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剩女折草記《下》
【4.6折】剩女折草記《下》

在遇到極品男之前,葉青很確定,玩不起感情的她, 要的只是一夜激情,可當極品男自動送上門時, 她卻一時被男色誘惑,眼睜睜看著他入住她的地盤, 還不時被這男人給壓上床,成了夜夜呻吟的女人。 沒想到這個可惡的男人,不只登門入室霸佔她的家, 還在床上誘惑她,大言不慚地讓她做他專屬的女人! 讓他去見鬼吧!她葉青雖然第一次開葷, 但要成為她的男人,除了要專情、深情、癡情外, 他的床上也只能有她一個人,否則免談! 可惜,她大話說得太早,自以為不會動心, 偏偏一個不小心,愛上這位堪比新世紀好男人, 不僅廚藝了得;一等一的體力更是讓她欲罷不能。 只是還不懂得愛人的她,直到她家的極品男鬧失蹤後, 她才明白,原來她對極品男的愛早已深陷,再也無可自拔了……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唐淨
出版日期:
2010/02/1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2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4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8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4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6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6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愛情如毒藥,女人望著它,害怕卻又不放手;
愛情如毒癮,男人見了它,想戒卻又不捨得。

在遇到極品男之前,葉青很確定,玩不起感情的她,
要的只是一夜激情,可當極品男自動送上門時,
她卻一時被男色誘惑,眼睜睜看著他入住她的地盤,
還不時被這男人給壓上床,成了夜夜呻吟的女人。
沒想到這個可惡的男人,不只登門入室霸佔她的家,
還在床上誘惑她,大言不慚地讓她做他專屬的女人!
讓他去見鬼吧!她葉青雖然第一次開葷,
但要成為她的男人,除了要專情、深情、癡情外,
他的床上也只能有她一個人,否則免談!
可惜,她大話說得太早,自以為不會動心,
偏偏一個不小心,愛上這位堪比新世紀好男人,
不僅廚藝了得;一等一的體力更是讓她欲罷不能。
只是還不懂得愛人的她,直到她家的極品男鬧失蹤後,
她才明白,原來她對極品男的愛早已深陷,再也無可自拔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開車回家,葉青心情愉悅,當她的車經過一家藥局時,腦子想起了一件非常的重要的事情,她和他一直沒有安全措施,葉青的表情有些慌亂,一次男歡女愛,男人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而女人需承擔晉升為人母的後果,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區別,所以女人更應該注意到後果。

  葉青是個理智成熟的都市人,在她和他沒有未來的情況下,她不準備為這次遊戲買單,她沒有獨自撫養孩子準備,更害怕躺在手術台上任人宰割。

  葉青把車停靠在路邊,衝進了藥房,選擇了時間最長的事後避孕藥,回到車上,打開一瓶礦泉水,迫不及待的服了下去。

  葉青用冰涼的手指拍拍臉,調轉車頭朝超市開去,她得去購買些必須品,例如保險套。

  在超市購物的葉青接到了一個讓她心跳加快的電話,熟悉得不得再熟的電話號碼,她家的。

  「什麼時候回來?」磁性的男性化十足的聲音。

  「我在超市,約二十分鐘到家。」臉上是像中獎般的喜悅,聲音也變得很輕快。

  「好,等妳回家吃飯。」

  電話掛斷,葉青有著拿著手機親吻的衝動。

  除了買保險套和生活必需品之外,葉青還買了很多男士用品,歡歡喜喜的提著一大袋子東西回到家。

  打開門,就聞到撲鼻而來的食物香味,釣起了肚子裡的饞蟲,帶著不可思議和別樣的情緒來到廚房,龍逍正背對著她炒菜,飯桌上擺著二菜一湯。

  看著他忙碌的背影,心裡有暖流流過,雙眼有些迷離,這是她曾經夢寐以求的居家好男人。

  龍逍回頭看她,臉上有些淺淺的笑道:「去洗手,準備吃飯。」葉青回他一個燦爛的笑,閃進了浴室,鏡前的人兒眉目間流露出淡淡的幸福。

  龍逍的手藝好得超出葉青的想像,當晚她胃口很好的吃了很多。

  兩人的相處模式是平淡中帶著激情,像生活多年的老夫老妻般,不談情說愛,不說過去未來,不追根究底,兩人的心靈有著絕對的自由。

  葉青在接受龍逍的入住後,放棄了自己的武裝,沒有故作姿態的矯情和彆扭,展現出自己真性情的一面。

  在兩人相處時,龍逍散去了他身上凌厲的氣息,整個人變得溫文爾雅,一副無害的好男人形象。

  飯後兩人靠在客廳上看電視,沒有說話,轉注的看著電視裡的畫面切換。

  「我從明天開始休年假。」葉青幽幽的說。

  才說完,身體騰空而起,葉青揮舞著手抓緊龍逍的脖子,臉上紅暈出賣了她的嬌羞:「你幹什麼?」

  龍逍讓她跨坐在自己的腿上,雙手伸進她寬鬆的大T恤,「本來打算今晚放過妳,看來,我不需要節制了。」他的大手解著她的內衣,看著她被粉色內衣托住的胸形,乳房不僅堅挺,而且形狀優美。

