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抵死纏綿的痛處《二》
【4.6折】抵死纏綿的痛處《二》

她的初夜比不上他的初戀?沒關係, 反正她也不想要男人為她的第一次負責,但是身為一個等愛、 想被愛的女人,米蘭卻無可自拔的想要擁有丁山更多的愛, 只是她知道丁山心底深處的那個人,不是她!就算已經和他同居、 對她有著獨有的溫柔,但是她知道丁山這男人的心並不全然屬於她。 明明是她的男人,可丁山卻公開地和他的初戀情人,單羽薇見面, 教她一次次在他身上聞見女人香水味;甚至他在睡夢中, 也細聲輕喃著單羽薇三個字。這些不該出現在情人間的禁忌, 米蘭要自己裝作毫不在意,只是當她親眼目睹, 她的男人和單羽薇深情地擁吻彼此時, 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繼續這段或許該被停止的感情……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愛神蘇西
出版日期:
2010/06/18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5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晉江原創網文首選的美食愛情小說,
誰說「美食」與「美男」不可兼得?

她的初夜比不上他的初戀?沒關係,
反正她也不想要男人為她的第一次負責,但是身為一個等愛、
想被愛的女人,米蘭卻無可自拔的想要擁有丁山更多的愛,
只是她知道丁山心底深處的那個人,不是她!就算已經和他同居、
對她有著獨有的溫柔,但是她知道丁山這男人的心並不全然屬於她。
明明是她的男人,可丁山卻公開地和他的初戀情人,單羽薇見面,
教她一次次在他身上聞見女人香水味;甚至他在睡夢中,
也細聲輕喃著單羽薇三個字。這些不該出現在情人間的禁忌,
米蘭要自己裝作毫不在意,只是當她親眼目睹,
她的男人和單羽薇深情地擁吻彼此時,
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繼續這段或許該被停止的感情……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蘇西臭著一張臉進了辦公室,昨晚沒睡好,要她逢人便笑臉相迎,有點強人所難!手上的文件快要整理好了,下一步企劃部總監程丹萍要她幹什麼,她也不想管了。

  黃岑和小毅看見蘇西那張陰沉的臉也不敢惹她,遠遠避開她,忙著自己的事。

  蘇西低著頭,煩躁地將手裡的簽字筆轉著圈,心想:最好都離我遠一點,免得我火山爆發!

  冷不防的,頭被人敲了一下,她嗔怒地抬起頭來,是哪個傢伙想死啊!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調皮的笑臉,是蘇東。

  看得出今天他特意打扮過,雖然還是一身黑衣,但衣服合身的剪裁勾勒出他挺拔俊朗的身材,襯衫衣襟上的暗色花紋讓他透著一絲優雅,而脖子上的銀色項鍊更讓他具有男人的野性。

  她眼睛一亮,朝他吹了聲口哨:「大騷包,今天打扮這麼得帥,準備去泡妞啊?」

  腦袋又被他彈了一下,他笑著教訓她:「小丫頭,別學別人吹口哨!」

  她慍怒:「大冬瓜,別老敲我頭,難怪我覺得我越來越笨了,都是你害的!」

  他哈哈笑出聲,「妳怎麼不說妳爸媽生妳時就這樣?」

  蘇西臉色一沉:「不許說我爸媽!不許欺負我是……」她的眼眶一紅,硬生生將後半句「沒爸爸的孩子」的話吞了回去。

  蘇東看著她淚光盈盈的模樣,倒是慌了手腳,一起共事這麼久,他還是第一次看見蘇西這麼情緒外露,他連忙道歉,「是我不好,我這個冬瓜不好,別難過了好嗎?」

  蘇西正難過,聽他說自己是冬瓜,不禁噗哧一聲,破涕為笑,小臉彷彿陰霾的天空突然放了晴,陽光燦爛,晃得蘇東眩目。

  蘇西笑出聲後,不好意思的用袖子擦擦眼角,抬起頭,看見蘇東怔怔看著她,她摸摸臉,以為是剛才玩簽字筆將墨水弄到臉上,連忙問他:「怎麼啦?我臉上有東西?」

  蘇東回過神,俊臉上飛過一抹可疑的紅,他清清嗓子,對蘇西說:「是啊,妳臉上是有東西。」

  蘇西信以為真:「真的?那幫我擦掉。」說完把臉湊到他的面前。

  他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臉,白嫩如玉,她眉目如畫,小嘴嫣紅,讓他不由自主想捧著輕吻上去,他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猛地一退後,心臟怦怦直跳。

  他是怎麼了?怎麼會對他一向視為開心果的妹妹產生曖昧的想法,感覺就像要亂倫,天啊,他想找死啊?

