喧鬧的泳池人群中,找不到那張她熟悉的、一想起來就要流淚的臉,一張她深深眷戀的臉。
  倒是老闆徐威達看到林小西,還過來和她以及彎彎打招呼,這下倒便宜了蘇白,因為徐威達說,他們的泳票都免了;林小西謝過了徐威達,兩人好像都有默契一樣,不提起那個人,雖然他們都是透過那個人才熟稔起來的。
  徐威達看著林小西清麗的臉,點點頭說:「小丫頭還是清純一些好,這樣看著順眼。」
  林小西微笑不語,十八歲的她,身體超出年齡的早熟,心智亦早開,她不再是小丫頭了,雖然每個人都愛叫她小丫頭,尤其是那個人,他怒極的時候,總愛吼她丫頭。
  徐威達又看了看蘇白,對林小西說:「那是妳新交的男朋友嗎?」林小西搖搖頭,徐威達也沒接著往下問了。
  徐威達盡了地主之誼後就走開了,林小西獨自走到泳池邊,在躺椅上坐下,她沒下池子去游泳,只是坐在泳池邊,看著彎彎和蘇白兩個人泡在兒童池裡。
  彎彎是隻旱鴨子,蘇白正站在兒童泳池中,幫著彎彎練習潛水,別看彎彎屬於豐腴類型的女生,但皮膚白白嫩嫩的,穿著向日葵花紋泳衣還挺誘人的;林小西看著泳池中的那兩個人,往後靠在了躺椅上。
  她身上披著浴巾,並沒打算下水;她的手邊有一本書,是她總帶在身邊的,即使在泳池邊,她也能不受打擾地看書。
  「小西,妳呆了?這麼勤快!快下來游泳,不要當書蟲啦!」彎彎在泳池裡大叫林小西,剛浮上水面,就被蘇白按下了頭,「時間還沒到,妳不要動不動就抬起頭來,這樣就前功盡棄了。」
  彎彎還來不及罵人,又被蘇白按到了水中,因為身體胖,彎彎在水中就猶如秤砣一般下墜,名副其實成了「潛水夫」!彎彎哇哇亂叫,蘇白終於忍俊不禁,將彎彎從水裡撈起,彎彎虛脫一般,將身體靠在蘇白的身上,蘇白的那張俊臉微微發紅,心臟也跳得極快。
  只有林小西沒有注意到,游泳池裡那兩人的暗潮湧動;她翻開厚厚的書,看到前段日子夾在書中的玫瑰花瓣,花瓣已經褪色,大多已變成褐紅色,邊緣被壓皺的地方,也已經定形。
  林小西伸手輕撫著花瓣,突然間覺得心頭難過,這些花瓣,是那晚在停車場裡,她悄悄在路邊摘下的月季花,回去後,她將花夾在書本裡,留作紀念。
  如今成為過去的愛所留下的殘骸,彷彿一具愛情的屍體,紀念著一場過去的、死去的愛情。

  ◎             ◎             ◎

  林小西記得從前的自己,總夢想著擁有一座花園,裡面種滿她喜歡的百合和蓮花,她可以挽著愛人的手,在園中漫步、在花海中奔跑;和高逸初次邂逅時,她就在心裡幻想,她和高逸,一定會擁有一座幸福的小島,播一季的芒、種大片的花朵。
  他們可以在山坡上看林海、在山頂看日出;夏天夜晚的時候,他們就一起坐上最後一班地鐵,呼嘯著穿過整座城市,到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
  花枯萎了,但香氣還在,也許,那便是回憶了,如果相愛的結果,註定是悲傷,就讓她獨自一人悲傷到底吧!她用她整個青春期來祭奠愛情。
  其實她已決定遺忘他,只在心裡留下一份感激。
  給過她感情的人,她都要感激他們,雖然她的心裡有些苦澀;她該感激高逸曾經給予她的愛和照顧,感激他讓她像公主一樣幸福過,感激他的離去,讓她明白現實是個不好惹的東西,明白世界上,不是什麼東西都可以用緣份來解釋的。
  她感激他讓她成長;林小西合上書本,站起身來,拿掉身上的浴巾,走到泳池邊,一個猛地就跳下了深水區,她在水裡游著,猶如一尾靈活的魚;她不願將臉露在水面,因為這樣,她會感覺到淚水流在她臉頰上的溫度,她不要自己哭。
  她在水裡流眼淚,水如寬容的母親,包容她的任性;水知道她在哭,因為她在水的心臟裡。
  無目的地漂浮著,林小西閉著眼睛,耳邊好像傳來了不少嘈雜的聲音,她無暇去理會,卻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她不會又是「習慣性浮屍」吧?那周圍的人,肯定就是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了?