  龍逍的呼吸急促了起來,他伸出手在她僅穿著短褲的長腿上撫摩著,她的腿部肌膚光滑而有彈性,手沿著她的小腿慢慢往上觸摸,一直深入到她的大腿根部,有向她神秘地帶進軍的趨勢……

  葉青紅著臉,捉住了他的手,低著頭說:「到床上去吧!」

  龍逍將葉青緊緊抱住,將頭埋進她的脖頸處,葉青能感覺到他熾熱的呼吸就在她的耳邊:「今晚,換個地方做,我要在房間的每一個角落都留下我們愛的痕跡!」

  葉青表情有些怪異,因為她的粉臀感受到了他呼吸更熾熱的堅硬正頂著自己……龍逍雙手捧著她的臉,用力吮吸著她的香唇,同時用舌頭撬開葉青的牙齒,輾轉舔吻,似乎要將她整個人吞噬下去……

  葉青忍不住發出了低吟聲,他的唇異常的火熱,將她的意識燃燒成灰燼……

  龍逍兩腿間的堅硬正用力頂著她下身柔軟幼嫩的敏感處,她被他的又硬又熱頂得不舒服,她掙扎著,想從他腿上下來,卻被他更緊地牢牢固定在他身上……

  他將臉貼在她柔軟而堅挺的雙峰間,忍不住滿足地呻吟了一聲,葉青向後仰著頭,手指掐進他的肩膀裡,從被他輕啃細咬的紅色敏感處傳來的敏感和刺激讓她全身顫抖……

  不知何時,葉青身上的衣服已經被龍逍一一褪去,他看著坐在自己腿上嬌吟、全身因激情而泛紅的尤物,慾火如焚。

  龍逍忍住慾望,將葉青抱離他身上,葉青睜開一雙迷醉迷朦的眼睛,看著龍逍,龍逍用最快的速度,解開了自己的褲子……

  葉青呻吟著,喃喃叫著龍逍的名字,突然她全身一緊,感覺一個堅挺滾燙的硬物順著她的雙腿,霸道地滑進入了她的身體,她低聲抽氣,他進得那麼深,從未有過的深度,兩人緊緊的貼著,沒有一絲的縫隙!

  龍逍撫摩著葉青光滑的身體,托起她的粉臀,用力將她撞向自己的腿間,葉青閉上眼睛忍不住低喊出聲,這個姿勢讓她和他之間沒有任何的距離,他是那麼火熱與強硬,直戳進她身體的最深處……

  她坐在他身上,摟住他的脖子,順著他的手勢,抬起身子迎向他的衝擊,慢慢地,她掌握住了節奏和主動,她在他身上不停地扭動和起伏,讓他跟上自己的節奏。龍逍緊握著她的腰肢,他喜歡她這麼主動,也願意全力配合著她,她讓他感受到了無限的快感……

  他低聲在她耳邊說:「葉,就像這樣,為我瘋狂……」葉青用唇堵住了他的話,抬起粉臀一次次將他帶進了高潮崩潰的邊緣,讓她美麗的身體在燈光下顯得更加晶瑩,而讓他健壯的體魄更顯性感,葉青閉著眼睛長髮散亂,她飽滿的胸隨著她的動作而晃動,她呻吟著,眼神迷亂,而龍逍的眼因她而更加激情,他在她的身體裡也更硬更燙……

  漸漸地她的身形遲緩了下來,她的指甲激動的嵌進龍逍結實的肩膀裡,一陣強烈的眩暈正向她襲捲而來。

  龍逍用力托住她的腰肢,抬起下身,瘋狂用力地向上頂去,在她的身體裡奮勇抽動,葉青迷亂地緊抱著龍逍,快感像浪花一層層撲向她,終於她啊地一聲叫出聲來,全身顫抖著衝上了幸福的顛峰。

  龍逍依然用力撞擊著她的身體,讓自己也隨著她一起共赴歡愛的頂點……

  葉青無力地趴在龍逍的肩頭,龍逍抱著她站起身,將她放在了床上,而自己也順勢壓在了她的身上,他吻著她汗濕的胸,眼裡深處依然有著情慾的光芒。

  葉青看見他的表情,拉起被單蓋住兩個人,她嬌喘著說:「還沒滿足你?」

  龍逍挑眉:「我像這麼容易滿足的嗎?」說完,再度壓在葉青身上行動起來,她已經全身酸軟,無力的任他為所欲為……

  柔和的燈光照在兩具緊緊糾纏的光裸軀體上,葉青嬌喘著承受著龍逍勇猛有力的衝擊,床上和床前的地上,凌亂地散落著他們的貼身衣物……

  她弓起身,纖手緊摟著他結實的肩背,他低頭親吻著她的臉,攬住她的纖腰緊貼著自己,狂野地向她挺進,嘴裡忍不住發出滿足的低吟,他叫著她的名字:「葉……」

  她迷亂應道:「嗯?」

  他看著她散亂的秀髮,暈紅的臉龐、美麗的身體,心裡泛起一股想永遠和她在一起的念頭,他一邊用力地在她身體裡抽動。

  葉青呻吟著緊緊抱住了龍逍,她在他身下顫抖扭動,讓他欲罷不能,醉仙欲死,終於他受不了她的嬌媚的相纏,低吼一聲,將熱流送到葉青的身體裡。她媚眼如絲,雙頰緋紅,修長玉白的雙腿,猶如藤纏樹般柔軟地在他的腰上掛著,他滿足的撫摩著她腿上細膩光滑的肌膚。

