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養我一輩子3
【4.6折】養我一輩子3

即使唐小逸寵她、疼她又愛她,為她掏心、掏肺又掏大錢, 可香朵兒心裡明白,自己只是他眾多情人之一, 一旦大爺厭了、膩了、煩了,她這區區情婦哪還有便宜可佔? 不料,他唐家也未免欺人太甚,她白天要到公司賣命, 身兼總裁秘書和助理不說;晚上,又得兼差當保姆, 教導唐家的小祖宗;夜裡,還要伺候唐家三公子, 陪吃、陪洗、陪睡…… 真當她是他們唐家專屬的二十四小時貼身女傭嗎? 誰知這隻大色狼竟然還想裝純潔的小白兔, 說他對性慾有潔癖,非喜歡的女人不做愛! 這是在暗示她,他唐小逸是個外表風流時尚, 內心卻保守的男人?切,真是要笑掉她的大牙了! 不過就是一場愛情遊戲、情婦條約,她還怕了他不成?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香朵兒
出版日期:
2010/10/2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88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2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4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8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4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6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6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飲下一杯愛情酒,你情我願,卻不知是誰先醉?
流下一滴癡情淚,你追我躲,卻不見是誰先退?

即使唐小逸寵她、疼她又愛她,為她掏心、掏肺又掏大錢,
可香朵兒心裡明白,自己只是他眾多情人之一,
一旦大爺厭了、膩了、煩了,她這區區情婦哪還有便宜可佔?
不料,他唐家也未免欺人太甚,她白天要到公司賣命,
身兼總裁秘書和助理不說;晚上,又得兼差當保姆,
教導唐家的小祖宗;夜裡,還要伺候唐家三公子,
陪吃、陪洗、陪睡……
真當她是他們唐家專屬的二十四小時貼身女傭嗎?
誰知這隻大色狼竟然還想裝純潔的小白兔,
說他對性慾有潔癖,非喜歡的女人不做愛!
這是在暗示她,他唐小逸是個外表風流時尚,
內心卻保守的男人?切,真是要笑掉她的大牙了!
不過就是一場愛情遊戲、情婦條約,她還怕了他不成?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慕柏」位於四環內一個五星級的寫字樓,「凡絲」工作室在十二樓,辦公環境不是一般的好,員工的舉止行為、穿著打扮都很有格調;「醜女無敵」看過嗎?就是領導層們大都很「費德南」,西裝筆挺、皮鞋錚亮;設計師們大都很「陳家明」,不是娘,是很潮、很Gay、很耽美!而女的,非名牌包包不拎、非當季衣服不穿;走進這裡,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大,第二印象就是時尚。
  我和周周上週三就簽了就業合約,今天來算是正式報到,在總機報了個名,便直接被帶到總監辦公室。
  老外詩天假公濟私,早在禮拜三簽合約之時就將周周調派至門下做了特別助理;我得知這個消息時,幸災樂禍道:「小心職場性騷擾!」
  周周淡定地揚眉,極其剽悍地劈手道:「放心,不等他騷擾我,我先魚肉他!」
  我點頭,表示支持,雖說生活就像強姦,你反抗不了就要學會享受,但比起被動,你還可以選擇主動!
  老外Judith已等候多時,笑盈盈地迎了上來,假模假樣地同我們握手,表示歡迎。
  「凡絲」裡有一個設計總監、兩個首席設計師、三個助理設計師和若干設計師助理,眼下,辦公室裡除了老外總監外,還有三個助理設計師。
  按照工作室慣例,在校實習生必先從助理設計師下的設計師助理做起,職稱聽起來差不多,其實工作性質也差不多;都沒有獨立的工作間、都是輔助設計師完成設計工作、沒有資格親自操刀設計屬於自己風格的作品,說白了就是助手、打雜的。
  但助理設計師和設計師助理還是不同的,前者是做設計師的助手,後者是做設計師助手的助手,簡單說來,兩者地位還是懸殊的!