  他吞吞口水,潤潤乾澀的喉嚨,然後恢復他一貫愛捉弄人的本性:「妳臉上本來就有東西啊,鼻子、眼睛、嘴巴不都是嗎?沒有東西不成了一張大餅臉嗎?」

  蘇西瞪著他,該死的冬瓜就有本事讓她抓狂!她朝著他,一個個字從嘴唇裡擠出來:「從哪兒來就回哪兒去,滾!」

  蘇東哈哈笑:「開玩笑,別生氣嘛,今晚哥哥請妳吃飯!」

  蘇西白了他一眼:「臭男人,沒一句真話,你今晚要和誰鬼混?」

  蘇東:「不要說得這麼難聽,今晚我就想和妳吃飯。」

  蘇西哼了一聲,蘇東擺了一個酷酷的造型,問她:「怎樣,我帥吧?」

  蘇西上下打量他:「嗯,不錯,挺性感的!」

  蘇東眉開眼笑:「真的,我還不好意思自誇呢,我也覺得我很性感。」

  不僅女人需要性感,現在的男人也喜歡性感這個形容詞。

  男人對性的理解驚人一致,對性感的解讀卻五花八門,為自己性感加分的手法也各不相同。

  蘇東認為自己的氣質讓他很性感,從那些喜歡他的女人眼中,他很容易就讀到了她們需要他的訊息,他也喜歡用性感的男人味征服女人。

  蘇東自我感覺良好地說:「性不能天天做,性感可以天天看。」

  蘇西嘴角勾起一抹笑,淡淡地接下去:「性感的種馬。」

  蘇東氣餒地看著她:「妳就喜歡打擊我是嗎?」

  蘇西:「誰教你要來惹我呢?」

  蘇東咬牙:「是啊,我真是吃飽了撐著,幹嘛來招惹妳?」這個沒心沒肺的女人!他掉頭就走,但在門口又轉過頭來,「晚上一起吃飯哦!等我!」一臉異常的認真。

  因為蘇東無心的玩笑讓她又想起了父親。

  經過多年的尋找,從滿懷希望到失望,再到無望與絕望,她和媽媽已經由最初的熱切慢慢變得木然,猶如傷疤雖然已經癒合,外表看不出來有什麼異樣,但要是狠狠的把心剖開來看,裡面依然是鮮血淋漓。

  她和媽媽都儘量避談父親的一切,唯恐對方難過,伴隨蘇西成長的除了憂鬱,更有深深的傷痛,她將頭埋進手肘,歎了口氣。

  手機在這時候響了起來,蘇西接起電話,哽咽說著:「喂,哪位?」

  電話那頭傳來黑絲絨般的磁性嗓音:「西兒,是我。」除了馬天浩沒人有這麼好聽的聲音,連那個主持人林子峰也不例外,蘇西一聽到他的聲音就又忍不住想哭。

  馬天浩聽到她的哽咽,急忙問:「妳怎麼了?感冒了嗎?」

  昨晚蘇西離開他的家後,他一直擔心她,但又不敢打電話問她在哪裡,怕她嫌他管得太多,今天實在忍不住就打了通電話給她,哪怕只是聽聽她的聲音也好。

  蘇西此刻只想躲在他懷裡好好痛哭一場,他溫暖的懷抱總是會讓她心安,她吸吸鼻子說:「沒事,晚上我去你那裡可以嗎?」

  馬天浩的臉上露出了喜出望外的笑容,可惜蘇西看不見,他連說:「好、好。」

  蘇西說:「晚上我想吃你做的菜。」

  馬天浩說:「好、好。」

  蘇西又說:「那你晚上來接我下班。」

  馬天浩說:「好、好。」

  蘇西有點想笑:「你傻了嗎?就會這個字嗎?」

  馬天浩說:「好,不是,那個……」

  蘇西說:「傻瓜,晚上我等你。」

  蘇西強忍著笑掛了電話,她在心裡暗想,別看馬天浩看似瀟灑,其實有點傻傻的,但自己不就是喜歡憨厚一點的男人嗎?她瞇著眼睛想起馬天浩含笑的模樣,那麼儒雅與風度
  翩翩,好像很眼熟的樣子,她拍拍自己的腦袋,應該是哪個大明星和他很像吧,突然間想不出來了。