  龍逍說話算話,當晚真的沒有一絲節制,要了葉青一次一又一次,直至天明才放過她。

  當葉青醒來時已是黃昏時分,葉青四肢無力的從床上撐起,身體酸痛得像折後重組過,紅著臉想到昨晚,葉青開始佩服男人像發動機似的體力。

  「葉,妳醒了,來,吃點東西。」龍逍端著碗食物已經坐到床邊,用湯匙舀起食物餵到葉青嘴邊。

  「我自己來。」

  葉青從被子裡伸出手,白皙柔嫩的手臂上佈滿了點點紅斑,葉青羞澀的收回手臂,不自在的垂眸,這淡淡的嬌羞看得龍逍身體一緊,

  漆黑的眸色上浮現一片濃郁的異彩,向來控制蓮強的龍逍沒想到葉青小小的動作都能勾起他的慾望,這個女人對他的影響力已經大得超乎他的想像,按下心底的躁動,龍逍規矩的餵她吃飯,飯後趁龍逍去廚房的時間,葉青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裳。

  雖然他們之間更親密的事情都做過,但女人那種天生的羞澀還是讓她放不開。

  當葉青站了起來,才知道身體有多麼酸軟,連走路雙腿都在打顫,靠坐在沙發上,葉青的表情像小動物般的無辜可憐,身上卻散發著蠱惑人心的嫵媚慵懶。

  龍逍從廚房端出一盤水果,坐在沙發上讓葉青靠著他,拿起一塊水果送到葉青嘴中,像餵小動物一樣餵她,興致來了還不忘附下身從她嘴裡搶走那塊水果。

  兩人相互依偎著看著無聊的電視,龍逍的手輕輕移到葉青的腰肢,葉青心頭警覺一顫,反射性的揮開他,龍逍黑眸中帶著憐愛,他的大手強制的放在葉青的腰肢,輕輕的,溫柔的按起來。

  原來他不是要……,葉青臉上一紅,龍逍像是察覺到她的心意,在她腰上的敏感點,輕輕一逗弄,葉青忍不住呻吟出聲。

  葉青眼睛睜大,捂住嘴,男人的英俊在她面前快速的放大,吻很得纏綿,但最後卻沒有動她。

  接下來的日子兩人都在家裡消耗體力,床上、床下、沙發、廚房、浴室都留下兩人繾綣的影子。

  一起做飯、一起煲湯、一起看書、一看影片、一起發呆,日子簡單而甜蜜,像熱戀中的正常男女。

  此時電視裡放著最新影片,龍逍躺在沙發上,葉青靠在他胸膛,龍逍的一隻手輕輕纏著葉青的腰,平靜而溫馨,美好得像夢境般,葉青的手悄悄的移到大腿上一擰,痛感傳來才有真實之感。

  身體相觸的地方傳來男人灼熱的體溫,呼吸中也有男人的味道,而這個男人……葉青選擇性的忘卻她和這個男人的關係,把他當成短暫的戀人,不去想以後,現在才會全心的投入,不去想將來,現在才沒有遺憾。

  葉青素白的手伸向一旁的水果盤,拿起一顆蕃茄放進嘴裡,酸酸甜甜,正是此刻的心情,手再取了顆還沒送進嘴裡,卻某人捷足先登,落入某人嘴裡。

  葉青不甘示弱的撐起身子,勾住某人的頭、擒住某人的嘴,試圖搶回戰利品,搶奪的結果是擦搶走火,葉某人也被龍某人吃乾抹淨。

  事後,葉青像隻小貓般慵懶的躺在龍逍懷裡,小手在他結實的胸膛上打著圈圈,龍逍手指玩著她捲曲的長髮,漆黑的眸深不見底,低下頭在她額間吻了吻。

  他最近戀上了她,戀上了和她一起平靜的感覺,讓他的心很安寧,有一種歸屬感。

  龍逍收了收手臂,把懷裡的女人抱緊一些,淡淡的說:「葉,妳為什麼不問我的身份背景?」

  葉青愣了下,接著嫵媚一笑,纖長的手指戳了戳他:「這些問來做什麼?你的人只要還在這裡就好。」

  其實她想說知道又有什麼用,他始終都是要走的。

  龍逍沉默,眸色深沉,葉青的輕忽讓他隱隱的不爽,這話看似給了自由,其實含著無情,她連深入瞭解他都不願。

  龍逍心裡淺淺有些失落感,他以前的女人都是想千方百計的抓住他、栓住他、留下他,而現在這個女人,什麼也不提、什麼也不要,不談情不談愛,連他的是什麼人也不願意知道,她心裡還有他嗎?

