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無愛承歡《上》
【4.6折】無愛承歡《上》

厲仲謀,一個商場金融界如雷貫耳的名字,呼風喚雨, 有權有勢的代名詞,教初入商場的吳桐對他很是仰慕, 她說:「He is my goal!」只是當仰慕漸漸化作愛戀, 好勝的她不可自抑地為他笑、為他哭、為他傾盡全力表現, 只為求得他投注的一眼時,卻不小心在一場歡愛中, 有了他的孩子!這場不公平的愛情遊戲, 倔強的吳桐愛得卑微又膽顫心怯,誰知, 那個猶如鬼魅般的厲仲謀,竟使著手段, 冷漠地將屬於她的一切,一樣一樣地狠心奪走。 直到已無退路的她,終於不再沉默地任由他掠奪時, 那落在他手背上熱燙的淚水,滴進他心底, 教他的心隨著她顫抖的身軀狠狠揪緊,難以喘息, 可,他根本不愛她,為什麼卻莫名心疼她落淚時的委屈?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藍白色
出版日期:
2010/10/1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5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他冷漠如冰,縱情花叢卻不懂情愛;
她愛戀如熾,奉獻身心卻落得黯然神傷。

厲仲謀,一個商場金融界如雷貫耳的名字,呼風喚雨,
有權有勢的代名詞,教初入商場的吳桐對他很是仰慕,
她說:「He is my goal!」只是當仰慕漸漸化作愛戀,
好勝的她不可自抑地為他笑、為他哭、為他傾盡全力表現,
只為求得他投注的一眼時,卻不小心在一場歡愛中,
有了他的孩子!這場不公平的愛情遊戲,
倔強的吳桐愛得卑微又膽顫心怯,誰知,
那個猶如鬼魅般的厲仲謀,竟使著手段,
冷漠地將屬於她的一切,一樣一樣地狠心奪走。
直到已無退路的她,終於不再沉默地任由他掠奪時,
那落在他手背上熱燙的淚水,滴進他心底,
教他的心隨著她顫抖的身軀狠狠揪緊,難以喘息,
可,他根本不愛她,為什麼卻莫名心疼她落淚時的委屈?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近日來,論轟動全港的新聞,莫過於厲氏掌權人厲仲謀爭奪一名六歲男童監護權的官司,案子還未開庭就已鬧得滿城風雨;事件一頭是商業帝國的王,另一頭卻是……
  吳桐?何許人?
  城中各大八卦週刊、商業期刊連篇累牘報導,媒體想要挖吳桐背景,結果此人身家白如紙,七年前未畢業時曾在厲氏實習,除此之外,她與金融大鱷厲仲謀無半點交集。
  狗仔轉而想從孩子那兒下手淘八卦,厲氏公關部發公文扼令媒體朋友自制,不要去打擾孩子的生活。
  有雜誌主編刀刃舔血,偷拍得幾張小男孩近照,結果三日後雜誌公司遭厲氏收購,新老總厲仲謀文件一簽,雜誌封牌停印。
  雜誌最後一期銷量特別的好,封面上小男孩粉雕玉琢、靈動非常,可愛模樣比厲總冷酷果決的形象更討人喜歡。
  更多媒體不願冒險,只能靜候這場世紀奪子案的開庭;這一天,幾位當事人齊聚法務辦公室,嘗試作最後一次調解。
  記者紛紛在外蹲點,時間拖得太久,大樓外十幾米寬的台階上,坐著、蹲著、站著的都是記者,一個個架著照相機、錄影機,備好底片,只等當事人出現。
  天氣有些悶,四月,春末的陽光見不得一點憂傷。
  一抹略顯纖弱的黯淡身影從大門口出來,數百鏡頭立即捕捉到,所有人一哄而上,爭先恐後圍上前去。