  我很淑女地坐在沙發上,在三個或站、或坐的助理設計師或打量、或探究的目光下,等待他們決定我的歸屬權。
  在他們考問我專業知識的同時,我也將他們打量了遍,個子高的叫小北、戴眼鏡的叫李衛、說話很娘的叫高偉。
  「妳覺得什麼是時尚、什麼是流行?」三個助理設計師正小聲議論時,總監辦公室的大門突然打開,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我循聲回頭,說話的人是個雙目如墨的清俊男子,白色的襯衫、黑色的長褲,很簡單的搭配,襯著他清秀的容顏,書卷氣息很濃。
  我不知道他是誰,但從他直視的目光來看,他這個問題是針對我來的。
  這算突擊測驗?我稍愣了下,調整情緒,從容地答道:「流行就是一種趨勢,是大多數人認可的趨勢,但是其不久後就會被另外一種趨勢所替代。」
  我突然想起在一本書上看到的一段話很有意思,遂笑了笑,續說:「其實流行這東西真是難以理解,比豬流感、SARS還要不可琢磨,對於窮人來說,流不流行不重要,流不流感才重要;但對於潮人來說,流不流感其實不重要,流不流行才重要。」
  「很好!」他點頭,亦笑了笑,指著我對老外說:「她,我要了!」
  「凡陽,你確定?」老外一臉震驚,其他人亦是一臉驚訝。
  這才知道,眼前這人就是設計界傳奇,天才設計師凡陽!今年二十二歲,三年前以作品「絕愛」奪得Cresta國際廣告設計特等獎後,便被唐小逸網羅進自己的公司;凡陽不只是設計大師,還是攝影大師,「絕愛」這個創意就是根據他的攝影作品製作的。
  外界傳言,凡陽性格清冷,入行三年,從沒主動要過任何人,所有設計作品一向親力親為,不要助理、不收徒弟;像我這樣剛出學院的實習生,更是沒可能、沒資格做他的助手。
  周周被總監要去,算是特例,人家老外對她有企圖;可我被凡陽要去,就真的是意外了。
  走出總監辦公室,被小秘書帶到休息室裡填寫人事表格,待房間裡只剩下我和周周時,她一把將我扯了過去,極度興奮外加羡慕地說:「香寶貝,妳何德何能竟能成為凡大神的首席大弟子!」
  周周這話說得不錯,因為凡陽沒收過徒弟,我可不就是他的首席大弟子?
  我摸著下巴傻笑道:「我跟著凡陽,挺好的!我倆也算是同宗同系,都是天才嘛!」
  得意啊、得意!能成為凡大神的弟子、助理兼那是多少廣告學子的夢想啊!可是我還是很恍惚,跟作夢似的!這就好比你天天買彩票,期盼中大獎;可一旦有一天你真中了五百萬,又會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周周白了我一眼,掐著我的臉又恨又愛地說:「我說香朵兒,妳最近走了什麼狗屎運?桃花氾濫啊!小心,不是運乃是劫。」
  我拍落她的手,笑得越發猖狂:「走我的桃花運,讓妳妒忌吧!」
  見她氣到憋紅的小臉,我更是得意,仰著小臉,呈四十五度,以無比惆悵的神情,拖著腔調哀怨地唱:「哪個文藝女青年還沒有幾朵桃花小運呢?」
  周周啐了我一口,拉著我的胳膊勾了過去,「我警告妳這死丫頭,唐小逸被妳糟蹋了也就算了;凡陽,妳切不可動猥褻之心,否則殺無赦!」比了個刀切「咔嚓」的動作,陰森森的暴恐怖……
  可我會怕嗎?手一擺,作憂鬱狀,無奈、無辜、無恥地說:「桃花根下死,做鬼也風流!再說我能保證自己不對大神動歪念,可保證不了大神對我動了邪念!不過,長得太美不是我的錯,出來惑亂大神就真的是我的不對了……」
  凡大神的作品征服了萬千藝術妹妹的心,這其中也包括周周和我,絕對的凡陽迷,「陽粉」!
  「香朵兒,妳臉皮還能再厚點嗎?」周周在我的刺激下已呈癲瘋狀態,一頭波西米亞風格的波浪捲也在她九陰白骨爪的蹂躪下凌亂了。
  我樂了,「嘿嘿,妳終於體會到我的痛楚了吧!」平日裡都是妳噁心我,終於也輪到我報復一下了!