  龍逍突然心驚,他居然在乎她心裡有沒有他,「葉……」龍逍輕喚著她,沒有回應,龍逍低頭,葉青早已經靠在他懷裡熟睡。

  龍逍修長的手停在她嫩紅的臉頰上空,輕觸她紅潤的唇上,拇指磨擦著她柔嫩的肌膚,眼神裡充滿了憐愛,不知何時,這個倔強的小女人早已經闖入他心裡。

  ◎        ◎        ◎

  一大早,葉青精神十足的起床,甜笑看著床上酣睡的某人一眼,悄悄的湊近,在他額上偷得一個香吻,然後心情愉悅的到了廚房,穿著圍裙,哼著輕快的歌做著早餐。

  一個人影靠近,從後攬住她的腰,在她香香的髮間深吸了口氣,任長出的鬍渣磨擦她的臉。

  葉青回頭給了他一個吻,推開他,「快去洗手,準備吃飯了。」把食物擺在餐桌上時,見龍逍準備刮鬍子,葉青跟了過去,從他手裡拿過刮鬍刀,笑著說:「我幫你。」

  「好。」

  龍逍抬起臉任葉青靈巧的手在他臉上摸弄。

  葉青不太熟練的在他臉上塗上泡泡,輕輕揉搓了下,龍逍享受葉青柔嫩的指尖在他臉上遊走的感覺。

  葉青打開電動刮鬍刀,小心翼翼的接觸他的臉,神情認真而專注,她仔細的為龍逍清除著臉上的鬍渣。

  龍逍漆黑幽深的眼泛起了圈圈漣漪,而那塊石頭就是葉青。

  「好了。」

  葉青放在手下的刮鬍刀,在他臉上輕輕一吻,龍逍顯然不滿意她的蜻蜓點水,抬起她的臉低頭就是一記深吻,就在乾柴烈火快要點燃時,葉青氣喘吁吁的推開他。

  「我們先吃早飯吧!」說完逃離了大灰狼的掌心。

  手機關機,電話線拔掉,可說是真正杜絕了外界的干擾,在家過著甜蜜的兩人世界,卻急瘋了某個全世界找到的人。

  此人就是楚凡,某人終於從李玉嘴裡找到了葉青家具體地址,找上門來。

  門鈴響起,本想給葉青一個驚喜,沒想到開門的人是個男人,而且這男人還穿著睡衣,露出的胸膛上還有斑斑紅痕。

  單身女人的房子,男人、睡衣、吻痕,這些都在說明一件事。

  「你怎麼在這裡?」楚凡臉黑如墨汁,雙眼卻通紅,他憤慨的推開龍逍就想向裡面闖,卻被龍逍擋住。

  「你給我讓開,我要找青青。」楚凡不願想信眼前看到的,他要找青青證實。

  龍逍面色深沉的擋在門口,「你眼前看到的就是事實,以後不要再糾纏葉,她是我的女人。」

  楚凡瞪眼看著他:「你胡說,我不相信。」嘴裡這麼說,心裡卻聽到破碎的聲音。

  「龍逍,你在跟誰說話?」葉青從浴室出來,穿著睡袍,拿著一塊毛巾擦著頭髮。

  「楚凡!」

  葉青一驚,手中的毛巾脫落在地上。

  楚凡死死的看著她,一臉的不可置信和憤怒,葉青脖間密密的草莓就說明瞭一切。

  「你、你怎麼來了,有事嗎?」

  葉青有些尷尬的攏攏了睡袍,試圖遮住那些紅痕。

  嫉妒啃食著楚凡的心,他眸色暗了下去,年輕飛揚的臉上瞬間變得蒼白而落寞,他沒有回答葉青的話,轉身,留給她一個痛苦失落的背影,離去的腳步聲沉重而緩慢。

  楚凡落寞的眼神和寂寥的背影讓葉青有些不忍,如水般的眸子裡閃著淡淡的悲憫,龍逍走到葉青身邊,佔有性的把她擁入懷裡。

  似乎是鐵做的手臂強制的收緊,低沉性感的聲音在葉青耳廓響起:「葉,不准妳想除我之外的其他男人。」

  葉青回神,淺然一笑,有著淡淡的傷感,推開他,到沙發上坐下。

  龍逍坐到她身邊,再度把她擁入懷裡:「女人,回答我。」

  葉青覺得這男人好霸道,如果她們是情人或戀人的關係,葉青會覺得很溫馨,男人強烈的佔有慾會讓她覺得被在乎的感覺,但她和他之間什麼也不是,所以這話在她看來可笑之餘有些心傷,同時又激起她不服輸的性子。