  蘇西不知道馬天浩只有在她面前才會變得如此手足無措。

  有人說戀愛中的男人智商是一位數,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零。

  看起來戀愛確實真是個難解的事情,愛情容易蒙蔽人的雙眼,這就不難解釋為什麼會有雌雄大盜,為什麼古今中外那麼多大奸大惡之人也有紅粉知己。

  原來愛,是盲目的,不過在現代的都市裡,一個真正能為情痴狂的男人是難能可貴的,更何況還是一個超級優質男。

◎             ◎             ◎

  劉燁和蘇東在烹飪協會的商務大樓裡,與烹飪協會會長李秉成商討「金廚帽」烹飪比賽的推廣內容,李秉成看著俊雅的劉燁笑著問:「小燁,你父親最近還好嗎?」

  劉燁點著頭:「還不錯,謝謝李叔關心。」

  李秉成摸摸已經有點花白的頭髮說:「時間過得真快,看到你就想起當年你父親奪得金廚王稱號的樣子,當時他也正像你這般風華正茂,只是一晃眼二十年就過去了……」

  蘇東詫異地看劉燁:「燁,怎麼沒聽你說過?」

  劉燁笑:「因為我沒有子承父業,所以不想提。」

  李秉成看著劉燁說:「這事不能怪你,人各有志。」

  劉燁的笑容有點黯淡,唸書時候,他違背了他父親的意願,不去學廚,而自作主張上了自己喜歡的美術學院,父親到現在都還不肯原諒他。

  李秉成則思緒萬千,當年金廚王激烈一戰,他還記憶猶新。

  勝者劉正樹憑藉「金廚帽」廚王頭銜在餐飲界是風生水起,前景一片蓬勃,而敗者蘇丹青則銷聲匿跡,二十年來杳無音訊。

  既生瑜何生亮?是命中注定還是造化弄人?他身為當年的旁觀者與見證人,卻也看不透。

  而蘇東在一旁則頻頻看手錶,劉燁瞥見問他:「你有事?」蘇東並沒說話。

  劉燁覺得也談得差不多了,便起身和李秉成告辭,李秉成用欣賞的眼光看他,拍拍他的肩頭說:「如今你在廣告業的發展並不比你父親差,這次金廚帽大賽推廣全靠你了!」身為會長,他也希望能把「金廚帽」大賽的影響力儘量擴大,最好能讓全世界都熟知中國的美食文化。