  月亮出來亮汪汪、亮汪汪,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是唐小逸的來電鈴聲。
  周周探頭一看,「咯咯」笑得跟落了毛的母雞般,揶揄地問:「唐少?查勤還是捉姦?」
  「去妳的!他捉什麼姦?我和凡大神之間可是清白的,比礦泉水還純!」
  「剛誰說的桃花根下死,做鬼也風流?這會急著撇清,瞧妳這沒出息的樣子,他又不在這裡!」
  我懶得搭理她,難道不知道隔牆有耳之說?按下通話鍵,就聽唐小逸在電話那頭問道:「凡陽選妳作助理?」
  「你在我身上裝了監視器?」我一驚,大叫;這才多久就傳他耳中了?果然職場無秘密。
  「我是『慕柏』的總裁,人事調配的文件得經由我審批簽字。」他說,語氣淡淡,聽不出是喜還是怒。
  「你們公司效率倒挺快。」我明褒暗貶,語帶譏誚地說。這前後還不到半小時,人事調配文件就送到總裁手裡了?我信,才有鬼呢!
  「凡絲」雖是「慕柏」旗下,但已獨立成一室,人事經理、客戶經理、設計總監一應俱全,人員調配這等小事根本不用經由總裁同意。
  監視器沒有,「監人」就有一個,用屁股想也知道這消息是誰密報上去的;我惡狠狠地剜了周周一眼,她舉手作投降狀,「不是我!」
  我無聲地飄去一個資訊:知道不是妳,但妳說和他說是不都一樣?「監人」一對!
  「比不上妳,才來公司一天,就成公司名人了;香朵兒,妳可真厲害,連凡陽都為妳破了例!」磁性的聲音透著慵懶的調調,誘人心跳紊亂。
  這話聽著,酸,真酸!我心一直,口就無遮攔起來,「唐小逸,你不會在吃醋吧?」說完,就開始自我鄙夷外加自我憤怨起來,抬手給了自己一個輕飄飄的耳刮。
  電話那頭一片靜默,就在我準備畏罪結束通話時,手機裡貓一般慵懶的嗓音響起:「是呀,我在吃醋!怎麼辦?妳這個勾人的小妖精,都把妳放在我眼皮底下,妳還有辦法讓我不安心,難道真要掛在褲腰上,時時刻刻守著、看著才行?」
  軟軟的、懶懶的聲調裡充滿了曖昧,惹得我一陣戰慄,頭皮都有些發麻;不是沒跟他說過這等曖昧非凡的話,但是隔著電話調情,確實有情調。
  我的心跳得厲害,臉有發燒的跡象;我低著頭,咬著手指,笑得一臉甜蜜。
  耳邊響起周周的聲音:「嘖嘖嘖……瞧這一臉幸福的小媳婦樣,怎麼就那麼讓人嫉妒呢?」
  我抬頭,矢口否認:「我笑了嗎?我怎麼不覺得!」
  周周翻著白眼,「是,沒笑!就是不知怎麼了,嘴合不攏而已!」
  手機裡傳來幾聲低沉的笑聲,唐小逸說:「是周盼兒同學吧,替我向她問好。」
  話說諾基亞手機品質非凡,都六年了,音效還是這麼棒,他這話根本不用我傳達,早被倚著我坐的周周聽得一清二楚。
  此時,她一把搶過手機,笑得格外諂媚,「唐少好!我聽朵兒說她這兩日感冒發燒都是由您親自照顧的,真是辛苦了!」
  然後我傻眼了,因為唐小逸說:「照顧自己的女人,一點都不辛苦,還很享受!」

  ◎             ◎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八卦。
  「慕柏」的大神很多,「慕柏」的大嬸也不少,其中不乏有瑪莎莎那種上知天庭醜聞、下知地府秘聞的超級八卦王……
  收到唐小逸的簡訊時,我正坐在廁所的隔間裡聽八卦新聞,他打電話過來,但被我給掛斷;幸虧我習慣在上班、上課的時候將手機調成震動,否則若被這幫女人當場抓包,可是件極為難堪和尷尬的事。
  螢幕上顯示三個黑體大字:接電話
  連標點符號都不帶……我看得出,這命令味很重,知道唐爺不耐煩了,可我真沒辦法接電話,現在出去,我一樣是丟人!眉頭蹙起,回道:現在真不方便!晚一點行嗎?