  葉青眼波流轉,妖豔一笑,轉頭在龍逍臉上落下一吻,帶點挑釁的說:「好,有你在,我不想。」

  龍逍眼眸一暗,這話像是承諾,卻意思深遠,潛在意思是你不在時就別怪我們紅杏出牆。

  葉青的答案讓龍逍有些不悅,放在葉青腰上的手臂緊了緊:「女人,取消妳的念頭,妳只能是我的女人。」

  像豹子般剛硬凌厲的男人不擅談情、不擅說愛,在他心裡這就是對女人的最大承諾,然而這話聽在看似輕浮世故內心卻憧憬愛情的女人耳裡,就像變了味,這變成沙文主義的霸道和專權,單向制約,缺乏公平,葉青回轉身,水光瀲灩的眸看著他,但笑不語。

  龍逍心微微一動,這女人、這妖精般多變的女人,這個看似散漫不經意的女人,這個不把他放在心上的女人、這個隨時都有可能紅杏出牆的女人,突然,龍逍有一種衝動,把她永遠困在身邊。

  永遠,這兩個字從大腦裡出現時,讓龍逍微微一驚,他就像一隻大海上飄泊的船,港口和碼頭從來都是他人生過路的風景,這一次,他居然想為一個女人停留。

  葉青靠在龍逍懷裡,聞著他獨特的味道,眼神有些迷離,理智告訴她不可相信男人的話,但心底卻為他霸道而專制的語言悄悄竊喜。貼在他胸膛,聽著他穩重有力的心跳,不僅會悲觀的想,這個男人屬於她的日子還會有多久?

  葉青的手緩緩的移上龍逍結實的腰,緊緊的抱住他,頭埋在他胸前輕輕的笑,不管還有多久,至少現在他屬於她……

  葉青尋求慰藉的主動讓龍逍剛硬的心化為繞指柔,擁住她,一種幸福的情緒溢出胸膛,龍逍低頭愛憐的吻著她髮絲,龍逍突然有了想和她過一生的想法。

  愛情來得過快,兩個人都毫無準備,同是屬於菜鳥階段,像過河一樣,摸著石頭前進,還不能正視自身的情感,一個不懂得表達自己的情感,一個以世故的外表偽裝自己的情感,這樣的感情談起著實有些累。

  而後,急促的門鈴響起,打亂相互依偎著的兩個人的平靜。

  「誰呀?」葉青從龍逍懷裡站了起來,走到門邊,打開房門,門外出現的人讓她很是驚訝。

  「媽。」葉青驚呼。

  葉母的目光透過葉青,推開她,大步的向裡走去,目光一轉就看到坐在沙發上的龍逍,葉母臉色變得難看。

  葉青的稱呼龍逍自然聽到了,當老婦人看向他時,他禮貌的站了起來。

  「媽,妳怎麼來了?」葉青忙親暱的站在葉母身邊,笑盈盈的說。

  「他是誰?」葉母的眼神直視龍逍,慈愛的目光變得凌厲。

  「媽,妳累了嗎?來,坐下再說。」葉母的面色讓葉青有種不好預感。

  「他是誰?」葉母表情凝重的再次問道。

  「我叫龍逍,伯母妳好。」龍逍從容不迫的自我介紹,端的是溫文爾雅、氣度不凡。

  然而這個男人的氣勢太過於強烈,即使他已經收斂到無害的狀態,還是讓葉母擰起了眉,這個男人給她一種不安定的感覺,居然這個男人外表和氣質來看都是人中翹楚,但並不是好的歸屬。

  「媽,來喝杯水。」葉青殷勤的為葉母倒水,然後親暱的坐到她身邊,嬌嗔道:「媽,妳來怎麼不打電話,我好去接妳。」

  說到電話葉母臉色一扳:「妳電話怎麼回事,手機關機,家裡的電話也沒人接,害我和妳爸擔心死了,以為妳出了什麼意外。」葉母氣呼呼的說,其實葉母這次來的主要原因還是怕葉青因為楚凡的事心情不好,沒想到是這種情況,她向來乖巧的女兒居然欺騙她。

  葉青擦著冷汗的想起,自休年假以來,就把手機關機,市內電話線拔了,沒想到因此引來了母親這個不速之客,葉青的水眸小心的看了眼龍逍的反應。

  葉母的目光再次調到龍逍身上,停留在他睡袍上,視線快速的在房子裡一掃,葉母突然站起來神經質的在整個房裡子察視了一圈,然後回到沙發上,以一種揪心的目光看著葉青,看得她心裡發慌。