  劉燁謙虛地擺擺手:「哪裡,李叔,您太誇我了!不過您放心,我會盡最大努力把大賽宣傳好的!」

  李秉成含笑點點頭,劉燁和蘇東便告辭了。

  劉燁看著蘇東心急如焚的樣子,問他:「你今天怎麼了?心不在焉的,你別忘了,業務是歸你管的,怎麼全部都由我來接洽了呢?」

  蘇東笑:「看你們那麼熟絡,哪有我插嘴的份?」一邊說著,一邊抓緊時間趕回公司。

  劉燁搖搖頭,轉過臉問他:「這麼急著要回去,是佳人有約了吧?」

  「佳人?」蘇東啞然失笑,「不,是和我妹妹有約了!」

  「哦,想起來了,是那個叫蘇西的吧?」劉燁一下子就猜到了,「你可要注意一點,辦公室戀情不是那麼容易善後的。」

  「你想到哪去了?還說什麼辦公室戀情?」蘇東捧著肚子笑。

  劉燁看他一眼:「那你那麼緊張幹嘛?」

  這下換作蘇東有點結巴,「那、那個,我怕她不等我。」

  劉燁哈哈大笑:「太陽從西邊出來了,蘇大情聖會怕別人放他鴿子,哈哈,要是讓那些老被你爽約的女人知道,我想她們大概會敲鑼打鼓,歡慶一番!」

  蘇東倒是難得的有點不好意思,他催劉燁:「快點,晚了她就下班了!」

  劉燁忍著笑去把車開來。

  當劉燁的轎車停在公司大廈的樓下時,眼尖的蘇東正好看見蘇西從大廈的旋轉門出來,但卻看見蘇西笑吟吟地拉開了前面一輛車的車門,坐上了車。

  「蘇西!」蘇東解開安全帶,急忙下車,他跑到前面的車前,敲敲玻璃窗。

  蘇西看見是他,把車窗搖下來,問他:「老哥,這麼晚才回來?」

  蘇東陰沉著臉:「不是說好晚上一起吃飯的嗎?怎麼不等我?」

  蘇西笑道:「誰知道你是說真的?」

  「我給妳的印象就是那麼不守信用的嗎?」蘇東有點受傷。

  「那、那改天好嗎?改天我請你!」蘇西猶豫地說,她怎麼覺得今天蘇東有點怪怪的。

  蘇東看了一眼駕駛座上的馬天浩,兩個男人對視,蘇東勉強地朝他點點頭,馬天浩含笑地回禮,後面的劉燁按著喇叭,蘇東退後,讓蘇西他們離開。

  望著車子的背影,他的臉上掠過一絲難以掩飾的失落。

  馬天浩的車子在路口拐了個彎,劉燁看見了馬天浩的側臉,不由一楞,「是他嗎?」劉燁探出車窗想看個清楚,車子已經疾弛而去。

  蘇東再回到車上,一臉沮喪,劉燁笑他:「被人捷足先登了吧?」

  蘇東長歎一聲,沒說話,劉燁看著他:「別把自己掉進去了。」

  蘇東心裡一驚,他也覺得自己不太對勁,怎麼心裡酸溜溜的,像在吃醋?他晃晃腦袋,趕緊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感覺給甩開。

  劉燁對蘇東說:「你別失落了,今晚我請你吃飯,順便看美女。」

  「美女?」蘇東強迫自己打起精神來,「你要泡妞啊?」

  「說什麼啊!」劉燁笑罵他,「是要和單羽薇吃飯。」

  「單羽薇?是我們美院的校花?」蘇東馬上恢復了精神。

  學姐單羽薇何等有名,可惜他比她晚了好幾屆才進了美院,沒能親眼一睹芳容,深以為憾,不過他知道公司的那個「丁冰山」曾是單羽薇的男朋友,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分手了,接著單羽薇便去了英國,聽說在英國發展得很不錯,怎麼現在又跑回來了?

  「那太好了,一起去吧!不過……」他狐疑地看著劉燁,「我不會當了無形的電燈泡吧?」

  「你要是燈泡,那我也是,我們看誰比較亮好了!」劉燁沒聲好氣。「晚上最主要的是要叫丁山一起出來的,知道了嗎?」

  蘇東恍然大悟,「那我們不成了王婆,撮合西門慶和潘金蓮?」話一出口他發覺比喻得不對,再看劉燁被他氣得鐵青的臉,他趕緊識趣地閉上嘴。

◎             ◎             ◎

  而被劉燁和蘇東掛在嘴邊的丁山,此時正在市郊的一棟公寓樓下徘徊,不時抬頭看著樓上的窗戶,他在等著誰?也不知抽了多少根菸,丁山回到了車上。

  她還好嗎?還恨他嗎?他往車座上一靠,神情疲倦。

  她兩天沒來上班了,每次到調研部的大辦公室,看見她空空的辦公椅,他的心也空落落的。

  他又點了菸,黑暗裡只見火紅的菸頭在發亮。

  儘管他知道再怎麼懺悔也沒有用,但想起那天晚上發生的事,他的手就不由緊握成拳頭,在方向盤上狠狠砸了一下,那晚的他就像個幾輩子沒碰過女人的色鬼,就那麼強要了她,只是他真沒想到她還是個處女,早知道這樣,那他怎麼樣也不會碰她的。

  她的哭泣聲好像還在耳邊,閉上眼,他滿腦子都是她那含淚懇求他放過她的眼神,這兩天他也沒心思上班,他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來彌補他犯下的過錯。