  吳桐被鎂光燈逼得睜不開眼,周圍都是記者,她前進不是、後退不是,問題像炸彈般一個一個投擲過來。
  「吳小姐妳這次打官司有沒有與厲仲謀……」
  「聽說這次厲仲謀聘請的律師團……」
  「能不能透露一下妳和妳的孩子……」
  她被追問得無言以對,不禁回想起法務辦公室裡那個咄咄逼人的律師,還有律師身旁,那個冷酷而強勢凌人的男人。
  她慘白著一張臉,舉步維艱,周邊的記者想要往前湧,巨大的麥克風越過眾人頭頂,伸向她,連她越顯急促的呼吸都收錄進去,不肯放過。
  就在這時,人群後起了更大騷動,厲仲謀現身。
  大部份記者放棄這邊,要去圍攻那邊,還未近厲仲謀的身,已被數名黑衣保鑣攔下,厲仲謀從眾人目光中掃過,不留半點痕跡,卻在路過吳桐時頓住腳步。
  她面對記者,應接不暇,沒有看見他,他卻看見她;厲仲謀眉心微蹙,下一秒不知用了什麼法子就把吳桐給拽了出來。
  眾記者反應不及,吳桐也只覺視線天翻地覆,再抬頭,發現自己已被擁著走下台階,橫過她肩胛的手臂堅強有力,帶著她一步步突出重圍。
  她忽然間就失去力氣,不敢偏頭看,哪怕只是一眼。
  記者要追,保鑣堵住前路,厲仲謀助理林建岳很快就被記者群淹沒;林建岳笑言感謝媒體朋友關心,但對案子依舊守口如瓶,只稱一切無可奉告。
  Maybach就停在路邊,吳桐被人按進後座,下意識掙了掙,力氣與某人比更是小得可笑;厲仲謀隨後上車,「砰」一聲關上車門,車子完美加速,遠離是非地。
  吳桐瞟一眼後照鏡,幾個不死心的記者還在追著車尾一陣猛拍,她正要收回目光,視線一偏,與厲仲謀的目光碰撞。
  他在觀察她,隱密而仔細;心一顫,吳桐偏頭,正瞧見車子駛下交流道,她不禁拔高了聲音道:「停車!」
  司機老宋最懂察言觀色,聞言正要踩煞車,見厲仲謀臉上沒有表情,於是也就對女士的要求置若罔聞;車子依舊平穩行駛,吳桐坐在那兒,一直咬著唇。
  她沒來得及舒一口氣,耳畔低沉淡漠如大提琴的男聲響起:「吳小姐去哪兒?送妳一程。」
  吳桐心中五味雜陳,沒有接話,垂著頸子;車廂內一陣沉默,這個女人周身泛著「閒人勿近」的氣息。
  之前關於孩子監護權的事,厲仲謀全權交由林建岳處理,偶爾幾次聽建岳彙報,都是在說這女人態度如何、如何強硬,怎麼也不肯讓步。
  她堅持要離開香港,並把孩子一併帶走,到頭來依舊沒談攏,厲仲謀不願再耗,直接找律師行送了律師信去。
  剛才在法務辦公室,她依舊堅持不肯變更監護權,但是說話時始終不敢直視他;這女人面對他,強勢都丟到哪裡去?如此矛盾……厲仲謀承認自己有些好奇。
  許久,在厲仲謀幾乎以為她已經妥協時,她卻重新開口:「我要回公司處理些事情,厲先生你現在和我們老總關係鬧得那麼僵,大概不會想在我公司樓下被記者拍到的,不是嗎?」
  這個女人語氣不卑不亢,一句話就準確切中要點,厲仲謀心下訝異,眉梢微挑,開始正視她;吳桐目光一頓,垂眼避開。
  這個男人的眼神沒有溫度,那如冰的目光更令人膽怯,卻又如同泥淖,致人深陷,令她萬劫不復。
  厲仲謀卻依舊凝著目光,眼瞳中幾分打量,直到捕捉到她眼中一晃而過的黯然,他才低一低眉,思索半秒,再抬眸,「老宋,停車。」
  車子剛停穩這個女人就開了車門,也不顧車流,橫穿馬路到了另一邊的巴士站。
  這一邊,Maybach沒有開走,而是拐了個彎,停在停車格內;後座的厲仲謀,看了一眼那個縮在隊伍後等巴士的身影,收回目光,拉出鑲嵌於車中的筆記型電腦,開始處理檔案。
  他啟動觸屏功能,執著電腦筆,靜靜點閱翻看;這一端,吳桐也是靜靜的,她坐在那兒等巴士,懊惱浸染眉心眼角。
  她想不明白,事情怎麼會落到如今這個地步?