  「媽,妳餓了嗎?我去給妳弄點吃的。」葉青目光飄忽的躲著葉母的目光。

  「不用了,我不餓。」葉母表情沒有一絲緩和。

  「媽……」葉青的聲音帶著孩子氣的撒嬌,她知道母親生氣了。

  葉母的目光掃向龍逍:「他是誰?」

  「他是……」葉青膩在葉母身邊撒嬌,一時想不起以什麼樣的名詞來介紹龍逍。

  龍逍禮貌得體的道:「伯母妳好,我叫龍逍。」

  葉母的眼睛都在龍逍和葉青身上流連,眉頭皺起,兩人都裝著睡衣,這副樣子很難讓人不誤會。

  葉母把目光對著葉青,扳著臉說:「去把衣服換上,穿成這樣子,像什麼話!」

  葉青尷尬的看了眼龍逍,龍逍禮貌的向葉母行禮,然後轉身去房間拿著衣服去了浴室換,葉青也快速的回房換衣。

  葉母表情複雜的等待兩人,龍逍先換好衣服出現在葉母面前,穿著睡袍的他放蕩中帶著不羈,像個不容約束的浪子;換上休閒裝的他顯得內斂而儒雅,但身上那種狂野的氣息讓人不容忽視。

  「龍先生,我有話與青兒說,你可否迴避一下。」其實葉母已經猜到了兩人的關係。

  龍逍向葉母欠了下身,朝門外走去。

  「龍逍。」

  葉青從房間快速出來,喚著他,眼裡有些慌亂和害怕,她怕他從此走出她的生命,不再回頭。

  龍逍回頭,臉上有著放心的笑意:「我出去逛逛。」葉青緊張心放鬆了下來,表情有些謙意,龍逍給了個了解的表情,大步離開。

  兩人眼神的交流葉母看在眼裡,特別是葉青那種強烈的依戀和不安,讓葉母認識到這個男人對葉青的影響和重要。

  葉青收回目光,從廚房端出一盤水裡,笑盈盈的對葉母道:「媽,來吃水果。」

  「我在樓下見到了楚凡。」葉母表情有些沉重。

  楚凡,葉青心跳漏跳了一拍,有些頭痛。

  葉青小心翼翼的問:「媽,楚凡對妳說了什麼?」

  「他沒看到我,但他表情似乎很悲傷!」葉母的口氣不太好。

  葉青垂下眸,掩住眼裡的情緒。

  「妳和楚凡到底怎麼回事,那個姓龍的男人又是誰?」葉母道。

  「媽,我和楚凡已經沒關係了,我不會原諒一個曾背叛我的男人。」葉青幽幽的說,心裡對楚凡說對不起,她不是刻意誹謗他的。

  葉母表情軟化了下來,「這姓龍的男人是誰?你們是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

  葉青臉色有些僵硬,他們是什麼關係,他們之間沒有承諾、沒有情感,她無法告訴母親是性伴侶的關係。

  葉青把頭埋入母親懷裡,「媽,別問了好嗎?」

  葉母順著她的髮絲,眼裡有著慈愛和心痛:「青兒,媽媽只是想妳有個好歸宿。」

  歸宿這兩字刺痛了葉青的心,她和龍逍之間能有歸屬嗎?

  自己對他又抱有多少期望呢?

  這相處的日子以業,龍逍從未對她說過喜歡或愛,他對她又是抱著何種情感,或者說正如她想像中一樣,他和她之間只是場遊戲,只是性。

  「青兒,妳喜歡他?」葉母小聲的問道。

  喜歡嗎?

  葉青有些茫然,只是這男人強勢的走進她的世界,帶著她開啟慾望的旅程。

  葉母看得出女兒神態中有一絲茫然和輕愁,輕撫著她的髮:「青兒,這個男人不適合妳。」這是一個母親對男人的直覺,龍逍看似溫和有禮,但眼神太野、太深沉,氣勢太強硬。

  葉青心底苦笑,她和龍逍還沒到說適不適合的時候,就目前的情況,她和他只是性伴侶,而她的心裡已經有了她的影子。

  「媽,來吃塊水果。」葉青顯然對這話題不願多談。

  葉母搖搖頭,看著這樣固執的女兒有些擔憂。

  第二章

  而跟母親閒聊了一陣子,葉青心神不靈的看了看牆上的時間,龍逍已經出去兩小時了,他什麼時候才要回來,葉青想到打電話給龍逍,拿起手機卻猛然發現她不知道他的電話號碼,突然有些心慌和失落,她除了知道龍逍的名字,對他的一切都一無所知。