  一邊生疏地打字,一邊豎起耳朵繼續偷聽外面的八卦,我是女人,愛聽八卦乃天性使然。雖說偷聽是猥瑣了些,但是不妨礙我追逐八卦的心,尤其這八卦的女主角之一是我。
  「妳知道嗎?新來的兩個實習生,一個被總監Judith要去、另一個被天才設計師凡陽欽點!」助理A率先引出八卦內容。
  「凡絲」的制度很人性化,除了中午有一個小時的午休外,上午和下午都有一刻鐘專門供員工休憩和八卦的時間;這不,九點剛過一秒,化妝室便聚集了不少大嬸、小姐們,交頭接耳、互通有無外加議論紛紛。
  我和周周很榮幸地成為了新一屆「凡絲八卦新聞」女主角,並且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備受同事們的關注和爭議。
  「真的?」人群像炸開了鍋,「眾所周知,Judith從來不收在校實習生當助理的,而凡陽更是連助理都不要!那兩人到底什麼來頭,皇親國戚?空降兵?」
  「凡絲」雖沒有明文規定,新來的實習生不能由設計師帶,但原則上都是先從助理設計師的助理做起;所以這麼看來,我和周周確實難逃被「潛」的嫌疑。
  「不可能吧,咱們唐總最討厭關係派,公司裡更是嚴禁內介……」
  如果她們知道我和周周就是被那個討厭關係派的唐總給「關照」進來的,不知會引起怎樣的軒然大波?
  「不是關係,那是什麼?我聽人事部門的琳達說這兩人都沒經過正式面試,上禮拜三Judith親自帶她們辦理入職手續。」
  「叫什麼名字?」
  「一個叫周盼兒、一個叫香朵兒,都是A大實習生……」
  「A大?怪不得!」幾聲曖昧的恍然大悟。
  「A大可是美女聚集地!」
  「也是情婦培養所!」
  口袋裡手機震動,我掏出一看,還是唐小逸的:在幹嘛呢?為什麼不方便接電話?
  我想說上大號,怕噁心了他,斟酌再三,回:聽八卦呢,關於你的!不算撒謊,八卦裡確實有提到他……邊傳簡訊、邊聽八卦,兩不耽誤。
  「確實,這兩人都是尤物,魅到骨子裡的那種,別說是男人見了,就是我見了,也小小地驚豔了一下,真的美!」
  「妳說她們那是怎麼生的?真漂亮!」我當這是誇我們,心裡美滋滋的。
  「妳又知道是原裝美人還是後天製造?我聽說,A大女孩,多半都動過手術!」
  「哪家醫院?真能整成這樣,我也去!」
  「真的很漂亮?跟企劃部的安露經理比呢?」
  「不好比!安露談吐優雅、品味高尚、氣質高貴,但熟女味太濃;這兩個大學生,青春洋溢、活力四射、又不失學院氣息,且各有各的味兒!捲髮的媚、直髮的洋,有點像混血兒。不過,安露勝在家境背景和學識上,人家是書香世家,清華研究生畢業,又在美國鍍了層金子!這麼說吧,安露是老婆最佳人選,而這兩位則更適合作情人!」
  周周的美無庸置疑,即使不上妝,也足以驚豔四座!杏眸大而黑白分明,眼角微微上挑、眉順鼻高、紅唇飽滿潤澤;波浪大捲被她染成紫紅色,並挑染數根藍色,配上模特的身高、凹凸有致的身材,跟清純二字真沾不上什麼邊!
  一副外在花瓶、內在草包,標準美豔情婦的長相,那種為了烘托清純、美麗、善良女主角的炮灰女配角。
  而我……中學時有人罵我是雜種,我撲上去把他打個半死,卻不敢還口說:「我才不是雜種!你是雜種、你全家都是雜種!」因為我確實是個雜種,雖然我恨極了我的生父,但不得不承認,因為他的法國基因,我混血了。
  我的長髮在陽光下,不是黑色,而是深棕色,很深很深的那種;鼻子高挺、眼窩深,眼珠顏色黑中帶藍,一般情況下我都戴黑瞳片遮掩;輪廓很東方,鵝蛋臉、尖下巴,隨我那可憐的娘。
  知道我是混血兒的人不多,除了小姨,只有小米、色色和周周知道。
  「A大的?不會吧!我聽說人事經理琳達今天才去A大現場面試……」
  「她們是A大的沒錯!而且我聽人事專管簽約的胡姐說,她們簽的是正式合約!」
  「正式合約?『慕柏』規定在校實習生有半年到一年的實習期!」此話一出,猶如驚雷乍起,引起一番軒然大波和熱烈探討。
  不過短短一刻鐘的時間,我和周周的大名便傳遍了整間「凡絲」,就連掃地阿姨都沒有錯過;我估計了下,照這速度,用不了多久,我和周周便能名揚整幢「慕柏」大廈了;所幸有褒有貶,值得欣慰。
  手機震了震,他又問:都說了我什麼?