  ◎             ◎             ◎

  上個月二十七號是童童生日,吳桐那幾天一直在加班,沒辦法陪他,童童為此幾天沒笑過,吳桐答應有時間一定帶他去迪士尼玩一趟,他才稍微開心些。
  整個月吳桐都在忙碌中度過,她準備離開TC,月初就遞了辭呈,剩下的三個月,手頭的客戶和專案必須全部交接完畢。
  吳宇的公司出了問題,她這個做妹妹的再不回去幫忙,實在說不過去;聽說她要回南京,最開心的要數母親,多年來女兒和寶貝外孫在外生活,一年也見不到幾次面,現在只盼吳桐快點辦妥離職手續。
  吳桐卻總犯難:「爸他……」
  「你爸也是心疼外孫,才會去在乎那些閒言閒語,他就是脾氣倔了點,沒事,媽和妳哥都會勸他的。」
  吳桐這才放下一半心來,專心處理手頭的業務。
  分身乏術,她不得不請菲傭照顧童童,偏偏兒子從小一直十分黏她,對露絲瑪麗左看右看,就是不滿意。
  好友顧思琪的越洋電話幾乎成了吳桐的專屬抱怨時間,她懊惱著不知該怎麼教下屬、怎麼教兒子,思琪卻直誇童童好樣的,心裡除了他媽咪不會再有別人。
  「童童這麼做也是想引起妳注意,這孩子從小心思就特別多,妳這個當媽的又不是不知道。」
  吳桐聽她這麼說,心尖不知不覺柔軟;是啊,她有個這麼任性地只黏她的兒子,工作再忙也值得。
  偏偏,有人不肯放過她。
  時值TC面臨最大的公關危機,TC的主體業務被厲氏打壓得毫無招架之力,公司上下,工作間隙總是充斥著「厲氏又怎樣怎樣……」的小道消息,無所不在,連去茶水間倒杯咖啡都聽得到「厲仲謀」三字。
  吳桐覺得煩,但也只能安慰自己,幸好再過三個月就要永久遠離,可是煩心事卻一樁接著一樁地來。
  這天下午臨下班,吳桐在職期間參與的最後一個專案出了點問題,總監揪著她和她帶的兩個下屬狠狠地批,她一面挨訓,一面伸手進口袋,按掉一直在震的電話。
  吳桐當天必須重做一份Sales名單,她忙到連喝水的時間都沒有,天色徹底暗下來,她透過玻璃幕牆往外望,恍然發覺時間已晚。
  還有一部份資料沒有整理好,同組的見她還在埋頭苦幹,有點過意不去:「桐姐妳先回去吧,剩下的我們搞定。」
  吳桐咬唇想了想:「那就麻煩你們了。」
  她退出OA,收拾東西走人;邊往電梯間走邊摸出電話開機,下午好幾個未接來電都是家裡的號碼,大概是童童催她快回家。
  吳桐回撥過去,露絲瑪麗的嗓子緊張到發抖:「童童到現在還沒回家!」
  她沒太在意,兒子用這招捉弄人不是一回兩回了,安撫地笑笑:「妳去隔壁張先生家問問,看童童是不是和可可在一起。」
  張先生的女兒和童童關係好,張翰可也是個小滑頭,兩個小孩子人小鬼大,聯合起來欺負大人。
  「早就問過了,童童不在他們家,可可說她被童童拉去看大明星,結果他們兩個人走、走散了……」
  吳桐腦中「轟」的一聲,立時慌了神,慌不擇路地奔到停車位取車;張翰可也說不清楚情況,吳桐在飛速行駛的車裡撥電話,撥到學校,聯繫任何孩子可能去的地方;再不行。就只能報警了。
  正當六神無主時,她手機震動起來,一看是家裡號碼,她趕緊接聽,握手機的手緊得恍如抓著救命稻草,這回終於有了童童的消息,卻是說,孩子出了交通意外正在醫院。
  露絲瑪麗口齒不清地絮絮叨叨,吳桐心下焦急,飆車趕去,途中自己竟出了意外,她的那輛豐田與前方的車尾相撞,保險桿撞得面目全非;她棄了車,跑了兩個街區到醫院。
  耳邊只有一個聲音在迴響,童童不能有事!