  她會接受他給予她的補償嗎?丁山在黑暗裡苦笑一下,他自言道:「丁山,你要給她錢嗎?還是給她你的人?你不是早已沒有了心,既然給不了她感情,那你只能給她物質補償了,問題是她會接受嗎?」

  他蹙著眉頭將菸掐滅,推開車門又站在樓下往上望。

  那晚他送她回來,到了這座公寓樓下,她並不讓他送她上樓,看著她有點蹣跚但決絕的背影,他的心充滿了罪惡感。

  今晚他在樓下已經等了好一會兒了,他不知道她住幾樓,他想看她一眼,確認她還好就走。

  夜色中每戶人家的陽台都是黑鴉鴉的,終於六樓一戶陽台上的門開了,一個苗條的身影在晃動,似乎在晾衣服,他心裡一動,那個女人,依稀是米蘭。

◎             ◎             ◎

  米蘭散著濕漉漉的頭髮,她剛洗過澡,一整天她都茫然無神,她慢慢將衣服洗好,再拿到陽台上去晾。

  客廳裡阿青與她男朋友在看電視,一邊打情罵俏。

  狗兒Jack蜷臥在沙發一角,用一雙溫順的眼等著米蘭晾完衣服。

  米蘭租的套房是三個房間合為一間的,因為在郊區,所以價格要比市區便宜一半,為了更省錢,她和別人合租這間房子。

  左邊的一個房間是一位在音樂學院上學的女孩小丹住的,米蘭的臥室在中間,右邊的便是在酒吧上班的阿青住的,不過她的男友長期居住在此。

  滿屋住的都是女人,有個男人確實有點不方便,特別是夏天,想穿得清涼一些都不可以,對此,小丹頗有微詞,但是米蘭只是笑笑,有個安身穩定的居所她就很滿足了,總比住平房要來得安全與舒適些,平時穿衣服注意一些就是了,何況現在已經入秋了。

  米蘭將衣服一件件掛在晾衣架上,一邊心不在焉地想著明天要不要去上班,她已經兩天沒去上班了,再不去的話會被公司開除的。但是她害怕去上班,因為會看見他。

  想到他,她的手不禁一抖,她又想起了那晚他對她狂野的掠奪。

  她怕這個男人,原應該恨他入骨才對,但為什麼想起他的時候,她的內心會有惆悵與哀傷的感覺?答案她自己很清楚,那就是其實心裡深處她是愛著他的。

  她的眼眶一熱,兩顆淚珠掉在了自己的手上。

  兩天了,她躲在家裡獨自舔舐著內心的傷痛,心裡曾閃過一絲小小的期望,可悲的是,她甚至希望他能打個電話來問問她怎樣了,但是,他沒有。他是她的第一個男人,但在他心裡,她又算什麼?

  她也想了很多,思考還要不要繼續做這份工作,但是現在工作這麼難找,華奧廣告公司是許多人夢寐以求、擠破腦袋也想進來的,就這麼放棄了是很可惜的,再說她也需要這份工作,馬上又要交弟弟的學費了,換工作的繁瑣與損失她也折騰不起。

  她哀傷地搖搖頭,殘酷的現實與生活壓力容不得她有半點逃離凡塵的思想。

  她無意中往樓下看了看,突然全身一抖,一個她想見又怕見到的身影正佇立在樓下!

  隔著那麼高的距離,她仍能感覺到他那深沉冷冽得讓她心悸的眼神。

  她的手一顫,衣服掉落在地上,她也顧不得拾起,掉頭便跑回自己的屋裡,她背靠著門,手捂著胸口,心臟在怦怦直跳。

  她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也許,也許是她看花眼了,他怎麼可能到這兒來?她想了想,埋怨自己是驚弓之鳥,胡亂認錯人。

  她滿腦子嗡嗡作響,也沒去注意外面客廳裡的一陣喧嘩聲。

  她喘了口氣,準備出去把衣服重新晾好,順便幫Jack弄點吃的,剛一拉開門,她就和站在門口的人打了照面,是他!丁山!