  我略微思索,這算不算打小報告?想了想,回道:對不起,我來凡絲是負責設計的,又不是你安插在基層的密探,不負責傳送密報!
  雖說同事們對我和周周懷有敵意,但身為基層員工,我痛恨打小報告之人;再說我了解唐小逸,他看起來一副深明大義、萬仇不計的明君樣,其實小人得很!得罪了他,往死裡、慘裡整你,絕對的有仇不報非君子。
  手機再次震動:月獎不想要了?
  我說吧,小人一個!我都能想像出他此刻的表情,歪坐在沙發上,一邊傳簡訊、一邊瞇著眼陰笑著。
  哼哼兩聲,皺著眉頭,組織了下語言,編寫簡訊:說你唐少模樣帥、身材好、能力佳,是四九城的鑽石王老五、黃金單身漢;愛慕你的女孩如過江之鯽,數不勝數,排著隊站,能圍北京城一圈!還說得你唐少一吻,死也甘願!
  簡訊又傳來:這不是八卦,這都是事實,而且都是老新聞了,說些新的!
  我不得不承認,唐小逸不僅臉皮比我厚,打字速度還比我快,就連八卦精神也比我旺盛;我食指點著臉頰,經過一番思考掙扎,按著鍵盤打出一行字:她們說你跟企劃部的安經理很相配,郎情妾意、郎才女貌、檀郎謝女,實乃天作之合、萬世姻緣……
  很快,唐小逸發過來的簡訊上寫著三個大字:吃醋了?能聽得出他一貫的揶揄戲謔口吻。
  看完這則簡訊後,發現整個化妝室都清靜了,看看手機上的顯示時間為九點二十分,我在廁所裡整整坐了二十二分鐘!敢情我和唐小逸在化妝室裡,用簡訊調了一刻鐘的情!
  哎呦!屁股都麻了……
  看著收件箱裡若干唐小逸發來的簡訊,想到男女情人在濃情蜜意時多喜歡藉由拇指來調情、升溫,那我和他,算不算?
  道具是傳統的,語言是曖昧的,只是這場地……浪漫?鬼扯!不臭那是人家阿姨手腳勤快。
  從化妝室出來,正巧碰到那個讓我填寫檔案的小助理,她告訴我,凡陽找我。

  ◎             ◎             ◎

  凡陽的工作室跟他的人一樣,清清爽爽、清新怡人!約二十坪米大小,裝修得很簡潔、窗明几淨、一目了然,沒有滿地的稿紙、滿桌的筆墨,不像是個藝術家的工作室,倒像是經理辦公室;長形辦公桌上一台電腦,旁邊有個製圖台,台上紙筆整齊地擺放著,中間放著一幅未完成的畫稿。
  「坐吧!」凡陽指著一旁的黑色真皮沙發,招呼著。
  我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有什麼要問我?」他一副很隨和的樣子,跟方才的清冷模樣有很大不同,如果說方才是初冬,那麼現在則是深春,給人一種很溫暖很熟悉的感覺。
  「凡……」首席?大神?設計?