  她只有他了,她不能失去他……
  到醫院時童童已經睡了,孩子傷了小腿,傷勢不重;倒是她自己,額頭鮮血淋漓的,痛也沒發覺。
  吳桐的信用卡和現金都丟在車上,兩手空空;護士遞過來紙巾和吸水紗布,示意她擦擦臉,告訴她,送孩子來的人墊付了所有費用,就在病房還沒走。
  吳桐擦拭完臉上血跡,去見恩人,那是個身材高挑的女人,背門而站,吳桐推門進去時她正巧轉過身來。
  吳桐呆了半天才晃過神,可是突然之間如鯁在喉,說不出話,倒是張曼迪見慣這種場面,頗不以為意,她對著吳桐輕笑,笑容明麗動人,「妳好。」
  吳桐腦中渾沌,「妳、妳好。」
  吳桐不敢多言,趕緊去看童童,孩子睡得香,小臉卻跟病床上的床單一般慘白,她看著心疼。
  童童手裡還攥著一張簽名照,抓得很緊,吳桐費了點勁才把它抽出來;是面前這位女星的照片,還有她的簽名,落款處是孩子稚嫩的筆跡:媽咪,以後都要開開心心的!
  張曼迪站在不遠處,徐徐地說:「這孩子很懂事,說妳是我的影迷,特地跑來向我要簽名。」
  影迷?
  吳桐握著兒子的手,一愣,努力許久才回想起,自己似乎確實說過這樣的話。
  不久前金像獎直播,這個女星挽著同門師弟走紅地毯,司儀問:「Mandy妳獲得提名,男友有沒有提前送上祝福?」
  張曼迪一抹動人笑靨印在唇邊:「Eric這陣子忙,不過他答應盡快飛回來為我慶祝,不論我有沒有獲獎。」
  吳桐在電視機前僵成雕像,童童穿著印有加菲貓大頭的睡衣,揉了揉惺忪睡眼,抱著牛奶罐子,屁顛屁顛地跑過來,見她發呆,咯咯笑:「媽咪是她的Fan?」
  她沒說話,轉過身來輕輕擁抱兒子,童童用他的小手撫摸她的額頭:「媽咪妳冷嗎?」
  「不冷啊,怎麼了?」
  「妳的身體在發抖呢!」
  當時身在高級病房中的吳桐也在抖,她逼自己冷靜,將照片收好,伸長手臂撫摸兒子水珠兒一樣的臉蛋。
  「我想問一下,我兒子怎麼會……」
  張曼迪正走向床邊,目光逡巡在孩子的臉上,眉眼、鼻子、還有那樣微微抿著的唇角……
  吳桐的話打斷了張曼迪的遊思,她略微頓一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我剛回國,很多狗仔在經紀公司樓下等我,場面有點亂,這孩子被他們擠進了車道。」說著,張曼迪不禁又望向那一枚小小臉孔。
  張曼迪也不清楚自己怎麼就願意荒廢幾個小時,守在這個孩子身邊,聽他說他自己,還有他的媽媽。
  小小年紀,又懂事、又俏皮的孩子本就不多見,更何況,他還有這樣一張令人熟悉的臉,連Eric看到這孩子時,也是一度愣怔。
  吳桐沒有再多待,她去補填童童的入院手續,帶路的護士看著吳桐慘白的臉,有些擔憂,「太太,妳應該先去處理一下妳自己的傷口。」
  太太?