  她嚇了一跳,沒想到他會來,下意識地揪住自己的衣襟,躲在了門邊。

  他深邃的目光直盯著她,她不敢看他的眼睛,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

  一個腦袋探了進來,是阿青,她滿臉豔羨地對米蘭說:「美女,什麼時候交了一個帥哥男朋友,怎麼沒聽妳說過?」又一個腦袋探了進來,小丹看了看丁山,對米蘭說:「姐姐,眼光不錯,是個極品呢!」米蘭不知道說什麼好,她漲紅了臉。

  丁山沒有經過她的同意,逕直進了門,他高大的身影讓小小的空間一下子擁擠了起來。
 
  她的房間很小,但米蘭收拾得清新雅緻,房裡沒什麼東西,就只有一張桌子、一個書架和一張床,他看了看米蘭,便坐在她的床上。

  門口兩個看熱鬧的人向米蘭擠眉弄眼,便離開了,順手還把門帶上,給他們留了單獨相處的空間,米蘭侷促地站在他的面前,就像被老師罰站的學生一樣。

  他看著面前纖細清麗的人兒,冷峻的眼裡閃過一絲憐惜,天氣漸涼,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小衫,裡面穿著一條睡裙,露出她光潤美麗的小腿。

  他順著她的腿看到她的小腳,她的光腳踏在灰色小毛氈上,顯得嬌白粉嫩,感覺到他灼熱的眼光,她把腳往後縮了縮,這個男人,天生就有一種強勢,讓她無法抵禦。

  他站了起來,米蘭不住後退,他把她逼到牆上,一手扶著牆,一手抬起她的下巴問:「我就這麼可怕嗎?」

  米蘭怯怯地抬起眼看著他,淚水一顆顆地滴落了下來。

  他用手去擦,但她流的淚更多、更快,他被打敗了,女人都是水做的嗎?怎麼這個女人總愛在他面前哭?他一時沒了主意,原先準備要問候她好不好的話語,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捧著她的臉,看著她被淚水襯托得水灩灩的眼睛,俯下臉,他的吻,印在了她的唇上。

  不再像那晚的粗野與狂暴,取而代之的是溫柔與愛惜,她被他的突如其來的吻弄得不知所措,她睜著雙眼,連抗拒都忘了,任由他吮吸索取。

  他看著她心不在焉的樣子,懲罰性地加深了這個吻,他靈活的舌探進了她的嘴,挑逗著她的丁香,並用力地吸吮著,她忍不住低吟一聲,卻勾起了他的慾望,他抱著她,一邊用手撫摩著她的纖腰,慢慢往下撩開她的裙子,順著她光滑的大腿往上探去……

  「不要、不要。」米蘭捉住他的手阻止他,他在她耳邊重重喘息,及時控制住了自己,將他的手從她的大腿處抽回。

  米蘭秀髮散亂,臉色緋紅,不敢看他。而他的俊臉也閃過一絲尷尬,在她面前他老也控制不住自己,米蘭掙開他想逃到一邊,卻被他一把攔腰抱住。

  隔壁的小丹在房間裡放著音樂,一個不知名的歌手在低吟淺唱,淡淡的哀傷瀰漫在空氣裡。

  丁山和米蘭相擁著,靜靜聽著音樂聲,他聞著她頭髮的清香,而她的臉貼在他的胸口,眼睛酸澀,這個讓她又愛又恨的男人,為何總讓她的心裡充滿憂傷?

  他抱著她在床邊坐下,讓她坐在他的腿上,然後在她耳邊輕輕問道:「還恨我嗎?」

  米蘭低著頭不語,他伸出手想抬起她的臉,但她卻將臉埋進他的肩膊處,丁山感覺肩膀一陣濕熱,她又哭了。

  他扳過她的臉讓她看著他,他直望著她的眼睛,對她說:「對不起,原諒我。」

  米蘭含著淚望著他誠懇而深沉的眼睛,閉上眼緩緩點了點頭,淚,從她的眼角紛湧而下。

  他抱緊她,看著梨花帶雨的她,輕吻去她的淚痕,然後將嘴覆上她柔軟的唇,她怯怯地抱著他強壯的身軀,笨拙地回吻他,得到了回應的他,吻得更深了,似乎要將她吞掉一樣,輾轉吮吸著她紅潤的唇,而她昏昏沉沉任他索取。

  不知什麼時候她的外衣已經被他褪去,而睡裙的肩帶也滑落一邊,露出她豐潤白皙的胸,他眼神一暗,將她睡裙拉高,撫摸著她的兩條修長的大腿,慾望如火,將他整個人都燃燒了起來。