  「叫我凡陽。」他善解人意道。
  「凡陽,你是我的偶像,能跟你學習,是我的榮幸!作夢都沒想到的大餡餅!」我雙手交握地放在膝蓋上,如同一個普通的Fans面對熱愛多年的偶像明星,有些緊張、有些激動,還有些小小的興奮。
  「妳是說,妳很崇拜我?」他問,嘴角勾著笑意。
  顯然我的恭維之語對他很受用,但他的語氣中又透著說不出的怪異,閃得太快,沒抓住。
  「嗯,是相當崇拜!」我點頭,「不只我,我們設計學院的學生都非常崇拜你!」邊說邊仔細觀察他的眼色。
  「可是……」果然,這個轉折引起他的注意,他的眉毛挑了一下。
  「為什麼是我?我是說,大神您不是從來不帶新人和助理的嗎?」思緒一番,我終還是忍不住問了,我這人一向心眼直,肚裡藏不住話。
  我不懂,他為何放棄那麼多專業設計師不選,而選我?難道大神真如外界所說,看中了我的美色?可大神看起來不像那種輕浮之人。
  不過,古往今來,為美人折腰的英雄大有人在!愛美人不愛江山的人多的是,大神只不過是利用自己的權利,妄想近水樓台先得月而已。
  可以理解,但不可諒解!我心目的大神,必是兩袖清風、不食人間煙火;可以腹黑,但不能猥瑣、奸佞……希望他不會讓我失望才好。
  「怎麼,選妳當助理需要理由?」對於我的問題,他略微皺了一下眉,不是動怒,也沒有任何不耐煩之意,只是靜靜地望了我幾秒,輕笑著說:「若妳非要個理由,那好,妳看起來不錯,挺討喜的!」
  「大神,你真幽默……」我抽抽嘴角,乾笑地說道;討喜?我看起來像吉祥物?
  「呵呵。」大神笑了,很開懷的那種,若三月春風吹拂大地,恍惚間百花盛開,他身上有種清風拂柳般的氣質。
  黨寧愉悅時也是這般,淺淺一笑,上彎著嘴角,清雅若仙、溫潤若玉。
  遙想當年,西子湖畔,我環住他的腰身,整個人若無尾熊般攀附在他身上說: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笑得一臉甜膩……
  「香朵兒?」
  眼前兩個影像交疊、渙散、渙散、交疊……直到耳邊傳來幾聲急切的呼喚,幻影散去,不知何時凡大神站在我眼前,手搭在我的肩上,我怔了一下,呆呆地看著他。
  「怎麼了?」他看著我,眼眸中帶著些許擔憂。
  「沒事,覺得你很面熟,我們以前見過嗎?」我掩飾尷尬,轉移話題地問。
  「妳不記得我了?我曾在S高待過一年,和妳算是校友。」他挨著我坐下,身子後仰,輕倚在沙發背上,眉眼上挑,讓眉宇間那股天生帶有的傲氣也跟著張揚起來。
  「你說我們是高中校友?」可我怎麼沒印象呢?按理說像大神這麼優的男人我不可能一點印象也沒有,記不清容貌,名字總能記住吧?雖說我現在記憶力不好,但三年前我的記憶還是很精準的,尤其對帥哥,那是過目不忘……
  「妳真的想不起我是誰?我們曾在一個考場考試,我就坐在妳前面……」他在說這話時,音調高了兩拍,神色明顯失落了許多。

  第二章

  那日,從黨寧家裡逃出,我像幽靈般在外遊蕩了一夜,不敢回家、也不想回家;被五巴掌臨幸的臉,腫得若發麵饅頭,好似畢卡索的肖像畫,分不清五官具體位置。
  我身體底子不好,吹了一宿的風,毫無懸念地發了高燒;小米拿著我的病假單幫我請了三天的病假;第四天,病好了、臉消了腫,我照常去上課;我不能對不起小姨出賣肉體、出賣精神、出賣靈魂賺來的辛苦錢,雖不血汗,卻很心酸!