  吳桐聞言,禁不住淡淡嗤笑。
  入院單交到吳桐手中,童童的姓名、出生年月、血型都已填好,她在家屬一欄補上自己的名字。
  吳桐昏頭暈腦,捏著備份往回走,另一手捂著額頭,黏在傷口上的紙巾和紗布已被血潤透,她才想起要為自己掛號;這時候眼睛已經有些失焦,腳下越發地沉,疼痛麻痺接踵而來要擊垮她。
  吳桐泫然欲泣,卻發現眼睛乾澀,七年來她從未流過淚,一滴都沒有,大概淚腺已經失去功用,她扯一扯嘴角。
  再過一個轉角便是門診處,吳桐在這裡撞到一個人,她腳步一趔趄,重心不穩,直直栽倒。
  「小姐,小姐……沒事吧?」男人的聲音低沉緊繃,吳桐恍惚睜開眼,望著面前朦朧人影,像是幻覺。
  她朦朧著眼,看著頭頂上方這張英俊的臉,慢慢的,她兀自輕笑,喃喃自語:「不是真的……」頭頂的燈異常刺眼,但緊隨而來的一片黑暗,迅速籠罩住她……
  吳桐再醒來時已被安置在急診室,傷口已經縫合,但周圍沒有人,她坐起來,扶額淺笑,果然是幻覺。
  入院單的備份不翼而飛,吳桐也沒太在意,她向公司請了半天假,把童童轉到普通病房,車子送到維修廠,再回家洗個澡,換身衣服,下午繼續上班;忙碌但是風平浪靜地過了幾天後,吳桐接到陌生來電。
  對方直截了當:「您好,我是厲先生的助理林建岳,想找您談談關於您兒子的事。」
  厲先生?香港七百萬人裡,姓厲的何其多?她認識的有幾個?辦事效率如此之高的,又有幾個?
  「嘀!」巴士到站的聲音狠狠掐斷吳桐的思緒,她揉一揉緊繃的太陽穴,起身上車;同一時間,厲仲謀關閉電腦,偏頭望一眼窗外,巴士正關門啟動。
  他收回目光,說:「老宋,開車吧。」
  「回公司嗎?」
  厲仲謀闔上翻蓋,沒抬頭:「去接小少爺。」
  吳桐到學校接童童放學,卻被告知孩子已經被人接走,能讓孩子乖乖跟著走的,還能有誰?她手頭有林建岳的號碼,撥過去,童童果真是厲仲謀帶走的。
  「官司還沒開審,他憑什麼不聲不響接走我兒子?」她在這頭氣哼,林建岳在那頭苦笑。
  這個女人如此強悍的一面,怎麼不去拿給媒體看,不去拿給他老闆看?在他面前倒是很會耍威風。
  腹誹歸腹誹,林建岳表面依舊一派溫和:「吳小姐,我也是拿別人薪水,替別人辦事,您要接孩子的話,自己去跟厲總說,行嗎?」
  果然,她不吭聲了。
  「我現在很忙,要不我把厲宅的地址告訴您,或者派輛車直接接您過去?」他話說得滴水不漏,吳桐覺得自己再吵下去,都快成了罵街的潑婦,僅有的一點面子也丟了個乾淨。
  林建岳也不是騙她,是真的忙!厲仲謀今晚的行程本來已經排滿,結果他心血來潮要陪兒子,苦了眾助理室的人,得替老闆收拾爛攤子。
  她拿著電話,微垂的頸項勾勒一道落寞曲線,想到童童、想到孩子叫厲仲謀爸爸,她接受不了。
  吳桐抬起頭,一逕往路旁走,去攔車,「你把地址告訴我,我自己過去。」
  「好,我直接發給您。」林建岳語氣不變,客套又客氣,心裡卻在想,可總算打發走了這尊女神。
  坐在計程車上的吳桐,卻看著隨身鏡裡的自己,二十七歲的女人,上著薄薄的妝,唇紅齒白,也不乏追求者,還算有魅力可言,可偏偏眼睛裡憔悴得可以。
  當年剛進厲氏實習時的自己是什麼樣的?