  他埋頭在她高聳的胸前,發覺她竟然沒穿內衣!他隔著絲質內衣輕舔她的紅色蓓蕾,她全身一顫發現自己衣不蔽體,她羞澀地想推開他,卻被他推倒在床上,而他的身體傾覆了上來。

  「不!」米蘭捶著他的胸膛想要掙開他的身體,但被他捉住兩條胳膊,他一手將她的兩條手臂固定在她頭的上方,而她裸露出來的胸因為這個姿勢而更加飽滿挺拔,他看著她,下身隔著褲子硬挺如弓。

  他俯下身去,含住她的紅色蓓蕾開始吮吸,麻酥酥的感覺像電擊一樣流過米蘭的全身,她低吟一聲,在他的身下無力地扭動著,他脫掉她的睡裙,直到她穿著粉色小內褲的下體和美麗的胸部完全裸露在他面前。

  他眼裡飽含著慾望,衝動地一把將她的小內褲也褪去,看著她美麗如玉的身體在他身下不停扭動著,一股熱血沖上他的腦海,他將身體密密實實覆蓋住了她,並用下身緊緊抵住了她的柔軟,她驚喘一聲,即使隔著他的褲子,全身赤裸的她也能感覺到他的堅硬和熾熱。

  她又羞又怕,門沒鎖上,要是現在有人闖了進來,那她就不用做人了,她羞怯地懇求他不要繼續了,他充耳不聞,箭已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就在這時,門被人在外面輕聲撞擊了起來。

  兩個人同時停止了動作,丁山直起身來,米蘭趁著這時趕緊將睡裙重新套上,她嬌羞緋紅的臉更顯嬌媚,丁山看著她,眼裡的慾望依然未消,米蘭低著頭,羞怯地不敢看他,她將小外套穿上,過去開了門。

  門口竟然是Jack,牠大概是餓了,眼巴巴地望著米蘭要進來。

  米蘭笑出聲來,這個小東西竟然會自己敲門了,她抱起Jack撫慰著牠:「Jack乖乖,現在就幫你用吃的!」

  「Jack?牠?」丁山看著這隻狗。

  「嗯,牠叫Jack,是我在路上撿到的,是我幫牠取的名,」她仍然有點害羞,嘴裡說著話卻不敢看他,因此她沒看見丁山臉上的怪異表情。

  丁山「哦」了一聲,在心裡痛罵自己竟然和一隻狗吃醋,他清咳兩聲,想說點什麼,他的電話就在這時響起,他拿出一看,是劉燁。

  他找他幹嘛?丁山眉頭一蹙,想起了劉燁前陣子和他說過的話。

  他接起來,耳旁是劉燁爽朗的笑聲:「你現在在幹嘛?」

  「你找我有什麼事?」丁山沒打算和他長聊。

  「你看,這麼久了臭脾氣還是沒變,」劉燁笑著,對身邊的人說著。

  丁山聽到劉燁旁邊有一個嬌媚甜美的聲音在說:「他就是這樣的。」

  丁山身體一震,「單羽薇?」

  劉燁對著電話說:「你在哪?趕緊過來吧,我們幾個正在等你吃飯呢!」

  丁山直接問他:「是單羽薇?」

  劉燁回答他:「是。」

  丁山說:「我都說過了,我不想見到她。」

  劉燁在電話裡不好說話,咳嗽一聲:「你還是來一下吧,我們幾個好朋友好久不見了。」

  丁山冷著聲音:「劉燁,你非讓我見她幹什麼?我們已經是陌生人了,見了面也沒有意義。」

  劉燁有點上火:「我好心沒好報,好吧,隨你愛來不來,你也別把我當朋友了!」說著掛斷了電話。

  丁山看著電話一陣沉默。

  半晌他似乎想起了什麼,抬起頭來,看見米蘭抱著小狗,正用黑黑的大眼睛看著他,他想對她露出笑容,但牽著嘴角笑不出來。

  他站起身,喉嚨乾澀地對她說:「有老朋友要一起吃飯,我要過去一下。」她沉默著,點了點頭。

  他看著她,臉上有著一絲歉意,但更多的是要離開的急切。

  他走到門口,回過身想親她一下,但是她避開了。

  他看看她,說了聲:「那我走了。」便開了門出去了。


第二章

  米蘭沒有送他出去,只是低著頭用手撫摩著Jack,眼裡的晶瑩慢慢凝結成淚霧,讓她看不清周圍的一切,誰是單羽薇?光是聽名字就知道應該是很漂亮的女孩,看著他接電話時對這個名字的異常,她已猜出他們之間的關係不簡單。

