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拐前妻戴上婚戒
【6.2折】拐前妻戴上婚戒

董玥離婚了,結束了與霍明爵為期一年的婚姻。 都說男人越有本事就越壞,就像霍明爵, 有了她還不滿足,居然給她養小情人。她是誰, 她是董玥,美麗張揚,驕傲自信, 自小被眾人捧在掌心的小公主,霍明爵這男人, 她不稀罕了。只是,她發現自己真是個壞前妻, 離婚是她提出的,霍明爵也不是個愛糾纏的前夫, 二話不說直接簽名。可離婚後她老愛跟他作對, 才知老虎不發威被她當成病貓了。原來他從沒有小情人, 甚至為了讓她乖乖聽話,他耍了手段,拐她上床, 逼她同居。末了,再撂話,他要復婚, 還要她給他生孩子,她敢不同意, 讓她下不了床的花樣不少,就怕她哭著求饒。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喬湛
出版日期:
2021/06/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逼她同居後
NT$118
銷量:12
賣了初夜
NT$118
銷量:11
夫寵之妻令如山
NT$118
銷量:8
降妻為妾
NT$118
銷量:8
第一夜這麼難
NT$118
銷量:16
復婚契約
NT$118
銷量:6
初夜過後
NT$118
銷量:17
不嫁難下床
NT$118
銷量:17
逃不掉的婚債
NT$118
銷量:23
總裁又來拐婚
NT$118
銷量:27
寵妻不准生
NT$118
銷量:25
不上床的懲罰
NT$118
銷量:29
涼涼說寵她
NT$118
銷量:35
隱秘的初夜
NT$118
銷量:37
奉子離婚後
NT$118
銷量:36
逃下舊愛的床
NT$118
銷量:43
相公病秧秧
NT$118
銷量:20
馴夫日記
NT$118
銷量:42
寵妻不敢逃
NT$118
銷量:42
總裁床上不講理
NT$118
銷量:4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75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97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71
夜劫
NT$88
銷量:260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46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40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32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28
囚妻
NT$8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202

他的囊中物,想逃可以,等他膩了後再說;
她的大魔王,就愛折騰,別以為女人好惹!


董玥離婚了,結束了與霍明爵為期一年的婚姻。
都說男人越有本事就越壞,就像霍明爵, 有了她還不滿足,
居然給她養小情人。她是誰, 她是董玥,美麗張揚,
驕傲自信, 自小被眾人捧在掌心的小公主,霍明爵這男人,
她不稀罕了。只是,她發現自己真是個壞前妻,
離婚是她提出的,霍明爵也不是個愛糾纏的前夫,
二話不說直接簽名。可離婚後她老愛跟他作對,
才知老虎不發威被她當成病貓了。原來他從沒有小情人,
甚至為了讓她乖乖聽話,他耍了手段,拐她上床, 逼她同居。
末了,再撂話,他要復婚, 還要她給他生孩子,她敢不同意,
讓她下不了床的花樣不少,就怕她哭著求饒。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這是一場商業聚會。
  董玥打扮得美麗動人,一進場便吸引了在場所有男士的注意力,一襲修身的墨綠色長裙,大膽透出完美的肩頸線,再配上誘人的烈焰紅唇,整個人驚艷得讓人挪不開眼球。
  任誰也想不到,這是一個離過婚的女人,是的,她離婚了,就在三個多月前,她結束了與霍氏總裁霍明爵為期一年的婚姻。
  說起霍明爵,那在商場可真是個傳奇一般的人物,當然也有人喜歡用神童來形容他,十六歲跳級考入國內知名大學,畢業後到國外頂尖學府繼續深造,最後在短短的兩年時間內同時拿下了商業和金融雙碩士學位。
  二十四歲回國接掌家族企業,五年內將保守的霍氏推向國際,讓霍氏成功躋入跨國大企業的排列。
  他很優秀,但她也不差,作為董氏集團的唯一繼承人,她不像時下的千金小姐,整天只知道吃喝玩樂,當個快樂的花瓶。
  反之,她很努力,從小就給自己樹立了目標,之後更是一路朝著自己的目標不斷往前,高中畢業的時候以優等的恐怖成績同時拿到了國內外多所頂尖學府的錄取通知書。
  但她最終捨棄了國外大學的邀請,選擇了留在國內,因為她很清楚,她未來是一定要在國內發展的,這裡有她的親人朋友,還有她的責任,她要提前熟悉市場,掌握人脈,為以後自己接掌公司打下良好的基石。
  事實證明她是對的,有了這些基礎,她從父親手中逐步接過公司並不困難,而且公司在她的管理下日益發展,效益連連暴漲,近幾年她更是連續被評為優秀女企業家。
  雖然比霍明爵的年度商業人物還差了那麼一點點,但她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跟他並肩的。
  思緒轉到這,董玥聽到耳邊傳來一陣竊竊私語的聲音,抬眸一看,才知道是霍明爵來了。
  如果她的出場是驚艷的話,那霍明爵的出場就要用驚艷全場來形容了,男的羨慕他的成就,女的欣賞他的才情,這樣的男人不管在什麼地方都註定是別人目光的聚焦點。
  可是男人越有本事就越壞,就像霍明爵,有了她這麼個美貌又有能力的老婆還不滿足,他居然給她養小情人,呵,她是誰,她是董玥,董氏未來的主人,董父、董母捧在掌心的小公主。
  她的外公更是稱霸一方的梟雄,試問這樣的她怎麼可能咽得下這口氣,怎麼會容許有人踐踏她的尊嚴,所以在知道那個消息的當下,她就簽好離婚協議書,直接丟到霍明爵的辦公桌上,而他倒也爽快,連原因也沒問就同意了。
  所以說,這就是商業聯姻的好處,合適就結婚,不合適就離婚,不糾纏,不拖泥帶水,只是為什麼,每次看到他,她的心情就那麼不爽呢?是不爽他曾經踐踏了她的尊嚴?還是不爽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受離婚的影響?
  她承認,她一點也不想輸給霍明爵,所以每次只要有他在的場合,她就一定會好好打扮自己,她就是想讓他知道,她沒有他也能過得很好,她一點也沒輸給他。
 