  這種感覺異常熟悉,她彷彿又回到幾個月前的那一幕,她在心裡默默想著,再也不可能有一雙大手,抱住她的腰,對她低聲喝令著,林小西,別裝浮屍!
  可是,此刻,如在夢境一般,她的腰突然一緊,一雙溫暖的大手,緊緊扣住了她的腰,同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林小西,快點起來!」
  林小西閉著眼睛,害怕自己一睜眼,整個夢境就消失了,但身體上那雙大手,如此真實,真實到她都感覺夢裡的人,就在她耳邊呼吸。
  「小西,起來,不要又嚇著別人了……」又是那個熟悉的聲音,富有磁性而且低沉。
  林小西一個顫抖,頓時從游泳池中跳了起來,她還沒睜開眼睛,漂浮在水中便已經聽到泳池周圍,傳來了一陣驚呼聲:「啊,詐屍了!」
  人物陳舊、情節老套、周而復始,果然是情景再現,林小西無奈地睜開了眼睛,望見的是一雙深邃俊秀的眼眸,果真是高逸!林小西又慌又亂,瞠目結舌,在泳池中踩水的腿竟然抽了筋,讓她浸在水中「咕嘟咕嘟」嗆了水。
  「會動啊,是活的!」泳池周圍有看熱鬧的人在指指點點,很興奮;高逸看著在水中狼狽萬分的林小西,伸出有力的胳膊,將她一把拉近,隨後帶著她游到池邊,接著托著她的腰身,將林小西舉上游泳池。
  彎彎站在游泳池邊,驚訝過度地看著從池子裡爬上來的高逸,口吃著說:「高、高警官,你……你什麼時候又回到這裡當救生員啦?」她早就從林小西嘴裡得知,高逸在這裡曾是游泳館的一枝秀草,特別引人注目,不過,高逸不是早就不在這裡出沒了嗎?怎麼又會出現在此地?
  高逸突如其來的現身,讓彎彎下意識地四下尋找,她嚴重懷疑,這游泳館裡肯定在哪個角落,豎有「注意!熊出沒」的牌子。
  高逸沒有回話,只是朝著彎彎點點頭,算是和她打過招呼了,他拿過一條浴巾,將濕淋淋的林小西裹住,他將她摟抱在懷中,準備帶著林小西去換衣服,卻被彎彎攔住。
  「高警官,你要把小西帶到哪裡去?」彎彎對高逸詰問道,順道又疑惑不解,「你是從什麼地方,得知我們今天要來這裡?難道你和小西有心靈感應?」
  高逸還沒回答,游泳館老闆徐威達,卻悄悄地躲在人群之後,這可不關游泳池老闆的事,老闆只負責盈利,多來人、多收票錢……徐威達邊在心裡嘮叨,邊閃開躲到一邊,他要和高逸劃開界線,免得惹火上身,兄弟,我只能幫你這一次,以後,自己的事情自己決定吧!
  「我帶她去換衣服……」高逸回答著彎彎,摟住林小西瘦弱的腰肢,堅定地說著;林小西的面色蒼白,好像有些體力透支,因此無力地倚靠在高逸懷抱中。
  「她和你不是沒關係嗎?孤男寡女的,你要替她換衣服,這不是非禮嗎?別以為你是警察,就可以無視法律!」彎彎義正辭嚴地指控著高逸。
  「當然不是非禮!我對林小西是……是……」
  「是什麼?」彎彎緊追不捨。
  高逸閉眼長長歎息,幾次想說自己是不得已的,但話說出來了,卻總有些接不下去;彎彎一下子又打斷了他的思緒,「那你說說看,小西是你什麼人?你承認過她是你的妻子還是愛人嗎?你為什麼要拋棄她、不管她那麼久?現在又來假惺惺……」見到林小西和高逸分手後,那麼消沉與痛苦,彎彎不想這麼輕易地放過高逸。
  「就算現在林小西要換衣服,也要找她男朋友來替她換!」彎彎的眼珠一轉,盯著在一旁發愣的花樣美男蘇白,「蘇白就是林小西的現任男朋友,所以她的事情交給她情人就好了,由蘇白負責就可以啦!」
  「她的情人?男朋友?」高逸在原地站住了腳,原本瞇起的眼眸,頓時如寒刀一般,落在蘇白的臉上,兩雙眼睛對視,蘇白立刻被高逸眼中,足以燒燬整座大山的火氣所震撼,他輕輕咳嗽了一聲,想對高逸說明,他只是林小西的同學。
  嗚嗚,他也不想捲入這場愛情戰爭中,彎彎真是的,竟將林小西的問題拋給他,讓他接這個燙手大山芋,可是為什麼將林小西扔給他?等等,大家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但沒人理會蘇白的內心掙扎,高逸盯著彎彎半晌,也未轉頭和情敵蘇白說話,只是替懷抱中的林小西,拉了拉裹在身上的浴袍,禁止她春光外洩,接著便把林小西抱出了游泳池。