  我打電話給小姨,說事情解決了,我以後再也不會瞎鬧,我答應她要好好學習、好好複習參加高考,爭取最優異的成績、考入最好的大學,然後拿獎學金,我不能在上了大學後還用小姨賣肉的錢。

  我以為此事到底會告一段落、我以為老天對我已經很不公平了;可是我卻忘了沒有最慘的,只有更慘的!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有人便有八卦,不要小看流言蜚語的殺傷力,它足以毀滅一個人從內而外高築的銅牆鐵壁。
  繼我是黨寧女友的風波後,我再一次被輿論推向了風口浪尖上,成為了學校裡的緋聞明星;無論走哪都會聚集一小波的「追星族」,當然有追星就會有議論。
  「她就是高三五班的香朵兒,黨寧王子的前女友,被訓導主任當場抓住兩人在教學樓裡做那事!」女生A幸災樂禍道。
  「嗯,據可靠消息說,那晚是她主動獻身勾引黨寧的,衣服都敞開退到腰際了,真不要臉!」
  「哼!我看她是見離畢業不遠,為了確保長期霸佔咱們的黨寧王子,打算鋌而走險,想來個生米煮成熟飯!結果,呵呵,被黨寧看出她的狼子野心和詭詐心機,被言辭拒絕了不說,還被主任抓了個現場,真是賤人有賤報!」
  「嘖嘖,她還真是前衛呀!只聽過女追男隔層紗,什麼時候流行女上男了?」
  「妳說,當初黨寧怎麼會看上她的?我猜肯定是她主動勾引的,真賤!」
  誰說流言止於智者?誰說輿論是偏袒弱者的?他們不知道,妒忌可以讓一個連螞蟻都不敢踩死的人,成為喪心病狂的殺人狂。
  她們在辱罵我的時候,忘了我是連跳幾級比她們小三歲的天才;雖然表面上我不在意老師和同學們那嫌惡的眼光、不堪的話語,可實際上自從黨寧走後,我就經常作惡夢,不僅如此,我還常常覺得心悸、胸悶、氣短、出汗、失眠……我將自己的症狀輸入「百度」,得出結果是……憂鬱症。
  我可以面對大家罵我是騷狐狸、賤貨,卻不敢面對同學們笑我是神經病,不敢面對的情況下,只有逃了!
  我是鴕鳥,能讓我幸福的只有沙子,這也是治癒憂鬱症的一種方法,逃離讓自己感覺窒息的環境;於是我拿著小姨給我的生活費,逃離了學校。我想我是勇敢的,現在想起來,也為自己當初的決定喝采。
  其實我是真的很大膽,從容不迫地面對同學們的指責,不還嘴、不辯駁、不否認、不生氣,然後在大家都認為我毫不受傷害的時候又勇敢地選擇逃離;最後又在大家以為我放棄高考的時候,翩然地飄入考場,兩耳不聞窗外事地考試;我想很多同學在罵我的時候應該也會對我有一咪咪的崇拜吧?尤其是看到我的高考成績時……畢竟我進了她們夢寐以求卻求不到的學校。
  很久之後,唐小逸問我,當初有沒有想過死?我想了想,點頭,確實想過,可只是想想……連死都想不到好的死法,真煩。正當別人在為自己的未來作打算時,我卻在為自己找死法,真是另類,我乾脆不死了,也不想再作另類了;畢竟我是廿一世紀的人,不能那麼落後,畢竟死也不能解決一切問題的。
  既然死不了,那只好回去,於是在出逃二十天後,我回去了,回去後小米抱著瑤瑤守了我一宿;她說的對,我連死都不怕,又何必怕生呢?
  她一個才十八歲就有女兒的人都不怕生,我怕什麼?逃避某些人、某些事不一定要選擇結束自己的人生,還可以換個環境重新開始,我覺得她說的非常對!
  高考那天,我用柚子葉熬成的水將自己從頭到腳洗了個遍,換套乾淨的衣服笑容滿面地出門;在社區外的早餐店,吃了三根油條、喝了兩碗豆漿,拿著我的准考證神清氣爽地回學校參加高考。
  踏著答卷鈴聲走進考場,在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容注視下,從監考老師手中接過最後一份試卷,昂首挺胸大踏步地找到了屬於我的考桌;很容易,因為那時只有一個座位是空的。
  走過我前桌的一個考生面前,順手從他桌上拿了一隻筆,因為我將文具袋丟在早餐店裡;在他抬頭之際,我趕緊對他展露我最真誠、最甜美的友誼微笑;不是有句話說的好嗎?伸手不打笑臉人。結果,他不僅沒將我手中的筆要走,還在剩下的考試中無償地貢獻了他的直尺、橡皮擦和草稿紙。
  我一向信奉大考大玩、小考小玩、不考不玩的原則,雖然我逃了考前最重要的一個複習月,卻不妨礙我正常水準的發揮;但如果不是前面那位仁兄暗中慷慨相助,我大概也考不出那震驚全校乃至全市的高分。
  由於他的雪中送炭、我的超水準發揮,加上我繪畫的專業分數,我輕輕鬆鬆地考進了A大這所很多人羡慕並妄想進入的學校,同時獲得了一筆很可觀的獎學金。
  原來大神就是恩人,怎一個「緣」字了得?