  ◎             ◎             ◎
 
  其實早在霍明爵走進會場的那一剎那,他就看到他的前妻了,他發現,每次見到她,她總是一副光鮮照人的樣子,她真的很會包裝她自己。
  一襲墨綠色的連身裙完美地包裹住她前凸後翹的曲線,一頭烏黑的長髮被她編成一個馬尾辯,隨著她踩著高跟鞋的走姿,一甩一甩地在她身後晃動出美麗的姿態。
  這女人,真是從頭美到腳,可她的美,不再屬於他一個人。
  這想法讓他有些失落,只是他無力改變什麼,因為離婚是她提出的,他只能成全她,他不想讓她不開心。
  這時,他看到她走向了安靜的陽臺,幾乎是情不自禁地,他提步跟了上去。
  「怎麼不在裡面跟大家聊天?」明知她不會想跟自己打照面,但他還是忍不住出聲打招呼。
  果然,聽見他的聲音,她連頭也懶得回,說出來的話更是毫無掩飾的諷刺,「我又不是霍大總裁,人人都恨不得巴上去討好。」
  「妳不高興?」她在他的認識中並不是個尖酸刻薄的人,但奇怪的是,離婚之後,她每次見到他都少不了一陣冷嘲熱諷。
  這是為什麼?離婚明明是她提出的,他不過是尊重她的意思,可她的表現卻時常讓他覺得是不是他做錯了什麼,可仔細想想並不應該,因為不管是婚前還是婚後,他一向潔身自好。
  對她,他是問之無愧,對她的家人,也是愛屋及烏,就連她視之為生命的董氏,他也同樣重視,知道她心高氣傲,不會在離婚之後想要他的幫忙,所以他便以朋友的公司出面,跟董氏合作,最大程度的讓利給董氏。
  他知道,在她大女人的外表,其實就住著一個小女孩,是個很容易滿足的人,每次談成一筆生意,不管大小,她都會很開心。
  那是一種自我成就的滿足,他很理解,所以他想讓她開心,就是不斷地給她介紹生意,至於他為什麼那麼想讓她開心,那當然是因為他喜歡她,喜歡到了哪怕是她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也會想盡辦法為她摘下來的程度。
  「我為什麼要不高興,我們有什麼關係嗎?」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語,董玥轉過頭來看著他,眼神充滿諷刺。
  她略顯尖銳的聲音拉回霍明爵的思緒,他看著眼前一臉刻薄卻仍舊明媚動人的她,微微有些恍神。
  「董玥,我們一定要這樣嗎?」他以為,就算他們離婚了,他們還能做朋友,至少他還能竭盡所能地對她好,可事實證明他太異想天開了,她很討厭他,雖然他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不然呢,你想讓我像其他人一樣巴著你,給你舔鞋嗎?」她忽然靠近他,小手誘惑地纏繞起他昂貴的領帶,然後輕輕一扯。
  他一時不察,被她拉低了頭,兩人的鼻尖相抵,距離近得可以聞到彼此身上熟悉的氣息。
  霍明爵的呼吸逐漸加重。
  然而就在霍明爵差點以為董玥要吻自己或者自己會忍不住地吻上她的時候,她忽然鬆開了他,然後退開身子,紅唇冷冷地吐出兩個字,「作夢。」
 