  隨身鏡的另一面有放照片的地方,那就是她幾乎要遺忘的,曾經的自己;女孩頭髮細碎,紮起個馬尾,黑色上衣,瘦、小臉,無所謂地笑。
  事情演變到今天這個地步,她一個單親媽媽,跟憑空出現的孩子生父爭監護權,這能怪誰?只能怪她自己心裡那麼一點該死的貪戀,貪戀到,總想要為過去一段還未開始便已結束的愛情留下點什麼。
  孩子是她的唯一,甚至是一半的生命,厲仲謀擁有一切,為什麼還要和她爭?心裡恨極了,偏偏只能緊咬著唇齒,一切都往肚子裡吞。

  ◎             ◎             ◎

  厲宅座落在半山,吳桐到達的時候已經是傍晚;傭人領著她進門、穿過花園,透過落地玻璃窗,吳桐見童童和厲仲謀各自佔著電視螢幕一端、各拿一支遊戲搖桿。
  落地窗映著夕陽餘暉,一大一小的兩人、一模一樣的姿勢,坐在純白的絨毛地毯上,在模擬得異常真實的槍炮聲中突圍;兩個人落在地上的影子,緊密地連在一起。
  吳桐沒見過這樣的厲仲謀,懶懶的姿態,卻是興奮的表情,和童童一樣,在虛構的世界裡尋找快樂。
  同樣的眉眼,沉默時都習慣抿唇;開懷時,那如出一轍的下頷揚起的弧度……孩子沒有一個地方是像她的,意識到這一點,吳桐心裡抽了一下。
  再放眼望去,童童對這個父親並不算親暱,二人中間隔著寬大的茶几,互相也不交談;但童童總是趁所有人不注意時,偷瞄一眼另一邊的厲仲謀。
  孩子的目光中藏著探究、好奇,還有隱隱的……血脈親情,兒子的心思騙得了其他人,騙不了吳桐;他從小就想要一個爸爸,她比誰都了解,可是……厲仲謀不行。
  厲仲謀明明已經發現了孩子的窺視,也不戳破,只是嘴角輕揚,心情甚好;童童很懂事,始終站在媽咪這一邊,然而此情此景,吳桐看著,心中越發淒苦。
  她在外頭久久駐足,傭人等不及了進去通報:「少爺,吳小姐到了。」
  這一瞬間轉變得太快,眨眼功夫,厲仲謀已端正起身姿,也端正了臉色,朝吳桐這邊望來,是吳桐所熟悉的沒有溫度的目光。
  他愛孩子,可以把他的歡樂給予孩子,卻不捨得給予孩子的母親;吳桐感受到一秒鐘的疼痛,一秒而已。
  她走進去,他說:「妳好。」
  她回:「你好。」隨後轉頭對同樣沉默下去的童童說:「童童,跟媽咪回家。」
  孩子遲疑了一下才朝吳桐這邊走過來,步子很慢,一走一頓,到中途突然停下腳步,徵詢地看著吳桐:「我可不可以……」
  童童猶豫著該不該說下去,吳桐已經走到他跟前,「你還有很多作業沒做,再不回去來不及了。」她牽起他的手,「還有,你工藝課的東西也還在家裡,週五要交的,對不對?」
  吳桐一樣一樣地跟他數,直到童童眉眼嘴角全都沉下去、直到厲仲謀皺了皺眉,出聲阻止:「吳小姐。」
  她反射地頓了頓,不為別的,只因厲仲謀的語氣太像自己的頂頭上司;這種完全是應對下屬時會有的聲音,吳桐的腦子需要想一想,才把厲仲謀和自己的老闆區分開來,她沒有必要聽他的。
  她正要去拉童童,厲仲謀快她一步擋在她面前,厲仲謀身材頎長、個子高,吳桐差一點撞在他身上,視線一下子有些慌亂,不知該看向哪裡。