  「香朵兒,妳沒事吧?」他輕輕地推了推我,一臉的擔憂。
  「沒……對不起,我又開小差了!」我搖頭,無力地笑著,不好意思地說:「抱歉,我三年前得了場大病,記憶力有些受損,我記得我搶了你的筆,但忘了你的容貌……」
  時間太瘦,指縫太寬;一眨眼,三年匆匆……物是人非。
  小姨之所以帶著我舉家遷到北京,就是想和過往的一切做個了斷,所以我也就或刻意,或無意地和所有的同學失去聯繫;那年的夏天,對我和我小姨來說,都是不堪回首的過往,太痛、太痛……

  ◎             ◎             ◎

  那年夏天的風吹在今天的身上,依舊熾熱難耐;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是曝光的照片,記憶只是茫茫的一片慘白,人、物、景皆模糊不清;不過短短三年時間,那個曾經時常掛在嘴邊的名字怎麼就好像是塵封在記憶裡一般,明明印在腦海、刻在心底,卻恍若隔世,尋不著、等不來。
  凡大神愣愣地看了我許久,嘴唇動了動,似有話要說,卻最終沒有說出口。
  我怎麼能把他看做黨寧?他們明明一點都不同,黨寧的眼眸若湖水瀲灩,凡陽的眼眸若古井深幽;黨寧的氣質清冷若雪,卻又熱情如火;凡陽的氣質清寒若冰,卻又溫暖如春。
  「你是因為這個才要下我的?畢竟我們也只是一面之緣……」我問,我是個不識好歹的人,對童謠如此、對唐小逸如此,現在對凡大神亦如此。
  「我看了妳的作品,覺得妳很有設計天分。」他從抽屜裡拿出一疊畫紙,都是凡夢以往的設計;有牆繪草圖,還有一些在廣告公司那接的小廣告設計活兒。
  我大致翻過一遍後,微頷首,露出八顆牙的標準笑容,「謝謝誇獎!你比我有出息多了!」這話真誠度百分百。
  同是S高出品,人家二十二歲就被譽為天才設計師,設計出來的作品連世界級的設計師都讚歎不已;比起他,我這個天才委實遜色很多!
  等等……哪個環節出錯了?
  在腦海中糾結半天,我滿心疑問:「不對啊,你的資料上寫著十八歲劍橋本科畢業,二十一歲設計和金融雙碩士學位到手,怎麼還會到我們學校參加高考?」
  「喔,我從小在國外長大,十九歲那年回國探親,正趕上堂妹厭學叛逆的時期;或許是因為家裡大人總拿我當她榜樣的緣故,她反感至極,一怒之下便說,國外的教學品質跟中國的不能比,若我能考上北大,她就徹底服我,以後我讓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於是,我以複讀生的身分插班進了S高,參加了那屆的高考。」一番話說下來,語氣淡淡、神色淡淡,聽不出一點炫耀之意,可還是讓我有種想揍人的衝動。
  終於明白周瑜當年嫉恨諸葛亮的心情,在心裡哀歎,既生朵,何生凡?可同時又感激他,若非他的幫忙,我的文化科不可能考那麼高……
  「喔……你在S高上了幾個月?」應該不長,不然這樣的傳奇人物我肯定認識;想想,好像真的有那麼點印象,只是當時我的心思都在課業和黨寧身上,並不太關注學校裡的風雲人物。
  「三個月,插在七班。」他說這話時,雙眸定定地望著我;我調轉目光,看向對面牆上的畫,輕飄飄地問:「那你考上北大了嗎?」
  「高考後,妳沒回過學校吧?」他問。
  「嗯。」錄取通知書和成績單是寄到家的,志願表是小姨幫我填的。
  「我是那屆的理科狀元,金融碩士學位是在北大修的。」
  我嘴角抽搐,以後誰再說我是天才,我跟誰過不去!
  「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沒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