  ◎             ◎             ◎
 
  當晚,霍明爵真的作夢了,夢裡董玥像個誘人的小妖精,趴在他身上舔遍了他全身,最後在舔著他跨間的巨物時,她不知突然發什麼脾氣,狠狠地咬了一口。
  霍明爵嚇得猛睜開眼睛,結果羞恥地發現,原來他在作夢,不過也幸好是夢,不然被她這麼一口咬下去,他的男根就算不斷也該廢了。
  有些後怕地掀開薄被,直到確認了跨間的男根依然精神,他才終於鬆了口氣,可是眼前的狀態好像有點精神過頭了,他又有些頭疼。
  閉上眼,他索性將春夢進行到底,在董玥要咬上他的男根之時,他一個激靈推開了她,很快地反被動為主動,架著她兩條雪白的長腿按壓到她的胸口上,緊接著他整個人像騎馬一樣騎在她身上,扒開她腿心那兩片粉嫩的小陰唇,然後將自己腫脹的烏紫色肉棒一舉插入她中間的小肉溝。
  「啊……老公……不要插那麼深……嗯……好舒服……嗯……老公……你插得人家好舒服……」夢中的董玥被他插得浪叫連連。
  霍明爵再也受不了地把著她的雙腿,將它們分開到極致,接著開始用力擺動健窄,利用腰力更加勇猛地抽插她水淋淋的花穴,過多的水液隨著他狂野的進出而被帶出了體外,在他淺出深入的律動下,發出噗哧噗哧的色情水聲。
  「嗯……不要了……老公……不要再弄了……人家受不了了……啊……」在他一陣連續不斷的快速抽插中,董玥再也受不了地尖叫著高潮了,她高潮過後的小穴緊緊地吸咬著他的肉棒,霍明爵終於也克制不住地激射而出。
  「嗯……」他不自覺地呻吟著,感覺到自己的身下一陣濡濕。
  不知過了多久,他睜開眼,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腦子陷入了短暫的空白。
 