  吳桐的目光一一掠過他解開兩粒鈕釦的襯衫,立領處低調的鑲邊紋路,方形鑽釦上刻著的E,這個男人的每一個細節都經過精雕細琢,而這任何一處,都不適合吳桐停留。
  厲仲謀擋在童童身前,他撫摸兒子的髮頂,對她說:「我有事要找妳談,能不能隨我去一下書房?」
  吳桐看見他微微翻動的喉結,才從恍然失神中找回自己,她抬起頭來:「我們沒有什麼好談的。」
  他不說話,只是靜靜看著她。有一種人,生來便有令人甘於服從的氣場,不消言語,安靜的時候也能造就壓迫感,厲仲謀正是這樣的人,吳桐卻完全屬於另一種。

  第二章

  她跟著他去了書房,內心掙扎地跟在這個男人後面,吳桐覺得連他的腳步聲對自己都是一場酷刑。
  進了書房,關門,書房設計成挑高架構,書架從地面直達天花板,木香陣陣。吳桐一進門,厲仲謀便開口:「吳小姐,妳想要多少,開個價。」
  厲仲謀斜倚桌沿,一如往常的冷峻,吳桐沒有接話。
  他看見這個女人眼中一閃而過的錯愕,不禁歎惋,她不是一個合格的商業談判對手,她還不懂如何掩飾情緒;這樣的對手,只會想讓人往死裡整,而不是憐憫。
  「妳開個條件,妳要什麼?我盡量滿足。」
  吳桐握緊拳頭,在他一點一點進逼的勢力下強自鎮靜,鬆開一直緊咬的唇,「我要兒子。」
  厲仲謀表情未變,眼裡卻一黯,「這不可能,除此之外。」
  「那我們也沒什麼好談的。」吳桐轉身走,卻不及他腿長步子快,還沒到門邊就被他拉住。
  他的聲音不見起伏,「吳小姐。」
  「時間不早了,童童還得回去做作業。」
  她拿對付童童那一套對付他,顯然是腦筋還沒轉過彎;厲仲謀眼裡晦暗不明,不再跟她繞圈子,「我其實很好奇,這麼多年妳都不曾找過我,怎麼突然間就想通了……」
  「我寧願你一輩子都不知道。」
  「哦,是嗎?」他終於笑了,只是低笑,說不清、道不明,他的眼睛是極深的褐色,望進她眼裡,「那妳為什麼要讓孩子去找Mandy?」
  吳桐恍惚覺得自己明白他話裡的深意,她想要笑,無奈嘴角僵硬;他把她想得這麼不堪,她卻不知要不要解釋。
  解釋?他會相信?
  「妳利用孩子的行徑,說實話,我不敢苟同。」他像陳述一個堅固到任何東西也辯駁不了的真理,輕巧地安一個罪名給她,沒給她一點翻身餘地。
  「也辛苦妳了,還要在我、以及媒體面前演這麼一場戲。」厲仲謀始終語氣平和,近乎讚許,「事到如今,鬧得滿城風雨,妳應該很滿意。」
  演戲?滿城風雨?滿意?
  她確實該滿意,他這麼多頂帽子扣下來,他把她想得這麼聰明,她是不是該感謝他?他以為她想要什麼,錢?她如果只是稀罕他的錢,就不會、就不會……
  厲仲謀起身往書桌後走,拉開抽屜取出支票夾;他簽支票的動作,她無比熟悉,熟悉到有生之年,無論如何也不願再親眼目睹一次,他卻已將支票遞給她:「之前建岳和妳談,妳拒絕了,也許妳對金額不滿意,所以這次數字由妳來填。」
  「就我所知,妳哥哥的公司資金周轉出了問題,有了這筆錢,幫他是綽綽有餘……」厲仲謀沒有能夠說完……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