  他那麼匆忙離去,是去見她嗎?米蘭歎了口氣,她有什麼資格去詢問他?他今晚會來這裡,只是慰問一下她罷了,她還作什麼夢,幻想他會喜歡她?

  他是像風不定的男人,留戀的是嬌豔的牡丹或是美麗的薔薇,而卑微弱小的她,注定只是他路上隨心撫慰過的野草……她想著,苦澀的滋味從心裡直泛到全身,她將Jack放下,軟弱地爬到床上拉起被子蓋住了自己,柔軟的被子就像母親溫暖的懷抱,讓她暫時得到了一絲安慰。

  她躲在被窩裡,流出了委屈的淚水……

◎             ◎             ◎

  法國西餐廳裡,色彩柔和的帷幔營造出舒適誘人的氛圍,配以典雅的擺佈方式,加之豪華的餐具、晶瑩剔透的水晶裝飾,更顯其高貴典雅的氣氛,這裡的菜品賣相精緻,口感一流。

  劉燁含笑地看著單羽薇,幾年不見,她已經褪去青澀和稚嫩,更加成熟、嫵媚、性感甚至冷酷,她有著凝脂般光潔的肌膚,五官帶有野性的美,而她的美讓人震撼,無人能匹敵。

  單羽薇用塗著橙紅色蔻丹的手徐徐拿起高腳杯,喝了一口紅酒,美目顧盼生輝,無視西餐廳裡男人傾慕的眼神,她的眼睛裡是水,還有火,經歷旖旎,搖曳生姿,她可以讓男人臣服,燃燒每一個有心的男人。

  蘇東看著傳說中的美女,被她耀眼的光芒所震撼,半晌回不過神來,美院的校花稱號果然實至名歸,她更像一個驕傲的女王。

  劉燁不動聲色地也喝了口酒,單羽薇還是那麼美,還是那麼具有駕馭男人的魅力,還在唸書的時候,他就看出了她的危險性,多少男人簇擁著她,為她痴狂,其中也包括他的好友丁山。

  他親眼看著丁山為這個美麗的女人墜入感情的深淵,到現在都掙脫不出來。

  但劉燁和她也是好友,所以他也硬不起心腸去責怪這個天之驕女,本來感情就是兩個人之間的事,與他這個外人何干?他倒有點慶幸當初自己把持得住,沒有為她動心,不然今天被愛情傷得有如行屍走肉的就是他了。

  至於為什麼要讓丁山和她再相見,劉燁只是想讓他們兩個之間能有一個真正的結果,是再續前緣也好,或者徹底了斷也好,至少丁山不會再像現在這樣頹廢,身為丁山的好友,他知道丁山內心的痛苦。

  他看著手錶,顯示八點三十分,他心想丁山會不會真的不來了?但他有直覺丁山會來的,畢竟這麼多年來,丁山的心裡其實一直沒有放下過她,所以才變得那麼冷漠與孤僻,視女人如無物。

  夜漸漸深了,燭光晚餐及古典音樂使整個西餐廳的氣氛變得更加悠閒、濃郁,法式焗蝸牛、黑松露鵝肝醬、阿拉斯加銀鱈魚、加拿大東海岸的龍蝦,搭配著全套餐具端了上來,在燈光下美不勝收,引人食指大動。

  單羽薇無心用餐,她的一雙美目一直望著餐廳的入口,眉宇間閃過一絲焦慮,他會來嗎?

  環繞世界一圈後,她又回來了,這麼多年了,她心裡的某一角還是專門留給他的,唸書時的那段美好青春記憶,讓她難以忘記,他對她的深情她不是不珍惜,只是那時還年輕,一心只追求生命的璀璨,覺得不應該只束縛在一棵樹上,應該盡情享受生活,於是她放縱了自己,卻被丁山親眼目睹了她出軌的一幕。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