  ◎             ◎             ◎
 
  自從作了那場邪惡的春夢,霍明爵就沒跟董玥正式打過照面,不是見不到,而是見到了他也會想辦法迴避,因為看到她,他會覺得難為情,而且他深知她的性格,如果她知道他將她當成春夢的對象,她一定會將他當成變態的。
  他不想被她當成變態,哪怕他們已經離婚了,他也希望在她心裡留下的印象是美好的,所以做個完美的前夫,是他對自己的要求。
  今天,他受商會邀請來參加這場交流會議,他特別讓助理打探,知道董玥不會來參加他才來的,結果倒好,董玥居然是特邀主持人。
  看著她在臺上一張一合的小嘴,他完全聽不進她在講什麼,滿腦子都是曾經出現在夢境裡那些邪惡的畫面。
  「總裁,總裁。」耳邊傳來助理的低喚。
  霍明爵回過神來,聽見助理小聲說道:「總裁,董小姐剛才叫了你的名字。」
  「抱歉,我剛才在想工作上的事情。」霍明爵看著董玥明媚的小臉,表面不改地說著瞎話。
  「難得霍總裁也有遇到難題的時候。」
  董玥此話一出,全場響起了低低的笑聲。
  霍明爵怎會聽不出董玥是在嘲諷自己,但他並沒有生氣,反而儒雅地笑了笑,不顯山亦不露水。
  終於熬到了會議結束,霍明爵看見董玥還在跟別人聊天,連忙帶著助理從側門離開。
  「你不是說董小姐今天不會出席會議?」他問著助理。
  「我……」助理還沒來得及回答,就被一記清冷的聲音打斷了,「霍總裁這是有多不待見我?」
  是董玥。
  霍明爵身形一頓,還來不及轉身面對,董玥高挑的身子已經擋在了他的面前,她雙手抱胸,眉頭微皺地看著他,「霍明爵,你最近是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這麼措不及防地面對她,霍明爵表面冷靜,內心卻早已掀起了驚濤駭浪。
  「你在躲我。」沒有拐彎抹角,她直接了當地開口。
  其實董玥並沒有覺得霍明爵在躲自己,因為不管是離婚前還是離婚後,他們向來是這樣,就算參加同一個聚會,他們也是各去各的,很少會約在一起,除非一些特殊的場合。
  可是幾天前,她不經意聽到有人在討論她和霍明爵的事情,說是她有意跟霍明爵復合,但霍明爵不想,她糾纏不休,最後霍明爵索性躲起她,他們說得繪聲繪色,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
  於是,她開始有意識地觀察霍明爵,她想知道這件事跟他有沒有關係,結果卻被她發現,他最近真的很不對勁。
  所以為了證實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才會堵住他的路,堅決要問個明白。
  「妳搞錯了,我沒有在躲妳。」她明亮的眸子竟讓他覺得心虛。
  「我問你,說我想跟你復合那件事,跟你有沒有關係?」
  「有這種事?」他蹙起眉頭。
  見他一副完全不知情的表情,董玥相信這件事與他無關,正準備離開,她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問道:「霍明爵,你不會也以為我想跟你復合吧?」如果他是因為這樣躲著她,那她會覺得他很可笑,因為決定了跟他離婚那一刻起,她就不可能再跟他復合了。
  「我沒有這樣想。」
  很好,他不想跟她復合,她也不想跟他復合,但聽見他這麼說,她為什麼不高興?因為沒面子?
  「你最好不要這樣想。」她冷冷一哼,以此掩飾自己內心的不爽。
  這男人,自離婚之後就讓她屢次不爽,這筆帳,她記下了。
  「我真的沒有這樣想。」看見她臉上露出不高興的表情,霍明爵下意識地覺得她是反感他有復合的想法,可是話一說完,他發現她臉上的表情更臭了,這是怎麼回事?
  都說女人心如海底針,他發現他這個前妻的心思更是難以捉摸,離婚是她提出的,他也努力去做個不糾纏的前夫,甚至連離婚的原因都忍住沒有問她,可她卻還是沒有好臉色給過他。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她開心了,還是說,只要是看見他這個人,她就開心不起來?
  那還真是糟糕,他們都是生意人,在商場上打照面是免不了的事,難道他要將事業重心轉移到國外?可是這樣他就不能常常見到她,他發現自己會捨不得。
 
  ◎             ◎             ◎
 
  董玥一直以為,相親那天是她和霍明爵的第一次見面,其實不是,早在十幾年前,霍明爵就已經見過董玥,在他爺爺的葬禮上。
  爺爺對霍明爵一直是影響很深的人,再加上霍父、霍母因為工作的關係,常年當空中飛人,陪伴在霍明爵身邊最多的人,正是霍爺爺,也是霍爺爺,教會了他許多做人的道理,所以霍爺爺的離開,對霍明爵的打擊很大。
  霍爺爺是商界的領軍人物,那天來送他的人很多,霍明爵記得很清楚,當時來的人基本上都給爺爺送花了,只有一個人沒有,那個人就是董玥,她給爺爺寫了一封信。
  她在信上寫了她對爺爺的崇拜敬仰,還寫了她對爺爺的感激,因為是爺爺的鼓勵,她變得比以前優秀了,她還向爺爺承諾,她會變得越來越優秀,這樣爺爺在天上就會很欣慰。
  這封信給霍明爵的感觸很深,讀了她的信,他感覺爺爺彷彿沒有離開,而是去了另一個地方守護自己一樣,所以他開始收拾自己的心情,努力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優秀,因為他也相信,爺爺知道他這麼優秀的話,一定會很欣慰。
  後來,他成功了,真的變成了一個優秀的人,隨之,他回國接管家裡的企業,一邊忙著拓展事業,一邊等待著接近她的機會,直到兩年前,他打探到董氏有意找人聯姻,他毛遂自薦,將自己推了出去。
  身邊的朋友甚至他的家人都奇怪以他的條件怎麼會看上董氏這樣的小公司,對已經發展成跨國財團的霍氏來說,董氏的確是小了點,但對霍明爵而言,董玥卻是他可望不可及的白月光。
  關於這一切,他不曾對董玥說過,他不知道她會不會相信,畢竟連他自己都難以置信自己竟是個這麼純情的人。
  「總裁,今晚的聚餐要幫你推掉嗎?」助理的聲音拉回了霍明爵略顯飄渺的思緒。
  「推掉吧。」白天的見面時已經讓她這麼不高興了,霍明爵可不想要今晚繼續給她添堵。
  「可是聽說明總今晚也會去。」
  「該死,那個混蛋去做什麼?」一聽到那個花花公子今晚也去參加聚餐,霍明爵發覺自己不能淡定了,那個噁心的傢伙,在明知董玥已婚的情況下都能窮追不捨,現在董玥離婚了,他怕是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他要追董玥了吧。
  「總裁,還推掉嗎?」聽著向來斯文淡定的總裁連粗口都飆出來了,助理明知是多此一舉,但還是忍不住確認。
  「不用,我要親自去看看那傢伙到底想做什麼。」
  與其想知道對方做什麼,不如總裁你去做點什麼,助理在心裡狂吼,卻沒有膽量說出口,有時他真的搞不懂他家總裁在想什麼,既然那麼在乎董小姐,當初為什麼要輕易離婚呢?
  好了,既然都離婚了,現在又表現這麼在乎是想怎樣?搞不懂,實在搞不懂。
 