  他不相信彎彎說的話,卻也不敢否定,不管怎樣,他不能讓林小西再一次離開他,這種渴望思念、又帶著負罪感的滋味,讓他整天寢食難安,只要他一閉上眼,滿腦子都是林小西笑得如花般燦爛的臉。
  是他把林小西從一個單純的小女孩,變成了真正的女人,他要負全部的責任,可是目前的情況,好像和他原先預期的越來越遠;不能再讓她跑掉!高逸抱緊了林小西,懷抱中的林小西依舊虛弱,但高逸卻察覺出林小西的長睫毛動了動,「我要回家……彎彎,蘇……白……」林小西喃喃低語著,意識有些模糊地靠近了高逸。
  高逸瞇起俊秀的眼,看著跟在一旁手足無措的蘇白,心裡彷彿被什麼狠狠挫了一下,發疼得厲害。
  「我在這、我在這……」蘇白慌忙上前,想和小西說話,今天人是他帶出來的,若是追究起責任來,他就是千古罪人了。
  高逸冷冷地抬眼,將蘇白伸向小西的手擋了回去,他冷冷地說:「我帶她回去,你和彎彎自己找車回家吧……」說著,用力抱緊了林小西,也不管眾人的側目,抱起她就往外走。
  彎彎跟在後面作母雞護小雞狀,但那老鷹實在是太強悍了,母雞也無法抵擋,彎彎一籌莫展,頹然地坐了下來。
  蘇白上前勸慰著彎彎,「算了,彎彎,高警官應該是喜歡小西!所以他一定會善待她的……」
  「善待個鬼啊!」彎彎撇嘴,突然想到了什麼,對蘇白說:「喂,你有沒有骨氣啊,你喜歡的女人被人追走了,你不去追,還在這裡嘀咕什麼?」
  「我喜歡的女人?」這下換蘇白驚愕了,「什麼我喜歡的女人?」
  「小西啊……」彎彎解釋,連忙推著蘇白讓他去搶新娘,但蘇白一動不動。
  「喂,你怎麼了?」彎彎看著神色異常的蘇白。
  「彎彎,我想……我想妳是誤會了。」蘇白吞吞吐吐地,「我喜歡的人不是小西……」
  「那你喜歡的是誰啊?我替你穿針引線,保證你找到一個更好的!」彎彎拍著胸脯保證。
  「那個人其實我早就找到了……」蘇白英俊的臉發紅得厲害。
  「誰啊誰啊誰啊?」彎彎一直追問;終於,蘇白抬起頭來,看著彎彎,神情凝重地對彎彎說:「彎彎同學,妳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

  第二章

  高逸坐在佈置優雅的西餐廳裡,看著林小西將碗裡的湯喝完,天已經漸漸涼了,林小西白皙清瘦的臉上,因為喝了熱湯,從蒼白中透出了一點紅暈來;看林小西從虛脫中恢復了力氣,高逸那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好點了嗎?」高逸問著林小西。
  林小西沉默了一會兒,才點點頭,她沒有抬頭看高逸,只是盯著面前的餐巾,因為距離很近,高逸看見林小西低垂的睫毛在微微顫抖著。
  「怎麼變得這麼瘦?最近,還好嗎?」高逸看著林小西,黑眸裡有著憐惜與責備,他輕輕地問著林小西,用目光愛撫著她剪短了的黑髮;林小西的頭更低了,她盯著桌子,小手無意識地折疊著潔白的餐巾,就是不抬頭說話。
  「很討厭我是嗎?」高逸見林小西不吭聲,便自嘲地對林小西、又像是對自己說話;林小西的眼眶紅了,她咬著唇,剛才被高逸強迫喝下的湯,在胃裡徘徊,讓她感覺又不舒服起來。
  高逸注意到林小西的臉色,不由有些緊張地握住林小西放在桌上的手,「還是不舒服嗎?我帶妳去醫院看看好嗎?」
  林小西抽回手,倔強地搖搖頭,她終於開口了,「不,我不去,我沒事。」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林小西抬起頭來對高逸說:「謝謝你,高警官,謝謝你的晚餐,我想先回去了,可以嗎?」
  高逸本想留林小西多坐一會兒,問問有關她的近況和蘇白的事,但見林小西如此迴避他,他壓下心頭微微的失望與焦慮,只好點了點頭。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