  在門鈴響起裡葉青第一時間飛奔去開門,臉上有著期待的和迫切,在看到門外那人的剎那,湧現的喜悅和快樂讓整張臉龐青春飛場起來。

  龍逍站在門外,手裡提著兩大袋的東西,裡面裝的是食品、水果、蔬菜,即使提著這些瑣碎的東西,絲毫不損他的卓爾不凡氣度。

  葉青甜蜜的笑著接過他手裡的東西,拉著他入內。

  看見葉青手裡的東西,葉母很難想像這些東西是龍逍這麼一個大男人買的,龍逍對葉母禮貌的微笑,葉母別過頭不理會他,顯然對龍逍還是有些意見。

  葉青無奈的對龍逍笑,龍逍輕輕捏捏她的手道:「葉,妳和伯母聊天,我去做飯。」葉母再度驚訝側目,眼裡有著重新審視。

  龍逍提著袋子到廚房,葉青陪著母親坐在客廳看電視,明顯的身在楚營心在漢。

  「媽,妳自己看電視,我去廚房看看。」不待葉母回答葉青就急色匆匆的溜到了廚房。

  葉青悄悄的站到忙碌龍逍身旁,這些日子已經習慣看龍逍下廚。

  「沒想到,我媽會突然會來。」葉青輕輕的說。

  「伯母喜歡吃什麼?」龍逍平靜的問道。

  葉青心喜的看著他,快速報上幾道菜名,龍逍轉身備菜,葉青專注的看著他,龍逍的舉動讓她心頭暖暖的。

  龍逍主廚,葉青幫忙,兩人有說有笑,氣氛非常融洽,廚房外,葉母悄悄的把這一幕看在眼裡,出得廳堂、入得廚房,這樣的男人倒不失為一個好男人。

  晚餐非常豐盛,特別是葉母看到自己喜歡吃的菜時,心裡悄悄的對龍逍加分不少。

  當葉母嚐到龍逍做的菜時,不能不稱讚龍逍的好手藝,看龍逍的表情也緩和下來。

  「龍逍,你是哪裡人?」葉母就像傳統的父母一樣,對一個人認同後,就開始調查身世背景,以確定以後女兒的終身幸福,大人的想法總是更長遠,不像葉青,只顧現在。

  龍逍非常有修養的放下碗筷,擦了擦嘴上,認真的回答:「我是美籍華人。」

  葉母的眉頭皺了下,她可不捨得把女兒嫁這麼遠「你家裡有什麼人?」

  「媽,來吃點這個,妳最喜歡吃的。」葉青想打斷母親的詢問,葉母不理會葉青,把目光繼續放在龍逍身上。

  「雙親不在了,有位兄長。」龍逍中規中矩的答,神色有些黯淡。兄長,一個想置他於死地的兄長。

  「你有工作嗎?你家是做什麼的?」葉母繼續問道。

  葉青在桌下輕輕拉了下她的袖子,但葉母對其視而不見,葉青把視線調向龍逍,目光有些謙意。

  這個問題讓龍逍沉思了一下,不是他不願意說,而是他不知道該怎樣說,於是選擇了一種比較簡短的方式:「我家有一些家族事業,我有些股份,目前沒工作,自由職業。」

  葉母顯然不滿足這個答案,於是她繼續問道:「家族事業,都是做些什麼?」

  「媽,妳問這些做什麼?」這樣子就像一個被評估的物品,讓當事人有些尷尬。

  「當然要問清楚,不然,我怎麼放心把女兒交給他。」葉母瞪著葉青佯怒的道,然後把視線調向龍逍。

  龍逍氣定神閒有淺笑,臉上沒有一絲不悅,葉母那句把女兒交給他的話讓他覺得特別中聽。

  「金融業、房地產。」龍逍撿了兩個比較熟識的來說。

  「嗯。」葉母正準備繼續刨根問底,葉青慌忙道:「媽,妳看,菜都涼了,趕快吃飯吧。」

  葉母看了女兒一眼,終於不再問,低頭吃了口飯,突然想到什麼?,抬頭道:「你們什麼時候結婚?」

  這話像重磅炸彈在龍逍和葉青兩人心上炸開,兩人對視,心思都很複雜,葉青表情是尷尬中帶點期待,龍逍眼神幽深,平靜的臉上看不出表情,但內心卻起了淺淺的波瀾。

  葉母看著同時不說話的兩人,表情有些沉鬱,「媽,妳跟我來。」葉青拉著葉母離了餐桌。

  龍逍看著滿桌的食物,心思飄浮到了很遠,結婚,他從未想過結婚,結婚是兩個人在一起,一輩子的責任,龍逍看了看葉青,他們相處不久,但卻有想一輩子和她在一起的念頭。

  把母親拉到房間裡的葉青,找了個理由把葉母瞞了過去。

  回到餐桌,葉母沒再提結婚的問題,但對龍逍的身世背景卻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龍逍非常配合的一一作答,聽得葉母很滿意,而葉青拜葉母的賜,對龍逍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晚飯後,葉母坐在沙發看電視,葉青洗碗,而龍逍靠在牆邊看著葉青忙碌的動作,心裡那個想法更加的堅定。