  ◎             ◎             ◎
 
  董玥以為,白天她和霍明爵鬧得不是很開心,他今晚應該不會來參加聚餐了,結果她到了飯店,卻發現他的位子居然安排在自己旁邊。
  這是怎麼回事?像這種商業性的聚餐,主辦方不是向來根據與會人的身分去安排座位嗎,像她跟他理應不會坐在同一桌,今晚是怎麼回事,不會是什麼人搞錯了吧?
  「真巧,董小姐,我們居然會在同一桌。」忽然一道略顯輕佻的男性聲音打斷了她的想法。
  董玥側首看去,就見明正威這個吊兒郎當的富二代在自己身旁的位子坐下。
  乖乖,她今晚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左右兩側居然同時坐著兩個她討厭的男人,是的,她討厭霍明爵,但比起霍明爵,她更討厭明正威,因為他總是打著追求她的旗號,淨做些讓她覺得丟臉的事情。
  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她這人超級愛面子,凡是讓她覺得丟臉的人,她都會很討厭的,奈何他是合作方的獨子,所以哪怕討厭死了,她也得保持風度地跟他打招呼。
  「明總,這麼巧。」
  「董小姐,我們難得遇上了,今晚吃完飯我帶妳去兜風好不好?」明正威擺出一個自以為瀟灑的姿勢向董玥提出邀請。
  董玥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正要回絕,卻被一道突然插進來的男聲打斷了,「不好意思,董小姐她今晚約了我。」
  董玥看著不知何時來到自己身邊的霍明爵,嘴角抽了抽,「是他約我的。」哪怕是在睜眼說瞎話,她也好強地不想被他壓一頭。
  死要面子,但誰約誰又有什麼所謂,只要她不跟明正威出去。霍明爵勾了勾唇,嘴角揚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寵溺笑容,然後姿態優雅地在她身邊坐下。
  隨著他一坐下,董玥只有一種被他的氣息團團包圍的感覺,她下意識地想往旁邊挪,但她的另一邊是明正威,她更不想靠近那個滿嘴滑油的男人,最後只得認命地坐好,動也不敢動一下。
  對於霍明爵怎麼會被安排到了他們這一桌,其實好奇的人很多,但礙於當事人的身分,沒有人敢當面問出來。
  但總有那些一些人是百無禁忌的,就如明正威,「霍總,你是不是走錯位子了,你好像不應該坐在我們董小姐旁邊吧?」
  此話一出,倒是有人眼中露出了贊同的表情,畢竟離了婚的兩個人挨著一起坐,這畫面是怎麼看也怎麼詭異。
  「我習慣了坐在董小姐旁邊。」霍明爵輕描淡畫的一句話算是解釋了他坐在這裡的原因,可這樣的解釋卻容易造成別人的誤會,好像他還對她餘情未了一樣。
  什麼餘情未了,她在想什麼呢,他幾時對她有過情,他們不過是商業聯姻,有的不過是利益,現在連利益都不用考慮了,他們還有什麼?
  不知為何,這樣的想法讓董玥心頭悶悶的,還來不及細想那是什麼,她已經端起桌面上的酒,仰頭就是一杯下肚。
  坐在身邊的霍明爵才剛反應過來她喝了酒,正想阻止,誰知道她動作很快地連他面前的那一杯也喝掉了。
  這女人,好端端的她喝什麼酒?是不高興見到他,還是在不高興他替她拒絕了明正威的邀請,後者讓他不高興地抿起了唇。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