  葉青回頭見龍逍專注的看著她,臉有些微紅。

  「葉,今晚需不需要我迴避?」龍逍淡淡的說。

  葉青怔了下,轉過身看著龍逍,不安的道:「我媽讓你覺得煩了?」

  「沒有,伯母很好。」龍逍有些羡慕看著葉母關心葉青的心情。

  「龍逍,別走!」葉青認真開口。

  「好。」龍逍專注的應答。

  當晚,龍逍和葉青同居以來第一次分房睡,母女睡在了主臥,龍逍睡在客房。

  母女有著講不完的貼心話,大多是針對龍逍的,為了不讓葉青成為高齡產婦,葉母要求葉青他們盡早結婚。

  葉青嘴裡應承,心裡苦笑不已,這一晚,睡得好的只有葉母,葉青和龍逍都失了眠。

  對龍逍的心情,葉青是患得患失,她早已經陷入了龍逍編織的情網,雖然一直提醒著自己,但還是不可自拔的陷入,葉青不想承認,但她不得不承認,她已經愛上了龍逍。

  ◎        ◎        ◎

  失戀的人常做的事,借酒消愁。

  第一次嘗到失戀的某人,免不了俗,在某個夜店昏暗的角落喝得昏天黑地。

  桌上堆滿了酒瓶,喝了多少,恐怕連他自己也不清楚。他只是機械的一瓶接一瓶的喝。

  張謙千辛萬苦的在PUB的角落找到喝到已經快不省人事的楚凡。當楚凡打電話給他時,張謙正和李玉膩在家裡增進感情,在愛情和友情張謙選擇了前者,送李玉回家後張謙第一時間就來找楚凡,因為他從電話裡聽到楚凡的不對勁,心情非常的失落。

  桌上地上散亂著空酒瓶,楚凡捧著酒仍死命的往嘴裡灌。

  「怎麼喝這麼多?」張謙在楚凡面前坐下,從他嘴裡拿過酒瓶。

  「給我。」楚凡欲搶酒瓶。

  「別喝了!楚凡,出了什麼事?」張謙關切的問道。

  楚凡輕笑,搖搖欲墜的站了起來往外走。

  「楚凡,你怎麼了?」張謙著急的跟著站了起來拉住楚凡的手腕,在他的記憶裡楚凡還未這麼的失態過。

  這晚,張謙扶著楚凡回家,喝醉了的楚凡一改平時的風流瀟灑,悶頭就睡,把失落憋在心裡。

  張謙這個好友陪著他一晚,仍然處於雲山霧繞的狀態,對楚凡的事幫不上忙。

  ◎        ◎        ◎

  一大早葉青接到李玉的電話,電話那頭李玉不客氣的指責道:「女人,妳搞什麼?電話沒人接聽、手機關機,差點以為妳失蹤了?」

  「那個……」葉青拿著手機含糊其詞。

  「妳這幾天死到哪裡去了?」電話的那頭李玉口氣有些咄咄逼人。

  「在家。」葉青的聲音有些中氣不足。

  「什麼?妳這幾天都窩在家裡當宅女?」李玉驚訝道,「對了,妳見到楚凡了嗎?他前幾天心急如焚的找我要妳家地址。」李玉顯然還不清楚楚凡的事。

  「見到了。」葉青聲音有些悶。

  「楚凡對妳很用心,妳失蹤這幾天聽說他找妳都快找瘋了。」李玉調侃道。

  葉青突然沉默了下來。

  「妳休假有時間了,不如我們一起去旅遊吧!」李玉口氣有些興奮。

  「這個,不行,我媽來了。」葉青呢喃道。

  「伯母來了,太好了,我好久沒見她了。」李玉開心的道。

  「女人,乖乖去把把午餐做好,我一會兒過來。」李玉像女王般命令道,說完掛了電話。

  葉青收了電話,這個霸王且雷厲風行的女人。

  「青兒,誰呀?」葉母問道。

  「媽,是李玉,她說一會過來看妳。」

  「這孩子,我倒是好久沒見到她了,她過得好嗎?」葉母慈愛的道。

  「嗯。」葉青選擇含蓄的說法,有愛情滋潤的她怎麼會不好。

  葉青家裡的情況就像一個三口之家,小倆口,丈母娘,而小倆口把丈母娘像尊神一樣供著。

  葉青注意著龍逍的情緒,龍逍對葉母很尊重很禮貌,就像對自己的長輩一樣。

  葉母提出比較刁鑽的問題時,他依舊認真回答,看著龍逍,葉青有些會恍惚,會覺得他們是一家人,覺得他對她是有感覺的。

  「妳在想什麼?」廚房忙碌的龍逍回頭看了下出神的葉青。

  葉青臉頰微紅,眼神閃爍,龍逍回頭把烹製的菜起鍋,葉青幫忙把菜端到桌上。

  「葉,妳有話要跟我說嗎?」龍逍看著欲言而止、滿臉躊躇的葉青。

  葉青抬眼看他,水盈盈的目光裡帶著點猶豫,葉青對事物向來是積極有進取,並獨立、自主,昨晚她已經理清對龍逍的感覺,既然喜歡了就去爭取,也不想去管那所謂的面子和尊嚴。

  「龍逍,你……」你喜歡我嗎?想問的話終究沒問出口,葉青掩下目光中的情緒,過幾日再問吧,等情況更成熟些,況且現在母親還在這裡,萬一答案不如人意?葉青找了個藉口。

  「葉,妳想說什麼?」葉青欲言又止讓龍逍生疑。

  「那個,沒事,不急,過幾天再說。」戀愛中的女人總是患得患失,萬一龍逍的答案是否定的,在母親面前,葉青還真不知怎樣收場。

  龍逍淡然一笑,沒有繼續追問,他給她足夠的空間。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